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秋节

28092浏览    4811参与
来瓶鬼波Spiritwave
中秋节,第63斩,我,不愧是咕...

中秋节,第63斩,我,不愧是咕王~

中秋节,第63斩,我,不愧是咕王~

Edward · Enlund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何豚
_(:з」∠)_国庆都过半了。...

_(:з」∠)_国庆都过半了。鸽子来祝大家中秋快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з」∠)_国庆都过半了。鸽子来祝大家中秋快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子狸肥溜溜v
直播的月饼拟人,还有只妹子…等...

直播的月饼拟人,还有只妹子…等下次再拔了它。

同学们的脑洞是魔鬼= =,胸口那个jojo❤
Emmmm…

直播的月饼拟人,还有只妹子…等下次再拔了它。

同学们的脑洞是魔鬼= =,胸口那个jojo❤
Emmmm…

宋桉柠檬汽水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丢!)
国庆快落七天!!

中秋节快乐!!(你也太迟了吧!丢!)
国庆快落七天!!

非常正经的双子
忘记发了哈哈哈,好像也好久没有...

忘记发了哈哈哈,好像也好久没有认真画了,一直在咸鱼。
虽然中秋节已经过去好久了(国庆都快到了!)
还是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忘记发了哈哈哈,好像也好久没有认真画了,一直在咸鱼。
虽然中秋节已经过去好久了(国庆都快到了!)
还是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l14719929129
给我南瓜吃呀~

今年中秋节在家吃的月饼~
蛋黄莲蓉的,红豆沙的,云腿的,枣泥的!都好好吃呀!都是心头爱呀~今年妈妈买的枣泥的超级好吃~😋

今年中秋节在家吃的月饼~
蛋黄莲蓉的,红豆沙的,云腿的,枣泥的!都好好吃呀!都是心头爱呀~今年妈妈买的枣泥的超级好吃~😋

黑白茶
中秋贺图,晚好久了

中秋贺图,晚好久了

中秋贺图,晚好久了

九执星化神
终于补了中秋节的…… 姥爷的头...

终于补了中秋节的……

姥爷的头发画了老半天……

终于补了中秋节的……

姥爷的头发画了老半天……

K

此时彼方

文笔渣,角色归三叔,ooc归我。

雨村:

灶台的木制锅盖下冒出的白烟充斥了整个厨房。

“咳咳……靠胖子你他娘的会不会烙饼啊!芝麻呢!这饼没撒芝麻他娘的能吃吗!”我喉咙呛到发涩,嗓音哑的要死。

“天真水呢?水呢!他娘的锅干了!”胖子在白烟里挥舞四肢,尾音破音。

“小哥!”

滚滚白烟里一个瘦长身影哗啦一声敏捷的从满水的水槽里捞出一瓢子水,连着瓢一起往胖子那边抛了过去。

胖子突然感觉不妙,可是小哥的瓢哪是那么容易躲过去的——一个木制的瓢砰的一下亲上了胖子的脑瓜子,整瓢的水哗啦而下。

“我艹他妈#\@¥*|^……”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又捞了一瓢,加进锅里后烟才小了下来。胖子骂骂...

文笔渣,角色归三叔,ooc归我。

雨村:

灶台的木制锅盖下冒出的白烟充斥了整个厨房。

“咳咳……靠胖子你他娘的会不会烙饼啊!芝麻呢!这饼没撒芝麻他娘的能吃吗!”我喉咙呛到发涩,嗓音哑的要死。

“天真水呢?水呢!他娘的锅干了!”胖子在白烟里挥舞四肢,尾音破音。

“小哥!”

滚滚白烟里一个瘦长身影哗啦一声敏捷的从满水的水槽里捞出一瓢子水,连着瓢一起往胖子那边抛了过去。

胖子突然感觉不妙,可是小哥的瓢哪是那么容易躲过去的——一个木制的瓢砰的一下亲上了胖子的脑瓜子,整瓢的水哗啦而下。

“我艹他妈#\@¥*|^……”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又捞了一瓢,加进锅里后烟才小了下来。胖子骂骂咧咧的去洗澡了。

晚饭之后我们不得已对着一张烧的黑糊糊的大饼面面相觑,我跟胖子猜拳输了又不想对那张惨不忍睹的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气味的大饼下手,在椅子上挣扎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小哥勇敢的拿起刀朝着大饼劈了下去。

一阵焦臭味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胖子一手捏住鼻子一手疯狂扇风:“天真你在馅里加了什么!?这饼还是给人吃的吗!”

我学着他的样子一手扇风一手捏鼻,耸了耸肩,带着鼻音:“你自己爱吃不吃。”

小哥似乎受不了这种气味,转身进了屋。

月光洒在庭院里,我看见了鸡棚和木屋的剪影。可惜厅门朝西,看不见月亮的轮廓。

小哥奇迹般地去而复返,手里还拎着一大盒月饼。

“小哥你不厚道啊这么好的东西藏着掖着不拿出来。”胖子艰难的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小哥的肩,鼻音比我还浓,“哪来的?”

“村委会送给六十以上老人的慰问礼。”小哥淡淡道。

解家某盘口:

解雨臣做完一笔交易走到弄子口,在夹杂着些许寒冷的萧瑟秋风里紧了紧风衣领口,衣袂在风里上下翻飞。

他拉开黑色轿车的车门探身进去,在暖气里彭的一下关上了车门,拿出手机玩俄罗斯方块,游戏自带BGM在不算宽敞的车厢里回响。司机贴心的帮他锁上了车门,咔哒一声响。

汽车发动。

“解老板,秀秀今天托人送了月饼过来。”

“嗯,放着吧。”

汽车拐了个弯。

“解老板,吴老板给您寄的包裹到了。”

“开了吗?”

“没有。”

“好,知道了。”

车两旁的路灯渐渐稀少下去,月光把路面映的分外明亮,一轮圆月突兀地挂在天上。

车厢里突然响起“GAME OVER”的提示音,解雨臣盖上手机翻盖,冷冷抬眼。司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低气压,只好打着哈哈:“今晚的月色真美。”

“是挺美,”解雨臣的眉眼突然柔和下来,“可惜你再见不到了。”

一颗子弹飞快的没入司机后脑勺,几滴血流下来。

霍家老宅:

秀秀纤长的手指捏着一柄细长的搅拌勺,茶杯里的茶叶被搅得沉沉浮浮,幽幽的茶香在空气里氤氲。

书房半掩着的木门响起叩叩的敲门声,她的手停下了搅拌,茶叶还在兀自旋转。

“这种事你不必请示我,你自己知道怎么做。”

敲门声停,然后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月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沾满了她身上的半边旗袍。她浑身一哆嗦,勺子磕到杯沿发出脆响。她现在只觉得这身旗袍像白蛇一样缠在身上,凉飕飕的,冷到人骨子里去。

她又想起了医院的病房。那天她在病房里守着重伤的小花哥哥,手机响起来,来电显示吴邪哥哥。

她很开心地接起来,和对面寒暄一会后问起奶奶。

“吴邪哥哥,我奶奶怎么样?有受伤吗?”

“呃……那什么……她……”电话那头明显的犹豫了一下,又接到“我们和她走散了,她应该还没出来……我们准备去救她。”

“欸怎么会?那你们要快点,奶奶她身体不好……”

“天真……”吴邪那边话筒悠悠飘进一个背景音,吴邪哥哥好像把话筒捂住了,声音模模糊糊的,她听见一个声音说我来吧,于是她就听见电话那头换了个人。

“对不起。”

她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缓了一下迟钝的问道:“什么?”

“对不起,是我失职。她出不来了。”

她的心像是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五脏六腑都在流血:“什么?为什么出不来了……你们把出口堵了?快回去挖啊,应该还来得及的!快啊……”

“她出不来了。”张起灵又重复了一遍。

“小哥……”那边有一个声音模模糊糊,“给我吧。”

电话那头又换回了吴邪。

“吴邪哥哥……吴邪!你实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奶奶呢!你们把她怎么了!我奶奶呢!”

她情绪有点失控,尾音沙哑。病床上一直默默听着的解雨臣艰难的动了动手指,轻轻握住了秀秀放在病床上攥紧发白的指尖。

“……我很抱歉。我们没能把你奶奶带出来。她……”

“我不要听!你把我奶奶怎么了!我要她出来见我!我要奶奶回来!我要她回来啊……”

电话那头声音顿了顿,又接道:“抱歉连尸首都没有带出来……”

“我不要尸首!我要她回来!我要她回来……”她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病床床单上,“你们把奶奶还我……”

解雨臣从她手里拿过手机,朝着对面道:“吴邪。”

“嗯?”对面也带上了一点点鼻音。

“这不是你的错。”

然后他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慢慢坐起来把哭成泪人的她揽进怀里,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

“秀秀,人都是要长大的。你要好好活下去,这样奶奶才不会失望。”

她端起茶杯走到窗前,看见底下一列汽车悄无声息的发动,从铁门鱼贯而出,驶进了茫茫夜色里,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病房比月光还要洁白,但远没有月光柔和。

可柔和又有什么用呢?

她叹了长长一口气,转身朝屋里走去。

对了,给小花哥哥的月饼他应该收到了吧?

苏万家:

苏万盖在桌上的手机嗡嗡振了两下,他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又把头低回了护眼台灯的灯光下。

他的五三还剩十几页。笔尖在本子上刷刷地动,一旁手机嗡嗡响个不停。在解完一道题后他忍无可忍的打开手机设置了免打扰模式。

“我艹!”杨好看着手机界面上的未接通骂出了声。然后他抬起头朝着楼上紧闭的窗子吼道:“苏万你他妈给我开门!”

房里的苏万正在题海里畅游,表示啥都没听到。

彭!一个篮球砸在了窗户上,又被钢化玻璃给弹了下去。

彭!又一下。玻璃有点裂了。

彭!一颗球砸了进来,一个人影跟着跳了进来。

“好哥?”苏万抬起头。

“你他妈敢不接我电话!”杨好气势汹汹的过来逼问。

“啊……我做题呢。”苏万讨好地笑笑,“对了,玻璃你赔嗷。”

“……”杨好有一瞬间的僵硬,又走过来楸他耳朵:“你小子!跟黎簇学坏了啊。”

“哎别揪,疼疼疼疼死了。”

杨好揪爽了之后松了手,漫不经心问道:“黎簇呢?他今晚来吗?”

“他不来。”苏万答道,“他说他事有点多,一时半会搞不完。”

“啧,这小子。”杨好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走吧,去吃饭。”苏万合上书,“今晚吃火锅。”

火锅腾腾热气里,俩人都面色通红。

“来!干了这杯!”

两个啤酒易拉罐撞击在一起,发出响亮声响。几滴酒溅到了两人中间那副没有人用的餐盘。

水汽朦胧了柜子上的三人合照,沙漠的背景下,三个人虽然都一身狼狈,但笑得很开心,比大漠的阳光还要灿烂。

某街头:

他在夜里带着墨镜,远处的万家灯火悉数映于上。

冷风瑟瑟,空旷的街头空无一人。

几只飞蛾在忽明忽暗的路灯下徘徊,撞击出噗噗声响。

他的鼻子突兀的闻到一丝花香,抬起头,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街道尽头跑来,手里揽着一大束杂七杂八的花闷头往前冲。

她身后跟着几个醉醺醺的大汉。

“嘿嘿嘿……小姑娘别跑呀……”

黑瞎子一般不会去多管这种事,但那个小姑娘慌张中一头撞到了他身上,拉着他的衣角不放手了。

小姑娘绑着羊角辫,已经乱糟糟了,他还是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另一个小姑娘。

他有时候在花儿爷手下做事,还是见过那个古灵精怪的霍家大小姐几面的。她现在变了好多,他有点认不出来了。

面前的小姑娘和之前的秀秀倒有几分相似。他想,反正闲来无事——

他朝追来的大汉笑了笑,露出了八颗白牙:“这小姑娘归我了。”

“我们倒不介意再加你一个——可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兄弟你上来就独占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

“我一向喜欢吃独食。”

“呸!瞎子而已,嚣张得很。”另一个撸起袖子。

黑瞎子脱下皮夹克盖到小姑娘头上,把她拉到墙边:“少儿不宜,别看。”

然后转头朝那帮汉子走过去:“欺负小孩和瞎子,了不起哦?”

…………

小姑娘乖乖的站在电线杆底下,有一只飞蛾落到了她手上,又被人赶走。有一只大手牵起她的手,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了大概百来米,皮夹克被它的主人从头上掀了下来,重新穿到身上。

“小姑娘你家人呢?”

她记得那天中秋,他的手很大,长满了茧,很粗糙。她也记得皮夹克拿下来以后,她面前的月光很亮,月亮很圆。有一个男人蹲在她面前,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

她神使鬼差地把手里那一束压的皱巴巴的花递了过去:“哥哥,你买花吗?”

墓园:

天有点阴,云多得像是要压下来。落叶被风从树上吹落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停在一双锃亮的

皮鞋边上。

黎簇摸出一根烟,在手里把玩一会后“哒”的搁在了墓碑前。

他站起身,拍了拍风衣上的灰走出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停靠在过道上的树底下。

他又摸出一根烟,点着了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一圈圈白烟,才斜睨着刚才那根烟轻轻叫了一声:“爸。”

依稀还有些当年桀骜不驯的样子。

“爸,妈还没死,没法过来陪你。可是你旁边只剩一个空位了。”

他又吸了一口烟,从鼻子里吐出来,手法老练得不行。

“那个坑我买了。归我了。我不会给我妈的。”黎簇小孩子似的撅起嘴,“我的。谁也不给。那天我下去了你也不许烦。”

“算了,你自己爱烦烦去,我也乐的清净。”

“我名字都刻好了,朱砂都上了,就差我一捧骨灰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骨灰剩下。”他把烟夹在指尖,火星在越来越暗的天幕下亮的晃眼。

“管他呢,反正我早就死啦。说起来还是多亏了吴邪。”

“恨他?一开始会吧,现在不啦,谁还不那样呢。”

他又把烟叼回了嘴里,歪头斜斜地笑了一下:“我连苏万他们找我聚聚都推了,专门来陪你,开不开心?”

“中秋嘛……要团圆不是吗。”

说到这他又烦燥地搔了下脑袋:“我还没有找到你尸首……不过快了,你放心。”

一支烟烧到了尽头,他把烟扔在地上,一脚踩灭。火星挣扎地跳动几下没了踪影。

“在底下可千万别害怕噢,我看着会笑的。”

“你可是我爸哎,被我笑了岂不是又要打我了。”

“啧,我好怕哦。”

                                                                   文/微生

安小姐

【中秋节快乐。part1】 说了好多年要拆迁的乌桥岛,今年终于尘埃落定。所以应该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来看乌桥岛民拜月娘吧。还好天公作美,凉风习习,花好月圆。只是这烛光里难掩一个小岛的落寞。

【中秋节快乐。part1】 说了好多年要拆迁的乌桥岛,今年终于尘埃落定。所以应该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来看乌桥岛民拜月娘吧。还好天公作美,凉风习习,花好月圆。只是这烛光里难掩一个小岛的落寞。

若麋y
搞完了,明天拿去学生会面试,祝...

搞完了,明天拿去学生会面试,祝我好运~

搞完了,明天拿去学生会面试,祝我好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