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主控组

123浏览    6参与
站长的胶囊

◇脑n+1个洞

成吨私设注意,非常ooc慎。】

回头真的应该好好跟他谈谈…
然后被穿梭机突然调暗的机舱灯光提醒,眼前已经不是浩瀚星海而是舰船内部的轨道。
萨格罗斯的出行很简单,一个公文包基本解决装备。他的平板一直黑着屏,立起来过后一路上就没打开。
停机坪受到人造重力的影响很小,他飘出机舱的时候没来由地想到在中途某站登船、坐在斜后排的两位先锋探员,都是褐色头发,仅凭扫过一眼,一个应该是武装,一个是文职吧…打打笑笑的。

他没想到一抬眼就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对方也一定发现自己,消失一下马上出现在通道边缘,翻身越过围栏跳过来。
“怎么,班都不上了?”
“今 天调休啦!从太空站回来正好经过这边。”
萨格罗斯见英...

成吨私设注意,非常ooc慎。】

回头真的应该好好跟他谈谈…
然后被穿梭机突然调暗的机舱灯光提醒,眼前已经不是浩瀚星海而是舰船内部的轨道。
萨格罗斯的出行很简单,一个公文包基本解决装备。他的平板一直黑着屏,立起来过后一路上就没打开。
停机坪受到人造重力的影响很小,他飘出机舱的时候没来由地想到在中途某站登船、坐在斜后排的两位先锋探员,都是褐色头发,仅凭扫过一眼,一个应该是武装,一个是文职吧…打打笑笑的。

他没想到一抬眼就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对方也一定发现自己,消失一下马上出现在通道边缘,翻身越过围栏跳过来。
“怎么,班都不上了?”
“今 天调休啦!从太空站回来正好经过这边。”
萨格罗斯见英卡洛斯迎上来,即使是一个薄薄的黑公文包也要伸手帮接的样子,他拍拍少年的背并把他轻推向走廊前方飘着,以示不劳费心。

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家伙直接切断了思路,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只好把某些思绪盖紧推后,熟练地打开日常模式。两个人很快转进飞船内层的走廊。停在了常常拜访的咖啡厅前,点了一杯咖啡一杯果汁外带。
“是回家吗?”
“是的,接下来的十个小时、加上巡航时间都是休息。那你呢?”
“迪恩说…我也放假。”
英卡洛斯抬头的时候可能有眨眼睛的习惯。不光是稍微抬头看他的时候,坐在办公桌上被人叫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就像在强调就他眼睛大一样,萨格罗斯把视线错出去了一个角度,把饮料里的果汁递给他。
店主看见这俩人一起出现,再一看时间,不是“午休”或者“晚间”——“今 天休息呀?”
回答她的是一声“是的”和一个轻轻的点头。
不经意看到老板娘勾起的嘴角——它似乎在脑后轻笑出声,萨格罗斯不打算理,转头之后就又是眼冒星星的少年。
…某位老先生的伙伴真的很麻烦,但是她店里的地球咖啡很好喝。

“这次还是去露希欧?时间好长。”
“嗯,还是。”
英卡洛斯吸管里的果肉停了停。露希欧相对舰船来说现在大概处在“帕诺”恒星的另一侧,来回要比平常用时长上一些。
“迪恩在忙实验室那边,你也知道。我自己去的。”
“嗯…辛苦了。大家都还好吗?”
“挺顺利的。”
…后续的闲聊进行到飞船坐久了和太空站蹲久了,于是干脆去打一架成为他们放松的首选。

咔哒关上的门后。
可,可以做那个嘛?少年拽着他的衣角问。
…好。他应了,不知是畅快的格斗让血液在胸腔里快速地涌动——或者说确实是思念,在搞鬼,谁拒绝得了呢。
不过看着这个家伙在他眼前开心有如此,着实让他恼火。“拖拖拉拉的那就算了。”
“那…那你都这么辛苦了,就享受一下吧。”

有时候真的觉得学习力太强并不是好事,已经完全不是当时那回事了啊?!
他把手指扣进他苦苦用力的指根之间,试图松开他攥着被单的手。还会头埋在他耳边说,“稍微放松一点”之类的,温热的鼻息拍在他的尖耳朵上,他没办法,短促地呵斥道快滚开,只有把头别到另一边,然而全身一松劲,整个人便酥软了下去。
…当时他想着只是对付青春期少年不会很困难。
当时他还会乖乖地叫他萨格罗斯先生。他如往常胸有成竹,一切在他可控。谁知那个家伙竟摆出在般若星铐住自己时那般的坚定,他又一次错估了自己那个看起来仍稚气未脱的同族的手劲。
…很自然他不应该期待什么,被毛手毛脚的少年掰得生疼。反正他就记得最后他忍无可忍翻身坐起来一通训斥,反而是上面的那个委屈起来,缩着回应他“你还指望我怎么练习过嘛。”
不指望,不指望,下次我教你。他无可奈何,说的是“没有下次了”该多好。
…这也学得太快了。

萨格罗斯觉得自己是有——地球人类非官方说法,叫“咖啡免疫”的体质,会喜好那种饮料就是单纯地因为喜欢它醇香的味道。他从来都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精神状态和睡眠,不需要刻意通过某种手段保持兴奋。而且据英卡洛斯说也是如此,都能照样正常入睡也不会更加精神。那看来,咖啡因可能只是不会作用在达尔一族身上罢了。
感受到少年的胸膛贴着自己,背后的人似乎是觉得自己睡着了,环过来的手在他的身上摸摸拍拍又停停。
他抓起那不安分的手丢回他那里,并送上嫌弃的一眼。

重新搂上他的家伙渐渐安静了。
他自己却睡不着了。
他的算盘打了很久,应该跟他谈谈分开。
整个主舰总共就那么点大,悄悄消失是不可能,并且对付英卡洛斯这种笨蛋家伙,当面直说才是好的解决方法。
他对着穿梭机的厚玻璃窗沉思,视线的焦点在其上反射出的人影和背后的星点间反复切换。
人影因为常年收敛情绪而看不出发愁。但星点倒是很美。窗外的方向背向帕诺,他把滤光片拉起来,去看淡淡的又璀璨的银心。
可能么?他想,从来就不可能。
他想过很多很多,以为自己像往常一样一切尽能确保,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全身而退。
本应在那一战之后消失殆尽的疤空虚地隐痛着,但当萨格罗斯注意到它,它便安静得像不曾存在过。
此时他却难以像往常那样入睡,清醒总使他后悔起来。于是越想就越清醒,越清醒便越得继续想下去。
此时他很想像往常一样安静入眠。他流浪的经历如同安慰似地道,一次的失利不会代表什么,事情距离不可挽回还远着呢。可是他分明清楚是怎么回事,曾经心理上的决绝和行为上的无力愈发刺激着他。

此时他真的希望自己没有喝过咖啡。



-
一吨私设
*咖啡厅是佩克特开的,是圣诞精灵,扮圣诞老人那位带来飞船的,冰光系那只。这个咖啡厅就是合集名x是嗑专属组日常的好地方(?
*迪爷和小萨会定期去露希欧慰问、察看善后工作。其实两个人的时候他们回来的很快,萨格罗斯一个人去的时候,因为一个人事务更繁重吧。
*这个状态是两位交往之后,真正交心之前。两位一个在太空站一个在飞船工作,所以也并不是常常都可以碰面(´Д`)一般是午休的时候吃个饭,下班的时候回个家。
*在穿越之前,小萨的左臂曾被咤帝击碎的石块划伤,留下似乎永远也消退不了的疤,但在黎明一战之后消失了。
*小萨第一次错误估计小英的力量是在身份暴露的时候两人首次对立厮杀。在那之前的切磋,两位都是没有用全力的(・ิϖ・ิ)

潞水草木

整合了一下今天的爽图。

p3是景行家的萨格。
p4p5是咤克斯害死迪姑娘后,萨格知道迪姑娘死了的反应。
我觉得他真的特别想杀了老贾……两个人都蛮崩溃的(

整合了一下今天的爽图。

p3是景行家的萨格。
p4p5是咤克斯害死迪姑娘后,萨格知道迪姑娘死了的反应。
我觉得他真的特别想杀了老贾……两个人都蛮崩溃的(

站长的胶囊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站长的胶囊

烧点旧东西给主控组烤火-2

*OOC慎
*快跑啊,老玩家出来吃人了。
*可能是近期剧情背景,如果小萨亲自去接小英回来但是迪爷的芯片已经坏掉了。【…我还是不特别清楚他们具体的时间顺序和位置…有bug的话,就当个其他脑洞看吧。【大言不惭】
*这些bb比真正的东西还多预警。
*爆炸吧。你说TM缺不缺德,对小萨来说,迪爷和小英同时失踪,迪爷掉线了把小英还回来,这谁顶得住啊。

-

究竟为什么会被搅进这种事情……

返程途中,好不容易对抗进行空间跳跃给伤痕累累的身体带来的疼痛而蜷缩着,执事默默把少年揽在怀里。
那个孩子一边嘟囔着疼一边不住地埋怨自己太过没用,每尝试说出一句完整的道歉,似乎都带着喉咙里上涌的血腥,又总是被短促的气音...

*OOC慎
*快跑啊,老玩家出来吃人了。
*可能是近期剧情背景,如果小萨亲自去接小英回来但是迪爷的芯片已经坏掉了。【…我还是不特别清楚他们具体的时间顺序和位置…有bug的话,就当个其他脑洞看吧。【大言不惭】
*这些bb比真正的东西还多预警。
*爆炸吧。你说TM缺不缺德,对小萨来说,迪爷和小英同时失踪,迪爷掉线了把小英还回来,这谁顶得住啊。

-

究竟为什么会被搅进这种事情……

返程途中,好不容易对抗进行空间跳跃给伤痕累累的身体带来的疼痛而蜷缩着,执事默默把少年揽在怀里。
那个孩子一边嘟囔着疼一边不住地埋怨自己太过没用,每尝试说出一句完整的道歉,似乎都带着喉咙里上涌的血腥,又总是被短促的气音打断,仿佛刻意为难这个失败的守护者。
执事干脆那要命的羞耻心也不要了,你活下来已经太好了,听到了吗,有你就很好。
脱下手套指间没入少年的绿发,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刚处理完的浑身与衣服粘在一起的血洞。被他使尽全力一边安慰一边抱抱搓搓终于安静下来,少年把脸埋在他胸口,两个人相对无言。

回程的路途也还是很长,最后竟然是执事先哽咽出声。惊于这一幕的少年不由得抬头睁大眼睛询问,执事只苦笑一声回应,指节用力地刮一下眼睛。
——没。我只是想…当仅属于某两人的记忆在一方记忆中消失时,这一部分事情便如同幻想一样了…

-
……这种事情真的太残忍了。(磨刀
小萨:我很难过从此失去了两人的回忆,和我希望她忘掉过去的一切痛苦有冲突吗。【思考裂解发言

站长的胶囊

烧个旧东西给主控组烤火…

*巨OOC预警,老年人写字【茶
*大概是上次太空站刚被炸之后的事…是(都没有什么戏份的)双螳螂的独处时间。
*我真的不信…算了没事……
*大概全文都是是乱的。真叫人质壁分离.jpg

 

 

寻着天花板一角微微的蓝光——很难把它和昏暗室内的某些指示灯区分开,少年发觉大概是有什么人坐在那里。
脖子根本转不动,所以得把上身稍微支起来。然后来自于脊背和腹部的疼痛一起扯着他,使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冷气。
这算是非常失误的一个表现,不过真的好难控制。少年在心里快速地给自己打了个分。
还好坐在那里的人不是其他人,是萨格罗斯。英卡洛斯注意到,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手中一叠纸。几乎同时,他...

*巨OOC预警,老年人写字【茶
*大概是上次太空站刚被炸之后的事…是(都没有什么戏份的)双螳螂的独处时间。
*我真的不信…算了没事……
*大概全文都是是乱的。真叫人质壁分离.jpg

 

 

寻着天花板一角微微的蓝光——很难把它和昏暗室内的某些指示灯区分开,少年发觉大概是有什么人坐在那里。
脖子根本转不动,所以得把上身稍微支起来。然后来自于脊背和腹部的疼痛一起扯着他,使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冷气。
这算是非常失误的一个表现,不过真的好难控制。少年在心里快速地给自己打了个分。
还好坐在那里的人不是其他人,是萨格罗斯。英卡洛斯注意到,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手中一叠纸。几乎同时,他也察觉到白色床单里捣鼓的动静,将检查报告放在桌角,又将纸片错出桌子的一角往里推了一推。为了不劳烦伤员,他起身去走到床前。
“醒了?”
“…嗯。”
萨格罗斯向来擅长收敛他的情绪,他刚刚紧张的表情已经淡到几乎找不着了。平淡的口气发声,如同病床上的少年是任何一个与他关系淡薄的小孩。
“你居然没死真是个奇迹…伤到了内脏,所以不要乱动了,又不是没见过我。”
“啊…我还以为…怪不得这么疼——”
得到这话的英卡洛斯似乎终于放心,落回了蓬松的枕头上。
“不过也没事啦,我真的没什么。”
英卡洛斯尽力做出一个笑脸,示意他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实际上的效果大概远远不如他的期望。
“安心吧,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
床侧的面板亮度很低,只有蓝色的字体纤细方正的部分比较显眼,读出少年的生命体征目前稳定在该种族的安全范围内——这个数据太特殊,以至于可能并不靠谱。
萨格罗斯叹了一声,动手帮他理理衣服——执事没有戴手套,他的手轻盈有力,而且和室内一样暖和。

“话说回来,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听说你跟迪恩……”
“她让我处理点事,顺便关心下你。”
“…那可真是劳烦您跑来跑去了哦。”
“知道就好好养伤,到这来不是容易的。”
“好——”
伤员乖乖地缩进被窝里面了,他整个人显得灰白而疲惫,简直像是失去了作为“光明”时的样子。执事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即使旁边有版面提供了体温正常的数据,执事也因此显得放松了许多。
少年的表现,令执事心里隐隐吃惊地平和。

“那你不着急走吗…你现在得时刻保护着迪恩吧?”
“好,现在就走。”萨格罗斯皱皱眉,可能拜领航员小姐对情报信息超乎常人的利索所赐,时间在他和迪恩的计算中还比较富裕。
他不想说自己暂时放了放迪恩至上原则,而花了更多的时间坐在病房里,不过这个对工作百分之万上心的笨蛋这就准备打发他了。
倒也没问题,首先迪恩肯定至上,其次,留他自己休息可能会比较好:有人在这里守着他,他反而会觉得窘迫的——这是罗迪斯克在他赶回来时告诉他的。
“我会回来帮你们的。”
英卡洛斯能感到随着稀疏而慢的谈话,意识慢慢地清醒,痛觉也随之在逐渐苏醒,比醒来时变得更清晰明了一些。不过少年执意想要坐起来,执事无奈只好扶了一把。少年很听话地靠在他身上蹭了蹭当做点头,执事又有点于心不忍只好揉了一把。少年的发丝在执事的手掌里,声音显得快乐地嗯了一声。执事以指肚稍重的力道拍了他两下,然后起身离开。
少年目送他推门出去。

“等一下!你们…千万保护好自己!”
“嗯,一定的。”
执事用令人舒心信任的语气道。
“你也是。”

 

再失掉任何一人,于他来说可能就是跨越不过的沟壑了。再被称为什么强大可靠的名号,他也只是一个人。

 

监护室的房门把两位隔开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捂了个脸。
“真的感觉好久都没见到了…”
“啧。”(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