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可拉特

75061浏览    632参与
鲱鱼味的豆腐花
你以为我是乔可拉特其实阔诺美杜...

你以为我是乔可拉特
其实
阔诺美杜莎哒!

我他妈半夜不睡在画什么喜憨东西。[远目]

救命,我想睡觉啊🐴的

你以为我是乔可拉特
其实
阔诺美杜莎哒!

我他妈半夜不睡在画什么喜憨东西。[远目]

救命,我想睡觉啊🐴的

井岩氏十久

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学园不可思议》

cp: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

轻松日常沙雕向

啥都不说↓↓

http://weibo.com/6124593964/IfNsAsrQt

cp: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

轻松日常沙雕向

啥都不说↓↓

http://weibo.com/6124593964/IfNsAsrQt

阿尔克墨涅
【JOJO】可燃垃圾组•《Le...

【JOJO】可燃垃圾组•《Let us forget those green days》
其二。链接走评论
补档,刚才那篇被吞了!

【JOJO】可燃垃圾组•《Let us forget those green days》
其二。链接走评论
补档,刚才那篇被吞了!

阿尔克墨涅

【JOJO】可燃垃圾组•《Lte us forget those green days》

前文走评论


三、完结

  被困在直升机上的时候 ,乔克拉特一瞬间有些绝望。但是他不能…不能让那个孩子有任何不安。乔克拉特从来没有想过保护任何人,塞可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

乔克拉特拿出手机·,按下语音信箱。他突然特别想和塞可讲话,哪怕他平时总是不耐烦,不愿说教。他紧紧握着手机,颤抖地对塞可讲出决胜宣言。他尽量让自己听起来胸有成竹。乔克拉特把自己拆开,又缝上。他的左手扼住了敌人的咽喉。但是最后自称无敌的乔克拉特输了。

【恐怕我这辈子也看不见那孩子垂死挣扎的表情了。】乔克拉特被扔进垃圾车之后,略带遗憾地想。【哈哈哈….好疼啊。怎么才感觉到疼呢。】垃圾的刺鼻气味已经无...

前文走评论


三、完结

  被困在直升机上的时候 ,乔克拉特一瞬间有些绝望。但是他不能…不能让那个孩子有任何不安。乔克拉特从来没有想过保护任何人,塞可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

乔克拉特拿出手机·,按下语音信箱。他突然特别想和塞可讲话,哪怕他平时总是不耐烦,不愿说教。他紧紧握着手机,颤抖地对塞可讲出决胜宣言。他尽量让自己听起来胸有成竹。乔克拉特把自己拆开,又缝上。他的左手扼住了敌人的咽喉。但是最后自称无敌的乔克拉特输了。

【恐怕我这辈子也看不见那孩子垂死挣扎的表情了。】乔克拉特被扔进垃圾车之后,略带遗憾地想。【哈哈哈….好疼啊。怎么才感觉到疼呢。】垃圾的刺鼻气味已经无法传入乔克拉特的嗅觉神经了,他的脑袋除了要处理并反应全身骨折的疼痛感,还要吞下剩余的孤独和不甘。

  然而此时的塞可无疑是幸福的。他没有听到那段语音,自然不知道乔克拉特那边发生了什么。【只要呆在乔克拉特身边,我们就一定能赢!】“我们是无敌的,塞可。你很强大。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

  塞可满心欢喜迎战布加拉提。“乔克拉特说喜欢我了!“

【这家伙有点难缠啊….但是只要乔克拉特…我和乔克拉特一起!!我们一定会赢的!!!】罗马的夜风哭嚎着,是沙漠奏响了送葬曲。塞可露在替身外的皮肤起了一些鸡皮疙瘩。他觉得这风不太好。但是现在显然没空去管风水什么的。

塞可捂着流血的脸,愤愤地想道。【要杀!要把乔克拉特身上受的伤都还给你们!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干掉老板,一起,一直。】

  几分钟后噩耗传来。乔克拉特输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可以让他放弃人性去追随崇拜的男人,被两个毛头小子干掉了。方糖被热水融化了…那个意思就是说,再也回不来了。

“【现在只能靠你了。】

这是乔克拉特最后一句话。塞可在颤抖,【绿洲】也在颤抖。

塞可真的生气了。【人渣!!!!!人渣人渣人渣人渣!!!!!!!】会陪我?!会一直呆在我身边?!都是骗人的鬼话!!乔克拉特真的不可靠!亏我还信任他…

“你以为我会为你伤心吗?你都输给别人了啊!”  “你的头脑非常聪明,会陪我玩扔方糖的游戏,还有一大笔存款…而且实力又很强。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才会觉得只要找你的话去做就能安心了!但实际上你就是个弱鸡啊!你这不是被打败了吗?!我现在一点也不喜欢你这个人渣了!!“

塞可说这话的时候旁若无人。摔了手机,还捏爆了液化的摄像机。【好生气…好生气。我和乔克拉特结束了!!!结束了!!!他,他偏要一个人!结果就是输啊!!!他是自找的!是自找的!】   这时塞可心里的大厦崩塌了。空气中再也没有真菌孢子漂浮,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尘埃。雾霭迷茫,一切分崩离析之时,塞可偏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要乔克拉特看看,我要杀掉老板。我很强的!】少年自己劝着自己。

其实他很聪明。他只是懒得思考,自己愿意当乔克拉特的狗,当大树上的常春藤。可惜在特定的时候,他的聪明也害了他。

就比如现在吧。

真的很难受。也不是因为有多喜欢乔克拉特———反正现在塞可也不喜欢他了。但是至少有乔克拉特在的时候,他大可不必吃着安眠药睡觉。到底是什么感情他也不愿意多想———首要任务是解决布加拉提。

没得说的。没有乔克拉特的塞可怎么可能会赢呢。哪怕他使出了发射石箭的高明招数,哪怕他挟持了一个粉发少年为求自保,他都没赢。他感觉自己习惯了为乔克拉特的进一步攻击作铺垫,可那个准备好做进一步攻击的人早就不在了。

塞可被从里到外打碎了。他自己的手融化了自己的喉咙,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好像两人当初见面时他不发出任何声音一样。

塞可没办法呼吸,只得连连后退。一辆垃圾车经过,他便一下栽进垃圾堆里面。太疼了。也有点累,于是他就躺在垃圾堆里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见周身很热,好像谁拥抱着他一样,他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厉声喊他的名字。好像是乔克拉特!

然而睁眼是一片明亮的虚无。他听见乔克拉特的声音【想要什么就告诉我,告诉乔克拉特。】他听见自己的皮肤似乎爆裂开来,听见鼓风机的轰鸣。良久,脑内的声音又回来了,是乔克拉特,他在催促着塞可赶快开口。

【好孩子,要什么的话就要好好说出来啊。】

塞可没说话,只是突然张开嘴哭起来,但是没有声音,就只是傻傻的那样做了。


【别再盯着那些死掉的东西了!让我们遗忘那些沙漠般的青春岁月。跳起舞来吧!我亲爱的!和他一起沉溺于绿洲中的梦,哪怕天明时你我都将化为灰烬。】

                                                    


                                                   ————fin


阿尔克墨涅

【JOJO】可燃垃圾组 · 《Let us forget those green days.》

乔克拉特*塞可    

极度OOC

※性爱描写有 ※血腥描写有 ※BE


没问题的话GO→

 


一、

冰冷雨夜,一支断箭刺穿了一位少年的喉咙。

一个高大的替身拔出箭头,冷漠地离去,在阴影中匿形,

  少年剧烈干咳着,被刺穿的部分随着只出不进的凌乱气流发出将死之人才有的咯咯喉音。他的身体在一片泥泞血污中颤抖,手里还死死攥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诶呀诶呀,这光景还真是不错。”身着白色大衣的男人坐在路旁的石阶上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一切,全然不顾衣服是否打湿并紧贴在身上。

  然而少年并没有继续挣扎。他站了起来,却一下子陷进地面。他顿了

乔克拉特*塞可    

极度OOC

※性爱描写有 ※血腥描写有 ※BE


没问题的话GO→

 


一、

冰冷雨夜,一支断箭刺穿了一位少年的喉咙。

一个高大的替身拔出箭头,冷漠地离去,在阴影中匿形,

  少年剧烈干咳着,被刺穿的部分随着只出不进的凌乱气流发出将死之人才有的咯咯喉音。他的身体在一片泥泞血污中颤抖,手里还死死攥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诶呀诶呀,这光景还真是不错。”身着白色大衣的男人坐在路旁的石阶上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一切,全然不顾衣服是否打湿并紧贴在身上。

  然而少年并没有继续挣扎。他站了起来,却一下子陷进地面。他顿了一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挠了挠头。从坚硬的石板里轻松拔出双腿。———紧接着,他纵身一跃,像跳水那样一头扎进那片大理石和混凝土组成的“池塘。”

  另一边的“观众”握着摄像机的手因兴奋激动和疑惑而微微发抖。

  “bravo!!!!”

白衣男人一夜未眠,就坐在那里待到天明,脸上挂着泪痕和黑眼圈。

  在他开始盘算怎么抓住那个少年好好研究一番的几小时后他就接到了BOSS的直接通知。电话对面的男人显然极不情愿和他对话,不过他习惯了。他也讨厌BOSS,只不过给他干活,就会每天都有值得研究的人送到他的解剖台上罢了。

“乔克拉特…我给你的任务是,治疗组织亲卫队的…新成员。混蛋…听我说完!已经派人送到你的实验室了…别把他治死了…”对面匆忙挂断了电话,名叫乔克拉特的男人也没什么干劲的样子。

  【BOSS又不听我说话】

  【我想先研究那个…】

  赌着一口气走进实验室,乔克拉特瞬间觉得打心里面感谢BOSS。

  少年浑身是伤,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乔克拉特。

  乔克拉特拿过一柄手术刀,将刀背抵在少年脸上轻轻按压,玩味地看着眼前人。“不疼吗?疼的话就要好好哭出来…你看看你,只有一个人,真可怜。疼了也没有人管,还要被人扔在这个…冷冰冰的地方?嗯?”无影灯的灯光似乎是害怕乔克拉特阴森的语调,颤抖了一下。

  少年不说话,突然大声哭起来,但是没有眼泪,就只是傻傻的发出哭的声音。

  “好了好了好了!”乔克拉特竟然莫名地感到烦躁,一下子将手术刀戳进少年脸上的伤口。

  少年疼得缩了一下,哭泣戛然而止。但他还是没说一个字。

【是个傻瓜。】乔克拉特愤愤的想,替少年缝合伤口的手上力道就加重了。少年的身体因为疼痛不断痉挛,却自始至终没有发出惨叫声———他把下唇咬破了。

  乔克拉特皱紧了眉头。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揉了揉少年蓬松的短发,和那孩子交换了一个血腥的吻。“我说了要你听话啊…哭也不会好好哭。”乔克拉特的举动在以前的他自己看来就是疯了。但是现在,哪怕是恶魔也有了一个想要垂怜的孩子。

“乔克…乔克…”受伤的孩子努力地抬起手,指着乔克拉特胸口别着的脏兮兮的名牌。

  “试着再念念?!”乔克拉特听见少年的声音,慌忙摘下手套,用微微汗湿的手指蹭了蹭金属名牌,让他能看清自己的名字,同时用两片涂了深色口红的薄唇扭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

   “乔克…拉…乔克拉特…。”

有多少年没有人直呼他的名字了呢?明明是那么甜蜜的名字。

   乔克拉特自顾自地大声笑起来,接着给少年缝合伤口。而少年也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真乖…啊…真乖。”整个缝合过程都结束了以后,乔克拉特浑身颤抖了起来,用沾满血污的手抚摸着少年蓬乱的头发,他的墨绿色嘴唇也跟着颤动:“…真乖啊…真乖啊啊啊啊啊啊啊!”像是某个深夜里疯长的槲寄生一般,乔克拉特心里长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只不过他没发现。他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铁盒子,里面还剩下一块方糖。——过于激动的情绪让他有点低血糖。他刚要把糖块放进嘴里,眼神就和他的病人对上了。撞进那片紫色海洋,乔克拉特好大一会儿才游出来。他咬着那块方糖,当着少年的面舔了舔。

  少年开始着急。

“哦哦…你想要是吧?!…告诉我你叫什么名……??!”

乔克拉特沉了下去,就像第一次见到少年那天他沉进地面一样。他迅速进入戒备状态,再抬眼一看,手术台上已经没人了。

  实验室的地砖在他身边荡起一圈圈涟漪,他“浮”在一片钢筋混凝土里。少年向他游过来,叼走了他嘴里的方糖。

  等乔克拉特反应过来之后,他已经躺在坚硬的地面上了。而少年趴在他旁边,身上的纱布还渗着血。一个微弱的声音刺穿了乔克拉特的耳膜直击他的额叶。

  “乔克…拉特…甜…好…叫…塞可。”

【是好孩子。】

乔克拉特躺在地上睡着了。怎么说呢,今天有点累了。

  塞可到处翻找,从一堆注射器下面拽出了一套病号服,又从常备药箱里翻出安神助眠的药。他走回乔克拉特身边,把药片吞了,给他盖上衣服,和他躺在一起。塞可也有点累了。

嗡———乔克拉特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message: from:BOSS—“新任亲卫队成员塞可,暂与乔克拉特组队。”】


——————tbc.


白昼半岛🌌

两个GIF,后边那个是原女。()

两个GIF,后边那个是原女。()

白昼半岛🌌

是万圣节贺图,我又菜又慢

是万圣节贺图,我又菜又慢

种伞

來源:https://twitter.com/fgo_no_doro/status/1169249353388609536?s=19

來源:https://twitter.com/fgo_no_doro/status/1169249353388609536?s=19

NUTTY FRUITCAKE

搞可燃四周年纪念!顺便许愿以后能够好好过节🎃🎃🎃(笑)。

搞可燃四周年纪念!顺便许愿以后能够好好过节🎃🎃🎃(笑)。

垃圾堆放处

溶解 (ABO)🚘

⚠️

*Alpha🍫xOmega📹

*重度ooc警告

*很雷,bug多,慎入

*总之就是很雷


(走评论,第一次写文,希望别被屏)

⚠️

*Alpha🍫xOmega📹

*重度ooc警告

*很雷,bug多,慎入

*总之就是很雷


(走评论,第一次写文,希望别被屏)

A良A影
好久没画了。复个健

好久没画了。复个健

好久没画了。复个健

井岩氏十久

塞可x乔可拉特《Happy Life》

*乖乖闭嘴以防被ban

*cp:塞可x乔可拉特

请看这里→:http://weibo.com/6124593964/IdKZDDaLn

*乖乖闭嘴以防被ban

*cp:塞可x乔可拉特

请看这里→:http://weibo.com/6124593964/IdKZDDaLn

NUTTY FRUITCAKE
👴来混更力!这样纪念日之前就...

👴来混更力!这样纪念日之前就不至于什么也没有力!

(没有露脸的白衣天使震怒)

👴来混更力!这样纪念日之前就不至于什么也没有力!

(没有露脸的白衣天使震怒)

井岩氏十久

mob乔可拉特《杀死耶稣》

*我什么都不说了因为我觉得说了就会被屏

*设定接上一篇文

*因为全篇都没有迪亚波罗出现就不标注了

*但其实有点老板医生的元素来着

http://weibo.com/6124593964/IcjjpBlhN

*我什么都不说了因为我觉得说了就会被屏

*设定接上一篇文

*因为全篇都没有迪亚波罗出现就不标注了

*但其实有点老板医生的元素来着

http://weibo.com/6124593964/IcjjpBlhN

井岩氏十久

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审判》

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


没有替身的黑帮设定。以后可能会接着这个设定写。


预警:思想很有问题。


《审判》


响起了敲门声。


迪亚波罗应了声,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将一个满身血污的男人扔在地上,男人已经失去站起来的力气,瘫软在地上。迪亚波罗比了个手势,保镖随即退了出去并轻轻带上了门。


在地上的男人穿着肮脏的囚犯服,他趴在地上,侧过头用下巴抵着地板,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迪亚波罗,咧嘴笑了笑:“这是哪里?”


迪亚波罗面无表情地忽视了他的提问,翻阅着手上的资料。


乔可拉特,死囚犯,之前是个医生,在他“救死扶伤”的十年间,他残杀了上百人,受害者的年龄低至刚...

迪亚波罗x乔可拉特


没有替身的黑帮设定。以后可能会接着这个设定写。


预警:思想很有问题。


《审判》


响起了敲门声。


迪亚波罗应了声,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将一个满身血污的男人扔在地上,男人已经失去站起来的力气,瘫软在地上。迪亚波罗比了个手势,保镖随即退了出去并轻轻带上了门。


在地上的男人穿着肮脏的囚犯服,他趴在地上,侧过头用下巴抵着地板,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迪亚波罗,咧嘴笑了笑:“这是哪里?”


迪亚波罗面无表情地忽视了他的提问,翻阅着手上的资料。


乔可拉特,死囚犯,之前是个医生,在他“救死扶伤”的十年间,他残杀了上百人,受害者的年龄低至刚出生半个月高至九十六岁,不限男女。十年间,乔可拉特从没有停止过他的罪行,也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前段时间被同事发现受害者留在医院的日记本,他的罪行才得以公之于众。本来过两天就要执行死刑,结果被迪亚波罗扣住了。


迪亚波罗把厚厚一叠的资料扔在桌上,看着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乔可拉特,“你知道你为什么被带来这里吗?”


“是要拿死刑犯做人体实验?”乔可拉特放弃挣扎,干脆找了个比较舒适的角度趴在地上,他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假如真的是要做人体实验,他只能束手就擒。


迪亚波罗的声音从乔可拉特的头顶上方传来,“这是审判。”


乔可拉特艰难地抬起头看了眼跟他说话的男人,结果男人的脸背着光,他看不太清。


“审判?”乔可拉特盯着迪亚波罗模糊的脸笑了声,“不早就判完了吗,法官。”


迪亚波罗抓着乔可拉特的头发往上提,盯着乔可拉特的眼睛,“你想活还是想死,全靠你接下来跟我说的每一句话了,如果有半点隐瞒,你必死无疑。”


乔可拉特被迪亚波罗抓着头发往上提,整个人还是瘫软着的状态,没有半点挣扎。他咧着嘴喊着“疼”,然后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法官,轻点好吗?我全身都很疼。”


迪亚波罗松开了手,乔可拉特整个人砸在了地上,木地板发出“咚”地一声。迪亚波罗皱了皱眉,像是触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拍了拍手,“真恶心。还有,我不是法官。”


乔可拉特看着迪亚波罗离自己不过两三步远的明光锃亮的黑色皮鞋,“那称呼您为老板吗?”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迪亚波罗回到椅子上坐下,“告诉我,你为什么杀人。”


为什么杀人。


好问题。


乔可拉特在法庭上已经听了无数遍了,从辩方律师到控方律师到大法官,再到受害者家属,声泪俱下或者义愤填膺或小心翼翼的声音,问他,你为什么杀人。


他再一次如实地回答发问者。


“因为我热爱生命。”


“既然热爱生命,为什么你会残害生命?”迪亚波罗问。


又是听过无数遍的反问。乔可拉特笑了笑,“我没指望你们明白,但是你们非要问,我也可以回答你们。”


“热爱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些人热爱的方式是奉献,有些人热爱的方式是拥有,而我的热爱方式是体验。我热爱生命,所以我想要体验生命,这有什么问题吗?”乔可拉特回想着曾经体验生命的方式,生命在自己手里一点点消失的感觉,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我热爱生命,所以我想去体验生命流逝的过程,这有什问题吗?”


迪亚波罗笑了声,“你可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垃圾啊。”


乔可拉特挣扎着半抬起身子,眼神发亮地盯着迪亚波罗,刚想开口说什么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哎疼,”乔可拉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想坐起来,老板,你能扶我坐起来吗?”


迪亚波罗无视了他,又开始翻看着乔可拉特的资料,“你现在感觉到疼痛,有没有想过你杀人的时候,对方也会感觉到疼痛?”


乔可拉特愣了一秒,然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但是,别人关我什么事?”


房间陷进了许久的沉默当中,乔可拉特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我杀了很多人,但是那又关我什么事呢?说起来,人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是没什么意义的吧?至少在我手里,他们还有被我杀害的意义不是吗?杀了一个人也代表着少一个人侵占他人的资源,这不就是一般人的热爱方式——奉献吗?我也有在奉献哦!”


“你对你的死刑判决有什么想法?”迪亚波罗说道。


乔可拉特沉默了会儿,随后抬起头尽力地看着迪亚波罗扯出一个微笑,“我不想死。我会对你很有用的,请不要让我死。”


迪亚波罗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漫步,大笑着自言自语,“多比欧!多比欧!看看我们找到了怎样的人才!”


“极端的自私自利,疯狂,还有强烈的求生欲!”迪亚波罗边鼓掌边说,“一定能为我们所用!你觉得怎样?”


迪亚波罗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他蹲了下来,对乔可拉特微笑,“对你的判决是无罪,欢迎来到我的组织,PASSION。”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