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秋快乐

11389浏览    2505参与
Near依子
中秋节挖的坑居然过了一个月才补...

中秋节挖的坑居然过了一个月才补上

那就再说一次中秋快乐吧~


还是有很多细节没有认真画完…手痒痒想开新坑了( ・᷄ὢ・᷅ )

中秋节挖的坑居然过了一个月才补上

那就再说一次中秋快乐吧~


还是有很多细节没有认真画完…手痒痒想开新坑了( ・᷄ὢ・᷅ )

赞歌赞老爷

【承诺】(开玩笑中秋贺文)

【我将让你感受到颜色的存在。】

酱油向眼前的人承诺,而坐在她面前,仰头对着她的,是一个双眼残疾者,通俗地讲,是个瞎子。

 

瞎子想要看到颜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而“一个瞎子想要看到颜色,这时间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不,百分百不可能实现的事。”这句话在瞎子耳边响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每多做一天的梦,就会多一个人在他耳边唠叨。

多一个人在耳边唠叨不可怕,瞎子有比平常人更敏锐的四感,也有比平常人更强大的内心。生活教会了他如何去欣赏风这一类平常人用眼睛看不到的事物,也教会了他如何从另一个角度去感受常人用眼睛所感受的东西。他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即使是个瞎子,通过努力,也能...

【我将让你感受到颜色的存在。】

酱油向眼前的人承诺,而坐在她面前,仰头对着她的,是一个双眼残疾者,通俗地讲,是个瞎子。

 

瞎子想要看到颜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而“一个瞎子想要看到颜色,这时间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不,百分百不可能实现的事。”这句话在瞎子耳边响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每多做一天的梦,就会多一个人在他耳边唠叨。

多一个人在耳边唠叨不可怕,瞎子有比平常人更敏锐的四感,也有比平常人更强大的内心。生活教会了他如何去欣赏风这一类平常人用眼睛看不到的事物,也教会了他如何从另一个角度去感受常人用眼睛所感受的东西。他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即使是个瞎子,通过努力,也能感受到平常人所能感受到的一切。

就算是“色彩”这种只同视觉挂钩的东西,他也能够欣赏,没错,即使是色彩。

“即使是色彩。”瞎子轻声说,这句话在他脑中嗡嗡作响。

“瞎子想要感受到色彩,这件事很不简单,”瞎子给自己打气,“我要找个看得到颜色的人来帮忙。”

他去找画家、电视导演、服装设计师这些整日里同颜色打交道的人,想让他们帮助自己感受到色彩,然而这些人无一例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瞎子想要看到颜色,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对瞎子说,“不要再追求不切实际的东西了。”

“可贝多芬这个聋子不也写出了命运交响曲?”瞎子不服气,“聋子能写歌,瞎子为什么就不能看到颜色?”

“贝多芬曾经是个正常人,他知道音乐是怎么一回事,可你生下来就是瞎的。”

瞎子沉默了,他确实不知道颜色是怎么一回事,人们常说瞎子“生下来便生活在黑暗中”然而,事实上,瞎子连“黑”究竟是什么样都不清楚——“黑”也是需要看见的。

然而瞎子并未放弃:“至少我知道要怎样认识颜色了。”此事过后,他打算循序渐进,先了解颜色是怎么一回事。

他找上了一个作家,业余的作家,写故事的人。

那个作家叫“酱油”,人如其名,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听完瞎子的请求,她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甚至颇为庄严地承诺:“我一定会帮你感受到颜色。”

瞎子高兴极了,他同酱油聊了很久很久,甚至一度怀疑酱油也是个瞎子。她给他讲风穿过田野,讲阳光落在草叶上,讲冬天的时候很冷、有雪落下,秋天的落叶很脆,踩上去软绵绵的——她的话中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单单没有视觉。

瞎子有些不安。p

当聊天接近尾声的时候,酱油打消了他的顾虑,“落日,”她说,“血红色的落日。”

瞎子放心大胆地将自己交给了她。

酱油让瞎子认识颜色的方式十分特别:故事。

“夏天是绿的。”她告诉瞎子,“又浓又稠的绿,带着露水与草木的香气。”

于是,在瞎子的意识中,绿与草木与露水联系在了一起,又浓又稠,但同时清爽又干净,是种矛盾且带着夏天气息的颜色。

“泥土是棕色的。”酱油又说,“有股特别的味道,里面有蚯蚓和土拨鼠。”

“总是有吗?”瞎子想象着一大群土拨鼠聚在一起的样子。

“大部分时候会有。”

泥土与土拨鼠就这样变成了棕色的象征,有生命力且具有包容性,还十分喜欢尖叫。

“紫色,傍晚的天是紫色的。”

凉爽的傍晚与紫色就此联系在一起,瞎子得意得摆弄着一朵紫罗兰:“这朵花的香味就像晚霞。”

“说得好哇!”酱油将这句话记在了她的小本本上。

黄色是油菜花的颜色,是亮眼到让人过敏的颜色;橙色是橘子的颜色,酸酸甜甜;青色是晴朗的天空,沉默、泛着些微的暖意;黑色是的存在的事物的颜色,是令人悲伤的颜色;阳光有七种颜色,所以不同时期的阳光带给人的感觉才如此不同……

瞎子脑中的颜色一天天多了起来,渐渐地,酱油同他交谈时不再避开各种颜色。

“白焰般的银河?”瞎子疑惑地看着酱油,“冬天是冷的,冬天的银河也应该是冷的。冬天的天是黑的,怎么会出现白焰般的银河?”

“银河燃烧着劈开黑夜,寒风将星星的火焰冻住了,所以银河看起来犹如白焰。”

瞎子听着酱油的回答,心底某个隐秘的地方生出了一点希望——不计其数星星燃烧着刺破了旁人所以为的他自生下来就要面对的“黑暗”。

那一夜,盲人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站在一条河边,身旁是流淌的颜色的影子。

盲人哭了,泪水从他的眼中流出,落进河水。与河水融为一体。那一瞬间,他忽然理解了何为“透明”:透明可以是任何一种颜色,他的眼泪是透明的,他也是透明的,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可以是任何颜色,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想看见颜色,这个愿望随着他对颜色了解的增多日益强烈。

酱油用不计其数的文字向他描述了颜色的影子,然而,令人悲伤的是,无论再怎样接近,影子终归是影子。

他想看见颜色本身。

他于是向酱油辞行。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作家用不计其数的文字替自己构建了一个流淌着颜色的世界,现在,他想亲手触摸它。

这将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瞎子背起行囊向西北走去,酱油曾对他说过,西北方是夜幕降临时,第一颗星星出现的地方。

他想去寻找星星,被寒夜冻住的火焰曾驱散了他内心对于不可视物的恐惧,那么,尚未被冻结的星星的火焰——

没准能点亮他的双眼。

他抱着这样的希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在一片荒原上,他踩到了一颗小小的星星。

他将这颗星星捧到手里,小心地擦拭着它。那颗星星是颗流星,火焰尚未被冻结,在他的手心沉默地燃烧着。

星星的火焰是温的,这令瞎子很是惊讶,他本以为能劈开寒夜的东西必定是炽热无比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他本想把星星放进眼里,但这只能顾一时,等星星的火焰熄灭,他又会变回瞎子;他又想把星星挂在额头上,可星星的火焰的光芒无法穿透他的思想,到达他记忆的最深处。

盲人有尝试了很多地方,都无法使星星的火焰长久且持续地燃烧,他几乎要放弃了,看到了希望的他不想再面对这片无形物质的“黑暗”;见过光明的他不能再面对这片无形无质的黑暗,他是个人,喜好得寸进尺,同时拥有几乎无法满足的欲望,他正是因此才想要了解颜色,也正是因此才想要看见颜色。

最终,思索再三,他深吸一口气,将星星吞了下去,星星的火焰点燃了他。

有欲望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人类的文明正是因为其欲望才得以发展。

因为欲望寻求自我的毁灭也并不是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在同一个宇宙中,日落与日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瞎子的双眼被火焰点亮了,他看见了身边齐腰高的杂草以及草间的萤火,萤火带着草木与露水的感觉,是绿色的;远处群山蛰伏在夜幕下,边缘是凉爽的紫;银河自山后向头顶延伸,白焰劈开漆黑的天穹,灼灼燃烧着。

瞎子的眼也灼灼燃烧着,他开始大笑,笑到眼泪涌出双眼,笑到喘不过气来。

“这个世界竟如此明亮!”瞎子的身体一点点变成了银白色的星尘,而他浑然不在意,只是睁大眼,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景物,哭着,笑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都被刺痛了!

“连黑,连黑都是明亮的!”

一阵风刮过,瞎子消失在了荒原上,一股银白色的风在世界尽头盘旋。

东方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

天虞
迟到的祝福,中秋快乐呀

迟到的祝福,中秋快乐呀

迟到的祝福,中秋快乐呀

居心叵测

景璧‖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第十章

  公子景在中秋前夜回去了。


  这些时日,他独自一人去了他们两人去过的一切地方。


  初遇茶馆,那道街。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游玩采花,那条湖。莞尔一笑,翩翩君子。

  秋千行乐,那座山,情动之处,清爽明朗。

  ……


  一切的一切,公子景都去看了一次,怕以后,应是见不着了,这些地方,没有他,唯一的意义,只有回忆。


  公子景回...

              第十章

  公子景在中秋前夜回去了。


  这些时日,他独自一人去了他们两人去过的一切地方。


  初遇茶馆,那道街。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游玩采花,那条湖。莞尔一笑,翩翩君子。

  秋千行乐,那座山,情动之处,清爽明朗。

  ……


  一切的一切,公子景都去看了一次,怕以后,应是见不着了,这些地方,没有他,唯一的意义,只有回忆。


  公子景回来了,这些天,他明确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该做决定了。


  连城璧望了一眼公子景,依旧是那双熟悉的黑眸,澄澈透亮如高山之巅的皑皑冰雪,少了些许柔和的笑意,却多了一些深刻的感情。


  连城璧也憔悴多了,只有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同样温柔,同样亲切。他默默的凝注着公子景,多少情意,尽在无言中。


  “璧璧,再最后陪我一天,好不好。”公子景垂了下眼睑,嘴微张。


  “嗯,好,陪景儿。”连城璧心里也释然,说出来也好,都不用为难。


  两人对视,互不知心思。只是两人都笑中带泪,不知何感。


  “璧璧,我们去后花园看看吧。”公子景这些天,回忆就差后花园,有这个,就圆满了。


  “好,景儿喜欢,我们去。”连城璧牵着公子景去了后花园。


  花度几轮回,花开几落许。


  院里开满了扶桑,扶桑花下,公子景抱紧了连城璧,坐在木椅上。


  “璧璧,我一向只穿白色衣物,明天,我为你穿上婚服如何。”公子景用脸细细摩挲公子景的发丝,温柔的说道。


  “嗯,好。”连城璧心里叹道,值了值了。无遗憾。

  晚上,二人又是相拥而睡,只是两人都假装睡着,实则不寐。


  其实也瞒不过对方。


  连城璧紧紧的靠在他怀里,不会有一丝远离,最后一晚了,他身上干净清香的味道,最后一次细闻。

  公子景紧紧的揽住连城璧的腰部,气息始终不稳,最后感受这腰间炙热温度。


  第二天清早,两人穿了婚服。


  公子景身穿一袭降红色的暗红边金绣锦袍,上面绣着雅致竹叶的镂空花纹,镶边腰系金丝滚边玉带,后边红色发带缠绕,衬的他贵气天成。


  连城璧穿一身朱红婚袍,外披荷花镂空纹路衣,腰带正中镶白银花器,两边黑色底扣勒紧腰身。


  就让我当一次你的夫君。


  就让我当一次你的夫人。


  两人在房里什么都没做,只是就这样抱着,默默的看着。


  下午,太阳下山了,云雾缥缈,月亮该出来了,还是月牙。


  最晚不超过戌时,月亮必须圆满,凡人会跪拜天灵,以此乞求多福安康。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日总是短暂的,即便那么握紧每分每秒,也是难逃这一刻的来临。


  屋檐上,还是上次赏月的地方。公子景轻轻揽住连城璧。背后是摇曳的树叶与蝉鸣,不知离别人之痛,叫嚣着,欢呼着。庄前是满池荷叶,无声无息。檐上,两个有情人,正依依惜别。


  “璧璧~你上次说月亮不圆,算是遗憾,今儿不会了。”公子景以为他不知此事,平缓却深情的说道。


  “嗯,没事,应该的。”连城璧自知今是自己最后一晚了。就让自己在景儿的怀里死去吧,这样,也算是死得其所。有你,死也无惧。念此,心里更平坦了。


  “璧璧~我说过,我在,别怕。”公子景将自己与连城璧对视,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毫无办法的心上人,狠不将他深深的印在脑子里,永远忘不掉,永远,永远……


  “嗯……”


  连城璧只觉得自己唇上微凉,却又火热,这吻……

  唔……连城璧感到一阵吸力,一阵轻放,不紧不慢,如小雨般覆盖,在唇上留下点点滴滴。


  若是这样吸取了月华,便也值得。


  连城璧看着公子景,动情的回应着。


  两人都不舍得少看对方一眼,哪怕一眼,好像于他们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


  “戌时已到,赏月求福。”报时的童子在下面敲响锣鼓。


  公子景心中一颤,那一下跳的沉重。连城璧感觉到了这细微的变化,知他不好行事,闭了双眼,就最后一次,抱着他吧。只是往前一倾,扑了空。


  “景儿……”连城璧慌神的喊道。


  “哇,月亮好圆。”


  “是啊是啊,好久没见如此圆的月亮了。今天肯定是丰收年。”


  连城璧猛的抬头,见了天上最美的满月。


  公子景作为上仙,修的是冰心玉洁,修的是温润如玉,修的是纯真善良。也正因如此,他才有资格守护月华,同时,亦可以替代月华,同是灵气之物,但更为尤物。


  从此,月亮变为了纯白色,也不在只有中秋,才会月满,以后,若是见了红色月亮,那是天上的思念人儿来寻自己的心上人了。


  公子景将自己的魂魄入了月,成了那中间一点,从此,无形无体。


  连城璧不用多说,心中已然明了。


  景儿,我不值得……


  连城璧闭眼,将自己埋在臂弯里。想着这难度的长夜,感到一种深宵旷野独行者的恐怯。


  忽的,连城璧感受光线变亮,一股温暖袭满全身,抬头,发觉自己被洒下的月光包裹了。


  “璧璧,别怕,我在。”


  这句话又在连城璧的脑海里回荡,公子景虽然再也不能说出来了,可他始终没忘。或许他的魂儿感受到了璧璧的无助,可他无形无体,只好借着月光,来抱自己消散已尽都忘不了的人。


  连城璧知道了,他一直在,一直在守护他,一直没走开。随即面向满月,摆了一个笑容,幸福的笑着。


  庄前的荷花又重开了,一只蜻蜓憩在一角荷叶上,啜一口露水,掬一捧月光。这露水是相思泪,这月光是情意绵绵。这花是公子景对连城璧的守护。


  那夜,连城璧在荷花清香,月色包围下,过了那难忘,刻骨铭心的一晚。


  以后每到夜色降临,总有那么一个人,坐在屋檐上,抬头望着,静待那一抹月色。


  此后,中秋不仅有期待丰收旺年之意,更增添了相思之意,望团圆,念故人归。


ps:卑微作者在这里祝大家中秋快乐,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祝大家开心幸福,祝相思的人都见的着,想护的人都在手心里。

 


汝犀
中秋过完了 但是才想起来画画的...

中秋过完了

但是才想起来画画的迟钝选手(x

中秋过完了

但是才想起来画画的迟钝选手(x

秋山
明月绕枝头。 祝大家中秋快乐!...

明月绕枝头。

祝大家中秋快乐!

x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了...

明月绕枝头。

祝大家中秋快乐!

x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了...

居心叵测

景璧‖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第九章

  “这还有五日便是中秋了,这景上仙怎么还没回来。”月童在景仙居着急的满屋子走,这些日子,有许多人前来,都被月童一一拒下,只是这个时日不多了,月童想了想,还是下凡了。


  “景儿,我先在有事,你在家等我。”连城璧收到了武林里的通知,需要前去一趟。


  “好,我等你。”公子景在门前说道。


  “乖~”说着,在公子景额前浅吻一下,便急匆匆去了。


  望着连城璧渐行...

              第九章

  “这还有五日便是中秋了,这景上仙怎么还没回来。”月童在景仙居着急的满屋子走,这些日子,有许多人前来,都被月童一一拒下,只是这个时日不多了,月童想了想,还是下凡了。


  “景儿,我先在有事,你在家等我。”连城璧收到了武林里的通知,需要前去一趟。


  “好,我等你。”公子景在门前说道。


  “乖~”说着,在公子景额前浅吻一下,便急匆匆去了。


  望着连城璧渐行渐远的背影,公子景叹了口气,准备回房,转身却看见了何七。


  “何七?”公子景见了浅笑说道。


  “公子,看出来我们庄主很喜欢你。”何七恭敬的说道。


  “嗯。”公子景低眉浅笑。


  “你当真就是我们庄主的贵人。”


  “贵人?”公子景略显疑惑。


  “嗯,差不多两月前,咱庄主大病一场,差点不行了,还好老天有眼,咱们庄主莫名其妙的好了,跟没病一样。庄里的陆医说,是有贵人来此,救了庄主一命。”何七说时感慨万分。


  “两个月前?”


  “也没两个月,还有几天才两个月。”何七眯起眼回忆道。


  “不过,说来也怪,庄主自从大病痊愈之后,人变了许多。”


  “哪里变了?”


  “庄主之前说,人有善恶,如果只善不恶,或只恶不善,都是活不长久的。但是,我现在看不到庄主的一点恶狠之心。上次后山林,他竟舍命救我。”何七说到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嗯,我知道了。”公子景若有所思的回了房。


  何七见公子景面若桃花目似秋水,心如明镜不惹尘埃。感慨庄主当真找到了人生中的贵人。


  公子景在房里细想,这时候不正与月华掉落人间对上了吗?这月华至真至纯……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公子景的脑海,桌椅上的荷花垂直掉下,原本出淤泥而不染,此刻浮上了些许灰尘。此前一直以为月华是灵气,会落入这凡尘的秀丽之处,故而四处寻找,却从未想过,若是入了人类的身体……


  “景上仙。”一句轻唤拉回了公子景的游走的思绪。


  “月童?”公子景皱了皱眉。


  “嗯,童儿见离中秋不远了,担心月华找不回,下来看看上仙。”月童如实禀告。


景仙居在离中秋七曜之日,所有人禁止拜访,这是明文规定的,只有中秋月满,才可相继出入。所以,月童才会无顾虑的下来。


  “你来,有何办法。”公子景不知为何,有些烦郁。

  “公子,你看,我把月盘带下来了。”月童从手里变出一个翡翠玉色,形如碟盘,明镜通透之物。


  月童准备递给公子景,微身向前走去,正好踩过掉落在地的荷花,花根瞬间夭折,失去了活力,瓣也伤痕累累,不忍直视。


  “不用,你回去。月盘要是掉了,你就不用回景仙居了,我也保不了你。”公子景挥袖出了房门,去了后花园。


  公子景见桂花开的正盛,想起与连城璧互表心意,两人携手来到后花园。


  公子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后脑勺,那里曾经被连城璧别了一朵栀子花。只是如今花期已过,只剩下绿黄的叶子。公子景怅惘,不知如何面对,但愿一切都是巧合。


  可天下从未有过巧合。


  “景儿,我回来了。”外面传来声响。公子景不用见,便知是城璧。


  公子景缓缓步入房内,见连城璧已然在隔间沐浴,两人隔了一帘子。


  “城璧,你两月前可是大病一场?”公子景思虑良久问。


  “是啊,听说差点死了。不过,我没印象。”连城璧因为公子景日日陪他,心情十分好,洗澡也欢快。


  没印象……竟然没印象。公子景心揪到一起,倒吸了口凉气,浸透心肺。


  毫无印象,意味着重生,如何重生,不是轮回,便是汇灵。


  此刻,连城璧裹着睡衣出来了,见公子景呆愣的样子,笑问:“怎么了?”


  “你,你把衣服脱了。”公子景抬头要求道。


  “脱了?”连城璧的脸上开始有些激动的变化,见着公子景坚定的眼神,便顺从的脱去了上衣,露出了坚实的臂膀。


  公子景深吸一口气,开了清眼,但愿不要……


  猛的,公子景闪现,去了后山林。


  他看见了……看见了月华镶嵌在连城璧的五脏六腑,连着心脏的动脉,维持着他的命脉。这月华若是拿了出来,连城璧必死无疑,必死无疑……


  公子景眼神迷离的见那秋千,情动之处,再见,心里竟五味杂陈。难受在胃里翻滚,搅拌着不知所措,该为何。


  当初定下心与连城璧一起,就闭了所有仙法术,起码是对连城璧。他想做一个普通人,普通的经历一场爱恋。未曾想,一开,便是如此。


  他希望自己从未遇见过连城璧,不,他立马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感恩,感恩遇见了他,短短的两月,胜却自己在仙居的千余年。


  月童刚准备走,却见了连城璧从房门走出,月童起先见他相貌不凡,便多看了两眼,哪承想,怀中的月盘竟开始躁动,月童不明所以的拿了出来,对着连城璧的身体照射,却见了他曾经放走的月华。对,没错,就在那凡人心脏处。


  月童一激灵,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景上仙寻了两月,都未找到,我童儿随随便便看一眼,便见着了,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喂!凡人。”月童蹬一下就跳了出来。


  “你是何人?”连城璧眉头一皱,问道。


  “我?我是天上的神仙,天宫美男子公子景,景上仙的月童。”说时洋洋得意,月童还面带崇敬之情,作揖手之状。


  “哦~原来是景儿的人。”连城璧舒眉笑道。


  “刚刚城璧有失礼仪,冒犯了,多多担待。”连城璧依旧如往日一样绅士有度。


  “你认识我们景上仙?”


  “嗯。怎么了?”


  月童心里更加疑惑,既然认识,公子景怎么会不取出月华,依他的法力,不应该啊!月童挠了挠头,一脸疑惑。


  这月童傻乎乎的,一股脑把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连城璧。


  连城璧听后,心里空了一下,好像坠入深渊。但多年的老道让他镇静。


  “如果……月华找不回怎么办?”连城璧试探的问到。


  “为什么找不回,这不找到了吗?不过啊,取出,你就死定了。找不回,我就死定了,景上仙,按仙规,要受剔除仙骨之痛,重新修炼。哎~”月童撇了撇嘴,悔当初不该好奇,粗心大意开了仲炉。


  “既然公子景认识你,那么我就不担心了。我先回去了。公子景答应过我,月华会找回来的。”月童说完,便走了,要是月盘被自己弄丢了,十个他都不够赔罪的。


  月童没那个法力取出月华,月华是公子景的守护,只能他取。


  连城璧听了,仿佛三魂被抽去了七魄。


  “受剔除仙骨之痛,重修修炼。”


  “受剔除仙骨之痛,重修修炼。”


  “受剔除仙骨之痛,重修修炼。”


  月童的话语一直围绕在连城璧的脑海,在每个密封处,来回的碰撞,仿佛要把他撞碎才罢休。


  连城璧双腿一软,踉跄一下,差点倒地,看着七零八落的荷花,一滴冰冷的泪水啪嗒,滴落在残败的荷花上。


  原来如此,方才估计已经知道,才突然消失。


  情已至此,情难落!


  今去采荷花,花期也差不多了,也该谢了。


  连城璧闭目,细想这两月的点点滴滴。


  我早该死了,呵~这已经是恩赐了。该知足了。

  连城璧啊,你已经很划算了。连城璧心里默默念叨。仿佛下定了决心,知道该怎么做了。


居心叵测

景璧‖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第八章

  两人在山顶看了日落,昏黄的光照在两人的脸上,印出温暖的颜色。


  日落,两人携手回到了无垢山庄,共进了晚餐,公子景沐浴后,准备像往常一样睡觉。只是咚咚咚,房门被敲起。


  “景儿,今天月亮很好看,我们出去看看吧。”


  “好啊。那我穿件外衣。”公子景拿起那件紫边的披上身,就牵着连城璧出门了。


  “景儿,我们去屋檐看吧。”


  “城璧喜欢,...

              第八章

  两人在山顶看了日落,昏黄的光照在两人的脸上,印出温暖的颜色。


  日落,两人携手回到了无垢山庄,共进了晚餐,公子景沐浴后,准备像往常一样睡觉。只是咚咚咚,房门被敲起。


  “景儿,今天月亮很好看,我们出去看看吧。”


  “好啊。那我穿件外衣。”公子景拿起那件紫边的披上身,就牵着连城璧出门了。


  “景儿,我们去屋檐看吧。”


  “城璧喜欢,都可以。”说着两人就上了屋檐。

  傍晚,白日里每一处燥热的空气,都仿佛变成了秋日的风,凉爽轻柔,让心都飘飘荡荡起来。


  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洒下皎洁的月光,两人身上披满了月的温柔光色。


  连城璧与公子景两人相对,城璧竭力想用话来冲淡,疏通这亲爱的使人窒息的空气,这时候空气蠕动着他该说的情话,都扑凑向他嘴里要他说,他不愿说,而又不容静默。他想,反正公子景是他的,将来的日子很长,长的是一辈子。想到这,微笑从心里泡沫似的浮上脸来,快乐的心跳少了一跳。


  公子景看着连城璧的脸光洁的像月光泼上去就会滑下来,眼睛里也闪活着月亮,嘴唇上月色洗不淡的红色变为滋润的深暗。


  公子景将连城璧揽入怀,轻轻呢喃细语:“城璧,谢谢你,这些天,我很开心有你陪我。”公子景温柔的说道。


  “以后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你是我的人。”连城璧轻抓公子景的衣袖,对着他渴望已久的诱惑吻了上去。


  公子景看见连城璧眼里的明亮,心动使然,也情不自禁抱紧了怀中的连城璧。因为恋人的眼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是穷尽一生也克制不了的欲望源泉。


不长的亲吻,却足以满足两人。不敢再奢求什么。两人在屋檐相拥了良久……


  夜深,屋内,烛光还在摇曳,闪动的烛光,照着连城璧英俊、温和、平静的脸,使他这张脸看来似乎也有些激动变化。但等他夹断了烛芯,烛火稳定下来,他的脸也立刻又恢复平静。这是第一晚,他与公子景同床共枕。两人穿的整整齐齐,不会有什么逾矩的行为,就这么安静的睡着。


  连城璧的心很安,他有多久没如此安心的睡去了,整日里担忧仇家的报复,这几天有公子景的陪伴,好了许多,现在有了公子景的怀抱,心里更加踏实,很快就睡去了,睡的很熟。


  公子景看着自己怀中人,只见睡眠把他的脸洗濯得明静滋润,鼻尖上的发梢跟着鼻息起伏,看得代他脸痒,轻轻伸手替他掠好,月光洒进来,他的睫毛仿佛微动,又似乎他忽然呼吸短粗,再一看,他睡着不动的脸像在泛红,公子景忍不住轻啄了一下。也睡了过去。晚安,我的璧璧。


  第二天一早,公子景发觉自己身旁的连城璧不见了,一时慌,猛的坐了起来,却见面前的桌椅上坐着一个文雅公子,连城璧穿的永远是质料最高贵,剪裁最合身的衣服,身上佩带的每样东西都经过仔细的挑选,每样都很配合他的身份,使人既不会觉得他寒伧,也不会觉得他做作,更不会觉得他是个暴发户。


  “醒了,早餐都给你端进房了,洗漱后来吃。荷花我给你插入你的床头瓶了。”连城璧还是如往日一样的温柔。


  公子景看了看,果然,一朵还沾了几滴水珠的荷花插放在花瓶中,甜蜜的笑了笑,去洗了漱。


  连城璧看公子景不笑的时候,脸上还依恋着笑意,像音乐停止后袅袅空中的余音。


  “来吃吧,今天的如意凉糕。”连城璧指着桌上的几盘糕点说道。


  “嗯,每天的糕点都不重样?”公子景来了一个多月,每天的糕点就没重样过,不仅好看,也好吃。


  “对啊,都吃吃,然后告诉我你喜欢的。”连城璧笑着说道。


  “好,昨天睡的好吗?”


  “很好,很舒服。以后你都抱我睡好不好,景儿。”连城璧带着乞求的目光望着公子景。


  “好,昨天屋檐坐久了,怕你着凉,所以昨天抱着你睡,既然你喜欢,那以后都抱着璧璧。”公子景喝了口凉茶说道。


  “没有,昨天屋檐我很开心。”连城璧想着昨天与公子景亲吻,心里甜滋滋的。


  “虽然月亮不圆,但是月色很好。景儿如此好看,算是弥补了这缺漏。”连城璧打趣道。


  公子景听了,心里咯噔一下,颤了颤眼睑,拿着的茶杯停留在半空。离中秋不远了……这月华还是没找到,心里开始担忧。


  “怎么了,景儿?”连城璧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说道


  “没,没什么。挺好的,对了,上次那些是什么人?”公子景一直想问,却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昨天两人也算是稳固了关系,便问道。


  “仇家罢了,这中原有很多想夺权的,都觊觎我的盟主之位。不过,景儿,别担心,我会保你周全的。”说时,握了握拳头,像是自我肯定。


  “璧璧别担心,我在,他们伤不了你,其实,我是天上下来的神仙。”公子景摊牌道。


  “对对对,哈哈哈,神仙,景儿是我的神仙。”连城璧笑说道。


“怎么?不信我?”说着,他便让那朵荷花空中漂移过来,准确无误的落到连城璧的手上。


  “把花给我。”公子景看着连城璧怀中的荷花,略抬起下巴说道。


  “这……景儿,好好好,以后景儿护我,景儿护我,我堂堂庄主竟然要别人来护……”


  “我是别人吗?璧璧?”公子景质问道。


  “不是不是,所以吃景儿软饭可以。景儿在,无能也风流啊。”说着,讨好的递过了手中的荷花,没想到自己当真遇到了神仙,还当真是个贵人。不过,这人是自己的,心里总感觉像裹上了蜜饯,心里都要滴出糖来。


  “胡说。我在,我会一直护着你,因为你是我的璧璧。”公子景拿了荷花,含羞的说道。


  两人吃了早餐,又和以往一样,两人四处游走,逍遥自在。又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只是月童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黑兔子
收到的迟来的黄衣之主的中秋祝福...

收到的迟来的黄衣之主的中秋祝福QwQ

收到的迟来的黄衣之主的中秋祝福QwQ

师师

自拍,哎,果然美颜后的我还是长得可以的😂😂😃

自拍,哎,果然美颜后的我还是长得可以的😂😂😃

居心叵测

景璧‖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第七章

  连城璧的伤口在两周之后,便好的差不多了。


  “景儿,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我说了,要带你去看无垢崖的。”连城璧拉着公子景说道。


  “你伤刚好,不能乱跑。”公子景说道。


  “有你在,没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连城璧说着就往外走。


  两人离去。何七看着两人的背影,叹道,庄主当真是变了。


  “其实每个人都有两种面目,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

              第七章

  连城璧的伤口在两周之后,便好的差不多了。


  “景儿,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我说了,要带你去看无垢崖的。”连城璧拉着公子景说道。


  “你伤刚好,不能乱跑。”公子景说道。


  “有你在,没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连城璧说着就往外走。


  两人离去。何七看着两人的背影,叹道,庄主当真是变了。


  “其实每个人都有两种面目,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否则他非但无法做大事,简直连活都活不下去。”何七记得,这是庄主说过的话,只是好像庄主恶的一面,有野心的一面都没了,只剩下善的一面,不过,庄主开心便是。上次多亏庄主舍命相救,才保住这条命。日后,一定要好好跟随庄主,何七心里默默想到。


  “景儿,你看看,你喜欢这里吗?”到了无垢山顶,连城璧指着这山间景色,对着公子景说道。


  山顶上,笼罩着流动的,像纱一样,不知是云,是烟还是雾。巍峨的云峰上,霎时峭壁生辉,从上下流的瀑布,一泻千里。


  “城璧,这里真好看。”公子景看了看悬崖边一棵百年老树,枝缠绕,蔓延。树上白色细花缀点,十分壮观又美丽。


  “嗯,这里之前只有我来过。山上是不许外人来的,但你不是外人。”连城璧看向公子景,眼神里的温柔与爱意快要溢满出来,如果这爱是水,可能会起惊涛骇浪。


  “城璧,谢谢你。”公子景莞尔一笑,这爱意他感受到了,感受的清清楚楚。


  “你看,这花。”连城璧指着悬崖边上的彼岸花,开的鲜艳,红的似火。


  “这花真美,可是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可不是什么好寓意哦。”公子景逗趣道。

  “那……那此花我们不摘。荷花八月还有。”连城璧听了心里惶恐,拉着公子景去了树旁。


  “我们坐树上吧,这样看的比较远。”连城璧正说着,公子景便轻飞了上去,连城璧只认为是轻功,便也跟上去。


  树上两人依偎着,看着山顶风景,可模糊见着无垢,却隔着一层纱,朦朦胧胧。周围的花草树木都十分高大,在这树上,两人被气雾环绕。


  “城璧,我给你吹一首曲子。”说着,公子景从腰间拿了他的笛子,这是第一次为他人吹,此笛子既可作为武器,也是乐器。


  “好,我听。”连城璧静静的看着面前人,这近距离的细看,愈发觉得公子景生的如人工雕刻一般,找不出一丝瑕疵。


  “这一首曲子,我一直不知道取何名,不如就叫《景璧合》。”


  连城璧听后,一下亲了过去,虽是额头,连城璧脸上也浮起了红晕。


  “你真可爱。”公子景并没对此不适,反而有点喜欢。看着连城璧的红晕,不禁轻笑出声。


  两人在山顶,一人吹曲,一人旁边静静的听着。恍然如画。


             


居心叵测

景璧‖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第六章

  第二天,一清早,公子景打开了房门,和往常一样,连城璧捧着一朵荷花,递了上来,只是这一次,公子景未一下子接过来。


  “怎……怎么了?是不喜欢了?”连城璧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不是,是我觉得我在这里留的时日长,该去别的地方了。”公子景垂下眼睑,不去看面前的连城璧。


  “哦……那,那这花你先拿着。”连城璧愣了一会,却知道这样有失礼仪,将花递到公子景手里。眼神晦明晦暗的看着公子景。...

             第六章

  第二天,一清早,公子景打开了房门,和往常一样,连城璧捧着一朵荷花,递了上来,只是这一次,公子景未一下子接过来。


  “怎……怎么了?是不喜欢了?”连城璧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不是,是我觉得我在这里留的时日长,该去别的地方了。”公子景垂下眼睑,不去看面前的连城璧。


  “哦……那,那这花你先拿着。”连城璧愣了一会,却知道这样有失礼仪,将花递到公子景手里。眼神晦明晦暗的看着公子景。


  “嗯,可能……过些日子就走,可能明日。”公子景试探的说道。


  “没,没事。我们先去吃早餐。”连城璧心里猛的疼了一下,难道以后见不着了吗,心里怎么会这么难受,苦笑了一会,又憋了回去。


  饭后,连城璧没有像往常一样带公子景出去玩,而是一个人在房里思虑。却被从房外刺进的飞镖给打断了。连城璧皱了皱眉,打开飞镖上面的纸条:何七在我手上,一个时辰不到,人头落地,后山林见,只许你一个人来。


连城璧睫毛轻颤,确实早上没见何七,可能因为公子景……嗯,此去凶多吉少,若是去了回不来,心里想的不是无垢,却莫名想着公子景。也许自己喜欢他吧……在自己去之前,他走之前,必须要告诉他,起码不留遗憾。


  连城璧敲了敲公子景的门,也不管是否有人,一股脑的说出了心中所有。


  “公子景,我喜欢你。那日我第一次见你,就感觉你很不一样,这几天我和你到处游玩,觉得你真的很好,只是我知道你要走了,我……我心里很疼。”说道此处有些哽咽。


“我不会什么甜言蜜语,我只知道我想要你,很想很想……”连城璧安抚了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


  “但是我不会强迫你,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说完便出门了,到底是不敢面对,也不管他听没听到,赶去去了后山林。


  公子景听到了,听到了所有。一开始,本想开门,却被连城璧的情绪给停住了,方才两人仅一墙之隔,公子景因为他的话语而一步一步向前,刚刚真的有一种冲动想打开门,去冲到门外人的怀里。这倒是怎么了,果然,离去,离去,要走,下来是为了月华,公子景默念几次,抚平自己的情绪。


  现在就走吧,先去道个别。公子景坐在房内片刻,得出了这个结果。公子景拿了今天的荷花,与连城璧赠予的两套衣服,便出了房门,但是,找遍整个无垢,也没见着连城璧的身影,就连何七也没看见。心里莫名担忧,于是启动了仙术,按理,如若不是遇见危险,这法术是不应当启动的。但是,关乎城璧……


  公子景感受到后山林,有连城璧的气息,吼叫,血……有血……公子景猛的睁开眼,竟一下子没了平时优雅的样子,一向温柔的脸变得略微皱起。同时,也瞬移到了后山林。


  公子景到了,只见连城璧身后护着何七,身上被人砍了好几刀,就在一眨眼的功夫,连城璧被人从后面刺入,一道水柱喷涌。连城璧跟着倒下,只是闭眼的那一刻,他看见公子景,嘴角的弧度是上扬的。真好,上天怜爱,最后一眼的虚影是他。


  “不!”公子景喊了句。只感觉五脏六腑像被握住,很疼。心突然软软的,没有力量跳跃。公子景愤怒的一下子冲了过去,但仙人不能杀生。只是将他们全部定住,将何七与连城璧带回无垢。路上打晕了何七,顺带抽走了他方才的记忆。


  “快来人,门口有人”公子景将何七放在门口,抱着连城璧就冲进了房门。


  公子景将房门锁死,检查了下连城璧的伤口,背后两个刀口,都很深。脱去那块衣服,血肉模糊。刺痛了公子景的眼与心。公子景第一次体会到何为心疼。公子景强忍伤心,用了自己的仙法,留住气,然后又喂了仙月丹,治疗伤口。尽管如此,公子景的心仍是浮乏的不安,出去打了盆水,给连城璧轻轻的擦洗伤口,和他说着话。他很怕,很怕他再也醒不过来。即便自己给了仙丹,也难保连城璧可以安然无恙。这是第一次,他开始慌了。公子景无抵抗,无救援地让痛苦蚕食虫蚀着他的心。


  “城璧,你快点醒。我不走了。”


  “城璧,我还想和你荡秋千的。下次我推你好不好。”


  “城璧,我们下次再一起栽花好不好。”


  “城璧……明天没有花怎么办。”公子景说道后面,已然哽咽。


  “城璧,我喜欢你……”公子景说的语无伦次,但是,这一句话,是他真正想说的。


  天色已暗,外面的下人都担心庄主,找了上好的郎中来开药。只是公子景一直寸步不离,何七也要外人别去打扰,他知道,庄主真正想要的是谁。

  第二天一早,公子景一晚未合眼,放在床头的荷花竟然没有枯萎,反而还是很娇嫩。床上人开始有了动静,连城璧眼皮动了动,   公子景见了,欣喜的握住了连城璧的手,说道:“城璧。”


  一声亲昵入耳,连城璧的眉目舒张。手中握紧的力度略大了些。


  “景儿~”连城璧第一次如此唤公子景,心里有几分窃喜又有几分忐忑。


  “你好些了吗?”公子景第一次听有人如此称呼自己,但是他更关心连城璧的伤。


  “好多了,我还以为见不着你了。今天没给你带花……”连城璧见床头柜的荷花说道。


  “没事,你好就行。”公子景手一直未放,生怕自己一放手,就一溜烟的没了,这一次,他要紧紧握住。

  “景儿,我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你喜欢我?”连城璧试探的说道,一脸期盼的看着。


  “嗯,喜欢……”公子景经过这次,也不扭捏。

  连城璧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了公子景,只是,好像有点疼,但是,这与抱自己心爱之人想比,算不了什么。


  “好了,我在。”公子景安慰道。公子景被扑了个满怀,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生怕弄疼了他。不过,也奇怪,这里连城璧的伤口好的极快,难道是吃了仙丹的原因?不过公子景心中疑惑被此刻怀中的连城璧抱的烟消云散,不知所踪。

             


KalllliX

晚来的中秋摸鱼


南国的月也可照我

晚来的中秋摸鱼


南国的月也可照我

华梅糖
本来想画张中秋贺图,结果......

本来想画张中秋贺图,结果...

无药可救的拖延症,记录下脑洞吧😂


狮子王:爷爷你怎么圆了?!

爷爷:哈哈哈,因为我是三日月(新月)嘛😄


希望本鸽子可以明年中秋把完整稿交出来🙈

本来想画张中秋贺图,结果...

无药可救的拖延症,记录下脑洞吧😂


狮子王:爷爷你怎么圆了?!

爷爷:哈哈哈,因为我是三日月(新月)嘛😄


希望本鸽子可以明年中秋把完整稿交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