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勇

53578浏览    5735参与
幽霜霜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

還有hani太幾天前神準的預言...斷...

(這難道是將來劇情...不要啊😨😨)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

還有hani太幾天前神準的預言...斷...

(這難道是將來劇情...不要啊😨😨)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幽霜霜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艸〃)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艸〃)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万世极乐教教主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你就是个憨柱

心力憔悴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你就是个憨柱

心力憔悴

我是个不合群的水柱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勇是乖宝宝


来,妈妈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勇是乖宝宝


来,妈妈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4.

          创可贴还剩下一半,摊在课桌的课本被同学泼上水后已然起皱,面具依然沉默。


           窗子半开着,天空并不明朗,薄云半挡着太阳。空气流速变缓,近乎凝滞。...


           4.

          创可贴还剩下一半,摊在课桌的课本被同学泼上水后已然起皱,面具依然沉默。


           窗子半开着,天空并不明朗,薄云半挡着太阳。空气流速变缓,近乎凝滞。


            伏在桌上的义勇轻轻摩挲着面具,暗自出神。


             幢幢人影合成一道极其刺耳的诘问。那人说的什么已经忘却,义勇只记得尖锐的话语是利剑,无情地刺向心头,直至血肉模糊,筋肉尽断。


             从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与其他人不同。没有亲人血缘的温存,个人更是没有过往和未来可言。好像他是命运洪涛掀飞扬起的小小水珠,被遗忘在一方小小窠臼中……


             他只有逃,逃向没有苛求的角落。​


             背着包,贴着墙根边的小路跑着,迎面有细小的雨丝落下来冰凉着打在脸颊上。


             对着墙的是蓊蓊郁郁的冬青与油松,急于躲雨的蜜蜂撞在义勇手腕上。


            ​ 锐痛袭来。


             手腕处的皮肉红肿起来,凶手落荒而逃,只留黄黑相间的残影。


             无暇顾及逃逸者,义勇只想逃离。


             终于他来到这弃置不用​的一隅。小小的顶梁被条蔓包裹严实,以至于这片天地倒是很安稳,一点也觉察不到下雨,甚至还有微风吹拂。即使是低矮的柱子也有金黄色的蒲公英点缀。席地而坐的义勇端详着蒲公英白色的伞儿轻轻地乘风而起,来至半空……


             有人在这!他看向自己了!​


             义勇显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拄地又碰到了擦破皮出血的手心,倒吸一口凉气。那人脸上有很明显的伤疤,尽管已颜色变暗,但,“一定很疼吧?”​


            下意识出口的关心让义勇自己都觉得很突兀​。


         ​   “没事,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人伸过来手,义勇看着那手愣了一秒,又看向那人的眼眸,也伸出手来。温热的感觉,和他的目光一样。义勇被拉到另一边。


           “雨要下大了哦,还有,我叫锖兔。”​雨声乍现,倾泻下来的雨水吞噬了他最后的字音,也把义勇刚刚站着的地方冲刷出了水洼。清冽的气息充斥每个角落,仿佛刚才的奇遇不过是幻觉。不可思议地抬起手,破皮的地方完好如初,被蛰的地方也已经痊愈。包不经意间已打开了,锖兔刚才站的地方只有浸在水中的面具……


           而眼下,面具回应给义勇的,只有沉默​……

第三篇的直通车 

幽霜霜

是妻子送丈夫出門么😏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q220liq

繪者大大:廢柴梅羅merrowe 

https://www.facebook.com/merrowe99/

是妻子送丈夫出門么😏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q220liq

繪者大大:廢柴梅羅merrowe 

https://www.facebook.com/merrowe99/

幽靈君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3.

           意识回笼时义勇抚上脸颊,水的清凉犹存。入眼一片白,床头的非洲菊肆意吐芳。


            护士为他调好点滴。冰凉的药液由淡青的血管流入身躯。一时只有钟表的滴答声清晰可闻。...


            3.

           意识回笼时义勇抚上脸颊,水的清凉犹存。入眼一片白,床头的非洲菊肆意吐芳。


            护士为他调好点滴。冰凉的药液由淡青的血管流入身躯。一时只有钟表的滴答声清晰可闻。


             “你好,我叫富冈义勇……”旁边床位的病友没有回应。


             那个小小的身躯蜷缩着,病床也显得有些空,桌上没有鲜花水果。


             把自己床头的非洲菊递向病友。“很快就会痊愈的!加油!”这束非洲菊悬空着,固执地开放着。就在义勇以为自己的示好被拒绝时,一只细瘦的手接过了花。低不可闻的声音闷闷的“我叫累……谢谢。”


            累曾经在剧痛难耐下把床头的鲜花水果扫落在地又抱头痛哭。与别人交流时,又很少表露脆弱,语言里总有刻意的疏离。他周身有一层厚厚的冰茧。


           但义勇明白他的内里不是这样的,相反他的内心十分柔软。既容易感动,也容易被伤害。


           “我很羡慕非洲菊能拥有那么热烈鲜活的色彩,可以直接点燃周围的一切。”


           夕阳的余晖跳进病房,为他镀上火红的色彩。低语着的少年的眼底有难以名状的东西在涌动,渐渐蓄满小小的心房。他手上的非洲菊颜色更艳,怒放着,欢笑着。


          人与人之间的悲伤并不相通。


          义勇是出院以后回到花店很久以后才幡然醒悟的。


           老妇人曾亲历火焰带走亲人的遗物。


           常年的孤独促使她收养了一个孩子。但生活并没有赐予幸运。孩子患有先天疾病,病魔吸走了孩子最后一丝生气,也吸走了自己单薄的积蓄。就在妇人取出房产证的时候,孩子病弱的手压在了她手上,轻轻摇头。


           他微笑着嗅着最爱的非洲菊,安然睡去……


           妇人难以承受睹物思人的煎熬,一把火把孩子所有的遗物焚烧殆尽。火苗旁,一束非洲菊战栗着,似要腾空与那火苗一齐飞向高空……


           故事讲完了,义勇也已手捧非洲菊来到病房。一周前累接受了最后一次手术,恢复情况良好,即将出院。


           不同于往日,他面颊泛起红晕,嘴角含笑,轻轻接过花来。


          “谢谢你,义勇。”


           退出病房的义勇远远望向那边。累与父母合抱在一起,非洲菊依然盛开。


           不过,义勇明白——冰,融化了。

第二篇的直通车 

绯水云

义勇是个意外

       在来到鬼灭世界的两人在第二天就发现了不同,以她们的【个性】来说,不管前一天选的刀与式神是什么、是否附身,第二天都会消失,重新选择。

       而她们却没能选择,身上的衣物没有变动。甚至不能放弃附身,在时间的流逝下,两人的性格缓慢贴近附身的付丧神与式神。

       就连样貌,也逐渐趋向于附身的髭切和御馔津,所幸变化不是很大,两人也只能先安下心。...


       在来到鬼灭世界的两人在第二天就发现了不同,以她们的【个性】来说,不管前一天选的刀与式神是什么、是否附身,第二天都会消失,重新选择。

       而她们却没能选择,身上的衣物没有变动。甚至不能放弃附身,在时间的流逝下,两人的性格缓慢贴近附身的付丧神与式神。

       就连样貌,也逐渐趋向于附身的髭切和御馔津,所幸变化不是很大,两人也只能先安下心。

       至于与富冈义勇的见面是一个意外。

       在这三年里,韶盈亲自动用神力,为香奈惠编织了羽织,与之前的一模一样,目的是吸收香奈惠身上多余的神力,以期恢复记忆。

       同时,羽织还能保护香奈惠。

       在此期间遇到的鬼杀队队员,因为不能让他们记得样貌,都有韶盈动手,模糊了他们的记忆。

       而刚好,香奈惠在一次杀鬼行动后,突然陷入昏迷。

       韶瑾公主抱起香奈惠,“所以,这又是怎么回事?”

       韶盈撩起羽织感应了一下,“嗯…应该是要恢复记忆的样子。”

       “恢复记忆?”韶瑾皱眉,“有什么副作用吗?”

       “没有,是羽织吸收了多余的神力,因为是缓慢吸收的缘故,香奈惠的记忆没有消失,现在是一下子十几年的记忆一起回来了,身体撑不住只能靠昏迷来保护自己。”韶盈解释道。

       韶瑾抱着香奈惠停顿了一会儿,“会昏迷几天?”记忆需要时间来接收。

       “粗略估计3天。”韶盈也不是很确定。

       “那走吧,这几天就当休息吧。”韶瑾接过话。

       而就是她们进入村子的时候,当好碰到了富冈义勇。

       义勇因为职业病,有些担心那三人,更不用说还有一人似乎陷入昏迷。

       虽然一直冷着一张脸,但其实意外的老妈子心态,就是不会说话。

       恰恰是这担心(凶神恶煞)的一眼,他看清了昏迷人身上的羽织。再往头上一看,熟悉的蝴蝶发饰。

       ?蝴蝶忍?她头发长长了?义勇的小脑袋瓜子懵了,他思索着也就几天没见到蝴蝶忍而已,头发就这么长了?

       义勇以为是蝴蝶除鬼时不小心中招了,毕竟有时候毒发需要时间,又或者哪个鬼免疫蝴蝶的毒,导致蝴蝶昏迷,被路过的人抱了回来。

       于是上前,“给我。”

       韶瑾、韶盈一愣,啥?

       “把蝴蝶给我。”然后我会带回鬼杀队。义勇想得很好。

       “你谁?”韶瑾笑了。

       “富冈义勇。”义勇回答。

       “所以?为什么要给你?”怕不是脑子有坑。等等…富冈…义勇?

       “她是队友。”义勇义正言辞。

       “嘛嘛,这位…富冈先生?你可能是认错人了。”韶盈认出富冈是谁了。

       “她是蝴蝶忍。”义勇觉得不会错。

       “呵,她叫香奈惠,不叫蝴蝶忍。”韶瑾故意掩去了香奈惠的姓氏。

       义勇有些懵逼,认错了?

       义勇停顿了,没有拦下两人。

       之后在回鬼杀队的路上,才突然想起,蝴蝶忍好像有个姐姐,叫蝴蝶…香奈惠…

       之后虽然很快赶了回去,但还是没有找到三人。

       听了义勇说的话,大家都觉得他好憨啊,你说说,你怎么就没拦下来呢?!

       但又不能怪他,毕竟他也不认识蝴蝶香奈惠。

       一阵沉默,最后还是主公发话了,“香奈惠平安就好,看来是被那两个人救了,大家以后注意一下,我们目的一致,早晚会碰到的。”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2.


            窗子打开了,微风拂来,新买的风铃流泻出清脆音符。...


      

           2.

           

            窗子打开了,微风拂来,新买的风铃流泻出清脆音符。


            种子接连跳入土壤,清水滋润它们的肌肤。


             一首无声的欢歌,面具被端正地放在书桌上,连带义勇膝盖上的淤青也不那么痛了。


             风铃与种子的合奏中,义勇下楼来。刚刚招待完客人的老奶奶仍带笑,但她看向屋外的眼神却盛满了哀伤。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修建了这个花店,每年我都会去感谢他。但是今年不行了,我腿疼得厉害,看来再也不能见面了。”


               “即使不能见面,能心意相通的话……”​


              接近中午,渐渐升温的阳光投射进屋。桔梗的香气有发酵后的醇厚。


             “义勇能帮我送去这捧花吗?”​


              艳红的玫瑰含羞待放,花瓣上的露水折射阳光,很是好看。


              踩上古朴的砖石,似乎这石块也随空气一起受热变得蓬松起来。


              街边的喧闹与人流似退潮般散去,越来越浓密的绿树与花草构成了城缘的主色调。


              这条街的尽头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浓密生长的花枝草叶把栅栏遮挡严实,花园后的白色房屋斑驳掉漆。


              “作为花店的答谢,我为他规划了花园。”老妇人饮一口热茶,重又看向玫瑰。“我们一直保持书信联系,直到他入伍……战争爆发了。”


               汽笛长鸣,浪花翻腾,白色的泡面舔舐礁石,再三回头的军人没有在码头上看到妇人。其他人拥抱与吻别,他带着最后的落寞,走上军舰……


               褪色泛白的回忆在此时此刻又变得鲜活,再次萌芽生长。


              花园里的玫瑰仍旧开得很好,义勇把花轻轻放在它们一旁。


             “不管是死去的,还是鲜活的,都有共同的浪漫与爱意。”


           想触摸野玫瑰的手被刺破了,殷红的血渗出来,疼痛并不让人难以忍受,下意识退后的义勇终于被脚边的藤蔓绊倒,后仰磕向了废弃已久的水池。雨后仍有浅浅的一洼水存在。“哗啦”,头痛猛地袭来,随后而来的高热更让他难受,陷入一片黑暗……


           “不管是死去的,还是鲜活的,都有共同的浪漫与爱意。”意识沉浮中,有人在耳畔说出了义勇想说却又未能开口的话语。清凉如水,那水流由额头流动至脸颊,片刻即逝……

第一篇的直通车

           ​

幽霜霜

P1:當憨勇不再憨時

P2:與P1沒有承接關係,單純同一個系列w坐穩啦w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P1:當憨勇不再憨時

P2:與P1沒有承接關係,單純同一個系列w坐穩啦w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榎家小生

【本宣】《月色真美》

[图片]

░           ░          ░           ░          ░

炭治郎來找義勇時看見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今夜是下弦月,微弱的月光射在庭院裡的...



░           ░          ░           ░          ░


炭治郎來找義勇時看見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今夜是下弦月,微弱的月光射在庭院裡的水波上,點點水光折射到坐在邊上的義勇,他的膝蓋上睡著一隻疲憊的烏鴉,那雙粗糙、斬殺無數鬼的手此時正輕柔的順著羽毛安撫著烏鴉。
炭治郎下意識的沒有發出聲音,他站在柱子的一邊看著對方。
義勇沒有看著烏鴉,他昂著頭與天上的月亮對視著,一對深邃的藍眸染上點點星光。
這種不想打擾的氣味縈繞在義勇身邊,炭治郎又看了幾秒正想離開時對方卻準確的將目光轉了過來。

一瞬間炭治郎褐紅的眸子裡也被染上了這片月色。


░           ░          ░           ░          ░

字數|2W+/R15
價錢|200
場次|CWT54/CWTK32/鬼滅only
攤位|兩日L08/高雄場D1 B11
印調|走這裡

同人誌中心


收錄篇幅:(皆有加筆)

月色真美
午夜迴廊
無暇之人 
被世界溫柔以待
沒有你的明日 


作者│夢柔 >>https://www.plurk.com/asdzxdream
  │ ( LOF:dreamsummer.lofter.com)

封面│梵藤FanTenG >>https://www.plurk.com/yihsuan2021
      │(LOF:http://fanteng706.lofter.com )



溯熙渡

【群宣呀】

时隔多日【并没有】甚是想念,欢迎大家伙来这里玩呀,

p3穿越门【带你去领略鬼杀时代的热血与残酷(沙雕)】

p4-p7沙雕群主和管理的迷惑对话(水戏,欧欧西互相谴责)

有木有心动呀,说不定还能看见其它沙雕名场面

【群宣呀】

时隔多日【并没有】甚是想念,欢迎大家伙来这里玩呀,

p3穿越门【带你去领略鬼杀时代的热血与残酷(沙雕)】

p4-p7沙雕群主和管理的迷惑对话(水戏,欧欧西互相谴责)

有木有心动呀,说不定还能看见其它沙雕名场面

懒得动8848
懒得动懒得画刀,对不住了美女师...

懒得动懒得画刀,对不住了美女师兄

懒得动懒得画刀,对不住了美女师兄

(~ ̄▽ ̄)~智音

待我变强之时,你已化为水边蒹葭。

待我变强之时,你已化为水边蒹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