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乐队

7666浏览    3754参与
寥若晨星

06年卡洛斯单人访谈选段

记者:你仍在执行阿卡迪亚的任务吗?
卡洛斯:绝对是的。我直到死的那天都会是浪子。(I'll be a Libertine until the day I die)
记者:皮特也会是吗?
卡洛斯:是的,我看待这件事的方式就是——不要去打击另一个人。阿卡迪亚之梦仍在继续。我和DPT一起做的事情,仍是对立不挺的延续。当我创建DPT的时候,我处于相当黑暗的境地,那是我通常不会把自己陷进去的处境。我写了类似《Gin& Milk》这样的歌,听听它们,你就会懂了。那大概是我的黑暗面在说话。那里有真实的痛苦。
记者:你能讲讲你在Taiwan摔碎了锁骨的事吗?
卡洛斯:我们刚结束了一场音乐节的演出,找到了一家店唱...

记者:你仍在执行阿卡迪亚的任务吗?
卡洛斯:绝对是的。我直到死的那天都会是浪子。(I'll be a Libertine until the day I die)
记者:皮特也会是吗?
卡洛斯:是的,我看待这件事的方式就是——不要去打击另一个人。阿卡迪亚之梦仍在继续。我和DPT一起做的事情,仍是对立不挺的延续。当我创建DPT的时候,我处于相当黑暗的境地,那是我通常不会把自己陷进去的处境。我写了类似《Gin& Milk》这样的歌,听听它们,你就会懂了。那大概是我的黑暗面在说话。那里有真实的痛苦。
记者:你能讲讲你在Taiwan摔碎了锁骨的事吗?
卡洛斯:我们刚结束了一场音乐节的演出,找到了一家店唱K,我在店门外看到了一辆美丽的自行车,跳上了它的后座,我大概认为自己是乘客吧,但那个骑车的人显然不这么想,他驾车把我甩开,我在天上飞。太惊人了,你居然能那么快地从醉酒状态醒过来。周围的一切都变白了。那个医院就好像电视剧集《战俘集中营》里的场景。他们想给我动手术,我拒绝了。不过我没事。我在床上躺了三天,只有“探索”频道可看。
记者:你的肿瘤还有后遗症吗?(译者注:卡洛斯曾切除了一个耳后的肿瘤,手术不太成功,导致他一侧耳朵至今部分失聪)
卡洛斯:是的,还很难受。肿瘤最初是由我的那次自残诱发的。就是我住在Alan McGee家里时,和皮特吵了架之后的那次自残。我仍能感受到它(指肿瘤)带来的压力——就像我脑子里住了个恶魔一样。但医生跟我说,手术的伤口绝对不会在我脸上留下永久的疤痕的。
记者:像Fratellis这样的乐队说皮特是瘾君子,你怎么看?
卡洛斯:他们是谁?我从来没听过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贬损了皮特,我当然会站在皮特那边儿,皮特是我好友啊。半瓶水响叮当,我就这么说了。浪子乐队给Fratellis这样的乐队打开了门,引了路。
记者:在你上次在Dublin Castle见过皮特之后,你还跟他联系过吗?(译者注:早些时候在Dublin Castle,皮卡被记者拍到一起去蹦一场gig)
卡洛斯:哦不。Dublin Castle那个对我来说有点太公开了,我不喜欢那样。我那天晚上醉得一塌糊涂。我跟皮特,我只是见见老朋友罢了。老朋友最好的一点就在于你不需要每五分钟就联系一下他们。

youngyinlao

015 - 刺猬乐队(hedgehog)

/

#痒一些事 ​​​


-

(版权归刺猬乐队所有)

015 - 刺猬乐队(hedgehog)

/

#痒一些事 ​​​


-

(版权归刺猬乐队所有)

爱看啥看啥

做客#爱奇艺ta说#的内心深处乐队是一支佛系乐队,不求参加比赛不求名利,大家聚在一起玩音乐只因为热爱,哪怕主唱妈妈遭遇车祸瘫痪在床,依然阻止不了那颗热爱音乐的心!乐队的音乐融合了多种元素,他们没有特定的风格,他们在一起去到陌生的城市巡演,音乐是他们的发泄口,也是他们积极面对生活的出口。

做客#爱奇艺ta说#的内心深处乐队是一支佛系乐队,不求参加比赛不求名利,大家聚在一起玩音乐只因为热爱,哪怕主唱妈妈遭遇车祸瘫痪在床,依然阻止不了那颗热爱音乐的心!乐队的音乐融合了多种元素,他们没有特定的风格,他们在一起去到陌生的城市巡演,音乐是他们的发泄口,也是他们积极面对生活的出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