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世界上没有拆不了的cp

1浏览    2参与
墙头小方砖

在叶冷眼里东西可能只分成能拆开看看和拆不了的

8

砰!建筑师一脚踹开面前那道门,正准备说话,就遭受到了子弹的洗礼。

……

事情想说清楚,还是要从一天前说起。

MG4带人赶到时看到的就只有被打扫过后的残迹。

“看来来晚了。”

“这就是我们要抢的新号码吗?”

“对。”

S.A.T.8的小问题立刻就得到了回答。

先不说霰弹们的用处,机枪一般是不会用在这种城中巷战的,毕竟需要支架稳定不合适乱跑。说实话,MG4都没想到自己会接到这种找人的任务。

虽然,事实上人已经走了。

[—监控网络获取成功—]

[—监控录像修复成功—]

“[—回报临时指挥,目标明天将抵达NY—]”

“谢谢。”

果不其然,建筑师的声音从通讯线路传来。

“我能问一句吗,指挥官人呢。”

“开会去了哦……”

“嗯,问完了。...

8

砰!建筑师一脚踹开面前那道门,正准备说话,就遭受到了子弹的洗礼。

……

事情想说清楚,还是要从一天前说起。

MG4带人赶到时看到的就只有被打扫过后的残迹。

“看来来晚了。”

“这就是我们要抢的新号码吗?”

“对。”

S.A.T.8的小问题立刻就得到了回答。

先不说霰弹们的用处,机枪一般是不会用在这种城中巷战的,毕竟需要支架稳定不合适乱跑。说实话,MG4都没想到自己会接到这种找人的任务。

虽然,事实上人已经走了。

[—监控网络获取成功—]

[—监控录像修复成功—]

“[—回报临时指挥,目标明天将抵达NY—]”

“谢谢。”

果不其然,建筑师的声音从通讯线路传来。

“我能问一句吗,指挥官人呢。”

“开会去了哦……”

“嗯,问完了。”

“……”

……

对于人形来说虽然就目前来说有点危险,但是和被发现对比,连入摄像头依旧是很划算的。

所以很轻松的就锁定了站在马路上的Shaw和Reese。

这一天的Finch和Reese无疑会非常的忙,连同人形们发出的号码,这一次他们有两个要找到并处理的无关号码。

而其中一个被确认的只有名字,YELeng。

G&Leaf的的人形们本来以为会再见到Reese。叶冷的办公室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休假中的人形们。

会议室手机静音的规矩,在G&Leaf变成了,手机不允许带进会议室。

“Mr. Wren,this way.  ”AN94和其他的几位担任组长的人形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目前休假的FAL成了最好的人选,担任叶冷的临时秘书。

“Sir, pleease leave your phone out. ”

“OK. ”

“Thank you. ”

叶冷就坐在会议室里。

“Sorry to keep you waiting so long, Mr...”

“Please just call me yeleng or Estompé . ”

叶冷没有站起来迎接,甚至是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坐在那里。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不知道为什么晃的人没办法看清对面。

……

夜幕之下,建筑师敏锐的发现目标跑进了一栋楼。

枪声从楼里传出来,这让建筑师很兴奋的架着和她差不多大小的武器跑进楼里。

“叶冷说,要有诚意,嗯,我很有诚意的。”

不管怎么说,建筑师的设定都是可以火力压制的呢。

砰!

建筑师一脚踹开面前那道门,正准备说话,就遭受到了子弹的洗礼。

“em……you should know, I meant no harm to you. ”

值得欣慰的是作为原铁血人形,建筑师的防御性能还是可以的,虽然枪林弹雨还是困难了点吧。

缩到墙后的建筑师有些尴尬的放下扛在肩上的发射器,探出头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活泼可爱的笑容。

“Team three, move into position. ”

监听里传出的命令还有从楼下蹿上来的人吓得建筑师把炮弹一个不小心扔了到了楼下。

嘣!

所幸通讯器那头没有指挥官,不然又是一阵啰嗦。

窗户碎掉的声音响起,建筑师就知道自己的表情白费了。

“啊,跑了。”

“[—发现目标威胁,是否消除bySV98—]”

“[—保留—]”

“我是维尔德,我们听到了一通消息,需要吗。”

“[—发过来—]”

“[—送去分析一下音频来源和这里所有声音的主人,听起来,好像有一位老朋友——S5.097626YELeng—]”

“[—FAL:明白—]”

有一件事险些忘了Reese被杰里科她们引到了距离Shaw位置有相当一段距离的地方。

没有枪战,在那里只有一段视频:

据点的指挥室屏幕闪烁着强光,一个穿着红色西装式制服的人坐在那张椅子上,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清楚脸。

“Hello, Mr. Reese. I know who you are and what did you do. ”

那人的声音通过带有变声器的麦克风改变过,听不出男女。

“You get my number and your patener has met with me today. Don't worry, I'm not leaving him as a guest, but one thing I want to tell you I'm not the victim. ”(你们拿到了我的号码,而你的伙伴今天下午和我见了一面,放心我没有留他做客。不过我觉得有件事情你们需要知道,我并不是会有危险的那一方(然而其实也不是危害))

视频中的人停顿了一下,看动作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By the way , Sameen Show is not here, see you(故意停顿)again.  ”

视频连接被掐断,虽然叶冷自己说并没有带走Finch,而直到抵达Reese也一直与Finch进行着直连,然而不知道为什么Reese依旧立刻询问了一下搭档的状态。

……

[—检测到特别标记音源,标记名称root—]

建筑师看到虚拟屏上出现的文字心里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叶冷的耳朵在某些时候她很怀疑到底是不是长在人类身上。

G&Leaf和root只是达成了合作,表面上一起解放机器,实际上谁不想亲眼看看呢。

按照叶冷的指示提前在那座酒店对面楼的冷风中等待的建筑师,看着温度计的显示数字暗自庆幸自己是个十分活泼可爱的人形。

“不要随便打断两位女士的谈话。”在临行前叶冷撂下了这么一句。当时叶冷脸上的表情还有兴奋程度,几乎和建筑师第一次可以随便打木星炮时媲美。

然后建筑师就看到了有一群男人进了那栋酒店。

“先通知我们的合作人好了……”

“Hello root, My code is SPzh3000"Architect"...”

嘣!

咔擦。

说真的建筑师并不想用这种方式解决房间里的问题,但是,距离决定一切,这是最快的方法了。况且,只是一枚特制的曾经用于放倒人形的烟雾弹而已。

在房间门口,建筑师发现了赶来帮助Shaw脱困了Reese。

“真是可惜了,是吧。”

“没有啊。”

叶冷的声音从通讯线路传出来。建筑师就知道叶冷会放下工作在指挥室观察这场战斗。

……

Shaw再醒来时人已经出现在了叶冷的据点里了。

“Don't look for anything. There's basically nothing in this room that you can use to hurt me. I know you have some questions. I'll answer a few things I can guess. ”(据点的空屋子,没有任何武器)

叶冷坐在一个看上去像是铁盒一样的东西上说到道。

Shaw环顾四周,的确,正如叶冷所说,房间里的确什么都没有。

床,焊在地上的。桌子,没有。椅子,也是焊在地上的。

形势比人强,Shaw决定先听听看对方的说法。

而叶冷看到Shaw似乎愿意听下去的样子有点开心,也更慎重了一些。

“First of all, I don't work for anyone, and second, I won't limit your actions, ma'am. Of course, what you want to know most is who we are. I may be your enemy before you lose your job, but now I want to be your work mate. ”(叶冷展示诚意,然而她自己也感觉有点虚)

叶冷喘了一口气,她隐约觉得自己这些话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说服力。在一瞬间的挣扎以后叶冷做出了一个决定。

“I think you already know, that the organization you work for is ready to kill you to protect their secrets, but running away won't solve your problem. If you don't believe me, we can do an experiment. Get out of this room, turn right, Architect is waiting for you there. I almost forgot, you can call me Estompé. ”(无奈之下让shaw找建筑师要武器给朋友报仇去吧)


墙头小方砖

5

[—公告:这里是内勤1,信息组能派个代表过来确认一下吗。还有,我们这里也需要指挥官呢。地点共享已发送 byM9—]

“建筑师马上就到。”

“M16已出发。”

[—公告:Congratulations—]

“K11,新产品已准备就绪。”

“K11我马上过去。”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G&Leaf也算是machine的知情人士了,G&Leaf的分公司其实也在做相关号码的技术支援,当然,是硬件(会嘣的那种)上的。

K11就负责那种硬件的开发,当然还有试用。人形们用的最顺手的是自己那把,但为了掩护身份,她们也学习了一下使用别的。

……

“[—M9?能说明一下情况吗—]”

“[—我是灰熊,我们在追踪那个信息...

5

[—公告:这里是内勤1,信息组能派个代表过来确认一下吗。还有,我们这里也需要指挥官呢。地点共享已发送 byM9—]

“建筑师马上就到。”

“M16已出发。”

[—公告:Congratulations—]

“K11,新产品已准备就绪。”

“K11我马上过去。”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G&Leaf也算是machine的知情人士了,G&Leaf的分公司其实也在做相关号码的技术支援,当然,是硬件(会嘣的那种)上的。

K11就负责那种硬件的开发,当然还有试用。人形们用的最顺手的是自己那把,但为了掩护身份,她们也学习了一下使用别的。

……

“[—M9?能说明一下情况吗—]”

“[—我是灰熊,我们在追踪那个信息,有头绪了,但是92觉得需要你们过来确认她的身份—]”

“[—92呢—]”

“[—我在,前几天有监控看到了不该出现的人,我查了一下,不过信号必须确认—]”

“[—知道了—]”

没有人和人形知道,她们的穿越就是因为叶冷心中的不甘心,从第一次就是,只不过当时叶冷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少年,再怨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何况,他也没有那个能力。

莫名其妙的成为指挥官,让叶冷学会纵观战局。同时也开始结识这些作为战术人形的少女们。而在再次穿越以后此时得知之后的事(当时叶冷同学没看完就因得知大结局几乎全灭中间就没看了,后来才又重新补的),他才下决心准备做些什么,身边人也是最合适的。

……

叶冷在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也就是收到the machine的信息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只不过被她隐瞒了下来,没有让人知道。

众所周知,有建筑师的地方基本上就不缺会炸的东西,何况叶冷还有发射架,完全不愁远程拦截的事,但是由于那个声音,叶冷的判断出现了错误。

后来叶冷才反应过来,当时她们要拦下的是人,是信号,如果当时……

现在想来,似乎她还是太自负了。

所以,叶冷本不准备过多插手,只想安安静静的发展,弥补当初没能做好的事情。

……

“通知95吧,该开始新工作了。”

“我知道了。”

从M16那里确认过之后,HG的二队也可以放个假了,只要和指挥官汇报过后就可以过一阵普普通通的不用工作的生活了。

只是可惜,指挥官的确是哪里都没去,建筑师也是一样的。

而被建筑师突然拉到一边交流的92无疑是一脸懵的,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就是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总觉得和以前那个为了完成目标任务,总是精打细算物尽其用的人不一样了。”

建筑师如此说到。

“当时遇见的时候,她可是一个都没放过啊,居然把你们全都怼上来了,真的吓死我了。那种能今天打就绝对不拖到下周的人,真是,挺有意思的。”

92其实才是和叶冷一起工作时间最长的人,同样也是叶冷一开始的副官。所以,会在任务汇报之后被拉到一边也是可以理解的。

自从到了新世界以后92莫名觉得越来越不了解叶冷了。

当初那个在作战指挥室一个人形用到最后一秒的人现在似乎变得畏畏缩缩的样子其实让人并不是很适应。

“我相信指挥官。”

最初和92自我介绍说自己的名字是叶冷的那个人,当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浮现出来了。

……

[—紧急通告:目标交叉,现进行紧急调动StG44,杰里科,K11,M4立即带队前往指定地点,我们需要那段指令,而且需要立即对SPzh+4M进行一点测试,地点已经发送,后续工作将同步发送—]

[—地点坐标已接收—]

……

6

“57,FAL说让你先进去。”

K11似乎有那么一点惊讶的看着脚已经踏在电梯门口的某个名为StG44的梯队指挥。

“好吧。”

[—行动目标:清理本层痕迹,对指定程序植入追踪并获得硬盘。注意不要过度暴露。—]

说法上是进行清扫,实际上就是一声“嘣”而已的行动让HG作为先锋其实是不太合适的,但是考虑到诱饵的话就是另说了,毕竟,HG修理消耗比较少,而且有些看脸人畜无害的确一点(通常也比较矮一点)。

“em……全体,上一下消音器。”

在这种四下无人的环境里,不管是开着门的房间还是人类说话和打斗的声音,其实都挺明显的。

“But it's true what they say ……”

人形们能听到的其实也就到这里了,因为57被发现了。

一发子弹出膛的瞬间,也有一声惨叫袭来。

“哇,我的衣服啊!”

普通子弹没打到要害,人会受伤,那么人形呢,大概会跳弹吧。但一样的是,衣服会破!

屋里的那个看起来像是研究员的人已经被打晕拖到角落。M4开始操作电脑完成后序的工作。

杰里科正在和Reese两人进行交涉,当然两边不可能只是站在那里,毕竟一边攻击性较高,而少女们……人多势众,虽然攻击力也比较高就是了,毕竟人形们也不是都在这里。大部分还是要去大楼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人。(2vs5)

“Put down your weapons and I can get you out of here safely. ”

“[—时间不够了,那两个警察快上来了。—]”

通讯仪里叶冷常用的经过麦克风改变的声音突然响起。

而Reese两人也在人形们走神的时候暴起攻击。

只不过,他们再怎么也不应该和人形比谁的头更硬一点。

“真可惜。”

“[—M4A1,信息组已完成任务。—]”

“[—清理梯队已完成任务。—]”

“[—杰里科,携带目标,正在处理。—]”

人形们自然不会把Reese两人留在楼上,再怎么说也是两条线索,只不过在暴露自己的危险之下,还是要快啊。

“搞定了。”

……

每一天只有一件事是永远不变的,特别是当你家里还有好几个以“放烟花”为乐的人时。

嘣!

爆炸声回荡在夜空之中,两条马路之外,人形们穿着休闲好像正在散步的样子。

Reese留给了接到匿名电话的警探楼上的惨状的替罪羊就只能拜托另外一位了。

一切都布置好以后,就可以愉快的离开了,回去汇报的人形顺便带走替罪羊先生,完成任务的同时还收获了一直想要的德西玛的电话,简直不能更开心。

这一边人形们很愉悦的散步,指挥室的气氛,却完全不同。

虽然也算不上沉重吧。

自己这边被machine发现了,尝试性的接触也被拒绝了,甚至有迹象表明,那机器现在就已经准备跑路,把自己挪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去。

而G&Leaf却没有得到machine的位置,连线索都只找到寥寥几个。值得高兴的是对手的进度没有G&Leaf快,但被发现了也是不容忽视的事实。

沉默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我,可能需要出去多晒晒太阳了。”

叶冷对着面前的文件堆,如此说到,忽视了桌子对面听到这话隐约越发活泼起来的建筑师。




……

我想了想,依旧木有想好怎么办,只能车到山前必有路,写到遇上总有招了。


墙头小方砖

0

一阵爆炸声在地下据点中响起,而在之后据点内所有的广播里响起了一段明显是机械音的声音。

“所有人听着,别让建筑师跑了,给我抓住她。K11允许你使用榴弹,KSVK守住门口。”

“控制室这里是Px4,发现建筑师进了食堂。”

“M4,M16去堵门。92?92!”

“我在,怎么了?”

“带上你附近的HG过来,我有事找你们。”

“长官,这里是56-1,在食堂……”

“带着她过来,你可以把桌上的吃完。”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几乎同时,56-1和92几乎同时到达控制室,到达那个人面前。

“呦!呜呜呜……”

“你先看看,你把自己还有我们,送到哪里了,my Architect。”

控制室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正站在门口的众人和建筑...

0

一阵爆炸声在地下据点中响起,而在之后据点内所有的广播里响起了一段明显是机械音的声音。

“所有人听着,别让建筑师跑了,给我抓住她。K11允许你使用榴弹,KSVK守住门口。”

“控制室这里是Px4,发现建筑师进了食堂。”

“M4,M16去堵门。92?92!”

“我在,怎么了?”

“带上你附近的HG过来,我有事找你们。”

“长官,这里是56-1,在食堂……”

“带着她过来,你可以把桌上的吃完。”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几乎同时,56-1和92几乎同时到达控制室,到达那个人面前。

“呦!呜呜呜……”

“你先看看,你把自己还有我们,送到哪里了,my Architect。”

控制室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正站在门口的众人和建筑师。

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这个据点的指挥官。

“指挥官,我们接到一条来源不明的音源广播通讯。”

“内容。”

“一段话,传过去给您。”

“-Can you hear me.-”

声音与记忆深处的一段画面重合,椅子上的人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回应通讯。”

命令瞬间由担任副官的AN94传达到据点内的人形,当然只有几位担任临时指挥的人形。

“-Please help me .-”

“coordinate”

……

没多久控制室就再次接到了内部通讯。

“抱歉指挥官,我是蟒蛇,我们无法回应联络请求。基地距离指定坐标太远了。我们无法及时对指定目标完成拦截。”

“我知道了。”

通讯被挂断,被称为指挥官的人让自己陷入椅子里,缓慢的吐出一口气。椅子转向门口,那位指挥官挥手让正捂着建筑师嘴的56-1松手。

他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者说在成为格里芬指挥官之前的世界里,他看过这部剧集。理所当然的他甚至已经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和原来已经不是同一个了,而最让他恐惧的则是他已经大概知道今天的日期。

但在看到身边的一群人形的瞬间,一个计划在他的脑中成型,那是一个依托着不属于时代的产品和武力才可能产生的计划。

“现在,让我们试试,如何改变世界吧。”

……

“外面给你准备了新的炮塔,不想,去试试吗?My lovely architect。”

1(????-??)

这是一个远离城市的工厂,周围不要说人烟,连棵树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有水。(不要问我怎么会在水上,我也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工厂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也没有人看到过工厂有人进出,只是神奇的是,工厂的大门上挂着的,写有公司名称的标志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觉得闪亮亮的。

工厂里面也不像有人的样子,只有生产线设备的运作声,却没有见过操作员的身影。

深处的房间,可以听到一个通过变声器改变过的声音对着房间里唯一的人形非生物说到。

“你能不能认真点,没有木星炮,是因为能源不够,能不能别老盯着储备能源仓和新的炮。你要是闲的话可以看看生产线……(此处省略好多字),不要老是嫌弃……”

嘣!

“Architect…”

新的一天开始了。

……

几年前一伙人突然出现在了这片土地上,凭着他人难以企及的武力占据了安保押运行业的半壁江山,随后开始以G&Leaf作为品牌名称涉足珠宝和IT业这些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行业。

这家公司如今拥有的资产,绝对超过世界上大部分公司,但神奇的是业界无人见过这家公司的老板。

不过,如果你见过这家公司以及分公司的高层管理和最初的安保公司的几组押运员的话,大概认得出来,那些女孩子们就是那个基地的战术人形。

来到这个世界后人形们已经不再受限于命令。但因为作为AI,所以她们也是可以介入网络获取信息的,而且由于性能更为优越,利用加密网络的她们在保密性上拥有绝对的安全。不过,在一个和平的世界生活,让这些作为兵器出现的人形还是有些不适,虽然,建筑师依旧开心的没心没肺。

不过,经过几年适应,现在即便暴躁如K11也不会随随便便想起来就开始突突人。

……

某地G&Leaf总部大楼顶层办公室

一张办公桌将办公室的格局分成两个部分

以杰里科为首的9位手枪人形正站在办公桌靠近门的一边,只是与印象中不同她们身上的服装并不是各位熟悉的那套,或是见过的任何一套,而是穿着黑色衬衫配纯白色西装外套,下装是配套的白色西裤,不过也有几位穿着白色小裙子,带着统一的皮质手套。虽然依旧按照各自的习惯在西装上佩戴着配饰。

“适应了这么多年,很可惜,我可能再次需要你们出任务了。”

一手建立G&Leaf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面双手手指交叉支在桌子上。

背后落地窗射进的光线让人看不清面容,不过隐约可以发现他的耳朵上带有耳机。

“所以,boss,是什么任务啊。”

M9纵身扑向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人,只是被人扽住衣服的下摆。

“Mk23你干什么!”

“我希望你们帮我把这个箱子,拿回来。”

一张照片被那个人滑到另一侧的人形们面前。

哔——哔哔

通讯插播的声音,在一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boss,我们找到当初那个信号了,是否动身……”

“去吧。不过我希望你们带上architect。我相信,她会很开心的。”

……

夜晚无人的原野总让人感受到一丝荒凉感,但对人形们来说这样的环境并不会让她们感受到什么不适,反而无人的环境更方便她们执行任务。

G&Leaf从成立开始就一直在寻找两样东西:被原指挥官——G&Leaf的老板称为the machine的AI信号,还有一个装有特殊代码信息的箱子。

HG们轻易就在夜色中找到了目标建筑。

通讯器里呆在G&Leaf大楼里的那个人声音清晰地传来:“目标是拿到那段代码,不过现在的我们恐怕没有办法及时进行修复,甚至没办法上传云图。所以,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受伤,保护好自己。现在,全体关闭外部通讯线路。”

[—权限已获取—]

“行动吧,女士们。”

人形在这种战斗中的优势无疑是令人恐惧的,特别是在对手是普通人类的情况下。

“指挥官,我希望您不介意,我们刚发现程序被拷贝过一份,而且,似乎被他们藏起来了。”

“很可惜,我很介意这个结果,杰里科。”

2(2012-05-15)

嘣!

“Architect…”

新的一天开始了。

……

和AN15完成交接以后,建筑师带着过来找她的人形们坐上了飞机跑去异国他乡。

在NY的一个废弃图书馆附近下车,建筑师瞬间就感受到了马路对面的一道视线,环顾四周无果的感觉并不好。

“[—连接摄像监控网络—]”

哔——哔哔

“啊,小指挥官……”

“我希望你们已经到了。”

[—连接成功—]

“我只希望目标不要太难找,毕竟那个信号……现在并不回应我们。”

“建筑师,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AN-94的声音突然从通讯里传来,吓了建筑师一跳。

“可爱的指挥官呢?”

“指挥官去见合作人了,怎么,不放心?”

AN-94停顿了一下,但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虽然共事多年,但可惜的是建筑师依旧是那个一言不合就抬手会心一击的建筑师。

“指挥官要亲自过去了,开心吗。”

消息没有被回复,建筑师已经找到了那道视线的主人。

那是一个看起来大约是中年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金发间有些灰白,建筑师觉得可能是出于压力。那个女人始终盯着那座废弃的图书馆,或者说是在盯着刚刚进去里面的男人。

那个男人从某种角度上也是她们的目标,那一次收到的信号,当时那个男人就在附近,而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经过排查她们也的确确认了自己的猜测——那个据说名字是Harold Finch的男人和被称为the machine的机器关系甚大。

建筑师指了指路对面的图书馆。

“M4,交给你了,我去接你们可爱的指挥官。记得,接监控,你们也是。”

建筑师口中的“你们”自然是指的是这次过来的外勤组包括维尔德在内几位领队。

就在AN-94说有坏消息的瞬间建筑师就已经知道指挥官已经不在办公室了,因为一条加密信息发到了她的手上。

……

—亲爱的Architect,由于抑制不住我的兴奋,现在的我已经到了机场,我希望“你”来接我,去一位我很感兴趣的女士那里拜访,希望没有去晚。指挥官YELeng—

……

建筑师驾着某人新买的车带他到达下城区的时候,正好看到Reese从某指挥官想要拜访的图灵女士的办公室走出来。

“I hope it's not too late .”

“Ofcause , you didn't .”

没有麦克风的干扰,听得出来指挥官的声音很干净,咬字清晰。正如现在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衣着整齐利落,不拖泥带水。

建筑师下意识准备连接这个办公室附近的网络和监控,却被人阻止了。

“不要连,会暴露。”

虽然建筑师不知道那个人怎么知道的,但毕竟她在那个指挥官身边呆了很久。何况她其实很想看到从建立G&Leaf起就好像未卜先知的那个家伙遇到些坎坷,特别是在找寻那个信号这件事上,几乎就没有错过。

所以,在那个人说对什么人有兴趣的一瞬间,建筑师就跟过来了,甚至放下有可能可以突突别人(的楼)的事情,跑过去给那个人做司机。

不过很可惜,两个人只是聊了聊,对话甚至没什么营养,甚至让建筑师生出那个指挥官真的需要好好找人排解排解的心思。

……

“Hans Friedrickson, the lawyer that threatened her. Supposedly he's away on a business trip right now.”

“Or left town to give himself an alibi.”

“Patient number two, banker named Terrance Baxter. Rumor is he's being investigated for Ponzi scheme. And there 's David Sarkesian. He's a prominent city official. Whispers are he's sleeping with his intern. Besides these guys , she has another patient ,who has little public information. ”(大部分是直接抄的台词)

第四个人佐伊摩根并没有再拿出照片,因为那个人并没有任何照片存在,连模糊的照片也从来没有被任何人得到过。

“The thing we only know is a name . ”

佐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Reese。

名片设计很简洁,背面印着G&Leaf的标志正面只有六个似乎是名字的字母,YELeng。(写做YELeng,读作叶冷)[指挥官的名字叶冷,没有姓氏,没有姓氏,没有]

“who is this man ?”

“G&Leaf's boss, with a fortune of more than $100 million . No bad habits, no gossip,  a lot of attention to personal information and a little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叶冷无不良嗜好,无绯闻,注意个人信息,有点强迫症)

虽然综合来看叶冷无疑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但因为G&Leaf公司,叶冷不需要雇别人来帮他暗杀图灵。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降临,各怀心事的人们都开始出窝了。

陪着叶冷逛了半天的建筑师有些蠢蠢欲动。


墙头小方砖

用了一周多终于把疑犯追踪看完了,我突然有了一丝小想法

文笔渣见谅

少女前线x疑犯追踪

你们说97好出,我至今木有,你们说95难出,我当场。断玩三年,回来还是为了小说。

不管是斜角还是蒸饺,我吃了……

ooc警告,肖根,建筑师x指挥官

我想救的是你

又名我家炮筒狂魔今天炸了吗

说明提示(边看边编)

poi时间s5,某指挥官据点,建筑师手滑(也可能是故意)炸房导致穿越(炸房弹有两颗,命真大),被两方探测到大量AI信号(三十多个)

收到machine求助,导致某指挥官有预谋炸房子,二次穿越(所以说,命真大)

[少女前线基本上是从图鉴抽签抽的,所以,啥都有,主要是我有的,也有想要...

用了一周多终于把疑犯追踪看完了,我突然有了一丝小想法

文笔渣见谅

少女前线x疑犯追踪

你们说97好出,我至今木有,你们说95难出,我当场。断玩三年,回来还是为了小说。

不管是斜角还是蒸饺,我吃了……

ooc警告,肖根,建筑师x指挥官

我想救的是你

又名我家炮筒狂魔今天炸了吗

说明提示(边看边编)

poi时间s5,某指挥官据点,建筑师手滑(也可能是故意)炸房导致穿越(炸房弹有两颗,命真大),被两方探测到大量AI信号(三十多个)

收到machine求助,导致某指挥官有预谋炸房子,二次穿越(所以说,命真大)

[少女前线基本上是从图鉴抽签抽的,所以,啥都有,主要是我有的,也有想要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