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丐帮

84297浏览    5378参与
胡狸的安

外功猛男的交情是拳头打出来的

我想要jjc队友(小声bb)

外功猛男的交情是拳头打出来的

我想要jjc队友(小声bb)

阿好脏

给大家隆重介绍我最好的兄弟


毒瘤喵大黑


👏🏿👏🏿👏🏿👏🏿👏🏿


社会大黑哥 喵狠话不多😼

给大家隆重介绍我最好的兄弟


毒瘤喵大黑


👏🏿👏🏿👏🏿👏🏿👏🏿


社会大黑哥 喵狠话不多😼

来根糖葫芦叭
喝点酒叭(○゚ε゚○)

喝点酒叭(○゚ε゚○)

喝点酒叭(○゚ε゚○)

tkr
画了丐哥!! 其实是画的师父的...

画了丐哥!! 其实是画的师父的结果他以为我把他当做模特工具人哈哈哈哈

画了丐哥!! 其实是画的师父的结果他以为我把他当做模特工具人哈哈哈哈

井砚
关于我家萝莉组新来的小刺客。

关于我家萝莉组新来的小刺客。

关于我家萝莉组新来的小刺客。

只会吃饭

水一下丐帮新校服,上课的时候摸的鱼,无脑爽图

水一下丐帮新校服,上课的时候摸的鱼,无脑爽图

越女

【剑网三玄幻系列】苍丐篇-桃花落雪(2)

镇守一方的神兽雪狮和路痴酒仙的故事

薛冕x郭韫

前面的自己翻w

 ————————————————

(二)

“怎样?洞庭好看吧!”郭韫摘了一支桃花,转过身来,将手中的花抛给身后之人。

薛冕惯是一副冷峻模样,正如雁门的雪,经年不化,这人也永远冰冰冷冷的模样,仿佛一块冰,捂一捂,倒是要将手冻伤。

“诶,对了,你吃过螃蟹吗?”郭韫笑着问道,又与过路小妖打着招呼。

薛冕仍旧是默默走在她身后,见她看向自己,便默默地摇了摇头,也不说话。二人之间的气氛异常尴尬。好在郭韫是个会给自己找乐子的性子,更何况君山本就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她三步一熟人,倒也快哉。


“老郭!介...

镇守一方的神兽雪狮和路痴酒仙的故事

薛冕x郭韫

前面的自己翻w

 ————————————————

(二)

“怎样?洞庭好看吧!”郭韫摘了一支桃花,转过身来,将手中的花抛给身后之人。

薛冕惯是一副冷峻模样,正如雁门的雪,经年不化,这人也永远冰冰冷冷的模样,仿佛一块冰,捂一捂,倒是要将手冻伤。

“诶,对了,你吃过螃蟹吗?”郭韫笑着问道,又与过路小妖打着招呼。

薛冕仍旧是默默走在她身后,见她看向自己,便默默地摇了摇头,也不说话。二人之间的气氛异常尴尬。好在郭韫是个会给自己找乐子的性子,更何况君山本就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她三步一熟人,倒也快哉。

 

“老郭!介绍一下,这是薛冕。”郭韫朝正在封酒坛子的老郭招了招手,转身对身后薛冕说道:“你只管叫他老郭便是,不用客气。”

薛冕却还是规矩的拱手行礼,“上仙。”

老郭是与郭韫一般的性子,只笑着摆了摆手,“雪狮大人客气了。”而后转头就冲郭韫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却到底是做出来吓唬小丫头的,笑道:“天上快活日子过着,还记着君山呢!”

郭韫上前抱住老郭的胳膊,晃了晃,撒娇道:“啊呀,我哪里是忘了,我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您啊!我是太忙碌了,他们神仙摆宴席也太讲究了吧!”

老郭知她速来口无遮拦,倒也不阻,只笑了笑,抬手抚了抚郭韫的头,“毕竟,是天帝大婚。”

“哦对了,我寻了昆仑的雪来,你把你的好酒给我几坛呗,算我犒劳他的。”

老郭点头答应,这本就不过区区一桩小事,纵郭韫直接取走未曾知会,他也不会怪罪。“我晓得了,你是不是迷到雪狮大人那儿,亏人家为你引路才回得家来?”

郭韫抖擞了一下身子,难得站端正了,一副“你竟然知道”的神情,看向一言不发的薛冕,“喂,你好歹说句话,寒暄一下也可以啊,要不是你刚才蹦了两个字,我还以为你哑了呢!”

老郭虽不管顾郭韫的口无遮拦,但到底还是知道分寸,虽晓得这闺女不过是玩笑话,但又怕令薛冕生出误会,连忙眼神示意郭韫住口,见那小妮丝毫不察,低声道:“阿韫,别胡闹。”

郭韫从来没有见过老郭真的发怒是什么模样,最多便也如今日这般,压低声音,说一句“别闹”,偏偏还管用得很,郭韫真的便噤声不语。

 

洞庭之人,逍遥惯了。

薛冕本是做一做好事,将路痴郭韫送至昆仑,她又说不知该如何回洞庭,便又帮了一把,哪里想得到,一来二去是人界半月,洞庭四季分明,与雁门太不一样了。

守护太行万载的神兽,第一次看到了茫茫雪色之外的风景,犹如天寒地冻时候照在手上的一抹暖阳,逐渐融化着什么。

这世上的神仙那么多,能做到无爱无恨的却不过寥寥几位,薛冕曾经是,可似乎如今却不是了。

 

——————————————

小狮子大概就是日久生情但是因为闷骚还要凹造型所以他没有表现出来(简称就是装X没老婆)。

丐姐是小狮子的太阳啊,但是丐姐是个粗神经的小可爱,所以她只是出于一种天性的善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所以我对你好,你帮助了我,所以我很感激你。

因此从某种角度说,大概就是小狮子的单恋吧。孤独太久的人,就很容易因为一点温暖而喜欢一个人,神仙也一样。

十三田
新校服丐萝帽子太可爱啦!!!

新校服丐萝帽子太可爱啦!!!

新校服丐萝帽子太可爱啦!!!

长夜飞逝
丐姐我可以我冲了😭😭😭

丐姐我可以我冲了😭😭😭

丐姐我可以我冲了😭😭😭

来一口鸩酒吗

我觉得丐帮没画好。。。真的没画好 。
想的是一组cp。然而画成了分图,结果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拿着酒碗。好吧不知道自己咋搞得,就这样吧,还有机会,继续画。

我觉得丐帮没画好。。。真的没画好 。
想的是一组cp。然而画成了分图,结果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拿着酒碗。好吧不知道自己咋搞得,就这样吧,还有机会,继续画。

临老二
随便摸摸 没事干了可能会细化

随便摸摸

没事干了可能会细化

随便摸摸

没事干了可能会细化

莫英绝[是个北极圈cp之王我真艹了]

【丐明】浊酒相逢

[01]


天高云淡,风起沙扬,枯草轻颤。贫瘠的地上鲜血肆虐,还留着战争的残火,烧着枯枝败叶和残肢断臂。

艾尔的一只脚踩在目标身上,他显然是个西域人,眼睛异色,一金一蓝,前额刺了鲜红的圣火纹,妖异至极。艾尔鼻梁高挺,嘴唇稍薄,眼里尽透着玩世不恭,当真是一副英俊的好相貌。他的衣饰华丽而繁琐,垂着璎珞和流苏,一动就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你可真是会逃——”艾尔的官话很标准,但是依然带着些许西域口音,他笑得玩世不恭,却快要将脚下的男人肋骨踩断,他握着弯刀,“但是……”他话语未落,却神色一变,刀锋急转,艾尔挥刀将带着杀意的石头打飞。

艾尔转过身,他握紧弯刀,神色有些冰冷,刚...

[01]

 

天高云淡,风起沙扬,枯草轻颤。贫瘠的地上鲜血肆虐,还留着战争的残火,烧着枯枝败叶和残肢断臂。

艾尔的一只脚踩在目标身上,他显然是个西域人,眼睛异色,一金一蓝,前额刺了鲜红的圣火纹,妖异至极。艾尔鼻梁高挺,嘴唇稍薄,眼里尽透着玩世不恭,当真是一副英俊的好相貌。他的衣饰华丽而繁琐,垂着璎珞和流苏,一动就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你可真是会逃——”艾尔的官话很标准,但是依然带着些许西域口音,他笑得玩世不恭,却快要将脚下的男人肋骨踩断,他握着弯刀,“但是……”他话语未落,却神色一变,刀锋急转,艾尔挥刀将带着杀意的石头打飞。

艾尔转过身,他握紧弯刀,神色有些冰冷,刚刚迅猛而来的石头震得他虎口一阵发麻,显然对突如其来的阻碍有些发怒,艾尔不喜欢变数。

他厉声喊道:“阁下是何人!为何阻我?!”

来者衣着破旧,他提着一个竹棍,随意地搭在肩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剑眉入鬓,双目有神,眉宇间透着一股豪气,一头马尾更显利落,他裸.露在外的肌肉十分饱满,印着大片的青色纹身,“在下丐帮弟子,郭衍。”他叼着草,却话语清晰,“我怎能眼见一个异邦人滥杀中原人而无动于衷!”郭衍眯了眯眼,话音带着一丝愤怒。

艾尔闻言,神色一变,他不屑地说:“我今天就偏要杀他!”他微微倚下身,手持双刀,“既然阁下如此好心,那你便陪他一起上路罢!”

艾尔一个幻光便闪到郭衍面前,挥刀看向那人的脖颈,郭衍持着打狗棒轻轻一卡,他死死地盯着艾尔,却对艾尔身后的人说道:“还不快走!”那人听后赶忙起身,连滚带爬地就要逃。

“中原人,你找死!”艾尔眼里尽是狠戾,他右手的弯刀抵着打狗棒,随后左手挥刀相向。郭衍将内力注入竹棍,打狗棒坚硬如铁,他一抽武器,身体随后往边上弹去,落地的一刹抬手便是一掌。

郭衍速度极快,但是艾尔也不差。虽然中原丐帮武艺尽克西域明教,但是艾尔也绝非等闲之辈。他们有来有回,逐渐兴奋,二人皆正视对手,强者总是令人尊敬。

最后艾尔双刀划破郭衍的腰腹,自己也受了一记亢龙,后退数步,口吐鲜血。

艾尔单膝跪地,劣势尽显,不宜久留。他扯了扯嘴角,言语认真:“他日,必取你性命!”随后便撤。

郭衍抬手捂住腹部,鲜血透过他的指缝流下,他本不想取艾尔性命,况且又有伤在身,也便没有追击。

 

 

[02]

 

郭衍再见艾尔之时已过半月,艾尔倒在野外,一身是伤,璎珞尽毁,流苏都沾着污血,整个人昏迷不醒。

郭衍皱眉,这里既无医馆,又无伤药,只有蔓蔓草木,可又不能见死不救,有违仁义。

他叹了口气,“也罢。”说着架起艾尔,去往水源处。

当艾尔醒来时,已是深夜,他一身剧痛,又咳着血,费力地撑起身,才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简单清洗包扎过。他神色一变,抬手摸向腰间的弯刀。

“你可醒了,感觉好些?”来人走到艾尔面前,他将手上的柴火和猎物扔到地上,然后便要开始生火。

艾尔咳了一声,紧握着弯刀,眯着眼牢牢地盯着郭衍,“你是那天的中原人!”

郭衍看着他的弯刀冷笑,“趁人之危之事,郭某还是不屑于做的。”

“我救你,只为仁义,丐帮弟子岂能见死不救!”

艾尔听后冷哼一声,显然对郭衍的信念表示不屑,“愚蠢的中原人。”

“我虽为异族人却也懂礼,今日你救我,我欠你一恩情,日后也便不杀你。”艾尔神色傲慢,如此说道。

郭衍懒得刺激他,想杀他?痴心妄想!

他将自己的酒壶扔给艾尔,想来艾尔滴水未进多时,便灌了水存着。

郭衍将野兔简单处理之后便架着烤了,油脂遇火‘滋滋滋’得响着,他不停地转动着野兔,慢慢地皮肉开始变色,发出香味。

火光映着艾尔的面颊,热热的,见郭衍不说话,他也懒得理这个中原人。

郭衍将烤好的野兔撕下两条腿递给艾尔,然后将剩下的放在艾尔的手边,转头又烤起下一只来。

艾尔看着手里的兔腿有些茫然,他又转头看了看郭衍没说话,啃了几口,兔肉没什么味道,毕竟是野外,缺少调味品,而且肉里还带着些许膻腥味,但是果腹也足够了。

艾尔将谢意吞下,始终说不出口,他转头,一金一蓝的眼里映着火光,熠熠生辉,艾尔带着困惑问道:“你这个中原人倒是有意思,第一次见时,你不仅碍我的事,还要杀我,如今你却救了我,还为我打猎果腹。”

郭衍撕下一块兔肉塞进嘴里,边嚼边说:“郭某并没有想要杀你,只是阻止你滥杀我的同胞。而我救你,则是因为:一来你我无冤无仇,二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也是我的仁义。”

艾尔撇了撇嘴,他扬起下巴一脸不屑,“那个中原人是我的任务目标,是别人要取他性命,与我何干?况且我不过是拿钱做事,又岂能说是滥杀?”

郭衍向来嘴笨,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得憋出一句:“你这西域人满嘴歪理!”

艾尔瞪了他一眼,异色双瞳透着不满。

郭衍继续烧着火,将剩下的猎物烤好当作明日的吃食,他突然说:“我还不知你这西域人的名字。”

“艾尔。”

郭衍点了点头,不停地拨弄着火柴让火烧得更旺些,“好了,你还有伤便先休息吧,今晚我来守夜。”

艾尔靠着树,抱着双刀闭目养神。

一夜相安无事。

 

 

[03]

 

艾尔再一次与那丐帮弟子有联系是在三月后的今天,他收到了击杀令。他握着写了‘郭衍’二字的竹片,用力到指节泛白。

他不想杀郭衍。

这是他第一次不想执行任务。

在艾尔心中,郭衍是救了他的人。他虽是西域人,但是也懂知恩图报之理,何况郭衍虽然总是认着仁义的死理,但却是个光明磊落之人。

艾尔眼中的挣扎越来越重,他也越来越困惑,是谁想杀郭衍?又为何要杀他?

他将竹片折断,扔进灯盏里,看着竹片逐渐被灯火烧灼到发黑,覆盖掉郭衍的名字。

艾尔花了半月去查郭衍的信息,组织已经开始对艾尔的拖延很不满,但他丝毫不在意。

他再次找到郭衍的时候,郭衍正躺在丐帮的杏子林下,痛快地喝着酒。

艾尔坐在树上,撇了撇嘴,突然为自己近日的忙碌感到有些不值,他冷笑一声,“郭大侠倒是快活!”

郭衍瞅了他一眼,又潇洒地灌了一口酒,“人生在世,怎能不懂享乐?”

艾尔从树上跳下来,他靠着树桩,“你可知道有人要取你性命?”

郭衍随便扯了根草塞嘴里嚼着,“不知,但是我知——”他转头对身边的小明教笑了笑,“这天下想取郭某性命的人何其多。”

艾尔扬着下巴,又问:“那你可知这次取你性命的是我?”

“哦?”郭衍坐起身,笑得兴味,“就你吗?小明教?”

“但是——”艾尔眯着眼,顿了顿,“我不想杀你。”

“因为我救过你?”

“还因为你是个值得敬佩的人。”

郭衍支着下巴,好奇地看着他。

“安禄山起兵谋反,你也在杀狼牙军,守过长安是吗?”艾尔反问。

“只为家国仁义罢了。”郭衍摆了摆手,显然并不觉得自己如何伟大。

艾尔眼睛转了转,异色双瞳带着些认真,“你救过我,又是个正直的人,我不杀你。”

“但是我完成不了任务,组织也不会放过我,”艾尔话锋一转,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不能一无所获,我得跟着你。我看你一身好武艺,你得帮助我。”

郭衍惊了,草根从嘴里掉下都毫无感觉,“你要跟着我?!”

艾尔笑了笑,一金一蓝的眼里含着小小的算计,“我不能没有后路啊。”

 

 

—END—


赠友人——凭虚。

羁空
摸一只丐哥,嗝

摸一只丐哥,嗝

摸一只丐哥,嗝

森不成木
被人扒出来旧图才发现这张图我竟...

被人扒出来旧图才发现这张图我竟然没发过🤭 18年的图 给我这个可怜的cp贡献点热度🙈

被人扒出来旧图才发现这张图我竟然没发过🤭 18年的图 给我这个可怜的cp贡献点热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