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要去碰令你不开心的东西

303浏览    36参与
dipppppppppppper

分开来传

是零点二的幸福生活

分开来传

是零点二的幸福生活

根 号 河 豚
致亲爱的糕王子——未来的国王殿...

致亲爱的糕王子——未来的国王殿下:
最近怎样?
为庆祝您离长大又近了一步
我们在海盗团的秘密基地附近为您举行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生日派对 顺便庆祝即将到来的万圣节
因为请了太多人买了太多东西
最重要的幽灵只能让某人披着被单扮演了 看起来很没诚意 还请原谅(^ ^)💦
总之 生日快乐❤️

虽然很想但没办法成为您的臣民的
√2
2019.10.29
想在30号发 但是不会搞

致亲爱的糕王子——未来的国王殿下:
最近怎样?
为庆祝您离长大又近了一步
我们在海盗团的秘密基地附近为您举行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生日派对 顺便庆祝即将到来的万圣节
因为请了太多人买了太多东西
最重要的幽灵只能让某人披着被单扮演了 看起来很没诚意 还请原谅(^ ^)💦
总之 生日快乐❤️

虽然很想但没办法成为您的臣民的
√2
2019.10.29
想在30号发 但是不会搞

dipppppppppppper

白帆

红气球

轮廓模糊

海盐冰淇淋

不明的漂浮物

泛起泡沫的岛屿

鲜明色彩光线迷乱

硫代硫酸钠气味弥漫

被捧在溺水者手中的书

巧克力在正午融化成眼泪

浸湿的纸张书写熟悉的谬论

咕嘟嘟吐着气泡的半透明小鱼

摩天轮转啊转啊咯吱一声停下来

过山车甩甩被子抖落一地纯白羽毛

细沙上驻足的小鸟在黎明时被杀害了


白帆

红气球

轮廓模糊

海盐冰淇淋

不明的漂浮物

泛起泡沫的岛屿

鲜明色彩光线迷乱

硫代硫酸钠气味弥漫

被捧在溺水者手中的书

巧克力在正午融化成眼泪

浸湿的纸张书写熟悉的谬论

咕嘟嘟吐着气泡的半透明小鱼

摩天轮转啊转啊咯吱一声停下来

过山车甩甩被子抖落一地纯白羽毛

细沙上驻足的小鸟在黎明时被杀害了


dipppppppppppper

日历

蒲公英

存在主义

花叶和金鱼

桉树旁的雏菊

麦穗伸了个懒腰

被白炽灯光灼伤了

逃到教室之外的宇宙

落下的窗帘布沾着灰尘

拆下的伞骨像一只大蜘蛛

蓝色的云和牛奶一样地溢开

缩在灰白色天空角落里的孩子

嬉笑着怒骂的红色颜料污染白墙

油漆滴到地上散发出消毒水的气味

半透明的小鱼穿过雨幕在枕边吐泡泡


日历

蒲公英

存在主义

花叶和金鱼

桉树旁的雏菊

麦穗伸了个懒腰

被白炽灯光灼伤了

逃到教室之外的宇宙

落下的窗帘布沾着灰尘

拆下的伞骨像一只大蜘蛛

蓝色的云和牛奶一样地溢开

缩在灰白色天空角落里的孩子

嬉笑着怒骂的红色颜料污染白墙

油漆滴到地上散发出消毒水的气味

半透明的小鱼穿过雨幕在枕边吐泡泡


dipppppppppppper

骗到钱啦

因为文具店还在装修所以小彩笔一直没还给同学(挠头

骗到钱啦

因为文具店还在装修所以小彩笔一直没还给同学(挠头

dipppppppppppper

其实还有很多 但因为丑所以不发

因为mamafu马上过桑以所以先画一只练练手√

之前一直觉得数拟北极圈天寒地冻 画了机拟才发现机拟女孩不配拥有姓名。

其实还有很多 但因为丑所以不发

因为mamafu马上过桑以所以先画一只练练手√

之前一直觉得数拟北极圈天寒地冻 画了机拟才发现机拟女孩不配拥有姓名。

dipppppppppppper

画点东西证明自己还活着

遇猫我在搞 我真的在搞(流泪

马克笔被收了 借同学的小彩笔摸一摸

画点东西证明自己还活着

遇猫我在搞 我真的在搞(流泪

马克笔被收了 借同学的小彩笔摸一摸

dipppppppppppper

祝我和我妈生日快乐_(:з」∠)_

我只是阴历啦(小声)

祝我和我妈生日快乐_(:з」∠)_

我只是阴历啦(小声)

dipppppppppppper

要是被以前的自己知道了米羔同学由于想不出来怎么写东西而把以前的文章翻出来找灵感的话


那她一定会把时空穿越机翻出来表面上气哄哄的实际上嘚瑟都写脸上了地跑来用帆布鞋狠狠地踹我的屁股


而我会猛地回过头揪住她右边或者是左边的辫子问她


你他妈写的什么狗屎东西。

要是被以前的自己知道了米羔同学由于想不出来怎么写东西而把以前的文章翻出来找灵感的话


那她一定会把时空穿越机翻出来表面上气哄哄的实际上嘚瑟都写脸上了地跑来用帆布鞋狠狠地踹我的屁股


而我会猛地回过头揪住她右边或者是左边的辫子问她


你他妈写的什么狗屎东西。

dipppppppppppper

【鬼滅】遇猫 02

⚠️⚠️⚠️有善逸变猫猫注意

⚠️⚠️⚠️有二设鬼注意

⚠️⚠️⚠️有无惨背锅注意 

⚠️⚠️⚠️有小学生文笔和大量ooc注意

⚠️⚠️⚠️画里有善炭善元素注意(?)


想了想还是又加上了善炭善tag,虽然文里没有多少,但画里有_(:з」∠)_

快被网页版的lof文本框烦死了1555551,太难编辑了,备忘录里码的排版和发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急死我了 后面的排不到

01在合集里找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搞不来链接 我哭爆

因为打完了但是忘记在文末加tbc所以我先TBC(?)


2-


鬼的气息很淡。


炭治郎疑惑这是不是只会隐藏声...

⚠️⚠️⚠️有善逸变猫猫注意

⚠️⚠️⚠️有二设鬼注意

⚠️⚠️⚠️有无惨背锅注意 

⚠️⚠️⚠️有小学生文笔和大量ooc注意

⚠️⚠️⚠️画里有善炭善元素注意(?)


想了想还是又加上了善炭善tag,虽然文里没有多少,但画里有_(:з」∠)_

快被网页版的lof文本框烦死了1555551,太难编辑了,备忘录里码的排版和发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急死我了 后面的排不到

01在合集里找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搞不来链接 我哭爆

因为打完了但是忘记在文末加tbc所以我先TBC(?)


2-


鬼的气息很淡。


炭治郎疑惑这是不是只会隐藏声息的鬼,因为以前也遇到过。如果真是了的话那就太糟糕了,无声无息加上把人变猫……这么厉害的家伙该杀了多少人啊!!


今夜的月亮躲在薄薄的云后面,湿漉漉的,像掉进热水里被捞了出来的瓷器,遗留着细密的小水珠,裹着层细纱就出来见人了。炭治郎握刀的手沁出一层冷汗。太大意了,实在是太大意了。应该在太阳下山前找到住宿的。

“噗咚。”


什么东西砸在草叶上。


炭治郎用最快的速度转过身,花札在空中甩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重心移向左脚,右脚尖轻轻点地,双手紧握刀柄,抽刀,刃指向斜前方,在阴暗的世界中闪着冰冷的光。


砸在草从上的东西着急忙慌地爬起来,却被炭治郎的刀背卡在了原地。在被控制住行动后拼命挣扎起来,见没有用后,只是把眼睛遮住低声尖叫哭泣起来,像孩子被惩罚时掩面哭泣一样。


好娇小的鬼。


炭治郎总算看清了这只鬼的面貌。脸和普通的鬼一样苍白无血色,眼睛很大,和头发一样是黑色的。头上有两只红色的角,形状像猫耳朵。背后跟了条小尾巴,顶端弱弱地戳着刀背,看上去软软的。相比那些面目狰狞二话不说就冲上来嗷嗷叫着要吃人要吃肉的鬼,这只小东西看上去不仅可爱得多,还显得格外娇小。没错,娇小。他只比一只猫略大一点,脚部呈烟雾状,不像鬼,倒更像一只幽灵。


“说,你吃了多少人!!”炭治郎想起这只鬼的强大实力,警告自己不要被他无害外表所迷惑,便将手上的力度又向下加了加。鬼不再尖叫,只是小声抽泣,好像很委屈似的,看到那双圆圆的手并不能完全盖住那对直掉眼泪的大眼睛,炭治郎有点想笑,但一想到面前的是吃人的鬼,立刻将所有的怜悯之心收了起来。


“我没有吃过人……”那只鬼刚刚低下去的哭泣声又高了上来。炭治郎听到这鬼的声音时着实吃了一惊,没有鬼的浑浊与病态,很理智,很清晰。没有撒谎。味道很真诚,虽然很慌乱,乱到支离破碎,但炭治郎还是闻了出来。


没有吃人,那为什么会强到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


炭治郎有些纠结。可只在一瞬间,他想起一个巨大的问题——


变成猫的善逸怎么办?


炭治郎将力度放轻了不少,可刀下的鬼并没有察觉炭治郎的动作,只是呜咽着将脸埋进了圆圆的手中,缩成一个小小的幽灵球,嘴里不停念叨着“杀了我吧”“对不起”类似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炭治郎收回了刀,但视线依旧紧锁着面前抖成筛子的鬼不放,准备在对方一准备攻击或逃跑就抽刀。


“我,我叫无名太郎……”自称无名太郎的鬼将小圆手从脸上微微挪开一点,对上炭治郎的视线后又捂得紧紧的,颤抖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我真的没有杀过人也没有吃过人……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那好,无名太郎,我暂时相信你没有吃人,但你把我的队友变成了猫,这点不可原谅。”炭治郎满脸认真地说出这句话,说完了才感觉有些奇怪,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现在你告诉我,变成猫的人该怎么变回人类?”


“我,我不知道……”无名太郎抖得更厉害了,眼泪从小圆手两侧滴落下来,“对不起……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权八郎!!!!!!!!!俺来了!!!——这就是把纹逸变成猫咪的鬼??”


“喵????”(译:看起来好弱啊??)


“是的!!现在我正在问他怎么把善逸变回人类……”炭治郎没回头,他得紧盯着这缩成一团的流泪幽灵球。要是趁自己不注意再把一个人变成猫……


“快说!!!!!!!”伊之助的一声猪吼硬生生地掐断了炭治郎的话和思绪,两把刀唰地被抽出来指着无名太郎。无名太郎显然被吓得猛一颤,继续小声哭泣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家伙在说什么??”伊之助用刀背戳戳无名太郎,满猪头的不耐烦。


“他说不知道。”炭治郎在空气中闻出了悲伤的味道,浅浅的灰蓝色的气息,像粉笔灰落进海水。他有点想知道这鬼的故事。到底是什么遭遇才会让他有这样的血鬼术却如此地——软弱。


“不知道就杀了!权八郎你给我让开——”


“——不行!!”炭治郎这次直接回过头转过身,两手张开,将后背向着无名太郎。他知道这有多危险,但至少现在他相信,无名太郎不会趁此伤害他的。



无名太郎透过半透明的小圆手看向炭治郎的后背,有一瞬间忘了哭。


心脏最深处一个声音叫嚣着,快,快去,快趁他不注意,把他变成猫,把他杀了,把他吃了,然后你就会获得强大的力量,再也不用害怕了!!!!!!


再也不用,害怕了?


无名太郎无意识地遵循着这个声音,将一簇红光聚集在右手上。



“他没有杀过人,而且也就只有他知道怎么把善逸变回人了!!”


“吵死了!!你凭什么相信鬼?鬼什么时候说过真话?”


“我愿意相信他!”


啊,他说,他相信我。


他说,他相信我?


意识被自己夺回,红光最后击向了天空。恢复了意识的无名太郎再一次蜷缩成颤抖的一团,眼泪从大大的眼睛旁一颗一颗掉下来。


对不起。


无名太郎常常想起还是人的日子。



也就是,三个月前的日子。

工作于自己而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这个世界需要邮递员,所以这个世界需要自己。一辆自行车,一沓信件,一个邮箱,都是幸福的来源。无名太郎真觉得没什么不开心的,更何况每一次下班家里都还有一只猫蹲着。要说不幸福,那天上快快打雷来劈死这个没良心的自己吧。

无名太郎是在一个下雨天捡到阿喵的。

送完了最后一封信,天上便淅淅拉拉下起了雨。急匆匆寻到个屋檐避雨的无名太郎正忙着拧干外套,却听见一旁叠得高高的纸箱子传出几声细细的叫声。无名太郎给吓了一愣,差点把手里的外套甩出去。犹豫了半天,一向胆子小得不得了的无名太郎却这次大着胆子打开了箱子——万一里面是个孩子呢?

当然不是孩子,只是只猫。

灰黑色的毛,有些脏兮兮的。是不招人喜爱的类型。身上有一股强烈的,孤独的味道。

只不过无名太郎是闻不出来的。他只是看着这猫莫名地便难过了起来,那猫也看着他,满脸无助,也不打算逃。“你要跟我回家吗?”两个小傻子互相可怜兮兮地对视了半天,无名太郎才问出这么一句话。小猫咪咪叫了一声,无名太郎便认作是同意了,像捧起一件珍宝那样将它抱起,傻傻地看着,一直到雨停。

于是无名太郎将它带回了家。本着路人的性质,他自然也起不来名。但给自家的猫起名字那是得是谨慎谨慎再谨慎,起好了以后再改可不行。于是无名太郎在几天的深思熟虑后,决定给这只猫起名叫阿喵。

阿喵很乖,洗澡的时候也不闹,只是在盆上刮出了十几道印子。睡觉喜欢趴在自己脸上,因为无名太郎入睡不久后总是能感到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在自己出门工作时也要跟着,不同意的话会不开心很久。其中的不开心一般表现在吃上,阿喵喜欢化不开心为食欲,只要主人不带自己工作,饭量暴涨。后来无名太郎没办法,在自行车前面又加了个篮子,毕竟再这么下去阿喵吃的都得比自己吃的还多。

有阿喵陪着的日子很温暖,像阳光陪着一样。父母不在身边,亲戚也少。加上自幼孤僻,朋友这种东西两只手都数的过来,长大后也都散了,只有聚会时才会想起身边还有个叫无名太郎的朋友。有了阿喵无名太郎才发现,原来全身心地信任别人和被别人全身心地信任,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

就这么晴了几年,无名太郎也这么舒舒服服过了几年。

三个月前,无名太郎的太阳落山了。


dipppppppppppper
@黎后的落日🇨🇳(快来a...

 @黎后的落日🇨🇳(快来ask阳光!) 的点der福宝_(:з」∠)_

原谅我画不来骨TT(土下座

不就是颜色吗 下辈子一定上_(:з」∠)_

 @黎后的落日🇨🇳(快来ask阳光!) 的点der福宝_(:з」∠)_

原谅我画不来骨TT(土下座

不就是颜色吗 下辈子一定上_(:з」∠)_

dipppppppppppper

【鬼滅】遇猫 01

⚠️⚠️⚠️有善逸变猫猫注意

⚠️⚠️⚠️有二设鬼注意

⚠️⚠️⚠️有无惨背锅注意 

⚠️⚠️⚠️有小学生文笔和大量ooc注意

⚠️⚠️⚠️画里面有善炭善元素注意(?)

准备走上犯罪道路的善逸猫猫、摇尾巴的善逸猫猫和哭哭善逸猫猫请参考合集(?)

02已经更新啦,合集里可以看到_(:з」∠)_

1-

我妻善逸感到很头疼。

就是纯粹的头疼,不是表达心情。没什么让他苦恼的事,有的话那无非就是什么小弥豆子今天又睡了一天害自己搭不上话啊饭团通通被那头臭野猪吃光啦刀背又出现了磨损啊啾太郎吃的太多了越来越胖减不下去肥了啊脚边荆棘丛生刮得腿一道一道的后悔出发时没打个绑腿啊等等。...

⚠️⚠️⚠️有善逸变猫猫注意

⚠️⚠️⚠️有二设鬼注意

⚠️⚠️⚠️有无惨背锅注意 

⚠️⚠️⚠️有小学生文笔和大量ooc注意

⚠️⚠️⚠️画里面有善炭善元素注意(?)

准备走上犯罪道路的善逸猫猫、摇尾巴的善逸猫猫和哭哭善逸猫猫请参考合集(?)

02已经更新啦,合集里可以看到_(:з」∠)_

1-

我妻善逸感到很头疼。

就是纯粹的头疼,不是表达心情。没什么让他苦恼的事,有的话那无非就是什么小弥豆子今天又睡了一天害自己搭不上话啊饭团通通被那头臭野猪吃光啦刀背又出现了磨损啊啾太郎吃的太多了越来越胖减不下去肥了啊脚边荆棘丛生刮得腿一道一道的后悔出发时没打个绑腿啊等等。

这么一想好像更头疼了。各种意义上的疼。

“炭治郎——”

“善逸叫我有什么事吗?(•̀ω•́)✧”

“我的腿——好痛啊!!!!!!!!”善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叫炭治郎一句,但既然叫出来了那就得说点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他在脑子里随便搜索了一番,丢出来一句。“会不会死掉?”

“诶??”炭治郎跳回来研究善逸的腿,“啊啊没事的啦!!你看你看,只是被刮了有点红红的,没有出血也没有破皮。善逸不会死的啦。”

“可是……!”善逸故意大声嚎叫起来,“它很痛!很痛!!你知道吗!虽然没有受很大的伤!但是就算那样也很痛!会痛死的!!”

“吵死了!!!!!!”嘴平伊之助倒挺不耐烦,“再吵就把你头拔下来…真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走过去!!坚强地走过去!!!逸太郎你个懦夫!!!!”

“……像你这样野蛮的猪头是不会懂的!”善逸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总之停下来休息一下,让自己想想到底需要些什么东西。一直走着脑子只会越来越空,最后空得像伊之助的头一样。“呐呐炭治郎,坐下来休息一下好吧——走了这么久你难道不累吗!现在肚子好像还空空的……这样下去就算不会被痛死也会被饿死或者累死吧?”啾太郎像是为了附和主人的话,停下来伏在善逸软软的头发上。

“懦弱的混蛋!!”伊之助粉粉的猪鼻子烧水壶似的喷出一股气,唰地两把刀就被抽了出来,“把你的刀拿出来!!得给你这种懦弱的东西一点教训!!!!”

“我才没有心情跟猪头打架——”善逸背对着伊之助,头顶突然而来的压迫感没有让他感受到多少不适,他甚至能在言语的这般挑衅间获捕快感,“休息一下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嘛,就一下,不然我会死的,死在这半路上的。”

“行吧_(:з」∠)_”炭治郎其实也有点累。这山不好爬,自己又是在前面开路的那个,虽然有绑腿,但有荆棘类的东西划过依然刺得生疼。累就累吧,两个队友还有精神呢,因为自己耽误了大家的行程…不过既然善逸也感到累了,那索性就停下来休息休息好了。诶,有点饿。

于是炭治郎拉着善逸坐了下来,招呼伊之助也来休息休息。

“权八郞!!!!!!!”伊之助满脸的嫌恶,“没想到你竟然也愿意与这样的废物同流合污!!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伊之助君冷静一点啦……”炭治郎挠挠头,“我和善逸都有点累和饿了……你记得吗?我们两的饭团是都被你吃掉了的……”

伊之助粉粉的猪鼻子又一次喷出一股气。但他什么都没说。

“是啊,所以我现在都要饿——死——了——”善逸故意这么说。激起别人的愧疚能让他的心得到一丝变态的安慰。炭治郎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伊之助的猪鼻子好像更红了。

善逸感觉自己脑子不太清醒才说了这么多话。也许是饿的,也许是被那头臭野猪传染的。

什么东西掠过了脚旁的叶丛。

不清醒归不清醒,起码的警惕还是有的。善逸一惊,向炭治郎这边一侧——得,也许是因为啾太郎于头顶施加的压力,失了大量敏捷度的善逸没能躲过这东西。

“??!!!!!!!!!!纹太郎!!!!!!”

“谁是纹太郎啊!!!!!!”善逸懊恼的从炭治郎身上爬起来——全部全部都是因为啾太郎太重了自己才重心不稳扑在炭治郎身上的才不是我的问题——“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敢偷袭我——”

手,不,一对毛茸茸的爪子撑在炭治郎的胸上。

炭治郎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善逸以为是自己和啾太郎两个铁秤砣叫这位灶门家长男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之重才使他如此惊愕,赶忙松开(爪)手(子),却因为头顶的啾太郎而径直向后仰去——啪!后脑勺完美贴上地面。

不痛,一点都不痛。

“纹太郎!!!!!!!!!!!!!!”那个印象中粉粉的甚至有些小巧的猪鼻子靠过来,此时善逸觉得它有自己的脸那么大——不,比那还大。他扭过脑袋,看见啾太郎停在旁边,满脸写着幸灾乐祸,也许是因为离得太近了,它看起来肥了好大一圈。

随后炭治郎的脸取代了粉色的巨大猪鼻子。他还是那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眉毛纠结地拧在一起,眼睛从来没有看起来这么大过,他几乎可以看清里面倒映的自——诶??

炭治郎暗红色的虹膜映着一只猫。


在明白自己的处境后,我妻善逸感到很头疼,各种意义上的疼,还有点晕乎乎的。

妈的,该死的血鬼术。

他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鬼和血鬼术,关键是自己傲人的耳朵这次竟无法捕捉到这只鬼带来的一丝一毫声音,搞的现在自己连人都当不了,太丢人了。丢人就丢人吧,这变成猫的问题该多了去——

“纹逸去哪了!!!!!!哪来的小猫!!!!”

首先是行走。比如摔在地上后要再爬起来,这真的是件艰难的事,非常艰难。光是想到自己手(四)脚(爪)乱蹬的蠢样正被野猪头和炭治郎以及这只害自己摔倒的死肥鸟看着就感到一阵心慌慌。善逸怒视着左侧唧唧啾啾的啾太郎,他感觉自己甚至听懂了啾太郎的话——诶,是真的。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躺着多没面子!!”

有嘲笑我的功夫倒是快来拉我一把啊!善逸在无能狂怒中意识到疯狂乱抓空气是没用的,就地打了个滚,呼噜呼噜甩掉了身上的灰,开始思考第二个问题。

“是血鬼术……为什么我连一点气味都没闻到……可恶啊,害得善逸变成猫咪了!!”


交流,没错,交流。善逸不指望自己的喵喵喵能被面前两位队友理解,尽管其中一位戴着野猪头套像一位资深动物交流学家。

“这毛茸茸的家伙……竟然是纹逸?”

第三个问题呢。善逸一把甩开伸过来提自己尾巴的猪手,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警告的叫声。耳朵支棱着,一副急得快哭出来的样子。

“对。你看这毛色……”

战斗,对,战斗。对手可以把自己变成猫,那一定也能把两个队友变成没有战斗能力只会喵喵叫的猫。只是面前两个蠢货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危险的境地甚至还在讨论自己的毛色像什么……嗯嗯毛色竟然是羽织的颜色吗??这鬼好厉——

刚才掠过叶丛的东西(哦,只是一道红光。)瞄准了炭治郎稳准狠地飞了过来。

“小心!!!!!!!”善逸称得上是喵出高音,但炭治郎只不过微微侧了个身子便躲过了这一击。

“伊之助,”炭治郎呈微蹲状,手按上刀,背对着变成猫的善逸。他看不见炭治郎的脸,但本就灵敏的听力加上变成猫后的警觉让这低低的声音扩大了无数倍传入自己耳中。“保护好善逸,这鬼就交给我。”

“你这家伙——!!”伊之助吼了一句就打算冲上去,跑了两步又恶狠狠地回过头看向流泪善逸猫猫头,巨大的粉色猪鼻子标志性地喷出一股气——无奈地几步跑了回来,一把揽起善逸追过去。

“真是麻烦死了!!!!!!!”伊之助狠狠地骂道,小心翼翼地抱着善逸尽量平稳地追上炭治郎的脚步。

虽然伊之助晃得厉害,虽然还有啾太郎烦人地在耳旁一边呼扇翅膀一边念叨“没想到善逸你也有今天啊”类似的话,虽然变成猫的问题还是没能得到改善。

但善逸仍感到头疼减轻了不少。各种意义上的。

前方传来惊叫。

TBC就完事了。


dipppppppppppper

④被无名太郎的强大血鬼术变成猫猫的善逸!

摇尾巴的善逸猫猫请参考上一条♪ *ꈍ﹃ꈍ)ノ

因为马克笔被家长收了(俺是个初二的屑)只能靠上学的时候借同学的笔维持生命(?)所以放假期间画不辽画TT

脑洞比较多 想画的也很多 但总是表达不出来想表达的东西

所以就打算再写点什么东西来和画互补互补的w

想搞个系列 写写画画主角团遇到的一溜鬼们 目前只搞了上条提到的无名太郎(路人不配拥有名字。)

可能会咕 可能会弧 不过我会加油的TT

还想说些什么 但没屁放了 就这样吧


⚠️⚠️⚠️有善炭善要素...

④被无名太郎的强大血鬼术变成猫猫的善逸!

摇尾巴的善逸猫猫请参考上一条♪ *ꈍ﹃ꈍ)ノ

因为马克笔被家长收了(俺是个初二的屑)只能靠上学的时候借同学的笔维持生命(?)所以放假期间画不辽画TT

脑洞比较多 想画的也很多 但总是表达不出来想表达的东西

所以就打算再写点什么东西来和画互补互补的w

想搞个系列 写写画画主角团遇到的一溜鬼们 目前只搞了上条提到的无名太郎(路人不配拥有名字。)

可能会咕 可能会弧 不过我会加油的TT

还想说些什么 但没屁放了 就这样吧



⚠️⚠️⚠️有善炭善要素!!!!!!!!!!!!


dipppppppppppper

中了血鬼术(真•万物都可血鬼术。)的善逸变成了猫猫!!

画了(半)个低质量短漫但还没画完 先放个猫()

快死了的善善猫猫请参考上条或者上上条。

把他变成猫的那只鬼我搞了一下设定 名字叫无名太郎(?)还是人的时候是个社畜猫奴爱猫爱工作的路人男青年,被无惨变成了只吃猫的鬼。血鬼术是把人变成猫 然后吃掉 吃掉自己的猫后自暴自弃 但是依旧不愿意吃猫所以之好把人变成猫来吃。(无惨你个屑人_(:з」∠)_)

有丶善炭善元素!!

p2是个叶子(?)学校摘的因为很好看。教室里的灯光照得影子很漂亮,回到家里就不漂亮了。可恶。

中了血鬼术(真•万物都可血鬼术。)的善逸变成了猫猫!!

画了(半)个低质量短漫但还没画完 先放个猫()

快死了的善善猫猫请参考上条或者上上条。

把他变成猫的那只鬼我搞了一下设定 名字叫无名太郎(?)还是人的时候是个社畜猫奴爱猫爱工作的路人男青年,被无惨变成了只吃猫的鬼。血鬼术是把人变成猫 然后吃掉 吃掉自己的猫后自暴自弃 但是依旧不愿意吃猫所以之好把人变成猫来吃。(无惨你个屑人_(:з」∠)_)

有丶善炭善元素!!

p2是个叶子(?)学校摘的因为很好看。教室里的灯光照得影子很漂亮,回到家里就不漂亮了。可恶。

dipppppppppppper

前方有大量小恶魔😈!!(并没有大量。)

这几天都是借的同学马克笔 她看见我用了她那么多还是借给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善炭善元素……!

前方有大量小恶魔😈!!(并没有大量。)

这几天都是借的同学马克笔 她看见我用了她那么多还是借给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善炭善元素……!

dipppppppppppper

善炭元素有_(:з」∠)_

今天也是快死了的善善(不是)

善炭元素有_(:з」∠)_

今天也是快死了的善善(不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