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鲁诺乔巴拿

58615浏览    2273参与
Restless Nox

[喬魯諾中心]因父之名(1)

全文見評論,如被吞請至AO3網站搜尋:因父之名,再按 Next  Chapter 。


東方仗助自杜王町車站而出。


身為大一學生,突然在學期中途告上了兩星期的假,完全是自殺式的行為,一回來就將會是期末考了,大學的同窗問他是否打算直接放棄這學期的學分,他只回答說家裡有事。


「就那天那個講了很久的電話?是長輩嗎?」


「呃,也可以這樣說啦⋯⋯」


其實不是長輩,而是晚輩⋯⋯是比他年長十二歲的「外甥」空条承太郎。


東方仗助的口袋中有一張照片,那是他父親的替身能力「紫色隱者」的顯像,上面有一位高大的金髮男人,他背向鏡頭,無袖上衣讓肩上的星形胎記展露無遺,那張照片...

全文見評論,如被吞請至AO3網站搜尋:因父之名,再按 Next  Chapter 。


東方仗助自杜王町車站而出。


身為大一學生,突然在學期中途告上了兩星期的假,完全是自殺式的行為,一回來就將會是期末考了,大學的同窗問他是否打算直接放棄這學期的學分,他只回答說家裡有事。


「就那天那個講了很久的電話?是長輩嗎?」


「呃,也可以這樣說啦⋯⋯」


其實不是長輩,而是晚輩⋯⋯是比他年長十二歲的「外甥」空条承太郎。


東方仗助的口袋中有一張照片,那是他父親的替身能力「紫色隱者」的顯像,上面有一位高大的金髮男人,他背向鏡頭,無袖上衣讓肩上的星形胎記展露無遺,那張照片的背景正是杜王町的龜友百貨。




龜友百貨地下美食街咖啡廳的女侍們最近的熱門話題,是那個每天都來光顧的金髮外國人。正打算考進大學、想唸英國文學系的工讀生女孩因為英語能力不錯,就自然成為負責招呼這位客人的首選。


「今天也是伯爵茶?布蘭度先生?」


「不了,你們好像有意式咖啡?」


「喔,是的。」


「那就來一杯Cappuccino?」


「好的,偶爾轉換一下口味也不錯呢。」


女孩起初跟這位高大英俊、舉止格外優雅的外國人說起話來不免有點膽怯,但對方親切的態度很快就讓她的緊張感消散得無影無蹤。


「但悄悄告訴你哦,在杜王町要喝好喝的意式咖啡就要到 “托拉薩迪”去,老闆是貨真價實的意大利人呢。」


開朗的女孩總是樂此不疲地向這位自稱來自英國的旅客介紹杜王町的景點。


「我兒子也剛從意大利來了日本呢。」


「兒子?看不出布蘭度先生已是當了爸爸的人呢⋯⋯」


女孩看起來有些失落。


「他媽媽也是日本人,但我們很久以前就分開了。」


女孩眼中的熱情重燃。


「是喔,混血寶寶都很可愛呢,令公子多大了?」


「16歲了。」


「天啊,那你看起來真年輕呢。」


「我有獨門的保養方法。」


「真的嗎?真厲害呢,可以教我嗎?」


英國旅人的瞳色是罕見的鮮紅,女孩原本以為這樣的雙眸只會出現在奇幻小說中,似乎有著特殊的魔力。


「要不,我坐著等妳下班,帶我四處逛逛,我再慢慢告訴妳?」


女孩不知道自己在心中大放的煙花還是眼前名爲迪奧的男人的迷人笑容比較燦爛。




杜王町大飯店項層的總統套房連同最高的三層都被包下了。


「這不是太高調了嗎?米斯達。」


「可是福葛那傢伙說作為意大利黑幫太寒酸的話,可是會給日本人笑話的。」


對於此行的目的,喬魯諾沒有說甚麼。


他曾對米斯達和福葛零零碎碎地提到他跟喬斯達家的關係,雖然喬魯諾作為兩個男人的兒子、紐約地產大王的叔夫,同時是喬斯達家現存輩分最高的人⋯⋯真的非常獵奇和超現實,但仍是嚇不到兩位出色的替身使者的。


「怪不得SPW財團願意協助我們解決這傢伙的紫煙的問題。話說回來,喬斯達家現在的財產有多少?」


「我上網查一下福布斯排行榜。」


「天啊⋯⋯福葛,這裡是多少個零?」


「所以你決定要跟喬魯諾結婚?選個沒有4的日子吧!


「那數字就不要提了,好嗎?」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打趣,沒有本句正經的説話,但心中卻各自為組織和喬魯諾盤算著:有如此實力雄厚的後盾,「熱情」可以到達怎樣的位置?


「那家人的事與我無關吧。」


喬魯諾淡淡地拋下一句,大概連紫煙也會看得出他不是非常高興,從此就沒有人再問起教父的親戚的事。當喬魯諾宣布要到日本跟承太郎他們見面時,米斯達和福葛倒是不知要如何反應。


「我跟你們一起去。」


波魯納雷夫的聲音自烏龜體內發出。他因豐富的閲歴和作戰經驗很受喬魯諾的敬重,雖然組織絕大多數的成員都不知道,但他可說是「熱情」實際上的第二把交椅。


「我跟他可熟呢。」


「誰?」米斯達問道,教父的左右手仍是一頭霧水。


「Dio,喬魯諾理論上的生父——當然,我不認為他有資格當父親⋯⋯」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喬魯諾、米斯達和波魯納雷夫一同前往杜王町,而福葛則留在那不勒斯坐陣。


福葛原本想派幾支護衛小隊隨行,但被喬魯諾和波魯納雷夫同時否決。


「不要給那人免費的養份。」波魯納雷夫如此說。


波魯納雷夫拒絕跟喬魯諾和米斯達一起待在總統套房,而要求獨居於下一層的另一間套房,理由是阻礙年輕人很缺德。


「可是⋯⋯其他人都不在⋯⋯波魯納雷夫先生不太方便吧?」


「放心吧,我知道如何照看烏龜,雖然他不是海洋生物。」


米斯達的槍指向有如憑空出現的陌生聲音。


「空条先生。」


喬魯諾生硬地躹躬。


「不,喬魯諾.喬巴拿,你的輩份比我大得多。」


米斯達不太清楚日本的風俗,但對於意大利人來說,親戚之間互相稱呼姓氏和先生甚麼的都很奇怪。


「那麼,波魯納雷夫先生就拜託你了。」


承太郎輕輕拎起烏龜。


「波魯納雷夫啊,我始終不習慣你變成了烏龜。」


「要跟你講幾次?我不是變成了烏龜,而是活在烏龜裏面。」


「存在先於本質。」承太郎無視波魯納雷夫的不悅,看進烏龜背上的鑰匙,注視著那支縮小了的箭。


「剛才是承太郎先生的替身能力吧,跟那人一樣⋯⋯」


這是喬魯諾對承太郎悄然到來、如入無之境的唯一解釋。承太郎背後出現了那有點像阿拉丁神燈精靈的替身。




岸邊露伴超不爽的。他不知道他上輩子欠了他們喬斯達家甚麼,憑甚麼要他參與他們的家族活動?尤其是,他們是要去對付他們家族的宿敵。


在華麗的總統套房客廳中,聽完那喬瑟夫的說明,他發現自己好像是唯一一個在狀況外的人,尢其是對於那個金髮、長得有點像承太郎的小子的身份。


「所以,這位是你們這羣人的祖先和那名叫Dio的人的兒子?」


「沒錯,他算是我的父輩。」喬瑟夫.喬斯達已經不是他們初遇時的痴呆模樣,有神的雙眼流露出睿智。


「而且是意大利黑幫教父哦。」康一接着說明。


好有趣的題材!現在能不能叫出天堂之門?不能吧⋯⋯面前的每一位都是厲害的替身使者,尤其是喬魯諾那位戴著奇怪帽子的護衛,滿臉警戒的模樣,輕舉妄動攪不好會丟了性命。


「待事情結束後,如果露伴老師⋯⋯是這樣稱呼吧?如果您有興趣的話,可以再跟您詳細說明。」


喔,這麼年輕就有觀人於微的洞察力,真不簡單呢⋯⋯還是我的好奇心不小心都表現在臉上了?


再說黑幫老大居然會規規矩矩的用敬語,比現在是大學生的東方仗助更懂事,雖然也不排除是日語太生疏的關係,然而即使是岸邊露伴,也無法對這樣謙遜有禮的少年說出「我拒絕」這種話。


「GREAT ,有露伴的幫忙是再好不過了,情報對作戰也是很重要的呢。」


「幫忙?我有那樣說過嗎?」


另外,「露伴」是你叫的嗎?這人只有身體在長,心智還是個討人厭的屁孩,跟喬魯諾差遠了。


那小子表現的確很得體,但又好像隱瞞著甚麼⋯⋯


「所以,大家都清楚事情的始末了,老頭用紫色隱者照出的影像明顯就是杜王町⋯⋯對方大概已經發現我們的追蹤,不知用了怎麼方法加以攔截,也不知是否已離開,總之,各位萬事小心,保持聯絡。」


承太郞終於開腔說話,在場的人手上都有一支由SPW財團開發的手機,以目前為止應該是世上保安級別最高的通訊設備了,也請了好幾位可有助保密防諜的替身使者注入能力,應該可預防大部分已知的替身攻擊。


「康一先生和露伴老師都並非與此事相關的人,在此感謝你們的幫忙。」


真不愧是在喬斯達家如今輩分最大的人,露伴斜著眼睛看向其實輩分也不小的東方仗助,換來對方意義不明的一笑。


「別這樣說,守護杜王町也是我等的責任。」


岸邊露伴超不爽的。




「熱情」年輕的老闆的確有所隱瞞,試問作為黑幫教父,他要怎樣可以向人坦白承認被自己的父親狠狠侵犯了?那應該不是甚麼重要情報吧?再說如果給空条承太郎和波魯納雷夫知道他曾協助Dio⋯⋯


「喬魯諾⋯⋯」


不是給外人稱呼的喬巴拿先生丶不是組織內大家都叫習慣,怎樣也無法糾正的Boss、也不是近衛、戰友們的Gio Gio,就是原原本本他們相識時的:


「喬魯諾。」


「怎麼了,米斯達?」


「剛才他們所說的就是你這幾天心不在焉的原因?」


「嗯。」


「真的嗎?」


剛洗完澡的黑髮青年把頭枕在的體格比他還是小了一點的少年的腿上,漆黑的雙瞳毫無陰霾,仰視著那雙喬斯達家的藍綠色眼睛,赤裸的上半身仍未完至擦乾,胸膛上下起伏,小麥色的手臂勾上白皙的頸項,髮尖上的水珠隨著他的動作滴下。


喬魯諾俯身給懷中之人一吻,柔軟的唇瓣蜻蜒點水後正欲離去,但對方卻收緊雙臂 。


「到床上,好嗎?」


「甚麼說了我原本要說的話?」


全文見評論,如被吞請至AO3網站搜尋:因父之名,再按 Next  Chapter 。



陈墨悲

【赛博paro请戳开看设定】
发现人不够于是其他角色也被卷进来了……前4p是摸鱼,5p文字设定,6-7p无脸全身设定,8p人工智能徐伦。
承花人设图及承花设定请戳合集上一篇
二乔围巾有金线,没拍出来。
西撒衣服有镭射效果,颜色不够,手绘尽力了。
tag打得我懵逼|・ω・`)反正就,新世纪的男女(男)关系嘛,啥样的都有嘛,不一定是传统的恋爱。

【赛博paro请戳开看设定】
发现人不够于是其他角色也被卷进来了……前4p是摸鱼,5p文字设定,6-7p无脸全身设定,8p人工智能徐伦。
承花人设图及承花设定请戳合集上一篇
二乔围巾有金线,没拍出来。
西撒衣服有镭射效果,颜色不够,手绘尽力了。
tag打得我懵逼|・ω・`)反正就,新世纪的男女(男)关系嘛,啥样的都有嘛,不一定是传统的恋爱。

allyy
特别突如其来的面基,网友见面画...

特别突如其来的面基,网友见面画个茸QuQ

特别突如其来的面基,网友见面画个茸QuQ

祈翷DECADE
Pioneer. -致敬Que...

Pioneer.


-致敬Queen专辑封面

Pioneer.


-致敬Queen专辑封面

木木椰xi🍬

《茸米||你是我存在的理由_3》

*这一趴比较日常,主要是米的心理描写,毕竟下一趴就要。。。

*有一些画面可以配合图片食用,链接放文后啦~

*直男接受同性表白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为了搞懂这个过程我硬是拉着几个男性旁友聊了一晚上微信orz…… 然后依旧没有搞懂

and,前几话在此合集可直接查看(或者直接去我主页呀~)。



3

米斯达最近有一件很困扰的事情。
“我被我的小上司……表白了……”
米斯达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他是一个男女通吃、帅且自知的性感男人。
而这位性感男人此时正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站在走廊发呆。
没有外勤工作的时候,米斯达都要和乔鲁诺待在一起。尽管...

*这一趴比较日常,主要是米的心理描写,毕竟下一趴就要。。。

*有一些画面可以配合图片食用,链接放文后啦~

*直男接受同性表白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为了搞懂这个过程我硬是拉着几个男性旁友聊了一晚上微信orz…… 然后依旧没有搞懂

and,前几话在此合集可直接查看(或者直接去我主页呀~)。





3

米斯达最近有一件很困扰的事情。
“我被我的小上司……表白了……”
米斯达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他是一个男女通吃、帅且自知的性感男人。
而这位性感男人此时正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站在走廊发呆。
没有外勤工作的时候,米斯达都要和乔鲁诺待在一起。尽管如此,自从那晚过后,乔鲁诺便没有再提过这件事,反而是这位被表白的人一直心神不宁,甚至会在乔鲁诺工作时忍不住去偷偷观察这位“始作俑者”。然而乔鲁诺一直没有抬过头。
“……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没想到是这个金发小鬼。”
“早上好啊,米斯达。”乔鲁诺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快来吃早餐了,我给你准备了草莓蛋糕和橙汁”,黄金体验把托盘举到米斯达面前,“还有子弹们的咖啡饼干。”
昨晚管家因为家事告了假,米斯达本答应了今早为乔鲁诺准备早餐,结果没想到乔鲁诺竟然在米斯达前起了床。
“什么?乔鲁诺我……”
“没关系的,快来吃吧。”乔鲁诺用手肘碰碰米斯达的胳膊,“要不一会儿奶油就不好吃了。”
米斯达望着向前走着的乔鲁诺,金色的头发铺开在背后,随着走路的动作一甩一甩的,甚是飘逸。
乔鲁诺穿着一身天蓝色睡袍,房里的暖气很足,腰间的细带并没有系紧,象征性得搭在腰侧,顺着看下去,能看到一丝白色睡裤的裤腰。
“噗……”米斯达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堂堂黑帮小教父,睡裤竟然和小孩一样是松紧带的……”
“怎么了米斯达?”乔鲁诺疑惑地抬起头,嘴边还沾了一点粉白色的奶油,“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乔鲁诺,你的睡裤是松紧带的吗……”米斯达强忍笑意。
“难道你的不是吗?”
“诶?”米斯达低头拽拽自己的睡裤,“好像也是哦……但为什么你穿着就这么像小孩子的衣服啊!”米斯达玩心大起,站起来围着乔鲁诺哈哈大笑,时不时还用手指去隔着薄薄的睡袍勾起乔鲁诺的裤腰,“嘣”的一下弹在那小细腰上。
乔鲁诺终于艰难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橙汁,“嗖”的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抱住身边这个大龄熊孩子,毛茸茸的脑袋搭在米斯达肩头,“盖多,你太调皮了,我会生气的。”
米斯达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从脸颊一路红到耳根,“我……你放开我啦……我要吃早餐了一会要迟到了!”
乔鲁诺听话的放开了他,“抱到了呢……”小少年一路哼着小歌进了盥洗室。米斯达僵硬地一口一口吃着蛋糕,“我发什么神经……不过这蛋糕还挺好吃的?没想到乔鲁诺还会做蛋糕……”
“米斯达!”乔鲁诺在盥洗室呼唤着正在神游的进食者,“米斯达!你来一下!”
米斯达放下叉子走进盥洗室,看到不知所措的镇魂曲身边站着一个只穿了一条睡裤的金发小鬼,正努力地给自己编着身后的头发。“米斯达,我头发好像长长了。”乔鲁诺有点难为情地看着米斯达,“管家不在,镇魂曲说他只会扎皮筋,但我想编起来……”
米斯达看了看镜子中自己一头乱蓬蓬的黑色短发陷入沉思……但眼前这个双颊红彤彤的小鬼是米斯达的老板,老板的“请求”是必须答应的……米斯达硬着头皮,笨拙地掂起一缕头发,琢磨着要怎么才能把他们完美地缠绕在一起。
乔鲁诺的头发软软滑滑的,洗发水的清香随着米斯达手上的动作若隐若现。
“乔鲁诺,你头发在反光。”米斯达把乔鲁诺头发往灯光底下拽了拽,“年轻真好。”
乔鲁诺双手撑着前面的大理石台子,一边讲解着,一边听话的跟随着米斯达的指令低头抬头。“米斯达,你搞得我头皮有点痒。”
“别急,马上编……好了!快看看!”米斯达捏起乔鲁诺的发尾,得意地在镜子前展示。
乔鲁诺无奈地看着自己歪七扭八的辫子,“米斯达,你第一次做这种事已经很不错了……”
“谢谢夸奖!”米斯达打心底不觉得自己编的辫子有什么问题。
“谢谢你,你还会有很多第一次的……”乔鲁诺扭头冲米斯达笑笑,轻轻握了握米斯达举着辫子的手。
乔鲁诺的笑容一直如他本人的名字一样,像阳光一样美好诱人。米斯达不禁有些愣神,“以前……有觉得他这样好看吗?”
其间,乔鲁诺已经披上衣服走出了盥洗室。屋内还留有乔鲁诺身上的香气,那是一种木质香味,混合着太阳花的味道。
米斯达闭上眼,深深嗅着这令人安心,又有些依赖的味道。平时出外勤,米斯达受了重伤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时,闻到这熟悉的气味就知道,只要自己还能活动,就可以继续撑起身子战斗。或许不仅仅是黄金体验的修复能力给了米斯达勇气,还有“乔鲁诺在身边”的这种精神支撑。
乔鲁诺总是能很好的引导大家走向一个正确的道路,似乎一切事情都在乔鲁诺的预算中。从初次见面15岁的小新人,到现在17岁的小教父,他一直在成长。“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呢……”刚才乔鲁诺站在前面时,米斯达都得让他低下头才能看到站在他身后的自己。“他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早就不是个小孩子了”。
米斯达看着手中残留的一根金色发丝,“是第一次给他梳头发呢,头发原来这么软吗……等一下,”后知后觉的保镖大人突然羞红了脸,蹲在台前,一手搭在台边,“我……我在想什么……”
“他刚刚说什么?我还会有很多第一次的?他是指什么?”
“难道……?”
“不,我跟他共事久了确实很依赖他,服从他的指令我很安心,可是……”
“米斯达,我来拿一……”乔鲁诺突然的折返吓得米斯达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脸上的红晕还未消退,就这样尴尬地展露在乔鲁诺的面前。
“米斯达,你怎么了?”乔鲁诺向米斯达身边走去,“怎么脸这么红?”伸手想去碰碰米斯达的脸,却被米斯达向后躲开。“也……没什么,我刚才腿抽筋了在地上蹲了一会大脑有有有点充血,哈哈……”米斯达非常佩服自己的临场反应,并假模假式地拿起台子上的梳子梳着自己杂乱的短发。
“你还……”
“乔鲁诺,你回来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乔鲁诺拿下米斯达身旁挂着的手帕,“我回来取一下手帕……我去换衣服了,你动作快一点哦,福葛已经到门口了。”
听到楼上乔鲁诺关换衣间门的声音,米斯达梳头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哈……我在躲什么呢……”梳子被扔回了收纳筒,屋子里弥漫着太阳花的气息。
性感枪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向后捋了一把头发,嘴角逐渐上扬,“这金发小鬼,似乎也不错。”


To be continued...



——————————————————————————

本part碎碎念:
这一趴主要是描写一个心理变化~
可是——啊!人从不喜欢到喜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心理变化啊!(发出wryyy的声音)
我不管,我说他爱他他就爱他!
(流下了单身的泪水)
——————————————————————————

这里是木木椰xi,一个养成系菜鸟,可以叫小椰~

如果喜欢,在评论区告诉我,点个赞或推荐都是可以哒!

或者,关注我一下下什么的(小声)



粮会努力生产的!(๑•̀ㅁ•́๑)✧

——————————————————————————

图链接:

https://m.weibo.cn/5632505116/4439124276505068





——————————————————————————

兜售柠檬茶
打算画一系列脑袋上套点东西的头...

打算画一系列脑袋上套点东西的头像,第一个是茸茸【虚假的承厨

已经想好了Dio,阿强,上班族,其他的还不知道要套什么,欢迎提供脑洞

打算画一系列脑袋上套点东西的头像,第一个是茸茸【虚假的承厨

已经想好了Dio,阿强,上班族,其他的还不知道要套什么,欢迎提供脑洞

一个安东

好了,以后书架上也有人跳黑帮摇了

(≖‿≖)✧

好了,以后书架上也有人跳黑帮摇了

(≖‿≖)✧

木木椰xi🍬

《茸米||你是我存在的理由_2》

*17岁教父茸,外表人畜无害,成年后有微量吸血鬼设定

*20岁保镖头头米斯达,外辣内纯

*极其微量的茶布以及茸茸彩虹屁预定

*罗西先生是我瞎编的,就觉得黑帮不应该只有小队6人的名字。。

*这一趴要表白了要表白了!!!(激动)


and,上一话可在本合集中查看。


2

晚上十一点,老板办公室。

乔鲁诺终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放下笔,低头揉着酸胀的眼睛。

“米斯达,可以帮我把罗西先生叫过来吗?”

米斯达没有回应。

“米斯……?”乔鲁诺睁开眼,发现米斯达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说起来也奇怪,乔鲁诺第一次见到警惕的米斯达在上班时间睡着——虽然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上班时...

*17岁教父茸,外表人畜无害,成年后有微量吸血鬼设定

*20岁保镖头头米斯达,外辣内纯

*极其微量的茶布以及茸茸彩虹屁预定

*罗西先生是我瞎编的,就觉得黑帮不应该只有小队6人的名字。。

*这一趴要表白了要表白了!!!(激动)



and,上一话可在本合集中查看。





2

晚上十一点,老板办公室。

乔鲁诺终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放下笔,低头揉着酸胀的眼睛。

“米斯达,可以帮我把罗西先生叫过来吗?”

米斯达没有回应。

“米斯……?”乔鲁诺睁开眼,发现米斯达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说起来也奇怪,乔鲁诺第一次见到警惕的米斯达在上班时间睡着——虽然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上班时间。

“乔鲁诺,米斯达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看在他努力工作的份上让他睡一会吧,放心还有我们在。”NO.5可怜巴巴地从米斯达手中紧握的枪中爬出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NO.5。”乔鲁诺轻轻走到沙发前,低头看着米斯达的睡颜。黑色短发下,一双长着弯翘长睫毛的眼睛正紧闭着,双唇微张,随着呼吸发出“呼呼”的声音。紫色短款露腰毛衣紧紧包裹着双臂饱满的肌肉,并没有起多大作用的腰带松松垮垮挂在腰间。

“都入冬了,穿这么少不冷吗?”乔鲁诺心想着,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大衣轻轻盖到米斯达的肚子上。

米斯达猛地睁开双眼,同时举起手中的手枪。

“是我,我看你睡着了。”乔鲁诺轻轻把手枪别过去。

“抱歉……我竟然睡着了!?”米斯达双颊泛红,内心开始自责。

乔鲁诺笑了笑没说话,走到对面的桌子旁打电话,希望罗西先生可以来取一下文件。

“乔鲁诺,我不是故意要睡……”

乔鲁诺抬手示意米斯达不用解释。“我已经听NO.5解释过一遍了。”乔鲁诺走回来,在米斯达身旁坐下,“为什么会睡不好,最近工作遇到麻烦了吗?”

“也没什么……这么晚了,我们等罗西先生取走文件就回家吧。”米斯达挠挠头,眼睛看向了别处。

“是我给你安排的工作太多了吗?”乔鲁诺眉头紧皱,手下意识地搭在了米斯达的膝盖上。确实,因为组织还未完全稳定,核心组成员都非常忙,整日很早就要来处理事务,加班到很晚才能下班。加上前不久在米兰疑似出现组织裂缝,大家都非常疲倦。

“没有没有,为组织效力是我应做的!”米斯达的腿有点僵硬。

“乔~鲁诺,你是不知道!”“自从上次你抓了米斯达的手以后……”“……米斯达就总是失眠!”“我猜,米斯达该不会是……”“哈哈哈哈哈……”子弹们不知何时从枪管中爬了出来,一人一句地将米斯达的老底全盘托出。

“你们在说什么啊!乔鲁诺是我的队友,更是我的上司!我怎么可以对他有非分之想!!”米斯达气急败坏地把子弹们一个个摁回弹膛后,才意识到刚刚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不对,乔鲁诺,我没有……”

“米斯达。”

乔鲁诺身体向后靠去,微笑着看着米斯达。“米斯达,我只是抓了一下你的手而已,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么说,你是对我有了一些‘非分之想’,但碍于上下级关系……”

“不是这样的!”米斯达打断乔鲁诺,坐直了身体,连连摆手。

“没关系的米斯达,你可以有,我们没有禁止办公室恋情……”

“Boss!”米斯达噌地站了起来,一只手抓着腰间的大衣,“这么说也许不太合适,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你才17岁,有很多事还不太懂。”

乔鲁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衣角。“我已经17岁了,还有不到半年就成年了。”

“乔鲁诺,你认真的吗……”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乔鲁诺抬起眼,蓝绿色的眼睛在灯光下似乎闪闪发光。“我很认真。”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秒,两秒,三秒……


“乔鲁诺,我和你一样都是男性。”米斯达率先打破了寂静。

“我很清楚。”

“你长得那么好看,会有许多优秀的女孩喜欢你的。不瞒你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也有好多性感姐姐来找我约会呢!”米斯达把大衣还给乔鲁诺,“你肯定比我还要受欢迎,不如明天我帮你介绍……”

“米斯达。”乔鲁诺站起身,穿上大衣,“我很清楚你我的性别,我们都是男性。或许你会觉得我在开玩笑,我怎么说也比你小了三岁,你把我当小孩看我一点都不意外。”

“不是的,我不是……”

“但是你要知道,”乔鲁诺打断米斯达,“在面对一个开朗活泼,有时又会做出一些滑稽举动的男人时……况且你真的很性感……”乔鲁诺侧过身,低头扣着扣子,“有你做我的保镖,我感到十分荣幸。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有着很高的觉悟。跟你在一起,我也慢慢理解了阿帕基所说的那种‘安心’的感觉。”

米斯达愣愣地站在原地。“阿帕基?”

“我对你不仅仅是弟弟对兄长那样的依赖。”乔鲁诺整理了一下衣摆,“在我个人看来,感情是不分性别、种族和年龄的。”

“Boss……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我给你的关心让你误以为……”

“盖多·米斯达。”乔鲁诺深吸一口气,“我乔鲁诺·乔巴拿,喜欢你。”

“我不是喜欢男人才找你表白,找你表白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如此真挚、霸道,又带有青少年特有的中二感的表白,让米斯达内心受到了冲击。眼前的这位17岁少年,虽然只是一个17岁的少年,但又不止是一个17岁的少年——这一点都不像一个17岁少年说出的话。

米斯达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上司的这番话,又进入到了一个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的境地。

确实,乔鲁诺一切是那么完美,有着男女通吃的一张小脸,还是整个意大利黑帮的最高权利拥有者,更要命的是,他有着聪明的头脑,可贵的品质,坚定的信念,和一个强劲的替身——黄金体验镇魂曲。

仔细想想,乔鲁诺小小的年龄就要肩负起这样大的责任。如此阴暗的深沟里,在布加拉提和乔鲁诺的引导下逐渐也能照射进来了些许阳光。

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乔鲁诺却仍未丢失属于小孩子那般的纯真以及对生命的敬畏。乔鲁诺还是那么喜欢吃开心果味的双色冰淇淋和焦糖布丁,就像初见他时那般可爱,是米斯达的lucky boy。

“叩、叩、叩——”

是罗西先生到了。米斯达回过神,低着头从乔鲁诺身旁快速走过,到桌前拿起文件夹,打开门,递文件,关门——动作一气呵成,还没等罗西先生开口就已经被保镖先生关在了门外。

摸不清头脑但又有事情汇报的罗西先生在门外不知所措。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却从来没有搞懂过办公室里这位年轻教父都在搞什么花样。

“哈,年轻人啊……”但罗西先生还是坚定地重新敲了门。

这次开门的是老板。“十分抱歉,罗西先生,我刚刚在和米斯达先生聊天,他有点开心过头了。”

米斯达靠在办公桌边上,别扭地扭过头去,抱着双臂斜眼看向听着汇报的乔鲁诺。

不得不说,他这几天没睡好,确实是因为上次乔鲁诺突然间抓手的动作,以及手指上那似乎碰到又似乎没碰到的柔软嘴唇。当然,更多的是他自己的疑惑,疑惑自己为什么心跳会在那时变的如此之快。

“谢谢您,天晚了,请注意安全。”汇报结束,“米斯达,我们回家吧。”乔鲁诺到门口拿上了围巾和米斯达的帽子,又从衣柜里翻出另一件大一点且更厚实的外衣,“这件衣服你披上,入冬了,穿这么少不怕感冒吗。”


哦,对了,米斯达作为老板的保镖头头,是要时时刻刻保护老板安全的,所以他们住在同一栋别墅里,对门。


这一夜,米斯达又没睡好。


To be continued...



——————————————————————————

这里是木木椰xi,一个养成系菜鸟,可以叫我小椰~

如果喜欢,在评论区告诉我,点个赞或推荐都是可以哒!

或者,关注我一下下什么的(小声)


粮会努力生产的!(๑•̀ㅁ•́๑)✧



芝士虾丸

随便乱画的小破人儿
ooc有,单纯没脑子画的爽的产物
茶布注意避雷

随便乱画的小破人儿
ooc有,单纯没脑子画的爽的产物
茶布注意避雷

明九龄

这几天一直在重看托纳多雷的电影,

最后一部才看到天伦之旅

???嗯???那不勒斯??

我也认识那不勒斯的好多人!

画了好多,想致敬好多镜头,这一张灵感:海上钢琴师。

还有玛琳娜和天堂电影院的jo味摸鱼,还没画好,最近太现充了。

这几天一直在重看托纳多雷的电影,

最后一部才看到天伦之旅

???嗯???那不勒斯??

我也认识那不勒斯的好多人!

画了好多,想致敬好多镜头,这一张灵感:海上钢琴师。

还有玛琳娜和天堂电影院的jo味摸鱼,还没画好,最近太现充了。

阿阿阿阿阿阿奕

【DJ/JD一家三口】
拿乔家唯一的绅士做封面好了
大乔:“我不管!我们乔家人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辣鸡摸🐟

【DJ/JD一家三口】
拿乔家唯一的绅士做封面好了
大乔:“我不管!我们乔家人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辣鸡摸🐟

木木椰xi🍬

《茸米||你是我存在的理由_1》

全设定:

*全员存活

*快成年的教父茸,成年后微量吸血鬼设定

*外辣内纯米斯达

1

今天也是小雨绵绵的一天。

作为小教父保镖头头的米斯达先生半陷在老板办公室柔软的沙发里,一条腿耷拉在扶手上,细心地擦拭着自己暗紫色的左轮手枪。这把枪陪伴了米斯达许多年,即使在罗马战役中遭到损坏也没舍得换掉,而是带回了那不勒斯,找到最好的工匠进行了修复。

“呼——”乔鲁诺抬起头望向天花板,揉着早已发酸僵硬的肩膀,“米斯达,我觉得我得颈椎病了。”

米斯达停下手中的动作,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同时将手枪别在腰后。

“瞧你工作了一整天都没抬头,不得颈椎病就怪了。用我帮你按摩一下吗?”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

全设定:

*全员存活

*快成年的教父茸,成年后微量吸血鬼设定

*外辣内纯米斯达



1

今天也是小雨绵绵的一天。

作为小教父保镖头头的米斯达先生半陷在老板办公室柔软的沙发里,一条腿耷拉在扶手上,细心地擦拭着自己暗紫色的左轮手枪。这把枪陪伴了米斯达许多年,即使在罗马战役中遭到损坏也没舍得换掉,而是带回了那不勒斯,找到最好的工匠进行了修复。

“呼——”乔鲁诺抬起头望向天花板,揉着早已发酸僵硬的肩膀,“米斯达,我觉得我得颈椎病了。”

米斯达停下手中的动作,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同时将手枪别在腰后。

“瞧你工作了一整天都没抬头,不得颈椎病就怪了。用我帮你按摩一下吗?”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乔鲁诺闭上了双眼,等待着米斯达的双手为自己带来两分钟的短假。

米斯达绕到椅子后方,低头看着这一头毛茸茸的金发,轻轻将麻花辫从乔鲁诺的肩头顺到后背,双手覆了上去,慢慢地揉捏着。

“力度可以吗?”“可以再用力一些。”

米斯达依旧低着头,看着那毛茸茸金发下露出的一丝洁白的肌肤。“啊……好像听乔鲁诺说过自己是英日混血,这一头金毛是遗传英裔父亲的吧?皮肤也真的是很白呢。”米斯达心想着,慢慢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如果我揉的再用力些,这么白的皮肤,是会变红还是变粉呢?”

“……或许……你可以轻一点吗,米斯达,我有点痛。”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米斯达嗖的一下将双手缩至胸前攥紧,眼睛望向一边,似乎有一点心虚。

乔鲁诺扭过身,微笑着抬眼望向米斯达,“别紧张,只是有一点点痛啦~”

“啊……噢,好的,我我,我继续帮你揉吧?”米斯达小心地征求着小教父的意见。

“不必了,刚才的按摩已经让我很放松了,谢谢你。”乔鲁诺甩给米斯达一个露齿笑,拽了拽自己的衣角,立刻又进入到了工作状态。

米斯达慢慢将手放了下来,轻轻搭在乔鲁诺椅子的靠背上。

乔鲁诺后背上的麻花辫似乎又长了,跟随着右手不断写字的动作,重新滑到了肩头,又被乔鲁诺甩回了后背。

“好辛苦……他才17岁吧。我17岁的时候在什么呢……我可是在到处搭讪美女,过着轻松的生活呢。”米斯达静静地看着乔鲁诺的右手在纸上来来回回地划着。“诶,这么说起来,还有半年乔鲁诺就十八岁了……”

乔鲁诺的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很短。握笔的地方似乎隐隐约约能看到被硌出的印子——那既不是红色,也不是粉色,而是又粉又红的颜色。

米斯达轻轻绕到椅子侧面,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米,米斯达?你这样让我没法写字了……米斯达?你在听吗?”

“啊!”米斯达吓了一跳。在乔鲁诺的呼声中,米斯达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弯下了腰,将那小麦色的手覆上了乔鲁诺正在写字的右手,并轻轻用手指揉了一下那又粉又红的位置。

“抱抱抱歉!”米斯达紧张到额角冒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举动,“笨蛋!快想想怎么解释啊!!!”米斯达内心在狂吼。

“啊~那个,乔乔乔乔鲁诺你手上刚刚有只小虫,我帮帮帮你捏掉了!哈哈!”米斯达故作轻松的摸了摸自己圆圆的后脑勺,感受到了发丝下冒出的热气。

乔鲁诺若有所思地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一脸尴尬双颊通红的保镖,不禁笑出了声。

“喂!你笑什么嘛!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米斯达僵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抱歉,是我误会了,我该谢谢你的。”乔鲁诺收了收嘴角,但依旧收不住全部的笑意。“谢谢你,米斯达先生。”

米斯达双手环抱在胸前,噘着嘴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突然间,手腕感受到了一阵热度。

“喂喂喂你干嘛!”米斯达就这样看着眼前这个金毛小鬼——不,自己的老板一把拉住了自己搭在胸前的手,速度快到来不及反抗。

“我看你手上也有只虫子呢,我帮你捏掉它。”乔鲁诺虽然笑着,但又一脸正经,让米斯达不得不怀疑自己手上是不是真的有只虫子。

乔鲁诺用左手把米斯达的手指伸开,右手和他十指相扣,指甲轻轻刮了刮米斯达的手背,头慢慢地低下去,嘴唇似乎快要碰到小麦色手上那紧张的手指了。

“好了,我帮你捏掉了。”

“……”

米斯达另一只手挡着下半张脸,但依旧挡不住那快要溢出来的一抹绯红。

“哈哈哈好了,不逗你玩了,我继续工作了,你去前面坐着休息吧,谢谢你。”乔鲁诺眨眨眼,放开了米斯达的手,留下一个阴雨天里的灿烂笑容后,真的就如自己所说的那样继续开始工作。

米斯达放下僵硬的胳膊到身侧,胸口还在剧烈的一起一伏。

米斯达的左手有一百斤重。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沙发上的。

盖多·米斯达,第一次觉得觉得老板的办公室里,空气好像有点不太流通。

To be continued...

————————————————

这里是木木椰xi,可以叫我小椰~

如果喜欢,可不可以关注我一下下,点个赞什么的(小声)

粮会努力生产的!(๑•̀ㅁ•́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