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丸总

245浏览    6参与
墨夜yu

【已授权/丸总】斯德哥尔摩情人(番外/追逐)

   感情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东西,你遇见过它,感受过它,为它哭过,为他笑过,可终究还是错过。

  丸子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卷儿和大魔王是不同的。

  那是由出生决定,无法改变的不同。

  可或许是不甘心,又或是其他的什么,丸子总是能在他们两人中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看上去似乎毫不突兀,理所应当。

  直到卷儿与大魔王双双退学离校,踏无音讯,丸子才恍然。

  不一样的东西,他终究还是没有追到。

  时光洗刷着儿时地回忆,似乎那懵懂未出的感情,连着土壤都被冲了个干净,以至于丸子听到“卷儿”这个名字时,有种恍如隔世,时光未老般地错觉。

  “怎么了,这对你来说很简单吧,资料里,你似乎还与...

   感情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东西,你遇见过它,感受过它,为它哭过,为他笑过,可终究还是错过。

  丸子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卷儿和大魔王是不同的。

  那是由出生决定,无法改变的不同。

  可或许是不甘心,又或是其他的什么,丸子总是能在他们两人中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看上去似乎毫不突兀,理所应当。

  直到卷儿与大魔王双双退学离校,踏无音讯,丸子才恍然。

  不一样的东西,他终究还是没有追到。

  时光洗刷着儿时地回忆,似乎那懵懂未出的感情,连着土壤都被冲了个干净,以至于丸子听到“卷儿”这个名字时,有种恍如隔世,时光未老般地错觉。

  “怎么了,这对你来说很简单吧,资料里,你似乎还与卷儿做过朋友。”

  坐在对面拿着捧着热茶的须须一脸无辜地笑意,并不像说出那种“卑鄙”地计划的人,丸子回过神来,不知为何,幼时那种“不是同一个世界”的疏离感忽然又笼罩了他。

  须须与他似乎也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

  “没什么,我会从卷儿手上接过所有的势力。”

  那是他,唯一的,能够看到卷儿眼中风景的机会。

  风轻轻扬过,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那颗感情的种子,正悄悄地发芽,迎风摇曳。

  在丸子慢慢熟悉了卷儿手上的工作后,才发现,卷儿与军方竟是有合作的。

  丸子本就是军方派来与须须接头,顺便监视须须的,卷儿的势力与军方有联系的事情正方便了丸子的接手。

  只是那无形中横亘在两人之间的距离,更仿似天堑,难以触碰。

  “小丸子,要不要吃点鸡腿,我做的,很好吃哦。”卷儿咬着鸡腿站在丸子的身边,看着桌上的报表和资料笑了笑“这些东西没必要这么急吧,我如果不彻底撇干净的话大魔王是不会相信我失忆的。”

  丸子摇了摇头“你自己吃吧。”然后又埋下头,对着一串串的数据专注起来。

  眼前渐渐模糊,眨了眨眼,再抬起头才发现又是一片晨曦。

  丸子也不知道他到底熬过了多少个日夜,只觉得越是了解与熟悉,越是发现。

  那些距离,并非能够轻易越过。

  与卷儿住在一起的三年,总是让丸子有种一辈子的错觉。

  卷儿与他想象中并不一样,就好像没有经历过多年苦难,还与小时候一样地笑靥天真。

  与这样的卷儿生活在一起,似乎能忘记他早已长大,忘记距离,忘记……所有。

  只有那感情的芽苗,愈演愈烈,渐渐成原。

  以至于让丸子忘了,天真与纯粹分很多种,而其中的一种,便是黑到了极致……

  “差不多了吧。”卷儿指着网页上的报名信息,笑着对丸子说“我该和我的玫瑰花重逢了。”

  那笑依然那样天真纯粹,纯粹的让丸子如坠冰窖……

  他们从一开始……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儿时仰星光,举手若能摘。于今七尺身,天高不可即。

哈牛柚子皮

壳哥花式被虐(虐🐶)记2

应该不会撞梗的

撞梗我的锅锅

依旧求点赞求推荐

还是你们勤奋的柚子皮。

有啥想看cp ,我们评论见

话不多说,搬文

壳哥花式被虐(虐狗)记之听说卷儿美人去看了丸总的演唱会。

          说实在的,丸总,大名鼎鼎的丸总,壳哥当年追卷儿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最主要是什么呢?那人还是卷儿的初恋。原本以为结了婚之后自己就再也不用看见那个所谓的你家老婆的初恋。结果呢,老婆是自己的呢,儿子却成了别人家的。

        ...

应该不会撞梗的

撞梗我的锅锅

依旧求点赞求推荐

还是你们勤奋的柚子皮。

有啥想看cp ,我们评论见

话不多说,搬文

壳哥花式被虐(虐狗)记之听说卷儿美人去看了丸总的演唱会。

          说实在的,丸总,大名鼎鼎的丸总,壳哥当年追卷儿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最主要是什么呢?那人还是卷儿的初恋。原本以为结了婚之后自己就再也不用看见那个所谓的你家老婆的初恋。结果呢,老婆是自己的呢,儿子却成了别人家的。

          咳咳,也不是说绒绒是丸总的孩子,就是什么呢?就是自从上次在鸟巢演唱会绒绒见过丸总之后,就成天成天在家里闹着要去丸总家玩。这不,听说丸总要开演唱会了,求着他卷儿爸,非要来。

          “绒绒,赶紧把这个红丝带带好,等下你小丸子叔叔就要出来了。”卷儿说着给绒绒系上了红丝带。

        壳哥坐在一边,万分委屈,老婆从进来之后就再也没看过我了,老婆还叫他小丸子,哼,老婆还没这么叫过我,老婆还给绒绒系红丝带,不给我系。老婆是不是不爱我了?🥚壳坐在那里想着想着,越想越委屈。

         “华壳”卷儿美人看着正在发呆的壳哥叫了一声,心想,台上有那么好看吗?结果壳哥由于发呆太过入神没听到。“华壳,你干嘛呢?”卷儿美人又叫了一声。壳哥才反应过来“咋了,老婆?”

          卷儿:“我问你干嘛呢?看啥呢?”有啥比我还好看,这个华壳,是欠收拾吗?

          华壳:“没干嘛”(🥚壳,你这态度很容易失去卷儿的)

          卷儿心中反正是不信,不过看着华壳那个态度,也懒得理他了。 华壳想,为什么老婆就不理我了,哼,难道老婆真的不在乎我了吗?

           而一遍的壳哥不听的乱想,而另外一边的绒绒就不一样了

            “妈,小丸子什么时候来啊,怎么还不出来啊?”由于丸总这么长时间不出来,绒绒等的有些急了,他的小丸子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就喊妈吧,我也不知道该叫啥,有啥意见没?有意见走评论,如果没啥已经以后就叫妈了。)

           卷儿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应该快了吧。”转而又说:“要叫叔叔”

           绒绒点了点头:“不嘛,就是小丸子。是绒绒的小丸子”

          就在绒绒点头的瞬间,舞台亮起来了,

我不大接受

什么被委屈别还手

我不太能够

顺应所谓的大潮流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首歌了。)

    是丸总,丸总似踩着七彩祥云从舞台的正中央升起。(哎,谁让大哥就是我的意中人呢)

        “小丸子,小丸子,妈你看,小丸子好帅”绒绒激动得手舞足蹈。

        卷儿揉了揉绒绒的头发,:“嗯,是挺帅的。”

       什么?老婆居然说别的男人帅?那我呢?我是空气吗?震惊了我的壳哥。是的,没错,壳哥马上就要气炸了,儿子就算了,为什么老婆也这么说。壳哥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魅力值下降了。

          “老婆~”卷儿一阵恶寒,“怎么了?”

            “我有小脾气了~”壳哥呆巴巴的望着卷儿

             卷儿:“啥事,说!”一副看智障障的表情:“你知道你现在跟谁很像吗?我远房表哥智障障。”

             壳哥表示,我真的生气了,我要气炸炸了,老婆不说我帅就算了,还说我像智障障。不行,我一定要让老婆知道我有多帅。

           “吧唧”一口,卷儿脸上瞬间多了壳哥的一个唇印,卷儿摸了脸:“你,吃醋了?”立马明白。

             壳哥:“老婆,你居然说丸子帅,难道我不帅吗?老婆我可是鸟巢王者啊。”还说我是智障障。

             绒绒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爸,你能别丢人吗?

             卷儿像揉绒绒一样,揉了揉壳哥。:“好了,老公最帅了,好不好?”谁让自己老公,是个大醋蛋壳呢?

           壳哥凑向卷儿:“那,我要宝贝的安慰”

           卷儿:“刚刚不是给了吗?”

           绒绒:当我不存在的吗?没事,我看小丸子,嗯,小丸子真帅。

            

            壳哥表示,不够,一点儿都不够。撅起嘴看向卷儿。卷儿表示,家有三岁老公,我能咋办呢?

            卷卷随即亲了上去,正准备送开时,壳哥,反手环住卷儿的脖子,深深的吻了上去。这一吻足足吻了完了丸总一首歌。而一旁的绒绒表示,爸妈太恩爱,我能咋办呢?捂住双眼表示少儿不宜,少儿不宜。结果一想,要是什么时候小丸子也能这么吻自己就好了(宝贝,你才三岁啊!)

            于是第二天微博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幕

           丸总演唱会

           华壳花卷儿热吻

            丸卷cp  

            华壳吃醋

            初恋cp

            绒绒

         所以评论区,也炸开了锅

         某粉丝a:“什么?卷儿居然去看丸总演唱会?”

         某粉丝b:“我的初恋cp啊,天哪,圆满了”

         某粉丝c:“楼上,你们难道没看见壳卷秀恩爱吗?”

          某粉丝d:“对呀对呀,丸卷cp都过去了好吧,现在人家壳哥才是正牌老公”

         某粉丝e:“他来看我的演唱会?”

          某粉丝f:“好了,好了,难道你们没看见绒绒吗?绒绒一直顶着丸总看的,还一脸花痴”

          某粉丝a:“所以说是,绒丸,壳卷?”

          某粉丝e:“天,我磕到了,磕到了”

          某粉丝d:“这就是所谓的,我既然得不到你的人,那我就和你的孩子在一起的吗?”

        

            粉丝评论炸开了锅,而某hr品牌,是不是该推个情侣cp产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最近忙着开学,报到,是真的好忙,今天还陪家里人去旅游,哎好累,六点就起了,然后一直找时间更文。所以看我这么勤奋的份上,求推荐,求点赞。谢谢😜

       

          

         

        

橙子阿。

😭😭😭我永远爱小丸子!!!

😭😭😭我永远爱小丸子!!!

顾先生

[壳卷]性感丸总在线汪汪

大概壳卷|一咪咪丸揪???

渣文笔注意!

粮少得可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1、



  大家好,请叫我丸总。

  前几天我的助理揪揪辞职了,所以我需要重新抓一个人代接电话处理文件推应酬泡咖啡[咳,不知道是哪个优秀的幸运儿将会成为在这间配置着落地窗超豪华办公室外面工作的总裁助理。


2、



  应聘总裁助理的那天,丸总亲临现场,总裁助理自然是得要总裁满意才行。

  丸总单手接过递上来的简历,瞥了一眼纸上密密麻麻的字,便将自带威慑力的目光放在面前的人身上。

 “你叫……卷...

大概壳卷|一咪咪丸揪???

渣文笔注意!

粮少得可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1、



  大家好,请叫我丸总。

  前几天我的助理揪揪辞职了,所以我需要重新抓一个人代接电话处理文件推应酬泡咖啡[咳,不知道是哪个优秀的幸运儿将会成为在这间配置着落地窗超豪华办公室外面工作的总裁助理。



2、



  应聘总裁助理的那天,丸总亲临现场,总裁助理自然是得要总裁满意才行。

  丸总单手接过递上来的简历,瞥了一眼纸上密密麻麻的字,便将自带威慑力的目光放在面前的人身上。

 “你叫……卷鹅,是吧。”

  卷鹅应道,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地扯了扯领带。

 “从简历来看,你的确可以在来应聘的那么多人中占据优势地位。”

 “恭喜你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今天下午跟着人事部的人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明天正式上班。”

  非常草率地得到了工作的卷鹅离开了房间,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

  卷鹅:明明来应聘的只有我一个人啊[挠头]。



3、



  新来的助理工作得心应手,一看就是有过工作经验的人,泡咖啡也很好喝,丸总十分满意。

  咳。



4、



  自古同行是冤家,丸总有个头发很少的对头,是H公司的壳总。

  丸总也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自己的助理和对头举止暧昧。

  事情是这样的,这一天,丸总和个朋友一起吃饭。中途离开去了趟厕所,却在里面看到了满脸通红的助理。

  镜子前的小助理站立不稳地靠着洗手台,弯下腰将冷水拍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被水浸过的脸愈发显得迷茫,透明的水珠坠在两边的发丝上,在黄白的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丸总越想越奇怪,自己的助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高档酒店里,还刚刚好给自己碰上。那一刻,丸总的脑海里闪过一条条段子。

  可是醉酒的小助理洗完脸后就迷迷糊糊地摸着门想往外走,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的上司就站在旁边。

  丸总奇怪地跟了上去。

 摇摇晃晃的小助理扶着走廊的墙壁,在拐角处直直地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那个人熟练地揽住小助理的腰,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水,细声软语地哄着怀里醉糊涂了的人。

 “下次还喝不喝这么多了。”

 “跟我回家好不好。”

  那人将小助理搂在怀里,走之前还看了自己一眼。

  丸总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先去上厕所。



5、



  看着那人头发少得眼熟,机智的丸总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6



  第二天丸总看见与平时无异的小助理,他并没有打草惊蛇地直接质问助理和壳总是什么关系,而是悄咪咪地观察助理的一举一动。

  小助理在休息时间经常会和人讲电话,弯着眉眼,带着笑意喊对方“壳哥”。



7、



  软软的发丝扫在脖颈处,随着主人的动作在空中翘起弧度。

  泛着银光的勺子映着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散着浓香的咖啡里搅动,一圈一圈,泛起,又卷入杯底。

 “你都没事情干的嘛壳总,我一休息就打电话来。”卷鹅倚着茶水间里的桌子,将冲好的咖啡送到嘴边。

 “不时时刻刻把人看好了,万一跑了怎么办。”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带着蛊惑的笑意,酥得耳朵不自然地泛红。卷鹅咳了一声,让不认真上班的壳总正经一点。



8、



  卷鹅刚挂电话准备出去,就看见上司站在自己身后的架子旁,目不转睛地盯着架子上一排排的杯子。

  还不等卷鹅询问,丸总就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茶水间。

  卷鹅:……

  卷鹅:上司最近好奇怪哦。



9、



  丸总背着手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楼下一群下班回家的员工。

  今天挺闲的助理准时下班,在公司门口看见了来接自己的人。

  看着自己的助理有说有笑地上了对头的车,丸总的心中警铃大作,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个阴谋。

  这个新来的助理怕不是壳总安排到他身边的。

  顿时,丸总看助理的眼神像看一个罪恶的商业间谍。



10、



  冷静下来的丸总细想如果这都是对头的阴谋的话,那对方怎么可能会大摇大摆地来自己公司门口接人。

  头发长见识也长的丸总不禁陷入了沉思。


11、



  让丸总真相的是在情人节的那一天。

  没有同意任何员工请假的单身丸总发现一向兢兢业业的助理居然翘班了。

  直到他破天荒地接到了对头的电话。

 “给卷鹅请个假。”

  丸总把电话从耳边移开,看了一眼显示的电话号码。

  好嘛还是用的小助理的手机。

 “昨天晚上累着他了,今天让他在家过个节。

   已经是个成年人的丸总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讲什么并挂断了电话。



12、



   丸总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高楼林立间的车水马龙,突然感觉到了丸生的渺小与无助。

   想了想还是拿起了电话。

   丸总:“我仔细思考过,觉得还是你最适合总裁助理这个位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官复原职?”

   揪揪:“……没有。”



13、



   今天的丸总也还是单身。




Juuudy_Qian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一条鱼占满了河/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整个世界好让我们躲藏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一条鱼占满了河/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整个世界好让我们躲藏

JeanTse

我对壳哥和丸总的脑补~

分享 华晨宇onepiece战斗组 的微博 #歌手华晨宇##华晨宇火星红# 【hcy48之壳哥丸总的区别】 hcy48-丸... http://m.weibo.cn/status/4225847289982166 (From EMore)

我的脑补:

丸总明明是因为强迫读中学的弟弟把好不容易留长的须须剪断变成二锅头,于是被弟弟怀恨在心半夜偷偷潜入卧室,把他的刘海也剪成了狗啃式的一刀齐……于是干脆找专属造型师设计出了这款独树一帜又潇洒霸气的马尾丸子头。壳哥报复失败在家里一直宅到头发重新长成了霍尊同款才好意思出门~

分享 华晨宇onepiece战斗组 的微博 #歌手华晨宇##华晨宇火星红# 【hcy48之壳哥丸总的区别】 hcy48-丸... http://m.weibo.cn/status/4225847289982166 (From EMore)

我的脑补:

丸总明明是因为强迫读中学的弟弟把好不容易留长的须须剪断变成二锅头,于是被弟弟怀恨在心半夜偷偷潜入卧室,把他的刘海也剪成了狗啃式的一刀齐……于是干脆找专属造型师设计出了这款独树一帜又潇洒霸气的马尾丸子头。壳哥报复失败在家里一直宅到头发重新长成了霍尊同款才好意思出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