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乱凪砂

27476浏览    279参与
Elerondiel

凪茨 圣诞传统

意外产粮,是槲寄生下之吻的梗。
结尾茨的回答有借用,已经得到了“没关系”的回答,再次致以谢意♪
以及 他们真好。

平安夜的舞会刚刚散场,热红酒馥郁的香气还没有散去,和甜美腐败的脂粉味混在一起,闪粉和灰尘在水晶灯的光芒下细细地飞舞,一派热闹过后过后该有的样子,余温尚足,夹着些凌乱和空旷。

七种茨在方才退出的人潮中就轻易地找到了他的阁下。

彼时的刚刚结束最后一曲的人们高谈阔论着,向门口涌去,他们依旧惊叹于开场时那一曲领舞,宛若支配世界的万能神踏进人间;或是吹嘘着这场舞会的气派、高贵、繁华,赞美着东家和所有身边的人,以换得日后的人情来往——

而乱凪砂几乎是站在人群中央,像江河里的一块石头一样...

意外产粮,是槲寄生下之吻的梗。
结尾茨的回答有借用,已经得到了“没关系”的回答,再次致以谢意♪
以及 他们真好。

平安夜的舞会刚刚散场,热红酒馥郁的香气还没有散去,和甜美腐败的脂粉味混在一起,闪粉和灰尘在水晶灯的光芒下细细地飞舞,一派热闹过后过后该有的样子,余温尚足,夹着些凌乱和空旷。

七种茨在方才退出的人潮中就轻易地找到了他的阁下。

彼时的刚刚结束最后一曲的人们高谈阔论着,向门口涌去,他们依旧惊叹于开场时那一曲领舞,宛若支配世界的万能神踏进人间;或是吹嘘着这场舞会的气派、高贵、繁华,赞美着东家和所有身边的人,以换得日后的人情来往——

而乱凪砂几乎是站在人群中央,像江河里的一块石头一样分开了人潮。他仰着头在观察天花板上的什么,水晶灯光勾勒出他完美的下颌线,又落进他橙红色的眼睛里,同他本人一起安静地闪烁着。

七种茨随着人潮往前走,最终在计算好的目的地——也就是乱凪砂的身旁——停下。他在走过去的时候也抬头向上看了一眼,悬挂好的圣诞风味的装饰依旧像计划中的那样完美,只是灯光很快就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了。

——该就此提醒阁下才行。

“实在是万分抱歉阁下!打扰了您的思考,鄙人实在羞愧难当!不过鄙人斗胆恳请阁下在意一些视力的保护,如果长时间直视光源,会损伤阁下的视神经,对于鄙人来说是艺能界最重大的损失,也不利于阁下日后进行观察☆工作已经圆满完成,如果阁下对什么装饰品感兴趣,请务必请告诉鄙人,鄙人将会亲手将它带到阁下面前!”

“……”

“那么,阁下?阁下是要带鄙人去什么地方吗?啊哈哈,您不必这样握着我的手,只需稍加牵引,不,只需要阁下的一句命令,就算天上下刀子,鄙人七种茨也一定会跟随您的!”

乱凪砂就这么不由分说地握着他的手,力气很大,握的很紧,但却没有造成任何疼痛或者不适。他带着七种茨快步向大厅的一角走去,整个大厅除了他们已经没有人了,七种茨尽量跟随着脚步穿过灯光下飞舞的闪粉和灰尘,只觉得看着身前阁下的背影都有些精神恍惚。

“……那是槲寄生吧,茨。”停下脚步后的乱凪砂看着他这样开口。乱凪砂面对着他,抬手指向了他们的头顶。那是微微挑起眉头的表情,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说,要有光”的样子。

所以果然只是对圣诞装饰感兴趣吗。七种茨松了口气,随着乱凪砂的手指也仰起头看。那是被红色丝带束好倒挂着的一小丛灌木枝条,叶片间掩着白色的微小果实,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圣诞色彩。

“真不愧是阁下,连这些微小的装饰都能说出名字!不过鄙人对于这些装饰性的植物知之甚少,布置的时候选择使用也完全是委托人出于传统,失之考察,非常惭愧!如果阁下对这个感兴趣,鄙人可以安排明天送来一些更好的样本和相关资料以供阁下研究☆”

“是吗。……我暂时,不用这些。”乱凪砂重新看向了七种茨,眼睛里漫起了一点温柔的笑意,“那么我来告诉茨,那个「传统」指的是什么吧。”

“……槲寄生是浪漫、活力和生育力的象征。在圣诞节期间,如果两个人一起站在槲寄生下,就必须要接吻。”

“……规则是这样的,不能商量。不过,我想听一听茨的回答。”

他们注视着对方,缓慢地相互靠近,然后七种茨率先阖上了眼睛。他的眼睫在微微地颤抖,仿佛托起了太多的灯光,但他确实是想以此做为回答的,在这种时候说话,几乎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

他们在常青的枝条下亲吻彼此,借着传说的名义理所当然地唇齿缠绵,像一对传说故事里最脸谱化的情人;可是空旷明亮的大厅里空无一人,他们同时也成为了彼此和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心。

远处响起了平安夜的钟声,而乱凪砂在钟吟的余韵里轻声开口询问。

“……茨。要回去了吗?”

“是,”七种茨尽量平复了呼吸,开口应答。

“这就护送阁下回往住处,请把手递给鄙人☆”

魚翅燉湯

没人嗑这对...已经参透了👋👋👋

没人嗑这对...已经参透了👋👋👋

开除粉籍

【旧fine】Cadenza

tips:

全员向 友情向

残文 写不下去+出坑了 就随便发出来吧

关于cadenza:a brilliant solo passage occurring near the end of a piece of music

Genuine Revelation--旧fine


__________


“走吧。”

灯光渐暗又亮起,耀眼的光芒笼罩了舞台,天使在人间歌唱。


日日树君...在看着吗?

还是,已经绝望地离开了呢......

只是英智站在台上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他忘了他的计划,忘了敬人紧锁的眉头,忘了纺担忧的目光,忘记了当下...

tips:

全员向 友情向

残文 写不下去+出坑了 就随便发出来吧

关于cadenza:a brilliant solo passage occurring near the end of a piece of music

Genuine Revelation--旧fine



__________



“走吧。”

灯光渐暗又亮起,耀眼的光芒笼罩了舞台,天使在人间歌唱。


日日树君...在看着吗?

还是,已经绝望地离开了呢......

只是英智站在台上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他忘了他的计划,忘了敬人紧锁的眉头,忘了纺担忧的目光,忘记了当下。

英智望向台下,眼神在漆黑的观众席中游走,寻找着日日树涉的身影。但那里是一片黑暗,他们是唯一的光。




“英智君。战争已经结束了,只剩下由你来为这场戏画上句号。可别出什么差错啊。”日和的话将英智的思绪带回到了当下。

演唱会已接近尾声。最后一幕,应是英智的独唱,以宣告他们与五奇人的战争的胜利。英智正站在镜子前,做着最后的准备。

“英智君。”纺开口,“那个...要不要喝口红茶?我感觉你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

“不用了,纺。”英智整理着胸前的领结。

纺看着镜中英智的脸,走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让英智君去吧。”凪砂说。

“我们brilliant的小少爷可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吧英智君?”日和。

“嗯,那我去了。红茶就等到演唱会结束后再喝吧,大家一起。”英智迈上了通向舞台的台阶,“早就想这么做了,喝红茶到酩酊大醉。”回头,他朝着即将分离的同伴露出了笑容。阴影之下,他的笑显得温柔。

“醒来之后就让我们在此分别吧。”



__________

灵感来源:click

为过去、为留在身后的亲爱的人们吟唱一首华彩乐章(Cadenza)

这是我对于元fine最后一点无用的哀伤和爱恋

伊东HARUMI
我劈不动了,是很粗糙的试妆 凪...

我劈不动了,是很粗糙的试妆


凪砂我🉑️

我劈不动了,是很粗糙的试妆


凪砂我🉑️

魚翅燉湯

都是凪砂,还有玩队名的梗

都是凪砂,还有玩队名的梗

秋叶切青江

【凪茨】睡美人

避雷预警:

cp乱凪砂x七种茨

★★★请注意,本文中出现非性转女装元素,如有不适请及时关闭页面

口嗨流大纲式童话脑洞,因为认真写肯定会咕没的所以杀鸡取卵将就一下当粮吃

真的是童话

稍微有点年龄操作

谢绝带脑子吃这篇

学龄前文笔

平淡流水账

巨量ooc致歉

今晚动画更新,又能看adam了我好开心啊

1、

在又一轮血红的夕阳向山的那边落下时,王城的瞭望塔楼上挂起了饰着银色花纹的黑旗。王城中年老的国王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长久的宁静——在捧着圣经的神父的注视下离开了人世。

老国王没有王妃也没有子嗣,王国的继承问题早在他沉疴难起时就让臣子们打破了头。虽然老国王可能算不上是贤明的...

避雷预警:

cp乱凪砂x七种茨

★★★请注意,本文中出现非性转女装元素,如有不适请及时关闭页面

口嗨流大纲式童话脑洞,因为认真写肯定会咕没的所以杀鸡取卵将就一下当粮吃

真的是童话

稍微有点年龄操作

谢绝带脑子吃这篇

学龄前文笔

平淡流水账

巨量ooc致歉

今晚动画更新,又能看adam了我好开心啊







1、

在又一轮血红的夕阳向山的那边落下时,王城的瞭望塔楼上挂起了饰着银色花纹的黑旗。王城中年老的国王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长久的宁静——在捧着圣经的神父的注视下离开了人世。

老国王没有王妃也没有子嗣,王国的继承问题早在他沉疴难起时就让臣子们打破了头。虽然老国王可能算不上是贤明的君主,但在他的治理之下,国内尚算是安稳和平。满脑子为国为民的中立派自然倒向主张寻找老国王血脉的忠臣一边,伙同忠心耿耿的近卫军队同心协力逼迫本想发动政变的权臣派别暂时妥协。眼下老国王已然一命呜呼,从房间内转出来的神父面对着等候在偏厅内的大臣们摊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没有问出继承王冠的下落,”他说,“陛下什么都没说。”


2、

除去血脉之外,继承王冠也是继承王位的必备物品之一。王城内早被不同派别的侍女和守卫们翻了个底朝天,结果直至老国王撒手人寰都一无所获,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一个:王冠并不在王城里面。

这一下就算是野心勃勃的权臣们也别无他法,王国的上层势力短暂团结在一起,各怀鬼胎的开始在偌大王国的角落翻找有可能存在的,老国王的血亲。

当然,最终还是让他们找到了——披着宝石蓝色披风的近卫军在某天整整齐齐的列队护送着一辆马车进了王城,坊间便迅速传开了准确率八九不离十的谣言。

继承人是在贫民窟被找到的:施加过祝福的血缘宝石在靠近他的时候发出了刺目的光。于是贫民窟的孩子们唱起了新编的童谣,他们唱着贫民窟曾经住过一位小王子,紫红色的头发像极了去世的老国王。


3、

继承人回到王宫,坊间一时很有些津津乐道起来。然而令百姓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他们准备好新国王继位的庆典活动,宫内就传出了新的消息。

血脉是真的,继承人的身份也是真的,但是这位“小王子”确切的说现在应该是“小公主”才对——因为贫民窟环境险恶,公主为了自保只好女扮男装,这才得以安全的长大成年。王室在“验明正身”后几乎立即做出了声明,公主也率领着众王室女官在城楼上隔着窗口薄薄的帷纱和城下的民众远远的见了个面。公主在女官群中稍显高挑的身量有些扎眼,王室礼服裙装裹在她身上勒出流畅的腰线。为了配合眼下的场合礼服颜色挑选了庄重的红,衬着公主紫红的发色便有些令人目眩神迷。眉目之间如骑士般格外英气的公主站在金色的晨曦中,王冠上的宝石如同清晨落在玫瑰上的露珠,衬着她颇有些中性美感的面容闪闪发亮。

王室的血统果然有其过人之处,在目睹了这令人心驰神往的美貌之后,各路竞争亲王位置的贵族青年与权臣之子们殷切的表情中倒又多了几分真心。


4、

在继承者的身份昭告天下之后,忠臣们忧心忡忡,权臣们倒是颇有些心花怒放:本朝没有未婚公主继位的先例,而作为公主的配偶,亲王有辅政的权力——一时间适龄的上层社会青年,不管本身意愿如何,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部被扔进了争夺公主芳心的漩涡里。

然而没过多久,忠臣们仍然忧心忡忡,权臣们却笑不出来了:公主不小心被绣娘房间内的纺车刺破了手指,然后生起了怪病,一睡不起。相亲的算盘暂且打不下去了,大家便开始打起老国王身边人的主意,很快就有服侍过老国王的女官站了出来,指出老国王或许还有位养子,被临终托孤给了某位贵族家里。


5、

老国王的养子很快就被找到了,这一次倒是个货真价实的王子:为了避免之前那样的乌龙,检查自然仔细了许多。这一位的样貌有着某种透明而坚硬的宝石般的锋锐美感——只消披着发灰的银色长发安静坐在那里,便不会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视线。配上考究的衣饰便如同切割讲究的钻石配上了天鹅绒的精美底座,活脱脱一个从小说童话中走出来的,年轻国王的理想型。好在这一位像是被老国王保护得太好,怎么看都温和又单纯,明显比贫民窟接回的公主容易掌控得多。

那么,公主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权臣们如此打算着准备下手,但当新接回的王子见到沉睡中的公主以后,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这一位平时温吞又迷糊的准国王颇有对着名义上的自家妹妹一见钟情的意思,干脆就在公主沉睡的寝室附近住了下来,一天三遍的在附近巡逻,像极了忠心耿耿的向着心上人献上安全与宁静的骑士。


6、

小公主——或者说其实应该是小王子,最近有点不太好过。在被接回王城之后,当天晚上他就遭遇了些足以令人丧命的恶意。好在贫民区内锻炼出的警觉本能此时尚还好用,在忠心于老国王的女官的帮助下他钻起了本国风俗的空子:谎称自己是婚后才能继位的女性,成功骗过了所有人稍带着还搅浑了贵族圈子这一滩再复杂不过的浑水,为自己势力的扩张工作争取到少许缓冲时间。

然而接踵而来的除了复杂冗长的礼仪课程之外便换成了无止境的相亲,对此烦不胜烦的小王子当下便利用城堡内的绣娘演了场戏,从此过上了白天睡觉休息假装怪病发作,夜晚在心腹女官的掩护下跳窗出门联络可利用势力的美好生活。

本来一切都顺风顺水……直到他的那位没有血缘关系的便宜哥哥被接回来时为止。

小王子完全不懂那一位是抽了什么风,他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本已经做好了发动政变的打算。结果那一位放着好好的王位不去继承,总在附近转来转去的为他夜晚出门的拓展势力大业增添了极大不便。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是很想和这一位脑子可能不太好使的便宜哥哥谈谈,当然,这个机会并没有让他等得太久。


7、

那是个月黑风高夜,可能很适合约会。

从心腹女官那里得到了传信人带回重要信息的情报,小王子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确认一下。他躲在窗边确认过四周无人,放心的准备翻窗时却和从下面望上来的那双橙红色的眼来了个毫无心理准备的四目相对。对方站在斑驳的树影下,发灰的银色长发在月光下泛着东方丝绸般细致华丽的光泽,令他肩头披风的银狐皮镶边都相形见绌。小王子看到这一位好像是突然回过神的样子啊了一声,眼神单纯而友好的像是下一秒就要开朗的大声打起招呼,顿觉不妙。他恐怕会引来附近巡逻的守卫,也顾不得披上带兜帽的披风,就这么直接跳了下来。

当然,目前的第一要务是让对方闭上嘴,或许是因为这个人表现得过于无害,小王子想也没想的直接拉住自己这险些坏事儿的便宜哥哥的手腕。但是事与愿违,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就被兜头塞进了一片带着衣橱香木味道的柔软黑暗里。紧接着便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甲胄撞击的声响,这一连串的杂音在他身后略微停顿,来人似乎停下来敬了个礼,便又向着远方的巡逻目的地而去。

小王子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发觉额前柔软顺滑的触感似乎就是那件银狐镶边的披风——紧接着他重见光明,这一段温暖的蓬松皮毛滑过来绕着脖颈裹了一圈,他以审视的目光注视着那双眼,刚刚分开时就握在手中的,本应悬挂在对方腰际的短剑被扯出一缕寒光,抵在原主的心口蓄势待发。

“阁下究竟是……”

“父亲的味道。”

可惜对方根本没有等他问完,完全没有按照套路出牌。

“……你的身上、有,父亲的味道。”

“诶?”


8、

他们找到了个巡逻死角的角落,总算把相互的情况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小王子了解到,他这个便宜哥哥名为乱凪砂,作为交换他也同样交出了自己的名字。对方念叨了两遍“七种茨”后表示自己记住了,结果没过几分钟茨的称呼又变回了“谁来着”。作为报复,茨暗搓搓的决定也一直称呼这位不太靠谱的便宜哥哥为“阁下”。

当然,这只是相谈中的小小插曲。茨总算搞明白了凪砂这一系列添麻烦行动的意图:在临终托孤的时候,凪砂意外得知自己可能还有位不知去向的弟弟或者妹妹。棘手的是老国王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当年犯错的后果到底是什么,不过好在老国王在把作为信物的继承王冠的一半交给他时提到过王冠的碎片之间会不同程度的互相吸引。

“父亲可能,希望我找到你,然后、我们就都有‘家人’了……?但是,在找到你的时候,我总觉得,附近很危险。所以,只能守在附近。”

凪砂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他的脖子上严丝合缝的扣着个玫瑰花纹样的颈环,顶端的十字上镶嵌着的魔法宝石越发流光溢彩,一看便知价值连城。茨抬起手腕,自他记事起就被扣在手腕上缠了两圈紧紧贴合的蛇形手环仿佛正呼应着玫瑰花的冠饰一般,正在边缘长出荆棘似的刺,并且抽出了细小的嫩枝。


9、

得益于凪砂过硬的王室知识储备,茨总算大概搞明白了继承王冠这个东西的秘密。

相传这个麻烦的王冠是开国时由前来参加庆典的魔女留下的祝福礼物,可以分成基座和冠饰两部分,拆开以后便是一枚颈环与一枚手环。在被人佩戴上之后便依照着对方的特性进行变形,这样一来除非重新组合成一体,否则就算是砍断那段脖颈或者手臂强行取下来也不会恢复能够作为兵符使用的原本的样子。因为这个特性过于方便,继承王冠一直被历代王室当作兵符一样的信物给储君使用。

茨强行忍住了吐槽的意愿,在他看来这个设定实在是又麻烦又没什么意义。但是拜这种鸡肋设定所赐,他现在倒是可以更加方便的发展自己的势力用来争夺王位了。

想到这里……

茨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凪砂,对方活像个行走的人形百科全书。在毫无自觉的仔细解释完这一切之后就很安静的站在那里——眼神是不会骗人的,所以茨最终断定,凪砂如果不是对王位完全没有兴趣,那么就是城府比自己要深的多。

但是,管他呢,做好万全的准备就好了,并且同那种事情相比……眼下最棘手的是传信人在王城内逗留的时间要结束了。

茨觉得有些不妙——虽然获得了珍贵的情报,但是那位传信人又是今晚非见面不可,一旁的凪砂好像看出他正在为难,恰到好处的重新开了口。

“……茨要去王城外吗?”

他指了指自己脖颈上的颈环,在一刹那间茨似乎看到有一圈近乎透明的王冠虚影瞬间展开又消失,那大概是继承王冠本来的样子。

“……他们看到这个,就不会阻拦。茨想要出门的话、我有办法哦。”


10、

大概是因为凪砂自己提出了要帮忙的缘故,茨对凪砂的警惕心一度降低了许多。这倒是也不能怪他,凪砂有些过于任劳任怨——茨在摸清颈环作为信物的作用似乎是号令王城守军以及王城内的近卫之后便尝试着在夜晚叫上凪砂一起行动。

信物的效果倒也没有让他失望,王城内的卫兵完全对他们视而不见甚至主动帮忙掩护,也并没有出现任何与他相关的传言。再加上在联系宫外忠臣势力的过程中,茨了解到王冠底座的真实作用是控制所有王城外的地方军队,日子便过得更加志得意满。

一切都顺风顺水的好起来了,在按部就班安排好一切之后的那天深夜,茨破例没有跳窗户下去而是把凪砂请了上来,两个人难得无所事事的坐在窗边,把窗子下面来回巡逻的王室近卫当花园造景欣赏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颈环还在凪砂的脖颈上箍着,而手环也还扣在茨的手腕上,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大概是凪砂过于人畜无害,又或许是因为一段时间内的共患难培养出了些普通友情之上的情感,总之——

实在不行就设两个王座两个人一起执政,反正凪砂的兴趣也不在这里,起码在这个时候茨是这样想的。

“茨是,怎样想的呢……?”

凪砂突兀的开了口。

“……在一切结束以后,我想要离开这里,去看看这个国家……所以,王冠应该要整个留下来。”

茨觉得有点微妙的不舒服,也有些为难。他说服自己一切不适都是因为总不能为了这个把凪砂的脖子和自己的手腕砍了,更何况就算砍了也无法得到可以复原的王冠。像是看懂了茨在为难的是什么,凪砂思考半晌,补上了一句。

“取下来的办法,我知道哦……但是,要成为血缘关系上的同姓关系,有点难,所以。”

“要结婚吗,茨?”


11、

望着那双认真的橙红色眼睛,茨有些一时语塞。

的确,这是眼下的最好办法——王冠不认义兄弟的关系,但是结婚便要理所应当的改姓。他用这个借口成功的说服了自己,那么排除异己然后继承王位的流程就没办法像最开始决定的那样简单进行,两个人重新谋划了一通接下来的计划。

首先是排除异己,茨写了整卷羊皮纸的计划而凪砂完美的执行了它们。靠着军队的支持,将几位手握重权的权臣党羽剪了个七七八八。

再来就是坊间的幼童:童谣传唱的内容已经变成了王城的皇宫里沉睡着国家唯一的公主,唤醒她的人将得到成为亲王的可能。然后在某天清晨国家唯一的王子来探望名义上的妹妹的时候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于是公主苏醒了。因为王子与公主没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国内人尽皆知,所以百姓倒是还有些期待这一对似乎是误打误撞走到一起的“王国第一国民cp”的感情进展。

于是在一系列紧张复杂的筹备之后,婚礼如期进行。

似乎王室不太想放过获得人气的机会,得到观礼许可的百姓们把从王宫到教堂的路两旁围了个水泄不通,就像是在童话中一样,临街商铺自发的挂起了花饰与彩带,漫天的花瓣和欢呼声簇拥着婚礼马车向着教堂行进。

今日的公主同她第一次登上城楼面见城民时一样,她依然是一身如同怒放的玫瑰般嚣张耀目的红,半长不短的头发盘在脑后缀着鲜嫩的玫瑰花。不过身量似乎拔高了许多——但是此时站在她身边的并不是娇小玲珑的女官,而是被裹在配着红色礼装缎带的白色礼服内,沉静如同月光一样的王子,身高差便显得相得益彰。

城民们和穿着礼服的近卫军把他们送到了教堂的门口,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由观礼的贵族转述了。好在王国内历史最久的巴家中有位其实很平易近人的小公子,他把这段场面转述了出来,在民间流传成了新的话本。

他说,这场婚礼是年纪最大的主教主持的。在戒指交换完毕,该要交换契约之吻的时候公主的手扶了一下王子的肩,于是公主的手环和王子的颈环一起脱落了,它们在空中仿佛互相吸引一般,拼接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顶他所见过的最为华丽高贵的王冠。然后,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王子就伸手接下了王冠,毫无犹豫的戴在了公主的头上。于是就像传奇一般的,结婚典礼结束以后紧接着进行了继位仪式,这个失去主宰者已久的国家终于迎来了手握权杖的女王。


12、

童话到这里就该结束了,追究后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意犹未尽,是吗?那么,这或许不是你所期待的结局,但却是这篇童话货真价实的结局。

在结婚典礼与继位仪式过去不久后,亲王就离开了王城,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好在这段时间并不很久,因为年轻的女王很快就变成了年轻的国王——尚还有些野心,打着王族下一代主意的权臣们被王室同神秘势力里应外合的一个一个扳倒,这场秋后算账颇令坊间津津乐道。然而这个瓜后面跟着的新鲜事令他们更加意想不到,在清算其中权力最大的一位的罪过时,竟然把最初试图谋害刚回到王城的公主的事情牵了出来。彼时的国王,不,那时还应该成为是女王,索性把自己为了保全性命暂时装作是女扮男装的旧事全部抖了出来,好在他的统治与父亲相比可称贤明,坊间百姓在痛骂权臣胆大包天的同时也很快接受了他们的女王其实应该是国王的事实。

那么,亲王的存在就很尴尬了。

还没等百姓们心疼完这位本来可以安静当王公贵族的亲王,新国王就发下了新的旨意,不,比起旨意来其实更像是寻人启事般耐人寻味:亲王的位置并没有被取消,并且王城内还有新的政务需要处理,决策国家大事的人手严重不足,请亲王尽速回到王城负起王室的责任。

于是亲王在迷路了几个月后,成功的重新回到了王城,在国王贤明的治理之下,王国很快的强盛起来。

当然,偶尔亲王也会失踪一阵子,有时国王也会跟着失踪,但这并不影响王国政治机关的正常运转,于国于民都是大团圆结局呢,可喜可贺。

贫民窟——不,现在或许已经可以称为平民区了,孩子们已经学会了最新的童谣。

他们歌唱着王子与公主的传奇故事,话本的内容倒是怕亲王尴尬一般的,自发的不太传唱了。

至于其实对这种事情不怎么在意的国王和亲王,可能直到今天都还愉快的生活在一起吧。


——End.——


一些杂七杂八啰啰嗦嗦,但是对吃粮或许有用的恶趣味设定:

①架空王国,13岁成年,贫民窟的孩子营养不良发育更晚

②继承王冠的冠饰的部分其实是跟随着佩戴底座之人的特性而变化的,如果凪砂佩戴了底座的话,茨的颈环可能会是一圈打磨成原矿晶簇样子的钻石结晶体

③一见钟情【真】

④血缘上的同姓关系,在这里指“写进户口本”

补充完毕,最后祝大家吃粮以及吸今晚的动画愉快√

深渊蔷薇

【cp25场贩限定】【本宣】《欢迎来到,cosmic事务所!》

社团【灰色发条】脚本: @宇文倾城 
A5/20p(不含封面)(通贩商议中,暂时只限场贩)
全年龄/无cp/欢乐向/定价:20r
是搞笑漫画,搞笑漫画!
vk中心的cosmic事务所搞笑漫画! 

(通贩大家不要急,大概会有的)

【cp25场贩限定】【本宣】《欢迎来到,cosmic事务所!》

社团【灰色发条】脚本: @宇文倾城 
A5/20p(不含封面)(通贩商议中,暂时只限场贩)
全年龄/无cp/欢乐向/定价:20r
是搞笑漫画,搞笑漫画!
vk中心的cosmic事务所搞笑漫画! 

(通贩大家不要急,大概会有的)

Seausa☆

突然发现,ngs胸沟沟~

突然发现,ngs胸沟沟~

神木泓之七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难平……


……纺哥……

最近在搞es 元菲真的是我的意难平……



……纺哥……

秋叶切青江

【凪茨】生日礼物

避雷预警:


cp乱凪砂x七种茨

学龄前文笔

平淡流水账

巨量ooc致歉

没啥别的要注意了

七种茨生日快乐♪



细砂纸小心的打磨着宝石碎块的表面,小巧的矿物逐渐在名为乱凪砂的打磨者手中变得流光溢彩。

与朴实的沙沙打磨声相比,休息室桌子上的什么东西发出的电子音就有些格外突兀。凪砂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以视线寻找发出动静的声源——摆在桌子边的,造型座钟的底座之上的七种茨胸像正与他大眼瞪小眼。

大概是茨忘记关掉了吧,凪砂捏住底座将座钟拿起来寻找响声的开关。他记得这东西是某一次粉丝活动的限量版纪念品,模具来自某位业余追星的雕塑大师的杰作。

那么,开关在……啊。

凪...

避雷预警:


cp乱凪砂x七种茨

学龄前文笔

平淡流水账

巨量ooc致歉

没啥别的要注意了

七种茨生日快乐♪





细砂纸小心的打磨着宝石碎块的表面,小巧的矿物逐渐在名为乱凪砂的打磨者手中变得流光溢彩。

与朴实的沙沙打磨声相比,休息室桌子上的什么东西发出的电子音就有些格外突兀。凪砂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以视线寻找发出动静的声源——摆在桌子边的,造型座钟的底座之上的七种茨胸像正与他大眼瞪小眼。

大概是茨忘记关掉了吧,凪砂捏住底座将座钟拿起来寻找响声的开关。他记得这东西是某一次粉丝活动的限量版纪念品,模具来自某位业余追星的雕塑大师的杰作。

那么,开关在……啊。

凪砂依稀记得自己应该拿着类似的东西合过影,但是开关的位置他倒是完全没有记住。所以在摸索了一通之后,他成功的按下了一个很明显与闹钟毫无关系的按钮。

……?

看着底座侧面打开的观望口,凪砂有些好奇的凑上去,探索起这件限量周边的秘密。

首先是以全息影像的形态漂浮在视野中的Adam标志,紧接着便出现了背景音乐和微缩的偶像表演舞台,凪砂还记得那首歌,那是Adam刚刚组成时的出道作品,他不止一次在台上唱出这段旋律——同台下挥舞着手灯的追随者们一起,同那时的茨一起。乐句很快就停止了,重新沉寂下来变得漆黑的观望口内侧突然炸开了一串烟花,飘散的金红色火星拼出了日期和“七种茨生日快乐”的字样。

凪砂觉得自己瞬间理解了这东西会在粉丝之间价值不菲的流传着的原因。

那么,既然被他知道了今天是茨的生日,礼物就是不可缺少的东西。凪砂有些犯难:茨想要的东西,也就是他一直追求的那个顶点,是过于抽象的存在。虽然他对茨有着足够的信心,想要达成茨的愿望也还是短时间内无法完成的事情。向自己许愿了难题的万能的神明将应当被祝福之人的胸像座钟放在了自己的对面,不愧是大师级别的作品,这等比例缩小了的模型眉眼间还带着充满少年感的神采飞扬,仿佛置身于舞台上——或是置身于他所求的那个充满了身为支配者的美妙愉悦感的顶级阶层一般。

凪砂觉得,自己好像明白该送出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了。




***




作为一位合格的生意人以及偶像管理者,七种茨向来不会放弃让偶像们与追随者同乐以提高偶像人气的机会——他自己的生日也毫不例外。

所以现在凪砂正等待茨的生日会完全结束:他们送走了最后一位依依不舍的粉丝,将为staff们准备的蛋糕分好,把住处稍远一些的eve塞上回去的车,这一场堪比小型演唱会的庆生活动才算是功德圆满。

好不容易等到把善后工作安排完毕的茨拉开另一侧的门坐上来,凪砂从镜片后的那双海色的蓝眼睛中望见了些许几不可察的疲惫。

是啊,茨也是人,无论再怎样习惯于若无其事的踩着极限状态的边界线跳舞,运转过度的精密仪器也总有会因为疲劳而放慢速度的时候。凪砂对于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多少有些内疚,但是既然已经准备了,他便不打算半途而废,于是……

“……茨,我呢,现在想去一个地方。茨也来,可以吗?”

茨转头望向凪砂,他看到那双纯净的橙红色眼里静静的跃动着愉快的火焰。

看起来不过是活动结束后的余兴节目而已,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小的要求,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车子最终停在了市中心的游乐园大门前。

望着游乐园灯光闪烁的牌子,茨有点出神。或许幼年时的他可能会喜欢,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是会被哄小孩子的把戏逗笑的年龄了。他的阁下最近的爱好又在一个不留神之间就突然变化了吗,还是……

“……茨?来,这里。”

凪砂已经下了车,正伸手向他发出邀请。

“诶?是!因为想着一些事情,擅自的出神了,没有及时为阁下打开车门,怠慢了阁下十分抱歉!”

稍稍反省了一下自己这片刻的放空时间,茨迅速下了车走到等着的凪砂身边。然而即使已经看着茨走了过来,凪砂的手也仍然固执的停留在半空,茨只好递过手去,然后被牵住了带领着向园内走。这一下子有些过于措手不及,所以直到凪砂拉着他走到摩天轮旁边的时候茨才有些反应过来。

“怕高吗,茨?”

在等待摩天轮的小房间转到最低点时,茨听到他的阁下冷不丁的发问。

“怎么会,阁下!虽然身处社会底层,但是为了我等光辉的明日,鄙人此时姑且也正在尽力向高处攀爬!”

“是吗……应该尽早的习惯‘高处’啊。那么,来♪”

凪砂催促着茨向缓慢转到眼前的小巧空间前进,他们坐了进去。略显狭窄的空间微微颤动着缓慢上升,在这个亮着绚丽灯光的庞大圆环的最高处,城市里的一切仿佛都能够轻轻松松的收入眼底。茨的视线越过流动不息的车河探向远方——那里是在他计划能够达到的未来中,用来建造属于自己的帝国的那块地皮。

“……茨,想要去往高处,想要去往那个能够俯瞰着所有曾经嘲笑过你的人的地方,我明白。但是,我没有办法一下子就完成茨的愿望。”

凪砂的声音突兀响起,有些低沉,像极了大提琴温和且飘忽的轻声低语。

“所以……现在我带着茨到‘高处’来了。就算只限今日,只有一刻也好,稍稍提前享受一下身在高处的喜悦,我觉得这并不算是罪过。”

“茨,生日快乐。”

总算完全明白了凪砂的意图,茨本能反应般的作答——并没有敷衍的意思,他是真的很开心,但是这样的回应可能是最好的答复方式。

“阁下如此良苦用心,鄙人感激不尽!收到了来自阁下的礼物,鄙人简直要喜极而泣了~鄙人七种茨,此时正品尝着人生中最喜悦的时刻!鄙人,……”

“……不过呢,”

凪砂打断了这一连串夸张言辞,他思考着,语速虽然还是一样的缓慢,却难得有点犹豫。

“还有这个,不是茨说了想要的。但是,我想要把它也送给茨。”

七种茨有些疑惑,他视野中凪砂的那张漂亮得富有压迫力的面孔逐渐放大,但是没有回避的必要——他从那个生产战争机器的战场带回的本性并没有察觉到恶意。

然后,他的嘴唇上传来了轻轻的柔软触感,就如同昭示着寒冬已尽万物苏生的细小雨滴一般,一触即离。




——End.——

今天依旧是废柴顾笙
小号,还是CD卡池我开始怀疑我...

小号,还是CD卡池
我开始怀疑我的欧气是来填补我的空白期(没对象)的x
啊啊啊我小号终于有凪砂了
小号集齐四个墙头的四星卡我也是很强✔

小号,还是CD卡池
我开始怀疑我的欧气是来填补我的空白期(没对象)的x
啊啊啊我小号终于有凪砂了
小号集齐四个墙头的四星卡我也是很强✔

FLEUR

近期抽卡。
20连园cd没有茨茨不过涟涟来了四张我就知道涟涟是爱我的。
40连的鬼岛大将,为了换5星卷又抽了一发结果三星堆了×鬼岛大将真的太帅了!!!
换的五星卷出了品行司!是我没有的普五,虽然还是想要野餐狗不过以后随缘吧,接下来备战奶次返礼~
ps:es音游出试玩版啦~总体来看体验很不错,大家都可以来玩玩看哦~

近期抽卡。
20连园cd没有茨茨不过涟涟来了四张我就知道涟涟是爱我的。
40连的鬼岛大将,为了换5星卷又抽了一发结果三星堆了×鬼岛大将真的太帅了!!!
换的五星卷出了品行司!是我没有的普五,虽然还是想要野餐狗不过以后随缘吧,接下来备战奶次返礼~
ps:es音游出试玩版啦~总体来看体验很不错,大家都可以来玩玩看哦~

理文(阿咖
10/27生日花紫苑花語神經質...

10/27生日花紫苑
花語神經質(的樣子

10/27生日花紫苑
花語神經質(的樣子

Rainsun🌦️Amemori🌱

【原fn幼儿园的(沙雕)日常·三】

(假如原fn真的去唱K了)

日和:英智君!我们来battle吧!

英智:好啊(笑)

……

纺:哇啊!英智君玩过头的话对身体不好啊!凪砂君你也劝劝日和君吧!

凪砂:(翻书)

……

英智:糟糕…我好像不太行了…

纺:英智君!!(慌张)

日和:喂!英智君!(跑过去扶起英智)我们还没决出胜负你不能就这样倒下啊!!

凪砂:(默默地call幺二零)

(假如原fn真的去唱K了)

日和:英智君!我们来battle吧!

英智:好啊(笑)

……

纺:哇啊!英智君玩过头的话对身体不好啊!凪砂君你也劝劝日和君吧!

凪砂:(翻书)

……

英智:糟糕…我好像不太行了…

纺:英智君!!(慌张)

日和:喂!英智君!(跑过去扶起英智)我们还没决出胜负你不能就这样倒下啊!!

凪砂:(默默地call幺二零)


Noriya
乱哥哥生日快乐!!!!!!!!...

乱哥哥生日快乐!!!!!!!!!!!!!!!!!!发的晚了点!!!!!

乱哥哥生日快乐!!!!!!!!!!!!!!!!!!发的晚了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