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眼组

9636浏览    2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9 18:53
冷楓雲

p2是參考圖
在臉書上看到的,戳爆我TT

p2是參考圖
在臉書上看到的,戳爆我TT

冷楓雲
前幾天和同吃航泥的朋友一起快樂...

前幾天和同吃航泥的朋友一起快樂雙排2333

前幾天和同吃航泥的朋友一起快樂雙排2333

冷楓雲

雙排日常
受難是個好東西
溜監管溜到一無所有5555

雙排日常
受難是個好東西
溜監管溜到一無所有5555

冷楓雲

[義眼組/副社/航泥]
ooc屬於我,我就喜歡這樣2333

[義眼組/副社/航泥]
ooc屬於我,我就喜歡這樣2333

冷楓雲
前幾天終於抽到何塞金皮了,畫張...

前幾天終於抽到何塞金皮了,畫張圖還願,我沒了

前幾天終於抽到何塞金皮了,畫張圖還願,我沒了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
ooc屬於我
我玩皮皮的時候老是遇到救我被震懾的大副233333

[義眼組/航泥]
ooc屬於我
我玩皮皮的時候老是遇到救我被震懾的大副233333

冷楓雲
假期最後一天讓我瞎塗塗;3蝶蝶...

假期最後一天讓我瞎塗塗;3
蝶蝶:敲里馬終於不是吃我了

假期最後一天讓我瞎塗塗;3
蝶蝶:敲里馬終於不是吃我了

冷楓雲

[義眼組/副社/航泥]
偷到虎穴的小耗子

[義眼組/副社/航泥]
偷到虎穴的小耗子

冷楓雲

[副社/航泥]
畫了一直想畫的換義眼
我尋思這對tag到底怎麼打23333

[副社/航泥]
畫了一直想畫的換義眼
我尋思這對tag到底怎麼打23333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塗鴉一波:3玩...

[義眼組/航泥]
塗鴉一波:3
玩遊戲玩的太糜爛了5555

[義眼組/航泥]
塗鴉一波:3
玩遊戲玩的太糜爛了5555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搶了親吻和巧克...

[義眼組/航泥]
搶了親吻和巧克力棒的流氓航海士
生活迫使我成為鴿子555

[義眼組/航泥]
搶了親吻和巧克力棒的流氓航海士
生活迫使我成為鴿子555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官圖太好,我沒...

[義眼組/航泥]
官圖太好,我沒了555

[義眼組/航泥]
官圖太好,我沒了555

冷楓雲

搞個坑
私設雙海盜PA
劇情等我慢慢鴿出來:3

搞個坑
私設雙海盜PA
劇情等我慢慢鴿出來:3

冷楓雲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了
原皮我是真沒看出來,穿衣顯瘦嗎2333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了
原皮我是真沒看出來,穿衣顯瘦嗎2333

EdC夏将军
受@冷楓雲 图的启发 抓着搭档...

@冷楓雲 图的启发 抓着搭档拍的图www
🛳️丞相
🔦夏将军
📷Boss

@冷楓雲 图的启发 抓着搭档拍的图www
🛳️丞相
🔦夏将军
📷Boss

百味甘

【航泥】船长的娱乐活动

  大副【铁钩船长】ד慈善家”【领头羊】

  另有园丁【花匠】

  庄园背景,ooc就打我

  

————————————————————

  何塞·巴登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在花园附近发现某个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艾玛·伍兹小姐,你就不应该表现得像个要偷走她工具箱的混球。”

  当巴登先生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时,皮尔森·克利切先生正躲在一面墙后面,专注地看着园丁小姐的方向,被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克利切只是在看她种的花什么时候开!”话虽这么说,皮尔森先生的耳朵尖却红了一点。

  虽然来庄...

  大副【铁钩船长】ד慈善家”【领头羊】

  另有园丁【花匠】

  庄园背景,ooc就打我

  

————————————————————

  何塞·巴登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在花园附近发现某个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艾玛·伍兹小姐,你就不应该表现得像个要偷走她工具箱的混球。”

  当巴登先生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时,皮尔森·克利切先生正躲在一面墙后面,专注地看着园丁小姐的方向,被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克利切只是在看她种的花什么时候开!”话虽这么说,皮尔森先生的耳朵尖却红了一点。

  虽然来庄园没有多久,但通过来来往往的访客,精通打探消息的船长早已将庄园的逸事掌握地七七八八。

  毕竟这是身为一名船长少有的娱乐活动。

  “这个庄园里的花不会开,”巴登先生的背靠到了墙面上,把玩着手里的金表,“她种的花从没开过,我敢打赌她帽子上的花都是用布缝上去的。”

  “所以克利切想知道什么时候花会开!”皮尔森先生辩解道,“你才,才来多久,别装得和我们很熟的样子!”他这么说着,却显然被巴登先生的金表吸引了目光。

  “也,也许……您能给克利切看看这块表?”

  “如果您能将您挂在脖子上的宝石也给我看看的话。”巴登先生弯了弯嘴角。

  “这是克利切的宝贝!”皮尔森先生紧紧抓住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宝石,“我不……”

  “早安,巴登先生,皮尔森先生,”一声问候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艾玛·伍兹小姐拿着工具箱走了过来,“你们在做什么?”

  “早安,美丽的小姐,”巴登先生鞠了一躬,“显而易见,我们在聊天。”

  “早,早安,伍兹小姐。”皮尔森先生小声说。

  “哦,不必这么客气,”园丁小姐露出了微笑,“不久以后庄园的花可能就要开了,到时候我会送几束到你们的房间。”

  “非常感谢。”巴登先生说。

  “克利切也是。”皮尔森先生附和道。

  伍兹小姐的身影渐渐远去,巴登先生也终于抓住了那只从伍兹小姐过来开始就在他身上四处搜寻的手。

  “为……为什么总是差一点?”皮尔森先生气恼地说,“我明明已经抓住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差一点,”巴登先生握着金表,挑了挑眉毛,“说实话,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不在我的手里,但是……”

  “但是什么?”

  “你的钱袋在我的手里,”说着,巴登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脏兮兮沉甸甸的钱袋,“真不少,一百零一个金币。”

  皮尔森先生先是飞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随即大叫一声,一把抢回了自己的钱袋。

  “你这个强盗!小偷!”他生气地说,脸涨得通红。

  “这话由你嘴里说出来不由得让我感觉有些滑稽,”巴登先生耸耸肩,“船长也总该有点自己的娱乐活动。”

  皮尔森先生小心翼翼清点自己的金币,并没把巴登先生的话放在心上,也没发现何塞·巴登先生又离自己近了一点。

  “你知道船长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吗?”巴登先生问。

  “找到宝藏?”皮尔森先生随口答道,“故事书上是那么写的。”

  “令我惊讶的是你竟然会看书,不过也许你是对的,虽然只说对了一半。”巴登先生看到皮尔森先生将钱袋放进口袋,又谨慎地捂住。

  “另一半是什么?”皮尔森先生警惕地看着他。

  “是发现宝藏,”巴登先生看着皮尔森先生的眼睛,他早就觉得皮尔森先生的那只义眼很好看,“发现别人从没发现过的宝藏。”

  “你发现过吗?”

  “比如今天,”巴登先生说,“我在庄园里发现了一朵雏菊。”

  “庄园里哪有雏菊?你,你刚刚说过庄园里的花不会开!”皮尔森先生捂着自己的口袋皱着眉,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着,“什……什么啊!你说话不明不白的!克利切……克利切什么也听不懂!你这个小偷!克利切可得离你远一点!”

  看着皮尔森先生渐渐跑远的、有些狼狈的身影,何塞·巴登先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怪有趣的,他心想。

  

百味甘

【航泥】醉鬼

  大副【原皮】ד慈善家”【原皮】

  庄园背景  ooc打我

  刚才临时捉虫,删了一条无用的片段,重发一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

  

  皮尔森·克利切先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将酒醉的何塞·巴登先生从湖景村的大船上拖回房间了。

  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一路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巴登先生手里紧紧攥着的怀表,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能蛊惑人心的小玩意儿收入囊中。

  “最后一次,下一次,克利切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走……”他一边向前挪动,一边嘟囔着。

  至于将这个男...

  大副【原皮】ד慈善家”【原皮】

  庄园背景  ooc打我

  刚才临时捉虫,删了一条无用的片段,重发一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

  

  皮尔森·克利切先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将酒醉的何塞·巴登先生从湖景村的大船上拖回房间了。

  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一路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巴登先生手里紧紧攥着的怀表,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能蛊惑人心的小玩意儿收入囊中。

  “最后一次,下一次,克利切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走……”他一边向前挪动,一边嘟囔着。

  至于将这个男人送回他的房间——

  皮尔森先生反复确认了大厅没有别人,才将巴登先生架到楼上,然后驾轻就熟地将手探入醉鬼的口袋,拿出他的房间钥匙开门。

  屋内的陈设他也了如指掌,早在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屋子的各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为了排查危险,以此表示对庄园同阵营伙伴的关心,毕竟克利切总是这么心地善良。

  这次屋内的摆设也并没有什么大变化,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对收拾房间并没有什么兴趣。

  实在是太累了,他一不小心将巴登先生脸朝下丢到了床上。

  似乎是被床板撞到了小腿,这个可怜的醉鬼对着枕头呜咽了一声。

  皮尔森先生赶紧将他翻过身。

  他又看了看巴登先生手里的怀表,伸出手去摸了摸。

  冰凉的金属质感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这就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你就是克利切的。”他嘀咕道,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说出这句话了。

  他把被子盖在了巴登先生的身上,又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确认外面没有脚步声才开门出去。

  没想到他刚巧与一楼的艾米丽·黛儿打了一个照面。

  “艾米丽小姐……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觉?”

  “皮尔森先生?”显然,细心的医生小姐对皮尔森先生从巴登先生的房间出来感到有些奇怪,“我睡不着,出来走一走……原来您与巴登先生的关系这么好。”

  艾米丽小姐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喝酒了吗?”

  “是的……巴登先生与我,与克利切喝了两杯。”

  “好吧,不过我希望你们该适可而止,”艾米丽小姐说,“如果喝太多酒,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如您所说,小姐。”

  第二天,何塞·巴登先生就像往常一样,再一次忘记了自己前一天的事情。

  他有时会奇怪,明明自己最后的记忆是潮湿的甲板,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却总在自己的房间。

  不过他鲜少有机会在意这些,他每天都在尽力做一件事情,就是忘掉那些痛苦的记忆,让朗姆酒冲刷净他的一切悔意。

  酒精若能够带给他一夜安眠,他便不在乎自己的被褥是棉布还是海风。

  也不会在乎……某个躲藏在船舱里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巴登先生整理好仪容前往餐厅,如果与往常一样的话,皮尔森·克利切会坐在他的正对面。

   他对这个一直以来都表现得痞里痞气的家伙没有什么好感,庄园里大家的故事他早已通过来往的访客打听得七七八八,这位拥有许多偷窃前科的先生总是盯着他的怀表看,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即将成为被偷窃的目标。

  他还总是跟着他一起去湖景村的大船——自以为跟踪得悄无声息。

  巴登先生在餐桌前坐下,有些意外地发现自己对面的位置空了出来。

  艾玛·伍兹小姐在招呼大家快点吃饭,那个运动员在抱怨今天的肉分量好像也不是很足。

  巴登先生看了一眼对面位置有些凉掉的食物。

  奇怪的家伙。

  巴登先生喝了一口牛奶。

  他也想过,有可能就是这个奇怪的家伙带着自己回到房间。

  可是自己最近也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他将口袋里的怀表掏出来在眼前晃了晃,一股因为被催眠而生出的恶心感差点让他把刚喝下去的牛奶吐出来。

  还是那个怀表没有错。

  估量了一下湖景村到庄园公寓的距离,又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皮尔森·克利切先生的小身板,巴登先生面无表情地吃了一口烤香肠,心想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累坏他了。

  而与此同时,不一样的心思却在皮尔森先生心中翻涌。

  也许是在破烂的船舱里吹了太久的风,早上醒来,他就觉得浑身发热,又因为扛着某个醉鬼走了太远的路,四肢也酸痛得难以抬起。

  早饭是别想吃了,他想。

  他觉得自己八成是发烧了,烧得有些神志不清。

  要不然他怎么会想起那条潮湿的破船,想起何塞·巴登在甲板上摆的成排的酒瓶,想起自己在船舱里听到的甲板上传来的或是瓶底或是瓶身撞击木头的声响,想起男人身上朗姆酒与海洋的香气,想起男人靠在枕头上的那声呜咽。

  糟糕透了,他所想的一切都该是那块怀表,如果硬要再说,也许他抽屉里的那个海豚装饰物也能值几个钱。

  他将头全部埋在被子里,只在旁边露出红彤彤的鼻尖。

  “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因为带我回来才发烧的,”恍惚间低沉的男声在皮尔森先生耳边响起,“如果你下午上不了场会很麻烦。”

  皮尔森先生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看到巴登先生正坐在他桌边的椅子上。

  “你怎么……”皮尔森先生嗓音沙哑,艰难地说出了几个单词。

  脸上有着长长伤疤的男人将手里的铁丝晃了晃。

  “大副必备的技能之一,开各种各样的锁。”

  巴登先生站起来,离床近了一些,皮尔森先生敢打赌这个男人早上起床以后并没有换衣服,因为他身上还是有一股酒味,令人脑子发昏。

  还有一点烤面包和香肠的味道。

  “我去找艾米丽小姐,让她过来给你看看。”巴登先生说。

  “可是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有些着急,可是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我会说是因为昨天你在我的房间喝了酒,吹风着凉,”巴登先生将皮尔森先生的被角掖好,“至于之后的事情,可以等你退烧了我们再聊。”

  巴登先生走到门口,转动了一下门把手以后突然回过头。

  “你想吃些什么?我可以带过来给你。”

  “随……随便什么都行。”皮尔森先生觉得自己更加说不清楚了。

  直到男人光明正大地开门走出房间,皮尔森先生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他是怎么知道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