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九江

13201浏览    11914参与
Dololo
上一张他俩的车我传了六次都被屏...

上一张他俩的车我传了六次都被屏蔽了就放弃了 然而那张才是我画的里边儿最好看的一张🌚
都想给他们取名了因为想一直画下去
光影不太会啊加油🦄

上一张他俩的车我传了六次都被屏蔽了就放弃了 然而那张才是我画的里边儿最好看的一张🌚
都想给他们取名了因为想一直画下去
光影不太会啊加油🦄

白

今天2周年,谢谢刀子们给我的礼物٩(❛ั︶❛ั*)

今天2周年,谢谢刀子们给我的礼物٩(❛ั︶❛ั*)

清水十三郎
我叫清水十三郎,我也是德云社的...

我叫清水十三郎,我也是德云社的粉丝
清水十三郎就是我,我叫清水十三郎
清水十三郎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清水十三郎
我有一个名字叫清水十三郎,清水十三郎这个名字属于我
……在此省略1万字。

我叫清水十三郎,我也是德云社的粉丝
清水十三郎就是我,我叫清水十三郎
清水十三郎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清水十三郎
我有一个名字叫清水十三郎,清水十三郎这个名字属于我
……在此省略1万字。

胡言乱语自说自话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咔——”

一瞬间的黑暗后,世界暗了,没有眼泪,没有呜咽。

在幽暗深海里,那是光都无法到达的距离。

石块坠落着,身后跟着透明波纹。

不稳定的心跳引起的是不定时的心慌,即使大喘着气也无法压下。

太过奇怪,却并不难以忍受。

虚无缥缈中有人捏住了心脏,却于察觉时松开,迷蒙的令人捉摸不透。

不知道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也许应该什么都不干,躺在床上任由自己从内里腐朽糜烂。

在一瞬间里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又仿佛一切都只是错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幻想支配着世界。

坠落深渊。

睡眠不足带来的眩晕开始驱散理智的一切。眼前是迷蒙的,一切都拢了一层纱。

在一片灰雾里,什么都看不清。

伸出手探试着眼前一切,手指触摸到空气

隐约间,似是有...

“咔——”

一瞬间的黑暗后,世界暗了,没有眼泪,没有呜咽。

在幽暗深海里,那是光都无法到达的距离。

石块坠落着,身后跟着透明波纹。

不稳定的心跳引起的是不定时的心慌,即使大喘着气也无法压下。

太过奇怪,却并不难以忍受。

虚无缥缈中有人捏住了心脏,却于察觉时松开,迷蒙的令人捉摸不透。

不知道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也许应该什么都不干,躺在床上任由自己从内里腐朽糜烂。

在一瞬间里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又仿佛一切都只是错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幻想支配着世界。

坠落深渊。

睡眠不足带来的眩晕开始驱散理智的一切。眼前是迷蒙的,一切都拢了一层纱。

在一片灰雾里,什么都看不清。

伸出手探试着眼前一切,手指触摸到空气

隐约间,似是有画面产生。

昏黄的灯光下男男女女的一言一行都模糊不清。

一切黏合在一起,无法理清,无法分离。

想开口喉咙如同哽住了,粗糙的树皮反复摩擦着。

声音干涩难听,嘴唇撕裂轻声悲鸣,不知是要给谁听?

那是无尽的堕败。

利爪被拔去,尖牙被掰断,连满身的麟甲也被卸去。

搂抱着破败的,鲜血淋漓的身躯蜷缩在角落,小小的,不占据一点地方。

龙角被随意折断丢弃。

那是垃圾。

有人这样重复着,鳞片再次被拔落,根部带着血丝与神经。

不会再痛了,已经没有感觉了,旧的鳞片应该剥离,新的麟甲在包裹着身躯,一切都很顺利。

黑龙开始翱翔,然后再次坠落,直至一败涂地,堕入泥潭。

失败者终究还是会失败。

不管伪装的再好也一样。

什么都做不到。

就算付出所有。


heeroyuyj

其实是双眼皮的 🤷

其实是双眼皮的 🤷

阿凌爱吃糖

请假条

军训五天20-24,期间不能更新。望谅解!

军训五天20-24,期间不能更新。望谅解!


Silas

「终结的炽天使同人」可能无cp向,如果有的话就是米迦x我。

战争。终结的炽天使。

少年低声喃喃。金发安静地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略显稚嫩的面庞却拥有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质。

“小优……”

“怎么,又在惦记着你的小优了吗?”少女一声轻笑,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啰嗦。”少年四望了一下周围,又变成空无一人的模样。抬头瞪了她一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的目光正好与他对上。那双蓝瞳,无论看多少次,还是会被吸引呢。明明在原来的世界里,最寻常的就是这种蓝眼睛了。他的眼睛跟瑞吉儿的又不一样,没有死气,但又说不上多么光彩,尤为明显的还是那对竖瞳。就跟……就跟她的一样。

见少女楞楞地盯着他看了良久,他似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回答我的问题,罗熙尔。...

战争。终结的炽天使。

少年低声喃喃。金发安静地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略显稚嫩的面庞却拥有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质。

“小优……”

“怎么,又在惦记着你的小优了吗?”少女一声轻笑,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啰嗦。”少年四望了一下周围,又变成空无一人的模样。抬头瞪了她一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的目光正好与他对上。那双蓝瞳,无论看多少次,还是会被吸引呢。明明在原来的世界里,最寻常的就是这种蓝眼睛了。他的眼睛跟瑞吉儿的又不一样,没有死气,但又说不上多么光彩,尤为明显的还是那对竖瞳。就跟……就跟她的一样。

见少女楞楞地盯着他看了良久,他似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回答我的问题,罗熙尔。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上位始祖的座谈会。”

她回过神,对他露出微笑。“啊啦,你觉得他们有我这样的能力吗?他们都被我‘屏蔽’掉了哦。”

“你有这种能力,当初为什么不帮我救小优?”少年冷冷地说。

听到他的话,罗熙尔慢慢地敛起笑容。

“对不起,米迦。但是像我这样的……,是不可以随便帮忙的。”

“再说,天天小优小优的,我会生气的哦。我才不去救他呢!”她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还冲米迦尔吐了吐舌头。

“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米迦尔冷哼了一声,蓝瞳愈加凛冽。

“小优……等我,我一定,把你从人类手中救出来!”少年低声说,目光愈发坚定。

罗熙尔叹息了一声,渐渐从黑暗中隐去。

一切恢复成之前的样子。耳边还回荡着女王所说的那句——“开战了!”

“我该怎么帮他呢?”

当看到米迦尔倒在血泊中时,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救他!

但是,她什么也做不了。这个世界,她只是一个偶然的闯入者,就算知道再多的剧情,了解再多的秘密,怀着再多的决心……堕落的天使们,是全知的谁在他们当中游走?是谁触碰了禁忌?谁陨灭,谁重生?谁不计代价与后果……

比起其他的时空穿梭者,她觉得自己已经够不错了。她拥有其他人没有的力量,吸血鬼当中的第一始祖,也未必战胜的了。她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吸血鬼,那么她就是在这个世界观里,被称为神明的存在。那么原本她的任务就应该是,给予触犯禁忌的人类以惩罚。众人皆是罪人的那种惩罚。但实际上她很清楚,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百夜米迦尔。

可是,米迦尔心里,只有优一个家人了呢。

那个时候,若能把从几乎从吸血鬼手中逃出来的大家都救下就好了呢。可惜,那时的她没有力量,没有理由。现在,也没有。身为这个世界的外来者,她不能做出一些影响世界发展的举动。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米迦尔与家人们被费里德·巴特利玩弄于股掌之间,苦苦挣扎,一个接一个倒下;亲眼看见米迦尔忍耐着吸血的冲动;目睹着百夜优一郎的失控,长刀贯穿他的身体;也曾看过他持剑独闯敌阵,遍体鳞伤也要救下优。历历在目,刻骨铭心。他的身上全都是血啊……还在拼命地挥剑……那个人就那么重要么……

眼泪掉在了手上、腿上,衣服多了一块泪渍。诶,我怎么哭了……罗熙尔抹了抹眼泪,但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抽噎着。是……心痛吧。

“可是,”筱婭一语道破,“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影响了世界不是吗?”

“所以,再多做些什么也不要紧了对吧?”优接着说。

“按理来说应该是这样呢……”与一做出沉思的样子。

“我也觉得可以。”君月冷静地说。

“我也赞成。”三叶举手说道。

“嗯。”鸣海也表示支持。

米迦尔什么也没说,静静地看着罗熙尔。

“嘛,真是的……你们……现在也没办法了吧?”罗熙尔叹气,“我也就努力一下好了。”

马上一阵欢呼。“小声点,笨蛋,别被外面那两只吸血鬼听见了,他们耳力很好的!”不知是有谁提醒,大伙安静下来。

“别得意,我可是看在米迦的份上才答应帮忙的。”

罗熙尔轻闭一只眼睛,慢悠悠的说道。

“好的好的,知道啦。多亏了米迦尔桑。”筱婭说道。

“什么时候米迦这么受欢迎了……”优小声嘀咕。

“我听到咯。”米迦尔说。似乎这个时候,面对小优,他才会有些表情。

她盯着米迦尔的笑颜,思绪又飘向远方。

那家伙啊,长大后,就没怎么笑过了吧?

似乎这样也挺好的,待在同伴身边。

“喂,话说,在男厕所里商量对策还商量这么久真的好吗?”

“啊,这也是无奈之计啊。你也不想被外面的吸血鬼(第七始祖和第十三师祖)盯着吧。”

“那也没办法,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

“不过,他们真的可信么?”

又开始叽叽喳喳讨论了呢……人多的好处吗?有时人类真是难以理解,总能从绝处找到希望呢。

米迦尔看到优在和与一说话,硬是插到他俩中间去了。还脸红了!唔……生气。再也不想理他了……才怪。

诶,对了,既然说好要帮忙……

“筱婭,你能把你的鬼咒武器给我看看吗?我想见见你的四镰童子。”罗熙尔问道。

“诶,好的……”筱婭有些吃惊,但还是照做了。

毕竟,一切的真相,还得从第一始祖查起啊……

Silas

「杀戮天使Eddie同人」

我的名字是爱德华·梅森。

不过对于你的话,我更愿意你称呼我为“埃迪”。

我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你的事了,瑞吉儿。

此后,我每天,每时每刻,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你的到来。

我找了最好的大理石碑,测量了最适合你的尺寸,铺满了最鲜艳的花朵。这将是只属于你的、精心准备的、你的归宿。

我终于见到你了。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呢。

呐,瑞吉儿,你的声音,跟小鸟一样呢。像是春来报晓的喜鹊,像是午夜歌唱的夜莺。

呐,对我说“yes”吧。让我亲手把你送到那里去。不要害怕,那里将是天堂。

我喜欢你的声音,你的举止,你的面容……

我想要,比花儿还惹人怜的——你的一切。

所以,接受...

我的名字是爱德华·梅森。

不过对于你的话,我更愿意你称呼我为“埃迪”。

我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你的事了,瑞吉儿。

此后,我每天,每时每刻,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你的到来。

我找了最好的大理石碑,测量了最适合你的尺寸,铺满了最鲜艳的花朵。这将是只属于你的、精心准备的、你的归宿。

我终于见到你了。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呢。

呐,瑞吉儿,你的声音,跟小鸟一样呢。像是春来报晓的喜鹊,像是午夜歌唱的夜莺。

呐,对我说“yes”吧。让我亲手把你送到那里去。不要害怕,那里将是天堂。

我喜欢你的声音,你的举止,你的面容……

我想要,比花儿还惹人怜的——你的一切。

所以,接受我吧,瑞吉儿,用你悦耳的声音为我送行。我们的爱好,我们的美学都是如此的相似……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你居然帮助那个毁墓者!

我倒在为你而准备的精美的花棺,看着沉重的棺椁慢慢合上,芳华飘落,一同合上的,还有再也听不见的夜莺的啼鸣夜曲,还有你注视着我的,冰冷的面容……

我好不甘心呐,瑞吉儿。

这居然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梦……

Silas

游戏人生

我只是个局中人。

无法言说,无法呐喊,无法自拔。

沉入漆黑一片的深渊,从此再无法浮出水面。

那么多人游戏人生,穷尽困顿。

那么多人虚掷光阴,蹉跎岁月。

那么,如果所有人都陷入其中呢?

我叫以夺。我的姓氏很普通,在这里就不想说了。我是一名资深游戏玩家。不过每次我玩游戏时,总会碰到一个女孩,游戏显示屏上从未出现过她的名字,我一直以为,她是个NPC。直到,我自己出现在那个游戏中。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看见他在打PVP。他是真的很厉害,一部游戏,不出五天就玩的风生水起。只要一说话,就有人跟帖,叫他大神。我忍不住,跟他说话。他觉得很奇怪,他看不见我的名字。他怎么会看见呢?我根本没有名字啊。...

我只是个局中人。

无法言说,无法呐喊,无法自拔。

沉入漆黑一片的深渊,从此再无法浮出水面。

那么多人游戏人生,穷尽困顿。

那么多人虚掷光阴,蹉跎岁月。

那么,如果所有人都陷入其中呢?

我叫以夺。我的姓氏很普通,在这里就不想说了。我是一名资深游戏玩家。不过每次我玩游戏时,总会碰到一个女孩,游戏显示屏上从未出现过她的名字,我一直以为,她是个NPC。直到,我自己出现在那个游戏中。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看见他在打PVP。他是真的很厉害,一部游戏,不出五天就玩的风生水起。只要一说话,就有人跟帖,叫他大神。我忍不住,跟他说话。他觉得很奇怪,他看不见我的名字。他怎么会看见呢?我根本没有名字啊。

吾于冥河浮沉。纵使汝将忘吾。

“你好……”

“你好。”

这是头一次,我没有遭受攻击,没有遭受死亡,收到的第一个“你好”。

是的,即使身为游戏人物,我还是会死的,在死亡中不断重生。

哀莫大于心死。

我不是玩家的引渡人,我只是一个观测者,见证者。我达达的马蹄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遇到的人,他们都充满敌意,随时准备好攻击。如果侥幸逃脱,接下来就是无止境的追逐,偷袭,埋伏,折磨。熬不过。

根本熬不过。

于是她做了一件错事,来实施她的报复。她只做过一件错事,真的……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在我身处这个游戏之时。她把所有人拉进了游戏当中。游戏世界里,只有她是主宰。

人间炼狱。

这个世界一片荒芜,没有绿草如茵,没有高歌,连同没有快乐。

“我错了。”她笑着,笑着笑着流出泪来。

“以夺,真对不起。”

“我应该去赎罪。”

“不,这不是你的错。”我脱口而出。

“那你呢,你出现在这里,不都是我弄得吗?”

“你该走了。”

“可你救了我啊!我逃学上网,我虚度光阴,我看轻性命,是你……”

“哦,那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做。”我惊讶于她突然的冷淡。

“既然改过自新,那还是滚回你自己的世界吧。我是没空陪你玩了。”

一阵风飘过,她不见了。

我会去挑战这个游戏最大的Boss。以必死的代价。让一切归零。

不!不可以让她走!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浑身是血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实际上我也如此。但看到他,我呼吸一窒。声音艰涩,差点说不出话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她的声音隐隐带着哭腔。我吃力地说:“……当然是,救你这个傻逼啊。”

可她突然笑了。“走吧,我们没法一起。”

她给我开了传送。我一愣,心里充满了悲哀与愤怒。我的愿望太强烈了,她无法阻止。

但当我再次回到她与Boss交战的地方,我只看到一片白光。她……点燃了TNT……

我说不出话来。

耳畔是她的声音:“走吧,我们没法一起……”

只剩下最后一击了。我只需要一招毙命,结束……什么,它试图破坏传送门!只能这样了。我用打火石点燃了炸弹。一片白光里,又看见了他,是幻觉吧……他脸上悲伤的表情,还真是真实啊……我笑了,说:

“走吧,我们没法一起。”

吾于冥河浮沉。纵使汝将忘吾。

吾亦伴你身旁。

他呆呆地望着雪白的病房。有泪滑落。他低下头。

肩膀轻轻颤抖。

随后,他放声大哭。

他忘不了那个女孩了。那个无名无姓的女孩。

那么,你得到你想要的结局了吗?

Silas

流浪地球

太阳在膨胀,而我们在流浪。

英雄流浪。没有歌。江波浩淼,何处是归途?

我们无法确认。

我们是穷途末路之人。

“今天是中国新年的第一天,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

这一刻起,这不仅仅是一句激励人心的话,更是一个诺言。

“作为联合国政府,我无法同意你这种危险做法;但作为个人,我愿意为你开启全球播报。祝你好运。”

唯一的救援队仍在坚守着。哪怕已经牺牲数人,哪怕已经危在旦夕。

“我向你保证,地球会活下去的。”

“户口,我想回家。”

“户口,当哥哥的,要保护好妹妹……”

“儿子,从实施‘流浪地球’计划时起,我就再也回不来了。这次,爸爸还是在执行任务,不过,这次任务比先前的重要的多…...

太阳在膨胀,而我们在流浪。

英雄流浪。没有歌。江波浩淼,何处是归途?

我们无法确认。

我们是穷途末路之人。

“今天是中国新年的第一天,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

这一刻起,这不仅仅是一句激励人心的话,更是一个诺言。

“作为联合国政府,我无法同意你这种危险做法;但作为个人,我愿意为你开启全球播报。祝你好运。”

唯一的救援队仍在坚守着。哪怕已经牺牲数人,哪怕已经危在旦夕。

“我向你保证,地球会活下去的。”

“户口,我想回家。”

“户口,当哥哥的,要保护好妹妹……”

“儿子,从实施‘流浪地球’计划时起,我就再也回不来了。这次,爸爸还是在执行任务,不过,这次任务比先前的重要的多……”

牺牲。痛楚。亲人离散。生离死别。

我们需要太阳,但太阳不需要我们。

于是地球流浪。

“木星的表面,90%都是氢气……”

“我们还有希望!让我们点燃木星!”

“在此之前,我并不相信有希望。但现在我承认,希望是在我们这个年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活下去。

“地球,活了……”

以无数性命换回新生。

初生如光明照耀,死亡如黑夜降临。

死亡令人成长。叛逆被打磨,棱角变平滑。

“朵朵,我一定会带你回家。”

就算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换来拯救,也是好的。

Silas

「2019」这是上半年写的文章了……

烟火格外绚烂。

小小的火蛇慢慢爬上天空,旋转,爆裂,绽开,璀璨。

而她只是默默看着。沉默着,沉默地将光与暗分辨开,沉默地将热闹与寂寞拆分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悦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了一眼,面上冷漠的表情突然如被打破的玻璃一般支离破碎。她攥紧手机,深呼吸。15秒后,手机仍在响,她却挂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2019,2019。

新年有什么好的?新年,堵车堵的如瀑布结冰,如黄河冰凌雪初融;物价上涨,恩格尔系数飙升;什么经济建设,什么上层建筑……

不。

“小圭啊,你得好好学学如何跟别人相处啊。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还不知道差距在哪吗?”他笑眯眯地说道,那话语还飘荡在她...

烟火格外绚烂。

小小的火蛇慢慢爬上天空,旋转,爆裂,绽开,璀璨。

而她只是默默看着。沉默着,沉默地将光与暗分辨开,沉默地将热闹与寂寞拆分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悦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了一眼,面上冷漠的表情突然如被打破的玻璃一般支离破碎。她攥紧手机,深呼吸。15秒后,手机仍在响,她却挂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2019,2019。

新年有什么好的?新年,堵车堵的如瀑布结冰,如黄河冰凌雪初融;物价上涨,恩格尔系数飙升;什么经济建设,什么上层建筑……

不。

“小圭啊,你得好好学学如何跟别人相处啊。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还不知道差距在哪吗?”他笑眯眯地说道,那话语还飘荡在她耳边。他是她离家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初遇时,她满心喜悦,以为遇到了一个同病相怜的人,没想到,这个家伙与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会打工赚钱,会洗衣做饭,会买花经商,还会泡妞撩妹。

想起他,不知为何,她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即是想把他捶进地里的滔天怒意。初入江湖的小萌新,一去不复返。冰冷的面具破裂,露出了苏醒的表情。

“小圭……虽然之前她抛弃了你,但毕竟她是你的亲生母亲!”他边啃着肯德基的炸鸡腿,边说:“至少要回去看看她。”

没心没肺。他懂什么?

“我懂什么?我懂你是个傲娇,不肯先拉下面子。”他没心没肺地笑了。

真好啊……明明已经经历过人情冷暖,还是能这样毫不在乎地笑。……虽然那个傲娇她并不承认。

“人情冷暖如花开花落,不如将它想象成一种必然季节。”他突然收敛了笑容,慢慢说道。

她诧异地望着突然正常的他。

“所以啊,你这个没经历过的人还是快点回家吧!”他邪气一笑。

……她内心的欣慰还是收回吧。

可是,谁能告诉我,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病逝?

病房里,她握着他冰冷的手,他变得很虚弱,连说一句话都要喘气。原本就瘦削的脸愈加颧骨分明。之前只不过是偶尔咳咳嗽而已,为什么现在成了这么严重的病?

“小圭,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离家出走,就是因为我得了严重的病,不想再给父母添加负担了。我活着,也不过是浪费空气而已。”不是的,你明明……

“但你不行,你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人。”可是我……

“要趁着还有机会,抓住幸福。”

……

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话和一滴泪。

“……我知道了。”

我不能再逃避了。

她把手机开机,拨通了那个未接电话。

铃声响起。

深呼吸。

“喂……是小圭吗?”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问。

“是我,妈妈。”

隐隐约约传来啜泣的声音。

“……小圭,回来吧。”妈妈哽咽着说。

“好。”

她知道他所说的“更重要的人”一直在等她。

她也知道一会儿将是更盛大的烟花晚会。

泪水夺眶而出。

白缘
俺又来了熬夜真的太难了俺要去睡...

俺又来了
熬夜真的太难了俺要去睡觉了

俺又来了
熬夜真的太难了俺要去睡觉了

慕七.

请假

今天有点累,请个假。……………………

今天有点累,请个假。……………………


化雪

【原创】落花雨

[引子]

落花雨的朦胧,伴随着成长,悄然落下…

一个个花瓣的落下,一个个泪滴的掉落,一件件伤心的往事……

让花瓣伴随着我们的快乐,朦胧的落下吧!


(一)如果时光能倒流

这个夏天似乎一直在下雨。

“哼!这个夏天还真是没意思,一直都在下雨!”男孩在雨落下的声音中调侃道。

女孩走上前,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的雨景:“怎么?一天不见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我这是怎么了,竟会对他说……不过,他的心上人又不是我,我又何必要为之惊讶呢?

“喂!你怎么了?”男孩扭过头问道,“怎么,又想打哈欠了?”

女孩看着眼前的男孩,无话可说,可是,真的在那个时候,是真的无话可说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夏天的天气...

[引子]

落花雨的朦胧,伴随着成长,悄然落下…

一个个花瓣的落下,一个个泪滴的掉落,一件件伤心的往事……

让花瓣伴随着我们的快乐,朦胧的落下吧!


(一)如果时光能倒流

这个夏天似乎一直在下雨。

“哼!这个夏天还真是没意思,一直都在下雨!”男孩在雨落下的声音中调侃道。

女孩走上前,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的雨景:“怎么?一天不见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我这是怎么了,竟会对他说……不过,他的心上人又不是我,我又何必要为之惊讶呢?

“喂!你怎么了?”男孩扭过头问道,“怎么,又想打哈欠了?”

女孩看着眼前的男孩,无话可说,可是,真的在那个时候,是真的无话可说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夏天的天气,和我的心情一样,一直是永不休止的雨夜。”女孩用手接着雨,可是却怎么也填不满。

“小时候,曾想过,长大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可真的长大了,却想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哪怕只是一秒,也在所不惜。”女孩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小声“我和你说过时光是无法倒流的,可是现在……我后悔了。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姐姐就不会死……”女孩小声说道。

只是后悔这滋味,我倒是尝够了。我后悔制出那种药,也后悔遇见……

“是啊!不过你想想,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们……可能就不会遇见了。”男孩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女孩想没听见一样,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

“hey!灰原!”,说着扭过头,“你说……”男孩笑着说道。

女孩慢慢地走下楼梯,一级……两级……眼泪刹那间从脸颊滑落,一直,流落脚底。他跟着她,她的背影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他从未想过那个不可爱的女孩子,有一天会对他说这种话。

只是,在这转瞬即逝的一瞬间,觉得……这个哈欠女……

也挺可爱嘛!


墨家少男

雁归何处⑨
手稿
母上大人在家
不敢放肆玩
只好发手稿
字有点丑请见谅。

雁归何处⑨
手稿
母上大人在家
不敢放肆玩
只好发手稿
字有点丑请见谅。

solo

莫名有点灯红酒绿的赶脚~~

莫名有点灯红酒绿的赶脚~~

乙一啊201907
我们一直在相遇中

我们一直在相遇中

我们一直在相遇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