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条希

61730浏览    3825参与
plin2290@虹1st LV兩日參戰

白百合姊妹與真心信件

原文作者:あさ (id=2179848)

原文出處:白百合姉妹とまごころレター (id=12024418)

已知會原作者取得授權

若喜歡本作品,也請順手到原作網站去按個喜歡

有任何批評指教,都歡迎提出


(以下廢話)


白百合三姊妹系列再次更新。難道說相隔四年又要再開始連載了?這就叫回歸初心嗎?(誤


依照慣例說明一下:《白百合三姊妹》系列是lily white的三人成為三姊妹的故事,三人的姓氏變更為『白百合(しらゆり)』。不過本篇跟上一篇希已經畢業的時間點不同,這一篇在系列故事的時間點是在前段的,以動畫來說明就是在一期七話過後。


本篇...

原文作者:あさ (id=2179848)

原文出處:白百合姉妹とまごころレター (id=12024418)

已知會原作者取得授權

若喜歡本作品,也請順手到原作網站去按個喜歡

有任何批評指教,都歡迎提出





(以下廢話)


白百合三姊妹系列再次更新。難道說相隔四年又要再開始連載了?這就叫回歸初心嗎?(誤


依照慣例說明一下:《白百合三姊妹》系列是lily white的三人成為三姊妹的故事,三人的姓氏變更為『白百合(しらゆり)』。不過本篇跟上一篇希已經畢業的時間點不同,這一篇在系列故事的時間點是在前段的,以動畫來說明就是在一期七話過後。


本篇為第三人稱視角。

部分對話後面( )是為了說明發話者是誰,或是說明視角轉換

本文會同步更新於百合會,以及FC2備份區


百合會→連結

FC22→連結


(以上廢話)



白百合姊妹與真心信件


※注意※


.本作品為「Love Live!」的二次創作作品。

.lily white 的三人要是變成了姊妹的話會?的這麼篇戲仿作品。三個人都是姊(妹)控。

.姑且算是系列作,但是只要知道上面兩行,沒有讀過前作也是幾乎沒有關係的。

.繪里和希加入之前的故事。(繪里開始幫成員們指導舞蹈的時期)

・世界觀以動畫為基準,不過因為lily white有了血緣關係,所以和其他成員的關係性也有了些變化。

・捏造注意!


以上,願意賞光的慷慨看官們這邊請→


##


「大~家想聽見些~什麼~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嗯……喵?」(譯註:《Listen to my heart!!》歌詞)


某個一如往常、毫無變化的假日。

凜一邊哼著跟親愛的青梅竹馬及有點冷的學姐最近一起出的三人曲,一邊在跑腿回家的時候往信箱瞥了一眼,發現裡面有一封信。

她拿起那封藍色花邊的白信封,上面連郵票都沒有貼,只有在封面正中間有個小小的署名。背面則有唯一一個花朵貼紙裝飾著,簡單給了信封一點色彩。


「……喵──」


雖然一眼看不出來是怎樣的信,但是凜似乎能夠想像得到內容,她瞇起眼睛,發出淡淡的感嘆聲音。

她把東西和信件全部單手拿好,打開門,「我回來了──」的打了聲招呼,進到家裡。

接著就有聲「歡迎回來」的回應。

凜雖然沒有特別期待回應,但這下也省去了找人的功夫,她往聲音傳來的客廳方向走去。


進到客廳裡,那個與預想中相符的那個人,正背對門口坐在餐桌的椅子上。

看見她之後,凜抬起一邊眉毛、嘴角上翹,擺著一副不怎麼露出過的表情,繞進那個收件人的視線裡。


「王~子~殿~下~。有您的信喵──」

「……誰是王子啦」

「哎呀哎呀因為嘛,時至今日還有這種信來可是很少見的喔?這就是被仰慕的證據喵──。不愧是學妹憧憬的王子!哎呀哎呀──」

「唉……」


這對正攤開筆記本作詞中的海未來說,是非常煩人的舉動。

凜並沒有在意把頭抬起來瞇眼瞪著自己的海未,而是直接順勢把白色信封遞出去。

就連有些煩躁對著凜嘆氣的海未,似乎也大概猜到信的內容是什麼了。

她乖乖地從凜那邊把信接過來。


「是妳同學給妳的嗎?」

「嗯?不是啊?是放在信箱裡面的」

「是嗎?我剛剛才檢查過的……」

「啊,是嗎?那就是剛好錯過了吧。投信的人或許還在附近吧──」

「或許……吧」


海未對『或許投信人還在附近』這句話露出了有些奇妙的表情。

她中斷了話題,單手拿起收到的信留下一句「我到上面去看」然後就走向二樓的房間了。

她的腳步看起來有些沉重,或許並不是錯覺。


「好吧──。收拾一下好了」


看著海未的背影跑上樓之後,凜就完全失去了興趣,開始把還拿在手上的環保袋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肉放在這邊──,蔬菜放在這邊──,魚就──雖然想丟掉但不能丟──。

起司漢堡是希的點心所以要拿出來──,鬆餅想吃的人自己拿所以放前面──,偷買的凜的珍藏拉麵──要假裝放在這裡。


「收好啦──……喵?」


有些雜亂地把東西塞好之後,就聽見『咚咚咚』的下樓聲音。

凜從節奏猜到那是海未的腳步聲。也太快了吧?凜一邊想著,才想說要找她一起吃剛剛才收好的的點心的。


「咦?海未姊,妳要出去啊?」

「欸欸,我要出去一下。天黑前會回來的」


走進客廳裡的海未,已經把剛才穿著的居家服換成外出服了。

附和凜的話也有些隨便,她迅速把還攤開著的筆記本收進書櫃,急忙走向大門。

凜也莫名急起來,跟過去的時候,海未已經開始在穿鞋子了。


「欸,欸,怎麼了?」

「我要去給剛才的信回覆一下。或許還在附近,或許吧?」

「欸?為什麼?」

「為什麼嘛……」


剛才明明還一副微妙表情、腳步沉重的海未突然就來了180度大轉變,凜不禁問了她理由。

而聽到這句話的海未也沒有生氣。

稍微吱吱嗚嗚了一下之後就站起來,上半身回身轉向凜。


「因為很……很開心。想要快點去說聲謝謝啦」


她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微笑著,那麼說道。


那我出門了。

凜擺著一副呆愣的表情,對著隨著那句話一起緩緩關起的門揮手。

接著喀擦一聲,大門關上了。

然後。


…………然後。

…………然後。

………………………………然後。


「……哈啊!?希、希姊──!姊姊!糟糕了糟糕了!海未姊她!交、交女朋友啦──!」


僵住整整一分鐘之後,凜連忙往二樓的長女房間跑去。


/>ω</>ω</>ω</>ω</


「哼──嗯,情書啊。安靜好一陣子了,又來了顆炸彈呀?」

「現在不是冷靜的時候啊姊姊!啊啊啊,怎麼辦該怎麼辦。偶像是禁止有醜聞的!特別是不能有戀人!妮可學姐明明那麼說的!這下要是當不成校園偶像的話就太可惜了啊!……花陽親也會哭的喵……」

「說起來,妳說是女朋友,寄信人是女孩子嗎?」

「不,我不知道……啊,對喔。也有可能是男生呢。說起來,因為之前都是這樣那樣的關係,我自己就以為是女生了喵」

「……嗯,嘛不管怎樣都差不多,算了」

「對啊!吼唷,不要玩手機了認真找啦!」

「抱歉抱歉」


那之後沒過多久,白百合家的三女跟長女就出門了。

……因為,她們要去追海未。


海未出門之後,凜就連忙跑到希的房間去,也沒多做說明,就只講要去跟在海未的後面。

這個時間點,海未已經走遠了,也沒有線索,說到底要追是不可能的。

除了問目標人物海未本人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而這樣會被唸一頓就結束了。


然後凜,就去拜託希占卜了。

請她用占卜,來找人。


用占卜。非常認真地。用占卜的


沒有雷達沒有追蹤器,甚至連去哪個地方都沒有辦法鎖定,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那種事情就算是凜也應該是非常清楚。但是她能拜託的人就只有希了。


希沒辦法拒絕一副走投無路樣子的老么,於是指示了某個方向。

凜聽了之後,隨便道了聲謝之後就一個人衝了出去。

但是,希也不可能放著明顯失去冷靜的妹妹不管,於是就中斷了調整妹妹們舞台衣服的工作,也一起出了門。

在途中才聽凜說了詳細的內容,兩個人一起去追海未。


一邊從大路到小巷子都不放過地張望一邊小跑步前進著,幾分鐘之後。


「……找到了!」


居然真的找到先走一步的海未了。

……不過,她本來就沒怎麼對占卜的正確性有什麼疑問。是說對凜來說,那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既然目標人物已經找到,現在去在意過程就沒有意義了。


「海未姊喵啊啊啊啊!?」(凜)

「嗯好妳停一下」(希)

「……?」(海)


凜立刻就想要突擊過去,不過被希揪住後頸拖到一邊的岔路去。

覺得有人叫自己名字的海未立刻就回了頭,但沒看見任何人,「是錯覺嗎?」她歪了歪頭,再度邁開腳步。


「幹、幹嘛啦希姊……不快點阻止的話……」

「好啦好啦凜。冷靜一下。又還不知道海未會對那個人有怎樣的回應不是嗎?是說,正常來說是去拒絕的不是嗎?」


希一邊稍微放鬆了些揪住後頸的力氣,一邊像是在安撫似的,冷靜地對凜說著話。

沒錯,海未收到情書並不是多罕見的事情。


舉例來說,在海未國中三年級的時候。

來自學妹的支持高過頭的海未,在學校裡已經只有學妹的那個時期,是人氣最高的時候。

曾經有過鞋櫃被情書塞爆的事情,也有人在校門等她、送她的禮物多到滿出來等等事跡。

面對數量眾多的積極攻勢,海未從來沒有答應過任何人。

但還是會仔細地、誠實地,謝謝妳喜歡我,這樣拒絕全部的邀請。

拒絕的理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不過那樣的海未,怎麼想也不可能事到如今就因為區區一封情書而輕易地把校園偶像的規則給一腳踢開,去和別人交往。


……不過,因為她會好好地拒絕別人,那樣的誠實反而讓粉絲變得更多,也曾有過大批的女國中生擠到家裡面來這樣稀奇的事情。

……順帶一提,不知為何並沒有出現竊盜、傷人等實際傷害粉絲行為。真不可思議。


不管怎麼說,凜也都是見過那些事情的人了,卻沒有因此想通。


「但是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收到情書那麼高興的海未姊啊!明明總是一副很困擾的樣子!再說她也沒有寫回覆啊!?」


沒錯,那就是凜擔心的原因。

海未那副和平常不一樣的樣子,會在意也是沒辦法。


海未之前收到情書的時候,一定會寫一封信回覆。

就算不能接受,也應該會打從心底地投入相應的感情寫回覆的。

這可能會是個讓別人有所期待的殘酷行為,但這是笨拙的海未所採取的,最能表現誠意的方式。


但是,這次該怎麼說呢。

從凜把信交出去到海未出門的時間,再久也不過10分鐘左右。

不管怎麼說,那樣的時間裡怎麼想都不可能把回覆寫完。

更別說她那個態度。

明明每次在拒絕的時候都是一片愁雲慘霧,這次卻很明顯很高興。

像是,很想要趕快見到面,一樣。


對,簡直就像,戀愛中的少女一樣──


「就是因為這樣,才應該要謹慎行事呀。如果海未是去拒絕的話,讓她去和對方說話才會比較自然呀」

「但是!」

「而且要是海未沒有去的話,送那封信來的人一定會傷心的吧?」

「唔……」


不過,希還是提議要再多看一下情況。

凜的『海未姊說不定會答應』的擔心,說到底也不過只是懸念而已。雖然她多少有點高興,但去拒絕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讓依然聽不進去的凜安靜下來的,是希所說的顧慮著寄信人的話語。

完全沒有想過對方的凜,因為那兩句話而沒有了下言。


收到大量情書的那個時候,說明白了就是狂熱狀態。

也因為海未也持續不斷地在拒絕著,所以凜也大多都是有著『要不我來幫妳送這些沒用的東西好了?』這樣輕蔑的想法……但卻會有人因此而鬧彆扭。


不過,那時候和現在不一樣了。

雖然在學妹間人氣依然存在,但海未才剛剛升上高中二年級而已。氣氛上和那個時候並不一樣。

但是,卻收到了一封情書。

這是封沒有受到周遭沸騰的氣氛影響,一封包含來自內心所誕生出來的純粹情感的信件。

所以,那封信件裡面,究竟是傳達了多少的決心呢。


對已經想到那個階段的凜來說,儘管對方是沒見過面的人,如果不能攔截海未的話,那她就會住手。

要阻止的話,就要在真的應該要出手的時候。


「聽懂了嗎?那麼凜二等兵,追蹤開始!」

「……了解,希隊長!」


似乎受到態度不可思議的凜的鼓舞,希好玩地催促著。

凜的表情多了些認真,接著繼續跟蹤。

像是走在前往幸福的康莊大道似的,再度發現海未並沒有花上多少困難。


「……說起來,希姊」

「什麼事?」

「海未姊她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嗎?如果是亂找一通的話,那凜我們不就得一直跟蹤下去了嗎?」


這次三女和長女一邊保持著一段不會跟丟的距離,一邊跟著次女。

接著凜就開始擔心海未能不能順利和對方碰面。

……不過凜,說要依靠希的占卜的人不就是妳嗎。


「嗯──……海未,她的腳步很堅定呢。大概對對方在哪裡是有個底的,或者信上有寫碰面地點吧?……啊,妳看」

「啊,糟糕」


雖然一邊被陸上行人投以怪異的眼光一邊跟著,但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目標人物。

海未小跑步進入了某個公園。


「──!」

「──!?」

「────?」

「──!────」

「────」

「──、──────!」


「……姊姊,妳聽得見她們在說什麼嗎?凜完全聽不見喵……」

「嗯──,咱也聽不太到呀……」

「唔──,實在太遠了喵……不行用讀唇術嗎?」

「角度不好看不見對方的臉,怎麼說都不行呀……」

「……欸?要是看得見臉的話就可以嗎?」


海未早早就發現到已經抵達公園的對方,她跑了過去,立刻就開始對話。

另一方面,跟蹤的兩人也連忙進入公園,因為對方已經佔好位子的關係,她們沒辦法挑個好地方來監視。

看不見對方的臉,也聽不見聲音,再怎麼努力去掌握狀況也是不可能。

不過對話的氣氛感覺起來並不壞,能夠確認她們的對話是很和平的。


「嗚──……不行啊。希姊,我稍微靠近一點」

「啊,等一下啊凜!?」


希來不及阻止看著海未她們心裡七上八下的凜。凜飛快地滑到更靠近的陰影處。

雖然還是看不見對方的臉,但能夠勉強聽見聲音。


「──我──」


她豎起了耳朵。


「可以──」


聽見了緊張的。


「────,」


聲音的。


「────嗎!?」


請求。



「……可以,我很樂意……稍微,有點害羞呢」


然後是海未,答應的聲音。

…………答應的,聲音?



「不可以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欸!?」


凜隨著那聲悲鳴一起跳了出來,往瞪大眼睛的海未方向撲過去。


「凜!?妳怎麼會在這裡!?妳在這裡做什麼?」

「問在做什麼是我這邊的台詞吧姊姊!」

「哈啊!?」

「不可以!不可以啊!不可以做那種背叛的事情啊!」

「背、背叛……?」

「對啊!背叛花陽親!背叛穗乃果還有大家!」

「哈、啥……」

「妳那什麼回應啊!?只要自己好的話凜我們隨便怎麼樣都可以嗎!?」

「我說,凜?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哈啊!?妳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吧!?」

「呃呃……?」


海未承受著撲過來的么妹的責難。但是對臉上的困惑藏不住的海未,凜激動地扭著身體,想到什麼就脫口而出。

但是凜也很動搖,說不出個具體的話語,總而言之就只有個要阻止海未的念頭,導致對話接不下去。


「呃,那個,該不會……是妹妹?」


對方女孩子倒沒有特別驚訝,只是睜大眼睛看她們,然後像是發現什麼似的對凜說話。

凜維持著抱著海未……不對,是緊揪住海未的姿勢,啪地一聲往那個金頭髮的人轉了過去。


「就是!」

「也就是說,妳是凜學姐對吧?」

「真虧妳認識我喵!」

「那麼,不行是指……」

「!因為、因為……!」


被可能會把自己的校園偶像活動毀掉的對方這麼天真的一問後,凜不禁語塞起來。

那個看上去像是國中生的女孩子,看見凜那個樣子之後,像是明白了什麼,敲了一下手。




「果然!凜學姐就是海未學姐的頭號粉絲對吧!」

「對,對啊!凜我!…………………………呃,咦?」


「хорошо──!」那女孩這麼說著,眼睛閃閃發光地逼了過來。


凜被女孩子意料之外的話語給挫得氣勢都沒了,她眨了眨眼睛。

然後還是依然沒掌握住狀況得海未,視線往旁邊一飄,看見一邊用手摀住臉,一邊「哎呀」仰頭嘆氣著的希。


→→→→→→→→→→→→→→


「是嘛!亞里沙是學生會長的妹妹啊!我只有聽說過妳之前有跟海未姊碰過面而已喵!」

「是的……那個,姊姊她,好像是給大家添了麻煩似的。現在可能感覺不太像,但她其實是很溫柔的人的……」

「嗯──,確實是有點嚇到啦,不過現在也沒那麼麻煩了啦!她也教了凜柔軟動作,很有幫助的喵!話說,亞里沙不需要道歉啦!」

「謝、謝謝妳……!」

「凜我才該道歉,打擾了妳跟海未姐說話對不起喔?有點誤會……」

「誤會?」

「要、要是可以不要問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呃,不要緊?我也沒有在意。再說了,能夠跟μ's的凜學姐見面我很高興!」

「欸嘿嘿──,μ's有了可愛的粉絲凜也很開心喵!」

「不過,凜學姐真的不是海未學姐的粉絲嗎?」

「與其說不是,應該說是親戚的紛絲吧?……不過嘛──,原來是粉絲信啊──」


剛才還在威嚇人的凜,和信件的寄出人亞里沙,兩人一句喵哈哈一句哈啦秀的繼續著賞心悅目的對話,


……大家已經明白了吧,寄給海未的那個信件並不是情書,而是『μ's的白百合海未收的粉絲信』。


當上校園偶像之後第一次收到的粉絲信。這當然會讓海未感到高興了。

至於沒有手寫回覆的理由,單純是因為想要快點去傳達謝意、不知道亞里沙的直接連絡方式,而那些正是妮可所的回覆粉絲信時候要細心注意的事項。

這個時代,若是留下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的話,在這個世界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子。

雖然亞里沙並沒有那種惡意,但還是該小心。

對現在正在活躍的校園偶像來說,是沒辦法戰勝世俗的艱辛的。


至於剛才在公園時候亞里沙的拜託,全話是『可以認可我為官方認定的粉絲嗎!?』這樣,沒辦法拒絕……話說,這樣才是會讓妮可高興到跳起來的事情。


聽到這裡之後,凜一直不斷地道歉。

為了表示歉意,回家裡去招待妳吧,她說道,就要帶著亞里沙往白百合家的方向走。

反倒是並沒有覺得被打擾、身為海未粉絲兼μ's粉絲覺得亞里沙不好意思,最後不知為何也跟著道歉了起來。


不過真不愧是一卸下警戒心之後就能一口氣拉近距離的凜。

在把亞里沙的擔心驅散之後,凜就和她和樂融融地說著話。

或許是因為很有沒和像學妹一樣的人說話了,她很有興致。

畢竟亞里沙也正是目標族群的國中三年級生。


……而在微笑著的那兩人身後。


「……那麼,大姊?妳有什麼話想說嗎?」

「哎呀──……好啦,對不起……」


海未為了不打擾到前面地兩人而壓抑聲音,追問著希。


為什麼只針對希?……那麼,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


寄到白百合家來的粉絲信上,並沒有貼郵票。

沒有貼郵票,就代表這是直接送到家裡來的。

直接送到家裡,就代表著,對方知道地址。


……為什麼,亞里沙會知道白百合家的地址呢?


由這個時候的海未看來,亞里沙充其量不過是『朋友妹妹的朋友』而已。

並不是個能夠輕易得到個人隱私情報的親近關係。

凜和亞里沙之間,當然也並沒有接觸點。要是有的話也就不會採取那樣的態度了。


這麼一來。

亞里沙剩下的能夠得到家裡地址的方式是什麼呢?


「亞里沙是學生會長……繪里學姐的妹妹」


是的,如果是『姊姊朋友的妹妹』的話,難易度就下降了。

海未懷疑這是來自目前正在攻略中的學生會長的攻勢。


「不是啦,為了繪里里和亞里沙的名譽咱得說一下,把家裡地址說出去的人可是咱喔?」


不過,感覺到海未正在懷疑的希,自己招了是自己說出去的。


「而且咱和亞里沙,之前就交換過聯絡方式了呀──」


從當上學生會會長及副會長的那個時候開始,希就常常會在沒有要做家事的空閒時間到繪里的家裡去。

反過來的情況也是有的,不過因為上學路線的關係,到繪里家裡去的次數是壓倒性的多。

因此對不怎麼會帶別人到家裡來的姊姊的朋友充滿興趣的亞里沙,以及有親妹妹在、也很會照顧人的希,兩人要變得要好起來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彼此都會擔心在各種事情上逞強的繪里,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不管怎麼說,在亞里沙知道自己一見鍾情的海未是希的妹妹之後,跟希商量說想要送一封粉絲信,就成了這次事件的契機。

「或許會添麻煩,但我想要送」亞里沙表示。「那麼直接送到家裡比較好吧」希說,於是就告訴她家裡的地址。


「也就是說,這次的事情跟繪里里完全沒有關係的。凜的暴走……是咱的誤會啦」


其實,希在事前就知道亞里沙是哪天會來了。


……喂喂,那為什麼會引起那樣的騷動呢,或許會有人這麼想,不過這且是有理由的。


在么妹過來告訴自己的時候,希率先想到的也就是亞里沙,但是凜所提到的『情書』這個單詞,讓希產生了困惑。

由希看來,亞里沙的那份憧憬心,到目前為止是一點都沒有昇華成戀愛的跡象。

而因為亞里沙也沒有發來自己抵達白百合家的聯絡,所以就有些混入了『說不定是別的人所送來的情書』這樣的擔心。


不過,她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亞里沙而已。

總之先把從繪里的家到白百合家的路途反著走一遍,投過這個方式來找海未。

然後在路途上,背著凜的目光,偷偷地對亞里沙聯絡,對她說很抱歉家裡沒人……但是亞里沙卻好像已經去過家裡的樣子。


……至此,希才終於明白整件事情是怎麼回事。


一邊緊張著一邊來到白百合家門前的亞里沙。

平復飛快的心跳和呼吸,正準備要按門鈴的時候,感覺到家裡面有某人要走出來,立刻就躲了起來。

那個人正是出來檢查信箱的海未,但因為太過突然的邂逅讓亞里沙動搖起來……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海未回到家裡。


錯失千載難逢機會的亞里沙,也失去了按門鈴的勇氣……結果,只是把信件放到信箱裡面而已。


接著在那之後。

緊跟在亞里沙沮喪地離開白百合家之後。

回到家地凜發現了信件。

而讀了那封信地海未,發覺時間並沒有經過多久,於是就沿著送信過來的路去追亞里沙。


「凜就算了,大姊妳也像個跟蹤狂一樣跟蹤別人,這怎麼回事啊?」

「啊──……嗯……對,就是妳說的那樣……」


和有著『一定要想辦法阻止海未姊!』這樣使命感而追擊的凜相對,半路上就完全掌握事情脈絡的希則是抱著『應該會是亞里沙吧──』這樣姑且去確認一下的心情跟在後頭。

雖然說是要在得到確認之前一直待機,但要是有在半路上對凜說明那個可能性的話,就算拉不住凜,她應該也是會冷靜一點的。

雖說在萬一的時候是有想壓制住凜的,但說到底把凜帶到這裡來的人本來就是希……嘛,被說是跟蹤狂也是沒辦法的呢。

很少見地完全失策的希,因為給妹妹添了麻煩而感到很失落。


「……真是的。又不是什麼好的興趣,請妳要稍微自重一點啊?」

「……妳不生氣嗎?」


希陷入了沮喪,但是海未的聲音聽起來並沒有很生氣,讓希感到不可思議。


「嘛,是有點生氣喔?不過當事人亞里沙都沒有生氣了……再說」


被希看著的海未把視線拉回前方,像是要跟聊得很開心地凜和亞里沙拉開距離似的稍微放慢了步調。


「因此感到開心的人比較多,加減之後算是有加分的」


收到了亞里沙的粉絲信,像是重新認識了自己的活動一樣,感覺好高興。

有點進入反抗期的凜,也認同我是成員其中之一,感覺好高興。

而且她因為想到大家而覺得生氣,感覺好高興。

她像那樣跟喜歡我的人變得要好起來,能夠分享開心的事情,感覺好高興。


「所以……結果是好的就是了」


要是能從一開始就讓凜感到自豪的話,就好了呢。

海未這麼說道,露出了很美麗的笑容。


「……哼哼。是嗎。很狡猾啊,就妳們兩個分享而已!」


那個笑容讓希稍微看呆了一下,之後也終於展開了笑容,接著像鬧彆扭一樣調侃起來。


「那麼,大姊也快點加入成為成員不就好了嗎……畢竟妳保留不加入的理由,我也根本就不明白」

「也是呢──。該怎麼辦呢──」

「喂喂──!姊姊妳們在做什麼啊!好慢喔──!」

「快點,走了喔?」

「真是的,又是那樣子……」


海未也有些鬧脾氣似的說著、追問著自己在意的事情,但因為在不知不覺間距離拉得太遠而被凜催促,詢問的機會也被中止了。

一邊嘆氣著,一邊為了追上前面的兩人,邁開了腳步。


「啊,對了對了。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希豎起了一隻手的手指,說了一句話。


「海未的頭號粉絲,結果到底是誰呢?」


姊姊我,還以為自己是最早的粉絲呢?

希豎起的手指接著戳上了稍微鼓起的海未的臉頰,那麼說道。


海未對那個最後的問題,眨了一下眼睛。


「……誰知道,會是誰呢?」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海未也打哈哈過去。

她把「欸──」一聲不滿抗議著的姊姊放著不管,開心地往前走了。


□■□■□■□■□■□■□■□■□■□■


然後,接下來是不相關的故事。

從那之後過了幾天的某一天,在一年級的教室裡。


「花陽親,有件事情想要問妳……」

「什麼事?凜?」


「……粉絲信,該怎麼寫才好啊?」


手裡拿著藍色的信紙和信封,凜對著花陽詢問道。


(完)


##


※附錄


攻略網站風格式解說

『白百合一家三姊妹』設定下,角色加入(μ's)難易度變化。


(※譯註:這邊跟不太上作者的腦洞,所以是亂翻的(揍))


.小鳥,海未→無變化

對穗乃果過度保護的兩人,只要青梅竹馬三角形不會崩壞的話就不會有問題。

如果有積極地和姊妹交流的話,或許小鳥的煩惱(留學)事件,能夠商量的人會變多吧?但是競爭對手也會變多喔!

擁有增益技能『姊妹控萬歲』的話,莉莉白姊妹的增加會提升各自狀態的數值,但是海未提高上昇值的代價會容易觸發事件。

要說的話就是在集結成員之後會有所影響,敬請期待!


.花陽→難易度下降

既然青梅竹馬的姊姊已經是成員了,那心理上的難度就會下降。

而凜的警戒心也會一起下降,所以很容易就能加入!

她能作為偶像活動的資料庫大活躍,也是真姬和凜加入的關鍵,快點招募她吧。


.真姬→無變化

對故事開始時間點唯一和其他成員沒有任何接點的真姬來說,幾乎沒有影響。

最多只會『欸?她們幾個是姊妹嗎?』這樣驚訝一下而已,進度會很順利。

不過如果不適當地跟凜碰面的話,共同路線的CG『為什麼要是西木野同學!』會沒辦法回收,請注意!


.凜→難易度上昇

跟花陽一樣,有姊姊在的話加入或許就會變容易……不過,因為青春期特有的害臊感的關係,反而會增加攻略條件。

如果讓海未來說服的話會有反效果。要踏進凜的內心面,立的旗還不夠,所以用對抗心理刺激她當作加入理由會比較好。


※特別CG例子『凜來保護花陽親就好了!不需要姊姊出場!』


.妮可→難易度下降

兩個妹妹一個勁吹捧著從希那裡聽說了妮可的各種事蹟。

受到吹捧之後,身為社長的尊嚴決定挺身而出。

不過如果吹過頭的話會被認為是在開她玩笑,引起反抗心(MAX)的所以需要注意。如果進入表演力對決的話(妮可的)勝算會不高了!


.繪里→難易度下降

有了摯友妹妹這樣的親戚補正的話,對現有成員的反對就會減弱,舉辦演出事件的說服也會變容易。

發現她行動背面的善意會變得非常容易,讓兩個妹妹去努力吧。

是說,繪里會變得沒有那麼強硬,所以成員們的招募會很熱情。

如果不適當的壓抑一下的話會越來越固執的,所以反而需要一點干涉。


.希→難易度上昇

繪里的加入是絕對條件這點沒有改變。

作為姊姊,在很多的事件上都會幫忙,所以有困難的時候就去請求援助吧。

不過,如果太過依賴的話,會掉入因為滿足於支援妹妹而無法挽回的陷阱……

 早期開始就能夠進行招幕,所以被拒絕也不要氣餒,需要繼續招募她,讓她維持想要加入的想法。


(完)


莉莉白三姊妹真的是太可愛了。


以上。如有錯誤歡迎糾正。謝謝你的支持與閱讀。


Rutledge Asylum
nozomi power!☆...

nozomi power!☆


之前出的希魔

录舞顺便拍的一张

修了一下

nozomi power!☆



之前出的希魔

录舞顺便拍的一张

修了一下

闪亮鸽鸽头✨
@乂布 抹布同学我来敷衍你了...

@乂布
抹布同学
我来敷衍你了
(右边颜色上太浅了但是我不想搞了!(知错不改

@乂布
抹布同学
我来敷衍你了
(右边颜色上太浅了但是我不想搞了!(知错不改

乂布

我好菜,狸猫希和狐狸绘的梗,那个条漫马赛克画质还是一张一张香bushi

我好菜,狸猫希和狐狸绘的梗,那个条漫马赛克画质还是一张一张香bushi

一只小伊

学习篇④
SSR东条希
SR南小鸟

学习篇④
SSR东条希
SR南小鸟

Rutledge Asylum

20191124

ll

东条希


dm跳过气女团

突然文艺复兴

20191124

ll

东条希


dm跳过气女团

突然文艺复兴

扣肉君_

聽說藍紫有人幻視⋯

藍+巧克力+馬尾

紫+雙(麻花辮)+(?????)

(沒想到我竟然有一天會畫這倆的聯動⋯)

(感覺哪裡怪怪的⋯⋯) 

tag我就xjb打了

聽說藍紫有人幻視⋯

藍+巧克力+馬尾

紫+雙(麻花辮)+(?????)

(沒想到我竟然有一天會畫這倆的聯動⋯)

(感覺哪裡怪怪的⋯⋯) 

tag我就xjb打了

天启无敌213
斛温。

私稿biu
亲友找我定的。
模板章鱼牌

私稿biu
亲友找我定的。
模板章鱼牌

ロシア大電球。
猜是不是個預告 想了想果然熊光...

猜是不是個預告
想了想果然熊光的「只有兩小時的假期」還是和繪希配

猜是不是個預告
想了想果然熊光的「只有兩小時的假期」還是和繪希配

乂布
啊我菜了(不管发生什么糊就对了...

啊我菜了(不管发生什么糊就对了ಠ_ಠ

啊我菜了(不管发生什么糊就对了ಠ_ಠ

夹击妹抖

飞鸟(七)

(七)

我还记得最后的时候,希回头对我笑了,那是一个非常温和的笑脸,我那时已经很久没看见她这样的表情了。泪水从我的眼眶中落了下来,我像一个不争气的孩子眼睁睁看着她关掉了最后的保障门,把自己一个人留在爆炸的现场。从门关上的那一刻到爆炸真正发生,不过短短几秒,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是一个纸人被某个新任水手粘在甲板上。猛然间,我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繁杂的耳鸣声随之打破了我的思绪,惊恐的白光让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我听见妮可在吼叫,听见绘里的指甲在金属地面疯狂地刮擦,所有声音都似乎只是在提醒我们——我们已经失去了希。...


(七)

我还记得最后的时候,希回头对我笑了,那是一个非常温和的笑脸,我那时已经很久没看见她这样的表情了。泪水从我的眼眶中落了下来,我像一个不争气的孩子眼睁睁看着她关掉了最后的保障门,把自己一个人留在爆炸的现场。从门关上的那一刻到爆炸真正发生,不过短短几秒,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是一个纸人被某个新任水手粘在甲板上。猛然间,我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繁杂的耳鸣声随之打破了我的思绪,惊恐的白光让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我听见妮可在吼叫,听见绘里的指甲在金属地面疯狂地刮擦,所有声音都似乎只是在提醒我们——我们已经失去了希。

    

    人类产生了太多垃圾,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作为一个学者,西木野已经对每年成千上万从质量参差不齐的刊物上发表出来的学术论文喜闻乐见,就像人生呼出的一口气,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实际是的确什么也没有。动物捕杀的全面禁止已经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正式实行,早在二十年前就有濒危动物保护协会的提议,但到了如今连家里养的大眼睛金鱼都被贴上“濒危”的标签以后,提议才真正地进入到了人们的视野中。听说“隔离区”中环的天空已经出现与内环相似的现象——雾霾和烟尘24小时不退,我盯着我头顶上现在状态还算良好的天空发起呆来。

    身旁的人笑出了声,“抱歉,”她蒙住嘴巴,却忘了遮住满是笑意的眼睛,“因为很少见着真姬发呆的样子。”

    看着她的笑脸,我忽然下了决心,“我明白了。”

“什么?”

“去‘隔离区’的事情。”

希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消失了,她怔怔地看着我,好像担心又遭到我的反对。

“去吧。”

“什么?”她看起来很惊讶。

“我说——去吧——既然你仍然那么想要去的话,”我握紧了拳头,以此来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这次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绝对不能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没问题!”她往后椅背靠了靠,好像松了一大口气,然后笑着向我保证。

我早该料到的,就算是狠心烧了父亲的日记,我也做不到对希的请求不理不睬。我想起她遗失感情的那段时间,同学们都说她看起来很温和但是总是给人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不知情从何起,更不知情为何物,那样的人好像一个怪物。她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刚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一个刚从屠宰场上回家的奇怪的人——

“老师说我最近很糟糕,”她对实验室里也正在做相同实验的我这么自顾自地说道,“我只是没什么感觉而已。”

“是嘛,”老实说,我那时正对她娴熟的装瓶操作佩服不已,虽然对方是本应该非常熟悉的高中前辈,我还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你以前还经常说‘咱’来着。”

“你是说关西腔吗?”

“是吧。”

“绘里也这么跟我说。”她转过身,好像陷入了沉思。

绚濑绘里——被往日的希亲昵地称作“绘里亲”的那个高中的学生会长,我一下子想起来,这人似乎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显眼的金发令人印象深刻,“东条前辈还是和绚濑前辈这么要好呢。”

“是嘛——那还真是对不住她了……”

“什么?”

“诶——真姬你还叫我前辈啊——我们都是同门了诶。”她却突然撒起娇来。

的确如此,一周前希就已经住进我家了,但是我总是避开会和她正面接触的机会,毕竟我非常不擅长应付这种情况,我的脸红了一大半,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叫我希吧。”

“哦,”我努力保持沉着的样子回应道,“希。”

 

“这位就是松浦小姐,”绘里穿着漆黑的燕尾服,一只手端着高脚杯,一只手将松浦美嘉从人群里扯了出来,“是希让我找的——中介。”

她加重了最后的尾音,含笑抿了一口酒,像极了一位绅士。

“你们好……”美嘉小姐有些害羞,“我是松浦美嘉。”

我和希也连忙表示问好。

“绚濑小姐已经跟我说过了,那边的房子你们到时候用就行——”她苦笑道,“已经很久没去过了,也不太记得清住址,所以我去民政中心查了一下——”

她递过来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有具体地址。”

“不行啊美嘉……”绘里突然插嘴道,“你还是带我们去吧,我们找不到的。”

松浦美嘉浮现出纠结的神情,“绚濑小姐,我……”

“你不是已经答应我了吗?”

我和希面面相觑,觉得眼前这个强人所难的绘里似乎有些陌生——松浦美嘉很快就妥协了,她向我们说:“那里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千万不要擅自活动!”

“我们会的。”我和希承诺道。

绘里好像很满意,拍了拍美嘉的肩膀还和她碰了杯。美嘉一走,我和希就抓着绘里问个不停。

“怎么?”

“美嘉小姐和你什么关系啊?”

“学妹……外加同事吧。”

“对绘里亲你完全没有抵抗力呢。”

“……”绘里再次抿了一口酒,没说话。我开始想象这个衣冠楚楚的混血友人是不是对松浦小姐用了什么美人计,正当我们浮想联翩的时候,绘里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希说:“我跟她说过了,我喜欢你的事情——她也有喜欢的人,不过不是我。”

可惜的是,我们或许都不知道,即使到最后,希也还是认为她这么说只是一种伪装。

更加可惜的是,绚濑绘里一世英名,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被牵扯到了这个社会最底层的阴暗处,直到我们在“隔离区”被那个“社会”的人带到角落里,男人们的吼叫声暴戾又沙哑,像是沉睡了一个冬天的野兽,可怕又猥亵的眼神被仇恨填满了。我们看到他们用巨大的拳头使劲砸在一个陌生女人的脸上,好像全然不知那是一张女性的脸。“绚濑绘里人呢?”一个满脸都是胡茬的男人发出低吼,希抓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她在发抖,她那时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想要告诉我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我,所以我是她的选择?还是说想要告诉我们绘里把我们坑了,但是这不是她的错?无数的可能性似乎都是有理由发生的,我紧紧抓着希的手,小声安慰她“别害怕”,但内心却已经被恐惧压倒了——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我所恐惧的原来是希在我内心中形象的倒塌,我害怕她此时内心中装满的也是对绘里的怨恨,我甚至怀疑那双紧紧牵着我的手是不是会把我的勇气吸跑。

要不是绘里还算机灵地跑去自首并把警察及时带来,我想我们可能早就莫名其妙地被扔进旁边的火坑里了。但是绘里涉黑的事情曝光之后,希就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了——或许最后的那个时候有说过什么,但那是我不可能知道的。

 

在“隔离区”住着一群黑色的影子,他们是被我们的社会抛弃的人,被表明光鲜的同类扔到了城市的垃圾场,他们在“隔离区”这个最不被人待见,最边缘的、最不被关注的地方集合到了一起,滋生了新一轮的恐怖主义。

他们阻止希望的理由是矛盾的,甚至成群结队的“影子”跳出来伤害我们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只有这里才是我可以生存的地方——”在我面前的挥舞着刀的“影子”是这么说的;“你们这些城市的败类,你们为什么要抛弃我——”在绘里面前已经被打了一枪的“影子”发出最后的吼叫;“愚蠢的实验是没有必要进行的——”那要怎么样?妮可猜想她身旁举着枪的“影子”只是想把实验资料拿到黑市上卖出满意的价钱;“杀了你们就能回家了——”希面前的“影子”一把推开她,往化学室深处冲了进去——

“不要!”希猛地站起身来,白色的衣袍上有一些血迹,里面的衬衫被撕扯得爆裂开来,“不能让那个家伙阻止实验——”

她没喊上任何人,就追着“影子”冲进化学室。

“希!”妮可呼喊道,“你不能——”

那是一间充满辐射的屋子,一间随时可能爆炸的屋子,一个危险的核心。我慌了神,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对眼前的“影子”开了一枪,又对着妮可面前的“影子”开了一枪,最后还准确无误地对着那个已经倒下的“影子”开了一枪。

“快——拦住她——”绘里大喊道,已经冲了过去,我手上是我第一次和希来到“隔离区”之前我就放在了背包中的微型手枪,这是我第一次开枪。

 

我一边跑一边往视线可抵达的最前端看去,“你干什么!”那里有一道门,一道正在迅速关上的门,“希!”

东条希关闭了化学室的两扇隔离门,我和妮可被关在了最后一扇门之后,绘里和美嘉来得早一些,她们站在两扇门之间。但是希却是唯一一个站在化学室里面的人,在里面的那扇门旁靠着一具尸体——那个发疯的“影子”,是一个女人,头盔被撬开,露出了正在流血的头颅,一头深红色卷发让人怀疑是不是血染红的。

最里面的那扇门已经关上了,似乎因为中途遭到了某些信号中断,门缝张开得稍微有些大,绘里正在拼命往里面挤,“开门!希!”

“希!”一旁的美嘉也绝望地喊。

 

“你们还要设两扇门——这么猛?”黑色双马尾的小鬼一边问,一边把杯子里最后一颗珍珠吞进肚子里。

“实验开始的瞬间会产生强烈的能量波,”我于是解释道,“那个强度应该可以和核爆炸相比了——你说要不要设两扇门?”

“到时候实验从启动到真正开始需要一段缓冲时间,因为保护门开启关闭的时间都太长了,我们需要保证启动前门是关上的——”

“缓冲时间?多久?”

九秒。”希摘掉眼镜说,她那天罕见地把头发梳成了高中时的双马尾,我们看着她都有些晃神。

 

“混蛋!这鬼东西要怎么打开?”妮可使劲地捶击面前透明的门。

我告诉她,这扇门只有希有权限打开

——是的,我只能打开里面那扇门,希只能打开外面这扇门,这是我们最初设置好的,两个人都要同意才能进出这个最核心的地方——但是一切都晚了——

我看到希身后鲜红的数字,那是一个倒计时器,还有十秒——不,还有九秒,真是可笑,实验就要开始了——

希向我笑了笑,那个笑容好像是在解释她不希望我们也身处绝境,好像在告诉我这九秒我们不可能跑出实验室,好像在请求我不要把绘里前面那扇门打开,那是没有意义的——

“希!希!”绘里的脸在挤压下有些扭曲,耳朵边上被撕出了血,她一个劲儿地喊希的名字,美嘉实在看不下去了,边哭把她往里面拉,“你疯了吗你!”

“希!希!”妮可还是在用力捶打面前的门,她小小的身体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拳头击打在门上却没发出太大的声音。

我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希,“希,希……”我也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那是我爱的人,我的迷恋的、想要保护的、依赖的人,昨天我们不是才道了晚安吗?我们不是要一起实现梦想吗?

爆炸声猛地响起,我看到妮可跪在了门前,眼里全是泪水;我看到绘里正好被美嘉拉进门内,我猜想那被强行拉开的一道门缝可能会让她们凶多吉少,但是总比完全打开要好;我看到希背过了身,不再看向我们。最后,门外的我们在强烈的震动和光芒中晕了过去。

我梦见了父亲,临终前把日记本放在自己的床头,还在叹着气,我冲到他的面前,哭着说:“都到最后了,爸爸也不看着我吗?”

然后画面一转,我躺在学校最大的那片草坪上,温暖的阳光洒落到我身边,照耀着我右手边上睡熟了的希身上。

“希。”

真奇怪,在最绝望的时候,我喊的却都是希望的名字。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63

什么是塑料姐妹情?

嘴上把姐妹的重要性说的比天还重要,实际上优先考虑自己的快感和对象的快乐。

举个例子?

东条希,矢泽妮可。

什么是塑料姐妹情?

嘴上把姐妹的重要性说的比天还重要,实际上优先考虑自己的快感和对象的快乐。

举个例子?

东条希,矢泽妮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