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世俗

626浏览    136参与
冥筱幽辰·芥傲

帮人的情书,坐等狗粮

   云想衣裳花想容,那在乱世中我的佳人又是谁呢…

  寒风侵肌,白雪皑皑,万物归之于死寂,我也如冰雕般凝固了…直到见到你,血液沸腾,使心跳乱了节奏,那是从未有过的心动啊…我想拥住你,想可以更接近你…爱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对你的爱便一发不可收拾…我爱你…

   (满地相思,可否嫁我,许一世情缘?)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云想衣裳花想容,那在乱世中我的佳人又是谁呢…

  寒风侵肌,白雪皑皑,万物归之于死寂,我也如冰雕般凝固了…直到见到你,血液沸腾,使心跳乱了节奏,那是从未有过的心动啊…我想拥住你,想可以更接近你…爱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对你的爱便一发不可收拾…我爱你…

   (满地相思,可否嫁我,许一世情缘?)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冥筱幽辰·芥傲

偶然斗诗

旧情旧景无旧人,旧旧情诗旧然泪…

朝汐朝霞无朝发,朝朝盼君朝不见…

旧情旧景无旧人,旧旧情诗旧然泪…

朝汐朝霞无朝发,朝朝盼君朝不见…

冥筱幽辰·芥傲

静心处事…淡看俗尘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浮世三千,浮之为世,沉之为心…赤云斜阳,辉洒林塘,林随风舞,水随阳耀,波鳞闪闪,涛绝不息…执一古经,卧坐中庭,朗言相阅,音音不绝…醉于山水,醉于诗经,醉于孤寡…莹梦之中又见陵塘,魂所之本牵我心弦…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浮世三千,浮之为世,沉之为心…赤云斜阳,辉洒林塘,林随风舞,水随阳耀,波鳞闪闪,涛绝不息…执一古经,卧坐中庭,朗言相阅,音音不绝…醉于山水,醉于诗经,醉于孤寡…莹梦之中又见陵塘,魂所之本牵我心弦…

冥筱幽辰·芥傲

爱而不得,得而且失,又何必清寡

漠路见        芥傲

两朝同栖玉屋,百朝凄念欲绝…

幼不知情,惟尔隔月相语,遥知已陷正浓处…

幼不识情,惟尔视笑相望,亦不知青丝已缠…

幼不惜情,惟尔任时似水,离朝以客断先别…

情戏人,泪掺酒,几朝不思不相忘…醉时亦知情未了,斓灯清影人不还…

漠路见        芥傲

两朝同栖玉屋,百朝凄念欲绝…

幼不知情,惟尔隔月相语,遥知已陷正浓处…

幼不识情,惟尔视笑相望,亦不知青丝已缠…

幼不惜情,惟尔任时似水,离朝以客断先别…

情戏人,泪掺酒,几朝不思不相忘…醉时亦知情未了,斓灯清影人不还…

冥筱幽辰·芥傲

初到

2019.12.3至此地,刻此碑,碑铭破简,刻曰:洄水草盈,茂茂如毡…雨雪煞降,皑皑凄柴…墨染九天,叠峦清影…忽见天地无日,房瓦凌扬,萧藉凄婉。而草芥,终携傲骨,如梅孤立,透云披辉,傲视虹阳…而感之草芥虽微,傲气在身…故命己为…芥傲

                               ...

2019.12.3至此地,刻此碑,碑铭破简,刻曰:洄水草盈,茂茂如毡…雨雪煞降,皑皑凄柴…墨染九天,叠峦清影…忽见天地无日,房瓦凌扬,萧藉凄婉。而草芥,终携傲骨,如梅孤立,透云披辉,傲视虹阳…而感之草芥虽微,傲气在身…故命己为…芥傲

                                 

                                                 ——芥傲

竹冉孤.

【世俗尚何】风止.

#复健失败  特别短小

#求求大家去看其他太太 @萧疏轩举(暂时封箱)  @曾经沧海 @江海度余生-🐟  @肖恩翊是条翻车鱼 

#BGM《像风一样》



#老薛对不起


尚九熙喝醉的时候少。

 


一是他酒量不错,二是他其实轻易不动杯。

 


通常点杯特调往角落里一坐,三指抵住纤细的杯脚慢条斯理地晃两下,啜一口,半眯着眼睛看人群。按他的话来说,夜晚拢共也就那么长,喝个醉醺醺不知今朝明曦,那他还玩什么玩。

 



他还年轻,...

#复健失败  特别短小

#求求大家去看其他太太 @萧疏轩举(暂时封箱)  @曾经沧海 @江海度余生-🐟  @肖恩翊是条翻车鱼 

#BGM《像风一样》



#老薛对不起









尚九熙喝醉的时候少。

 


一是他酒量不错,二是他其实轻易不动杯。

 


通常点杯特调往角落里一坐,三指抵住纤细的杯脚慢条斯理地晃两下,啜一口,半眯着眼睛看人群。按他的话来说,夜晚拢共也就那么长,喝个醉醺醺不知今朝明曦,那他还玩什么玩。

 



他还年轻,北漂混出点小名堂,白日里是西装革履端正有礼的艺术总监,夜晚就成了四九城大大小小吧里的常客。刚好生的那副皮相又不错,零总栽在手里的姑娘不说多了也得有个两位数。

 



但他尚九熙能耐啊,甩掉的姑娘们刚开始不论是哭哭啼啼,还是大吵大闹,乃至最疯狂到歇斯底里,都被他无情的给通通掐灭了最后一点希望,成了对面恨不未相识的陌路人。

 




真正意义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有天晚上他刚甩了撩了半个月的一姑娘,重获自由痛快得干杯喝酒,兄弟刘筱亭看不下去,在震耳朵的音乐里扯着嗓子问他,说你小子真没感觉啊,这么多个就没一个上了心的?

 


尚九熙笑,闪烁的灯光跳到他眼角上,又怵地飞走,明明灭灭间他咬着杯壁牙齿轻磕出几声碎响。

 



都上了啊,都上了。


——还是荤话。

 



刘筱亭白他一眼。

 



过过肾行了,要心那玩意儿干啥。

 



他又接着说,吊儿郎当的语气,目光还是落在舞池里,流连着转来转去。

 




末了那天没闲着,揽姑娘的肩膀回去的。

 



所谓尚九熙哪有什么空窗期。多好啊是不?

 




但其实那天晚上姑娘没能进门,车子甩过几个弯外加猛的急刹,不紧不慢轰了人下去。


他在对方不敢置信又不甘心的眼神里点了根烟,就着小区黄澄澄的路灯看烟雾染上色,再消散在夜风里,面无表情疾驰而去。

 




上心的?

 



这问题不消停地蹦出来,他咬着烟嘴,咂摸不出个二三四。

他怕是没说过他喜欢的是男人。怎么可能去对女人上心。

 




世俗世俗,俗不可耐的时候多了去了,本就是你情我愿找欢乐的事儿,又何必非要在这上边装什么清高。他贪恋的也就那一会儿温存而已,天亮梦醒,大路朝天爱谁谁。

 



海洋那么广阔,怎么可能因为其中一滴水花泛起波澜呢?

 



尚九熙这么想。

 




可惜可惜,有时候说不得命运弄人这几个字儿,纵然他尚九熙足够成熟,从来洒脱,潇洒肆意。


但唯独何九华。那个人,是风,无声无息来到他的世界,将海洋掀起滔天巨浪,暴雨欲来。

 



然而这场雨未落,风便止,而他的海,死了。

 

 







 

两个人的认识过分俗套。

 

小宾馆,双人床,散落的衣服还有某国产廉价避孕套,尚九熙醒的时候对方还睡着,被子盖到胸口,明显遮不住往上那些凌乱又暧昧的痕迹,而他的手还搭在对方腰上,一点软肉热腾腾,烫着他的腕骨。

 


灼烧感传来的同时,尚九熙很明显的体会到了记忆的断片。

 

 


不过虽然前因是不可能记得了,后果倒是挺明显,背上隐隐约约被抓过的疼痛还有眼前人的模样,赤条条明晃晃告诉他,他这是滚了床单压了人。

 

——男的。

 

 



一向浪荡惯了的尚九熙居然有点发愣,他对自己的取向很清楚,没打算硬扳,所以在真找到那么另一个人前,他一直找的都是妹子。


倒也不为别的,只为他心底里最后那么一点可怜的爱情的幻想。

 





嗐,谁没年轻过。



 

他还有自己的罗曼蒂克。

 



面前的男人还没醒,睫毛挺长的,又黑又浓像把小扇子,尾部卷起来,卷着他的视线就在那周围打转儿。




尚九熙盯着,盯的细致,那轻微的颤抖,对方是要醒。

 


然后就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面倒映一个小小的尚九熙。

 





那一刻,凉风骤起,大海卷浪,一种没来由的震荡从灵台一路清醒到左胸膛。

 



有人自投罗网。

 

 






 

那天早上对方跟他留了个联系方式,还安慰性似的拍拍人的脑袋,说没经验没关系——就好像被睡的那个人不是他反而是他一样。


而尚九熙以往的巧舌如簧在风里终于彻底黄了,有橄榄卡在喉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看着手机屏幕上何九华三个字还有后面的一串儿数字吐了个烟圈。


 

这算怎么一回事呢?

 



他没想个明白,但也懒得再细想,公司公事忙,私下来还有那么多姑娘等他,哪有功夫这么瞎琢磨着。

 




只是他后来莫名喜欢上看人的眼睛,以前他也看,看见姑娘的大眼睛也觉赏心悦目,可后来总认为少点什么,没那点光采,也不够漂亮。


脑子里总是惦念那天早上猛然睁开的那双眼睛来。

 






好久好久好久以后,他才明白到底缺了什么——是她们的眼睛里装的不是他。

 







但那是好后面的故事了,至少在当时,他没法劝服自己忘掉同何九华的一夜,却也没能劝服自己理清楚那一瞬的心动究竟是否是真实。

 




从一开始就差点。




 

于是有天他哄走女伴,自己喝了个酩酊,朦朦胧胧间,居然是打了个电话给在通讯录落灰的何先生。那头也喧嚣,不比他这边安静多少,何九华的声音却很低沉,一股线一样缠住他的耳朵。

 



耳廓耳垂耳膜,电击似的麻。




 

他随口嘟囔两句,却在人问你在哪里时老老实实回答了一嘴,然后就是嘟嘟嘟的忙音。


被挂电话,他也不难过不失落,反而觉得好玩,咬着杯子嗤嗤的笑,最后一点印象留在赶来人的身影上。

 



来人拿外套把他裹着,打车,扛回家。

 

 






第二天醒来尚九熙第一反应是揉刺痛的太阳穴。

 



第二反应是看着站在床边好整以暇笑着的人问出那个蠢钝的问题,我这是在哪儿。

 



我家。何九华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起来,黑漆漆亮闪闪,还有一个小小的尚九熙。

 





床头放着的温水杯,身上温暖软乎的被子,还有对方探他额头时微凉的指尖,空气里飞过一点微尘,折叠出一个同曾经宿醉后醒来完全不同的清晨。

 





尚九熙看见大海卷出滔天巨浪。

 



然后义无反顾往里闯。

 



 





如果所有的事只要有一腔孤勇便足够的话。

 

 







 

何九华是风,来了去,去了却不再来,尚九熙妄图有野心,抓住云朵抓住风,却没想过风只会从指缝间跑远,从此不回头。

 



他没有正儿八经打算追一个人,何九华是头一位。

 




却也只到这里了。




 

他笨拙,只会佯装醉酒给人打通电话,嘟嘟囔囔半天等人问他在哪,然后在人赶来之后裹上外套的一瞬间笑得像个拿到礼物的小孩子。借着酒意随口乱喊以往姑娘们的名字,蹦跶几句情话。

 



只是名字是假的,情话字字也只想说给那个人听。

 





可何九华傻吗?

 




他当然不傻,他什么都明白,但他就是一句话不说,半点回应不给,像个称职的哥哥,送喝醉的人回家。

 







他没爱过他。

 



这是尚九熙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夜里的风突然很凉,冻得他眼眶都发僵,鼻头是刺疼的,疼出眼底几点湿意。

 



尚九熙停下来,问为什么你每次都这么快赶过来。

 



何九华从不瞒他,说就在附近的场子。近的很。这周围好点的吧也就那几个。





 

两个人,几句话,三分真七分假。

 




或许从来没有罗曼蒂克,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的幻象,他心中点可怜的期盼不值一提,辗进泥土怎么就这么可悲。

 





何九华的侧脸还是好看,可惜他看不明白,终于失魂落魄,抬手勾住人的脖子按下脑袋,讨一个意味不明的吻。

 




何九华当然抗拒,却没能拧过他,唇碰到一起,滚烫。

 




有眼泪滴落下来,也是滚烫。

 




最后他哑着嗓子趴在人胸口,说哥你再看我一眼。

 




再看我一眼。

 



近乎乞求。

 



……

 




自那之后他再没打过何九华的电话。

 

 







 

车停,却是在别人的楼底下,他点燃今晚的不知第几根烟,看着那方黄黄的光出神。

 



没一个上心吗?

 



刘筱亭同他讲的话又一次跑上来,这次他却没办法骗自己。有个答案老老实实出现在脑海。

 



他曾动过心啊…

 





只是这一场心动就像夜里吹过的凉风一样,温柔流淌着远了,那个人来的悄无声息,离开的不声不响,两人间最深最深的缘分,说出去也不过是场难听的419。

 




何九华没爱过,也爱不得。

 




所以不如停在这里吧,尚九熙想。最后一点白色燃尽,火光烧灼到指尖——疼痛会让人松手。

 




猩红小点跌落到地上,四分五裂。

 

 





后夜车开走了,这一场终点站注定仍旧是孤独。

 







 

「和风一样,你离开不声不响,我喜欢这种收场,就好像我们两个没爱过一样。」







*我dbq老薛dbq联文其他太太

松尾芭蕉
她和她和她还有她的玫瑰人生

她和她和她还有她的玫瑰人生

她和她和她还有她的玫瑰人生

木鱼玖

当我满面笑容地看着你,你不会认为我很痛苦(可视为随笔)

我只是在模拟某个人的心理

不过我并不是那个人呢哈哈哈哈


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了家

晚上骑自行车的时候风很凉

今天窝在小区门口的猫死了

又是要被谴责的一天

但始终找不到可以推脱的话语

手上没有东西

空空如也

眼前也没有可以拥抱的人啊

我真的很冷的

总之,先笑起来吧

一切都会好的

我是不是每天都这么想呢



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









那就不用想了吧

厨房里有刀

自己可以拿着用

但真正拿起来的时候

我不敢了

我害怕了

我又懦弱了

我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

会重蹈覆辙吗

会比现在还差吗

虫子会啃咬我的尸体吗

会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吗

那可真是无法可想

活着吧

没有解脱方法

其实活着和死去

现在

又有什么分别

及时我的灵魂摇摇欲坠

你们关心的还是我的肉体

那就任人摆布吧

木...

我只是在模拟某个人的心理

不过我并不是那个人呢哈哈哈哈


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了家

晚上骑自行车的时候风很凉

今天窝在小区门口的猫死了

又是要被谴责的一天

但始终找不到可以推脱的话语

手上没有东西

空空如也

眼前也没有可以拥抱的人啊

我真的很冷的

总之,先笑起来吧

一切都会好的

我是不是每天都这么想呢



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









那就不用想了吧

厨房里有刀

自己可以拿着用

但真正拿起来的时候

我不敢了

我害怕了

我又懦弱了

我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

会重蹈覆辙吗

会比现在还差吗

虫子会啃咬我的尸体吗

会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吗

那可真是无法可想

活着吧

没有解脱方法

其实活着和死去

现在

又有什么分别

及时我的灵魂摇摇欲坠

你们关心的还是我的肉体

那就任人摆布吧

木偶啊,傀儡啊,都好

只要是还笑着的

我想我找到了最温柔也最残忍的死法

“活着”


木鱼玖

退潮

我和她说了一些关于我的父母的事

真是糟糕透顶

她那种眼神,大概是在同情我吧

她和我说

“没事的,不管别人怎么换,我都不会被换走的。”

我是不是该感动

我是不是让她觉得我很可怜

我反复去和她强调了我现在很幸福

不管过去怎么样至少现在很幸福

但我是不认同她的话的

我留不住人

我知道的

该走的还是会走

就像退潮时留在沙滩上的石子

纵使那美丽

也还是会留在那里

直至游人带走它

那不再属于大海

你们呢

或许也不再属于我

我们被人生的长河洗涤后

就再也不似从前了

我和她说了一些关于我的父母的事

真是糟糕透顶

她那种眼神,大概是在同情我吧

她和我说

“没事的,不管别人怎么换,我都不会被换走的。”

我是不是该感动

我是不是让她觉得我很可怜

我反复去和她强调了我现在很幸福

不管过去怎么样至少现在很幸福

但我是不认同她的话的

我留不住人

我知道的

该走的还是会走

就像退潮时留在沙滩上的石子

纵使那美丽

也还是会留在那里

直至游人带走它

那不再属于大海

你们呢

或许也不再属于我

我们被人生的长河洗涤后

就再也不似从前了

净心.

世俗的眼光,重要吗?

Q:世俗的眼光,重要吗?


A:它重要,因为它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正常”的枷锁。它也不重要,更因为它禁锢不住喜爱,局限不了思想,困锁不住人的本性。

Q:世俗的眼光,重要吗?


A:它重要,因为它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正常”的枷锁。它也不重要,更因为它禁锢不住喜爱,局限不了思想,困锁不住人的本性。


很小心

顾飞,蒋丞:
我想过以后
以后也要跟你在一起
无论怎样都要在一起
仅此而已

顾一丞,廖熙泽:
遇见就够了 。           

当初选择了在一起,为什么要放手啊

顾飞,蒋丞:
我想过以后
以后也要跟你在一起
无论怎样都要在一起
仅此而已

顾一丞,廖熙泽:
遇见就够了 。           

当初选择了在一起,为什么要放手啊

轻轻风

飞逝的心情

平淡地日子,

忙碌的躯体

如时钟旋转,毫无悬念,日日循规蹈矩地重复着......

精神也为躯体所累,没有了休息,美好的憧憬也已混沌难以分辨方向。

太多的微不足道,竟然近乎组成了一年来生活内容的全部。很可怕......

精神虽不是很充实,但生活却是很扎实。

“灵魂的高雅,被现实环境镌刻成为世俗”。

深刻的认识到了曾无比厌弃的 凡人的“俗”,竟是人之“常态”!“你、我、他”谁也不能脱离的真实。


饮食男女们还要继续这“世俗”,也难于逃离这世俗。不仅难于逃离,而且还要“好好玩味这世俗的巧妙和神奇”才能生活得更好,不,是生存得更好。

洁净的灵魂飘来荡去,终是无...

平淡地日子,

忙碌的躯体

如时钟旋转,毫无悬念,日日循规蹈矩地重复着......

精神也为躯体所累,没有了休息,美好的憧憬也已混沌难以分辨方向。

太多的微不足道,竟然近乎组成了一年来生活内容的全部。很可怕......

精神虽不是很充实,但生活却是很扎实。

“灵魂的高雅,被现实环境镌刻成为世俗”。

深刻的认识到了曾无比厌弃的 凡人的“俗”,竟是人之“常态”!“你、我、他”谁也不能脱离的真实。

 

饮食男女们还要继续这“世俗”,也难于逃离这世俗。不仅难于逃离,而且还要“好好玩味这世俗的巧妙和神奇”才能生活得更好,不,是生存得更好。

洁净的灵魂飘来荡去,终是无法摆脱“凡尘世俗”的禁锢。哪里还有“洁净”的“圣灵”之地?哪里还有那“不染浊尘”的空际?

回首,历经岁月和精神的积累,蹒跚的前行,纵然是稚嫩 终算是已在梦想路上的步履......前进中,品尝着苦与乐。

人说 时光飞逝,而我却是 心情飞逝。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令人折服!这样的胸襟,如熊熊烈火灼烧着“世俗的自私自利、尔虞我诈!”

记得儿时始终不逾的祈祷是:不祈望上天赐予财富,也不祈望什么赐予美貌容颜,只祈望有一个超群的头脑”

而现在看来“财富与容颜”实现了,“头脑”没有实现!

 

       一粒微尘在浩瀚的宇宙中飘摇,他努力的挣扎着,不甘于风霜雪雨,不屑于同流合污,坚强的漂浮于空中,意欲挣脱这不堪的污流浊气。努力拼搏着、挣扎着、坚持着.....有梦想他快乐着!

  偶然 一瞥......曾经太多不屑的尘粒随风舞动.轻松着、飘洒着、曼妙着属于他们的曲线......

他依然混迹在 他们周边,从未能够走远。是什么让他未能走远?

......

.......

飞逝的时间不能追回,不能追回的,还有用消磨生命为代价的心情!

来源:轻风

歇歇

四处碰壁,但从不气馁。误入世俗,但傲骨依存。

四处碰壁,但从不气馁。误入世俗,但傲骨依存。

子居

《今古传奇 神魔与世俗的小说世界》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OmJYx5oIVuDJlaerVtZyRw
提取码:ejlg
作 者 :陈洪,郭辉
出版发行 :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 2017.02
ISBN号 :978-7-214-18298-2
页 数 : 214
丛书名 : 中国文化二十四品
开本 : 16开
主题词 : 古典小说-小说研究-中国
中图法分类号 : I207.41 ( 文学->中国文学->各体文学评论和研究->小说 ...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OmJYx5oIVuDJlaerVtZyRw
提取码:ejlg
作 者 :陈洪,郭辉
出版发行 :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 2017.02
ISBN号 :978-7-214-18298-2
页 数 : 214
丛书名 : 中国文化二十四品
开本 : 16开
主题词 : 古典小说-小说研究-中国
中图法分类号 : I207.41 ( 文学->中国文学->各体文学评论和研究->小说 )
内容提要: 本书介绍中国古代小说的源流与主要成就、重要作家作品,引导读者欣赏中国文学的兴趣与门径。主要内容包括:中国古代小说的“教父”——《史记》;中国古代小说的“童年”——《搜神记》与《世说新语》等。
参考文献格式 : 陈洪,郭辉. 中国文化二十四品系列图书 今古传奇 神魔与世俗的小说世界[M].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7.02.

目录
中国古代小说的“教父”——《史记》
 《史记》的虚与实
 故事书写追求戏剧性
 人物刻画注重情感化
 原典选读
中国古代小说的“童年”——《搜神记》与《世说新语》
 “志怪”《搜神记》
 “志人”《世说新语》
 原典选读
成年后的两副面孔
 眼花缭乱的“唐传奇”
 朴实生动的“宋话本”
 原典选读
“四大奇书”
 “演义”之巅《三国》
 “传奇”千古《水浒》
 “神魔”奇谈《西游记》
 “世情”洞见《金瓶梅》
 原典选读
明清短篇小说的繁荣
 “三言”“二拍”看市井
 谈鬼说狐看《聊斋》
 “志怪”绝响《阅微草堂》
 原典选读
梦一样的“红楼”
 诗情史笔《红楼梦》
 “石”耶“玉”耶贾宝玉
 “二水分流”林与薛
 原典选读
讽时骂世的写作风气
 明人已开先河
 “外史”讽“儒林”
 晚清成风气
 原典选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