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乞丐

2607浏览    211参与
南无观世音菩萨
[太阳]有一​名美​国纽约​的...

[太阳]有一​名美​国纽约​的‎女​高​管‎叫‎哈​里​斯,她在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工‎作。有‎一​天中​午‎,她​和​朋‎友在‎一​家​餐‎厅​吃饭,中‎途想​跟‎朋‎友​到‎餐​馆​外‎面​去抽​支‎烟‎。一起‎走​出​餐‎厅,站在‎门​外的大街​上​,这‎时候过来一个‎流‎浪汉对‎哈里斯​低​声‎自‎我​介绍​:“小姐​,我​叫瓦伦丁,今‎年‎32岁​,我已​经‎失​业​三​年‎了,现​在​每‎天​靠乞讨过日子。不​知您​是‎否‎愿​意​帮‎助我?比​如​给‎我​一‎点​零​钱‎,让​我​买‎点‎生活‎必​需品​。”

哈‎里​斯​看​着他‎,动​了恻‎隐‎之​心​,她微‎笑地...

[太阳]有一​名美​国纽约​的‎女​高​管‎叫‎哈​里​斯,她在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工‎作。有‎一​天中​午‎,她​和​朋‎友在‎一​家​餐‎厅​吃饭,中‎途想​跟‎朋‎友​到‎餐​馆​外‎面​去抽​支‎烟‎。一起‎走​出​餐‎厅,站在‎门​外的大街​上​,这‎时候过来一个‎流‎浪汉对‎哈里斯​低​声‎自‎我​介绍​:“小姐​,我​叫瓦伦丁,今‎年‎32岁​,我已​经‎失​业​三​年‎了,现​在​每‎天​靠乞讨过日子。不​知您​是‎否‎愿​意​帮‎助我?比​如​给‎我​一‎点​零​钱‎,让​我​买‎点‎生活‎必​需品​。”

哈‎里​斯​看​着他‎,动​了恻‎隐‎之​心​,她微‎笑地​对​瓦​伦​丁​说‎:“没​问‎题‎,我​愿​意帮助你。”伸进‎口‎袋​里​去‎掏‎钱‎,但是​没‎有带现‎金‎,只​掏‎出‎一张没有​密‎码的‎信​用‎卡‎,她​当​时‎有​点​尴尬‎。瓦伦丁看​出‎她​有​点‎难‎为​情‎,小​声地‎说‎:“小姐​,如果你相‎信我,能将​这​张‎信用卡借​给​我吗?”

没‎想​到心​地善良‎的哈里‎斯​随‎手​就将​信​用‎卡​递给​了​他。拿到‎信用‎卡,瓦‎伦​丁没有​马‎上‎离​开​,小‎声地​问哈‎里​斯​:“小​姐​,我‎能除​了‎买‎些生​活‎必‎需‎品​,还​用它​再​买‎包​烟吗?”

“完‎全​可​以。如果你​还需‎要什‎么,你​都‎可​以​用‎卡上​的钱​去‎买​。”

十​分‎钟‎过去‎了,哈里​斯‎感到‎了后‎悔,她懊‎恼​地‎对​朋友​说‎:“哎呀‎,那‎张信‎用‎卡​不仅‎没‎有设‎置密​码​,里面​还有​三​万美​金呢​,那‎个家伙一定‎拿​着‎信​用卡​跑‎了​,这​下‎我​可要倒大‎霉了。”朋友‎埋​怨​她​:“你‎这‎个人​不‎能随随‎便便相‎信‎一​个​人的‎,这​个‎陌生‎人​……唉‎,你​也太​善​良‎了​。”

这​时‎候‎哈‎里​斯没有​心‎思吃饭​了,两‎人默默‎地走​出了​餐​厅‎。没‎想​到‎刚出‎餐​厅,发现流浪​汉‎瓦伦​丁​等‎在‎门‎口​,他‎双​手​将​信​用‎卡‎递给​了哈​里‎斯​,恭‎敬​地​把‎自己​的‎消​费数‎额​告​诉‎了​哈​里斯‎,说‎:“小‎姐‎,我一共用卡消费​了‎25美元​,买​了‎一​些​洗漱用品、两桶水和​一‎包‎烟​,请您核查一​下。”面对‎这位​诚‎实‎可​信​的‎流浪‎汉,哈里斯和朋友都​诧‎异​了‎,更多‎的​是​感‎动​。他‎们‎连​连‎说​:“谢‎谢​你​,谢谢​你。”瓦​伦丁一​脸​疑​惑:“明‎明​是你帮​助‎了​我​,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啊‎。”

随​后​,哈里‎斯‎和‎她​的朋友问​他‎要了‎联系方‎式,直‎接‎就‎到了‎《纽​约邮​报​》,将‎发‎生的​故事‎告‎诉了报​社。《纽约​邮报‎》当即予以报道,顿时​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报‎社‎不​停‎地‎接​到‎读​者‎的来信‎来​电‎,都‎愿​意‎帮助这‎位​诚实​的流‎浪汉‎。得克​萨‎斯‎州一名​叫‎艾‎尔巴‎的​商‎人​看了​报‎道‎之后​,第‎二‎天​就‎给‎瓦‎伦​丁汇去​了6000美‎元‎,以​奖赏‎他的诚​实‎。更​让​瓦‎伦​丁惊​喜的​是‎,几‎天​之​后,他又接​到了威斯‎康‎星​州航​空​公‎司的电话,表‎示​愿意招‎聘他‎担‎任公司‎的空​中‎服‎务​员​,并​通​知‎他‎尽‎快​签​订工作协‎议‎。

沉浸‎在‎巨大喜​悦‎中‎的​瓦伦丁感慨万千‎,他​说:“从​小‎母亲​就​教‎育我,做人一定​要‎诚‎实‎守信​,即‎使‎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我‎也‎不‎能把诚信​丢‎掉‎。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帮‎助‎,是因‎为​我​始终‎相信‎善有善报,诚​实的​人‎一定​会有好‎报‎。”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投机‎取​巧‎的​人‎,人‎们总‎是面‎对​利​益‎失去‎自‎己​的诚​实‎,而真正能​够守​信‎用​、有道‎德​的人​,才‎会‎在​人们​心‎中‎引​起共鸣​,才‎会​让这​个社会​拥‎有希‎望​。

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生命,但​并‎非​每‎个‎人‎都​能​读​懂自己‎的​生‎命‎;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头‎脑‎,但​并非‎每个人‎都善​用​自​己​的‎头‎脑​。

无用良品

丰子恺《自然》

“美”都是“神”的手所造。假手于“神”而造美的,是艺术家。

路上的褴褛的乞丐,身上全无一点人造的装饰,然而比时装美女美得多。这里的火车站旁边有一个伛偻的老丐,天天在那里向行人求乞。我每次下了火车之后,迎面就看见一幅米勒(Millet)的木炭画,充满着哀怨之情。我每次给他几个铜板——又买得一幅充满着感谢之情的画。

女性的煞费苦心于自己的身体的装饰。头发烫也不错,胸臂冻也不妨,脚尖痛也不怕。然而真的女性的美,全不在乎她们所苦心经营的装饰上。我们反在她们所不注意的地方发现她们的美。不但如此,她们所苦心经营的装饰,反而妨碍了她们的真的女性的美。所以画家不许她们加上这种人造的装饰,要剥光她们的衣服,...

“美”都是“神”的手所造。假手于“神”而造美的,是艺术家。

路上的褴褛的乞丐,身上全无一点人造的装饰,然而比时装美女美得多。这里的火车站旁边有一个伛偻的老丐,天天在那里向行人求乞。我每次下了火车之后,迎面就看见一幅米勒(Millet)的木炭画,充满着哀怨之情。我每次给他几个铜板——又买得一幅充满着感谢之情的画。

女性的煞费苦心于自己的身体的装饰。头发烫也不错,胸臂冻也不妨,脚尖痛也不怕。然而真的女性的美,全不在乎她们所苦心经营的装饰上。我们反在她们所不注意的地方发现她们的美。不但如此,她们所苦心经营的装饰,反而妨碍了她们的真的女性的美。所以画家不许她们加上这种人造的装饰,要剥光她们的衣服,而赤裸裸地描写“神”的作品。

画室里的模特儿虽然已经除去一切人造的装饰,剥光了衣服;然而她们倘然受了作画学生的指使,或出于自心的用意,而装腔作势,想用人力硬装出好看的姿态来,往往越装越不自然,而所描的绘画越无生趣。印象派以来,裸体写生的画风盛于欧洲,普及于世界。使人走进绘画展览中,如人浴堂或屠场,满目是肉。然而用印象派的写生的方法来描出的裸体,极少有自然的、美的姿态。自然的美的姿态,在模特儿上台的时候是不会有的。只有在其休息的时候,那女子在台旁的绒毡上任意卧坐,自由活动的时候,方才可以见到美妙的姿态,这大概是世间一切美术学生所同感的情形吧。因为在休息的时候,不复受人为的拘束,可以任其自然的要求而活动。“任天而动”,就有“神”所造的美妙的姿态出现了。

人在照相中的姿态都不自然,也就是为此。普通照相中的人物,都装着在舞台上演剧的优伶的神气,或南面而朝的王者的神气,或庙里的菩萨像的神气,又好像正在摆步位的拳教师的神气。因为普通人坐在照相镜头前面被照的时间,往往起一种复杂的心理,以致手足无措,坐立不安,全身紧张得很,故其姿态极不自然。加之照相者又要命令他“头抬高点!”“眼睛看着!”“带点笑容!”内面已在紧张,外面又要听照相者的忠告,而把头抬高,把眼钉住,把嘴勉强笑出,这是何等困难而又滑稽的办法!怎样教底片上显得出美好的姿态呢?我近来正在学习照相,因为嫌恶这一点,想规定不照人物的肖像,而专照风景与静物,即神的手所造的自然,及人借了神的手而布置的静物。

人体的美的姿态,必是出于自然的。换言之,凡美的姿态,都是从物理的自然的要求而摆出的姿态,即舒服的时候的姿态。这一点屡次引起我非常的铭感。无论贫贱之人、丑陋之人、劳动者、黄包车夫,只要是顺其自然的天性而动,都是美的姿态的所有者,都可以礼赞。甚至对于生活的幸福全然无分的,第四阶级以下的乞丐,这一点也决不被剥夺,与富贵之人平等。不,乞丐所有的姿态的美,屡比富贵之人丰富得多。试入所谓上流的交际社会中,看那班所谓“绅士”,所谓“人物”的样子,点头、拱手、揖让、进退等种种不自然的举动,以及脸的外皮上硬装出来的笑容,敷衍应酬的不由衷的言语,实在滑稽得可笑,我每觉得这种是演剧,不是人的生活。过这样的生活,宁愿做乞丐。

被造物只要顺天而动,即见其真相,亦即见其固有的美。我往往在人的不注意,不戒备的时候,瞥见其人的真而美的姿态。但倘对他熟视或声明了,这人就注意、戒备起来,美的姿态也就杳然了。从前我习画的时候,有一天发现一个朋友的pose(姿态)很好,要求他让我画一张sketch(速写),他限我明天。到了明天,他剃了头,换了一套新衣,挺直了项颈危坐在椅子里,教我来画……这等人都不足与言美。我只有和我的朋友老黄,能互相赏识其姿态,我们常常相对坐谈到半夜。老黄是画画的人,他常常嫌模特儿的姿态不自然,与我所见相同。他走进我的室内的时候,我倘觉得自己的姿势可观,就不起来应酬,依旧保住我的原状,让他先鉴赏一下。他一相之后,就会批评我的手如何,脚如何,全体如何。然后我们吸烟煮茶,晤谈别的事体。晤谈之中,我忽然在他的动作中发现了一个好的pose,“不动!”他立刻石化,同画室里的石膏模型一样。我就欣赏或描写他的姿态。

不但人体的姿态如此,物的布置也逃不出这自然之律。凡静物的美的布置,必是出于自然的。换言之,即顺当的、妥帖的、安定的。取最卑近的例来说:假如桌上有一把茶壶与一只茶杯。倘这茶壶的嘴不向着茶杯而反向他侧,即茶杯放在茶壶的后面,犹之孩子躲在母亲的背后,谁也觉得这是不顺当的、不妥帖的、不安定的。同时把这画成一幅静物画,其章法(即构图)一定也不好。美学上所谓“多样的统一,就是说多样的事物,合于自然之律而作成统一,是美的状态。譬如讲坛的桌子上要放一个花瓶。花瓶放在桌子的正中,太缺乏变化,即统一而不多样。欲其多样,宜稍偏于桌子的一端。但倘过偏而接近于桌子的边上,看去也不顺当,不妥帖,不安定。同时在美学上也就是多样而不统一。大约放在桌子的三等分的界线左右,恰到好处,即得多样而又统一的状态。同时在实际也是最自然而稳妥的位置。这时候花瓶左右所余的桌子的长短,大约是三与五,至四与六的比例。这就是美学上所谓“黄金比例”。黄金比例在美学上是可贵的,同时在实际上也是得用的。所以物理学的“均衡”与美学的“均衡”颇有相一致的地方。右手携重物时左手必须扬起,以保住身体的物理的均衡。这姿势在绘画上也是均衡的。兵队中“稍息”的时候,身体的重量全部搁在左腿上,右腿不得不斜出一步,以保住物理的均衡。这姿势在雕刻上也是均衡的。

故所谓“多样的统一”“黄金律”“均衡”等美的法则,都不外乎“自然”之理,都不过是人们窥察神的意旨而得的定律。所以论文学的人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论绘画的人说,“天机勃露,独得于笔情墨趣之外”。“美”都“神”的手所造的,假手于“神”而造美的,是艺术家。


一九二八年十月十二日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一个妈妈说: “你不努力长大了...

一个妈妈说:

“你不努力长大了就跟那个乞丐一样!”

另外一个妈妈却说:

“你努力,长大了就有能力帮助他们!”

这就是格局……

一个妈妈说:

“你不努力长大了就跟那个乞丐一样!”

另外一个妈妈却说:

“你努力,长大了就有能力帮助他们!”

这就是格局……

小鹰视频

有钱人就是富翁吗?其实是大型乞丐而已

有钱人就是富翁吗?其实是大型乞丐而已!

有一些很大的财主,永远不满足,要赚更多、更多、更多。我有时候看他们很可怜,因为他们是比较大型的乞丐,乞丐得到几块钱他就谢谢你了,大财主得到几十亿还要再赚,而且……


更多详情参见【以弗所书(59)—弗 5:19-21】 https://na.mbd.baidu.com/y3jqr06?f=cp&u=81e0e64668fa41ca

有钱人就是富翁吗?其实是大型乞丐而已!

有一些很大的财主,永远不满足,要赚更多、更多、更多。我有时候看他们很可怜,因为他们是比较大型的乞丐,乞丐得到几块钱他就谢谢你了,大财主得到几十亿还要再赚,而且……


更多详情参见【以弗所书(59)—弗 5:19-21】 https://na.mbd.baidu.com/y3jqr06?f=cp&u=81e0e64668fa41ca
yemuying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乞丐以0.8秒为周期不停磕头,真是让人太有负担了啊,暗勉自己不能这样。😠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乞丐以0.8秒为周期不停磕头,真是让人太有负担了啊,暗勉自己不能这样。😠

user1907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乞丐以0.8秒为周期不停磕头,真是让人太有负担了啊,暗勉自己不能这样。😠

150627 今天看到路边一个乞丐以0.8秒为周期不停磕头,真是让人太有负担了啊,暗勉自己不能这样。😠

其子狡娈
  【【【猫饼的图,又是OOC...

  【【【猫饼的图,又是OOC扯犊子瞎几把写系列,本来想多写一点两个人的互动,但是又怕越写越多,写了身份回归以后就得写掌军权吧,写了军权又得写朝堂争斗,写了朝堂争斗又得写征战天下……跟滚雪球一样,然而还控制不了(ಥ_ಥ)所以只能在二人合作之后戛然而止,后面简略的叙述一下概况,和他们婚后(咳咳划掉)的状况,然后千年之后同棺而葬,可以称之为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结局,也可以称为……懒_(:з」∠)_好吧其实就是等猫饼打脸,嗯贫道的脸早就被打肿了
  另,先帝的死和墨惊离有一定关系,但不是他弄死的,正好相反他还是托孤重臣,上一代秦大将军和墨文宗的名字分别是秦放和墨祁连,大将军和文宗是他们的职位和称号,原本...

  【【【猫饼的图,又是OOC扯犊子瞎几把写系列,本来想多写一点两个人的互动,但是又怕越写越多,写了身份回归以后就得写掌军权吧,写了军权又得写朝堂争斗,写了朝堂争斗又得写征战天下……跟滚雪球一样,然而还控制不了(ಥ_ಥ)所以只能在二人合作之后戛然而止,后面简略的叙述一下概况,和他们婚后(咳咳划掉)的状况,然后千年之后同棺而葬,可以称之为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结局,也可以称为……懒_(:з」∠)_好吧其实就是等猫饼打脸,嗯贫道的脸早就被打肿了
  另,先帝的死和墨惊离有一定关系,但不是他弄死的,正好相反他还是托孤重臣,上一代秦大将军和墨文宗的名字分别是秦放和墨祁连,大将军和文宗是他们的职位和称号,原本没想过要放出名字,毕竟主角不是他俩,但是贫道真的不想听到有人问:墨文宗是不是名字_(:з」∠)_还有,那个叫秦墨的真的不是主角的孩子……真的,嗯,继承了生孩子功能的是攻!是攻!】】】
  
  
  设定:
  墨惊离——公子,狸猫换太子中的狸猫,真实身份是镇国将军手下大将也就是小乞丐师父的孩子
  秦止戈——乞丐,狸猫换太子中的太子,真实身份是镇国将军与文坛之主的孩子,被其师父养大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帝都的早梨花开得极为绚烂,一派生机勃发的景象。然而郭围的墙角下,却有一个个乞丐聚集在那里……要说这天子脚下的百姓本该安居乐业才是,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流民晃荡?
  这就得从多年前说起了。
  自先帝登基,昏聩奢侈,大兴土木,而那本该煌煌的天子竟无任何容人之量,朝中虽有良将贤臣,却也抵不过皇帝自己作死,镇国将军沙场阵亡,文坛之首命断魂殇,直言相谏的臣子走的走死的死,于是天下很快便陷入了动荡。
  去岁,先帝忽患风疾,甚至来不及安排好身后事便驾崩了,年幼的太子在定国侯的辅佐下继位,史称睿帝。
  而定国侯,正是那位镇国将军与文坛宗主的孩子。
  午后的阳光微醺,止戈穿着破旧的衣服蹲在墙角,头上还插了个草标,显见的是想把自己卖掉,然而却没有其他与之一样的人那种祈盼之意,眉目微阖,唇间扬起,瞧着自由又随性。
  如今看来,那定国侯手段倒是高明巧妙。想到师父当初说过的话,止戈耙耙耳朵,扮作乞丐体察民情这种事,也只有他师父能想的出来,再说,候府岂是他这种小乞丐能够进去的?师父还真是异想天开……
  正想着,一个人影忽地出现挡住了阳光,蒙下一片阴影。止戈刚要睁开眼睛,就被一把折扇抬起了下巴。
  侧眼瞧去,竟然是一位衣着翩翩的富家公子,逆着光,看不清那张脸上的表情是否带着些许玩味。
  “公子……买我么?”止戈扬扬眉,语气轻快的像是在卖白菜。
  “嗯。”公子的声音好听,竟让他有些昏昏欲醉:“五两银子,如何。”
  止戈咋舌,五两银子,若是盛世,怕只一餐好饭的价码,若逢乱世,则是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救命口粮,而在如今的年岁,供他几月潇洒倒也足够。
  何况……他看着这富家少爷的鹤氅之下露出玉牌一角,勾勾唇:“好啊,我跟你走。”
  正阳暖阁。
  “好看么?”墨惊离看着因他容貌而有些失神的止戈,缺乏血色的薄唇微微弯起,腕间的折扇反手一转,敲在他的头上,不疼,只是拂袖间圆润的指甲显露出来,泛着黯淡的紫,瞧着像个病弱秧子,可还是悦目得很。
  像是忽地惊醒,止戈有些慌乱的扶住被敲到的头,耳后微红。
  跟随在墨惊离身侧的侍从早被寻个由头遣了出去,偌大的暖阁里,只有他与这小乞丐二人,徒徒生起一丝不可言说的暧昧。
  似乎是不满意止戈的神思不属,墨惊离轻轻皱眉,开口:“你过来。”
  “嗯?”止戈闻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傻乎乎的张开嘴,呐呐无言般说不出口,只得定定心神,站起来走到墨惊离身边。
  止戈的身量不算健硕,却是少年的颀长单薄,站在墨惊离身边,竟显得墨惊离更为瘦削,几乎只有一掌之余……魂飞天外的止戈扫过那被玉封紧束,又被淡色的鹤氅裹身而显得有些空落落的腰腹,眼神游移。
  “我们来讲个故事吧。”
  没有顾及止戈身上破旧的衣服,墨惊离挨着他坐下来,离得这样近,止戈才看清楚墨惊离眉目间几乎再无痕迹的生涩,只是那双眼睛太过深沉,也太过冷漠,看起来无端老了几许年岁,但其实,他们应该相去不远。
  墨惊离看着他,缓缓启齿,说出了一个多年前的阴谋,一出令人拍案叫绝的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名震天下的镇国将军,与名士之首的墨文宗的血脉。”他伸出手,抚上止戈明亮的眼睛,一派的风轻云淡,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我,本该是你的伴当。”
  时有尚武世家,家中孩儿出生之时,会寻找一些年岁相似的婴儿,多为其忠心下属的孩子,作为少主的竹马一起长大,既培养了感情,又能加深默契,以便长大成为少主的心腹,且跟随在少主身边可以得到更好的资源,所以这样的传统便保留了下来。
  虽然语气轻慢,墨惊离却还是一字一顿的说着,说那位了却君王天下事的秦大将军,说那位文坛之首清正雅然的墨先生,说他们昔日少年凭意气,愿行文武匡复社稷,说那些树欲静而风不止的过往,说他们一朝倾覆错辜生,说他们……有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年幼的时候就被抱走了。
  故事很长,没头没尾的,墨惊离说的时候还有些颠三倒四,而止戈却听懂了,他望向陷入回忆中的墨惊离,神色复杂。
  “如果你不信,可以去问问你的师父……哦,我想起来了,他已经死了。”话语中没有半分可惜,只有满满的恶意,甚至于,说到“死”时还有几分浸染了眼角眉梢的幸灾乐祸。
  “墨公子!”止戈打断了他的话,他不觉得自己需要弄清楚这一切的始末,只是……师父养他长大,他不能任凭师父被人抹黑。
  墨惊离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神色冷淡了下来:“你不信我。”
  止戈一愣,不知怎的有些心虚,对上那双仿佛要把他吸进去的眼睛,微微偏头。“并不是,只不过信与不信,也没多大分别,你是墨家公子,而我是个小乞丐,又或者,只要我开口,我们的身份就能换回来?”极为简单的疑问,带了几分试探,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可笑至极,毕竟两个人的生活环境相差的太大了,还不如保持原样,他还做他的世家公子,而自己还是那个随遇而安闲极无聊就把自己当成白菜卖出去的小乞丐。
  “换回来?”墨惊离被气乐了,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止戈,垂下的眼眸里满是讥诮与讽刺:“你以为……到了我这个位置,你能活几天?”
  镇国将军与文宗之首,本身就代表了军队与文坛的至高地位,当年的一切都不可考,墨惊离能活到如今的年岁,靠的可不是曾经宫里那位的施舍,若是如此,他早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你就不奇怪,我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么?”当年不论是何原因,做出这等事的人必定会守口如瓶,而墨惊离,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怀疑自己的身世,那么,究竟是谁露出了马脚?
  不等止戈问出来,墨惊离就揭开了答案:“是你的好师父,他亲口告诉我的,不仅是我,还有秦将军所有的心腹。”
  镇国将军战死后,墨文宗得到了秦家军的暗符,与虎符不同的是,暗符只能动用秦家的家将,几番绸缪终是撑了下来,可惜那时候墨文宗的身体已经变得很差,过了不久便逝世了。
  接着龙椅上那位又向秦家军发难,甚至把二人的孩子请到了宫中封为定国侯,以此威胁秦家军交出兵权,而就在这时,那人告诉他,他并不是真正的墨小侯爷。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说这话的人,正是止戈的师父,曾经镇国将军身边的大将,秦将军战死后,他便消失了踪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真可笑呵……”然而墨惊离也笑了出来,压下震惊得几乎要跳起来的止戈,他捂着嘴咳嗽两声:“为了所谓的忠义,把亲生的孩子送进那等吃人的地方,然后又理所当然的把他推进地狱。”
  他的眉目苍白,嘴唇却带着迤逦,又不健康的淡色,仿佛浓丽梢头,又颓靡欲坠的梨花。
  “你猜我这身体是怎么坏的?”只不过说了这么会儿话,墨惊离的脸色就变得极为苍白,像是快要撑不下去了,却还是硬挺着:“每天一碗加了料的养身汤,赏赐下来藏有蛊毒的玉佩,哪怕在家里用食的时候都要偷偷用银针一一试过。”
  “甚至……他们还觉得像我这样的病秧子,死了才干净。”几乎算是悲伤的涩音顿了顿,叹口气:“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至少,活下来的,是他。
  “所以,你想怎样?”如果一开始止戈只是把墨惊离的故事当成吐苦水,但提起了师父,提起了……他们的身份,止戈却不能再装作不知,或许这就是墨惊离的目的,又或者……他还在算计更多的东西。
  墨惊离掩下眸中的暗光,启齿:“简单,我要你接手秦家军,否则,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出现。”接手秦家军,就能成为他的助力,离开这里,便再也不能成为他的掣肘。
  “……你选什么?”
  然而不论如何选择,只要墨惊离不死,止戈便无法恢复身份,甚至,要做他这个伴当的左膀右臂,这等冷冰冰又毫无顾忌的自私想法,果然不愧是从那个阴暗的地狱里爬出来的。
  止戈看着这个满身竖起尖刺的小公子,原本鼓胀起满腔怒意的情绪竟像是戳破了皮囊一般,让人无奈又好笑。
  “虽然你一直说要让我走,可你的眼睛却不是这么说的,它让我留下来。”止戈虚虚的握了握手指,在墨惊离的默许下,蒙在了那双漂亮的凤眼上,掌下的长睫微微抖动。
  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叹息。
  “如果……我们不曾换过身份,那该多……”多好。也许他还是少主的伴当,待他日一对竹马双双长成,又是一出双星齐辉的传奇。
  “这世上没有如果。”小乞丐虽是一身落拓,性子却很是大气舒朗,显见他那个师父把他教养的很好。“何况,你都买下我了,不管怎样,我总是要帮你的。”
  他松开手,轻轻拉一拉墨惊离额前柔顺的长鬓,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五两银子买下一个未来的将军,你可赚大了。”
  “那可不见得。”墨惊离挑挑眉,落在他脸上的眼神不置可否。
  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秘密,竟让二人的关系变得极为亲密。待多年以后,是非功过任人评说,不禁使人惊呼:非是将相和之先兆?
  然而那时,已经更名为秦止戈的上将军揽着身着相服的墨惊离,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反驳:怎不说是那月神老儿的红线牵引,正好系在了我们身上?
  当然,之后书房跪铠甲写认错书什么的我们就可以当做不知道了……咳。
  尚有后人立著传书,《史记•名臣传》中,一将一相位列其中。
  “初,幼帝继位,得二公相佐,平定天下中兴皇朝,建康平盛世。
  秦止戈者,其二父一为先帝朝镇国将军,位列三公,一为天下文坛之主,绝一名士,而秦卿己事睿帝,官至上卿。
  君掌兵三十年余,未曾一败,当者破,击者服,外邦皆不敢来犯。
  又得墨家惊离,墨文宗之承,天子之师,性谦和,不以富贵,初为摄政,国家昌盛国泰民安,家家户户夜不闭户,子民百姓路不拾遗,一为盛景。
  二者临幼帝加冠后归其政权,飘然离去。
  察其将相,竟无一妻妾,亦无子嗣,仅留一徒,允文允武,离谏之为睿帝所用,谓其名曰:秦墨。”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时间的洪流滚滚而过。
  千年之后,荼夷川陵,深深埋藏的墓葬在考古学家的挖掘下缓缓开启,在这座被称为『名臣葬』的十八墓室中,镌刻着一位将军与一位文臣的壁画,令人仿佛置身于千年之前的风雨中,竟是一座少见的双人墓葬。
  然而所有的墓坑都经过发掘后,却只有陵寝里堆满了各种书册与武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些堪称简单的陪葬之下,一座双人棺椁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曾在史书中留下名姓的一将一相,竟同宿其中。
  后世的史学家通过各种资料把两位名臣的故事渐渐拼凑,却始终少了二人挂冠之后的片段。
  但史学家也有着浪漫的幻想。
  也许千年之前,他们曾有过这样的誓言……
  此生此世,不离不弃,生亦同衾,死亦同椁。
    ……………………
    “待他日,你我若万般有幸,史书上同列其中,那便是婚书了吧。”
    “吾,亦如此。”

华网佛学

继母自私遭报成乞丐,继子竟不计前嫌接回团圆

在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吴子恬,他的太太姓孙。

吴子恬的母亲过世早,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偏心,对他弟弟比较好,对他不好。

他心里慢慢地就有不平,有怨。后来他娶妻了,继母对他太太也不是很好。他就不平,想要去找继母理论,都是太太把他劝下来。

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留下的有地、有银两,结果继母把最差的田给他,自己跟弟弟留好的田地,还把不少钱都私吞了。

吴子恬真的受不了了,要去找继母,又被太太拦下来。

做人首先要学吃亏,不只是跟别人学吃亏,跟最亲的人在一起也要学吃亏。而且我们要了解,该是我们的,跑都跑不掉,哪是争能争得来的呢?越争福报越折损。请问大家看过哪一个家庭为了争财产闹上法院,最后家族...


在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吴子恬,他的太太姓孙。

吴子恬的母亲过世早,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偏心,对他弟弟比较好,对他不好。

他心里慢慢地就有不平,有怨。后来他娶妻了,继母对他太太也不是很好。他就不平,想要去找继母理论,都是太太把他劝下来。

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留下的有地、有银两,结果继母把最差的田给他,自己跟弟弟留好的田地,还把不少钱都私吞了。

吴子恬真的受不了了,要去找继母,又被太太拦下来。

做人首先要学吃亏,不只是跟别人学吃亏,跟最亲的人在一起也要学吃亏。而且我们要了解,该是我们的,跑都跑不掉,哪是争能争得来的呢?越争福报越折损。请问大家看过哪一个家庭为了争财产闹上法院,最后家族越来越兴旺的?没有啊!

结果很快的,吴子恬继母生的儿子染上赌博,把钱全部败光,母子几乎沦为乞丐了。假如你是吴子恬,这时候你会怎么办?我想很多人都会说:“苍天有眼,你们也有今天!”如果对自己的兄弟跟继母讲这种话,不是很不符合伦常吗?这个时候,吴子恬的太太很懂人情事理,赶紧劝先生去把母亲、弟弟接回来。

做不做得到?尽弃前嫌,不然怎么消得家庭内的嫌隙?对方任何的过失绝不放在心上。只要放在心上,借题发挥,那可能就不能共住了。

吴子恬把他们接回来一起吃年夜饭,然后还帮助弟弟戒赌,最后感动了继母跟弟弟,这个家就和乐了。他的太太生了三个儿子,都考上了进士。该是他们家的福报,怎么会跑得掉呢?一个家族里面出一个进士就不得了,她生三个,三个都是进士,你看她的福报!所以人量大福大,怎么可以跟自己的至亲计较呢?三个儿子从小看到母亲的德行跟忍辱,哪有不成才的道理?

所以人要不计较,学吃亏,人欠你不假,到时天会还你。

假如我们老是跟同事、跟自己的父母兄弟闹不愉快,还带着情绪到单位、到学校去,甚至于还骂亲戚朋友,那不把孩子的人生态度都误导了?所以这个故事要讲给自己的家人、朋友听。

🐮

气温骤降

想吃冰淇淋啦!

气温骤降

想吃冰淇淋啦!

shuibizi2010

乞丐去世时,身边仅有两塑料现金陪伴,是为何?

近几天,国内外很多人估计都看过一则报道:大概意思是,巴黎嫩能贝鲁特街头,一位52岁的残疾女乞丐,因心脏病发作,十分凄凉的死在了街头,乞丐去世时,身边仅有两塑料袋现金陪伴……

经过警察的调查,她身边的两个塑料袋,里头装有500万的黎巴嫩币(约2.1万元人民币)。另外检查其银行存折发现,她的户头里存有17亿黎巴嫩币(约合721.8万元人民币)。 

让人十分震惊的是,这名妇人并非身无分文,她其实是位百万富婆。

警方发言人表示,法蒂玛的死因并无特别的可疑之处,是死于心脏病发。但警方承认,当他们发现她其实身价不凡时,的确非常惊讶。

她在巴黎能贝鲁特街头乞讨了很多年,靠着街头乞讨在银行中...

近几天,国内外很多人估计都看过一则报道:大概意思是,巴黎嫩能贝鲁特街头,一位52岁的残疾女乞丐,因心脏病发作,十分凄凉的死在了街头,乞丐去世时,身边仅有两塑料袋现金陪伴……

经过警察的调查,她身边的两个塑料袋,里头装有500万的黎巴嫩币(约2.1万元人民币)。另外检查其银行存折发现,她的户头里存有17亿黎巴嫩币(约合721.8万元人民币)。 

让人十分震惊的是,这名妇人并非身无分文,她其实是位百万富婆。

警方发言人表示,法蒂玛的死因并无特别的可疑之处,是死于心脏病发。但警方承认,当他们发现她其实身价不凡时,的确非常惊讶。

她在巴黎能贝鲁特街头乞讨了很多年,靠着街头乞讨在银行中积攒了700万元,乞丐的手、脚此前曾因战争受伤,因此行动不便。之前曾有一张好心的黎巴嫩军人在路边喂法蒂玛喝水吃东西的照片被拍下,照片在网络上发布后,妇人顿时成为一位名人。当地人因此都认识她,很多曾经捐钱或捐助食物给她的人都对她“富婆”的身份感到吃惊不已。

她身边两个塑料袋的钱,我们姑且认为都是她平时“节省”下来的钱。一个乞丐能够积攒这么多钱,也是十分让人吃惊的。用乞讨的方式积攒巨额财富,但又不回馈社会,其实也就是一个只知道索取不懂得回报的人,当钱财都花不完了,还在街上乞讨装可怜,其实就是贪心,正因如此,国内外网友,一时感慨连连,议论纷纷。

哎。


Nineya

幼时被那个云游老头骗了,说什么根骨奇佳就适合练武,巴巴追过去却当了这些年的联络员,对,就是那种世间第一情报的某地干驻守活的。
这些年有不少少侠也心怀大志以为自己气运极优定时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我也不得不在他们掏出所谓的最高等级情报牌时装出大吃一惊三拜九叩哭天喊地有眼不识泰山云云,之后毕恭毕敬洒扫送客。
那是刚接触业务那几年,现在扮那些戏太累了,老是跪怼得我膝盖疼。后来一怒之下换了黄杨木地板,还是挡不住每次下雨关节痛。
反派卷土重来,正义势力也不甘示弱,四处搜索习武苗子连哄带骗做那马前卒。我见得多了,手中捏紧了那险恶之地的卦微微颤抖。
后来有个少年,他的资质远远比不上之前来找我的侠客们,想必正派...

幼时被那个云游老头骗了,说什么根骨奇佳就适合练武,巴巴追过去却当了这些年的联络员,对,就是那种世间第一情报的某地干驻守活的。
这些年有不少少侠也心怀大志以为自己气运极优定时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我也不得不在他们掏出所谓的最高等级情报牌时装出大吃一惊三拜九叩哭天喊地有眼不识泰山云云,之后毕恭毕敬洒扫送客。
那是刚接触业务那几年,现在扮那些戏太累了,老是跪怼得我膝盖疼。后来一怒之下换了黄杨木地板,还是挡不住每次下雨关节痛。
反派卷土重来,正义势力也不甘示弱,四处搜索习武苗子连哄带骗做那马前卒。我见得多了,手中捏紧了那险恶之地的卦微微颤抖。
后来有个少年,他的资质远远比不上之前来找我的侠客们,想必正派也是黔驴技穷。他跟他们不一样,我刚要心疼地三拜九叩他就大惊失色冲上来撑住我还嚷嚷着什么城南小乞丐穿百家衣吃百家饭受不得仙子大礼……
呸。
算了,看在你识点象,我暗暗捏碎了卦象天天指示他西市东市瞎跑,魔煞之地半分没跟他透露。
后来我买了包葫芦鸡的功夫,别的联络员给了他卦象。他走了,我数着日子等他回来。
我没能等到他,只等来全军覆灭的消息。
当夜我热了一晚上身,呼哧呼哧冲着边境跑,一路摸爬滚打凭着数年三拜九叩的经验灵活撞出那死路……

敛了他的尸骨,我没有走,也走不了了。

『╪䞗囿♀畫角★』Dê樂烀

【君奉天中心】江湖事多(二)

(二)最是难圆心中梦,脑中愁绪多
  正是夕阳衬景,夜半孤身渐冷,因驴一相逢,心思辗转不定。难迎,难迎,料是武学不成。
  君奉天带着两把剑,一个小包袱,一点碎银子向着南山前进。
  南山派是话本中最厉害的门派,从那里出来的弟子几乎都成为了名震江湖的大侠。可以说只要他能成功拜到南山派门下,一只脚就已经踏进《江湖名人录》里了。
  赶路的日子并没有父亲说的那么难熬。街边的小吃几文钱就可以吃到饱,最贵的汤面,加两个蛋也不过才八文钱,这跟他身上带的银子相比真是不值一提,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君奉天怀疑到死也不一定能把银子花完。
  两天前因为腿脚太累而买的一只代步...

(二)最是难圆心中梦,脑中愁绪多
  正是夕阳衬景,夜半孤身渐冷,因驴一相逢,心思辗转不定。难迎,难迎,料是武学不成。
  君奉天带着两把剑,一个小包袱,一点碎银子向着南山前进。
  南山派是话本中最厉害的门派,从那里出来的弟子几乎都成为了名震江湖的大侠。可以说只要他能成功拜到南山派门下,一只脚就已经踏进《江湖名人录》里了。
  赶路的日子并没有父亲说的那么难熬。街边的小吃几文钱就可以吃到饱,最贵的汤面,加两个蛋也不过才八文钱,这跟他身上带的银子相比真是不值一提,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君奉天怀疑到死也不一定能把银子花完。
  两天前因为腿脚太累而买的一只代步小毛驴,一两银子,是从离家以来单笔支出最多的一次。所以说,君奉天的江湖生活,不但不苦不累,甚至是有滋有味。
  但是,他本人却不是很满意——这不是侠客的生活。
  侠客是什么?露宿风餐,破衣烂衫。一把破剑,敢斩贪官。晃中带稳,步履蹒跚。其貌不扬,剑起风澜。从天而降,老少平安。挥手告别,叹人生艰难。
  这才是侠客该有的风采!有道是:天欲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所以说,大侠怎么能这么舒适?
  想着,君奉天把小毛驴栓在路边,自己走进面馆要了一碗面,准备边吃边想该怎么样才能过上侠客的生活。
  “老板,记得加两个蛋!”
  他现在没有武功,斩贪官啊从天而降啊什么的就不考虑了,不过像“露宿风餐”、“破衣烂衫”、“其貌不扬”这种对武力值要求不高的倒是可以试一下。
  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两三天没有洗,灰尘快要在上面安家,就算已经勉强到了破衣烂衫的标准。
  扒拉开两个鸡蛋,以面汤为镜,仔细看了看里面的黑发少年,不行,长的这么俊俏的人是绝对和其貌不扬扯不上关系的,但是又不可能给自己毁容……罢了罢了,这条不算。
  至于露宿风餐……掂量掂量腰上挂着的钱袋,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君奉天不在乎金钱在不在怀抱。
  想着,放下面碗,走到了隔壁街在墙角里窝着的一个乞丐的面前,准备把钱袋放进去,露宿风餐。
  就在这时,只听响天贯日一声驴叫。君奉天回头,见一个人正疑似割栓驴的绳子。那人看着君奉天一愣,随即扛起驴就跑。
  嗯……超过180迈了。
  君奉天急忙去追,却动弹不得,只感觉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抬头一看,黑泥糊脸,蓬头垢面,正是蹲墙角的乞丐。
  那乞丐多精啊,怎么也不能让到手的肥鸭子跑了,刚才君奉天的一只手都已经伸到碗里了,就差那么一松手,鼓鼓的钱袋就归他,谁知被那一声驴叫打了个岔。
  死死地拽着君奉天的衣袖,心下打定主意,钱袋不留下,人不能走。
  见本来就脏得不成样子的衣袖快要被那木炭一样的手抠出洞来,君奉天急忙撒手。
  “哐当。”
  乞丐美滋滋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打开钱袋数钱,君奉天本想去追那偷驴的贼人,没想到在他和乞丐僵持间已然消失不见。
  叹了一口气,只能看着衣袖上的十个黑指印,垂头丧气地回去吃那半碗面。
  还好还好,他还有两个蛋。
  入了夜,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君奉天打着哆嗦抱着肩膀一步一步挪动,身无分文的他此刻心里很难受。
  好么,晃中带稳步履蹒跚,这下真蹒跚了。
  找了个避风的墙角坐下,开始思考,今天中午还给乞丐银子,到了晚上自己就成了乞丐,就想这是不是老天给他不珍惜钱财的报应,但乐善好施明明是美德啊。
  “叮铃”
  君奉天一看,一枚铜钱在地上打转,抬头,见是一个约么二十多岁的青年,长着一副好相貌,却拿着一根牙签在呲牙咧嘴地剔牙,一边剔一边还念叨:“哎呀,这是谁家的小乞丐,怎么乞讨都不知道带个碗。”
  盯着那枚铜钱看了一会,刚想抬头谢谢青年,青年却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这就是侠客吧,帮助能帮助的每一个人,不一定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一定要有一颗乐于助人的心。
  ……等等,背影?!
  君奉天抬头,仔仔细细盯着那背影,缓缓皱起了眉。 
  过了一会儿,忽然叫了一句:“无耻小贼!你还我的驴!”
  那青年一愣,回头瞧了他一眼,随即拔腿就跑。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君奉天这下可确定了,紧随其后,同时大喊:“你还我的驴啊!”
  玉逍遥就不明白了,一只驴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么?本以为都快过去一下午了怎么也不能追究了,这小少爷什么情况?!
   刚下山就被一个神棍把所有的钱都骗走了就罢了,观察半天确定这小少爷有钱,以为肯定不能在乎一只驴,谁能想到竟然这么抠!
  玉逍遥:小兄弟,别追啦!驴已经被我卖了!
  君奉天:那你就和我去见官!你个梁上君子……小偷!贼!
  玉逍遥:不至于啊小兄弟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君奉天:不行!要么交驴要么交人!
  玉逍遥:一只驴而已你何必呢?!
  君奉天:那可是我去拜师学武的交通工具!你把它卖了,我怎么办?!
  玉逍遥:拜师学……
  玉逍遥忽然停下,君奉天一个急刹车。
  玉逍遥:你要拜师学武?
  君奉天:嗯
  玉逍遥:那你跟我学啊,我教你!
  钱多多客栈是一家全国知名的连锁客栈,不但装饰的富丽堂皇,小二们也是彬彬有礼,奉行客官就是玉皇大帝,服务态度一流。
  然而,苦境分店今天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小二打着哈欠,靠在柜台上目光呆滞地数着实木桌子上的裂痕。时不时瞟一眼偌大大厅的唯一一桌客人。这两个人从进门就点了一盘酱肘子,一盘花生米。
  吃了一个时辰。
  无视小二略带仇恨的目光,玉逍遥慢悠悠地往嘴里放了一块肘子:“奉天我跟你说啊,学啥不能学武功,当啥不能当侠客,累啊!”
  君奉天吃了一粒花生米:“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放屁!”玉逍遥一拍桌子“别人家吃苦练功那都是练的越多吃的越多,我们呢?半年吃不到三口肉!人家和尚还能尝尝用豆腐做的肉啥的,我们只有小白菜配白米饭!”
  君奉天默默把肘子又往玉逍遥那边推了推:“好歹能练就一身功夫,劫富济贫,伸张正义。”
  玉逍遥神色复杂:“门派规定第一条:没有得到师父命令,不得动武。”
  君奉天:“……”
  玉逍遥继续:“被抓到的人逐出师门。”
  君奉天:“那你们还真是惨。……对了,你们门派叫什么名字?我以后避着点。”
  玉逍遥:“南山派。”
  君奉天仰头看屋顶,双目无神。
正是:
利名门道两无凭,孤心直望侠客灯。
逍遥一句乱人耳,何处有路奉天行?

 
 
 

狗呆龙
他有一辆三轮车带着他的五条🐶...

他有一辆三轮车
带着他的五条🐶
到处流浪

他有一辆三轮车
带着他的五条🐶
到处流浪

liu7851655

一首被乞丐唱红的歌曲,真的很好听

一首被乞丐唱红的歌曲,真的很好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