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乌鸦

21619浏览    973参与
ASH404
我知道没几个人看这部电影了但我...

我知道没几个人看这部电影了
但我仍旧偏爱他
算是上课无聊的结果吧。

我知道没几个人看这部电影了
但我仍旧偏爱他
算是上课无聊的结果吧。

稚暮

他与她——鸦樱篇

乌鸦&矢吹樱

冷圈女孩的执着

含私设


矢吹樱:

其实还挺喜欢乌鸦的。

执行力强,又幽默。

她真的喜欢少主吗?

她不明白。

其实死亡,挺可怕的。

坠楼的时候,

谁知道她想的是不是乌鸦呢?


乌鸦:

其实确实很喜欢樱。

坚毅冷酷,还很帅。

他真的中意过很多女孩吗?

不可能的。

其实死亡,挺难过的。

倒地的时候,

谁知道他想的是不是樱呢?

乌鸦&矢吹樱

冷圈女孩的执着

含私设


矢吹樱:

其实还挺喜欢乌鸦的。

执行力强,又幽默。

她真的喜欢少主吗?

她不明白。

其实死亡,挺可怕的。

坠楼的时候,

谁知道她想的是不是乌鸦呢?


乌鸦:

其实确实很喜欢樱。

坚毅冷酷,还很帅。

他真的中意过很多女孩吗?

不可能的。

其实死亡,挺难过的。

倒地的时候,

谁知道他想的是不是樱呢?


千喜

Work 

守卫城堡的乌鸦绅士

Work 

守卫城堡的乌鸦绅士

汀旧栗
他心中有个愿望 在死后能够变成...

他心中有个愿望


在死后能够变成一只鸟


不管是什么鸟


麻雀也好 燕子也好 飞鹰也好


孔雀也好 凤凰也好 乌鸦也好

——————《鸟语》

他心中有个愿望


在死后能够变成一只鸟


不管是什么鸟


麻雀也好 燕子也好 飞鹰也好


孔雀也好 凤凰也好 乌鸦也好

——————《鸟语》

Zodiac.

昨日重现/Yesterday Once More

军训期间的产物。心血来潮的产物。可能是写过最长的一篇。

人设是老贼的ooc我的。

基本无明显cp,少量鸦→樱注意。

一切OK的话请下翻↓


“那是少年所爱的城市,那里埋葬了他爱的人。”


写作的天赋并非与生俱来,而是日积月累。

不论是大家长第一次阅读完他亲笔书写的行动报告后以微微颔首给予的赞许,还是和闲聊时同僚的有意无意说起的玩笑“你小子可以出本书了啊”,都顺水推舟般的促成了他写作的习惯。

虽然乌鸦并未将其视为重要的事情,但随着时间推移,写作终于成了他不可少的日常之一——也是为数不多在旁人眼里可被称为“正常”的生活组成。虽然乌鸦的文笔带着街头混混常见的粗糙,那些他随手写的文章还是会被在一大老粗手...

军训期间的产物。心血来潮的产物。可能是写过最长的一篇。

人设是老贼的ooc我的。

基本无明显cp,少量鸦→樱注意。

一切OK的话请下翻↓


“那是少年所爱的城市,那里埋葬了他爱的人。”


写作的天赋并非与生俱来,而是日积月累。

不论是大家长第一次阅读完他亲笔书写的行动报告后以微微颔首给予的赞许,还是和闲聊时同僚的有意无意说起的玩笑“你小子可以出本书了啊”,都顺水推舟般的促成了他写作的习惯。

虽然乌鸦并未将其视为重要的事情,但随着时间推移,写作终于成了他不可少的日常之一——也是为数不多在旁人眼里可被称为“正常”的生活组成。虽然乌鸦的文笔带着街头混混常见的粗糙,那些他随手写的文章还是会被在一大老粗手里争先恐后的传来传去,有时甚至在传回他手里时已经卷了页。

“我说,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们写一篇啊?”当他和夜叉行走在廊下时,对方突然间开口道。

叼着的烟于是从他的嘴里滑落,掉到乌鸦的皮鞋上后再滚到他的脚底。乌鸦轻微地皱了皱眉,用力地将烟头碾灭。

“我倒是想不出来,你这种人渣有什么好写的。”

夜叉倒是不在乎好友半真半假的奚落,自顾自的说到:“写最近那个从阿富汗带回来的妞儿也行啊。”

乌鸦一怔,随即用余光瞥向身侧夜叉那张熟悉的贱兮兮的笑容,发觉别无异样后才略微松了口气。

“不就是那个负责收拾武器的女孩吗?长的还不错却要呆在那种地方,可惜了。”

“那你小子希望她在哪里啊?”夜叉一脸坏笑的勾住他的肩,刻意放大了说话的声音,“她总是吃不饱,所以只要你给她吃的,她什么都会给你做的。”


虽然乌鸦勉勉强强算是那种有文化的流氓,但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就是也只能是个流氓、赌棍、阴谋家和斯文禽兽,所以在夜叉他们用淫贱的口吻说起自己中意的女孩时,他也只能以同样的口吻应答。毕竟流氓们谈起女人就该是这个口吻不是吗?然后他们就被面无表情的少主撞开了。然后从那一天起他中意的女孩变成了自己的同僚,那个叫矢吹樱的女孩终于获得了与自己同样的地位和尊严,只是自己似乎连平视她都做不到了。

乌鸦还是撂下了手里转动的笔,反正樱也不会喜欢上自己,他也该接受这个现实。而且自家的老大可是个好男人啊,除却有些婆妈和娘炮外她的眼光也没错就是了。

……但自己还是骗不了自己不是吗?有夜叉一次喝醉了酒把樱的事情给他说了,可他装作喝醉了不知道;那张曾经为某个人空出好久的末页还是干干净净,只是他不再翻到最后一页。


“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

乌鸦曾在街上某个流浪歌手口中听到这两句歌词,虽是来自异国他乡的语言却还是触动了他内心某个隐秘到连自己都未发觉的角落,他和那个歌手卖力地比比划划了好长时间才弄勉强明白歌词的意思,回去后就抄在了他认为不会再写的最后一页上。

他曾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如今也顺理成章的当作自己已经明白了。


可乌鸦最后还是发觉自己并不明白。

他没有捂耳朵,也没有挪开视线,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郁金香一般的女孩坠落。她似乎砸在了他心里,把那颗永远塞满恶意和猥琐的心脏砸碎了。

所以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东京的雨一直下着,乌鸦也一直坐在他那天目睹樱跳下来的地方没动。身前的东京塔已是千疮百孔,路面上的积水缓缓上涨,他眯着眼睛呆呆望着眼前流淌过的雨水,突然想起了什么叫做逝者如斯。——只是逝者的血液,在倾天的暴雨里似乎永远都不会溶解。

他现在真的像一只乌鸦,站在湿漉漉的枯枝上。

夜叉有时会接过他手里的伞,两人并肩而立却又相顾无言。他也是上了心,每隔两三天便会来看看自己这位落魄的同僚。

后来大家长也来了,两人在雨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依旧无话却又似是在悼念什么。后来大家长转身迈进那辆熟悉的黑色悍马离去,只留给他一句看似轻飘飘的话:“夜叉死了。”

那家伙一辈子活的像个傻瓜,唯一聪明的一回还偏偏是在死的时候——这大概是大家长没说出的话吧。他想。

恍惚间好像有温热的液体滚滚而下,却又在转瞬之间消失在暴雨里。


随雨水流逝的还有许多人的生命,即使是他的大家长也没能幸免。听着他人口里的传闻,乌鸦渐渐回想起了与他最后一面的许多细节。那人大概是从钻进悍马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此去还能回来。

在昂热的授意下,他接过了执行局局长的位置。

以前的生命逝去了,还会有新的生命萌发。

……只是从前不再来。


成为执行局局长的佐伯龙治依旧坚持着写作。

他并未想过藉此回忆什么,所以他写的俱是些天马行空的东西,战国时期桀骜不羁的浪人,于屋檐上飞岩走壁的怪盗,东京的高楼大厦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侦探社主人……还有在法国海滩上买防晒油的老板,将风霜刀剑都刻进了笑纹里,老板娘会是个美丽但是沉默寡言的女人,平日里凌厉似一柄锋利的长刀,但在老板面前也会温柔三分……

佐伯龙治突然停下了手里的笔,呆呆地坐在办公椅上,好像所有力气都被抽离了般。

然后他突然发了狂似的将书翻到首页,几乎是如饥似渴地把脸贴到纸上,颤抖的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划过泛黄的书页。他尽力去辨识每一个字,可那些歪歪扭扭的字符最终还是在视线里模糊。

原来他们早就存在啊,不知不觉间逝者的身影已经被他揉进了所有字句和每一个故事,直至最后寸墨皆为寸血。他曾竭尽所有力量去回望寻找他们的身影,却不知在时光的彼端他们也在凝望着自己,目光如同潮水。

片刻的沉默后,佐伯龙治将本子翻到了最后一页,除了他磕磕绊绊翻译出来的歌词外,还有一行新的笔迹。

虽然来自很久以前,却又好像刚刚写上去一样。


“那是少年所爱的城市,那里埋葬了他爱的人。”

P. S. 歌词出自《牡丹亭外》。


卖糖水的故老板

我微博原来发过一个这样的贴,哈哈哈现在看到还是好开心!
吴妈和耀扬真是宝藏😋😍

我微博原来发过一个这样的贴,哈哈哈现在看到还是好开心!
吴妈和耀扬真是宝藏😋😍

稚暮

【鸦樱】

算是一篇鸦樱国庆贺文吧。

我不管反正 @胖启tv白鸽鸽 必须相信我没水。

——————————

“大家长留下的一些小礼物,不成敬意。”乌鸦把玻璃瓶装的防晒油分赠给恺撒、昂热、路明非、零和芬格尔,“都是他的收藏品,他真有认真考虑过要去卖防晒油。”

恺撒收下了这件礼物:“我会代替他抹在漂亮姑娘的背上。”

“有缘再见。”乌鸦鞠了一躬,算是告别,然后转身离去。

“乌鸦。”恺撒突然开口。

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

“乌鸦,乌鸦!”恺撒依然固执地喊着。

路明非奇怪地看向恺撒:“老大,你……”

“嘘。”恺撒忽然不叫了,换上一副慵懒的笑容,轻松却又严肃,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唤出了一个名字。

“佐伯龙治。”

不远处的人影触电...

算是一篇鸦樱国庆贺文吧。

我不管反正 @胖启tv白鸽鸽 必须相信我没水。

——————————

“大家长留下的一些小礼物,不成敬意。”乌鸦把玻璃瓶装的防晒油分赠给恺撒、昂热、路明非、零和芬格尔,“都是他的收藏品,他真有认真考虑过要去卖防晒油。”

恺撒收下了这件礼物:“我会代替他抹在漂亮姑娘的背上。”

“有缘再见。”乌鸦鞠了一躬,算是告别,然后转身离去。

“乌鸦。”恺撒突然开口。

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

“乌鸦,乌鸦!”恺撒依然固执地喊着。

路明非奇怪地看向恺撒:“老大,你……”

“嘘。”恺撒忽然不叫了,换上一副慵懒的笑容,轻松却又严肃,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唤出了一个名字。

“佐伯龙治。”

不远处的人影触电般猛地一怔,僵住了。

“恺撒先生还有什么事吗?”乌鸦,或者说佐伯龙治背对着众人,扯出一抹笑容。

恺撒却不笑了,用认真的声线问:“乌鸦,你是喜欢矢吹樱小姐吗?”

男人依旧不回头,僵硬地低下头,发丝遮住了他迷惘却清澈的双眼。他轻启双唇:“是。”

“那为什么不去追?!”路明非大吃一惊。

佐伯龙治忽的又变成了那个外人眼中不务正业的乌鸦,放荡不羁地笑起来:“可是樱她喜欢的是大家长啊!少主是什么人?长的又帅,性格又好,肯定是个好男人啊!我和恺撒先生您还有少主不一样,我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流氓混混,所以我只能对少主说哎呀樱喜欢你,你不是也喜欢樱吗那就和她在一起啊!可是去他的源稚生!那么好的女孩摆在她面前……”

他的笑容染上了一抹苦涩,自嘲的闭上了嘴,再不开口。落日的余晖打在他身上,把黑色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我米4今天也要抓个食素的茸茸来吃
糊弄完十一作业了嘿嘿… 图片有...

糊弄完十一作业了嘿嘿…

图片有参考)

糊弄完十一作业了嘿嘿…

图片有参考)

鸟羽茉理/秋兔

@鱼皮皮酱 这是青森县弘前市……
叫声巨大,好像希区柯克的电影😱😱
第二天路过那边电线杆子下面,那个一片白花花的💩💩

还有次在北海道,在一个熊牧场喂熊吃鲑鱼,结果被巨大的乌鸦包围,吓得我赶紧把鱼都丢了!!!

@鱼皮皮酱 这是青森县弘前市……
叫声巨大,好像希区柯克的电影😱😱
第二天路过那边电线杆子下面,那个一片白花花的💩💩

还有次在北海道,在一个熊牧场喂熊吃鲑鱼,结果被巨大的乌鸦包围,吓得我赶紧把鱼都丢了!!!

张老咪
路上的长腿大乌鸦,仿佛在教室间...

路上的长腿大乌鸦,仿佛在教室间奔波的我…

路上的长腿大乌鸦,仿佛在教室间奔波的我…

C H A O
富士山下的神来之笔,本是平平常...

富士山下的神来之笔,本是平平常常的景色,因此有了灵性。

富士山下的神来之笔,本是平平常常的景色,因此有了灵性。

月光下的狼
最近军训(ง ˙o˙)ว没有时...

最近军训(ง ˙o˙)ว
没有时间用电脑Ծ‸ Ծ
于是开启了我的手绘日常
_(•̀ω•́ 」∠)_
(新人再次冒泡)

最近军训(ง ˙o˙)ว
没有时间用电脑Ծ‸ Ծ
于是开启了我的手绘日常
_(•̀ω•́ 」∠)_
(新人再次冒泡)

-自我主义少女-

The crow

You are the emissary of death

You are the presence of divine


I revere you

 crave you


Please, when the night comes

Embrace my body

Kiss my soul

Take me away

to the Elysian Fields

You are the emissary of death

You are the presence of divine


I revere you

 crave you


Please, when the night comes

Embrace my body

Kiss my soul

Take me away

to the Elysian Field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