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为崽而战

5015浏览    504参与
提爾詩
《我的崽戰》2.八岐大蛇這系列...

《我的崽戰》2.八岐大蛇
這系列草稿我畫了四張,可是我想棄坑了,兩張就好www((廢x

我用薰保護八岐,結果一個疾風過去,薰變蛇了,我的八岐也死了(崩潰痛哭

《我的崽戰》2.八岐大蛇
這系列草稿我畫了四張,可是我想棄坑了,兩張就好www((廢x

我用薰保護八岐,結果一個疾風過去,薰變蛇了,我的八岐也死了(崩潰痛哭

今天零零进步了吗
第十!!!!我爱他!!!!!不...

第十!!!!
我爱他!!!!!
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小鹿!(虽然没有新衣服但还是值了!!)

第十!!!!
我爱他!!!!!
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小鹿!(虽然没有新衣服但还是值了!!)

二百勾改的名字_(´ཀ`」 ∠)__

爆肝到凌晨现在的铅笔临摹荒酱,一看就是我没有的皮肤。崽战刚开的时候就想画了来着,结果拖到现在。为崽挨打!!!都被打过了……

爆肝到凌晨现在的铅笔临摹荒酱,一看就是我没有的皮肤。崽战刚开的时候就想画了来着,结果拖到现在。为崽挨打!!!都被打过了……

提爾詩
慶祝螢草 為崽而戰稀有度優勝!...

慶祝螢草 為崽而戰稀有度優勝!
\\螢草的新皮膚//\新皮膚/

慶祝螢草 為崽而戰稀有度優勝!
\\螢草的新皮膚//\新皮膚/

bluepunk

涂个鸦
这次崽战小号只有蟹姬所以加了蟹姬寮
大佬们有点厉害啊我小号才20天就混到高级徽章

涂个鸦
这次崽战小号只有蟹姬所以加了蟹姬寮
大佬们有点厉害啊我小号才20天就混到高级徽章

阿念可爱多
终于有八段框啦~ 第一次崽战八...

终于有八段框啦~

第一次崽战八段才几千人,
第三次崽战八段四万多人,
现在崽战八段二十多万人,几乎人手一个八段框

痒痒鼠真好玩🤪

终于有八段框啦~

第一次崽战八段才几千人,
第三次崽战八段四万多人,
现在崽战八段二十多万人,几乎人手一个八段框

痒痒鼠真好玩🤪

浔桉

为崽而战萤草

        萤草望着阿爸离开的方向背过身悄悄的摸掉了自己已经溢出眼眶的泪水。阿爸自从抽到强力式神后再也没有带她参加过任何一场战斗,甚至连旁观都不让她旁观了,转头看向跟着阿爸一起出去日和坊妹妹心里慢慢的翻涌起一阵阵的苦涩:明明都只是奶妈但日和坊的出战频率明显要高了她好几倍,真的是因为萤草是只萤草只是个没用的R卡,所以阿爸才不要萤草的么,也是萤草不能像日和坊妹妹一样每次在敌方行动过后能奶己方一次,也不能像她一样能复活队友,怪不得阿爸不喜欢萤草,不带萤草出战只能守在这幽静的庭院里等大家回来。

   ...

        萤草望着阿爸离开的方向背过身悄悄的摸掉了自己已经溢出眼眶的泪水。阿爸自从抽到强力式神后再也没有带她参加过任何一场战斗,甚至连旁观都不让她旁观了,转头看向跟着阿爸一起出去日和坊妹妹心里慢慢的翻涌起一阵阵的苦涩:明明都只是奶妈但日和坊的出战频率明显要高了她好几倍,真的是因为萤草是只萤草只是个没用的R卡,所以阿爸才不要萤草的么,也是萤草不能像日和坊妹妹一样每次在敌方行动过后能奶己方一次,也不能像她一样能复活队友,怪不得阿爸不喜欢萤草,不带萤草出战只能守在这幽静的庭院里等大家回来。

         阿爸回来了摸了摸萤草的头,补充了一点体力又带着大家去战斗了,什么都没跟萤草说,感受着头顶的余热萤草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苦涩坐在庭院口抱膝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淌,伴随着细微的抽泣声。在这个幽静的庭院没有任何一个人或式神来安慰萤草,大家都出去了,连最为弱小的N卡门都被派出去做任务了,只有萤草一只草每天守着这座空荡荡的庭院,每日最为开心的时刻也不过是深夜大家陆陆续续回来的时候。

         ''萤草还是离开晴明大人的阴阳寮吧,''萤草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像萤草这么没用的小妖怪不配留在晴明大人的身边,也不配被晴明大人那么温柔的对待,晴明大人萤草走了再也不会拖累您了。''萤草离开的很快,除了她的蒲公英其余什么都没拿,连晴明给她辛辛苦苦打来的御魂都留下了,正如她刚刚来阴阳寮一样什么都没有。

         萤草换了一副样子走在朱雀大道上,双眼空洞,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一样。离开了晴明她也不知道去哪里只能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再走一遍晴明大人走过的路也好,脑子里想着第一次与晴明大人相见的情景,那时候她刚刚出生不久就被一群妖怪盯上了,像她这种刚出生的小妖连化形都是异常的困难更别说是与他妖对战了,要不是晴明大人出手相救她估计也不会活到现在。萤草内心愈加的复杂,她还记得晴明大人说过他是最喜欢萤草的人了,但是晴明大人现在对萤草已经接近于不理不睬了,晴明大人不喜欢萤草了。

         ......

         ''听说了么那个最杰出的阴阳师晴明在为崽而战中又去应援萤草那个小妖怪了,自从崽战举办后他一直应援这个小妖怪,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应援谁不好非要应援这个小妖,也不知道这个小妖有什么好的只不过是个弱小的奶妈而已有什么可以看的。''

         ''诶,不只是他连源博雅、神月、八百比丘尼都一直应援这个小妖。''

        ......

        萤草的眼眸一下子放光了:晴明大人,晴明大人他们不是讨厌萤草,他们都是喜欢萤草的,他们都在为萤草加油,萤草要快快回去不能让晴明大人他们担心了。萤草三步并两步的冲回了阴阳寮,一下子撞上了正要出去找'离家出走'的萤草的众人。

         'peng-'

         ''唔~''萤草摸了摸头头轻声抽了一口气。

         ''萤草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让阿爸来看看。''晴明心疼的抚了抚坐在地上揉小脑袋的萤草。

         ''唔,阿爸萤草没事,萤草只是好想阿爸和大家,阿爸最近您和大家为了应援萤草忙东忙西才是最容易受伤的,萤草刚刚只是出去逛了逛没事哒,阿爸和大家不用担心萤草哒。''萤草脸上的阴郁已经散去,只有满脸的幸福和喜悦。

         ''咦~萤草你都知道啦,晴明阿爸他们本来想打到高级徽章的时候再跟你说的,大家都特别喜欢萤草所以不想告诉你让你担心。''一旁跟着一起晴明出来的日和坊捂着嘴一脸的惊讶,''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说。''

         ''既然萤草都知道了我们也就不瞒着你了最近大家一直早出晚归就是为了崽战,为了让大家看到就算是柔弱的小草儿也能像大妖怪一样得到大家的喜爱。''御馔津坐在她的坐骑上递了根穗禾给萤草,''大家都在为你努力了萤草也要加油哟。''

         ''嗯嗯,萤草也会努力成为一个能保护大家的大妖怪哒!''萤草接过穗禾握着自己的蒲公英发出豪言壮志,''而且萤草也不想成为大家的累赘。''

       ~  为崽而战萤草是最棒的小天使~

       ~虽然柔弱但也会为大家而努力的~











 






~平安京里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momoka

这届崽战最大的感受……别人家的鲸骨开,麓鸣斩协战 & 我家站桩看戏x2。 天天划水水混上低保,看神仙们打架了

这届崽战最大的感受……别人家的鲸骨开,麓鸣斩协战 & 我家站桩看戏x2。 天天划水水混上低保,看神仙们打架了

Chyneri
这次崽战……其实参加到一半因为...

这次崽战……其实参加到一半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能继续下去,拿到了妖琴琴的中级徽章也很开心了。灯灯是我的挚友的应援,纪念一下第一次参加崽战(❁´◡`❁)*✲゚*

这次崽战……其实参加到一半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能继续下去,拿到了妖琴琴的中级徽章也很开心了。灯灯是我的挚友的应援,纪念一下第一次参加崽战(❁´◡`❁)*✲゚*

有余。

我真想知道鬼切的粉丝都是什么恶臭饭圈粉?官博发点什么都要蹭一句“切寮就该受委屈吗”。寝肥战你们自己说的,酒茨切三家血量一直保持一致,最后吞寮突然打完了。怎么?没拿第一你们就委屈了?就不能是别人打的好?而且如果你一直遥遥领先最后突然被反超也就罢了,你们的实力也还没那么强吧 。怎么三家战没见茨寮说话光你们在那抱怨了?况且就算是官方数据出了问题,受到波及的也是所有寮。怎么你们鬼切就最委屈了?谁不是无辜的?就你们切切天下第一了?脑残粉真恶心。

我真想知道鬼切的粉丝都是什么恶臭饭圈粉?官博发点什么都要蹭一句“切寮就该受委屈吗”。寝肥战你们自己说的,酒茨切三家血量一直保持一致,最后吞寮突然打完了。怎么?没拿第一你们就委屈了?就不能是别人打的好?而且如果你一直遥遥领先最后突然被反超也就罢了,你们的实力也还没那么强吧 。怎么三家战没见茨寮说话光你们在那抱怨了?况且就算是官方数据出了问题,受到波及的也是所有寮。怎么你们鬼切就最委屈了?谁不是无辜的?就你们切切天下第一了?脑残粉真恶心。

阿念可爱多

咸鱼四站崽战啦!

第一次崽战是没有皮肤的,所以很多人都是打个挂件,初级挂件就没想太多

第二次是真天,因为有皮肤,就有挨打的动力,还是咸,搞了个皮肤就结束了

第三次是般若,怎么说自己也是玩三次,从初级,中级,搞一个高级吧

第四次就是小鲤鱼啦,本来五星小鲤鱼被我吃掉了,中意SSR的我,比较少养R卡,觉得无所谓啦,有皮肤就行♪⸜(๑ ॑꒳ ॑๑)⸝♪✰

咸鱼四站崽战啦!

第一次崽战是没有皮肤的,所以很多人都是打个挂件,初级挂件就没想太多

第二次是真天,因为有皮肤,就有挨打的动力,还是咸,搞了个皮肤就结束了

第三次是般若,怎么说自己也是玩三次,从初级,中级,搞一个高级吧

第四次就是小鲤鱼啦,本来五星小鲤鱼被我吃掉了,中意SSR的我,比较少养R卡,觉得无所谓啦,有皮肤就行♪⸜(๑ ॑꒳ ॑๑)⸝♪✰

一只梦想成为阴阳师的D-14135
尽管过去好久了但我还是看一次笑...

尽管过去好久了但我还是看一次笑一次。

灯笼鬼你怎么了醒醒啊!!

【顺带 @真是凌无忧鸭 晴博我咕了】

尽管过去好久了但我还是看一次笑一次。

灯笼鬼你怎么了醒醒啊!!

【顺带 @真是凌无忧鸭 晴博我咕了】

墨绿茶花

这是最近全民应援阶段最近的寝肥
鬼切(本人所处寮)茨木酒吞:数据可以看成酒吞数据突然暴跌【看到之后有点不相信的,但是我可以理解为我们和茨寮互喂被捡便宜】
大岳丸(我闺蜜所在的寮)不知火蟹姬:可以看出蟹姬也有一段暴跌数据【这个我也算是巧合】
大岳丸八岐大蛇茨木:这一组也有一段暴跌数据【这总不是巧合了吧】

而且最最最“巧合”的是什么,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那段暴跌的数据,大致都是同样的幅度同样的点!!

【我们切寮的一些在官博下提出来,但是被人说是输不起,说是联合什么的,拜托这数据我是真的觉着是bug】

当然这是我个人观点,如果你们觉着没什么问题欢迎提出

这是最近全民应援阶段最近的寝肥
鬼切(本人所处寮)茨木酒吞:数据可以看成酒吞数据突然暴跌【看到之后有点不相信的,但是我可以理解为我们和茨寮互喂被捡便宜】
大岳丸(我闺蜜所在的寮)不知火蟹姬:可以看出蟹姬也有一段暴跌数据【这个我也算是巧合】
大岳丸八岐大蛇茨木:这一组也有一段暴跌数据【这总不是巧合了吧】

而且最最最“巧合”的是什么,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那段暴跌的数据,大致都是同样的幅度同样的点!!

【我们切寮的一些在官博下提出来,但是被人说是输不起,说是联合什么的,拜托这数据我是真的觉着是bug】

当然这是我个人观点,如果你们觉着没什么问题欢迎提出

X
啊这次崽战完美结束了感触颇多所...

啊这次崽战完美结束了感触颇多所以大晚上都激动到睡不着hhhhh

首先我是第一次参加崽战,开活动之前挺茫然的,不知道选哪个,感觉不知火大蛇鬼切我都可以,结果选了半天看到少主就认定了一见钟情😘虽然人设剧情还没完善,但他的颜值声音我真的吹爆,最戳人的就是强大的实力、领主的担当和温柔的性格【呜呜呜呜我愿意永远做铃鹿山的子民】少主天下第一!

然后就是蹲点进鱼丸寮为崽挨打啊,说真我的六星不多,有阿离但是多化鲸阵容也没练,看了下打算六段拿到挂件就完事了,结果想着多赚点勋章出分力,就莫名其妙蹭蹭上了七段,后来的几天在七段不停挨打,看别人说久次良挺强就赶紧整了个久次良,终于千辛万苦上了八段,我真的爆哭感谢...

啊这次崽战完美结束了感触颇多所以大晚上都激动到睡不着hhhhh

首先我是第一次参加崽战,开活动之前挺茫然的,不知道选哪个,感觉不知火大蛇鬼切我都可以,结果选了半天看到少主就认定了一见钟情😘虽然人设剧情还没完善,但他的颜值声音我真的吹爆,最戳人的就是强大的实力、领主的担当和温柔的性格【呜呜呜呜我愿意永远做铃鹿山的子民】少主天下第一!

然后就是蹲点进鱼丸寮为崽挨打啊,说真我的六星不多,有阿离但是多化鲸阵容也没练,看了下打算六段拿到挂件就完事了,结果想着多赚点勋章出分力,就莫名其妙蹭蹭上了七段,后来的几天在七段不停挨打,看别人说久次良挺强就赶紧整了个久次良,终于千辛万苦上了八段,我真的爆哭感谢各位大佬送我上来。

另外我最难以忘记的就是应援频和群里的大家,虽然鱼丸满人数排在了第八,但大家都很和谐,一起为少主挨打,遇见疑似带节奏骂人和卧底的都是直接举报的hhhh感觉很快乐,可能就是这样的团结让少主有机会一路超到总榜第三吧,打寝肥时大家也很努力,带节奏的基本会被怼【可能也有新寮的原因?🤔】总之真的很厉害,前面战绩一路辉煌,舅切那场大家战略保二,蛇茨那场是为了争口气反驳一下天天骂我们亲儿子的,不过打的真的很艰难,中间都第三了,最后不知道为啥肥婆不放技能了?可能蛇茨看我们第三互喂结果我们寮大佬发力顺利超车这样。还有晚上的不知火,集结人数才5000左右,能把不知火拉下神坛已经很满足啦,毕竟咱们可是唯一让不知火吃了败绩的嘻嘻嘻海国牛逼!
总而言之,能遇到鱼丸寮的大家真是太好啦!虽然只有不知火得到皮肤,但好歹ch看到了鱼丸的人气不是?皮肤会有的!!出了我一定买爆!
鱼丸寮的大家!明年再见啊!!😘😘😘

抚风
终于八段了,咸鱼如我想要个动态...

终于八段了,咸鱼如我想要个动态框(*/∇\*)

终于八段了,咸鱼如我想要个动态框(*/∇\*)

离之勿忘

为崽挨打。
我搞到高挂了。我好了。

为崽挨打。
我搞到高挂了。我好了。

汜汜酱

为崽而战之八岐大蛇与不知火三次交战

酱酱带崽崽们来到寝肥的战场上做准备,周围有很多参战的阴阳师在聊待会儿怎么打,而食材组在满地跑着捡食材。她走了几步,看见地上有酒,顺手捡了起来。

“人怎么这么少啊?”酱酱抱着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焦急等待。

茨木在一旁问玉藻前今天酒吞寮和谁打,玉藻前当然不清楚酒吞寮今天和谁打,自是老实地回答了一句不清楚。

“我的挚友可是最强的男人,为他应援的人肯定也是史上最强的!”茨木信心满满地说。

玉藻前握着扇子挡嘴笑:“这样吗?那还真是恭喜你挚友了。不过我觉得为我应援的人也不差,听说他们要努力为我打新皮,我很期待他们的表现。”

酱酱不是很高兴茨木玉藻前这样说,于是把酒放下冲到茨木面前吼道:“说什...

酱酱带崽崽们来到寝肥的战场上做准备,周围有很多参战的阴阳师在聊待会儿怎么打,而食材组在满地跑着捡食材。她走了几步,看见地上有酒,顺手捡了起来。

“人怎么这么少啊?”酱酱抱着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焦急等待。

茨木在一旁问玉藻前今天酒吞寮和谁打,玉藻前当然不清楚酒吞寮今天和谁打,自是老实地回答了一句不清楚。

“我的挚友可是最强的男人,为他应援的人肯定也是史上最强的!”茨木信心满满地说。

玉藻前握着扇子挡嘴笑:“这样吗?那还真是恭喜你挚友了。不过我觉得为我应援的人也不差,听说他们要努力为我打新皮,我很期待他们的表现。”

酱酱不是很高兴茨木玉藻前这样说,于是把酒放下冲到茨木面前吼道:“说什么呐,没看到我在为八歧应援吗?你们全是姑姑和八歧带出来的,怎么说一句八歧最棒很难吗?”

八歧还在原地和他身上的蛇互动,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在这里教训这两个不听话的孩子。

玉藻前拿扇子敲她的头,他朗声笑道:“是是是,八歧天下第一。你心里装的一直都是八歧,可是他不过只会说一句‘人类的喜新厌旧和骨子里的自私是一模一样的’,而在他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连不知火也抽不到的穷苦非洲人。酱酱,在他心里,你连庭院里那片飘落的樱花花瓣都不如呢。”

他说完和一旁的蜜桃笑了起来,蜜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跟着一块儿笑。

玉藻前说的是实话,酱酱知道没有必要反驳他。

那个喜欢窥视人间的冰冷蛇神,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酱酱知他那性子,所以一直以来也不怎么和他交流。

八歧还在原地玩蛇,酱酱环顾四周,人虽渐渐多了些,但是还没有到达她希望的那个数字。

不远处走来了一个身影,酱酱眼神不太好,捞出包里的眼镜戴上才发现是不知火。

“阿离!”酱酱惊呼。

那是其他阴阳师带的不知火,估计待会儿要用离吞吞阵容打寝肥。

玉藻前用扇子遮嘴偷偷跟日和坊说:“她现在天天在想不知火,成天念叨‘我老婆怎么还不来’,看她那非洲人的脸,估计怎么抽也抽不出来。”

“大人马上拼出来啦!大舅不用忧心啦!”一想到酱酱已经30多片不知火碎片了,日和坊就为酱酱高兴。

玉藻前倒是幸灾乐祸地说:“她那么喜欢没事抽几张票,说不定哪天等不知火碎片快凑好时,她单抽抽出来呢?啊哈哈哈哈哈。”

日和坊一脸不解:“大舅你怎么那么高兴啊……”

日和坊当然不懂玉藻前的笑点在哪里,只瞄到酱酱飞一般地跑到不知火面前疯了一样地叫“老婆你什么时候来啊”。

“哇!你这扇子上画的是橘子嘛?哇!老婆你腿好长啊,我能摸摸吗?”酱酱说着伸手去摸不知火的腿。

她手还没放上去,便被冰冷的东西提溜起来。

酱酱定睛一看,是八歧的蛇影。

“怎么了?”酱酱知道八歧在阻止她。

八歧的蛇影将她的手放下,踱步走到她身边睨了她一眼,冰冷的声音落在她耳里:“不知羞耻。”

不知羞耻?

酱酱拉着不知火的手站到八歧面前,她不甘心道:“我马上就可以拼出她来了,我马上得到她了,等她来了我就……”

八歧用蛇影再次把酱酱的手提溜起来,他魅惑的声音像蛇毒一样侵入她的耳朵:“你就如何?你最需要的地藏爆伤,凑好了吗?”

“我……”酱酱想说她有针女和狂骨爆伤,但是她的确最需要的是地藏。

反驳也没用,这个男人会继续让她闭嘴。

“她的应援团是你今天的对手,你还要说什么?”八歧望着酱酱。

他的紫眸像是彼岸花的破势花海让酱酱一阵寒意,酱酱嗯嗯两声连忙跟不知火告别,自己跑日和坊身边交代待会儿千万要顶住。

八歧知道这次为崽而战不知火人气有多高,他看得到那些人挤破头都要挤进不知火寮。

面前的不知火是自己的对手,可他并不在乎什么。

为崽而战,不过是这群秃子们的一阵狂欢,狂欢之后便是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哀嚎。

这和他没有关系,他也知道为他应援的人,有一部分并不是因为喜欢他才支持他的。

他懂得人类的心,就像他懂得那个酱酱。冬日战歌时,她明明要为“第一个六星式神姑获鸟”应援,但却在应援时退出了姑获鸟寮,进了他的寮。

她也只是喜新厌旧。

当然他很意外这个酱酱这次又为他应援了。

也许只是因为一打开应援界面就看到他的缘故吧,他,八岐大蛇,果真很懂人类的心。

“接下来,请多指教。”从不知火身旁走过时,八歧云淡风轻地说。

不知火也被自家的阴阳师叫走,临走前,她对着那个毫无感情的蛇神道:“阿离的应援团一定会加油的,绝对不会……”

“期待你的表现。”八歧挑眉道。

他的样子像是毫不在意战斗的结果,不知火也没多说什么,随着阴阳师便离开了。

焦急等待之后,寝肥战场终于打开了。人们争先恐后涌到门口等待分配,酱酱一看门口大爷发给自己的牌,果然,自己是要打肥婆的。

她做好心理准备,站到肥婆的屋子里,先是把庭院的神乐召唤出来,然后等待战斗开始。

刚开始,那肥婆便喝了很多酒,她一个大巴掌甩了过来。神乐被甩晕了,酱酱还不是很慌,正等待蜜桃拉条。

肥婆又吃了许多酒鱼果,几下将全部崽崽甩晕,就这样酱酱站到只剩日和坊和蛇。退出去还要等好久才能进来,酱酱一咬牙让刚醒的八歧给日和坊不洁之力。可是刚不洁之力,那肥婆便将日和坊和八歧甩出门外。

团灭了?

“变不了蛇啊!”有其他阴阳师在焦急地喊。

“我被罚站了怎么办?”

“三鸩碰瓷!”

“不知火万岁!不知火加油!”

“八岐大蛇好菜哦。”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喊着,酱酱冷静下来想着也许用鸩可以顶一下。

再次进去,酱酱召唤了晴明,并带来了椒图,小白,鸩和俩奶妈。

也许可以顶一会儿。

本来没有那么慌张,但看着不知火寮的血量在一直掉,酱酱慌了。

肥婆还在不停地攻击,连小白都顶不住了。

“要坚持……”酱酱在为崽崽们加油,第一场寝肥不能这样输!不能失去信心!

可是,当首胜者出现的铃声响起时,大家都慌了。

输了。只要不是第一,就是输了。

鸩还在坚持,日和坊在拼命回血,叮的一声,战斗停止,酱酱难以置信地从屋子里走出。

阴阳师们都出来了,有人在气愤,有人在互怼,有人在鼓励大家,有人在叹息。

“恭喜。”八歧对着路过的不知火说。

不知火反应了一会儿才礼貌回应:“谢谢,你和彼岸花都是优秀的对手。”

“这句话倒不必说,没必要。你是个强敌,我是指,对于为我应援的秃子们来说。”八歧笑着说。

那样子不是在说她有多强,倒像是在看戏一样做着评论。

邪神向来如此,不知火没有计较他的态度。毕竟为她应援的阴阳师也都是努力又优秀的人,她很感激大家为她而战。

“也许你应该给为你而战的阴阳师们一些鼓励。”不知火给他建议。

“确实需要。”八歧的回答并不是很让人满意。

不知火想再说什么,带她走的阴阳师着急了,她便与八歧告别。

她走的时候回头望了那个邪神一眼,那个邪神的眼里盛装着许多东西,可她一点也看不出那些是什么。

神都是这样吗?

她有些好奇。

也许只有八歧是如此。

PS:小磕个CP,记录一下这几次寝肥,不用在意细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