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方纤云

12.5万浏览    2522参与
秋月之歌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漫画读后感)



最初我在看这部漫画时,被画风和剧情吸引到了。

我单纯的以为这是一部搞笑漫画,在前几章也的确如此。

直到……伏魔大会。

语言依然有趣,但掺杂着丝丝的无奈。

剧情如常搞笑,但表达了天命的不公。

――――――――――――――――――――――――――――

“天命,不可逆!”

――――――――――――――――――――――――――――

真正的“逆天而行”吗?

如果所谓的“逆天”,也是在顺应着天道呢?

――――――――――――――――――――――――――――

“我东方芜穹――”

“我龚常胜――”

“从来就不信什么狗屁天道!”

可惜,该来的,只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

――――――――――――――――――――――――――――

“你去死,去死好...



最初我在看这部漫画时,被画风和剧情吸引到了。

我单纯的以为这是一部搞笑漫画,在前几章也的确如此。

直到……伏魔大会。

语言依然有趣,但掺杂着丝丝的无奈。

剧情如常搞笑,但表达了天命的不公。

――――――――――――――――――――――――――――

“天命,不可逆!”

――――――――――――――――――――――――――――

真正的“逆天而行”吗?

如果所谓的“逆天”,也是在顺应着天道呢?

――――――――――――――――――――――――――――

“我东方芜穹――”

“我龚常胜――”

“从来就不信什么狗屁天道!”

可惜,该来的,只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

――――――――――――――――――――――――――――

“你去死,去死好不好?”

“你死了,师父父不会死,师妹也不会死!”

“我不过只是……想活下去啊!”

    ……

“是啊,我们都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

不会变,一切都和上一世一样。

师父父会死,师妹也会死。

但……又是和上一世不一样了……

昭昭还活着,师父父也没事。

一样的是……印飞星还是魔修。

说过了啊……天命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

“不一样哦,还有很多种选择呢!”

“是啊……你说的对,我们,没的可选。”

――――――――――――――――――――――――――――

逍遥山上逍遥门

逍遥门下逍遥人

呵,骗人……

哪有什么逍遥啊……

不过是……双生花的“骗局”罢了。

――――――――――――――――――――――――――――

逍遥寻得双生花

不知盛败困谁人

被困的人……是你啊!

渡影……

――――――――――――――――――――――――――――

第一次伏魔大会上,正道死伤无数。

第二次……

“我们不打了,讲和,可好?”

“好……”

――――――――――――――――――――――――――――

读完之后感觉……心好痛。

真的。

印飞星入魔,是有原因的。

所有的嘲讽,都在逼他入魔。

最后的那首《静夜思》,让算天心灰意冷。

一切真正的回到了正轨吗?

――――――――――――――――――――――――――――

所谓的“天道”

就像孙悟空给唐僧画的圈一样。

看似无坚不摧束缚着你,其实很轻松的就可以跨出去。

“天道”亦是如此。

“哪有什么‘天命’嘛 ”

“不过是,人心而已。”

―――――――――――――――――――――――――――

这里面的人物,正道也好,魔修也罢,都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

南宫娘娘为了家族复兴

东方家主为了龚常胜的顶峰

看似可恶可恨,

实则可怜可悲。

――――――――――――――――――――――――

每个人,都有想去守护的东西。

都要为了理想去拼搏。

比你优秀的人都如此努力,你还有什么理由偷懒呢?

他们如此拼,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

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金钱,而是心中的梦想。

不负这一世,也曾爱过恨过。

也曾潇潇洒洒地走过。

                      【END】


不想改成cn就随便改一个好了
这我什么时候才能磨蹭完啊qwq

这我什么时候才能磨蹭完啊qwq

这我什么时候才能磨蹭完啊qwq

七月·星
【东方纤云】手动指绘 自己早已...

【东方纤云】手动指绘

自己早已一无所有,不论怎么呐喊,怎么逃避,终究逃不过命运的作弄…

【东方纤云】手动指绘

自己早已一无所有,不论怎么呐喊,怎么逃避,终究逃不过命运的作弄…

小倦
摸个鱼,大师兄真的好好看啊!!...

摸个鱼,大师兄真的好好看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好看呜呜呜

摸个鱼,大师兄真的好好看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好看呜呜呜

潸江花火

最近的鱼。我永远喜欢逍遥门的崽子们!耶!
1阿大
2~4二二
5大二 由群头衔联想到的一个🐟
6社会三三

最近的鱼。我永远喜欢逍遥门的崽子们!耶!
1阿大
2~4二二
5大二 由群头衔联想到的一个🐟
6社会三三

音若无

自欺欺人(中)【被屏蔽了……】

啊啊啊啊啊,被屏蔽了!被屏蔽了!我刚刚还把稿纸删了!!!

啊啊啊啊啊,被屏蔽了!被屏蔽了!我刚刚还把稿纸删了!!!


美愿

是之前画的大师兄
orz我不会画画

是之前画的大师兄
orz我不会画画

eeeeeee/u\

画不出恋爱的感觉,擀
私心比较喜欢p2⑧

画不出恋爱的感觉,擀
私心比较喜欢p2⑧

总是被老师无视的大透明

“因为我原本就与这个世界有着某种关联?”

“不是吗?”

(混蛋微博的画质真是越来越倒退T-T

你还我的高清图!混蛋!!TAT)

“因为我原本就与这个世界有着某种关联?”

“不是吗?”

(混蛋微博的画质真是越来越倒退T-T

你还我的高清图!混蛋!!TAT)

萧烟

在学校里的摸鱼
考完了考完了!在上两天的课就解放了!

在学校里的摸鱼
考完了考完了!在上两天的课就解放了!

小倦
“诶,八戒你别打了。”

“诶,八戒你别打了。”

“诶,八戒你别打了。”

ليتشي
我爱龚大 (其实我不太记得设定...

我爱龚大

(其实我不太记得设定是盲画的,,)

我爱龚大

(其实我不太记得设定是盲画的,,)

狂花不梦

【穹大】不死

Tips:借用永生之酒的不死者设定


东方纤云和东方芜穹相识在海上。

和所有故事开场或多或少具有的神秘性不太一样,前者碍于体质不得不经常举家搬迁而登上了货船,后者则是为了清理门户有备而来。


根据少年漫居高不下的经典套路,主角们总会因为种种在普通人世界不成立的概率要素卷入某场事件,继而被绑定关联度而展开后续一系列剧情。


东方纤云不过是在晚餐时间路过了半掩起的货舱门,以有别于他人的敏锐感知力听闻了细微沉闷的一声钝响,身形意识短暂矛盾而反应停滞了片息,就被一只手拖进了门后的世界。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概率和巧合有多微妙,就如同那时东方芜穹对准了他的颈动脉割下那一刀一样...

Tips:借用永生之酒的不死者设定



东方纤云和东方芜穹相识在海上。

和所有故事开场或多或少具有的神秘性不太一样,前者碍于体质不得不经常举家搬迁而登上了货船,后者则是为了清理门户有备而来。


根据少年漫居高不下的经典套路,主角们总会因为种种在普通人世界不成立的概率要素卷入某场事件,继而被绑定关联度而展开后续一系列剧情。


东方纤云不过是在晚餐时间路过了半掩起的货舱门,以有别于他人的敏锐感知力听闻了细微沉闷的一声钝响,身形意识短暂矛盾而反应停滞了片息,就被一只手拖进了门后的世界。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概率和巧合有多微妙,就如同那时东方芜穹对准了他的颈动脉割下那一刀一样。


记忆存在的灰白暗角隐隐露出一个边缘,东方纤云连观望走马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推回了原本所在的世界。


逆流的血液被赋予生命似的回涌进他的身体,这可以发生在人工智能机器的模拟计算中、可以是多维宇宙论的平行世界里,至少、不该存在在有别于陈腐特设影片桥段的现实世界,然而这个现象就这样发生了。


目击者兼行凶人眼中掠过很多情绪,东方纤云平静地将其一一捕捉,在目睹其惊诧震撼化为嗜血狂热的兴味之际,他的平静终于被打破。在更早以前、并非未曾暴露过自身存在的特殊性,东方纤云接受到的反馈多是恐慌畏惧,落荒而逃的更不在少数,从来没有谁以那种眼光端详过他。


身为异类被排斥被恐惧是理所当然的,受人类本性中埋藏至深的趋利避害本能所驱使,因无知而恐惧,也存在个别极端例子——因无法掌控而跃跃欲试,期待那份未知被直白地剖解开来,甚至意图将之毁灭。

谁都有感触至深的时刻,尤其在涉及到某些难以言明出个中所以然的领域。


东方纤云捂着狂跳不止的眼皮挣开东方芜穹桎梏,对方摩挲着不久前还沾有他鲜血的军刀,眼中的提防警惕与猜忌意味不言自明,却避免不了他最不想听见的探究问题,“要是我砍掉你一只手你应该也会像刚刚那样复原,我就好奇如果是头颅被刺穿或者心脏被剥离——那种程度的致命伤,你还能存活下来吗?”


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那个人以谈论天气的口吻道出了残忍至极的言语——实际上,东方纤云并不清楚被那样对待之后的他还会不会活着。

凡事总会存在一个临界值的,或高或低。


东方芜穹大抵是来了兴致,他一向随心所欲惯了,常理之外的一切都有吸引他的价值所在,为此他肃清了族内对其抱有微词的忤逆派,用雷厉风行的手段登上家族至高者的位置,并不想要证明某种事物,只是觉得那样活着更恣意放纵。


而现在,他找到新的有趣的猎物了。

而那猎物,似乎不会死。

 


草川晴

【二大】颜色

印飞星不喜欢紫色的东西,问他原因他就恶狠狠的回答,因为一看就不像是正道。但是若问起他喜欢的颜色呢,他又会红着脸转过头去,隔了很久才小声的回答一句,金色。


东方纤云恰好路过,随口问了一句为啥,就又被印飞星追着打。


印飞星举着剑,看着那人跑的飞快的背影,嘴角却轻轻扬起来。


因为是你眼睛的颜色吧。


印飞星不喜欢紫色的东西,问他原因他就恶狠狠的回答,因为一看就不像是正道。但是若问起他喜欢的颜色呢,他又会红着脸转过头去,隔了很久才小声的回答一句,金色。


东方纤云恰好路过,随口问了一句为啥,就又被印飞星追着打。


印飞星举着剑,看着那人跑的飞快的背影,嘴角却轻轻扬起来。


因为是你眼睛的颜色吧。


草川晴

【all大】朝圣

1


“龚某一定会护你一世周全!”


彼时的他还不懂这句话的分量,,也不知道这句话背后蕴含的责任,只是隐隐约约的知道他想保护眼前的这个人。想守护这个明明已经害怕的发抖,却依旧愿意为了守护别人而挺起胸膛的人。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抱了什么样的心情,只了解自己这颗不断鼓动的的心是随着那人的举动而不断漂浮着的。


“这句话可不能随便对别人说!”印飞星皱着眉头纠正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虽然论起直面自己心意这回事,他俩谁也没比谁强多少。只是一个太过纯粹,纯粹到连最基本的敬意和爱慕都分不清,只觉得可以看见那个人便好。另一个则是,心里明白却不愿承认,不断地逃避和拒绝,不甘...

1


“龚某一定会护你一世周全!”


彼时的他还不懂这句话的分量,,也不知道这句话背后蕴含的责任,只是隐隐约约的知道他想保护眼前的这个人。想守护这个明明已经害怕的发抖,却依旧愿意为了守护别人而挺起胸膛的人。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抱了什么样的心情,只了解自己这颗不断鼓动的的心是随着那人的举动而不断漂浮着的。


“这句话可不能随便对别人说!”印飞星皱着眉头纠正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虽然论起直面自己心意这回事,他俩谁也没比谁强多少。只是一个太过纯粹,纯粹到连最基本的敬意和爱慕都分不清,只觉得可以看见那个人便好。另一个则是,心里明白却不愿承认,不断地逃避和拒绝,不甘心自己栽在这样一个人手里。


不过,都没差多少就是了。


遇见爱情而不自知或不承认的人都是傻瓜。



2


龚常胜有不明白的事情不喜欢藏着掖着,一定要向别人问个清楚明白。借着照顾东方芜穹的档,他便把压在心中许久的困惑问了出来。


“大师兄,为什么不能轻易对比别人说护你一世周全呢?”


东方芜穹听了也是一愣,后知后觉的回道,“胜儿对谁说了吗?”


“对很多人说了。”龚常胜慢慢的说到,“可是,有人跟我说,这句话不能乱说... ...”


“这样... ...”


“大师兄,胜儿不明白... ...”龚常胜皱着眉头,一团心情郁结在一起,像是解不开的毛线团。


“这句话只能对你最想守护的人说。”东方芜穹解释,他苦笑着,然后走出了房门。


其实龚常胜的心情早就被他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是他偏不愿意去点透。


毕竟,爱情这件事还是自己参悟为好,在这条漫漫长路上,每个人都是苦行僧,每个人都是朝圣者,向着心中的辉煌一步一步进发。


他是帮不了的。


但是更深的原因呢... ...


大概就是,如果帮了他自己也会心痛的无法呼吸吧。



草川晴

【龚大/二大】甘之如饴

1

“纤云!!”


纤云?东方纤云... ...?


龚常胜已经记不起到底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只晓得岁月已经走失了太久,久到那个人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长在心底的一颗朱砂痣,一碰就会疼。


大概那个人还不知道吧,不知道他年少时候的无意举动已然化为土壤让那个还不知情为何物的少年人对他情根深种。


龚常胜把东方纤云压在身下,一只手按住他不断挥舞的胳膊,另一只手则顺着那人的眉眼不断摸索。他自幼成为了门内利益纷争的牺牲品,早就瞎了眼睛,现在识人只能靠摸脸。当然,习得天眼心诀的他,自然是可以省略这么原生的法子,但是他还是想用手心来真实确认那个人的温度,来确认他真的已经回到了他...

1

“纤云!!”


纤云?东方纤云... ...?


龚常胜已经记不起到底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只晓得岁月已经走失了太久,久到那个人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长在心底的一颗朱砂痣,一碰就会疼。


大概那个人还不知道吧,不知道他年少时候的无意举动已然化为土壤让那个还不知情为何物的少年人对他情根深种。


龚常胜把东方纤云压在身下,一只手按住他不断挥舞的胳膊,另一只手则顺着那人的眉眼不断摸索。他自幼成为了门内利益纷争的牺牲品,早就瞎了眼睛,现在识人只能靠摸脸。当然,习得天眼心诀的他,自然是可以省略这么原生的法子,但是他还是想用手心来真实确认那个人的温度,来确认他真的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他真的找到他了。


“英雄!英雄!有话好好说啊!”


“别摸别摸!”


“摸坏了我可就嫁不出去了!”


那人还像是刚遇到一样,嘴里说着那些他听不懂的话。


龚常胜顺着东方纤云温顺的眉眼,心里暗暗确认了他就是自己从小心心念念的人。听着东方纤云慌乱又无奈的叫喊,龚常胜心里徒生了几分逗笑的心思,便趁着那人无法反抗又多在那人油光水滑的脸上蹭了几把。


好软。


和一般的男生皮肤手感不一样,倒像是前几日在市集里买下的水晶糕。


好想就这么把他圈在怀里哪里也不去。


可是想法是想法现实还是现实,他还是顺从的放开了东方纤云并且轻手拉他起来。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冲着他微笑道,“我终于找到你了。小云哥哥。”


2


自那日和龚常胜重逢之后,东方纤云就觉得印飞星变得很奇怪。倒不是说他到了该青春期的年纪,对于长辈本能的排斥。而是说对于东方纤云的话越来越少,一见面就冷了脸,然后二话不说揍他一顿。


倒不是说被他揍很奇怪,而是东方纤云还什么都没做呢啊!仙果还好好地在树上长着,拿水壶扔他干嘛?


哎哟,疼。


“我说八戒,你最近到底怎么了啊?”东方纤云摆出一副邻家知心大哥的姿态,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他打心里觉得拯救陷入未知情绪的无知少年,正是需要他这种正义的伙伴去帮助。


虽然他的想法如果被印飞星知道了,可就不仅仅是一顿毒打了。


“谁惹你了?”东方纤云拿袖子随意擦了擦一块还算是平整的石头,然后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躺了上去。


“关你什么事!”


“哎,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东方纤云一副好伤心的样子。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印飞星没理他,然后拿着水壶继续浇水。


“哎,长大了啊... ...”东方纤云无奈的叹了口气,活像一个被长大的儿子抛弃的父亲,然后手就蹭到仙果旁边去了。


“你又偷吃仙果!”水壶再一次飞过来。


3


印飞星按理来说是不在乎的。他不应该在乎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边的一切都让他清楚的意识到的确是不一样了。


不仅仅是关于镇子上面的变化,叶昭昭的不同,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心,他好像再也不是那个孑然一身的魔教至尊了,再也不是那个流了血自己随意包扎,心里痛苦一个人默默忍受的小孩了。


他明明还是一样的话语,还是一样的处事方式,明明一切都没变,为什么又变了呢?


究其源头,竟然是那个一开始就恨之入骨,扬言要把她剥夺殆尽的东方纤云。


竟然是他。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印飞星也不清楚。


是每一次,他望着同龄人有的快乐他没有,而那个人会双手递到他身边,对他说我家八戒什么都不缺。是每一次他因为犯错被逍遥渡影惩罚,而那个人则是腆着一张笑脸,把所有罪责拉到自己身上。是每一次... ...每一次... ...


一开始明明心魔不断地叫嚣着杀死他,到了最后变成拥有他保护他,所以在看见他被龚常胜掐住脖子的时候才会那么心疼,心疼到不顾一切的冲到前面去,哪怕对方是金丹期大圆满。他不在乎。


他从拔下被刻进涯壁的剑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他已经回不去了。


他爱上这个人了。


并且明明知道是毒,还甘之如饴。


音若无
自欺欺人【上(有che)】写一...

自欺欺人【上(有che)】
写一篇就有che了
心魔印X前大
all大其他cp之后会出现
all前大

自欺欺人【上(有che)】
写一篇就有che了
心魔印X前大
all大其他cp之后会出现
all前大

成美的糖

[心悦]二大

       私设多,人物归沫大,ooc归我


        那年,东方纤云初嫁,满城风雨,世人皆道。

        逍遥门大师兄东方纤云与三界魔尊印飞星结为道侣。

        世人皆叹,谁料后事如此。

        那日,大师兄穿上了嫁衣,烈红如火,...

       私设多,人物归沫大,ooc归我


        那年,东方纤云初嫁,满城风雨,世人皆道。

        逍遥门大师兄东方纤云与三界魔尊印飞星结为道侣。

        世人皆叹,谁料后事如此。

        那日,大师兄穿上了嫁衣,烈红如火,灼了芳华,素来无常的二师兄,也一副翩翩玉郎的样子。

        不晓那晚,明明不胜酒力的印飞星,却喝得酩酊大醉。

        红帐明烛,那夜,再与纤云欢爱时,,他唤的,始终都是两个字——星河。

       

  

        好一个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终是纤云付了真心,飞星付了仇。


        那夜后,世人皆知,印飞星与东方纤云恩爱缠绵,别胜新婚。可那背后的苦楚,也只有大师兄在无数个不知名的夜里留下的那两行清泪吧。

        二师兄再未打过纤云,大师兄也再未唤过飞星“八戒”。

        自那时起,世人皆羡的道侣间,连师兄弟的感情都变了味。

         最后,易相逢与逍遥星河也未逃过天命,为纤云挡下雷劫,身消魂灭……

       


        兴许印飞星一直喜欢逍遥星河吧。

        道侣间越发虚伪。

 


        三年后,印飞星以残害师夫及同门师妹为由,大义灭亲,在坠魔崖将纤云结果。

      


        印飞星永远忘不了,他的大师兄在那天从未反抗过,一句话也没有说,任由他把那间扎进了他的心里,跳崖自果。


         夜深时,也许印飞星念出的名字,不再是那一声声缠绵的星河,而是一声声,痛彻心扉,却刻入骨髓的纤云……


         印飞星喜欢东方纤云,可他从来也没有承认过,直到那天他在他面前跳崖自尽,他才感到好像生命中有什么东西缺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考试无聊时来的灵感(┯_┯)

         文笔欠佳

         有什么不好的,一定要吐槽ㄟ(▔,▔)ㄏ


Dr.Plague

【大二】Be On Heat PartⅡ

文前预警:
0.阅读之前建议先看看笔者是个什么人
1. Be On Heat每一个部分的剧情可当做有关联也可当做无关联,我的原则一直是自由心证。
2.飞星O纤云B,飞星发情期夜袭纤云
3.纤云根本不知道第二性别有关事宜,穿越至今没人跟他科普
4.如果到现在还没戳你雷点的话就请上车吧
5.要是翻车了我看见就会补,但是评论真的没办法回,致歉。

文前预警:
0.阅读之前建议先看看笔者是个什么人
1. Be On Heat每一个部分的剧情可当做有关联也可当做无关联,我的原则一直是自由心证。
2.飞星O纤云B,飞星发情期夜袭纤云
3.纤云根本不知道第二性别有关事宜,穿越至今没人跟他科普
4.如果到现在还没戳你雷点的话就请上车吧
5.要是翻车了我看见就会补,但是评论真的没办法回,致歉。

白南烟

【大二】选择性遗忘

是一篇比较压抑的刀

写着挺不舒服的

建议搭配郭顶的《水星记》食用效果更佳


东方纤云一夜未眠。


印飞星一夜未归。


东方纤云坐在六楼的窗台上,叼着根烟用手挡着点燃。


说不出话来。


这种时候应该是担心吧,亦或是焦急。东方纤云也担心过,焦急过。可他心底深深清楚着,印飞星没事,无非是不想见他而已,仅此而已。


他们两人交往十年了。从高中时开始,到现在北漂的两人,在截然不同的工作岗位上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一切都很自然。


东方纤云很喜欢很喜欢印飞星,甚至于作为习惯渗入到骨髓里。他知道印飞星喜欢吃冰糖葫芦;他知道印飞星喝豆浆放糖放多少;他知道印飞星讨厌吃洋葱;他知道...

是一篇比较压抑的刀

写着挺不舒服的

建议搭配郭顶的《水星记》食用效果更佳


东方纤云一夜未眠。


印飞星一夜未归。


东方纤云坐在六楼的窗台上,叼着根烟用手挡着点燃。


说不出话来。


这种时候应该是担心吧,亦或是焦急。东方纤云也担心过,焦急过。可他心底深深清楚着,印飞星没事,无非是不想见他而已,仅此而已。


他们两人交往十年了。从高中时开始,到现在北漂的两人,在截然不同的工作岗位上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一切都很自然。


东方纤云很喜欢很喜欢印飞星,甚至于作为习惯渗入到骨髓里。他知道印飞星喜欢吃冰糖葫芦;他知道印飞星喝豆浆放糖放多少;他知道印飞星讨厌吃洋葱;他知道印飞星晚上睡觉不老实容易蹬被子;他知道印飞星读书最喜欢的作者是余光中;他知道印飞星焚香喜欢沉香加龙涎香再加百分之一的麝香......


他了解印飞星比了解自己更多。


印飞星总是尖牙利齿从来不让任何人接近,可自己却曾以为自己和他交往是印飞星接受了自己。


东方纤云吐出一口烟雾,呛的流出眼泪不断地咳。果然还是不习惯啊。印飞星抽了十年的烟,他每次一接触到烟雾就会呛到眼泪鼻涕流个不停,印飞星也曾说过要为了他戒烟,东方纤云也高兴了好一阵,可印飞星根本没戒。


原来都是说说而已,包括爱他。


东方纤云拿着烟,就那样在北方小城的冰冷的空气里弥漫,他的眼泪有了借口。


东方纤云其实早就知道了。


很普通很普通的一个深夜,东方纤云照常去给印飞星盖被子。他看着印飞星像只白猫一样冻的缩成一团,被子却被踢到了地上,他苦笑了一下去帮他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再把自己干净的被子抱过来。正感叹自己深夜起床是个明智举动之时,印飞星低喃了一声。他以为是叫自己,就笑着凑过去听。“逍遥星河......喜欢东方纤云......为什么不喜欢我......哼......报复......”东方纤云一下子怔住了。怎么会呢?印飞星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逍遥星河啊......东方纤云站起身来,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什么也看不见,无论是自己的手指,还是印飞星的银发和睫毛。都看不见。


东方纤云终于确认了自己的恋爱其实是单恋。自己,不过就像一个趁手的工具,只是为了印飞星报复。


东方纤云的烟燃尽了,直到烫到他手指他才如梦初醒般掐灭。


他猛然想起,印飞星每天晚上都自己睡,就算是和他一起睡的时候,也会无意识地往床的边缘移动。


东方纤云笑了笑,自己为了沉溺在这样的美好梦境里,居然就那样遗忘了所有的,印飞星讨厌他的细节。


昨晚印飞星没回来,他其实也出去找了。他去了大大小小的酒吧,却怎么也找不到,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或许印飞星从不去酒吧,可他究竟在哪里,东方纤云毫无头绪。


东方纤云曾经看到过印飞星给他的聊天背景,和自己给印飞星的一样是白底黑字。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写的是:没有将就,印飞星的写的是:我不需要。东方纤云当时笑着摇摇头,自己家的八戒真是傲娇,随后就去给印飞星准备晚餐了。没有人知道的是,东方纤云独自哭了一整晚。


上学的时候,印飞星总是上课睡觉,晚自习早退。印飞星总是理直气壮地叫东方纤云帮他打掩护。东方纤云每次都欢天喜地地接受任务,“他信任我”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蔓延扎根,随着血液飘荡一整天。印飞星每天都出去干些什么,却一次也没跟东方纤云提起过。印飞星恶狠狠地瞪着东方纤云警告他不许跟踪自己,红瞳里流转的,当初以为是对自己的爱意,后来才知晓,自己猜的是对的,可惜猜错了对方姓名。


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东方纤云比印飞星自己还清楚,可印飞星心里的更多区域,东方纤云却从未进入过。


自己是离印飞星最近的人,也是离他最远的那个人。


还要多久。


东方纤云苦笑一声,跳回屋里。寒风重新被阻断在窗户外面。


“印飞星该回来了,我要去给他做份早餐。今天给他吃些什么好呢?”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也等着和你相遇

——水星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