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方纤云

19.7万浏览    3307参与
箫若离

都!来!吸!大!师!兄!

(考前狂暴发言)

(私心打tag

都!来!吸!大!师!兄!

(考前狂暴发言)

(私心打tag

今天也是补不起尾款的潔也

【兄坑大二】印飞星又双叒叕醉了(下 r18)

评论走链接吧

依旧……链接被吞我私发……


https://shimo.im/docs/wCkQkcX33yhtgG9P/

评论走链接吧

依旧……链接被吞我私发……


https://shimo.im/docs/wCkQkcX33yhtgG9P/

晗七公子

[兄坑|现代AU]永劫

*婴儿车,囚禁play

*ooc预警,诈尸更新,鞠躬~


m城刚刚入冬,却给人了已经是严寒的错觉,东方纤云不由得把自己往卫衣里缩了缩,搓着手在商场的门口等着那个人来接他


手机早就被零下的气温冻的没电了,深夜的街道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急匆匆的往家走,正当东方纤云实在是冷的受不了准备随便叫辆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从远方驶入东方纤云的视线


车子在东方纤云的面前停下,还未待他做出反应,一个熟悉的人影就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了他身边“怎么这么傻,不是跟你说过了会晚来一会吗”东方芜穹拿着一件羽绒服心疼的把东方纤云舒舒服服的裹住抱在怀里塞进了车里


车内暖风开的很足,东方纤云的身体不大一会...

*婴儿车,囚禁play

*ooc预警,诈尸更新,鞠躬~


m城刚刚入冬,却给人了已经是严寒的错觉,东方纤云不由得把自己往卫衣里缩了缩,搓着手在商场的门口等着那个人来接他


手机早就被零下的气温冻的没电了,深夜的街道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急匆匆的往家走,正当东方纤云实在是冷的受不了准备随便叫辆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从远方驶入东方纤云的视线


车子在东方纤云的面前停下,还未待他做出反应,一个熟悉的人影就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了他身边“怎么这么傻,不是跟你说过了会晚来一会吗”东方芜穹拿着一件羽绒服心疼的把东方纤云舒舒服服的裹住抱在怀里塞进了车里


车内暖风开的很足,东方纤云的身体不大一会就舒展了开来,看着驾驶座上的东方芜穹眉眼弯弯,说道“难得前辈今天有时间,当然是想让前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啊”


东方芜穹“……”小云儿今天是怎么了?不过难得对方会这么主动,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东方芜穹一把把人搂进怀里,轻吻着东方纤云的白皙的脖颈,烙下了暧昧的红痕


东方纤云从大一开始就被父母送到了国外,一年都回不来几次,每天忙着学业和各种社团活动,如果不是为了东方芜穹他也不会每半年就折腾回来一次,就算每天在屏幕对面说着在腻人的情话,也比不上看见他真真切切的在自己面前


门应声锁上,东方芜穹把东方纤云打横抱起扔在了

床上,细细密密的吻温柔的落在东方纤云的耳垂,眼睛,脸颊最后落在了身下人柔软的唇上,唇舌交缠之间,东方纤云只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气了,无力的睁开一只眼睛便撞进了那人极其缠绵柔情的眼神中,东方纤云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抚摸着东方芜穹的脸,要是这人永远是我的该有多好。


“先,先去洗澡,前辈。”


一场缠绵的情事过后,东方纤云先睡了过去,东方芜穹替对方清理完身体,便斜靠在床边看着怀里人的睡颜,少年身上布满了欢爱后的痕迹,嫩滑的肩上有着情到深处时东方芜穹咬下的圆痕,少年刚吹完的长发软软的散在一边,睡的正香


东方芜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少年的发丝,整个人也全部躺进了被子里,把身侧人抱了个满怀之后,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和东方纤云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少年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喜欢缠着他一口一个芜穹哥哥芜穹哥哥的叫着,明明不喜欢小孩子的他倒也不恼,总是把小家伙抱起来说,要叫前辈


东方家世代修仙,东方家家主东方芜穹22岁结丹,长的又是出奇的风流俊美,掳获了家族里大姑娘小伙子的芳心,想要爬上家主床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大多也只是为了助长修为,能让东方芜穹捧在心尖尖上的除了龚常胜便是那前几年来的东方纤云了


小家伙很可爱,每天都嚷着要让芜穹哥哥抱,要和芜穹哥哥玩,每天晚上还非要抓着东方芜穹给他讲故事在他旁边睡,可是气坏了那些图谋不轨的人


虽然小家伙从小便很黏着他,但东方芜穹也从未多想,直到东方纤云18岁那年的七夕,东方芜穹看着面前脸红成小番茄的少年,有点懵了


面前的少年眨着一双瞳色和他十分相近的眼睛看着他,里面有着期待还有一丝的惊慌,东方芜穹瞧着面前温软的少年低低笑了一声,然后在少年更加恐慌的眼神中,轻轻搂住少年的腰身咬上了令人遐想的嘴唇


“好啊,我也最喜欢我们家小云儿了”


清晨

东方纤云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眨了眨眼睛,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不在一样,揉着发酸的腰走到餐桌旁看着某人给买回来尚温热的饭菜,嘴角勾起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他了解东方芜穹。

他也了解他和东方芜穹到底是什么关系,有句话说的好,先动心的人最惨,东方芜穹在外界是个出名的情种,从过去到现在在到未来,他最不缺的就是情人,可他也知道,他对于东方芜穹是不一样的,虽不是情侣,他们从不去干扰对方的私生活,就比如他在国外时不会管今晚和东方芜穹过夜的人是谁,相对的,东方芜穹也不会去因为喜欢他的人过多而去吃醋


他回国的时候,东方芜穹就是完全属于他的,他们会一起出行,一起做饭,窝在对方怀里像小时候一样听对方低低的碎碎念,他们互相承诺过,就这样一直下去,那是对彼此最好的方式


可是,他做不到啊,他一直都做不到。

没有人知道每次东方芜穹带着新面孔出席各种酒会的时候他总是会在公寓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的酒量极好,每次都很好的在喝到微醺时就停止,像是克制,克制着内心里对东方芜穹的那份感情,想要真正拥有他的感情


“前辈,不如我们,就此别过。”


东方纤云订了明天飞往墨尔本的机票,没有告诉东方芜穹,只是在他打电话告诉今晚去公寓接他一起回家吃饭的时候说了今晚还有约,未待男人说话便先一步挂掉了电话


打完这通电话后,东方纤云像是被抽干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样,任由自己陷进了沙发里,像是多年以前窝在那人怀里一样…


东方纤云晚上去了东方芜穹公司旁边的一家酒店,订了一间房,然后给东方芜穹发了定位,不到五分钟,便接到了那人的电话


铃声像是在催促一样,响的很急,东方纤云面无表情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你在那里干什么?”东方芜穹的语气里似是有一点愠怒


“我?”东方纤云低笑了一下,“我在那里干什么,前辈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电话那头的东方芜穹紧紧捏着手机,指骨都泛了白,强迫自己压制住怒气后,东方芜穹抓起办公椅上的外套,便要出门去接他


东方纤云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说道“前辈可不许来,我们说好的,互不干涉,不是吗”


轻轻的一句话像是道惊雷一样劈的东方芜穹愣在了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后,那边早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会,东方纤云给他发来微信说道


[明晚的飞机,前辈不用来了,纤云一个人就可以]


东方芜穹第一次有点慌乱,这是,说分手?他不知道,这才两天不到,怎么会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边的东方纤云也不好受,他知道亲口说出分别对于他来说有多难,他也知道可能这次回到国外之后,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就算是回来,也不会是为了他回来,再见只是陌路人而已。


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东方纤云如今做到这种地步,就已经是说出分别了,东方芜穹没有挽留,可就算他想挽留,他拿什么挽留,当初那个互不干涉可是他提出来的,他总不可能因为自己那自己都不敢承认得私心而去强迫东方纤云吧


东方纤云以前问过一次,那时他们才刚刚缠绵完,东方芜穹抱着东方纤云,头埋进了少年的颈窝里,轻轻啃咬着少年白皙温香的脖颈,风光旖旎


他记得,少年那时候问他关于以后,问他想过以后吗,他没有回答,只是告诉少年早点睡,不要想太多


其实东方芜穹知道少年是什么意思,但他没有办法给出少年一个确切的答案,他只是认为他永远不会离开他,但也只是他认为而已。


东方芜穹还是去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希望见到他一次


“前,前辈?”东方纤云像是没有想到他会来一样,但下一秒就换上了一副温文尔雅的微笑,嘴角勾起的合适弧度就像是他每次回国对待朋友一样,刺的东方芜穹心一阵刺痛


东方纤云朝着东方芜穹的方向走进了两步,那样的距离刚好可以让东方芜穹看到少年那副极富有探索意义的锁骨上的不知名的红痕


东方芜穹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强迫自己维持着脑内的理智,一手拖着东方纤云还未来得及托运的行李,一手抓着东方纤云的手腕,几乎是把他拽出了机场


那辆黑色的迈巴赫还是静静的停在两人的面前,只不过东方纤云现在看到它只有错愕和惊恐,东方芜穹半强迫着把东方纤云塞进了车里,他比东方纤云高,平时也经常健身,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少年的挣扎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棉花一般


“前辈你冷静点,我还要赶飞机”东方纤云凭着这么些年对东方芜穹的了解,知道他是生气了,而且,非常的生气。


东方芜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东方纤云无奈只好跟着他进了房子,刚进去,大门便被东方芜穹反锁上了,东方纤云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而男人倒也不着急,脱下了外套和围巾随意的搭在沙发上,才向东方纤云走过来


大门根本打不开,东方纤云看着逐渐向自己逼近的男人有点绝望


“前辈,您这是干什么”东方纤云试图同男人进行交流


男人低笑了几声,声音性感低哑


“干什么?”

“干你。”


东方芜穹没有给面前少年反应的机会,直接把人打横抱起,走向二楼的主卧,踹上了卧室门就把怀里的人温柔的放在了床上,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这次的吻比上次来的要强烈的多,没有章法,没有规律,在东方纤云的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痕,尤其是锁骨,怒气上头的东方芜穹并没有注意到,少年锁骨上唯一的红痕早就消失的干净


东方芜穹手指插进少年的墨发间,唇舌交缠之间贪婪的索取着少年口腔内的空气,使得少年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东方芜穹利索的用领带绑住了少年的手腕,举过头顶,身下的人像是一下子清醒了一般,哑着嗓子说道“前,前辈,放过我,求你了”


东方芜穹眯了眯眼睛,手指放在唇边半天才笑道“放过你?小云儿在说什么呢,我们之间做这种事不是应该很正常,乖”


这场欢爱一直到傍晚才算真正结束,少年的身体承受着过度的欢愉,呜咽接受着东方芜穹的怒气,等到男人带他去浴室洗澡的时候已经累昏了过去,东方芜穹也不舍得在去折腾他,他这回估计把少年惹到从此以后真的会逃离自己的身边吧


如果他能逃的出去的话。


――――――――――――――――――――――

下一章就是穹哥的漫漫追妻路了,在数学课上突然闪现出来的灵感,希望大家能喜欢,求红心评论小蓝手鸭~










今天也是补不起尾款的潔也

【兄坑大二】印飞星又双叒叕喝醉了(上)

短篇  下大概会开车

ooc我的

大二向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时间线随缘吧……


辛辣之味从喉咙滑过,呛得印飞星连连咳嗽,似乎是永远喝不完的一杯,可最后还是结束了。

“别喝了!”东方纤云劈手夺过印飞星手中的酒杯。

这回东方纤云是真的恼了,右手猛地抓住印飞星的左肩,左手向后高高扬起。

他打吧,我也不打算躲开,印飞星想着,就在东方纤云挥手下来的那一刻,印飞星闭上了双眼。

没有反应。

深感奇怪,印飞星张开了双眼……

东方纤云手放下来,直接顺势将印飞星拥入怀。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好孩子。我怎么能忍心打你。”...

短篇  下大概会开车

ooc我的

大二向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时间线随缘吧……

    

辛辣之味从喉咙滑过,呛得印飞星连连咳嗽,似乎是永远喝不完的一杯,可最后还是结束了。

“别喝了!”东方纤云劈手夺过印飞星手中的酒杯。

这回东方纤云是真的恼了,右手猛地抓住印飞星的左肩,左手向后高高扬起。

他打吧,我也不打算躲开,印飞星想着,就在东方纤云挥手下来的那一刻,印飞星闭上了双眼。

没有反应。

深感奇怪,印飞星张开了双眼……

东方纤云手放下来,直接顺势将印飞星拥入怀。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好孩子。我怎么能忍心打你。”

好温暖。

“很晚了,你一个人回太不安全,在百媚教留一宿吧。”东方纤云将印飞星安置在自己床上,一反平常的欢脱劲,平静地说。

印飞星没有回答,右手放在额上,闭上了眼。全身像是火烧一样难过,头更是热烘烘的……很难过……真的很痛苦……他不禁皱起了双眉,抿紧了嘴唇。眼泪不住地流。

“不会喝酒还硬喝。”

耳边传来东方纤云的声音,不知为何,在印飞星听来,带了许多讽刺。

印飞星没有回话,却睁开了眼。

“别哭了,我们早晚都会习惯的。”

“我早就习惯了。‘’虚弱地说出口,喉咙却痛得要命,声音也是沙哑的。

东方纤云一听就知道,印飞星又在逞强。

“我要杀了你。”

东方纤云静静地看着印飞星说出这句话。

“你随时可以杀我,只要你愿意。“东方纤云仰起头,若有所思的样子。“……那杯喝完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跑去喝?还喝了一整坛。”

印飞星不知道,东方纤云早就看淡生死了。

“很好喝啊……”

“哦?是吗?”

东方纤云再低头看印飞星,对方已经闭了眼,脸上挂着许多已经凝结的泪痕。

东方纤云笑了笑,准备离开。

“……”

印飞星揪住了他的衣角。

然后一拽,轻易把东方纤云拉到了他自己床上,猛地一扑。

“???”

#被自家师弟推倒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相信我这真的是大二向……


浮梦

求图

哪位太太有东方纤云的现代女装图!求告知!

哪位太太有东方纤云的现代女装图!求告知!

一朵小番茄

【穹大】你这小孩竟然该死的甜美(9)

修真界3607年7月




  坠魔崖绝风阵被破,第二位大乘期魔修现世,

逍遥门大弟子东方纤云叛道修魔。




修真界3607年9月




  蜀山派玄铭宗三弟子龚常胜,




  大破魔修天煞二十七阵。




  潜入百媚教,重伤而归。




修真界3608年2月




  百媚教教主易相逢,出任三界魔尊之首。




修真界3608年3月




  第二次伏魔大会,




  正式召开。




  —————————...

修真界3607年7月




  坠魔崖绝风阵被破,第二位大乘期魔修现世,

  

   

       逍遥门大弟子东方纤云叛道修魔。




修真界3607年9月




  蜀山派玄铭宗三弟子龚常胜,




  大破魔修天煞二十七阵。




  潜入百媚教,重伤而归。




修真界3608年2月






  百媚教教主易相逢,出任三界魔尊之首。




修真界3608年3月




  第二次伏魔大会,




  正式召开。






  ——————————————




  一别七年,修炼漫漫长路其实不算什么,但东方芜穹时常会想起那个眉目如星、少年老成的孩子。




  他曾轻笑着漫不经心地唤他“小孩儿”,也曾在恼怒中喊过他“东方纤云”。




  后来,那人悄悄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一朝迷途,他也许惊过怒过,或许亦悔过。




  找寻便是茫然若失,一旦有找他寻他带回来的念头,便浑身僵直动弹不得,仿若寄人篱下被全然禁锢,晴天也天雷阵阵轰鸣声挥之不去。




  这是警告。






  呵,狗屁的天道。






  那明明就是他东方家的人,那明明就是在他眼底下活了十二年的孩子,他明明……




  是啊,就是因为他,那人才走的吧。




  若是……




  ……






  何来的若是。






  作为蜀山派玄铭宗大弟子,东方芜穹亦是有所耳闻,大乘期魔修,逍遥门大弟子修魔,伏魔大会。




  还有那天传送阵中,躺在血泊里的胜儿,以及他口中喃喃的“小云哥哥”。




  万般疑惑纠结心头,东方芜穹他想不透,却又想了十余种可能,百种东方纤云的退路,但终是空想。




  伏魔大会,能见到你么?




  指尖敲打着泛黄的书页,心头烦乱不堪,东方芜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眉间是化不开的担忧,眼底带着从未自查的后悔。






  他早已是钦定的伏魔大会代表,按理说是以玄铭宗大弟子的身份主持,但凭东方家家主,何须如此?




  为的什么,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罢了。




  “报!家主大人!据传那叛道魔修东方纤云就在前面的镇子里……”下属来报。




  “哦?那我便亲自去一趟风露镇。”东方芜穹放下交叠的双腿,语气随意而紧张微泄。




  前往风露镇的动作毫不受阻,全无被禁锢的感觉,轻松得不真切。




  东方纤云,终于能来找你了吗?




  小孩儿……五年了你会变成什么样呢?




  胸膛间星火燎原,一刹那就人间万年。




  所以当他看见那比五年前更加隽秀的身影,仿佛灵魂都在叫嚣撕扯着,那是他的小孩儿。




  他一步一步仿若跪拜神明般虔诚靠近,东方芜穹从没有过一刻,像这时般急切而又耐心。




  “小孩儿……”




  那人转过身来,暗紫色的魔修衣着包裹着年轻的躯体,面上浮着显而易见的诧异。




  “唉唉?是在叫谁,咦!?有修真者打进来了吗??”东方纤云惊异地手足无措。




  东方芜穹猛地愣了下,止住了脚步。




  “你……不认得我?”






  “啊……我不认识前辈啊……不过能找到这里,真是辛苦前辈了……”东方纤云唇角带着笑,手尴尬地挠了挠头。






  “不过不好意思,三界魔尊之首并不在这里。而如果前辈想找百媚教总坛也同……”




  “不用了。”东方芜穹半张脸隐在月色中,眼睫撒下一片阴郁,似咬牙切齿般。






  “我找的就是你,东方纤云。”






  “你可知我是谁?”角落有绿色藤蔓轻扭着触须。




  记得…蜀三路告诉过我……东方纤云冒了滴冷汗,却扬起笑容道。






  “前辈威名天下谁人不知?蜀山派玄铭宗宗主真传大弟子……”




  没记错的话,应该叫……




  “东……东……?!”






  “没错。兼三大世家之一的东方家家主,东方芜穹。”





  仅是十余年相处,便能清楚地知晓这“东方纤云”与小孩儿的不同,可却心存侥幸,期望他的小孩儿还会回来……




  东方芜穹,你赌还是不赌?


菏泽为君雨为臣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全员cos

东方纤云:森罗@森罗-Zero
印飞星:北战离@cn北战离
逍遥星河:未寂@Coser未寂
逍遥渡影:泠洛泽@泠洛泽
叶昭昭:蠢叽@澜浩世清的蠢叽
龚常胜:阡景【左上】
东方芜穹:则晨@来自二次元的则晨
陆夫人:桉楠@桉楠阿
易相逢:色白@色白不是黑的
卜算天:璃诺@跪求昵称可用
南宫鹊儿:三苒@三苒_
花慕慕:千叠@人家就叫叠叠嘛
逍遥散人:轩@师太_你干总
岚少:子车@子车亦飞
忍流光:轩风

摄影:雨叔@烟雨飘渺NeO
            鸿...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全员cos

东方纤云:森罗@森罗-Zero
印飞星:北战离@cn北战离
逍遥星河:未寂@Coser未寂
逍遥渡影:泠洛泽@泠洛泽
叶昭昭:蠢叽@澜浩世清的蠢叽
龚常胜:阡景【左上】
东方芜穹:则晨@来自二次元的则晨
陆夫人:桉楠@桉楠阿
易相逢:色白@色白不是黑的
卜算天:璃诺@跪求昵称可用
南宫鹊儿:三苒@三苒_
花慕慕:千叠@人家就叫叠叠嘛
逍遥散人:轩@师太_你干总
岚少:子车@子车亦飞
忍流光:轩风

摄影:雨叔@烟雨飘渺NeO
            鸿@鸿Sss
妆娘:
       一少@一少是一勺子 :北战离,蠢叽,轩风
       肉包@肉包max :色白,璃诺
       麒麟@千两HNB丨KYLIN-69 :轩,泠洛泽
       江不遇@江不遇 :森罗,则晨
     【其他自理】
后期:海鲜@花花是小胖鲜
文案:阡景【左上】
后勤:暖玉 @暖玉不脸盲 ,陆子脍,寰曲

施芸

【大二】花吐症(点梗)

很抱歉,最近住院了,状态估计不佳,写得可能不是很好,还望点梗小可爱能够喜欢。

还有一个点梗的小可爱不要急呀,我再想想ヽ(*´з`*)ノ

是花吐症的梗。


『百度百科,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印飞星轻轻捏搓着手里的白色小花,一边回忆搜索记录。他举起手中的花朵,对着窗子,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照在他手上的花上,将花朵笼罩与一片雾蒙蒙的金辉。


正恍惚着,窗外传来高呼。印飞星扭头拉开窗帘,瞥见操场上一个身影,黑色飘逸的长发,矫健的身姿,...

很抱歉,最近住院了,状态估计不佳,写得可能不是很好,还望点梗小可爱能够喜欢。

还有一个点梗的小可爱不要急呀,我再想想ヽ(*´з`*)ノ

是花吐症的梗。


『百度百科,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印飞星轻轻捏搓着手里的白色小花,一边回忆搜索记录。他举起手中的花朵,对着窗子,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照在他手上的花上,将花朵笼罩与一片雾蒙蒙的金辉。


正恍惚着,窗外传来高呼。印飞星扭头拉开窗帘,瞥见操场上一个身影,黑色飘逸的长发,矫健的身姿,印飞星一眼就认出了他,心脏无法抑制地扑通扑通。


和别人比赛跑步吗?真是的,随便跑跑都这么潇洒帅气。真混蛋呐……


印飞星托腮趴在窗台上,看着全操场最靓丽的那抹身影,痴痴地看着。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那人抬起头往这里看,看到印飞星,仰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笑带着阳光的温度和味道。


印飞星不由看呆了,他愣了愣,拉上窗帘。


身后,他的身后,是龚常胜。


 


看到不远处那个人二话不说就拉上了窗帘,东方纤云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干咳两声,才去接龚常胜递过来的纯净水。


“谢谢你啊,三路。”


“小云哥哥不用谢,”龚常胜扬唇笑笑,“对了小云哥哥,上次的糖果你送过去了吗?”


“送了,早就送了,不过他倒是没说什么。”东方纤云回想着,不由遗憾耸肩。他打开瓶盖,又灌了两大口水,望着那禁闭的窗口若有所思。


 


印飞星得了花吐症。


他觉得他好不了了,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


龚常胜和东方纤云形影不离。


……


光想想就让人难受的。


形影不离……


印飞星苦涩一笑,又咳嗽几声,吐出一朵洁白的小花,他随手就塞进抽屉。


这种心思还是藏着吧,反正也是不可能的。没必要让他知道。他是天上遥不可及的霞云,那么他印飞星就是地上随处可见的烂泥。他不会属于他,他也不会拥有他。可偏偏心存侥幸,迟迟不愿放下……


“咳咳咳……”


果然又加重了啊……


 


印飞星闭上眼,深深地叹了口气,握紧手中的纸条,纸上东方纤云四个大字醒目刺眼。他抬手,呆呆地看着它,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糖果盒。


这个糖果盒是东方纤云送的,作为交换,东方纤云偷走了他的心。


真是狠呐,印飞星默默地想,可他偏偏心甘情愿。


他打开盒子,里面满满的写有东方纤云名字的纸条快要溢出来,印飞星用手轻轻压了压,把又一张纸条塞入,合上盖子放回抽屉。


 


刚踏出教室的门印飞星就后悔了,迎面走来他最思念的人。


和龚常胜。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聊得很合,像一对恋人。


印飞星显然被自己的想法雷得不轻,他慌乱间低下头匆匆从他们面前走过,以至于他没有听到东方纤云的问候。


“欸,八戒你……”


唯有指尖银丝拂,手留余香。


东方纤云回神,终是叹气。


“欸对了三路,上次让你帮忙向情圣东方芜穹打听除了送糖果,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追人技巧啊……”


 


印飞星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空气很清新,枝上花骨朵儿尚未开放,想来到时候的花色花香也定是极好的。


然而脑海不受控制地回忆刚才他们快乐的模样,无心享受。他又猛咳几下,手掌里多了几朵白色小花。


心如刀绞。


果然又加重了吗……


 


回到教室,东方纤云已经坐在了他的座位后,捧着一本书,不知有没有认真地在读,黑发披在他的肩头,一双鎏金的眸子总是透着浅浅笑意。


没错,这个长得很好看的脑坑就坐在他的后面。


他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故意避开东方纤云的视线不去看他,取出自己的本子,顺手将东方纤云的本子传给他。


正好东方纤云触到了他的手。


肌肤是冰冷的,滑滑的,却意外地触感很好。


印飞星愣了一下,赶紧缩回手坐好。这个角度,东方纤云无法注视到他双颊渐渐爬上的红晕。


 


接完水回来,印飞星发现自己的位子被人坐了。金色发丝,湛蓝瞳孔,眼角的凤尾纹,和东方纤云谈笑风生。


羡慕嫉妒恨。导致印飞星走过去时脸色估计不是很好。


“这位同学,请你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冷冷地。


龚常胜也是一愣,出于礼貌,他赶紧起身,口中连声道歉。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长腿一勾撞到了印飞星的书桌。


课桌摇摇晃晃,抖落一地雪白的花瓣。


满地的花瓣。


印飞星从未想到原来白如雪的颜色也可以如此刺眼,令人厌恶。


这下秘密什么都无处可藏,龚常胜像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明明满腔的怒火,印飞星却一句指责也说不出。


没什么好说的,藏不住就不藏了罢。


他紧紧握着的拳渐渐松开,迎着周围怪异的目光,缓缓蹲下来拾捡地上散落的花,重新放回抽屉。突然他目光一滞,不见了。


那个盒子。


他猛然回头,东方纤云正看着他,他的手里是一个打开的糖果盒,里面眼熟的纸条已经放不下,多得溢出来。


东方纤云察觉到印飞星的目光,脑袋里突然空空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连连摆手。


“八戒啊八戒……我不是故意要打开的……你的盒子掉了我就帮你捡起来……”


 


都看到了,被发现了,完完全全,毫无保留。


他喜欢他。


……


“对不起……”印飞星还能说什么,他只能道歉,为自己的一厢情愿。


印飞星僵着身子去拿东方纤云桌上的糖果盒,却被人一把握住手腕。


东方纤云认真地看着印飞星的眼睛,指指盒子。


“你没看到么?”


“看到什么?”印飞星被问得莫名其妙。


东方纤云拿起盒子,盒子上有一个凸起的小猫咪,小猫懒洋洋地卧着,眼睛红红,像极了印飞星的瞳孔。


只见东方纤云轻轻扣开小猫,露出一个隐秘的小空间,里面放了一张纸。


——印飞星,我喜欢你。——东方纤云。


 


印飞星愣愣地看着东方纤云,后者挥了挥手上的纸条,笑得春风得意。


“原来我们是情投意合啊八戒。”


 


一切的厄运和不如意终将结束在唇齿间花香肆意的热吻之中。


往后的路途终将阳光明媚。


有情人终成眷属。


希望给人了he的感觉。有木有有木有啊?


矢未

鸡啄完了米火烧断了锁,我才能够推演出故事结局。

●不是文章什么的,这就是个剧情推理。

金锁说要完成那个任务拿积分。

——二刷最新章节,发现华点。

   

“我不想再……”她这样说。

所以她接受任务有一段时间了。

第一种可能是她想说“时间太长了,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想家了”。第二种可能是她在进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什么,身不由己害了谁,感到无比悲伤,不想经历这种事情。

   

  

但是她直接说出来了,说明还不够熟练??

  ...

●不是文章什么的,这就是个剧情推理。
    
    
金锁说要完成那个任务拿积分。

——二刷最新章节,发现华点。

   

“我不想再……”她这样说。

所以她接受任务有一段时间了。

第一种可能是她想说“时间太长了,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想家了”。第二种可能是她在进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什么,身不由己害了谁,感到无比悲伤,不想经历这种事情。

   

  

但是她直接说出来了,说明还不够熟练??

  

  

她说她只差一点,也就是说这恐怕是一个比算天积分还多的老穿越者?还是算天违规比较多使用道具也比较多所以扣的积分比较多?难道是她要求积分比较少?

①因为她太菜了,所以只是普通的穿越者,要求积分比较少。算天比较强。

②积分一样,算天经历过这个阶段,然后系统为了防止一些事情的发生比如说穿越过的人把系统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消除穿越者的记忆,让她继续做任务。

③之前做过一个任务,身不由己,感到不满就违反了规则,然后被扣了很多积分。严重一点可能清空吧。但是想做的事情还是失败了。所以就很痛苦,说“我不想再……”。所以做任务耗时较长。因为也就那一个大挫折,所以没有经历算天的慢慢崩溃,表现得比较天真一点点。

④大智若愚,其实经历了很多,只是深藏心底,这一次的说话完全是因为作者想要写伏笔。(可能性不大)

   

   

   

感觉不管是哪一个都细思极恐叭……。

我个人的话,觉得……

她在这个世界做任务的时候,系统要求干一些他认为的错事,她试图阻止,都是违反的惩罚实在太过重大,比如直接死掉什么的,所以不得不做。

当时她很崩溃,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表面开朗,内心比较脆弱害怕担忧。因为这次任务比较简单,所以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做完,却不知道系统,这是把她引向一个更危险的任务。

其实就是系统想要……除人了?。

↑应该不是真的吧我有点害怕???而且除的人也不一定是她。如果是她的话,可以引导我们发现穿越者最后的结局:把你推向危险,怎么都不让你完成任务。如果被移除的是大师兄的话,也可以看出这个世界的意图:把违背天道的人干掉。

   

然后算天表面上一直保持着比较乖巧的状态,所以天道(系统)就没有管。我不知道天道是不是系统,反正他们应该同一阵营吧??不同阵营就更有意思了,但是可能性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所以就不盘了。

   

  

大师兄是一个特殊的角色。按照上面的分析来看,系统可能会给予惩罚,也就是说系统给予金手指的同时也束缚了穿越者。

但是大师兄不一样,大师兄是穿越过来,但是没有被系统束缚,也就是特殊的穿越者???

总之大师兄的出现肯定会改变现在这一格局,阻止系统的独裁统治(意思理解到就好)。

所以这也是大师兄作为主角的原因??

   

应该会有逼近结局了,反正这深海秘境是一个很大的伏笔。

  

金锁最后可能会领便当,让主角团看清系统的真面目,卖一波泪点作角色最后的价值。

算天必然反水,因为之前一直被当做乖宝宝,所以也可能接触到一些关于系统的比较核心的内容,勉勉强强可以当做里应外合。

然后大师兄就作为这个特殊的,没有被系统束缚的人,一路打进系统内部挑战天道?

    

   

我觉得最后肯定会交代为什么大师兄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呀。他穿越没有经过系统,所以是必然有理由的。很可能就是某个深受迫害的穿越者干的,他把这个现代的灵魂带来,代替了原来的大师兄。至于这个穿越者可能已经死了?

原来这大师兄应该不是,毕竟他调换来调换去这么多次,半点伏笔没有。而且按照他的话来看,似乎是读漫画后期才发现的。应该会在另一个世界提供帮助??

总不会是那是以前的大师兄,他们那边时间走和这边不一样吧。在这边的未来发现了天道的问题之后,到这边的以前改变世界?

PS.番外写他的故事是不断重生?不知道有没有把这个设定用到正文,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方案而已。应该没有吧。有的话也懒得盘了。

     

    

   

   

不要最后突然说你看这是一本漫画,其实你们挑战天道也是写好的,然后所有角色一波惨叫直接死亡。应该不会烂尾吧只要表现力和剧情足够好?

(つД`)

也许有话可说

就是想编一下几个人物可能对对方说的话。

1.前大对现大(假如前大在现大的潜意识中)

我在你意识的角落里感受着他(印飞星)的悲喜。


2.形容前大和印飞星的关系

情深缘浅。

再深刻的感情也因为无缘而扭曲。


3.前大对印飞星

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

不要轻易放弃啊。


4.印飞星对前大

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放弃我。

我想要的,你一直不知道。


5.印飞星对现大

你不是他。

你才是我的大师兄。(这句是漫画里的)


6.东方芜穹对龚常胜

他最后会一个人站上巅峰。

我只要护他周全。


7.龚常胜对东方芜穹

龚某定会护你一世周全。(这句也是漫画里的)

ps穹:胜儿,你可以对任何值得你守护的...

就是想编一下几个人物可能对对方说的话。

1.前大对现大(假如前大在现大的潜意识中)

我在你意识的角落里感受着他(印飞星)的悲喜。


2.形容前大和印飞星的关系

情深缘浅。

再深刻的感情也因为无缘而扭曲。


3.前大对印飞星

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

不要轻易放弃啊。


4.印飞星对前大

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放弃我。

我想要的,你一直不知道。


5.印飞星对现大

你不是他。

你才是我的大师兄。(这句是漫画里的)


6.东方芜穹对龚常胜

他最后会一个人站上巅峰。

我只要护他周全。


7.龚常胜对东方芜穹

龚某定会护你一世周全。(这句也是漫画里的)

ps穹:胜儿,你可以对任何值得你守护的人说这句话。




打算用这些梗来写文。可以在评论里留下想看那句话的改文🐴?我周日又要返校(。・`ω´・)


戏精本精

是二大向的手书

不喜勿喷

我有双叕叕漏画东西了

字幕我懒得打了

是二大向的手书

不喜勿喷

我有双叕叕漏画东西了

字幕我懒得打了

啾啾儿
一个cp群宣欢迎各位姐妹

一个cp群宣
欢迎各位姐妹

一个cp群宣
欢迎各位姐妹

鱼干OWO
是大师兄,摆个草稿(&acut...

是大师兄,摆个草稿(´-ω-`)

是大师兄,摆个草稿(´-ω-`)

戏精本精

是私设的二大情头

动作有参考

在这里我要严重批判一下某只鸽子 @捺捺白 

是私设的二大情头

动作有参考

在这里我要严重批判一下某只鸽子 @捺捺白 

顾清辞

一些龚大手书的图
木有看过视频的小伙伴可以点上一篇文章里的链接

一些龚大手书的图
木有看过视频的小伙伴可以点上一篇文章里的链接

江御漓
是欠了好久的四大神兽(画渣警告...

是欠了好久的四大神兽(画渣警告)
我永远喜欢他们(震声)

是欠了好久的四大神兽(画渣警告)
我永远喜欢他们(震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