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乱七八糟

3799浏览    4723参与
我可以

我和冷冰冰

  我身边有一个女孩,我很爱她,她叫冷冰冰,当然他很好相处,但是为什么要叫冷冰冰?或许是因为他喜欢自己高冷的样子吧,她坐在我不远处,甚至我一回头就能看到她,虽然要隔开一个人。


  我喜欢下了课去找她玩,我喜欢蹲在他旁边和他聊天,我喜欢他教我英语,当然我也喜欢她白净的手,那只手经常会被用来转笔写作业,对了,还有抚摸我的头。


  他学习很好,是班里的数一数二,可我知道他不喜欢学数学,而我就干脆放弃了,每次上课我可能都会睡着,她应该就在后面看着我吧,还被他看见我流口水了!我很喜欢她,但是他喜欢一个女孩子,她给她取名话很多,所以这里就这样叫了,她之前很喜欢话很...

  我身边有一个女孩,我很爱她,她叫冷冰冰,当然他很好相处,但是为什么要叫冷冰冰?或许是因为他喜欢自己高冷的样子吧,她坐在我不远处,甚至我一回头就能看到她,虽然要隔开一个人。


  我喜欢下了课去找她玩,我喜欢蹲在他旁边和他聊天,我喜欢他教我英语,当然我也喜欢她白净的手,那只手经常会被用来转笔写作业,对了,还有抚摸我的头。


  他学习很好,是班里的数一数二,可我知道他不喜欢学数学,而我就干脆放弃了,每次上课我可能都会睡着,她应该就在后面看着我吧,还被他看见我流口水了!我很喜欢她,但是他喜欢一个女孩子,她给她取名话很多,所以这里就这样叫了,她之前很喜欢话很多,和每一对暗恋和被暗恋的人一样,慢慢发展感情,后面啊,一个男生进入闯入了这段感情,为什么话很多没有选择冷冰冰呢?可能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理解,从这里开始冷冰冰又开始冷冰冰了,还有一个女孩叫白白净,对了,这也是冷冰冰给她取的名字,她和冷冰冰是死党,包容冷冰冰一切。


ps:附上一段冷冰冰自己写的话,是关于话很多的

  我花了1年的时间去狙击她的心脏,就在我快要成功杀死她的时候,有一个男的,走近了她,然后用一把匕首,干脆利落的把我-年的欢喜彻底否定。然后我从那曾经用来瞄准她的屋顶上跳了下去,我死了,然后重生。这就是世界_上最微小的杀人案,无罪断定,病名曾为愛。


孤城℡
没什么好说的了🌚(图源QQ表...

没什么好说的了🌚
(图源QQ表情包,侵删)

没什么好说的了🌚
(图源QQ表情包,侵删)

乱码想洽火锅

记录一个梦


医生,小女孩,关怪陆离。

小女孩是受到了罪犯猥亵与虐待的受害者。

被警察救出,于我所在的医院接受精神与身体上的治疗。

她小小的一团窝在床上,脸上还缠着纱布,脖子上的淤青尚未消去,这孩子以前是很好看的长发,为了治疗剃光了,现在堪堪没过耳根。

她很少说话,今天也直到现在才开口——

“呐,姐姐,如果我死掉了会怎么样呢。”

“你的爸爸妈妈肯定会伤心……”

“说不定他们也会开心呢,我是个丢脸的孩子。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我了,姐姐。”

她抬起头,我以为她会是哭泣的,可是没有。

面无表情的脸上只有死寂。

“死掉之后,会变成美人鱼吗?”

“栖息在海里面,长着长长的鱼尾,上面会有闪...


医生,小女孩,关怪陆离。

小女孩是受到了罪犯猥亵与虐待的受害者。

被警察救出,于我所在的医院接受精神与身体上的治疗。

她小小的一团窝在床上,脸上还缠着纱布,脖子上的淤青尚未消去,这孩子以前是很好看的长发,为了治疗剃光了,现在堪堪没过耳根。

她很少说话,今天也直到现在才开口——

“呐,姐姐,如果我死掉了会怎么样呢。”

“你的爸爸妈妈肯定会伤心……”

“说不定他们也会开心呢,我是个丢脸的孩子。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我了,姐姐。”

她抬起头,我以为她会是哭泣的,可是没有。

面无表情的脸上只有死寂。

“死掉之后,会变成美人鱼吗?”

“栖息在海里面,长着长长的鱼尾,上面会有闪闪发光的鳞片,头发随着波浪飘动,弹奏好听的竖琴,我会拉小提琴,老师夸我很聪明,那我弹竖琴很快也能学会。”

想起来了,我曾在节目上看过她的表演,灵气十足,想来未来一定会成为首屈一指的音乐家,也正因比,被犯罪者看中,接着囚禁。

“那一定非常非常好吧,可他会不会把我的竖琴摔坏,就像当初摔坏我的小提琴一样呢?他会不会把我从海里面抓出来继续折磨我呢?”

“而且……我已经不喜欢长头发,也不喜欢演奏音乐了。”

“那你说,我死掉之后,会不会变成天使呢?”

小女孩在自说自话,我本来应该因为她终于愿意敞开心扉而高兴,但我此时只有心疼。

“长出好看的翅膀来,飞向天堂。”

“那也一定非常非常好的呢,可他会不会把我的翅膀撕碎,害得我从空中降落,最后摔死呢?”

“而且,我听说天堂不要有罪的人。”

“医生姐姐,我有罪,天堂会不要我的……”

她发出呜咽声。

“你是好孩子,你没有罪,做错的人是那个欺负你的坏人,而且,你可不能死喔,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

我只能这样回答了。

“可他还会再来吧,好疼啊,我不想再疼了,如果还疼的话,那我还不如死掉。”

“他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可他还在啊,医生姐姐。”

小女孩眼神恍惚,“他还在。”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可我知道,一定有一个幽灵一样的怪物,缠绕在她身上,折磨她,永生永世,那是令人作呕的灵魂,于她而言没有消散,无法磨灭,她这辈子都会受到折磨,直到躺进棺材里,尸体溃烂成枯骨,恶意也仍然会缠绕在骨缝间。

我仍记得被救出来时她说的话。

“我可以回家了吗?”

也许她永远也到不了家了。

——————————————————

这什么烂梦。

weiwan

p妹

还活着么、


不要用你那粗糙、无力的手掌触碰我,求您。

浸过头了的双臂肿胀如泡芙卷——可惜一口咬去口腔黏液上摇摇欲坠的只余晦涩的血沫子。它早已承不住您的调戏捉弄,所以,求您不要触碰我。


肮脏的、恶心的胡茬满面的男人。说不定一两个月没洗上顿暖和的淡水澡,日夜在这无生气的盐水一并搓着海盐和皮肤,为自己死亡时的尸体保鲜程序做前期准备。

噢、像这种穷得来海边拾荒的人,最多也是把自己潦草抛尸海底贡献于生灵勉强作个几秒的口粮。


他多半也没想到会捡个人吧。

parola便释然了。

那便救我吧。


拾荒者的双掌蠕动着晦涩的老茧,他举臂掂掂这个不幸而万幸的女孩。出乎意料的,她如鸿毛般轻重,犹如一副空...

还活着么、


不要用你那粗糙、无力的手掌触碰我,求您。

浸过头了的双臂肿胀如泡芙卷——可惜一口咬去口腔黏液上摇摇欲坠的只余晦涩的血沫子。它早已承不住您的调戏捉弄,所以,求您不要触碰我。


肮脏的、恶心的胡茬满面的男人。说不定一两个月没洗上顿暖和的淡水澡,日夜在这无生气的盐水一并搓着海盐和皮肤,为自己死亡时的尸体保鲜程序做前期准备。

噢、像这种穷得来海边拾荒的人,最多也是把自己潦草抛尸海底贡献于生灵勉强作个几秒的口粮。


他多半也没想到会捡个人吧。

parola便释然了。

那便救我吧。


拾荒者的双掌蠕动着晦涩的老茧,他举臂掂掂这个不幸而万幸的女孩。出乎意料的,她如鸿毛般轻重,犹如一副空壳。

拾荒者思索了下救活的几率,再算算按斤计算这小身板能卖多少币。


所付大过于收入。

再看看这女孩黯淡无光的异瞳,一想到一区私人科研组搞的生物改造工程——拾荒者只觉得瘆得慌。


他三下两除二将parola搬至离吃人海浪稍稍远一些的沙石上,听着女孩头颅打着岩石的鼓,一溜烟遁掉了。


哈。

parola只觉又气又好笑。

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迟迟未散,她控制不了自己支离破碎的残破躯体。

不然她非宰了这垃圾不可。


梁适溟
前天在图书馆和他聊天的时候老师...

前天在图书馆和他聊天的时候老师到时间拉闸了,两个人都没注意时间。意外的产生了灵感,很喜欢那种黑暗下的他人。也许是因为可以不用做出表情?感觉是离他人(的内心)最近的时刻。只从呼吸就能判断出心情、感受什么的。很奇妙。
当然,我们只是友人。
【一点乱七八糟的灵感延伸。】

前天在图书馆和他聊天的时候老师到时间拉闸了,两个人都没注意时间。意外的产生了灵感,很喜欢那种黑暗下的他人。也许是因为可以不用做出表情?感觉是离他人(的内心)最近的时刻。只从呼吸就能判断出心情、感受什么的。很奇妙。
当然,我们只是友人。
【一点乱七八糟的灵感延伸。】

娜特利尔

悼声在虚无中回荡

文明湮于恶浪

我本离家远航

却目睹永无乡的消亡

其子民骸骨无处安葬

傲慢终致目盲

人们溺于浅薄的安康

不觉自身已是荒唐

悼声在虚无中回荡

文明湮于恶浪

我本离家远航

却目睹永无乡的消亡

其子民骸骨无处安葬

傲慢终致目盲

人们溺于浅薄的安康

不觉自身已是荒唐


樱犹潇先生

我觉得我是个例外,但我不知道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他们自己的

我觉得我是个例外,但我不知道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他们自己的


傶鹤

一个乱七八糟的小故事(狗血,文笔渣)

叶枫×月秋


已经很久了,月秋也忘了是多久了,反正懦弱的他游山玩水,追寻自由,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已经足以忘记他了呢。既然已经忘记了,那就去赎亏欠家人的那份罪吧,早已经过了最叛逆的年纪,也该懂点事了,去找份工作,娶妻生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对他来说真的是完美,不过最终亏欠的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也比很多人好吧。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后来也就理所当然的这样觉得了。


其实月秋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中二少年的,不过他太懦弱了,还渣的明明白白。


曾经有一个叫叶枫的男孩纸,就住在他家隔壁,竹马竹马的,也就慢慢的一起长大了,一个学霸,一个学渣,长得还不错,行为亲密,这也许就是那些女生们说...

叶枫×月秋


已经很久了,月秋也忘了是多久了,反正懦弱的他游山玩水,追寻自由,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已经足以忘记他了呢。既然已经忘记了,那就去赎亏欠家人的那份罪吧,早已经过了最叛逆的年纪,也该懂点事了,去找份工作,娶妻生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对他来说真的是完美,不过最终亏欠的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也比很多人好吧。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后来也就理所当然的这样觉得了。


其实月秋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中二少年的,不过他太懦弱了,还渣的明明白白。


曾经有一个叫叶枫的男孩纸,就住在他家隔壁,竹马竹马的,也就慢慢的一起长大了,一个学霸,一个学渣,长得还不错,行为亲密,这也许就是那些女生们说的配一脸,般配着般配着,也就真搞到一起了。月秋也犹豫过,但是叶枫真的太好了,他控制不住他自己,也就答应了。后来啊两个人差距越来越大。叶枫还是那么优秀,而月秋呢,心怀梦想,因为遥远,因为懒,也就活的一塌糊涂,不过还好有叶枫,活的还算潇洒,他当时说他最勇敢最不后悔的事就是和叶枫在一起,要不他也太垃圾了。不过啊他还是太垃圾了,面对父母和对他很好的叶父叶母,他怂了,傻了吧唧哭了一晚上也就走了,分手了。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迷迷糊糊过了几年,也就好了。


其实的其实啊叶枫也不是那么优秀,不过是有个喜欢的人,喜欢到骨子里了,就默默努力,为了那个傻了吧唧的人啊,不知道做了多少糊涂事。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啃着个棒棒糖,把牙给吃进去了,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他当时只觉得怎么那么烦,那么蠢 。谁知道啊早开窍的他就陷进去了。后来他就和他表白了,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那时候他简直开心的要疯掉了,但是他还是要维持形象的。他那时候说是人不风流枉少年,何况他长得还不错。不过他过了少年阿,就慢慢的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他说他那是懦弱了,后来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和我分手了,到处也找不到他。


不过还好他回来了




月離
晚上和朋友聊天她躺在我身邊和我...

晚上和朋友聊天
她躺在我身邊和我說起最近的事,有沒畫完的圖,有可愛的女朋友,有逃不過的原生家庭問題。
然後她哭了起來
我把陪了我十幾年的雪納瑞娃娃塞給她,拍拍她說,都會好起來的,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晚上和朋友聊天
她躺在我身邊和我說起最近的事,有沒畫完的圖,有可愛的女朋友,有逃不過的原生家庭問題。
然後她哭了起來
我把陪了我十幾年的雪納瑞娃娃塞給她,拍拍她說,都會好起來的,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岁渣渣

【原创】【bl】

接上


2


“周哥,晚上打游戏么?”

“打什么打,要上晚自习。”

“你说啥,周哥,我没听错吧。”

“周哥,去吧,二狗上周新交的女朋求他带着上分呢,是吧,二狗”苟曹,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大八岁的哥哥压着,被人送一外号叫二狗。

“艹你妈的张随,别让我再听见你叫二狗,欠揍。”

“话说苟曹,你逃课不怕你哥知道么,上次看你哥来给你开家长会,怂的站旁边大气不敢喘一口。”

“我那叫尊敬长辈,你们懂个屁!”苟曹脸都气红了,他哥很早就工作了,自力更生,比起苟曹现在的无所事事,一事无成,还老逃课打架,他哥显得更加成熟有为,这也使得苟曹在家说话的地位也及其的低。

“好了,滚开了,上课了,待会儿放学了把地址发我,我考虑考...

接上



2


“周哥,晚上打游戏么?”

“打什么打,要上晚自习。”

“你说啥,周哥,我没听错吧。”

“周哥,去吧,二狗上周新交的女朋求他带着上分呢,是吧,二狗”苟曹,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大八岁的哥哥压着,被人送一外号叫二狗。

“艹你妈的张随,别让我再听见你叫二狗,欠揍。”

“话说苟曹,你逃课不怕你哥知道么,上次看你哥来给你开家长会,怂的站旁边大气不敢喘一口。”

“我那叫尊敬长辈,你们懂个屁!”苟曹脸都气红了,他哥很早就工作了,自力更生,比起苟曹现在的无所事事,一事无成,还老逃课打架,他哥显得更加成熟有为,这也使得苟曹在家说话的地位也及其的低。

“好了,滚开了,上课了,待会儿放学了把地址发我,我考虑考虑。”周桐对于苟曹和张随的争吵表现出了极其的不耐烦,只想着耳边快点清净下来。

“说定了,周哥,那我们先走了。”听出周桐的不耐烦的张随立马拉上苟曹离开。

“快滚,快滚!”说完周桐趴在桌子上打算睡觉了。


“周哥,这里。”张随和苟曹很早就来网吧占好了位子,由于学校查的严格,经常会有学生会的或者教导主任啥的伪装成来上网的,实则是来看有没有人逃课,而且学校也是严令禁止上网吧的。所以周桐他们每次去的网吧都不一样,而且都在巷子角落里,不易找到那种。

“宝贝啊,我和你说的那个周哥来了,待会儿准保带飞你,你就躺赢吧,mua~”苟曹对着连麦那一头的女朋友说道,表现出一个恋爱中的男人的十足的油腻。

“草泥马,二狗,你恶不恶心??”张随随即表现出了对其的厌恶之情。

“哟,酸了!”

“酸你马,不想挨着你。”张随说着起身换到了周桐旁边。

“别嘴贫了,你们俩,快上号。”


晚自习逃课出来上网成了这三人的日常,而且三个人也摸清楚了学校查岗的规律,几乎都不会被抓住,但是人有时候运气还是有一点背。


“周桐。”

周桐背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这声名字叫的清脆,同时夹杂着严肃。

“哟,好巧啊,这不是我们顾大主席么?”周桐只是慢慢的取下耳机,但是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也不转身,便是听声音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逃课,网吧,如果你现在和我回去可能处罚还轻一点,否则后果自负。”顾安说话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直奔主题。

周桐听完,慢慢的转身,看着顾安,由于是来网吧查人,顾安就穿了一个白T恤和牛仔裤,本来他就很白,使得现在的顾安看起来特别的干净,与网吧也有些格格不入。

周桐向顾安招了招手,顾安以为周桐没听清楚,便靠近了一点,没想到,周桐站起来脸慢慢靠近顾安,半笑着说“你觉不觉得,你现在好像在外面捉奸的小媳妇啊?”

说罢,周桐便跨过顾安打算走了“走吧,顾大主席亲自请我们了。”苟曹和张随互相看了一眼“周哥牛逼”,便跟着周桐打算回学校了。留下顾安在后面气的脸都红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变只得看着他们出网吧,远远的跟着他们回学校.


八尺寒灯烈

要做就做到底,留有余地会让他们觉得你还不想和他们划清界限,你还在意他们,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


我只是……狠不下心。


笑死我了——说要和他们断绝关系的是你,说要远离他们重新开始的是你,说需要我帮助的是你,现在你告诉我,你狠不下心?我不会追随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你必须做出决定。主人,当断即断。


我很感谢你,你帮了我很多,我也没有把你当成我的下属,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信任你,你都是为我好,可是,他们养育了我十六年,虽然我知道他们只是利用我,可是……


你对他们还有感情,那他们呢?今天还有昨天来的那些人,都是他们派过来的,他们不会原谅一个要脱离他们的叛徒的。他们想要的不是你的心软...

要做就做到底,留有余地会让他们觉得你还不想和他们划清界限,你还在意他们,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


我只是……狠不下心。


笑死我了——说要和他们断绝关系的是你,说要远离他们重新开始的是你,说需要我帮助的是你,现在你告诉我,你狠不下心?我不会追随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你必须做出决定。主人,当断即断。


我很感谢你,你帮了我很多,我也没有把你当成我的下属,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信任你,你都是为我好,可是,他们养育了我十六年,虽然我知道他们只是利用我,可是……


你对他们还有感情,那他们呢?今天还有昨天来的那些人,都是他们派过来的,他们不会原谅一个要脱离他们的叛徒的。他们想要的不是你的心软,是你的命。


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