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乱写

1808浏览    1145参与
北儿熳

张先生今晚喝了些酒,半夜还在路边晃着


一会眯着眼睛盯着广告牌仔细的看、一会骂隔壁蛋糕店为什么不营业


最后能找到家都是一种奇迹


张小姐还在家门口等他,她抱怨的问:“爸,你怎么又喝这么多”


张先生赖皮似的坐在台阶上醒酒,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常,大部分时间都是张小姐说、张先生嗯嗯啊啊的敷衍回应


“......最近老姐闺女都会说话了,感觉用不了多久,哥哥的孩子出生了,家里会更热闹......”


张先生看着滔滔不绝的张小姐,他知道她不开心


张小姐说:“总感觉不是之前那样了,但又不能阻止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张先生没说话


“就是觉得...








张先生今晚喝了些酒,半夜还在路边晃着


一会眯着眼睛盯着广告牌仔细的看、一会骂隔壁蛋糕店为什么不营业


最后能找到家都是一种奇迹


张小姐还在家门口等他,她抱怨的问:“爸,你怎么又喝这么多”


张先生赖皮似的坐在台阶上醒酒,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常,大部分时间都是张小姐说、张先生嗯嗯啊啊的敷衍回应


“......最近老姐闺女都会说话了,感觉用不了多久,哥哥的孩子出生了,家里会更热闹......”


张先生看着滔滔不绝的张小姐,他知道她不开心


张小姐说:“总感觉不是之前那样了,但又不能阻止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张先生没说话


“就是觉得很难过,并不是吃他们的醋,而是很害怕,害怕不好的事情......害怕自己的生活会越来越糟糕......但其实不害怕面对的,只是觉得,自己承担会很孤单”说着,张小姐就开始掉眼泪,但她没哭出声,就是掉眼泪


张先生还是没说话,他静静的听着


张小姐小时候总哭,生病的时候,能哭动整个输液室的孩子,张先生总是很无奈,最后总是小张小姐哭的满身是汗,粘针头的胶布都湿了,他叫护士拔针,抱着孩子回家。发一顿汗,病也好了,每次如是,于是小张小姐从来没把一瓶药输完过......


“哭吧......爸爸等你哭完”张先生说


张小姐本想抱怨更多,但就是止不住哭。哭累了,她本想继续说,但她看了看张先生,小性子的撇过头,说了句:“你一定什么都知道......”


张先生笑了笑,他说:没事儿~……


黎明前,张小姐问:“你说哪条路都是对的,是真的吗?”


张先生点了点头,他说:睡吧、爸爸也该回家了


张小姐没挽留,她知道他不住在这,也知道他不会离开的,所以很安心

82219个圈

与汝之时加糖版

跟你讲啊两个人在一起会变像的,生活习惯,模样,甚至感觉,我们彼此的抱枕也好似有了对方的气息和感受,能感受到彼此的爱,想念还有身上的温度。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195

7个月快乐

跟你讲啊两个人在一起会变像的,生活习惯,模样,甚至感觉,我们彼此的抱枕也好似有了对方的气息和感受,能感受到彼此的爱,想念还有身上的温度。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195

7个月快乐

82219个圈

与汝之时

可能是越来越在乎了 ,所以说一点细节就能吃醋吃到发酸,也越来越羡慕在你身边的人。


196

可能是越来越在乎了 ,所以说一点细节就能吃醋吃到发酸,也越来越羡慕在你身边的人。


196


菅田将晖

绝望

       我不知道,我不想再看到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强项。毫无兴趣爱好,眼里只有不停播放的沙雕视频,对于他人暧昧的无语。也许,我生病了。

       我用余光望着隔壁的他,我知道,他在看我,用他的双眼,紧盯着我,不愿挪开。

       我好烦心,害怕,我不想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把目光放回了桌上的卷子。

       “完蛋,这篇阅读要零分了。”我低声感叹...

       我不知道,我不想再看到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强项。毫无兴趣爱好,眼里只有不停播放的沙雕视频,对于他人暧昧的无语。也许,我生病了。

       我用余光望着隔壁的他,我知道,他在看我,用他的双眼,紧盯着我,不愿挪开。

       我好烦心,害怕,我不想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把目光放回了桌上的卷子。

       “完蛋,这篇阅读要零分了。”我低声感叹。

       这项简单的科目,现在竟也成了我的软肋。这下真的没有办法了,什么都考不好,我还能做些什么?没有高中会要我的!我怎么这么没用!

       心里骂着,情绪越来越低落,身体发着冷,一阵接着一阵。随意往后看了看,唯一没有拉下窗帘的窗户透下的光,是那么刺眼,我连忙回头,对着卷子,发起了呆,在无声的绝望中,下午过去了。

O

瞎想

11.22数学课上关于‘自由’的胡思乱想



argument:这种意义上的1.【自由】(萨特绝对自由)与普世意义上一般被理解的2.【自由】不同



1.必须选择,怎么选择都是选择者自身的自由,并不被任何外界因素决定


2.无数选择,不被约束,想做什么做什么



1&2 并不矛盾,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不论如何终将选择



today’s comments/post-thinking


*可为什么说人是【绝对自由】的呢?


  我们所做出的选择为何不能恰恰相反,是完全由外界因素所决定的?


  我们所...








11.22数学课上关于‘自由’的胡思乱想




argument:这种意义上的1.【自由】(萨特绝对自由)与普世意义上一般被理解的2.【自由】不同




1.必须选择,怎么选择都是选择者自身的自由,并不被任何外界因素决定


2.无数选择,不被约束,想做什么做什么




1&2 并不矛盾,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不论如何终将选择






today’s comments/post-thinking


*可为什么说人是【绝对自由】的呢?


  我们所做出的选择为何不能恰恰相反,是完全由外界因素所决定的?


  我们所谓的【自我意志】是完全被外界环境所塑造的,因而我们后期所以的自以为是由【自我意志】所做出的自由选择,其实都是之前所受外界环境的影响所做出的选择。


 而因为之前所受何种外界环境的影响是受到再之前的外界环境的影响,也不是我们自己可以选择的。


  所以不管是我们认为是由于被逼迫还是由自我意志/free will 所做出的选择,都是外界环境借由我们做出的选择,于我们自身无关。




 我们自身也许就像一坨泥巴一样,不断被这个【外界环境】塑形,至于塑成各种形,自然和这坨泥巴无关。但为了让自己合理化或者说接受得更舒服这个事实,这坨泥巴想象出自己是有所谓【自我意志】/free will 的,从而觉得被塑成什么型也是由自己决定的、觉得是泥巴决定了塑形之手。

/荒谬/




  可如果这坨泥巴真的没有所谓【自我意志】的存在的话,它对其【自我意志】的想象是从哪里来的?


  或者说,泥巴没有【自我意志】不代表泥巴也没有【意志】?


  可想象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意志吗?意识吗?


  






我想糊涂了 不想了

qfwfq>マイトシス>Ritzer

就像走进光里

八岁的夏天,我本应该是最幸福的。我的一生的幸福都浓缩到那时阳光中月桂树和小榕树莹绿的叶片里,仿佛一个昭示。我考了双百分,妈妈带我去大商场买裙子。那座商场以十余年前的目光来看,装修得算是很后现代:环形的商户布置,中间余出巨大的空间设以交错的手扶电梯,像空中缆车一般。站在缓缓爬升的扶梯上,光芒从穹顶宽阔明净的玻璃大窗落下,我敏感的心,快要在光中落泪。

母亲那日给我买的浅青色裙子,我至今也说不上是什么面料、什么织法,竟可以美得纯净,在夏日无所不在的灼热光线里,清凉得像一颗薄荷糖。我性子很急,主动要拎裙子,它如一只洁白温顺的小羊羔般,躺在一摇一摆的纸袋里,不时发出水波荡漾的声响。我和母亲去了西餐厅,...

八岁的夏天,我本应该是最幸福的。我的一生的幸福都浓缩到那时阳光中月桂树和小榕树莹绿的叶片里,仿佛一个昭示。我考了双百分,妈妈带我去大商场买裙子。那座商场以十余年前的目光来看,装修得算是很后现代:环形的商户布置,中间余出巨大的空间设以交错的手扶电梯,像空中缆车一般。站在缓缓爬升的扶梯上,光芒从穹顶宽阔明净的玻璃大窗落下,我敏感的心,快要在光中落泪。

母亲那日给我买的浅青色裙子,我至今也说不上是什么面料、什么织法,竟可以美得纯净,在夏日无所不在的灼热光线里,清凉得像一颗薄荷糖。我性子很急,主动要拎裙子,它如一只洁白温顺的小羊羔般,躺在一摇一摆的纸袋里,不时发出水波荡漾的声响。我和母亲去了西餐厅,那里软实的木地板,可以把我清晰地照出来。服务生恭敬地为我切好牛排。

我本该很幸福、很幸福。直到姐姐来看我,带来她轰轰隆隆的美貌。她长我十岁,十八岁的年龄,美得干脆,不容置疑。她令人相信美是件轻轻松松的事,这就是真正的美人的风度,而她还是个少女时便具有了这一稀罕品。她的房间,一面墙是衣柜,两面墙挂她的照片,剩下一堵最大的墙凿了个小窟,放着一尊圣母像,四周陈列满了她的同学送她的礼物。照片们清晰地记载了一朵美丽花儿是怎么盛开的,从她幼时去中央电视台录节目后与主持人的合影(北京!那时还是个多么遥远的概念。)到她在照相馆里留下的一个个神话:她有时扮做傣族舞女的模样,有时穿着影楼里的水手服,有时摇一把羽毛扇子。这么多美人密密麻麻排在两堵墙上,足以把来客盯得目眩。还有她那些奇妙的礼品,玻璃天鹅、装在瓶子里的彩色折纸、贴着花瓣的信和各式钢笔,让我深深羡慕。我问她,为什么你的同学们能送你这么多礼物呢。她笑着说,他们偏要送我,我就收下了,人长大了就能收到礼物。你长大了,照样会收到礼物的。

很长时间里我都相信她的话,以为收到礼物就像长出新牙那么自然。后来我才明白,她有多么幸运。她真的很幸运,即使在美女中也称得上是幸运的一类:凭着好脾气和容貌,她嫁得非常好。我去她婆婆送她的别墅中做客,几个系白围裙的钟点工在楼层间忙上忙下,一个女人安静地给我削水果、剥板栗、盛冰淇淋,总之,不让我和她闲着。单独的衣帽间里,一个人在打电话,声音很轻,问前几日送去保养店的一批皮包什么时候还回来。我当时不懂这一切,直到后来我学到社会分层的知识,按着书上的标准,我划分我熟悉的人——哦,原来姐夫家叫“大富裕”。

我当时不懂很多事,不懂旁人夸我“你与你姐姐长得真像!”的居心。后来我听懂了,便厌恶起这句话,厌恶嫉妒姐姐的我,厌恶为此虚荣的我,厌恶丑恶的我。和美人相处,要小心她的光,一个不小心,你连同影子都会陷进去。

我说到哪儿了,说到礼物的事。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此后我收到的礼物,都是稚嫩或不怀好意的。譬如书桌抽屉里突然发现的奶茶、字体很漂亮的情诗、几本讨巧的小说等。我想,他们不如请我去校门口吃上几碗烤洋芋。所幸我成绩还行,一个女中学生要只是漂亮,走不出校门几步便会被躁动的男生拦下;一个女中学生如果足够好运,既漂亮又成绩好,那男生对她的兴趣就会被近乎敬畏的情绪压下去,至多跟在她后面,或者怪气地喊他们给她取的绰号。我就是这样冷漠地逃避与异性的联系的,不全因为我懒,还因为我想好好读书。而我的青春里,也没有一个所谓的干净伶俐的少年出现要和我谈恋爱。学校文科里没有比我成绩更好的男生,附近另一所好学校里也没有。我总不可能和成绩不如我的男生谈恋爱,对吧。

我就这样,懵懂又傲慢地错过青春期。导师第一次见我时,语重心长地和我说,我评上教授这么多年,带过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一个是你,一个是你的一位学姐。那个女孩总是在恋爱,不足半个学期就换一个男朋友,后来她去了荷兰,又去了美国,男朋友的人种也随着愈发多样起来。我和你说这番话的意思是,玩是可以的,但要注意保护自己,特别要注意别染病。我当即汗颜道,老师您多虑了,我压根没谈过恋爱。

没谈过恋爱这话,我说得诚诚恳恳。我以为有一次我要恋爱了。那个人的后脑勺,与第一次牵我手的男孩的后脑勺一模一样,以至于初识他的一段时间,我不敢正眼看他,怕我同时爱上两个人。他对我很有兴趣,我便笨拙地打扮我自己,或是上课不停地提问题,像求偶的公鸟,想显得我又美又聪明。他失望地离开了,觉得我只有一副花里胡哨的外表。野心勃勃的漂亮小女孩在她的同龄人看来大概是最不性感的物种,她们不似容貌平凡的女人那般体贴,也不如心眼小小的少女好使。

我想,要是我把他当父亲,他大抵会弯下腰来浅浅地爱我吧。因为他最后也没能扯走他黏在我身上的目光。可他有什么资格作我的父亲呢,靠他自以为是的理想主义?

我已许久不见他。我们默契地期待着,谁会跌倒得更惨。或是上升,到没有温度的光里去。

82219个圈

与汝之时

在一起久的人,无论你怎么样他只会记住沙雕时的样子,因为他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你。


197

在一起久的人,无论你怎么样他只会记住沙雕时的样子,因为他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你。


197


山下问童子
WILL



我倒不像是一个细心的人

反而更加愚钝

不明白自己心底最深的想法

每一个独自孤独

只能靠自白的日子

既难受又虚无


想肆无忌惮地看你

可是我好像没给我自己这个权利

怎么办呢


那我就不看了

也离得远远的


所以便成了

索然无味

无欲无求


只能

像一个十分卑微的守护者



我倒不像是一个细心的人

反而更加愚钝

不明白自己心底最深的想法

每一个独自孤独

只能靠自白的日子

既难受又虚无


想肆无忌惮地看你

可是我好像没给我自己这个权利

怎么办呢


那我就不看了

也离得远远的


所以便成了

索然无味

无欲无求


只能

像一个十分卑微的守护者


想学画画自给自足

承仗短篇

“快用你那无敌的白金之星想想办法啊!”

“呀勒呀勒daze。”

仗助,白金之星不是无敌的,承太郎也不是无敌的,承太郎是人,哪怕他再强。

承太郎被标签上“无敌”,他欧拉吉良吉影时身受重伤,还好你赶了过来。


“喂,仗助,上次你说的兑现吗?”


“诶?什么?承太郎先生你说的是什么?”仗助摸了摸脖子,他脸上一红,眼神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在装糊涂。


“呀勒呀勒。”承太郎无奈一笑。


这臭小孩还学会戏弄自己了,接下来可不好收场哦,仗助。


“过来。”


明明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只挪一下就能碰到对方身体,仗助偷看了一眼承太郎,继续装傻。


“承太郎先生说什么?我没听清。”...

“快用你那无敌的白金之星想想办法啊!”

“呀勒呀勒daze。”

仗助,白金之星不是无敌的,承太郎也不是无敌的,承太郎是人,哪怕他再强。

承太郎被标签上“无敌”,他欧拉吉良吉影时身受重伤,还好你赶了过来。


“喂,仗助,上次你说的兑现吗?”


“诶?什么?承太郎先生你说的是什么?”仗助摸了摸脖子,他脸上一红,眼神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在装糊涂。


“呀勒呀勒。”承太郎无奈一笑。


这臭小孩还学会戏弄自己了,接下来可不好收场哦,仗助。


“过来。”


明明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只挪一下就能碰到对方身体,仗助偷看了一眼承太郎,继续装傻。


“承太郎先生说什么?我没听清。”


两人分别坐在三人座沙发两头,谁也不愿往对方身旁挪一下。


仗助胆子长肥了,这算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承太郎压低帽檐,用手捂着嘴偷笑。


“我从美国带来了老头子给你的零花钱和新款游戏机。”


“哇!”仗助立马扑了过去,抱着承太郎。“我兑现我兑现,今天我就是承太郎先生的抱枕,想撒娇要依靠都可以抱着我哦!”


一个wink,一个温暖阳光的笑容,承太郎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慰藉,曾经的他有共同作战的朋友,他们只是几十天的友谊,但……

28岁的夏天,他没有后悔来到杜王町,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真正的黄金男孩,会照亮对方牺牲自己的男孩,他拥有最温柔的力量,让这个被称无敌的男人也陷入其中。


承太郎把额头靠在仗助肩上,闭上双眼,这样的安静和谐对他而言是最奢侈的,他想把电话关机、座机打烂、时间暂停,再多一点时间,再多一会……


仗助还小,他没看到承太郎身后的重担,但他能感觉到承太郎先生需要他的怀抱,不需要开口,就这样静静地让他们待一会。当然最好不要像安慰小孩一样去安抚承太郎先生,那有可能被打,哈哈哈哈哈哈。


无敌的承太郎桑居然要自己的安慰。仗助很自豪的笑了起来,像个被奖励糖果的孩子。


铃铃铃—


时间开始流动,承太郎又要开始他的忙碌。其实仗助并不是想要那些礼物,他想陪在承太郎先生身旁,尽管这样想,承太郎先生也不会同意,那次仗助重伤入院,他貌似看到了承太郎先生悲伤的双眼,貌似下一秒会哭出来。

啊…很难想象承太郎先生的哭脸啊,或许自己也会跟着哭吧。


“抱歉仗助,我需要马上回去了。”承太郎接完电话,转身向仗助道歉。


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寥寥无几的碰面,又被打断了。


“哦,我知道了,路上小心。”仗助苦笑,他低下头不敢去看承太郎先生,因为他怕会哭,他怕会扑上去撒娇,他用他那发型完美挡住了脸。


“房间你走的时候退一下吧。”承太郎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他需要立马动身,他不希望再呆一秒后便不想离开。


“…”仗助双手紧紧抓住裤子,听到开门声,仗助忍不住站起身跑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承太郎。“把我也带去吧,我不会给你添乱的,求求你。”


仗助控制不住流下眼泪,他也需要承太郎先生,也要承太郎先生的抱抱和安慰。


“…抱歉。”承太郎轻轻掰开仗助的手,对方不愿松开。


“承太郎先生…”


承太郎感觉到右肩有湿感,昂头叹气。“呀勒呀勒daze,仗助你这样抱着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到机场?”


“我们?承太郎先生你是说我们?”仗助流过泪的双眼水亮,蓝色的双眼如同光照在海洋表面折射的亮光。


“那你留下?”


“不!你说了是我们,你不能反悔,我得把礼物拿上,我需要回家拿衣服吗?承太郎先生,我穿校服可以吗?承太郎先生我没护照,承太郎先生……”


嘛嘛,话真多。承太郎压低帽檐笑了笑。

妤如 Liki

他们常说,我赢得了天下,获得了所有;

可他们不知道,我却失了一个你;

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我输了一切,没得分毫。

他们更不知道,我只剩躯壳,在世间行尸走肉。

他们常说,我赢得了天下,获得了所有;

可他们不知道,我却失了一个你;

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我输了一切,没得分毫。

他们更不知道,我只剩躯壳,在世间行尸走肉。


大脑质量是人类千分之一的蠢仓鼠笑笑

无力

画框燃烧
端坐的肖像听不到喧闹
警戒线外的我
看着笔下 被一点点擦掉

敲下大卫的鼻子
溅上粘稠涂料
透明屏幕外的我
握紧双拳 再慢慢垂软

言语的石头击打
越界的玩笑 在白裙怒放
手捧玫瑰的我
除了哭号 只剩无力外壳

用血模糊的少年
点燃鸡尾酒的火焰
缩在角落的我
如何击出 尽头的双拳

2019.11.15

画框燃烧
端坐的肖像听不到喧闹
警戒线外的我
看着笔下 被一点点擦掉

敲下大卫的鼻子
溅上粘稠涂料
透明屏幕外的我
握紧双拳 再慢慢垂软

言语的石头击打
越界的玩笑 在白裙怒放
手捧玫瑰的我
除了哭号 只剩无力外壳

用血模糊的少年
点燃鸡尾酒的火焰
缩在角落的我
如何击出 尽头的双拳

2019.11.15

一般垃圾

青眼



从前有只妖怪,两只巨大的青白的眼,它手舞之足蹈之,张口吐舌翻白眼,便自以为是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大妖怪了。

人们讲起故事来怪喜欢说从前的。从前是多久以前呢?笔者也不详,只依稀推断是...盘古一斧子劈开混沌之后夸父追逐太阳继而倒在大泽途中,女娲用五彩石补完天开始捏泥娃娃再往后的一小段时光,这一小段时光用多久来度量,也没有人知道。其实我只是瞎扯罢了。

其实我怪爱用其实的,讲的却都是胡话,以后改用其虚得了。其实我只是挺喜欢夸父啊女娲啊这些老神仙的,他们的故事顶有趣,但是像刑天舞干戚就骇人了些,颛顼同共工打架还撞断了不周山,这是不可取的。

好啦,妖怪要等不及了。此妖名青眼,诸位读者也应该早就料到了吧。着华服,...



从前有只妖怪,两只巨大的青白的眼,它手舞之足蹈之,张口吐舌翻白眼,便自以为是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大妖怪了。

人们讲起故事来怪喜欢说从前的。从前是多久以前呢?笔者也不详,只依稀推断是...盘古一斧子劈开混沌之后夸父追逐太阳继而倒在大泽途中,女娲用五彩石补完天开始捏泥娃娃再往后的一小段时光,这一小段时光用多久来度量,也没有人知道。其实我只是瞎扯罢了。

其实我怪爱用其实的,讲的却都是胡话,以后改用其虚得了。其实我只是挺喜欢夸父啊女娲啊这些老神仙的,他们的故事顶有趣,但是像刑天舞干戚就骇人了些,颛顼同共工打架还撞断了不周山,这是不可取的。

好啦,妖怪要等不及了。此妖名青眼,诸位读者也应该早就料到了吧。着华服,赭红的内里,靛青的外衫,缃色作点缀,五光十色、明晃晃的好看。另外还系一根玄色的衣带,那衣带绣着祥云的纹路,有些不搭调,徒添肃穆之感。

岂不闻俗语人靠衣装马靠鞍,妖也是。这厮虽长得喜庆了些,靠着在俞山偷果子顺来的一套光鲜“面皮”,也被衬得熠熠生辉起来。话说俞山可真是一座好山,不光果子甜,还住着白胡子的老神仙。

青眼也住在一座小山上,此山名青山。因种着常青的树,二来笔者无才兼懒。树有时开花偶尔结果。这山的树都有些任性,想开时便满树繁花开他个三年不败,心情好些也结几个不大甜的果子。就是从不掉叶子,一天一天地葳蕤着。青眼抬头是绿光,左顾右盼也是绿光,闭上眼也满脑子的绿光,绿得妖怪脑壳疼。

青眼想不通,这树每一年都是这样绿着,好比死要面子的人苦苦拽着最后一点颜面不放手,死倔。可是绿得青眼脑壳痛又能得什么好处。

倘把枝叶比作它的衣裳,也该换一换吧,青眼笑了,好一山不爱换衣裳的树。可是它兴许忘了,它这一件衣衫也穿了万年有余哩,且并非一己私物。好嘛,一山不爱换衣裳的树和妖。

同那树的叶子是常年青翠欲滴一样,青眼的衣裳也从未脏过。这倒并不是因为青眼有多么勤洗常换爱干净,而是这衣裳,似有神力,任凭青眼偷鸡摸狗爬树打架踩泥坑干尽缺德之事,也不曾脏过分毫。俞山真是好啊。

未几青眼又想通了,一来树不是为它所生,人家爱这样绿着能管得着吗;二者树常年枝叶茂盛也有一个好处,凉快。

青眼又想起了人间的树,它见过的,四季更替,树儿随之抽新芽、开花、结果、枯败,循规蹈矩。

太阳出来的时候,满大地都是最尊贵的神洒落的目光,青眼抬头,然而它并没有与太阳直接对视,会瞎的。它只是望着那些发着光的脉络分明的叶片,从叶片的间隙窥见太阳,似乎在对着它笑。

五万年前的洵山上潋滟的火光,也像极了太阳热烈的光芒。

这是妖怪青眼的伤心事。纵火烧了山,是它干的。当然这并不是青眼故意为之。

忘了说,洵山上并无草木,而多产美玉宝石。那场火把整座山烧得只剩下焦了毛红了眼的羊患,到底是地府的鬼火,延绵了三百余里,好不热闹。烧得一山焦土,连羊患最宝贝的紫螺都烧成了渣渣。羊患肯定恨死青眼了。青眼如是想。事实也这样。羊患恨得牙痒痒。于是它们在夷山打了一架,青眼理亏,灰头土脸,此是后话。

纵火事件的缘由与


若谷不虚怀

"我……我想见他"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再见他一面……"

"我真的,就只是想再看他一眼……"

“吵你妈吵,你他妈给老子闭嘴,老子今个儿心情不好别他妈烦老子,小心老子收拾你。呸”

卫坊推开院门就听见屋里传出的吵闹声,待他将木门掩住一回身便看见面前站着位肩宽体胖的男人。

那人满脸不耐烦,看见卫坊也只是哼了一声便径自走过。

“给那死女人送什么饭,就该活活饿死她。”

卫坊听见身后木门被撞开的声音,低低地叹了口气,再次转身将半斜的木门扶正,堪堪拦住门外杂草。

林辜躺在床上微微侧头,抬眼便看见灰色衣角翻进门槛,暗黄色的光从门外洒入...

"我……我想见他"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再见他一面……"

"我真的,就只是想再看他一眼……"

“吵你妈吵,你他妈给老子闭嘴,老子今个儿心情不好别他妈烦老子,小心老子收拾你。呸”

卫坊推开院门就听见屋里传出的吵闹声,待他将木门掩住一回身便看见面前站着位肩宽体胖的男人。

那人满脸不耐烦,看见卫坊也只是哼了一声便径自走过。

“给那死女人送什么饭,就该活活饿死她。”

卫坊听见身后木门被撞开的声音,低低地叹了口气,再次转身将半斜的木门扶正,堪堪拦住门外杂草。

林辜躺在床上微微侧头,抬眼便看见灰色衣角翻进门槛,暗黄色的光从门外洒入,她甚至能看清灰色布料上的一丛幽竹以及来人脚边飞扬的尘屑。

卫坊进了门却未开口,只手中食盒随着脚步微微晃动带起轻响。

林辜躺在床上看着他擦好桌后将带来的饭菜一一摆好,随后便一言不发地退到一边。

"等等……"林辜见他马上就要出了房间,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

“我帮不了小姐。”卫坊低头看向脚尖,仍是保持着下人的姿态。

林辜轻笑一声,语气中带了些无奈,“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把鞋拿来,刚刚不小心被踢走了。”

"是。"

林辜从床上做起,理了理头发,随手捡起床上的一根布带将头发绑起,下了床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卫坊没有反驳,在看见一抹浅绿从脚前掠过时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你不必这么怕我,我一个女子,又是将死之人,能对你做什么?"林辜语气中带了些尖锐和讽刺。

“不过是想好好吃顿饭,将来下去那阴曹地府也不至于跟人抢吃食,落得个饿死鬼的叫法……”林辜拿起筷子夹了根块萝卜放到碗中。

卫坊低着头没有说话。

林辜也不甚在意,“你家公子最近怎么样了?”

卫坊听到问话,下意识沉默了一会还是选择老老实实的回答,“公子打算娶亲了。”

“嗯……也是时候该娶亲了,哎你说,你家公子成亲前会不会来看一看我。”

林辜也不在意面前男人是什么反应,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觉得应该会吧,毕竟……毕竟我与他终归……当是有些情谊的。"

林辜吃完饭后便又躺回了床上,依旧是向床外侧着头,看着卫坊出了门。

当卫坊跨过门槛时,却是听到了身后的叹息,“谢谢你来看我,送我这最后一程。”

门外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林辜只是笑了笑闭上了眼。

无锁之笼

四生 ——致豫章书院

昏暗的小卧室里

电脑的屏幕闪烁

像素分离重聚

音效左高右低

“放开!放开!”

孩子们竭尽全力嘶吼

倾洒的汽水笑而不语


黑暗的小房间里

杂乱的茅草低语

水面长出恐惧

栏杆锁住呼吸

“救我,救我!”

孩子们伸出双手呼救

微薄的氧气点头回应


明亮的操场之上

空气中水汽轻浮

压抑蔓延根茎

紧张流出手心

“去死……去死……”

孩子们垂下眼睑自语

淡去的阳光低头叹息


黑白的世界之中

色彩不经意流逝

谁还足以相信

阴霾围绕躯体

“是谁?是谁?”

孩子们停下脚步寻觅

身后的暗影紧绕脚踝

不敢半寸分离

昏暗的小卧室里

电脑的屏幕闪烁

像素分离重聚

音效左高右低

“放开!放开!”

孩子们竭尽全力嘶吼

倾洒的汽水笑而不语


黑暗的小房间里

杂乱的茅草低语

水面长出恐惧

栏杆锁住呼吸

“救我,救我!”

孩子们伸出双手呼救

微薄的氧气点头回应


明亮的操场之上

空气中水汽轻浮

压抑蔓延根茎

紧张流出手心

“去死……去死……”

孩子们垂下眼睑自语

淡去的阳光低头叹息


黑白的世界之中

色彩不经意流逝

谁还足以相信

阴霾围绕躯体

“是谁?是谁?”

孩子们停下脚步寻觅

身后的暗影紧绕脚踝

不敢半寸分离


猇
瞎画。inochi。命。

瞎画。
inochi。
命。

瞎画。
inochi。
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