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为你萌的CP写个虐段子

162.3万浏览    731参与
木下 樱

"啊…下雨了… 这次,你不帮我撑伞了吗。”
叶修夹着一支被打湿的烟,小心翼翼地抚去了墓碑上的几滴雨水。墓碑的中央,少年笑容姣好,恍若昨日。

"啊…下雨了… 这次,你不帮我撑伞了吗。”
叶修夹着一支被打湿的烟,小心翼翼地抚去了墓碑上的几滴雨水。墓碑的中央,少年笑容姣好,恍若昨日。

glow sive

刷一发几年前的tag

端木熙是世间至高无上的阳冥司。

杨敬华记得那天,端木熙穿着鲜艳温暖的颜色。记忆里,端木熙上祭坛的时候,就是身着这种颜色。
端木熙搭在杨敬华头上的手,很轻;他眼里的光,交织在阵法的光芒里,倒印出杨敬华的模样。
那双眸子的主人,那道专注的视线,让杨敬华误以为端木熙注视了自己很久,很久。
端木熙一寸一寸的,细细的看着杨敬华。他忽然觉得苦闷,他的影灵,不应该是这种泫然欲泣的模样。他的影灵,应该是无忧无虑,像他生前二十多年那样,不算顺心顺意也能平安喜乐的生活下去。
但是,他是我端木熙的影灵。
端木熙的自豪,让他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扯的眼睛胀胀的。
杨敬华抵着端木熙的头很用力。
“对不起,敬华。”
端...

端木熙是世间至高无上的阳冥司。

杨敬华记得那天,端木熙穿着鲜艳温暖的颜色。记忆里,端木熙上祭坛的时候,就是身着这种颜色。
端木熙搭在杨敬华头上的手,很轻;他眼里的光,交织在阵法的光芒里,倒印出杨敬华的模样。
那双眸子的主人,那道专注的视线,让杨敬华误以为端木熙注视了自己很久,很久。
端木熙一寸一寸的,细细的看着杨敬华。他忽然觉得苦闷,他的影灵,不应该是这种泫然欲泣的模样。他的影灵,应该是无忧无虑,像他生前二十多年那样,不算顺心顺意也能平安喜乐的生活下去。
但是,他是我端木熙的影灵。
端木熙的自豪,让他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扯的眼睛胀胀的。
杨敬华抵着端木熙的头很用力。
“对不起,敬华。”
端木熙与杨敬华接触的部分却感觉不到分量。
“留下你一个人,我舍不得。”
法阵的光芒是最明媚的温暖,杨敬华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一股无法言明的空洞从不再跳动的胸腔传来。
他想说,你做你自己想做的就好。话说出来,又变成了我恨你。法阵里的光又把声音扭曲成风旋起的“呼呼”声。
记忆里,端木熙总是道歉的那一方。
这世间最尊贵的阳冥司,在想守护的人面前,也是低微的存在。

杨敬华是端木熙无可替代的影灵。

阵法成功的时候,端木熙身上的颜色和身下的颜色一样,一样的温暖鲜红。
远方一声啼哭破开黎明。

只可惜,接受这份低微存在的人,从来没有感同身受,也将再没有机会明白。

阳冥司,是没有来生的人。

可乐真好喝

【尊礼/礼尊】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渣文笔瞎写

我许久没有机会同他这样较量了。

我是青之王,被秩序所束缚,而他却天生擅长破坏,我到庆幸这世界上有他的存在,可以让我短暂放纵。

我知道他自愿被我囚禁的原因,也知道为什么他终归要离开,没人能拦得住他,我这样对我的部下讲。

他的红同我的青久违的交织在一起,却让我愈发不安。

直到他发现了无色之王。

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无法再负荷弑王的负担了。我这样告诉他,我知道结果如何,但我妄图阻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再次站在我面前,破损不堪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他的头顶。

他看着我,是笑着,眼中火红一片。

我握着剑的手是在颤抖吗?还是没有?

他总是知道怎样逼我才最快捷有效。...

我许久没有机会同他这样较量了。

我是青之王,被秩序所束缚,而他却天生擅长破坏,我到庆幸这世界上有他的存在,可以让我短暂放纵。

我知道他自愿被我囚禁的原因,也知道为什么他终归要离开,没人能拦得住他,我这样对我的部下讲。

他的红同我的青久违的交织在一起,却让我愈发不安。

直到他发现了无色之王。

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无法再负荷弑王的负担了。我这样告诉他,我知道结果如何,但我妄图阻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再次站在我面前,破损不堪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他的头顶。

他看着我,是笑着,眼中火红一片。

我握着剑的手是在颤抖吗?还是没有?

他总是知道怎样逼我才最快捷有效。

长剑贯穿他的心脏的瞬间,我突然平静了一些,目光停留在我的佩剑上,沾染了炽热的鲜红的他的血液,也还是泛着冰冷的青光。

我是青之王,为了维持秩序,从不能有任何私心。

我热爱又憎恨着青色,就如同我热爱又憎恨着属于他的赤红一般。

一切平息,赤之王族群龙无首,听着世理的报告,我想,再也没有人有闲心闹事了。

夜色之下,我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着一抹火热的赤色。

没有人知道,那把随着他消逝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现在插在我的心上。

陶苏_

无论是真正的历史上还是王者荣耀的历史上,他们都没有交集。

无论是真正的历史上还是王者荣耀的历史上,他们都没有交集。

月明沧海

【虐段子】此生

bgm《系心聆韻》(請配合食用)










『此生,若你安好,吾便別無他求。』


街角處,一雙的杏眼安靜地目送著江上泛舟的白色身影逐漸遠去,然,一轉身,地上無影的身軀也隨著眼前漸漸飄起的浮沫被擦去了形。


『好在,這一生的願望,也算是達成了。』


【吾只求得這來生,能再見他一眼。】


人,在時間的洪流中,終是被抹去了存在的氣息。


記憶,也終是在兩人相背的剎那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問何時再相見?答案終如時間城主嘆息的那樣,成了遙遙無期。


此時,畫舫上的白衣人像是忽然感受到了什麼,撥鉉的手猛然一頓,一陣劇烈的疼痛從心房襲便全身。他皺起了眉,努力調息等待這陌...

bgm《系心聆韻》(請配合食用)










『此生,若你安好,吾便別無他求。』


街角處,一雙的杏眼安靜地目送著江上泛舟的白色身影逐漸遠去,然,一轉身,地上無影的身軀也隨著眼前漸漸飄起的浮沫被擦去了形。


『好在,這一生的願望,也算是達成了。』


【吾只求得這來生,能再見他一眼。】


人,在時間的洪流中,終是被抹去了存在的氣息。


記憶,也終是在兩人相背的剎那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問何時再相見?答案終如時間城主嘆息的那樣,成了遙遙無期。


此時,畫舫上的白衣人像是忽然感受到了什麼,撥鉉的手猛然一頓,一陣劇烈的疼痛從心房襲便全身。他皺起了眉,努力調息等待這陌生又熟悉的痛感過去。但還是忍不住眼角一酸,落下一滴淚。


“你可還好?”

“無事。”


像是失去了什麼一般,空落落的。


他不知,他的心亦是茫然。


一聲冗長的嘆息夾雜著喳喳的時鳴聲,無聲無息地淡於遠方。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


蕨山

【叶蓝】狼来了

#梗源亲友


“狼来了。”
人们只信三次。
“君莫笑来了。”
有的人能信一辈子。

#梗源亲友


“狼来了。”
人们只信三次。
“君莫笑来了。”
有的人能信一辈子。

慕嘉_单衣试酒

【坂隼坂】一句话的虐

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不能放下自己的家人。

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不能放下自己的家人。

金古什么时候实装

后来

日向创曾对狛枝凪斗许诺。

“我会给你幸福的。”

但他只是眨了眨眼,淡色的唇开合着。

“比起这个,我更渴求希望啊。日向君。”

于是在之后,热度翻涌着将那所有未尽的话语全部燃烧殆尽。

日向创曾对狛枝凪斗许诺。

“我会给你幸福的。”

但他只是眨了眨眼,淡色的唇开合着。

“比起这个,我更渴求希望啊。日向君。”

于是在之后,热度翻涌着将那所有未尽的话语全部燃烧殆尽。

半隻妖喵

【LoinKing】KS「Not one of us」

重溫童年的腦洞

cp隱約是Kovu x Simba 「大愛女婿岳父好嘛」

無頭無尾,原劇情潤色。

------

Simba記得,那個孩子方來的時候要求他一個公平的judgement。

他不喜歡這個同輩的小屁孩,正常生物都看得出來。但是他卻礙著愛女的面,硬是嚥下一口氣把那個小屁孩給留了下來。

他知道Kovu要的是一個公平的判斷而不是一個既有的立場,他是明君,給一个这般被放逐的孩子一个公平又何妨?

只是他真的不喜歡這個頂著跟他叔叔幾乎一模一樣的臉的小孩子──即使他們說白了是同輩,Simba也是長了Kovu不少歲數。

收留了Kovu的那一晚,Simba就久違地做了個噩夢:夢迴Mufasa,他的父王坠崖那時。

刀疤臉的...

重溫童年的腦洞

cp隱約是Kovu x Simba 「大愛女婿岳父好嘛」

無頭無尾,原劇情潤色。

------

Simba記得,那個孩子方來的時候要求他一個公平的judgement。

他不喜歡這個同輩的小屁孩,正常生物都看得出來。但是他卻礙著愛女的面,硬是嚥下一口氣把那個小屁孩給留了下來。

他知道Kovu要的是一個公平的判斷而不是一個既有的立場,他是明君,給一个这般被放逐的孩子一个公平又何妨?

只是他真的不喜歡這個頂著跟他叔叔幾乎一模一樣的臉的小孩子──即使他們說白了是同輩,Simba也是長了Kovu不少歲數。

收留了Kovu的那一晚,Simba就久違地做了個噩夢:夢迴Mufasa,他的父王坠崖那時。

刀疤臉的親叔叔躲在陰影下,在他的耳邊不斷發出刺耳且邪惡的狂笑聲,他的父王在崖下絕望的求助刺痛了他的雙眼。

他以為這次能將Mufasa救回,但他錯了。無論是在夢境中還是在現實上,他依舊只能是無能為力地看著他的父王墜崖而亡。

童年慘況再現,是十分恐怖。然而當他悲痛地扭頭想看看自己的親叔叔時,卻發現那是Kovu的臉!

一如Mufasa被Scar推到崖下的當年,他被Kovu推下了懸崖。

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結局!

Simba恍然驚醒,頭疼要他發瘋。

多久了?那次的墜崖總是他心頭抹不去的傷口,如今要他如何接受那個兇手留下的後代?

Simba也許花盡他一輩子也原諒不了他的叔叔——雖然此時此刻,對於Simba來說那是他的殺父仇人,更準確來說。

留下殺父仇人的養子,這是天方奇譚。

但是,好在無論長得有多像,Kovu始終不是Scar。

在Kovu的影響下,Simba幾乎都要否定自己一直以來的信念。

雖是與Scar相似的面容,卻有Scar沒有的溫柔。Simba尚能想起Scar眼中的溫情,可惜那情中的佔有慾太過瘋狂,比起來,還是Kovu的更如陽春三月的暖風一般沁人心脾。

除了Nala,Simba不得不承認Kovu是第二個看著他還能有一張溫柔面容的生靈。

也許就算長在貧瘠荒蕪的outland,也能成就那般純真如白玉的一代。

畢竟自己的女兒喜歡。他看著年輕的小兩隻在草原上依偎的樣子,單純可愛,都不禁對那個孩子心生憐愛。

也許,這次是他太過計較上一輩的恩怨了。

他以為他可以放下過去,跟那孩子敞開心扉,接納他為自己人。只是沒想到,殘酷的現實再次打了他一巴掌。

他終究是沒有長大的。小時候能因為叔叔一句哄騙而間接導致了父親的死亡,現在已為人父也可以因為那孩子「表面上」的純真而陷自己於險地。

他被outsiders伏擊。命懸一線時,他拼了命一般跳上斷木鑄成的大壩上,他不知道後面有誰在追殺自己,只拼了命地逃。

他看見Kovu在大壩上頭,用著一種名為擔憂的臉色叫著他的名字:「Simba!」

這一聲是意味著什麼,Simba沒有時間想,他首要的是顧著逃命。

逃出生天后,榮耀國的金色帝王才反應過來,渾身的鈍痛都在提醒著他自己方才輕信他人的無知。他原本以為自己這些年的磨礪已學會了看人,結果只不過是他自己癡人說夢又一場。

他終究是信錯了人,他那麼努力鼓起的勇氣,在現在看來就是一場天大的笑話。

他不該信那個孩子的!他真不該相信那孩子的!他甚至還對那孩子產生了好感,簡直就是可笑!

狼子野心,俗話不假。

Simba撐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一步一步往榮耀國境內走,直到見到自己的女兒和摯友,那一副疲累的身軀才甘心地倒下。

「Kovu……ambush……」

來自女兒的震驚與妻子摯友的擔憂都不能撫平他心頭的悲憤。而當他看到Kovu一臉乞求地走到他面前時,他好不容易壓到心底的怒火瞬間燒到了眉毛。

你如何有膽子還在我面前出現?

Simba,please, 我請求你的原諒。

Simba,I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mba都要被氣笑了:請求我的原諒?你沒有做過?你道我還是如此好騙?在親眼目睹你的背叛之後還會相信你的一派胡言嗎?

什麼都是假的。

你給的溫柔,你面上的純真,你那如赤子一般的心腸......

都是子虛烏有!

但是,我明明那麼信任你,信任到我敢與你孤身走到outland,只是因為我相信你不會加害于我!

『He has never been one of us.』

這句話如同旱天雷一般轟在Simba的耳中。

盛怒之下的帝王並沒有顧及階下犯的苦苦哀求,然而在他燒紅的眼睛裡多的卻是無限的失望與悲傷。

「When you first came here you asked for judgement, and I pass it now!」

「Exile!」

洋芋守恒

每日一段真心话(4)(二更)

多少年前,一命之恩。
他叫他一声三爷。
多少斗下,以死相报。
他唤他一声潘子。
九泉地府,孟婆汤前。
也不知是谁忘叫了一声潘子,谁忘喊了一声三爷。

多少年前,一命之恩。
他叫他一声三爷。
多少斗下,以死相报。
他唤他一声潘子。
九泉地府,孟婆汤前。
也不知是谁忘叫了一声潘子,谁忘喊了一声三爷。

月亮河

【伪装者/台丽】黎明

台丽小短篇,背景电视剧

正文↓

1942年。

北平的夜色丝毫不逊色于上海滩的灯红酒绿。

明台穿行在街道,竟无由来地想起,在上海的梧桐路,他曾经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带着于曼丽假扮吵架的小夫妻。在影楼里郭骑云胡乱拍下的那张黑白旧照仍然被他小心珍藏,好像他的半条命还在,那个和他吵架打架却始终保护着他的郭副官还在。当年的旧照片不够精致,连姿势都荒唐的可笑。他勾起嘴角,却蓦地掉下泪来。

“拍的真好。”她曾这样说。

于曼丽离开后不久,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前往北平,那时候他还爱着程锦云。然而曾经许诺给她的婚礼,终究只是许诺。他们在一次次行动中失去联系,渐渐淡了感情,只是偶尔会忆起除夕夜他曾经折一...

台丽小短篇,背景电视剧

正文↓




1942年。

北平的夜色丝毫不逊色于上海滩的灯红酒绿。

明台穿行在街道,竟无由来地想起,在上海的梧桐路,他曾经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带着于曼丽假扮吵架的小夫妻。在影楼里郭骑云胡乱拍下的那张黑白旧照仍然被他小心珍藏,好像他的半条命还在,那个和他吵架打架却始终保护着他的郭副官还在。当年的旧照片不够精致,连姿势都荒唐的可笑。他勾起嘴角,却蓦地掉下泪来。

“拍的真好。”她曾这样说。

于曼丽离开后不久,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前往北平,那时候他还爱着程锦云。然而曾经许诺给她的婚礼,终究只是许诺。他们在一次次行动中失去联系,渐渐淡了感情,只是偶尔会忆起除夕夜他曾经折一枝梅花给惠子小姐,问她愿意看《白蛇传》还是《花木兰》。可也仅限于此。

他想,他和程锦云终归不是一路人。她为心中的共产主义理想而战斗,而他只是渴望着国泰民安。

北平的巷子里还有旧时糖果的气息,踪迹却再难寻觅。

他想回到上海。那里是他的故乡,是他的战友和亲人牺牲的土地,是他的老师离去的地方,还是他的爱人长眠的归所,他永世魂牵梦绕的家园。

明台抬头看了看东方。

天要亮了。

 

1945年。

除夕夜。

明台手握着枪,背后是上海日军军火库爆炸的冲天火光。他迎着新年的钟声,向着即将到来的天明奔跑。

1944年,他接到上级的指令,回沪。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本以为自己会心潮激荡,不想却平静的出乎意料。明楼和明诚在上海的身份于1943年暴露,二人艰难撤退,后均平安转入北方进行情报工作。明台是从来自上海的同志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若是1939年的自己,定不会如此镇定。然而他想念极了1939年飞机上给小女孩变出一朵花来的自己。他在那架飞机上遇见了王天风。死间计划里,他用刀片杀死了自己的老师。

“他死得其所。”大哥明楼告诉他。

“我的老师是王天风,他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那一晚他流干了眼泪。如今再想起王天风这个名字,恍如隔世。他还留着老师给的手表,赠礼的人却踪迹全无。

第二天。

明台在街道兜着圈子,不知怎的竟回到霞飞路。初到上海开展情报工作的时候,他的小组就在霞飞路上的影楼里制定计划。他看向影楼的位置,那里倒还是那座影楼,可是已然易主。明台情不自禁迈动了脚步,他看见了于曼丽和自己手挽着手,穿着白色的婚服。郭骑云一脸莫名其妙。

“拍结婚照啊。”他们理所当然,异口同声。

突然郭骑云不见了。明台站在影楼门口,怅然若失。

“先生拍照片吗?”影楼里的的老板热情的招呼明台。明台笑,“不是,我就是看看。”

8月15日。

广播里传出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喜讯。明台冲回明公馆。明公馆里空无一人,寂静的可怕。一家人的照片蒙了灰尘,他们的脸还是那样朝气蓬勃。他在小祠堂里郑重的给祖先上了一炷香。之后他去祭奠于曼丽,郭骑云和王天风。

日本投降了,你们可瞑目了。

夜晚他又梦见了于曼丽,从城墙上坠落,像一只蝴蝶。

“明台……”她的声音软糯,在深情的唤他。

 

1948年。

5月9日。明台在国民党的身份暴露。撤离中被子弹射中心脏。生机随着血液一同流失。他看见了经年未见的大姐大哥阿诚哥,还有时常进入梦里的老师和战友。最后在血红的背景中,盛装的于曼丽向他伸出一只手,甜甜地笑着。她还是那样美,那样年轻。

“曼丽……”

明台笑着闭了眼。

 

-Fin-

我君

【欧花】你把假戏做成真的

你把假戏做成真的,一双眼里泛出桃花
爱字没说完一半,就守口如瓶

衣服还带着暖,拥抱也实实在在
杯子里的从来不是酒,传闻也只是传闻
抿着唇勾个手,多少风声也不怕
十指扣不紧,眼神风雷汹涌

你把假戏做成真的,四目相对泪流满面
爱字没说完一半,就守口如瓶

--
看透鲜滴星期天下周有花爷,全场都在拿邓和他开玩笑,cp粉极其不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首诗也可以叫做“我为什么萌欧花”,因为豪仔和花爷当年实在太真了,不是腐的室友看了两人当年的互动都是目瞪口呆JPG,而现在真的是……哎……作为纯cp粉也就指望两只什么时候再同框一下吧,据说有机会,那我就蹲着等等看。

你把假戏做成真的,一双眼里泛出桃花
爱字没说完一半,就守口如瓶

衣服还带着暖,拥抱也实实在在
杯子里的从来不是酒,传闻也只是传闻
抿着唇勾个手,多少风声也不怕
十指扣不紧,眼神风雷汹涌

你把假戏做成真的,四目相对泪流满面
爱字没说完一半,就守口如瓶

--
看透鲜滴星期天下周有花爷,全场都在拿邓和他开玩笑,cp粉极其不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首诗也可以叫做“我为什么萌欧花”,因为豪仔和花爷当年实在太真了,不是腐的室友看了两人当年的互动都是目瞪口呆JPG,而现在真的是……哎……作为纯cp粉也就指望两只什么时候再同框一下吧,据说有机会,那我就蹲着等等看。

三四-饥饿中

为你萌的cp写个虐段子1

【曹刘】

建安四年,刘备受曹操派遣征讨袁术。临行之时,曹操对刘备说,“ 那次你跟本初告密之后,我就想,刘玄德这个人不可信。”

刘备心生警惕,“年少轻狂,没想到孟德还记得。”

曹操笑道,“当然记得,不过,我还是想再信你一次。”

刘备冲曹操拱了拱手,“孟德,多谢。”

其实曹操知道,刘备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他把马缰绳交到刘备手中,郑重地说,“保重。”

“保重。”


从那一天起,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曹郭】

曹操认识郭嘉时,他不过二十六七,放诞不羁,锋芒毕现。

曹操看着他,心想,真像以前的我。

另一边的郭嘉想,就是你了。

后来他们都没让彼此失望,锋利的匕首...

【曹刘】

建安四年,刘备受曹操派遣征讨袁术。临行之时,曹操对刘备说,“ 那次你跟本初告密之后,我就想,刘玄德这个人不可信。”

刘备心生警惕,“年少轻狂,没想到孟德还记得。”

曹操笑道,“当然记得,不过,我还是想再信你一次。”

刘备冲曹操拱了拱手,“孟德,多谢。”

其实曹操知道,刘备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他把马缰绳交到刘备手中,郑重地说,“保重。”

“保重。”


从那一天起,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曹郭】

曹操认识郭嘉时,他不过二十六七,放诞不羁,锋芒毕现。

曹操看着他,心想,真像以前的我。

另一边的郭嘉想,就是你了。

后来他们都没让彼此失望,锋利的匕首刀刀致命,英勇的武士万夫难当。

再后来,曹操北征乌桓得胜,郭嘉却没能回来。

天下未定,曹操的征程还将继续。

人生如行路,可是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程。


【贾郭】

郭嘉喜欢找贾诩喝酒,尽管贾诩从来都拿水充数,他也乐此不疲。

郭嘉平时话就不少,喝醉了之后更加开始胡言乱语。

“文和,祝你升官晋爵,妻妾成群。”

贾诩无奈道,“免了吧,消受不起。”

“那……祝你无病无灾,长命百岁。”

贾诩笑道,“这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吧?”

郭嘉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之后又说了什么,都记不清了。

就是这样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夜晚,贾诩却在建安十二年的冬天没来由地想了起来。



幸运s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让晓薛也来一次浴桶play两情相悦,但道长总以为自己诱拐少儿这样。


道长先下去,对薛洋说有点烫你慢一点

薛洋坐在桶边,少年的脚轻轻踩上道长的大腿,暧昧的摩擦,又悠悠的滑开,道长呼吸一窒,薛洋满意的笑了笑,“噗”地一声扑进道长怀里,整个人挤进道长两腿之间,两人重要的那啥啥也紧紧的贴在一起,道长叹息着抚摸薛洋光裸的背

“孩子,你怎么这么凉”

薛洋“凉吗?那道长让我热起来吧”


拉灯


事后道长反复捏着少年身上一些突出的骨节,薛洋被弄醒,嘟囔着说“道长还想要吗”晓尘星说“不是,你如实告诉我,你真的满十七岁了吗?”薛洋满不在乎“谁知道呢,反正...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让晓薛也来一次浴桶play两情相悦,但道长总以为自己诱拐少儿这样。



道长先下去,对薛洋说有点烫你慢一点

薛洋坐在桶边,少年的脚轻轻踩上道长的大腿,暧昧的摩擦,又悠悠的滑开,道长呼吸一窒,薛洋满意的笑了笑,“噗”地一声扑进道长怀里,整个人挤进道长两腿之间,两人重要的那啥啥也紧紧的贴在一起,道长叹息着抚摸薛洋光裸的背

“孩子,你怎么这么凉”

薛洋“凉吗?那道长让我热起来吧”




拉灯




事后道长反复捏着少年身上一些突出的骨节,薛洋被弄醒,嘟囔着说“道长还想要吗”晓尘星说“不是,你如实告诉我,你真的满十七岁了吗?”薛洋满不在乎“谁知道呢,反正是这俩年”晓星尘叹息“我总担心死后会被你的父母亲族撕成碎片”

“哈哈”薛洋轻笑“道长莫怕,那种东西我是没有的,道长我只有你,只有你”

晓星尘轻声怒斥“胡说八道!”

很多年后,薛洋在自己弥留之际才明白道长说的对,自己连道长也是没有的。

幻影小仙

为你萌的cp写个虐段子

最近有点低气压,找几个cp虐一下

我写成这样一定会掉粉……


tmtk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现在所处的是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的比赛现场,刚刚结束的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是皇家马德里对阵拜仁慕尼黑。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双方比赛僵持了近90分钟而比分并没有改写。下半场的第70分钟,托马斯穆勒带球突破,托尼克罗斯一个凶狠的铲断造成了穆勒受伤下场,而他自己也因红牌被罚下。最终拜仁慕尼黑依靠多一人的优势在第89分钟绝杀了皇马,获得了比赛的胜利。


水卡西

“作为国家队的队长,一切都应当以球队的利益为重,”拉莫斯紧紧握住桌上的水杯,然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发布会上层层的记者和闪光灯...

最近有点低气压,找几个cp虐一下

我写成这样一定会掉粉……


tmtk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现在所处的是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的比赛现场,刚刚结束的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是皇家马德里对阵拜仁慕尼黑。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双方比赛僵持了近90分钟而比分并没有改写。下半场的第70分钟,托马斯穆勒带球突破,托尼克罗斯一个凶狠的铲断造成了穆勒受伤下场,而他自己也因红牌被罚下。最终拜仁慕尼黑依靠多一人的优势在第89分钟绝杀了皇马,获得了比赛的胜利。

 

水卡西

“作为国家队的队长,一切都应当以球队的利益为重,”拉莫斯紧紧握住桌上的水杯,然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发布会上层层的记者和闪光灯,“我支持德赫亚作为西班牙的一号门将首发出场,并相信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罗伊策

“Marco,你别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

格策转过身来,挤出一个全世界最难看的笑容,“毕竟……你,和多特蒙德,从来都不是我的梦想。”


特兰

特里感到有些疲惫,但他必须集中精神。

协防,滑铲,他从敌方脚下成功解围了一次进攻,只是解围的球路有些偏离方向。

接到球的人再熟悉不过,跟他并肩作战了近十年的队友,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兰帕德。

熟悉的停球,熟悉的助跑准备,熟悉的远射……

只是身上的球衣变了,变成他不熟悉的浅蓝。

“不!不要!”他怒吼

因为太熟悉了,他知道他会这样做,也知道结果。

皮球越过库尔图瓦的张开的手臂,应声入网。

“不!!”他只能无助的坐在草地上,看他和别人相拥庆祝


“醒醒,你做梦了。”

特里被身旁的妻子摇醒,他深呼一口气,梦里的场景都是那样清晰。

同样清晰的,还有电视机里循环播放的,切尔西仅以一分之差落败的,曼城的冠军庆典。



洛茗

【贾尼】Just Not Him

半夜睡不着的怨念之作ಠ_ಠ

入夜,他踉踉跄跄的走进卧室。

“波兹小姐临走前曾特意嘱咐我在留意您饮酒的状况,我刚才监测到您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已经超标,需要调制解酒剂么?”熟悉到该死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蓦的在他的身后响起,羽毛一般搔动着他身上每一根血管。

托尼恍惚间抬头,想要看清来人的相貌,只是浓浓的酒精迷离了他的双眼。他晃晃脑袋,试图在大脑中寻找出是否还有一丝清醒的地方。

“你知道么,当整座城市里的所……所有美女都向你敬酒的时候……”男人不管不顾的絮叨了起来却在中途戛然而止。他扯开领带,踢下皮鞋,将自己肆意地扔在了床上。

宴会上被发胶紧紧束缚着 的短发此时在枕头上随意的耷拉着,漏出了鬓角一闪而过的...

半夜睡不着的怨念之作ಠ_ಠ


入夜,他踉踉跄跄的走进卧室。

“波兹小姐临走前曾特意嘱咐我在留意您饮酒的状况,我刚才监测到您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已经超标,需要调制解酒剂么?”熟悉到该死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蓦的在他的身后响起,羽毛一般搔动着他身上每一根血管。

托尼恍惚间抬头,想要看清来人的相貌,只是浓浓的酒精迷离了他的双眼。他晃晃脑袋,试图在大脑中寻找出是否还有一丝清醒的地方。

“你知道么,当整座城市里的所……所有美女都向你敬酒的时候……”男人不管不顾的絮叨了起来却在中途戛然而止。他扯开领带,踢下皮鞋,将自己肆意地扔在了床上。

宴会上被发胶紧紧束缚着 的短发此时在枕头上随意的耷拉着,漏出了鬓角一闪而过的斑白,他有些贪婪的注视着站在床头的存在,没有焦距的棕眸眯了一下显的疑惑,“唔……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所有美女都在向您敬酒”他顿了一下提醒道,室内稍纵即逝的沉默荡漾出一丝旖旎,可惜作为非人类,他只能推测揣度出一二。

无法感受。

“当然!敬酒,”托尼接道,“当整座城的美女都来敬酒的时候,谁还会理会那些平庸的人用来克制自己的标准。”

“标准或许是平庸的,但是能保证一个凡人的健康。数据和动物试验均有表明。”他知道他想谈的不是这个,但还是顺嘴接了下去——或许这是一种本能?他猜。

显然,即使对于天才来讲,酒精也能麻痹不少的神经。托尼歪着头想了想,半晌过后似乎还是难以分析出对方的论点。他撇撇嘴,将其抛之脑后:“你让我说完!我刚才就想和你说个秘密!那些给我灌酒的女人,你知道么,一遍遍向我说着爱,好像这个字不值钱似的,好像她们真的倾心于我一样。哈!你猜怎么?“

男人顿了顿,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嘀咕着:“等等,你懂的反讽是什么么?你应该是明白的…你明白么?”

“是的,我明白。”他回答着。

托尼听到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顺便翻了个身,一副洋洋得意趴在了King Size的大床上,这个动作让他的眼前一阵发黑,但是完全阻挡不住他越发高昂的情绪:“爱这个字对我来说就是不值钱的!她们就是爱我!所有人都爱一身光鲜的钢铁侠,都爱着花花公子兼亿万富翁斯塔克!还有你!你也是!你也爱这身盔甲,这躯皮囊下的血肉。”

“我是幻视。只是,幻视。”这是个陈述句,不带有任何主观的感情,却打断了男人愈发大声的自我炫耀。

窗外一道闪电骤然划过,照亮了纽约暗无星辰的天空,托尼望着从映在窗户上的金色斗篷忽然吃吃的笑了起来,嘴角几乎要咧到耳后,他一直笑着,直到鼻涕从挺巧的鼻子中喷出,直到眼泪都从眼眶中的涌出,直到大半天都未曾进食的胃开始绞痛到昏天黑地:“当然,兄弟,我当然知道你是幻视,当然,当然…我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一直都是知道的……”

zk

终我一生【易月生x季萱】

管理局的前任NO.1死的无声无息,督察处黎家铭甚至专门派出鹰眼去探查老狐狸是真死还是装死逗人好玩。派出去的小子凄凄惨惨的回来,报告说确认真死,因为易先生从不离身的怀表孤零零的摆在藤椅上。

黎家铭接过怀表,无意识的摁了一下,怀表打开,里面没有指针,只有一只石榴红玛瑙耳钉。

管理局现任NO.1季小姐喜爱穿旗袍,但不管穿什么样式的旗袍,首饰永远只有半副玛瑙耳钉。

【去年夏天,老狐狸骗走了我的耳钉,我都快忘了,他却一直念念不忘。】

管理局的前任NO.1死的无声无息,督察处黎家铭甚至专门派出鹰眼去探查老狐狸是真死还是装死逗人好玩。派出去的小子凄凄惨惨的回来,报告说确认真死,因为易先生从不离身的怀表孤零零的摆在藤椅上。

黎家铭接过怀表,无意识的摁了一下,怀表打开,里面没有指针,只有一只石榴红玛瑙耳钉。

管理局现任NO.1季小姐喜爱穿旗袍,但不管穿什么样式的旗袍,首饰永远只有半副玛瑙耳钉。

【去年夏天,老狐狸骗走了我的耳钉,我都快忘了,他却一直念念不忘。】

不知名

周黄

以前的后续,三次元有一点不如意,二次元就😆

——————————————————————

后来周泽楷终于忍不住跑到G市去找黄少天,他事先跟黄少天打过招呼的,面对面却还是感到一点点愧疚…倒是对面的人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问他喜欢吃什么。
两个人在蓝雨的食堂里大眼看小眼,黄少天觉得这样两个人太喜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阳光满满的像是小太阳,周泽楷突然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感受到睫毛在手心颤抖,我喜欢你,枪王一字一句地说,再一次机会,好吗?
黄少天不说话,只是握住周泽楷的手把它拉下来,他看着周泽楷微微笑,嘴里说着残忍的话,
“我拒绝。”
斩钉截铁,周泽楷恍然想起来赛场上的剑圣也是这么冷静,他不放...

以前的后续,三次元有一点不如意,二次元就😆

——————————————————————

后来周泽楷终于忍不住跑到G市去找黄少天,他事先跟黄少天打过招呼的,面对面却还是感到一点点愧疚…倒是对面的人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问他喜欢吃什么。
两个人在蓝雨的食堂里大眼看小眼,黄少天觉得这样两个人太喜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阳光满满的像是小太阳,周泽楷突然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感受到睫毛在手心颤抖,我喜欢你,枪王一字一句地说,再一次机会,好吗?
黄少天不说话,只是握住周泽楷的手把它拉下来,他看着周泽楷微微笑,嘴里说着残忍的话,
“我拒绝。”
斩钉截铁,周泽楷恍然想起来赛场上的剑圣也是这么冷静,他不放弃,面对心爱人的横眉冷对也没气馁,反而更近一步直接吻上黄少天的嘴唇,软软的,干燥的,思念已久的
黄少天推开他就走,周泽楷只听到他的声音:


“你来追我,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然后枪王就利用腿长优势几步赶了上去…
之后他们就干了个爽 …

然而剑圣还是没有答应在一起呢
哼!


fin

玻璃渣!

你娃又在吹壳子

成渝: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我真的没有在搞笑。。

成渝: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我真的没有在搞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