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国风

98293浏览    15133参与
右半残废

【原创】苍蝇(中国风+赛博朋克)

第一章

向蜘蛛复仇

奖励:20000000¥

(1)

2000年,唐城。

一家仿古主题酒吧内。

我说它是仿古主题,并非指该酒吧刻意打造出了什么旧式的风格,不,不是的。

毕竟在长安街地带里,这家门脸的所谓古风根本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假如你肯探头出去,看看远处长街两侧连绵接踵的,一片辉煌的,涂着混有反光鱼鳞金粉的朱红楼阁;大街上来来往往,光彩照人,穿着绣有荧光灯丝汉服,戴着电子美颜面具的女孩子;人们镶有象牙白灯光的靴底下,踩着的以盛世青莲为今日主题的街道长屏;以及市府上空,点亮城市的人造月光。你就会发现自己身处地方的风格有多扭捏造作,看似古朴,实则寒酸。

老板在墙上那郎世宁的花鸟...

第一章

向蜘蛛复仇

奖励:20000000¥

(1)

2000年,唐城。

一家仿古主题酒吧内。

我说它是仿古主题,并非指该酒吧刻意打造出了什么旧式的风格,不,不是的。

毕竟在长安街地带里,这家门脸的所谓古风根本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假如你肯探头出去,看看远处长街两侧连绵接踵的,一片辉煌的,涂着混有反光鱼鳞金粉的朱红楼阁;大街上来来往往,光彩照人,穿着绣有荧光灯丝汉服,戴着电子美颜面具的女孩子;人们镶有象牙白灯光的靴底下,踩着的以盛世青莲为今日主题的街道长屏;以及市府上空,点亮城市的人造月光。你就会发现自己身处地方的风格有多扭捏造作,看似古朴,实则寒酸。

老板在墙上那郎世宁的花鸟图下,默默地坐在吧台后面磕瓜子。

然而这个破地方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

开水免费,烤串的竹签子减半。

令人感动。毕竟在这个连行道树都开始用假的来充数的时代,竹签子减半收费实在是太有情怀了。

开水免费也是。毕竟水本身,刷杯子的清洁剂和机器和运作机器的电,都是要钱的。

“爸爸,爸爸!!”外头冲进来一个男孩子。

老板探头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斜着眼问:“干嘛?”

男孩子蹭进了吧台里。吧台就守在门口位置。

这家店的门脸只有一扇门大,属葫芦形结构,肚子里灯光昏暗,桌椅散乱,乌烟瘴气。

“创世者又出新剑了!”男孩兴奋地递来一块随身光屏,左右扯大。

“突破科技,启迪未来。将力量,速度,与艺术融为一体。超粒子震动循环科技,节能省电,使对战充满无上澎湃激情!”光屏上的西服男子精神饱满地表演了拔剑动作。随之便是一段让人眼花缭乱的剑术对抗演示。

“我说,你小子。”老板一把揪住了男孩耳朵:“你特么才几岁?这玩意真能拿来杀人的,你不知道啊?前段时间二中学生那档子事还没消停呢,你没看外边柱子上说啊?”

一只电子老鼠从男孩手中掉了下来,触地后嗖得顺着墙根的花砖溜进了里间。老鼠在横七竖八的椅子腿下面泥鳅般滑动四肢,不知是不是感应器摔坏了的缘故,砰得撞上了一个女人的脚踝。

“哦!他妈的!”那女人惊叫了一声,低下头。她的脸圆圆的,下颌贴着一块翡翠片,脸上笼罩着梦幻般的白光,和精致的五官。她的眼睛水灵得惊人,又非常之大,仿佛西洋宠物猫一般。

她伸出纤纤十指揪住了老鼠的尾巴,顺手按了下自己下巴上的“洛神”装置。

从桌子底下再抬起头来的她,俨然已换了模样。在散发着漆黑光泽的长发间,一张气色不太好的瓜子脸正目光迟滞的盯着手中的小玩意。她仍然很美,但是这次比较真实,是令别的女人看了想打她那种长相。因为这张脸太容易让人联想到狐狸精了,要是去演电视剧,一定只能演反派。

她叫张A瑶。

“你真的能办到吗?”桌子对面的女人看着她,神情绝望而目光呆滞。她穿着呆板的衬衣,头发上的发蜡僵硬。

张A瑶不耐烦地往后拢了拢头发,把疲劳藏在了浮躁的表情后边。

“我办事,你放心......”她从胸前掏出自己的光屏,上下一扯,展示给女人看:“我在s网的星级可是二星级的,评价全满分。著名DNA偷盗者瑶光,我名气很大的。”她又补充:“不行的话全款退的。”

“那我华表付你。”女人在移动手表上按了按。

光屏上提示一闪,华表到账五十万唐元。

“事先声明一下这位朋友。”化名瑶光的这位盗贼连珠炮般地说:“精细胞质量不保证,给对方造成的人身伤害及交货后闹出来的法律纠纷一概不负责。也就是说,我只管偷,别的不要找我,你懂得。”

“不会的,我没有想拿孩子勒索他......”这位一脸倒霉的女人苦笑一声说:“我只是......念念不忘。虽然他是我的上司,而且很可能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但是我是真的爱他。”

瑶光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同时暗暗为这个即将产生的孩子上了柱香。大家出来都是会演戏的,谁知道这个孩子要用来干嘛。

“他喜欢这样的长相?”瑶光启动了洛神装置。那大脸猫一般的脸又回来了。

“嗯,很,可爱......”女人点头:“他的私密小电影观看记录里都是这种。”

“要命了。”瑶光懒懒地拿起酒杯:“男人啊,你懂不懂,在性感面前可爱一文不值啊。”

“瑶光?”旁边的烟雾里突然传出一声粗旷的嗓音。

这边桌上两个人都愣了。

烟雾与灯光后头,一个巨大的怪影显形。

穿过雾气,那个人走过来,两人才发现那是个胖子,之所以显得大不过是光影效果。

胖子光秃秃的头顶烙着一只电光蝎子。而瑶光看到这蝎子就开始叫苦,因为她认出这人了。一年前她偷了他的DNA,卖给警方的人,导致这家伙被白道追捕,幸而他命大,竟没进去。这胖子有四分之一大脑皮层是义脑,而头顶的发光蝎子居然是分了义脑的电力供转的,瑶光觉得这人智商欠费绝对与此相关。

“哦,坤哥!”瑶光站起身来,同时暗暗按住了挂在腰间的佩剑。她今天是一身火辣的黑色皮衣,佩剑也选择了西洋式的电能花剑,花哨有余攻击力却够呛。

“你真行啊,小婊子。”坤哥指间夹着巨大的雪茄,嘴里鼻子里白烟直冒:“今天又换模样了?睡你一次,还真是他妈的贵啊。”

“坤哥你说笑了。”瑶光直笑,在魔幻的蓝红光线下妖媚得惊人:“我还挺惦记您那大货的。”

“我这大货还不是让你那假逼夹了。哎我说,你那胸那腰是真的吗。”坤哥困惑道:“那我当时还不如去睡仿生人。”

瑶光:“这个您倒可以放心,我这人还是比较保守的。除了偶尔吃饭家伙用用外置的,其他部分全原装。”

“哦。”坤哥摸着脑袋笑了:“那挺好。”

然而下一秒,他的五官就扭曲了。这种扭曲仿佛人格切换般,肌肉在意识的震颤下反复抖动,使他的脸仿佛崩溃的神经病人那样可怖狰狞,眼球暴突。但是看热闹的大家都没有逃跑,甚至没有惊慌,因为在这个生物组织义体化泛滥的年代,这种情状大家都蛮习惯的了。

“我他妈的弄死你!”仿佛仇恨的井盖突然被打开,这个将近一米九的壮汉向瑶光扑了过来,口沫喷飞。

女顾客尖叫一声缩进了桌子底下。瑶光握住剑柄,噌得拔了出来。这柄花剑可不是拿着玩的东西,头被打磨得极尖,保证半个天使也别想站在上边跳舞。随着握持力量的加重,剑身智能地泛起了一层粉色的电光,时不时有电弧闪过,劈啪作响。

“且慢。”雾气里有人忽然说。

这话是对瑶光说的。

因为下一秒,从妖娆的,翻卷的烟气上方扑来一个影子,正落在坤哥背上。

因为酒吧老板追求所谓的古风,所以灯光都是明火,在屋顶的吊灯台上燃着,还附带上浮香烟效果,像劣质的瑶台仙境。由于节省经费的原因,所以只有中间大灯亮着,这会那个影子往下一扑,好嘛,仅剩的光源也跪了。

在倏然灭掉的灯光下,瑶光恍然间看到了一只巨型苍蝇。

好几个腿,红黑色的大复眼。

光剑的光勉强照亮一隅,在一团粉光中,墙壁前一团黑影翻来覆去,纠缠成一团,不时传来坤哥的惨叫声。突然,黑影上方伸出一根长影,然后一个肥胖的人影就趴倒在了地上。

瑶光看得一愣一愣的。只见那只苍蝇把长影往背后一并,然后它迈着最下边两根长腿,闪身就走。

瑶光把剑伧啷收了,也跟着闪了出去。

“喂!那苍蝇!”瑶光停住脚步,喊。

前面那家伙停下了。

此时他们已经远远离开了酒吧。一路跟随,瑶光终于失去了耐心,叫住了这个正要伺机跃起,抱住空中的巡逻飞行器的家伙。

那家伙踩着金瓦,在人造月光下转头,巨大的复眼恐怖而吓人:“请问,有事吗。”

“你为什么杀他?”瑶光问。

“我没必要告诉你,小姐。”那人用男声说,听上去竟颇有礼貌。

瑶光踩着瓦片走上去,发现他是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人,戴着硕大的护目镜,背后背着把修长的剑。而且身材不错。

她无礼地说:“把目镜摘了,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那人居然笑了下,然后真的把目镜抬了上去。他有一张清秀的,工整而严谨的脸,总之不像是个杀人飞贼,反而像坐办公室的。

“我好看吗?”她的高跟鞋交错踩着滑的要命的金瓦,迷人地微笑着。

那人微微眯起眼睛,然后笑道:“真实的脸挺可爱的。这张脸也不错。”

瑶光的脸刷得白了。

但很快,她就回转了神色,露出一个引诱的微笑。但是想象到这个人能看穿她的真面目,这个微笑也就不那么风情万种了,甚至有点僵硬。

因为她原来的那张脸,做出这样的表情想来......并不好看。

“打炮吗?”她问。

“好。”那人回道。

“我叫......”那人补充道,却迟疑了几秒。

“就叫你苍蝇。”瑶光说:“行了,别编了,不要浪费时间了。”

    

    一般来说,你很难遇到这样一拍即合的绮丽艳遇。

所以他们两个都没有浪费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滚上了床。因为这是私人时间,所以瑶光取出了体内的收集器,真枪实弹地跟这苍蝇来了一场热血沸腾的战斗。

在唐城,低档的居民小区是类似于福建土楼样式的。并不是说它们的外观完全是那样子,为了贴合现代生活,圆形的墙壁外面开着许许多多扇整齐排列的玻璃窗,整栋楼也统一漆成好看的朱红色,圆顶上飞檐金瓦,好看的很。但是建筑设计的实用性被保留,每一户都面积小而逼仄,每一人从门口踏出去,都只能看到圆形的天空,和深井底部装模作样的巨大电力桂花树。

他们两个在这样的楼里的一扇窗户下面翻滚。墙皮剥落,腐朽的味道充斥鼻端,在破烂的床垫上,两人都异常艰苦,气喘吁吁。

“嘿,嘿......”瑶光抱住身上人的头,她摸到了头发里异常的凸起:“你的脑壳......为什么有圈疤?”

苍蝇用力顶了她一下,顶得她的好奇心被一下呛进了肚子里。

“啊,我知道了......”瑶光突然道:“你置换了全电子的大脑,是不是?!所以你才能透视我!”

一般医疗用途的义脑是不具备这种功能的,也不必如此大面积地掀开颅骨。

“你的眼珠子也是假的吗?”她问。

   “别的男人难道没有教过你,做这件事的时候不要说话吗?”苍蝇冷冰冰地道。

“别的男人在上床的时候,也不会提起别的男人。”瑶光不甘示弱道。

“不是假的。”苍蝇闭了闭眼睛道。

完事后他们睡了一觉。再醒来时,瑶光睁开眼睛,觉得自己睡得特不舒服。

她爬起来,看到苍蝇坐在窗户边的地上,闭着眼睛。

灿烂的火烧云从天际一路翻滚,燃烧着融化进紫色与蓝色层叠的天空中。金红色的光从高层的窗外照进来,穿透一切事物。

苍蝇倚着一只水族箱。那水族箱不算小,里面四壁生着青苔,水色在阳光下呈美丽的淡绿色。几条拥有百褶裙般飘逸尾摆的金鱼,在他的背后妖异般游动着,死寂而狡猾的鱼眼直勾勾地盯着瑶光。

瑶光觉得这让她不舒服极了。

而且她昨晚并没有发现,苍蝇看起来居然这么小。他就像个没出校门的少年,在火色与碧色的夹缝中苍白如纸。

她不知道像苍蝇这种全电子脑人,到底有没有所谓睡觉的概念。但是她最好也还是别吵醒他。她爬起来,开始找卫生间,而这时候她发现,这里应该是苍蝇的临时住所。因为除去那只有些略嫌老式的水族箱之外,这里面没有任何家具与家电之类。阳光之下,微尘飞扬。

她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澡。她没发现热水装置。围着浴巾出来,她看到苍蝇已经睁开了眼睛,在拿着光屏看着什么。

“你身材很不错。”苍蝇赞扬道。

“你活儿也挺好。”瑶光回他。

苍蝇看着她,一边划过光屏一边道:“你的工作就是窃取别人的生殖细胞吗?无意冒犯,不过你确实挺有资本。别见怪,我听到了点你们的对话。”

“男人的,女人的。”瑶光在他身旁坐下:“女人的要难一些,不过我还是蛮专业的。”

苍蝇点头,仿佛接收到了什么重要信息一般。

“你很有意思哎。”瑶光看着他的侧脸:“很少有人会把脑全换成电子的。反正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哎。”

苍蝇从光屏上转过脸来看着她。瑶光已经撤除了洛神装置,所以现在是她原本的脸。在苍蝇栗色的瞳孔里,她的脸是白净柔滑的,散布着几颗零星的雀斑,眼神中折射着纯净的情绪光芒。

苍蝇呼吸窒了一下,然后说:“这与趣味无关。”

“告诉我吧。”瑶光说:“难得我对你有点感觉,而且看来你也是s网使用者。哦呼,你还是四星大佬啊,那大佬我要跟你组队,求带。看在咱们是同事兼炮友的份上,虽然我没有酒,但是讲讲故事来听应也够格了。”

苍蝇收起了光屏。

S网,全称sky,是黑色网站。在这上边,每天都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任务被发布,以寻找猎手,实现人们猎奇的,诡异的,血腥的各种愿望。完成任务,不仅能获取雇主佣金,还能获得网站奖励。

“我也没有故事。”苍蝇说:“不过可以组队。”

“我有件事不明白。”瑶光挑起她的前炮友,现队友的下巴,说:“为什么你在上床的时候能毫无芥蒂地提起别的男人啊。而且你真的是豁达到过分引起我的注意了。”

苍蝇望着她,过了会才道:“......我之前会在乎这些。甚至,我是有所谓处女情结的。”

“但是?”

“我没有那种在乎的感觉了。”苍蝇说。

瑶光愣了下,忽然笑起来:“所以爱情就是一瞬间的原始冲动而已啦。”她摸了摸苍蝇的头:“所以在那一瞬间,所有社会文化加诸与你的偏见都会消散。”

“是吗。”苍蝇说:“爱情吗。”

他站起身来,开始打点衣装。他把护目镜装进背包,长剑取下挂在腰间。

“一个任务,去吗?”他说:“经验点全给你,我只要钱。缺钱。”

“你真够意思,大佬。”瑶光说。

两人先去吃了顿早餐。

瑶光并不缺钱,所以他们进了一家装潢精美的特色早餐店。瑶光有个爱好是喝豆汁儿,所以她给自己和苍蝇都点了杯。

苍蝇端起来闻了闻,果断推开了。

“这次的任务是,一场复仇。”苍蝇用店里附送的刀子切开包子。雪白的灌汤包里的汤水随着刀子落下,溅出一蓬汁水。

“一个叫做安丽的女孩,今年十二岁,家庭比较富裕。她死了,自杀。”

“那我们向谁复仇?”瑶光咬了口煎饼果子。

“很多人。”苍蝇说:“她死于网络暴力。”

“不会吧。”瑶光放下早餐:“现在都有保护法律,不允许在未成年人的公共平台上发表恶意评论,否则封号,严重者还要坐牢的啊。”

“你也说了,先是封号。”苍蝇说。

“在安丽的社交网上,她上传了一张照片,是和一个十五岁男孩的合照,宣布恋爱。从她发布后不到十分钟,有一千条评论出现在了她的照片下方。”

“你好恶心。”

苍蝇面不改色地又捅了下包子:“一模一样的评论。”

瑶光想象了下,一个女孩刚刚陷入热恋,满怀希望与热情地上传照片,希望全世界都能祝福她。然后手机响了,她拿起来去看,却是一条充满恶意的“你好恶心。”

“你好恶心。”

“你好恶心。”

不同ID,不同头像,不同来源。

魔鬼一样,重复一句“你好恶心。”

瑶光顿时不寒而栗。当头被泼一盆冷水,然后推进充满恶意的深井里,这对于一颗不成熟的心灵来说,何其可怕。

“怎么会这样?”她失声道。

“警方找了几个人问话,他们说,是在招聘网站上看到的消息。只要谁去这个地址,评论一句‘你好恶心’,就可以获得两元奖励。”

“才两元?”瑶光看着苍蝇刀下的小笼包。这样只有一口那么大的包子,刚好两元。

“才两元,但是为什么不要呢?”苍蝇冷淡地说。他叉起那只破烂的包子,塞进了嘴里。

瑶光觉得他吃东西的样子让人一点都提不起食欲。

“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他们知道,但无所谓。”苍蝇说:“他们不犯法,也没有过激词语,况且一千个人,人人都说了同一句话。哪怕他们有罪,又怎样惩罚?法不责众。”

“两千块钱,买一条命。”瑶光摇头:“幕后者太高明了,像一只蜘蛛那样,蹲在网络中央即可杀人取命。”

“她的父母,承诺拿出全副身家,两千万,买这只蜘蛛的命。”苍蝇说。

瑶光被这样的数字给惊到了。

一切阴谋与秘密,下回分解。

小包
首次亮相与大家分享。 希望多多...

首次亮相与大家分享。

希望多多给些意见。

个人比较喜欢古风,中国风的东西、

这次作品随手一画

在这个饰品中你看到了什么?

首次亮相与大家分享。

希望多多给些意见。

个人比较喜欢古风,中国风的东西、

这次作品随手一画

在这个饰品中你看到了什么?

守根手工鞋

厚底也可以很轻盈,更弹性减震,脚感柔软轻盈!这是胶囊系列项目!鞋底配置v家进口耐磨防滑底!没有尺码限制,多大多小都可以做!轻盈又厚底增高。采用头层牛皮制作鞋面,鞋头内配置固定片定型,长穿也不易变型,后跟缝制头层羊皮柔软。保护后跟不易磨脚。禅意中国风茶道极简设计!

厚底也可以很轻盈,更弹性减震,脚感柔软轻盈!这是胶囊系列项目!鞋底配置v家进口耐磨防滑底!没有尺码限制,多大多小都可以做!轻盈又厚底增高。采用头层牛皮制作鞋面,鞋头内配置固定片定型,长穿也不易变型,后跟缝制头层羊皮柔软。保护后跟不易磨脚。禅意中国风茶道极简设计!

汀欣书法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庄子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庄子

汀欣书法
幸福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它不...

幸福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它不怀念过去,也不向往未来,它只有现在。

——屠格涅夫

幸福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它不怀念过去,也不向往未来,它只有现在。

——屠格涅夫

纤花酿

点评完作业就抽空画了一簇叶子🍃,这本子实在是扛造~

点评完作业就抽空画了一簇叶子🍃,这本子实在是扛造~

OPTIMO

杨溪古镇。

不少建筑保持着原貌,没有商业进驻。


杨溪古镇。

不少建筑保持着原貌,没有商业进驻。


汀欣书法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汀欣书法
莫语常言道知足,万事至终总是空...

莫语常言道知足,万事至终总是空。

理想现实一线隔,心无旁骛脚踏实。  

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

花开复见却飘零,残憾莫使今生留。

莫语常言道知足,万事至终总是空。

理想现实一线隔,心无旁骛脚踏实。  

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

花开复见却飘零,残憾莫使今生留。

简爱手绘
在中国传统节日里,亲朋好友相聚...

在中国传统节日里,亲朋好友相聚一起,离不开浓厚的节日习俗来营造氛围,更离不开特色美食:春节的团圆饭、元宵节的汤圆、清明节的青团、中秋节的月饼、端午节的粽子……节日里一天的生活欢乐和代代相传的传说都融合在了一副画面里。本套插画以传统节日文化和食物为主形象进行夸张和创作,意在用品味记忆中的中国味道,传承中华文化。

在中国传统节日里,亲朋好友相聚一起,离不开浓厚的节日习俗来营造氛围,更离不开特色美食:春节的团圆饭、元宵节的汤圆、清明节的青团、中秋节的月饼、端午节的粽子……节日里一天的生活欢乐和代代相传的传说都融合在了一副画面里。本套插画以传统节日文化和食物为主形象进行夸张和创作,意在用品味记忆中的中国味道,传承中华文化。

HxFREEDOM1
不要画那些画起来不开心的画

不要画那些画起来不开心的画

不要画那些画起来不开心的画

HxFREEDOM1
画画嘛 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画画嘛 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画画嘛 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山林食纪

拍虫草花的时候,发现它煲汤还不错吃。

拍虫草花的时候,发现它煲汤还不错吃。

周魃

炼妖(5/9)

“玉蛇踯躅流光卷,连珠合沓帘波远。”

炼妖(5/9)

“玉蛇踯躅流光卷,连珠合沓帘波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