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国七十诞辰快乐!

若盼君兮🍃断头安利吞海

【祖国生贺24h/04:00】

—我泱泱华夏

—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圆明园拟人
#APH王耀是中国的拟人
#用了圆明三园(圆明园及其附园长春园和万春园)各一个字。
#描写来自于雨果先生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

  

  我还记得那年春。

  金陵的春天真真是极美,秦淮两岸游人如织,大都穿着精致的丝绸衣服,比起这盛美的景色也不遑多让。那是由肤如凝脂体若扶柳的绣娘一针一线刺出来的,我赞叹于那些精致的图案,巧夺天工的样式,不禁拉住王耀的袖子,兴奋的指给他看。

  王耀落到淮水上的目光转到了游人上,“很美。”他也夸,但眼底还是有浅浅浅浅的痕迹。我知道,他不开心了。

  我不明白,那么美的盛世,他为什么不...

—我泱泱华夏

—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圆明园拟人
#APH王耀是中国的拟人
#用了圆明三园(圆明园及其附园长春园和万春园)各一个字。
#描写来自于雨果先生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

  

  我还记得那年春。

  金陵的春天真真是极美,秦淮两岸游人如织,大都穿着精致的丝绸衣服,比起这盛美的景色也不遑多让。那是由肤如凝脂体若扶柳的绣娘一针一线刺出来的,我赞叹于那些精致的图案,巧夺天工的样式,不禁拉住王耀的袖子,兴奋的指给他看。

  王耀落到淮水上的目光转到了游人上,“很美。”他也夸,但眼底还是有浅浅浅浅的痕迹。我知道,他不开心了。

  我不明白,那么美的盛世,他为什么不开心?

  游人突然喧哗起来,吵吵嚷嚷的闹了金陵微醺的午后,我循声望去,一下子歇了追问王耀的心。

  多么俊秀,灵气的小公子啊。

  他穿着雪白的绸袍,笑盈盈站在柳树下,柔和的眉眼成为淮河畔唯一的春色。

  我听见他们叫他殿下。

  “那是李煜。”王耀开口了,我惊异的瞪大眼睛。

  似是察觉到我灼热的目光,他抬头折下枝柳,朝我盈盈一赠。

  什么叫“一见李郎误终身”,我终于懂了。

  我想涎着脸去拜见,王耀却道他有急事,无奈,我们只能匆匆离开。临上船前我还回头看了好几眼,颇为恋恋不舍。

  王耀无奈道:“下次再带你来好了吧?”我嘿嘿一笑,拉了好长的脸终于放了下来,“这可是你说的。”

  突然有人送来一盒名斋糕点。

  小侍将东西递到我手中,笑道:“殿下遣我送来的,他说与二位一见如故,萍水相逢,聊赠心意。”

  糕点有名,但不贵重,重的是那份细腻真挚的心意。打开盒子,里面还放了

  王耀叹道:“如此灵秀的天赐心。”

  那次金陵之行后,我一直念念不忘,想再去一次那缱绻的古都,再见见那灵秀的少年。

  却没想到再去时,已经是十八年后了。

  我没有想过那么明秀的地方会染上硝烟,也没想过那么骄傲的少年会狼狈不堪。

  他站在疮痍的故国边,浪漫的秦淮河畔,五官还是年少时的俊秀端方,只是那眼底却有着化不开的愁绪,重到似乎要把他整个人淹没。

  我看见他嘴角含血,挺直的脊梁一寸寸弯下。“臣李煜——愿归降!”

  我从没发现过王耀的手劲如此之大,他紧紧的抓着我,“不能去。”

  我回过头看他,胡乱的推他,踢打他,“你没看见——没看见!”

  没看见他跪下了吗。

  王耀还是抓着我,只是手冰凉无比,他重复道:“不能去。”

  他脸上再也没有了那温和的笑意,我想挣脱他的锢制,吃奶的劲都挣脱不开。

  等到他终于放开我时,一切已尘埃落定。

  我无力支撑,滑落在地上嚎啕大哭,王耀蹲在旁边给我涂药,“对不起。”

  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王朝的逝去。

  一个国家倒下了,千千万万的人被压死了。

  那么苍凉悲哀,那么壮烈。

  “乱世”两个字不再是史书上飘渺的字眼,而是我眼前切切实实的苦难、颠沛流离的百姓。

  

  再回到中国时已经是很多年后了,踏上故土的那一刻我分外感怀,眼前秀美的景色是多么熟悉又陌生,那是时刻徘徊在我梦里的土地。

  那是1859年。

  那年中秋王耀格外兴奋,我好奇的问他:“有客来?”他笑着点头,连眼底都像落了光。

  “一位朋友。”

  我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缠着王耀问东问西,他却故作神秘的将我推开。

  “晚上你就知道了。”

  太阳一点点落下地平线,我的好奇心经过一下午的酝酿后不增反减,王耀却褪去最开始的惊喜,坐在椅子上惬意的扇着风。

  初秋的傍晚凉爽,偶有几声悠远的蝉鸣落在沾着露的草叶上,那是夏天遗留下来的最后几只蝉。

  王耀看着忙上忙下的我好笑,“他估计要很晚来。”我继续擦着桌子,按捺住那颗好奇的心,强自镇定:“我打扫打扫卫生不行啊。”

  王耀忍俊不禁。“当然可以。”

  月上枝头,客人还没来。我坐在椅子上,努力瞪大眼睛,却仍抵抗不住浓重的睡意,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恍惚间,我在飘渺的香雾和明亮的清辉间看到缓缓走出的一个人。

  他踏月而来,衣袂飘飞,在疏朗的月色下好看的像月宫里下来的神仙。

  他面容俊秀,唇红齿白。穿绸缎,缀玉石,配黄金,饰珐琅,戴琉璃,挂玉石。

  他抱着青铜和瓷器,还有这隐隐约约的泠泠雪松香。*

  我看痴了。

  他将抱着的东西递给王耀,转身看着我:“我有这么好看吗?”

  我红着脸点头,倒把他逗笑了:“你这小朋友——好生有意思!”

  我问他:“你叫什么?”

  他笑吟吟答:“明万春。”*

  这么奇奇怪怪的名字?我不太相信,正要问他个究竟,王耀来解围了。

  王耀把酒递给他,“美酒还堵不住你的嘴吗?”

  他接过酒,和王耀对饮几杯后长叹不够尽心,干脆拿起酒坛豪放的倾倒,桂花的香气一下子盛满了庭院,分不清是到底是院里铺地的桂花香呢,还是这陈了几十年的桂花酿香。

  酒到酣处,他已微醉。那明亮的瞳子比天上最耀眼的星还要璀璨,他看着天下笑,多么骄傲:“看,这就是天朝上邦。”

  王耀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起,看过几千年繁荣盛衰的眼睛看向那壮丽的锦绣河山,“天朝上邦。”他的语气微嘲,眼底还是带了点痕迹,只是醉酒的人看不出罢了。

  我突然想起那年春天。

  睡意突然又席卷而来,我闭上眼睛,再度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已是第二天一早,我几乎要怀疑昨夜的是个梦了,除了桌脚旁那颗他衣服上滚落的珠子。

  想起昨日他种种行为和打扮,一种猜测悄然浮上心头。

  或许他是……原来倾注了无数心血与情感的奇迹真的会成灵。

  那夜如月般的这个人在我心头留下太多痕迹,像个梦一样美的如雾似幻。

  

  再见时他却已经狼狈不堪。

  那是1860年10月18日。

  那几天正是最胶着的时刻,18日清晨,我起了床,梳洗后正要向往常一样出门买菜时,发现京城传来浓浓的黑烟给。

  我心头一跳,那个方向……?!

  王耀也出来了,我从没见过他的神色这般冷厉。

  那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

  他从浓烟里冲出,身上的珐琅宝石消失不见,昔日华美的绸缎也破烂不堪。

  我看见他趴在王耀怀里哭泣,没有声音、静默的流泪。

  我停在原地不敢上前,我怕,怕面对。

  怕面对一个要消失了的奇迹,要倾亡了的国家。

  那些泪珠一颗颗砸到地上,那么悲伤,那么沉重,纵观上下五千年,再也没有像他一样的建筑了。

  那几乎是时代的大幕,升起后再也不能掩盖住后来的颠沛流离。那是多么苦痛黑暗的时代。

  

  “那再后来呢,再后来呢!”孩童趴在我腿上,亮晶晶的问我后续。

  “后来啊……”我笑着看向远方,一笔带过数年的战乱,“后来经过了很多很多事,死了很多很多人,新中国终于成立了。”

  他不满的嘟嘴,不喜我这样敷衍过去,“然后呢?”

  远处礼炮声轰然炸响,我抱起他在旗帜与花朵中旋转,五星红旗在璀璨的阳光下迎风飘扬,我看着盛世河山,在孩子耳边大笑:“后来,他就七十岁啦!”

  

中国七十诞辰快乐!!!!!!!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这盛世,如您所愿。

  —end—

#其实想写很多,想写血泪史,想写抗争史,想写南京大屠杀的斑斑血泪,想写新中国成立的欣喜欢呼。但一笔力不够,而有一些历史是真的看着都难受,所以兜兜转转,就变这样啦。

#没什么要说的了

#执笔/润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