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丐帮

85755浏览    5392参与
Tifa
【突然要饭】丐:新来的?看爷手...

【突然要饭】
丐:新来的?看爷手段!
佛:各凭本事。

=A=别深究,贪得意而已。

【突然要饭】
丐:新来的?看爷手段!
佛:各凭本事。

=A=别深究,贪得意而已。

半尾

全门派成男催人奋进系列•丐哥【JJC不易,写点甜的续命】



想到丐帮实在脱离不开酒

写文的时候总会美化这些职业

JJC的时候都特么面目狰狞

好气啊

--------------------亢龙有悔-----------------------------


期中季和期末季总是连在一起的,但是经历了期中季的繁忙和暴躁,尤其有些项目没做好的颓丧,你几乎埋在阴影里走不出来。

晚上明明想休息但却自虐一样地不打算睡觉,明明最讨厌人多嘈杂的地方却偏偏打扮妥当去了酒吧。酒吧里灯光迷离闪烁,音乐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美感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在你的脑子里扒拉着所剩无几的理智。你坐在吧台边上黑暗的小角落里搅弄着那杯长岛冰茶,一边嘲笑自己的逃避行为,一边却想继续做只鸵鸟。心里面那种莫...



想到丐帮实在脱离不开酒

写文的时候总会美化这些职业

JJC的时候都特么面目狰狞

好气啊

--------------------亢龙有悔-----------------------------


期中季和期末季总是连在一起的,但是经历了期中季的繁忙和暴躁,尤其有些项目没做好的颓丧,你几乎埋在阴影里走不出来。

晚上明明想休息但却自虐一样地不打算睡觉,明明最讨厌人多嘈杂的地方却偏偏打扮妥当去了酒吧。酒吧里灯光迷离闪烁,音乐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美感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在你的脑子里扒拉着所剩无几的理智。你坐在吧台边上黑暗的小角落里搅弄着那杯长岛冰茶,一边嘲笑自己的逃避行为,一边却想继续做只鸵鸟。心里面那种莫名的委屈显得矫情,毕竟也不过是几件小事情上都没做好,可累积起来这些琐碎小事却能把你的生活填充起来乃至难以呼吸。

不知不觉间,杯中酒水见底,你面上浮起薄红,神思游离的模样很快给你招来了些麻烦。

眼前高大的男子带着酒气靠近,原本就不怎么体面的样貌在你胃中酒精的作用下扭曲成了一团:“小姑娘一个人呀?”

你被酒气熏得有些烦躁,挥了挥手,那人却伸出手来想捉你,你反应迟钝躲闪不及,以为要被揪住了,背后却突兀地伸出一只纹着斑斓花纹的手,稳稳地握住了咸猪蹄。

“不好意思,这是我家的小姑娘。”沉稳的声音自背后响起,你有些诧异地扭头向后看去,却是一个衣着颇有些不羁显得格格不入……等等,你这是喝多了么?这熟悉的花纹,难道不是丐哥?

你几乎分不清这是自己在梦里还是现实,只能呆呆愣愣地看着那人走到你跟前蹲下身将你背起来,在那群人悻悻然的目光中离开。

终于出了酒吧,视线豁然开朗,耳边也清净了不少,你趴在丐哥宽厚的背上,听着这人的心跳,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赧然。

“你你你……放我下来!”不知为何,你声音细若蚊蝇,丐哥顺从地将你放了下来,看着你受惊猫儿一样地跳开两米远,似笑非笑:“哦?现在知道怕了?”

“刚刚一个人去酒吧喝酒不是胆子挺大?”

“小小年纪还知道喝闷酒了?”

“我……”你哑口无言,想给自己找一条符合逻辑的理由但发现自己所有行为都与自己的行事逻辑不符,被自己噎住如有鱼刺哽在喉头,你嗫嚅了半天竟红了眼眶,鼻子一酸就在这深夜的街头哭了起来,丐哥面上嘲讽的笑容一僵,显得手足无措:“唉你别哭啊?不是……我也没骂你啊你这姑娘……”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丐哥手忙脚乱地凑上来帮你擦,过了半秒叹了口气放弃了言语劝说,把你揽进怀里抱住。

过了半晌,你把眼泪擦了丐哥一胸口,终于雨过天晴恢复常态,想着自己刚刚的哭闹耳尖充血,而身边这人还火上浇油一脸戏谑:“哟,现在知道害羞啦。”

你瞪了他一眼刚想开口怼人,又见这人蹲了下来伸出手:“快点爬上来,早点送你回家。”


第二天清晨,你在家中温暖的被窝里醒来,觉得似乎做了个很香甜的梦,自从期中季以来很久没有睡得如此安稳了——似乎梦里还有丐哥?

正自恍惚间,带着调笑意味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却是坐在窗边正在逗弄那只白隼的丐哥:“醒啦?”

你揉了揉眼睛,丐哥凑过来在你额角落下一吻:“恢复正常了就快去弄期末论文。”

“写完了小爷请你喝君山的好酒。”


“写不完就请你吃恶狗拦路亢龙有悔飞龙在天……”(不是)


肆爻
藏丐我太可以了!!!!!!!!

藏丐我太可以了!!!!!!!!

藏丐我太可以了!!!!!!!!

普通网友

【双丐】脑洞存档

突如其来摸一个脑洞。

情报贩子丐哥x涉世未深丐姐。8确定有没有后续(。


扬州城的街角总是蹲着个脏兮兮的乞丐。


破席子垫在身下,堆着几个满是油腻铜币的豁了口的碗和竹棍就放在席子上,与同行探讨的时候曾得意自夸:管辖这街区的官爷一来,席子一卷就可以跑掉。


丐姐头一回见着这人,是着实吃了一惊。


丐帮近些年发展尚可,虽比不及江湖里其他门派的殷实,吃饱穿暖也不是问题,总舵里长大的弟子还有上学堂的机会,越来越少有靠乞讨为生的丐帮弟子。眼瞧着这男子正值青壮年,也手脚齐全不是残废,能提能扛的,大概也不疯不傻。如何就混迹到这般境地?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还能勉强认出是丐帮弟子特有的松狮衣服,丐姐几...

突如其来摸一个脑洞。

情报贩子丐哥x涉世未深丐姐。8确定有没有后续(。


扬州城的街角总是蹲着个脏兮兮的乞丐。


破席子垫在身下,堆着几个满是油腻铜币的豁了口的碗和竹棍就放在席子上,与同行探讨的时候曾得意自夸:管辖这街区的官爷一来,席子一卷就可以跑掉。


丐姐头一回见着这人,是着实吃了一惊。


丐帮近些年发展尚可,虽比不及江湖里其他门派的殷实,吃饱穿暖也不是问题,总舵里长大的弟子还有上学堂的机会,越来越少有靠乞讨为生的丐帮弟子。眼瞧着这男子正值青壮年,也手脚齐全不是残废,能提能扛的,大概也不疯不傻。如何就混迹到这般境地?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还能勉强认出是丐帮弟子特有的松狮衣服,丐姐几乎要以为这就是个普通乞丐了。


出于好奇,以及那作祟的同门相怜之心,她摸了摸腰间的酒壶,蹲下身来。解开绑在竹竿上还热乎的叫花鸡放在席子上,往破碗里放了几枚铜币,然后把酒壶放在人的面前。


她抬头瞧了瞧面前的人,寻思着记下更多的特征好去扬州分舵里问问这人的具体情况,相逢一场,能帮则帮——就正好撞上那人半掩在厚重油腻的头发里投来的眼神,清澈明亮。


只一瞬。


她低头眨了眨眼,试图缓解一瞬间的心悸,站起身来再看时,那丐哥已经微阖上眼垂了头,似是不适应突然明亮的光线,颜色与纹身相近的油彩在他脸颊上干裂斑驳,她几乎要以为那一瞬间的探究是错觉。


直到她转身接着往原来的方向走去,才微不可闻地听到一句。


“谢谢师妹。”


肆爻

这两天的捏图
尝试了纯色背景_(:з」∠)_
p1秀姐
p2、3藏丐
【俺家叽太是个睁眼瞎】

这两天的捏图
尝试了纯色背景_(:з」∠)_
p1秀姐
p2、3藏丐
【俺家叽太是个睁眼瞎】

花鲨鱼

【丐霸】(番外 是r慎入)

君山老帅丐X貂毛柔软上等霸小刀

都会被屏蔽 链接丢评论试试,就突然想写qwq

君山老帅丐X貂毛柔软上等霸小刀

都会被屏蔽 链接丢评论试试,就突然想写qwq

肆爻
叫花鸡可太香了(❁&acute...

叫花鸡可太香了(❁´◡`❁)

叫花鸡可太香了(❁´◡`❁)

林斋

可可爱爱丐小萝ʚ{ ︎︎◌ˊㅿˋ ︎︎◌ }ɞ~❥

可可爱爱丐小萝ʚ{ ︎︎◌ˊㅿˋ ︎︎◌ }ɞ~❥

季逸疏。
回归的第一张丐哥截图。很有感觉...

回归的第一张丐哥截图。
很有感觉了。

回归的第一张丐哥截图。
很有感觉了。

黑心社长

指路上篇:https://4855526.lofter.com/post/1d4025e4_1c617b1f4


俺终于画完了中篇!虽然是火柴人但是出场人物真的好多,感觉自己差一点就把全门派都画齐了——下篇明年见!


对90年代的各种事情记忆太遥远了,有很多bug!


本期主角是丐哥,没有伞爹和霸刀的戏份我好心痛啊😭下一篇伞霸我画爆!

指路上篇:https://4855526.lofter.com/post/1d4025e4_1c617b1f4

 


 

俺终于画完了中篇!虽然是火柴人但是出场人物真的好多,感觉自己差一点就把全门派都画齐了——下篇明年见!

 

对90年代的各种事情记忆太遥远了,有很多bug!

 

本期主角是丐哥,没有伞爹和霸刀的戏份我好心痛啊😭下一篇伞霸我画爆!

笑尘书
是鸟哥的日常,新的睡睡刷新点发...

是鸟哥的日常,新的睡睡刷新点发现!

是鸟哥的日常,新的睡睡刷新点发现!

逢生雨

有了一个丐帮师傅和帮会

有了一个丐帮师傅和帮会

越女

【剑网三玄幻系列】苍丐篇-桃花落雪(3—4)

镇守一方的神兽雪狮和路痴酒仙的故事

薛冕x郭韫

前面的自己翻w

 ————————————

(三)

“小桃花……”薛冕喃喃的声音淹没在雁门的风雪之中,他独自一人立于建在连绵的长城上的烽火台,吃着烈酒。白茫茫的雪,落在雁门,落在这只孤独了万年的神兽心上,却无法让已经动情的心跳再度停止。

一壶酒吃完,薛冕晃了晃神,便化作了原型,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将前肢一垫,便趴在上头安心大睡起来。

只有梦里,才有那湖光山色的君山,连绵不绝的桃花,和空气中淡淡的酒香。


郭韫倒在血泊里,是尸骸遍布的君山。

碧波荡漾变成了尸山血海,空气中肃杀的是死亡的血腥。

薛冕负伤,拇指...

镇守一方的神兽雪狮和路痴酒仙的故事

薛冕x郭韫

前面的自己翻w

 ————————————

(三)

“小桃花……”薛冕喃喃的声音淹没在雁门的风雪之中,他独自一人立于建在连绵的长城上的烽火台,吃着烈酒。白茫茫的雪,落在雁门,落在这只孤独了万年的神兽心上,却无法让已经动情的心跳再度停止。

一壶酒吃完,薛冕晃了晃神,便化作了原型,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将前肢一垫,便趴在上头安心大睡起来。

只有梦里,才有那湖光山色的君山,连绵不绝的桃花,和空气中淡淡的酒香。

 

郭韫倒在血泊里,是尸骸遍布的君山。

碧波荡漾变成了尸山血海,空气中肃杀的是死亡的血腥。

薛冕负伤,拇指抹去自嘴角溢出的血液,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郭韫。

君山灭门,不是因为什么仇家,而是天帝的一场试验。

薛冕从来都知道,而老郭也知道,他们都默许了这个行为,但君山众多生灵与郭韫,却并不知晓,成了这场试验的牺牲品。

老郭有悔,以毕生修为祭了君山无辜死去的生灵,送他们往生。薛冕原本是无悲无喜的神兽,却在看到疮痍遍野的君山,终究是动容了。

“你别哭呀!”郭韫吃力地抬起手,想要替薛冕擦拭泪痕,却在半空之中,无力的垂下。大抵觉得有些丢人,鲜血仍从她的嘴角溢出,却并不能覆盖她上扬的唇角,“没关系的,天命罢了。”

“不……不是的。”薛冕连忙说道,他害怕若迟了一分一毫的时候,郭韫便听不到了,哭腔愈发得重,“不是的!这不是天命,这是蓄意为之……是我!是我!是我害了你……害了君山……”

郭韫轻轻地叹了口气,“神魔之战必要的牺牲罢了,你要好好活着呀。”交代完最后一句话,郭韫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睡在薛冕怀里,逐渐烟消云散。她本就是君山酒灵,生于君山,魂归君山。

……

雪狮自噩梦之中醒来,心跳声音极为仓促,抬了爪子蹭了蹭泪眼模糊,长长的叹了口气,撑起四肢,垂着尾巴,转身往雪下得更大的雁门深处去。

 

(四)

神魔仇怨,由来已久。

三百年前,天帝与八荒诸神合力研制出了一套新的阵法,唤作“凌雪”。此阵法千变万化,可说至阴至寒又至阳至刚,是阴阳协调之大成作品。且这个阵法可吸纳邪煞之力,增长自身力量,若阵法大成,使魔族覆灭,不过弹指之间。

却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天帝以为阵法已成,以洞庭君山作为试炼,本不过吸取邪煞之气,却不曾想,六界生灵,七情六欲与命缘乃是盘根错节,不可轻易剥离,犹如阴阳两面,缺一不可。阵法失控,君山覆灭,恍若修罗屠戮,怨灵遍野。

无妄之灾。

 

洞庭覆灭的第三日,薛冕得知,阵法破碎,生出众多怨灵邪祟,天帝不得已画地为牢,将原本布阵的屋子设了结界,称之为“凌雪阁”。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阵法破碎之后还不断衍生邪煞之气,仿若无穷无尽生生不息一般。

竟生出这般棘手的玩意儿。

不久之后,凌雪阁的邪怨之气没了,薛冕守在屋外,他本就是天生地养的神兽,对邪怨之气尤其敏感,一时间悄然消逝,是从未有过的现象,他吃惊地看向自屋内缓步走出来的裴珩上神,朝他行了一礼,“唐琛上神?……”

“没有了。”裴珩淡淡的说道,没有丝毫的情绪,仿佛在说着的不过是一段无关痛痒的文字。

薛冕不知阁内发生了什么,也不敢擅自揣测,只点了点头,便没有了下文。他望着裴珩伶仃的身影,与往日的意气风发形同二人,他想,这世上又多了个伤心人。

半月后,虚无之境,唐琛被封印。

薛冕才知道,原来是唐琛以自身作了阵眼,将这一场失败的报复都归咎到了自己的身上,拿自己的寿与天齐与无上修为作了封印。什么虚无之境,不过是一所囚牢罢了。薛冕作为参与封印的人选之一,亲眼瞧见,唐琛在他们眼前灰飞烟灭。

是呀,封印,不过是一个交代罢了。

是唐琛上神的选择——灰飞烟灭。

拿他的一条命,抵了这笔错,可是君山的万千生灵,便怪罪于唐琛上神?

向来服从的雪狮,第一次觉得,这是应当反驳的命令。

天帝不仁。


 待续。

——————————

唉,我感觉我已经揭秘完了,我还有写唐花和策藏的必要嘛?

NMD,怎么突然就新赛季了,我还没有做好挨打的准备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