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书画

3268浏览    2968参与
何媒通讯社
何媒通讯社
盐湖人

画家顾恺之《洛神赋图》的创作心境

 

2019-01-11 17:02来源:中国文化报 

  顾恺之《洛神赋图》 局部(宋摹) 故宫博物院藏

  刘工

  《洛神赋图》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348—409)的绘画作品。原作已佚,今存有宋代摹本五卷,绢本设色,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和美国弗里尔美术馆等处。全卷纵27.1厘米,横572.8厘米。

  据《晋书·文苑》载:“顾恺之,字长康,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也。父悦之,尚书左丞。恺之博学有才气。”顾氏,江南望族,士族阶层。他的父亲顾悦之、祖父顾毗,以及曾祖父等,都是当时朝廷的高官...

 

2019-01-11 17:02来源:中国文化报 

顾恺之《洛神赋图》 局部(宋摹) 故宫博物院藏

  顾恺之《洛神赋图》 局部(宋摹) 故宫博物院藏

  刘工

  《洛神赋图》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348—409)的绘画作品。原作已佚,今存有宋代摹本五卷,绢本设色,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和美国弗里尔美术馆等处。全卷纵27.1厘米,横572.8厘米。

  据《晋书·文苑》载:“顾恺之,字长康,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也。父悦之,尚书左丞。恺之博学有才气。”顾氏,江南望族,士族阶层。他的父亲顾悦之、祖父顾毗,以及曾祖父等,都是当时朝廷的高官。其父顾悦之为官较为耿直义行,虽历任扬州别驾、尚书右丞,但在仕途中也被废过庶人。另据《晋书·顾恺之传》中评价:“恺之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所谓才绝,是赞赏他的博学有才气,工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等;画绝,特指他精于绘制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痴绝,是敬佩他不合流俗的人格精神。据此认为,顾恺之的“才绝、画绝、痴绝”则是他的绘画天赋与精神所在,其“三绝”之和,自然造就了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的绘画思想。他著有《论画》《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等著作。其中,顾恺之提出的“迁想妙得”与“以形写神”等绘画论点,对中国绘画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

  论其“画绝”,顾恺之的确是一位天才画家。当年,顾恺之20岁左右,其父顾悦之在朝中任尚书左丞,家住江宁(今南京)瓦棺寺附近,正巧时逢瓦棺寺劝募建院。为此,顾恺之为瓦棺寺建院募捐,绘制维摩诘像壁画,由此一举成名。唐代画家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引《京师寺记》载:“兴宁中,瓦棺寺初置,僧众设会请请朝贤鸣刹注疏……长康(顾恺之)曰:宜备一壁,遂闭户往来一月余日,所画维摩诘一躯,工毕将欲点眸子……及开户,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万钱。”显而易见,顾恺之是一个早熟的画家。

  显然,顾恺之在绘制瓦棺寺壁画之前,他的绘画天赋早已具备,否则也轮不上他绘制维摩诘像壁画。当然,顾恺之的天赋也得到贵人相助,特别是他勤于为政治名人画像,为他在日后的艺术成就上奠定了基础。其中,东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谢安对他十分赏识,称赞他的绘画为“苍生以来,未之有也”。这一点,我们从散见于唐宋时期的文字记载中,他为政治名人画像的画迹甚多。如《司马宣王像》《谢安像》《桓温像》等。据此可见,顾恺之最擅长的是绘制人物像,而且都是为政治名人画像。从这一点来认识,顾恺之在官场社会中的活动能力非单纯画家能比。

  值得一提的是,纵观顾恺之在人物画上的线条技巧,其线条圆转,后人称之为“春蚕吐丝”,或叫“高古游丝描”。此法线条气息古朴,具有篆书因形立意、体正势圆的古意。这种线条既能传神地勾勒出所绘人物的形象特征,同时又恰到好处地表现人物的内在性情,印证了“书画同源”之说。除此,顾恺之的诗词、歌赋也很优美。可惜他所著《恺之文集》早已失传,留下来的文字极少。

  不言而喻,具有如此的诗文写形的才华,加之他最擅长的人物画,所以在《洛神赋图》的绘画语言上,他极富想象又完美地传达了原赋的思想境界,让欣赏者真切地感受到原作所传达的思想。在《洛神赋图》中,我们一是看到了悲情的人神有别的眷情;二是借“洛神”赋予了诗人与画家的精神寄托,具有失落无限的情愫;三是借赋而“迁想妙得”的托意,用“以形写神”表达了画家对《洛神赋》的理解与再现,流露出画中人物若往若还的矛盾心情。特别是画上的奇异神兽,不仅具有强烈的神话气氛,而且还带有中国古典的浪漫主义色彩。这是顾恺之用文学性来绘制《洛神赋图》的意义所在。

  据记载,顾恺之出身行伍,但他从20岁左右到50岁后,他的仕途并不顺利,一直在军中任参军,未得升迁。事实上,作为封建时代的画家,顾恺之并非是现代意义上的画家,他类似于今天的军中文职,或是为政客服务的画家。庆幸的是,他的艺术生命是天赋大于才智,故而在官场上不合流俗,才获得“痴绝”之名。在东晋时代的政治动荡中,大大小小的战争几乎是天天在打。然而,顾恺之作为军中文职画家,既能屡次改换门庭,且也安然无恙,这说明他是一个没有什么政治倾向的画匠,更谈不上有什么政治抱负的军旅画家。极为矛盾的是,顾恺之除了热衷于为政治名人画像,他最为快乐的提出“迁想妙得”的作画思想,这种发挥自身绘画天赋,用于讨好政客名流的精神状态,印证了中国专职画家缺失纯正的艺术思想。因为顾恺之有常人没有的“痴绝”性格,所以“痴绝”充实了他在“才绝”和“画绝”方面的才智。为此,顾恺之的绘画天赋在深受政客器重的同时,他能屡换门庭则是他附庸时代的所在。

  无可争辩,鉴于曹植《洛神赋》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顾恺之绘制《洛神赋图》一定是有他借赋作图的意义。但是,这种意义也不会具有什么政治意义,唯一的是他在绘制政治名人像的同时,他也时常产生无奈之举。故而,我们从他留存下来的画迹目录中,也看到了他对绘制女人题材的兴趣。如《阿谷处女扇图》《列女仙》《三天女图》《贵阳王美女图》等。这些有关女人题材的绘画作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顾恺之的绘画情由也不乏俗世。

  也许,正是《洛神赋》中人神情缘故事的美丽与伤情,给了顾恺之绘制《洛神赋图》的缘由;也正是《洛神赋》的悲情故事与曹植的抑郁性,为顾恺之绘制《洛神赋图》提供了一种随情的共鸣。

中国书画家影像网
薛学凡书画

「幽居心远自申申」己亥山水小品
纸本设色33×136  20191120

「幽居心远自申申」己亥山水小品
纸本设色33×136  20191120

中国书画家影像网
盐湖人

传神才能传世

王海滨《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17日   08 版)

  中国画高度重视“传神”,传统画论对此多有论述。在主题性创作中,要激发中国画的创造活力、时代活力,表现“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就要激活中国画“以形写神”的艺术传统。

  苏轼在《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中有言:“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少纵则逝矣”,对“以形写神”的创作方式进行了精彩又高度概括的总结。这种“胸有成竹”的创作方式,具有鲜明的中国艺术特色——捕捉物象的神韵;默记物象的音容特点;快速落笔,留住稍纵即...

王海滨《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17日   08 版)

  中国画高度重视“传神”,传统画论对此多有论述。在主题性创作中,要激发中国画的创造活力、时代活力,表现“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就要激活中国画“以形写神”的艺术传统。

  苏轼在《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中有言:“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少纵则逝矣”,对“以形写神”的创作方式进行了精彩又高度概括的总结。这种“胸有成竹”的创作方式,具有鲜明的中国艺术特色——捕捉物象的神韵;默记物象的音容特点;快速落笔,留住稍纵即逝的物象姿态和艺术感受,所画作品既能形似,亦复传神,对于时代精神、中国精神的艺术表达,无疑具有显著优势。

  能够传世的作品必传神。真正传神的作品,既是艺术写真,更是时代写照。只有在时代生活中“抓活鱼”,艺术才能拥有“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的生动与鲜活。从时代、人民对主题性艺术创作的要求,思考“以形写神”在中国画史中的重要性,可以获得更深刻的体会。

  在主题性美术创作中,要想将物象刻画得新鲜而富有活力,画家必须合理运用与主题精神相谐适的表现手法,这既是时代精品的创作要求,也是审美意境的重要评价标准。从中国画的特性和发展脉络来看,中国画的生动性主要并不来源于逼真的写实效果,更多来自画家对于现实生活、大自然及其内部规律的悉心观察与感悟,以及对外界形象的主观意象化艺术处理与塑造。“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当下,画家更应当深入火热的社会实践,用心体验,对新时代涌现的新题材和与之相应的艺术语言进行反复锤炼。

  在这个反复锤炼的过程中,素材的搜集,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艺术升华尤为重要。要想抓到“活鱼”,艺术家首先要以充盈的情感与澄澈的心灵,去捕捉生活中的闪光点,增强内心对表现对象的充分认识,并将这种真实的情感带入创作过程,对画面内容进行意象化的观察和剪裁:对艺术形象最重要的特征进行必要的强化,对不需要表现的东西有意识弱化甚至不画,从而充分凸显艺术感受。因此,从本质而言,中国画创作者对于形象的把握,是对绘画整体思考后的主观表达。如果画家在创作时无选择、无情感投入地照抄物象,即使能在技法上做到无比细腻,也会失去对生活的真切感受和体验,堕入机械描摹与制作的泥潭。这种作品可能极为逼真,但必然少了鲜活和灵动的艺术气质,难以打动人,更不能带给人美的享受和思想启迪。因此,“逼真”并非中国画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正如齐白石所言,绘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这是中国画的至高境界,也是艺术精品与平庸之作的本质区别。

  要想获得“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的艺术效果,主题性创作还必须远离程式化。画家创作时若拘泥于成法的制作,则有程式化的嫌疑。程式化创作很容易让画家失去创造力——艺术独创的过程总是艰辛的,肯定不如以驾轻就熟的艺术形式完成创作那么轻松,因此,在注重传承关系的中国书画领域,缺乏真切艺术感受的程式化创作容易成为一种惯性。在技法娴熟和已有的观念基础上,中国画创作者要勇于摒弃习惯性的创作图式,保持艺术敏感度,将生活中感动心灵的瞬间完整记录下来,让内容与形式妥帖融合,增强作品的感染力,契合、刻记属于这个时代的视觉印象和审美情境。

 

aku

最新版.《千里江山图》,原签条原包首复制,美国黑胡桃木盒!

最新版.《千里江山图》,原签条原包首复制,美国黑胡桃木盒!

薛学凡书画

「独坐小窗山寂寂」己亥山水小品33×33
生宣软卡 20191115

「独坐小窗山寂寂」己亥山水小品33×33
生宣软卡 20191115

南山

画地为牢考据系列1(文玩篇)

画地为牢考据系列1(文玩篇)

薛学凡书画

「山静日长」己亥山水小品33×33
生宣软卡 20191114

「山静日长」己亥山水小品33×33
生宣软卡 20191114

盐湖人

质绚文光——书法鉴赏

来源:北京晚报2019-11-12 15:02


  绢本

  宋

  米芾《蜀素帖》

  米芾《蜀素帖》,绢本,纵29.7厘米,横284.3厘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蜀素帖》是米芾于元祐三年(1088)所创作,上书米芾自作诗八首,主要内容为游记和送行之作。通体笔法跳荡精致,结体变化多端,笔势沉着痛快,章法和谐中见变化,自然天真,世称“天下第八行书”。

  米芾

  (1051-1107),

  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时人号海岳外史,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书法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

  释文:

  入境寄

  集贤林舍人...

来源:北京晚报2019-11-12 15:02

 

  绢本

  宋

  米芾《蜀素帖》

  米芾《蜀素帖》,绢本,纵29.7厘米,横284.3厘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蜀素帖》是米芾于元祐三年(1088)所创作,上书米芾自作诗八首,主要内容为游记和送行之作。通体笔法跳荡精致,结体变化多端,笔势沉着痛快,章法和谐中见变化,自然天真,世称“天下第八行书”。

  米芾

  (1051-1107),

  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时人号海岳外史,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书法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

  释文:

  入境寄

  集贤林舍人扬帆载月远相过,

  佳气葱葱听诵歌。

  路不拾遗知政肃,

  野多滞穗是时和。

  天分秋暑资吟兴,

  晴献溪山入醉哦。

  便捉蟾(蜍共研墨,

  彩笺书尽剪江波)。

  玉质

  东周

  侯马盟书

  侯马盟书,玉质,现藏山西博物院。

  “侯马盟书”又称“载书”,共有5000余件,1965年山西侯马晋国遗址出土,是春秋晚期晋国赵鞅与卿大夫订立的文字条约。毛笔书写,属春秋晋国官方文字,大部分是朱红色,也有小部分是黑色,较清晰。玉片大小不一,字数有多有少,多的200字左右,少的十余字。书法犀利简率,舒展而有韵律。

  骨签

  西汉

  未央宫刻文

  陕西西安的未央宫中央官署遗址所出骨签63850件,其中刻字者57482件。骨签大多以牛骨为原料,颜色以白、黄为多;尺寸接近,一般长5.8-7.2厘米,宽2.1-3.2厘米,厚0.2-0.4厘米。作为当时的中央档案馆资料,文字细小,近于“微雕”,最小的1平方厘米内刻两行十多字,每个字甚至不到2毫米见方。骨签文字没有磔角、波势,只有结体的诡异变化和线质的直曲对比。

  释文: 始元六年河南工官守令秦守丞毕护工卒史不害作府啬夫日佐相冘工充昌(咯哆)工络造。

  释文: 力六石十五斤。

  瓷质

  唐

  长沙窑诗文壶

  长沙窑诗文瓷壶。现藏湖南省博物馆。长沙窑窑址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石渚湖附近,唐时称为石渚窑,融合了南北瓷艺,创新出别具一格的彩瓷,是我国第一座彩瓷之窑。此外,长沙窑还是第一座将书画艺术与制瓷工艺结合的瓷窑。长沙窑茶酒具上的诗文,绝大部分为《全唐诗》所不见,开辟了用诗歌、警句装饰瓷器的先河,是世界上诗词民谚最多的古瓷。

  释文: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

  释文: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

  贝叶

  近代

  弘一法师经文

  罕见的弘一法师所书贝叶经文,用笔平和,结字天然,笔意尚能见到魏碑和欧楷痕迹,其中年时期作品,尚未完全脱化。

  李叔同(1880-1942),字息霜,别号漱筒。近代史中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剃度为僧后,法名演音,号弘一,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释文: 急疾作意,不待时节。早起晚罢,乃至身疲。是谓速作精进。沙门一音。

  释文:自法性有功德,见性是功,平直是德。内见佛性,外行恭敬。沙门一音。

  帛书

  ▲西汉

  马王堆帛书

  马王堆帛书《老子》,现藏湖南省博物馆。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是研究西汉书法的第一手资料,由此可见汉隶从篆向隶的演变轨迹:用笔沉着、遒健、含蕴、圆厚;章法独具特色,既不同于简书,也不同于石刻,纵有行、横无格,长度非常自由,有强烈的跳跃节奏感,呈现出洒脱自如的意趣。

  绫本

  清

  王铎行草竖幅

  王铎行草竖幅,绫本,纵262厘米,横55厘米,现藏上海朵云轩。

  诗境苍郁,字势纵横捭阖。以其诗文、笔意推之,约为45岁时作,书风明显转向含蓄蕴藉。“容、离、可、明”,行笔从容、着墨润泽、沉雄浑厚;“虚、亭、人、相邀”,苍劲老辣,笔势洞圆,神完气足。通篇气息静穆,躁气渐退。虽一些字间连带、结体上仍可见使力痕迹,不够自然,但正是处于书风转变时期。

  王铎(1592-1652),字觉斯,号十樵,谥文安。明末清初书画家。书法与董其昌有“南董北王”之称。

  释文:

  □花然旅意,客裔酌虚亭。

  寇惊离人歇,箫音入雨灵。

  杏桃春内冷,天地夜来青。

  可耐酬明生,钟山有茯苓。

  樊君相邀。翔南老亲翁正。

  古时中国,陶文和甲骨文、金文之外,能以最正规、最严肃、最慎重的方式施以书写镌刻者,是玉册,又称玉版、玉片。在书法史中,太多人对甲骨文、青铜铭文、陶文、竹木简牍之书和简帛之书习以为常,纸张之书更是横贯两千年。反观“玉书”,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山西侯马盟书就是罕见的书写在玉片上的字迹,共有五千多片。除此,书法的材质其实还有很多。米芾《蜀素帖》(图1)的风格无疑和材质有很大关系。“蜀素”所用之绢是四川织造的名贵品。卷上的乌丝栏是织出来的,专供书写使用,因蜀素粗糙,充分体现了米芾“刷字”的独特风格。由于丝绸织品不易受墨而出现了较多的枯笔,使通篇墨色有浓有淡,如渴骥奔泉,更觉精彩动人。因为绢面粗糙,书写时须全力以赴,故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狮子捉象,以全力赴之,当为生平合作”。

  近世所发掘的西汉“未央宫骨签刻文”(图2),用的还是牛骨,但文字、书体和甲骨文相比根本不同。非常神奇的是,“未央宫骨签刻文”字形非常细小,已经近乎“微雕”性质。古时没有放大镜,是如何做到的?仅凭借个人感觉就能“纳须弥于芥子”?同样的例子,却又是相反的情况,《泰山经石峪金刚经》那么大的字,那么多的字,古人没有航拍,又是靠什么来把握全局的?只能说,靠的是感觉,一种超人的能量。就像人在临终之前,一定要等必须见面的那个人。一旦将个人智商发挥到极限,就会无坚不摧、无所不能。

  唐人怀素少年家贫,买不起纸张,就找来木板,刷上油漆,在木板上练字。后来,索性在寺庙周围种植了很多芭蕉,芭蕉长大后,摘下叶子练习书法,老的芭蕉叶摘光了,小的芭蕉叶不舍得摘,怀素就站在树旁写,刮风下雨,从未间断。这就是著名的怀素芭蕉练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弘一法师曾在贝叶上抄写书法(图3),极其罕见。唐僧西天取经,带回来的正是这种贝叶经。贝叶就是贝多罗树的叶子。贝多罗树是一种生长在热带的木本植物,叶子宽大、质地细密,经过特殊加工,就成为取之不竭的书写材料。经过特殊处理,贝叶经不仅防虫、防水,还经久耐用,历经千百年而能形神不改。

  书写材质当中现在还沿用的有瓷器和陶器,这是国人的发明,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基因之一。陶器造型来自对于女性身体的模仿;与许多文化形态一样,瓷器本身包容了很大的文化含金量。瓷与诗、瓷与茶、瓷与酒、瓷与绘画、瓷与书法等构成了复杂的文化综合体。

  统而观之,中国人无疑极为注重材质之美。纸张发明前,善于利用各种材质,并将其性能发挥到最佳。宣纸发明之后,书法创作处于一种“固化”状态,都是规整的标准,这显然很不利,而有利之处在于,宣纸是软的,墨色可以极尽变化,书法呈现出黑白世界之美。经典的书法作品虽然价值连城,但在外界的暴力面前,却极其脆弱,轻轻一撕,就会粉身碎骨,更不用说天灾人祸,大批珍贵的书画就这样灰飞烟灭,就如帕斯卡尔所言:“人是一根脆弱的芦苇,唯有思考赋予其永恒的力量。”(文质彬)

 

浊世清莲
文字字带天机文有家,满园仙蕊尽...

文字
字带天机文有家,满园仙蕊尽人夸。


当年一诺清风起,今做神州盛世花。


文字
字带天机文有家,满园仙蕊尽人夸。


当年一诺清风起,今做神州盛世花。


薛学凡书画

「身边的风景」九龙竹海97×180
纸本水墨20191111

「身边的风景」九龙竹海97×180
纸本水墨20191111

盐湖人

让书法走进军旅生活

钟海燕

2019年11月10日05: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书法走出书斋、展厅,走向社会深处,融入人民生活,成为这门古老艺术不断探索的方向。近年来,军队书法工作者坚持军事文艺的根本宗旨,以“鉴古开今”军旅书法巡展、解放军文工团书画轻骑队赴边疆送文化等一系列活动为标志,持续开展面向大众、为兵服务的文化创新实践。这对书法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营造清朗的创作生态,产生一定推动作用。

  激励奋进斗志

  书法艺术具有文辞内容和笔墨线条双重审美价值,特别是在我国社会生活中,书法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其创作更加注重“文”“墨”兼具、“娱”“育”相融,进...

钟海燕

2019年11月10日05: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书法走出书斋、展厅,走向社会深处,融入人民生活,成为这门古老艺术不断探索的方向。近年来,军队书法工作者坚持军事文艺的根本宗旨,以“鉴古开今”军旅书法巡展、解放军文工团书画轻骑队赴边疆送文化等一系列活动为标志,持续开展面向大众、为兵服务的文化创新实践。这对书法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营造清朗的创作生态,产生一定推动作用。

  激励奋进斗志

  书法艺术具有文辞内容和笔墨线条双重审美价值,特别是在我国社会生活中,书法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其创作更加注重“文”“墨”兼具、“娱”“育”相融,进而引发观者的情感共鸣。军旅书法之所以震撼人心,也正在于其题材内容、表现形式与军人气概珠联璧合,彰显出充沛的思想能量和独特的艺术魅力。当书法走进军营,那铿锵有力的文辞内容、风骨铮铮的笔墨线条,无不激发起部队官兵的强军斗志,使其深受鼓舞。

  为更好地践行“面向基层、服务官兵”的宗旨,今年年初,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专门组建“解放军文工团书画轻骑队”。创作员们携轻便装备,前往边关哨所、部队演训场等地,通过举办展览、现场创作、开设讲座、赠送文创产品等形式,宣传强军思想,鼓舞强军斗志,丰富官兵精神文化生活。今年5、6月间,书画轻骑队就曾前往帕米尔高原和青藏高原深处的边防部队,开展为兵服务活动。活动历时近40天,创作员创作了6000多幅反映强军兴军实践和戍边卫国责任担当的作品。

  置身边关,创作员们思接千载、豪情勃发,军人内在的血性、刚性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在他们笔下得到美的外化。他们将昆仑将士的人格美、戈壁大漠的自然美和西陲边关的地缘美融入笔端,使作品烙印上“立马昆仑”的精神风范,晕染出“鼓角铮鸣”的沧桑韵致。每一幅作品都透着威严肃穆的大丈夫气,让人久久回味,成为培育战斗精神的生动教材。

  “三十羽林将,出身常事边”“立地球之巅,挺精神脊梁”……无数边塞诗词和军中格言,被挥写成墨韵华章,激励官兵扎根基层,戍守边疆。除此以外,创作员写得最多的是连魂、团训、荣誉称号等。结合今年全军军史场馆建设要求,他们还帮助部队把军史馆里的部分电脑刻字和图片,创作成一幅幅雄浑苍劲的书画作品,跃然于史馆匾额、军史长廊和营区刻石之上,使部队特色文化精神得以聚焦,播下传承红色基因的种子。另外,创作员还根据官兵想表达的心愿,书写诗联、成语或名言;在赠送官兵的扇子和文化衫上创作他们喜爱的书画。在练兵备战任务重的情况下,这些创作缓解了部队官兵们的压力,激励了他们奋进的斗志。正可谓“笔墨连边关,大漠添古韵”。

  播撒文化火种

  中国人对书法的喜爱源于中华文脉中绵延的汉字基因,故而中国书法有着深厚的生活基础和广泛的受众群体。当今,伴随社会飞速发展,书法走向大众、走进课堂渐成风尚,但融入广大群众生活实践的书法普及工作还有待加强。书法的传承与普及,成为新时代书法事业的重要课题。

  军营中同样不乏书法爱好者,但对大多数人来说,面对一幅书法作品,还是会产生疑问——这写的是什么字?要谈审美感受,就更加“雾里看花”。为此,军队书法工作者自觉肩负起艺术践行者和艺术传播者的双重使命,把“送文化”和“种文化”结合起来,积极探索在为兵服务中发挥面对面、分层次、接地气的优势,努力让更多部队官兵了解书法、关注书法、传承书法。

  解放军文工团书画轻骑队专门举办小型书画展览,因地制宜、流动展出,并围绕如何欣赏书法艺术、书法与兵法的契合之道等,结合作品进行讲解辅导,以帮助官兵提升欣赏水平,培养审美情趣。在现场创作环节,创作员们认真点评战士习作并进行示范。这种及时、面对面的切磋交流,大大提升了官兵们的学习热情和书法水平。书画轻骑队还将所到部队的书法美术爱好者登记在册,建立微信群,创作员结合自己的学书体验,围绕临摹与创作、笔墨与文辞、字里与字外等,在群里随时交流辅导,共享书法展览、教学视频等学习资讯,将更多军队书法爱好者领进艺术之门。

  书法是中国文化精练的艺术形式。解放军文工团书画轻骑队有书法、美术、文学三支人马,他们在为兵服务中融为一体——一幅好画配以好的题记,一首好诗辅以美的笔墨。慰问活动中,创作员上台挥毫流美,别有一番精彩。这些实践不仅对基层文艺活动中如何纳入书法元素起到示范作用,而且综合提升了官兵的艺术欣赏水平。书画轻骑队的策展人员还围绕组织书法活动时如何进行创意构思、主题策划、作品布置、气氛烘托等加以辅导,为基层开展文艺活动培养行家里手,留下“带不走的书画轻骑队”。这对书法艺术从小众走向大众,广泛提升官兵精神文明和文化素养起到积极作用。

  展现时代风采

  笔墨韵致,在于技术,更在于精神。而人格的修炼,不能仅靠面壁而立、得于纸上,还要深入生活。要在字里写出筋、骨、血、肉的感觉,必须走进生活深处,吃透生活底蕴。只有对生命意义和生活内涵有深刻领悟,才可能做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无论是军队书法工作者还是地方书家,都应以谦虚务实的态度真诚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用心倾听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寻找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的艺术表达。当书写者进入与书写内容相契合的创作情境时,更能体验到一种返璞归真的书写方式,达到“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的境界,从而激发艺术灵感,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

  在为兵服务中,书画轻骑队创作员们走进“地窝子”,感受那份英勇奋斗的革命传统;走进沙漠戈壁、高原哨所,体味那份无私奉献的军旅情怀;走进黄沙漫漫的演训场,领略那份敢打必胜的英雄血性……由此挥毫洒墨、即兴抒怀,不知暮色将至、不觉手腕生痛。创作员们还适应部队官兵审美欣赏特点,尝试整合现代和古典两个语言体系,表现军营生活,抒发官兵情感,创作出一幅幅带着温度、充满正气的作品。

  在亲身实践中,书画轻骑队创作员深刻感悟到,一方面,书家需要寻源古法、练好内功,不断提高学养,丰富作品的文化内涵和诗意品格;另一方面,书家必须修炼“书外功夫”,培养对生活和自然的艺术敏感,真正沉潜到包罗万象的社会实践中去。“寓学养于点画之中,得风神于笔墨之外”,书法艺术才能具有时代感。

  追踪一些军旅书法家的艺术生涯,生活历练在其个人书法风格形成和发展阶段的作用非常明显。参加为兵服务的军旅书法名家、中国书协副主席刘洪彪曾说:“作为军人,性格中肯定会有豪放、坚毅、果敢的因子,这是军旅生活赋予的,会自然而然地在作品中流露出来。”李铎、夏湘平等军中书法名家,既长期浸润于经典书韵之间,又以军旅生活为源泉,几经熔炼,自成体貌。应该说,他们之所以能够铸成古拙沉雄、酣畅淋漓的独特书风,长期军旅生活陶冶出的阳刚大度气质和豪爽豁达个性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是生活实践激发了书法创作创新求变的动力。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坚持共同的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要求。军队书法工作者为兵服务,走进实践深处,将生活体验淬炼为艺术语言,展现了书法艺术服务基层、滋养精神的独特作用。置身于强国强军新时代,广大军队书法工作者有责任以更饱满的热情、更丰沛的笔墨,记录这个时代的伟大变迁,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讲好强国强军故事。

  (作者单位: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 


  《 人民日报 》( 2019年11月10日 08 版)

 

djr18295993848
古月
实不相瞒,在下以为是果子😂?...

实不相瞒,在下以为是果子😂😂
看来我真的没有什么艺术鉴赏力

实不相瞒,在下以为是果子😂😂
看来我真的没有什么艺术鉴赏力

盐湖人

“文人书法”道路上的行吟歌者

2019年11月06日07:56  来源:光明日报


孙鹤近照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走近文艺家】

她以书法为专业,却又游离于书法圈之外,不希望别人称她“书法家”。她担心一味地强调技术至上、日渐脱离文化的书法,会变成平面几何,徒具点面、空余虚壳,也担心当今学者以键盘代替书写,不再染翰,文人书卷气会在书法中消亡。

人如其名,字如其人——形容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孙鹤,再合适不过。

闲云野鹤,宁静致远。接触过孙鹤教授的人都会惊叹,她犹如从历史中翩翩走来,带着古典女子的风范,优雅、安静、沉着,脱俗超凡。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莫砺锋就曾感叹她,“于举世奔竞,熙来攘往之时,...

2019年11月06日07:56  来源:光明日报


孙鹤近照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走近文艺家】

她以书法为专业,却又游离于书法圈之外,不希望别人称她“书法家”。她担心一味地强调技术至上、日渐脱离文化的书法,会变成平面几何,徒具点面、空余虚壳,也担心当今学者以键盘代替书写,不再染翰,文人书卷气会在书法中消亡。

人如其名,字如其人——形容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孙鹤,再合适不过。

闲云野鹤,宁静致远。接触过孙鹤教授的人都会惊叹,她犹如从历史中翩翩走来,带着古典女子的风范,优雅、安静、沉着,脱俗超凡。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莫砺锋就曾感叹她,“于举世奔竞,熙来攘往之时,一位天寒翠袖,自倚修竹者”。

孙鹤教授还是一位笔墨纯熟的学者。她做文字学研究,追溯汉字形态的渊源与嬗变;她从事书法教学与研究,尤重清代刘熙载所论书法的“士气”品味,于草书体会颇多,却写得清淡超然。

但,她并不希望别人称她是“书法家”。

孙鹤看重学识,身处当世,尊奉的却是1300年前唐代裴行俭的那则“士之致远,先器识而后文艺也”的传统文人理念。

“纵观中国历史中书法的生成及发展,有一条明确的主线,这就是它生长于传统文人之中,依靠传统学问来滋养。当书法变得专业化和职业化时,开始更多地讲究技巧与造型,与传统学术的训练与养成关涉不深,且渐行渐远。”

孙鹤开始忧心忡忡。她担心一味地强调技术至上、日渐脱离文化的书法,会变成平面几何,徒具点面、空余虚壳;她担心当今学者以键盘代替书写,不再染翰,文人书卷气会在书法中消亡。“当文人与书法如同井水和河水时,伤害的都是书法本身。”

常有一些书法活动,令她很吃惊。有几次,应主办方之约,要围绕一些主题,挥毫泼墨以表露彼时心迹。孙鹤有感于彼时情景,自撰诗句以抒胸臆,而更多的人只是照抄已有的诗作。

“文人书法之所以品位独特,重要原因在于其内容必有文人一己之情思,文必己出,不拾人牙慧,不鹦鹉学舌,不妄染翰墨。你看,历代伟大的书法家同时也是伟大的文学家。”孙鹤列举了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以及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

一篇即兴手稿,一篇亡者悼文,一篇自书诗文,却成了书法史上的盖世华章,原因何在?

“答案只有一个:情动难耐之刻,书于必书之时。”孙鹤回答得很笃定。

王羲之的《兰亭序》书于逸气满怀、兴味酣浓之时,其胸中快意与淡淡的伤感倾泻淋漓;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书于满腔悲愤、声泪俱下之时,其胸中失去亲人之痛与对叛匪逆贼之恨交织奔涌;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书于人生失意凄苦、生死难测之时,其胸中孤寂绝望的悲观与难卜未来的抑郁,从深沉低吟到放声倾诉,痛彻心扉。

“文人书法”,这个从传统文化中凝练出的金科玉律,对于今天的书法界,依然适用,依然迫切。“‘文人书法’是国学素养的体现,其要素在于学人的人格理想、学识积淀、才华禀赋、精神境界的综合与升华。如今正大力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迫切需要复兴‘文人书法’。”

孙鹤柔弱的外表下浸透着一股坚定。文人书法的缺失已然难返,她觉得现在所能做的,除了瞻仰前辈,目送落花流水之外,也还有另一种选择——步踵先贤,勉力躬行。

采访中,孙鹤不断提起不久前的一次活动——郑诵先先生墨迹展暨文人书法的现状与思考学术研讨会。而活动的背后,是一次温暖的邂逅。

2017年的一天,学者董琨展示了郑诵先写给自己的手札墨迹原件,孙鹤当时就被震撼住了。这些札记,或长者累幅,或短者盈尺,尤其是有些书长言多,情真意深,洒洒落落。

孙鹤当即决定以中国政法大学汉字书法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的名义,联合人文学院艺术教研室,举办一次专题展览与研讨,“一感其为人真诚,二感其为艺术求新,三感文人士大夫风范所存”。展览现场令人动容:观读手札,学者和观众皆叹服于郑先生的从容与沉凝、谦逊与真诚。

读书、写字、弹琴,涵盖了孙鹤所有的日常生活。治学之余,以书寄情;写字之余,抚琴养性。她这样解释:“古琴和其他乐器不一样,它更文人化,而且古琴是弹给自己听。一旦坐在古琴前,就是在规范和约束自己,这是一个人自修内省的方式。”

孙鹤的个人书法展开幕式上,她的古琴老师——当代著名古琴家吴钊先生每每到场抚琴祝贺。高山流水,天籁清音,书法精神与古琴雅韵在这里汇聚、融合,一幅古代文人雅集之景徐徐铺展。

在学校里,孙鹤的书法技法课、书法作品欣赏课很受学生欢迎。教室里经常要加桌子、加椅子。她尽自己的全部力量,满足学生对艺术教育的需要,启发他们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文化的向往。

有学者把孙鹤的人生况味、学术况味比作美国小说家保罗·加利科笔下的雪雁,它坚守在英格兰北边一个人迹罕至之地,“不走了——因为,这是它自己选择的家”。孙鹤将自己的内心纯化为如浴火后的雪莲般干净,以接近她所期许的崇高目标。

“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在倡导“文人书法”的道路上,孙鹤犹如一个行吟歌者,不遗余力地践行着自己的理念,感染着越来越多有共同向往的人。

(本报记者 刘江伟)


金阳196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