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事·thing

79浏览    113参与
loc-vile

像狗、不愿意面对还是麻痹自己,把自己真空,我相信我是pure-

像狗、不愿意面对还是麻痹自己,把自己真空,我相信我是pure-

loc-vile

明天要去见心理老师,我没准备问题,不想准备,想到啥说啥。我真的是太ego了。


明天要去见心理老师,我没准备问题,不想准备,想到啥说啥。我真的是太ego了。


loc-vile

夜晚是一个美妙的时刻,除了手机光有些刺眼

我能够听得见我的呼吸和内心的呼吸

我想成为一名作家

经历了些事情动不动会有很恐怖的想法

每次都是美好的文字把我拉回来

成为作家一部分也是为了感恩

今天是双十一,第一次没有买衣服,我是怎么了?!?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清心寡欲

倒是挺想买几本书的,

但想想可以看盗版,那就算了吧。本来就对纸质书没啥兴趣


今天拿来了一个水果上面有个小刺的种子的(看我下面发的图),我一进寝室问其中一个室友这是啥,另一位室友也好奇转过头来,明明是一个很无聊的事,可以如此消磨时间,但我还是非常享受这么单纯的友谊。像是吃到了有淡淡香味的棒棒糖🍭


夜晚是一个美妙的时刻,除了手机光有些刺眼

我能够听得见我的呼吸和内心的呼吸

我想成为一名作家

经历了些事情动不动会有很恐怖的想法

每次都是美好的文字把我拉回来

成为作家一部分也是为了感恩

今天是双十一,第一次没有买衣服,我是怎么了?!?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清心寡欲

倒是挺想买几本书的,

但想想可以看盗版,那就算了吧。本来就对纸质书没啥兴趣


今天拿来了一个水果上面有个小刺的种子的(看我下面发的图),我一进寝室问其中一个室友这是啥,另一位室友也好奇转过头来,明明是一个很无聊的事,可以如此消磨时间,但我还是非常享受这么单纯的友谊。像是吃到了有淡淡香味的棒棒糖🍭



loc-vile

吴亦凡的发布会有感

吴亦凡最近又出新专辑了,百科了一下发现女主是一个00后,发布会公布,女主甜美纯洁的笑容、脱俗的气质、瘦小的身板,简直就是专门为“女主”这个词诞生的存在。


姐姐年纪大了,对于有的事情也是看得开了一些,我对于外表和身材的追求变得漫不经心。新闻发布会我只看了几分钟就关掉了,印象最深的还是女主的笑容。她的笑容让我再次去相信爱情。但也只是远观。她还是太小了。小小偶像。


我没有再去对她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一个漂亮明星在我的脑海里只能逗留这么一片刻的时间。吴亦凡比她大十多岁,发布会上的他,也渐渐的发福,变得坚固。

吴亦凡最近又出新专辑了,百科了一下发现女主是一个00后,发布会公布,女主甜美纯洁的笑容、脱俗的气质、瘦小的身板,简直就是专门为“女主”这个词诞生的存在。


姐姐年纪大了,对于有的事情也是看得开了一些,我对于外表和身材的追求变得漫不经心。新闻发布会我只看了几分钟就关掉了,印象最深的还是女主的笑容。她的笑容让我再次去相信爱情。但也只是远观。她还是太小了。小小偶像。


我没有再去对她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一个漂亮明星在我的脑海里只能逗留这么一片刻的时间。吴亦凡比她大十多岁,发布会上的他,也渐渐的发福,变得坚固。

loc-vile

狗血剧情

好不容易,我的粉丝有4个了,小喜悦。


今天还是一天都没干呢。我活了二十几年从没这么干过,但是我毕竟是大四老学姐了,最后轻松的岁月,空虚一下也没啥。无所事事也是一种享受呀。哪怕片刻又如何。


今天又跟男友吵架了。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什么大事,他要这么闹我。


最近几天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我和他今天在教学楼的一楼自习的。本来是在图书馆自习但因为一楼是室外,更方便沟通。


差不多四点零几分,我教他几个题目我心情还是有点疲惫我说我出去走个十分钟。后来走的时间太长了他来短信语气不好让我回去。我慌慌张张的回去了。


“你不知道你出去多久了吗?一个小时!”


我看了一下我的歌单。因为我...

好不容易,我的粉丝有4个了,小喜悦。


今天还是一天都没干呢。我活了二十几年从没这么干过,但是我毕竟是大四老学姐了,最后轻松的岁月,空虚一下也没啥。无所事事也是一种享受呀。哪怕片刻又如何。


今天又跟男友吵架了。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什么大事,他要这么闹我。


最近几天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我和他今天在教学楼的一楼自习的。本来是在图书馆自习但因为一楼是室外,更方便沟通。


差不多四点零几分,我教他几个题目我心情还是有点疲惫我说我出去走个十分钟。后来走的时间太长了他来短信语气不好让我回去。我慌慌张张的回去了。


“你不知道你出去多久了吗?一个小时!”


我看了一下我的歌单。因为我出去逛的这一路都在听歌。更何况我也是有时间概念的人啊。我听了五六首歌,差不多二十分钟吧。


两人因为这个事情吵起来,他的肝脏心脏一直有问题。外加脾气暴躁。但我真的没耐心了,我说,行!都是你对!我摆出一副臭脸。跟他交流着交流着,他有红脸。然后又开始心脏痛......


“我本来可以呆在寝室的,寝室暖和。要不是因为你心情我才出来陪你。你倒好,把我晾在一边跑了。我在这还冷。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自习。”


各位看客估计都没觉得有什么好吵的吧。


“都是因为你,我这一天就做了几个题目……”


唉。

Endless Dreams

最近思考的一些东西:

自由
我发现自己是一个不太能享受漫游的人。只有当我对某地怀有执念,才会去做相关的行程攻略,否则就提不起劲,怎样都好,或者说不知怎样才好。在这方面我似乎很像那些看电影奔着结局而去的观众,无法享受电影的每一刻都是有意义的。也很像《黑色校则》里用蚂蚁比喻的那种人,脱离了队伍的规则就不知如何自由生活。这么想来,靠passion推动与靠外界推动的人似乎没什么区别,反倒是那些顺势而为的人才深谙自由的真谛。可是我明明许多时候又是后一种人,享受过程,挑战规则,追求自由。真的如此吗?
所谓追求自由,其实是因为自己当下的追求与规则之间发生了冲突,在这个意义上,自由与禁锢同在,没有禁锢也无所谓自...

最近思考的一些东西:

自由
我发现自己是一个不太能享受漫游的人。只有当我对某地怀有执念,才会去做相关的行程攻略,否则就提不起劲,怎样都好,或者说不知怎样才好。在这方面我似乎很像那些看电影奔着结局而去的观众,无法享受电影的每一刻都是有意义的。也很像《黑色校则》里用蚂蚁比喻的那种人,脱离了队伍的规则就不知如何自由生活。这么想来,靠passion推动与靠外界推动的人似乎没什么区别,反倒是那些顺势而为的人才深谙自由的真谛。可是我明明许多时候又是后一种人,享受过程,挑战规则,追求自由。真的如此吗?
所谓追求自由,其实是因为自己当下的追求与规则之间发生了冲突,在这个意义上,自由与禁锢同在,没有禁锢也无所谓自由。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尝过被约束的滋味,那么ta也无法从无拘无束的状态中感受到自由。这种自由是一种哲学命名,而不是一种状态描述。它其实也意味着人心中有一个应该如何的存在,否则就无所谓冲突。而这个应该如何,其实就是人为自己立法。
那么我无法享受的自由是什么自由呢?其实是一种没有法的自然状态。没有外部法也没有人为自己立的内在法。与这种自由相伴的情绪往往是恐惧。我能够享受精神的漫游,是因为安心,没有外部威胁。但是身体的漫游却要将自己置入一个陌生的空间中,这种漫游如果脱离既定轨道,我们又不具备充分的应对知识或经验,那么就可能遭遇潜在的危险。只有在一个我们判断自己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在自身掌控范围内的空间中,我们才能享受漫游。也就是说,自由,终究只是某个范围内才能享受的东西,不确定性,不能超出某种程度。而对这个范围和程度的选择,是需要决意的。即使我们不抱有明确的目的性,我们也始终在做出判断和抉择。决意所依赖的标准是内在的passion还是外在的法则或者偶然的际遇,在这个意义上,并没有本质差别。哪怕是漫游,在决定下一步迈向哪里的那一刻,我们也对自身的行动作出了限制(放弃了其他潜在的可能性)。尽管失去了部分的自由,但决意本身却正是自由意志的体现。人的自由正在于能够限制自由,而不必成为做布朗运动的分子,全然的自由恰恰意味着没有自由。

英雄
最近读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里有一句话:未能与人类进步相结合的英雄精神是空虚的,而缺乏英雄气魄的善良也同样很空虚。
我好像从来都是对英雄无感的人。我或许也能在理性上认可他们的伟大,但很少被打动。或者说,打动我的不是他们的功绩,而是人本身所散发出的魅力。但对英雄的塑造往往都是朝着杰出、拔擢,异于常人、超出常人的层面去的,也就意味着属人的性质的稀缺。所以我总是更容易喜欢上失败者、不那么完美的人们(Yuzu大概是唯一的例外,从成功的层面上来说。性格上他显露出软弱的时刻是我觉得很珍贵的瞬间)。当然,肯定人的软弱不意味着不追求人的超越。只是对我来说,这种超越不是建立什么功勋,而是像奥尔特加·伊·加塞特说的那样:英雄即欲成为自己之人。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是因为他成为自己的路上受到庸常之人的拉扯,他做出的普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显得费劲,需要气魄,也因而超越了那些庸常之人。这就是善良需要的那种英雄气魄,在面对某些事情时,仅仅感到内疚是不够的,必须有站出来承担责任的勇气。可以说这种英雄都是被动成为的,如果一个人不需费力就能成为自己,也就无所谓英雄。
但是一个意欲成为自己之人,除了因外部张力而被迫成为英雄,也可以赋予外界正面影响。日漫里经常出现“英雄”这个词,往往是小时候有点懦弱的男主在被女主拯救后说:她是我的英雄。这里的英雄是一种象征含义,是一个人从另一个人身上受到鼓舞,因为另一个人做到了他不敢做的事。“英雄”首先是发生于个体间的联系。如果一个人所做的,激励了很多很多人,那么ta大概就成了普遍意义上的英雄。所以英雄必然与他人相连。仅仅是超越自己去做一些充满难度的事情,还够不上英雄。人有这样的觉悟其实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大部分人在做到了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后,都会飘飘然,觉得自己理应享有英雄的待遇。但是Yuzu曾说过,他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没想到会因此被那么多人喜爱。他从来不以成为英雄为目标,却真正成为了很多人的英雄。(怎么写着写着就变成牛吹了……)不说“与人类进步相结合”这样的大词,但至少,不能与他人发生关联的英雄精神确实是空虚的吧。

Endless Dreams

没想到过了五年(其实快六年了)还能跟我牛产生精神上的共鸣,那时正好站在回望过去的时间点上,通过他重新感受着少年时的梦想、勇气和拼劲。而当我终于找到自己在时间中的位置,以为他终将成为生命中一个珍贵的节点时,我发现他也在不断成长。是啊,他怎么可能不成长呢,正因为是王者,他经历的困难、思考的东西,只会比表面上看到的更多。最近在加拿大站赛后的访谈中,他少见的在言谈中表现出硬刚的一面,虽然语言本身就是性格的反映,只不过这种性格以前往往都体现在比赛中,而这次能那样说出来,绝对非同寻常。比起礼貌谦和,我一直都更喜欢这种能看到一个人的真实的时刻。然后,我发现这正好也跟自己的近况有某些相通之处。比喻一下的话:
我...

没想到过了五年(其实快六年了)还能跟我牛产生精神上的共鸣,那时正好站在回望过去的时间点上,通过他重新感受着少年时的梦想、勇气和拼劲。而当我终于找到自己在时间中的位置,以为他终将成为生命中一个珍贵的节点时,我发现他也在不断成长。是啊,他怎么可能不成长呢,正因为是王者,他经历的困难、思考的东西,只会比表面上看到的更多。最近在加拿大站赛后的访谈中,他少见的在言谈中表现出硬刚的一面,虽然语言本身就是性格的反映,只不过这种性格以前往往都体现在比赛中,而这次能那样说出来,绝对非同寻常。比起礼貌谦和,我一直都更喜欢这种能看到一个人的真实的时刻。然后,我发现这正好也跟自己的近况有某些相通之处。比喻一下的话:
我导:大家都跳4lz,你怎么就不能跳呢,甚至有些硕士生都能跳。
我OS:pre的4lz也好意思叫四周?没有步法进入和滑出的跳跃我不会用到节目里,跳跃能不能合乐也很重要。(现阶段我只能跳好4T和4S)
或许不懂花滑的人很难看懂这个比喻,但这不重要。关键在于,如果你不想糊弄自己,又要去够到一个很高的标准,那就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你要强大到有资本去忠于自己。

Endless Dreams

如今才意识到,我这种人其实到了哪儿都是异类。如果你坚持自己认定的事,无视大多数人的行事标准,他们就视你为不可理喻者。(许多人常因为外表以为我是顺服的小白兔,但到头来他们会发现我是个刺头,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曾经以为学术圈会多一些有反思精神的人,但是要推翻的东西一旦落到自己头上,这种自省也就不存在了,更别说那些既得利益者。过去的舒适是因为我遇到了善人。然而它其实跟其他任何圈一样,是由更多的维护既定规则的人组成的,否则也不可能会长久地维系。
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重要的不是做某事,而是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共事,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做某事。

以前写过的一段话:

越来越深切地感到,教育能教化人也能...

如今才意识到,我这种人其实到了哪儿都是异类。如果你坚持自己认定的事,无视大多数人的行事标准,他们就视你为不可理喻者。(许多人常因为外表以为我是顺服的小白兔,但到头来他们会发现我是个刺头,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曾经以为学术圈会多一些有反思精神的人,但是要推翻的东西一旦落到自己头上,这种自省也就不存在了,更别说那些既得利益者。过去的舒适是因为我遇到了善人。然而它其实跟其他任何圈一样,是由更多的维护既定规则的人组成的,否则也不可能会长久地维系。
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重要的不是做某事,而是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共事,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做某事。

以前写过的一段话:

越来越深切地感到,教育能教化人也能异化人。人来到世界上本是不带任何框架的,教育在人的头脑中输入一些既存的框架,帮助人认识世界,以便能够顺利生活。但还有很重要的第三步就是拆除这些别人按的框架,组织起自己的框架——要记得框架只是人为的辅助手段,不是生来就有的,它并不绝对稳固,但没有它在人类社会里又是不行的。许多人都只活到第二步,甚至把框架活成了自我的枷锁,还觉得这是自然的。而有些知识分子只不过比这些人拥有更多更复杂的框架,他们在自我异化这一点上并没有本质区别。所以我始终不会把一个人读了多少书与ta是怎样的人挂勾,甚至我羡慕那些天生不带框架有着原始生命直觉力的人。而我所能做的只是不断吸收、拆除、重建。

那些按外部赋予的框架轻松行走的人,还会觉得我这种给自己按框架的人很可笑,然而人为自己立法才是真正的自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努力成为一个自由的人,这就是我生命的conatus(这种自由里也包含了被passion攫住的自由)。

Endless Dreams

看着一篇篇论文,就像看着一盏盏霓虹灯。一盏、两盏的时候,它们可以给我黑暗中的方向感。而当呼啦啦一下全亮起来的时候,我却感到一阵眩晕。
看到那么多人提着灯,奋力争抢山头,突然就不想走了呢。就像人群涌向公交车的时候,我总想退下来,等下一辆。
觉得不上这辆车就不行,是不是太小瞧自己了呢。

看着一篇篇论文,就像看着一盏盏霓虹灯。一盏、两盏的时候,它们可以给我黑暗中的方向感。而当呼啦啦一下全亮起来的时候,我却感到一阵眩晕。
看到那么多人提着灯,奋力争抢山头,突然就不想走了呢。就像人群涌向公交车的时候,我总想退下来,等下一辆。
觉得不上这辆车就不行,是不是太小瞧自己了呢。

Endless Dreams

豆瓣这个事让我意识到,人终究是群体的动物。如果没有豆瓣,我们依然可以读书、观影,记录自己的想法,但我们很难把它们分享出去(私人博客指向的读者终究没有那么精确),也很难获知他人的想法(你可以在网上搜索,但能找到的结果也是有限的),更难在想法和想法之间进行交流和探讨。在豆瓣之前,满足我的这种群体需要的是阿根廷足球相关的bbs,只是当你的兴趣转移或扩展,就无法满足于仅跟某一人群讨论。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每个月都要买漫画杂志,经常把自己画好的寄出去,其实这也是在寻找同好群体。它会让我感到与一个特定的外部进行着信息交换。后来我们发现他人并不总是那么令人愉快,尤其是在互联网这种匿名场所,渐渐地沉默了,但我...

豆瓣这个事让我意识到,人终究是群体的动物。如果没有豆瓣,我们依然可以读书、观影,记录自己的想法,但我们很难把它们分享出去(私人博客指向的读者终究没有那么精确),也很难获知他人的想法(你可以在网上搜索,但能找到的结果也是有限的),更难在想法和想法之间进行交流和探讨。在豆瓣之前,满足我的这种群体需要的是阿根廷足球相关的bbs,只是当你的兴趣转移或扩展,就无法满足于仅跟某一人群讨论。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每个月都要买漫画杂志,经常把自己画好的寄出去,其实这也是在寻找同好群体。它会让我感到与一个特定的外部进行着信息交换。后来我们发现他人并不总是那么令人愉快,尤其是在互联网这种匿名场所,渐渐地沉默了,但我们仍处于群体中,你可以单向地获取他人的想法,自己进行咀嚼。正是因为有他人的存在,我们觉得自己不表达也没有关系。可如果把我们投掷到荒无人烟的岛上,那么最终一定会呐喊吧。
当然朋友多的人,可能会建立起各种同好群体,足够满足交流的需要。但这样的群体是有目的地建起来的,某种程度上是封闭的(所谓熟人带熟人)。而我上面所说的这些是人们自发地聚集起来,是开放的,当然它在开放到一定程度后可能也会演变成一个个封闭的小圈子。对我来说,人对群体的依恋,指向的是开放性的那种,我对一切有封闭感的事物都感到不适。所以不喜欢朋友圈、同学圈之类的,我不觉得人因为某个身份标签就必须对某个人负有情谊(除了亲人)。我只会根据一个人自身的品质决定是否跟其往来。我喜欢自由的人们因为某种精神的勾连而结缘到一起。
所以,如果没有了豆瓣,我可能重新回到孤岛状态,或许跟三三两两的小岛相通,但我将失去大陆。除非能够发现新大陆。

Endless Dreams

昨天大概是我上网以来最黑暗的日子,豆瓣广播停用,相当于扼住社区的咽喉,任凭你怎样手舞足蹈,都不会被听见、看见。虽然如今我很少发广播,但不说话和被剥夺说话的权力是不一样的。
当我回顾豆瓣之前的网络时代,并想象如果没有了豆瓣又该如何分配在网上的注意力,发现豆瓣在中文互联网上是无可取代的。我不知道哪里还可以聚集起那么多爱读书、观影、思考的人。尽管这些年一直在说豆瓣的衰退,但它依然是这类人最后的留存地。之前写过:

对我来说,豆瓣最有价值的是人,看着友邻们几十年如一日地读书观影,自己也会被激励,他们比许多研究者都更像读书人,不带功利目的只为喜欢而坚持。新用户和大量营销号的闯入稀释了很多讨论内容的价...

昨天大概是我上网以来最黑暗的日子,豆瓣广播停用,相当于扼住社区的咽喉,任凭你怎样手舞足蹈,都不会被听见、看见。虽然如今我很少发广播,但不说话和被剥夺说话的权力是不一样的。
当我回顾豆瓣之前的网络时代,并想象如果没有了豆瓣又该如何分配在网上的注意力,发现豆瓣在中文互联网上是无可取代的。我不知道哪里还可以聚集起那么多爱读书、观影、思考的人。尽管这些年一直在说豆瓣的衰退,但它依然是这类人最后的留存地。之前写过:

对我来说,豆瓣最有价值的是人,看着友邻们几十年如一日地读书观影,自己也会被激励,他们比许多研究者都更像读书人,不带功利目的只为喜欢而坚持。新用户和大量营销号的闯入稀释了很多讨论内容的价值,也让我不再有发掘的兴趣,但只看自己关注的人也够了。这些人的价值都是我在长年累月的使用中一点点发掘的,他们有些是某些领域的牛人,但却并不公开自己的身份,不像微博上的大V那样把身份挂在标签里,很多人冲着标签去关注。这个发掘的过程排除了外在的干扰,让人只去留意思想的闪光。豆瓣之所以有门槛,门槛也正是在这。那些只等着网站推荐,没有自身独特兴趣的人,只会从外部标签去审视人的人,是无法用好豆瓣的,觉得无聊无用也是情理之中。

而如今,只有书影音条目,没有人创造内容的豆瓣,就像死气沉沉的博物馆。所幸大家已经展开了积极的自救活动,建立起类似村头大喇叭的临时小组,至少从孤岛回到了广场上。并不一定需要说话,但知道他人的存在,才能安心地做自己。豆瓣是我上得最久的网站,所以遇到昨天这样的大停电(最主要的是不知何时会来电),戒断反应严重。有些友邻有先见之明地交换了联系方式,但像我这样的人往往就算了,我并不想过分介入他人的生活,只想看看他们创造的内容。关键还是要有平台聚集起人。微信这种反互联网精神的东西,除了被迫使用的基本功能,我不想给它创造任何内容。微博莫名地给你塞关注,塞垃圾号、垃圾赞,吞评论,还得防搜用缩写,用户体验实在很糟。更重要的是没有去中心化的隔离制度,你不得不经常忍受各种弱智、低劣的发言。所以我只把它当做碎碎念的出口,外加看看アイドル。只有豆瓣,是我仍愿意主动分享我觉得有价值内容的场所。如果有一天豆瓣消失了,素不相识的精神同路人就真的只能散佚各处了。

Endless Dreams

深夜的朋友圈里是已经成为母亲的同学朋友们的一些私人心绪:有人洗完孩子的校服准备进行燃脂锻炼,有人在生活的重压下听到周杰伦的新歌,短暂地重回少女时光。深夜是她们的窗口,让她们变得柔软,安顿好家人之后,可以只为自己而呼吸,可以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等到天亮了又得以麦太那样的坚定姿态迎接战斗吧(所以我喜欢那个评价,麦太是中国荧幕上最伟大的母亲形象)。我想替她们记得这些珍贵的瞬间。我钦佩她们选择生活的勇气,而我只会逃避,把烦恼的产生范围压缩到最小。我一直都更接近于斯多亚主义者,尽管我知道亚里士多德主义才是好生活的样板。
也曾看到晒娃的男性友人偶尔感慨,现在得很努力才能不变得庸俗,而以前明明不用那么努力的。...

深夜的朋友圈里是已经成为母亲的同学朋友们的一些私人心绪:有人洗完孩子的校服准备进行燃脂锻炼,有人在生活的重压下听到周杰伦的新歌,短暂地重回少女时光。深夜是她们的窗口,让她们变得柔软,安顿好家人之后,可以只为自己而呼吸,可以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等到天亮了又得以麦太那样的坚定姿态迎接战斗吧(所以我喜欢那个评价,麦太是中国荧幕上最伟大的母亲形象)。我想替她们记得这些珍贵的瞬间。我钦佩她们选择生活的勇气,而我只会逃避,把烦恼的产生范围压缩到最小。我一直都更接近于斯多亚主义者,尽管我知道亚里士多德主义才是好生活的样板。
也曾看到晒娃的男性友人偶尔感慨,现在得很努力才能不变得庸俗,而以前明明不用那么努力的。或是在少人看见的豆瓣上,抒发着沉沦绝望之感。我往往是从周围的人身上意识到时间流逝的。是他们生活的改变带来与我交流的变化(更多的情况是不再有交流),让我体会到时间的进程。我个人的主观时间过于强大,在夏日的蓝天白云里延宕了好些年,如今竟也感到一丝不合时宜。

Endless Dreams

我一直都很喜欢豆瓣上锦瑟(现在改成了一个复杂的音乐专有名词)的文章,虽然很多关于音乐的我并不懂,但人文艺术背后总有些相通的东西。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呈现出来的价值观让我有认同感。但在豆瓣用户水准全面滑坡的现今,她的有些发言已经好几次受到了攻击,当然她并不在乎,而我只是顺势想了下为什么会这样。
有一次她说她总是无法特别喜欢那些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人,而喜欢有deep pain and ecstacy的人;另一次她说在当今体制下,一个深挚的人几乎不可能是一个成功的人。我很喜欢她的用词,但前者后来几乎是被群嘲。我觉得这两句话所表达的都只不过是一种自我价值排序,那就是成为一个深挚的、能够感受深切的痛苦与狂喜的人...

我一直都很喜欢豆瓣上锦瑟(现在改成了一个复杂的音乐专有名词)的文章,虽然很多关于音乐的我并不懂,但人文艺术背后总有些相通的东西。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呈现出来的价值观让我有认同感。但在豆瓣用户水准全面滑坡的现今,她的有些发言已经好几次受到了攻击,当然她并不在乎,而我只是顺势想了下为什么会这样。
有一次她说她总是无法特别喜欢那些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人,而喜欢有deep pain and ecstacy的人;另一次她说在当今体制下,一个深挚的人几乎不可能是一个成功的人。我很喜欢她的用词,但前者后来几乎是被群嘲。我觉得这两句话所表达的都只不过是一种自我价值排序,那就是成为一个深挚的、能够感受深切的痛苦与狂喜的人,比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更为重要。
今天则是一篇音乐夏令营的日记,我看到的是和孩子徜徉在音乐世界中的喜悦,而在另一些人看来又成了秀优越。(还说她是圈中人,不可能平视大家的,据我所知还真不是,她是物理学博士——因为她曾觉得物理学最接近哲学,干的工作也与人文艺术完全无关——虽然她是一个深挚的爱好者,她只是爱音乐,并始终爱着音乐而已,就像她的朋友——《四个春天》导演的哥哥大陆那样,这种纯粹的什么都不为的爱是最打动我的。)
或许是她对想让孩子随大流学音乐的家长说的话刺激到了那些人吧。可是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尤其是她说美国的亚裔孩子几乎都学琴,但也几乎都不爱音乐。我从yuzu这赛季最强大的对手身上已经深切感受到了这一点。那个人十岁时就已经是各项火力全开的万能类型,只是最后选了花滑。厉害吗,当然厉害,但这些终究是技术性的。我不知道他爱不爱其他所学的东西,但至少我看不出他热爱花滑,他只是想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赢得比赛,当然这些效率也是建立在技术强大的基础上。然而在yuzu身上你能看到他对花滑的爱,他的细节编排、动作衔接、跳跃规格、音乐合乐,全都是考究的,他的节目不会牺牲任何一个部分只为赢得比赛(当然在意外情况下还是会做取舍,但至少在最初的构想中他是要呈现完美的节目,而不是取巧的节目)。他大概是少数既深挚又成功的人。对yuzu来说,花滑意味着一切,而在许多亚裔那里,任何所学的东西都只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优秀,成为日后体面生活的跳板。

想了下,平庸的人在被戳中痛处时,最喜欢使用的攻击语汇,就是对方“充满优越感”。但这其实是因为自己看低自己,不能从自身的价值框架中获得确信感。如果你对自己的价值体系深信不疑,又何必在乎他人的价值体系呢。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有觉得他人充满优越感的时候。当然是有的。但这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这优越感并未戳到我的痛处,反而让我觉得可笑。另一种确实戳中了我的痛处,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会努力让自己从这套价值体系中挣脱出来。这样它们就无法伤害到我。
人在没有热爱的事物时,特别容易遵照外界设定的标准而活,觉得只有理性衡量的那一种最好,无法选择这种最好,那就一定是个体能力有问题。当他们看到那些凭热爱而活的人对他们所深信的标准不屑,就一定要说对方在酸,对方一定不那么成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好过点。在只有世俗成功的头脑中,这种归因倒也是自洽的,但我还是会觉得可悲,他们无法想象会有另一种人另一种价值标准的存在。
但是另一方面,也看到一些特别喜欢强调passion的人,居高临下地去怜悯那些没有热爱没有欲望的人(我并不觉得没有欲望可悲,我是觉得只深信世俗成功的人可悲,我觉得锦瑟不是这种居高临下的人,她只是认为passion比起其他技术性的东西更优先)。连小孩子不愿去外面走走只想躲在房间里看书画画都能被数落。可是欲望不是只有向外的呀,旅游也好,看书也好,我们最终获得的都只是一种精神体验,至于这种体验的来源又有什么高下之分,重要的是你感觉到了什么,读拥有杰出感受力的作品所带来的感官提升并不逊于一场实地旅行。当然两种实践(直接和间接)若能并行自是更好,可是没有欲望也没办法啊。觉得这是一个问题的那就不断去遭遇,去打开感官,觉得这不是问题的也强求不来。
我是自己追寻的光芒消失之后,才理解起那些没有什么特别想做,走着按部就班的人生的人的。passion是上天的眷顾,你不能因为自己被垂青过就俯视起那些没有那么幸运的人。无欲的人生同样是一场修行。回想20代的时候我也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现在完全无感了(仍想去的地方也是由过去的热爱来决定的)。想想也是有点遗憾,但人生不同阶段或许就是有不同的主题吧,如今内在人心的世界显然更让我感兴趣。教训就是有欲望的时候想做的事就赶紧去做,因为你不知道欲望什么时候就没了。当然欲望和passion还是不一样,欲望是总在流动的,为了满足这种欲望你可以不断地更换对象,而passion/爱是在这种流动过程中对自身流动性的克服,这个对象是你可以为之献身、投入的唯一存在。

Endless Dreams

少年时代爱过的任何事物,都是初恋。无论你能否跟它一直走下去,无论你后来还爱过多少别的东西,只要想起,它就让你抽痛,向你宣告,它在你生命中无可辩驳的首席地位。
明知只是烟火,却觉得能拥有它的影子也好。明明无所定形,却成了生命里最坚硬的部分。
然而所有对记忆的探险一定会有尽头,正如人一定会从梦境中醒来。所有属于曾经的残片都是梦本身,而我们能抓住的只有梦在现实中的变形。
对少年时代的怀念,终究源于激情在当下的缺席。只有重新见到喜马拉雅的鹤,这种怀念才能暂时止息。而我所能做的,不过是等鹤飞过。

少年时代爱过的任何事物,都是初恋。无论你能否跟它一直走下去,无论你后来还爱过多少别的东西,只要想起,它就让你抽痛,向你宣告,它在你生命中无可辩驳的首席地位。
明知只是烟火,却觉得能拥有它的影子也好。明明无所定形,却成了生命里最坚硬的部分。
然而所有对记忆的探险一定会有尽头,正如人一定会从梦境中醒来。所有属于曾经的残片都是梦本身,而我们能抓住的只有梦在现实中的变形。
对少年时代的怀念,终究源于激情在当下的缺席。只有重新见到喜马拉雅的鹤,这种怀念才能暂时止息。而我所能做的,不过是等鹤飞过。

Endless Dreams

今天有条被转发众多的豆瓣广播,一个人陈述自己突然被分手的经历,许多人慨叹爱情的无常与不可控。没有任何缘由的关系崩解,听着特别像育江绫的故事。但是细看其陈述,并非没有言及原因。正是这原因让我觉得这“故事”配不上爱的无常性的解读。
爱确实是会消亡的,但是作为一种信念的消亡,即突然觉得并非眼前这个人不可了。而那条广播里的原因,却把爱等同于荷尔蒙的悸动,把爱的消亡视作荷尔蒙的消退,实在是最低。不是说人不应受本能的驱动,但把本能驱动视作爱的唯一形式,只能说太肤浅低幼。所谓的开放关系不过是对动物性欲望的粉饰,我敢担保这个人也根本没好好思考过什么是开放关系,本质上它与狭义的爱(即通常所认为的欲爱)是冲突的。(...

今天有条被转发众多的豆瓣广播,一个人陈述自己突然被分手的经历,许多人慨叹爱情的无常与不可控。没有任何缘由的关系崩解,听着特别像育江绫的故事。但是细看其陈述,并非没有言及原因。正是这原因让我觉得这“故事”配不上爱的无常性的解读。
爱确实是会消亡的,但是作为一种信念的消亡,即突然觉得并非眼前这个人不可了。而那条广播里的原因,却把爱等同于荷尔蒙的悸动,把爱的消亡视作荷尔蒙的消退,实在是最低。不是说人不应受本能的驱动,但把本能驱动视作爱的唯一形式,只能说太肤浅低幼。所谓的开放关系不过是对动物性欲望的粉饰,我敢担保这个人也根本没好好思考过什么是开放关系,本质上它与狭义的爱(即通常所认为的欲爱)是冲突的。(可参看瓦尔达的《幸福》)
关于“爱是什么”,我这些年确实思考良多。前段时间我突然发现许多艺术家的爱根本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他们把本能冲动转化成了巨大的创造力,是这些低幼者的进阶版。他们看似有很多个缪斯,但他们的爱最终是指向自己、成就自己的,并不需要真正走向他人。而走向他人,正是我所认为的爱的关键,爱必须突破个体原本的自足。被不由自主的力量牵引着,目光追随着一个人,渴望更多更多地了解一个人,直至想为其做点什么,都是走向他人的表现。当然,有些人为对方付出,其实更关心的是对方对自己的看法,依然是为己的。所以很难从外部形态上来辨别爱,它首先是人内心的一种信念。
我将爱分为四个层次:
首先是理想之爱,一种被信念击中的感觉,感受到力的牵引(有人会把动因归结到性,但在我看来,爱本身就是起点,是信的降临,而不需要其他推动力,否则它就不是完满的理念)。
其次是少年之爱,它是信念驱动下的行动,因为少年人尚未受到社会陈见太多影响,所以其出发点更为纯粹,行动更为果决、勇敢。但弱点是对对象本身投以太多自己的想象,离本真还有距离。
然后是人间之爱,它是一个不断接近、面对真实的过程。这是形态最为丰富的爱,有些人在知晓人生的真相后失去了爱的勇气,也有人不惧怕偶在的脆弱而勇敢去爱。这个时期的爱也不再限于欲爱,开始呈现出博爱的部分形态。譬如《小偷家族》这种非自然主义(无血缘关系)的爱,就是通往博爱的。
最后一层是圣人之爱。爱成为生命本身的目的。无条件地将信与望交付给陌生人,甚至不再需要引力驱动,将爱本身当作目的去践行,走向所有人,所有生命。(参看《幸福的拉扎罗》)
过去我受柏拉图影响太深,纠结于完满的爱的理念与不完满的爱的实践之间。柏拉图认为爱是让人从不完满走向完满,从低阶走向高阶。后来的许多哲人也都顺着这条路,把永恒的智慧当作终极追求,看轻人间的爱(对他们来说爱人的目的最终是爱智慧)。如今我认为他们都不懂爱,这是两条不一样的路径。对人的爱并不像爱其他事物那样存在一个背后的truth(那是对人的工具化),爱本身就是truth。如果说梦是往上走,去实现在高处的理想的话,那么爱则是往下走,让理念去经历世间的赋形,它或许会在不同的遭遇中变得千苍百孔,但只有在人间,在人的实践中它才能得到真正的实现。智性或其他梦的追求都是为己的,而爱却是走向他人、成就他人的。

Endless Dreams

或许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偏爱大历史的人。鉴于宏大叙事在网络意识形态中的不受待见,我一直羞于承认这一点。当然我所说的大历史并非官方话语下的铁板一块,而是人在时代、在一个较长期的历史时间段内的可能性。回看自己曾打五星的片子,多数都属于这一类,那些不够宏大的,我都在心里犹疑过,只不过最后输给了某种喜爱的强烈心情。在我对电影的认识尚浅的时候,我甚至认为电影就应该展现这些超越一般日常生活的跨度。这种狭隘,当我真正重新审视自己的时候才发现。想起硕士时有门诗歌课,课程结束时老师让我们谈谈上过的课里喜欢的诗歌,我说了阿赫玛托娃的一首,老师说,原来你喜欢纪念碑性啊。原来我喜欢纪念碑性,怪不得我那么喜欢安哲。...

或许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偏爱大历史的人。鉴于宏大叙事在网络意识形态中的不受待见,我一直羞于承认这一点。当然我所说的大历史并非官方话语下的铁板一块,而是人在时代、在一个较长期的历史时间段内的可能性。回看自己曾打五星的片子,多数都属于这一类,那些不够宏大的,我都在心里犹疑过,只不过最后输给了某种喜爱的强烈心情。在我对电影的认识尚浅的时候,我甚至认为电影就应该展现这些超越一般日常生活的跨度。这种狭隘,当我真正重新审视自己的时候才发现。想起硕士时有门诗歌课,课程结束时老师让我们谈谈上过的课里喜欢的诗歌,我说了阿赫玛托娃的一首,老师说,原来你喜欢纪念碑性啊。原来我喜欢纪念碑性,怪不得我那么喜欢安哲。
如今,我渐渐感到这种喜欢里人的维度的欠缺。我能好好地注视人,注视影像传达的情感(而不是故事传达的情感),还是这几年的事。当我自身能够从平淡的日常中咀嚼出滋味,我才开始喜欢上曾经觉得不够分量的小格局的日式电影。其实,如果没有外部的大风大浪,过好这有限的一生,已经是一个足够重的话题了。

Endless Dreams

最近感到自己的主观时间终于前进了一点点,但也只是从上世纪末来到了本世纪初。当我重新思考阿根廷对我意味着什么,却发现它早已沦为一个空洞的能指。它是一个远方的代名词,一个幻想的栖身之所,虽然我也曾去了解过它的真实,但从未将这些真实与己关联起来,或者说我不需要它的真实,它只需作为幻象在那儿就够了。它就是一颗在我需要方向时出现的星星,至于这颗星星的样貌质地都是无关紧要的。
韩松落在《江湖儿女》的影评里有一句话于我特别心有戚戚:“往日之所以那么值得追念,不是因为那段时间特别美好,而是身处那段时间的人,有充足的荷尔蒙。”确实如此,当我怀念少年时代时,并非在追索九十年代,而是渴求那个充满梦想与勇气的自己。当我...

最近感到自己的主观时间终于前进了一点点,但也只是从上世纪末来到了本世纪初。当我重新思考阿根廷对我意味着什么,却发现它早已沦为一个空洞的能指。它是一个远方的代名词,一个幻想的栖身之所,虽然我也曾去了解过它的真实,但从未将这些真实与己关联起来,或者说我不需要它的真实,它只需作为幻象在那儿就够了。它就是一颗在我需要方向时出现的星星,至于这颗星星的样貌质地都是无关紧要的。
韩松落在《江湖儿女》的影评里有一句话于我特别心有戚戚:“往日之所以那么值得追念,不是因为那段时间特别美好,而是身处那段时间的人,有充足的荷尔蒙。”确实如此,当我怀念少年时代时,并非在追索九十年代,而是渴求那个充满梦想与勇气的自己。当我感到被唤起关于阿根廷的初心时,其实不是对阿根廷重燃热情,只是怀念那个充满冲动、好奇,有着无限探索欲望的自己。
年少时的我们,很难真正去了解一件事物本身,总是附着太多自己的想象,如今意识到这一点,想去努力靠近真实,却难以再盲目地爱上什么。但爱必须是对真的信,无视真的盲信将主权全然交付给了运气。然而“真”其实又是最大的虚妄,它同样取决于人的信(即使看起来再确凿的客观事实,人依然可以选择不信,那么对ta来说也就不为真),它跟爱一样脆弱。爱与真最终是一回事。

Endless Dreams

每当天气转凉,加上厚衣服,把手藏在袖子里才能握住一丝暖意,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感到季节的日渐萧瑟,都会想起高中时遇见几米的那个下午。在同学的一本杂志里初次看见,好像突然对人生有了什么感悟,想去另一个与自己之前接触的完全不同的世界瞧瞧。开始好奇诗歌、音乐这些似乎属于大人的世界的东西。那时候大陆出版的他的书好像才两本,随后才日渐多起来,我一本不落地去书店买,也会跟当时班上的一个好友分享,但也就坚持到上大学前吧。后来再看他的作品,我知道我再不属于那个年纪那段时光了(就像看着当初喜欢的信纸却丧失了书写的心境,看着八九十年代的漫画画面在心里激起少年时代的回荡,却无法进入故事——除了少部分经典)。然而我至...

每当天气转凉,加上厚衣服,把手藏在袖子里才能握住一丝暖意,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感到季节的日渐萧瑟,都会想起高中时遇见几米的那个下午。在同学的一本杂志里初次看见,好像突然对人生有了什么感悟,想去另一个与自己之前接触的完全不同的世界瞧瞧。开始好奇诗歌、音乐这些似乎属于大人的世界的东西。那时候大陆出版的他的书好像才两本,随后才日渐多起来,我一本不落地去书店买,也会跟当时班上的一个好友分享,但也就坚持到上大学前吧。后来再看他的作品,我知道我再不属于那个年纪那段时光了(就像看着当初喜欢的信纸却丧失了书写的心境,看着八九十年代的漫画画面在心里激起少年时代的回荡,却无法进入故事——除了少部分经典)。然而我至今仍在延用的网络主ID,正是来自他推荐的音乐专辑。
有些转变都是悄然酝酿的,只不过我总是去记忆那些高光时刻,让这些细小的砂砾沉淀在时间深处,只在某些契机的翻淘下才会漏出来。
正如早晨,偶然看见几张经典的电影海报,想起了自己最初的迷影时光。那种对大师们懵懵懂懂,却因为被一种有厚度的东西所包裹而产生的安心的沉浸感,是我喜欢上电影时最原初的心境。多美好啊,突然觉得还能再坚持一下。
我习惯于向生命的climax索取力量,却忽视了这些渗透在生命土壤中点点滴滴的养分。

Endless Dreams

大部分所谓的亲密关系,其实都只不过是“亲爱的外人”。人们总是习惯追问原因,给出建议,却少有人关心倾诉者的心境,说一句:我了解了。
于是,我们渐渐不愿再交流,只是表达,等待遇到有着相似心境的人。但共鸣其实是最廉价的,是你有我也有的东西,碰撞到一块,它并不产生新东西。
那些愿意去理解自己不能理解之事,努力去跨越人与人之间深渊的人,在我看来,才是最勇敢和可贵的。

大部分所谓的亲密关系,其实都只不过是“亲爱的外人”。人们总是习惯追问原因,给出建议,却少有人关心倾诉者的心境,说一句:我了解了。
于是,我们渐渐不愿再交流,只是表达,等待遇到有着相似心境的人。但共鸣其实是最廉价的,是你有我也有的东西,碰撞到一块,它并不产生新东西。
那些愿意去理解自己不能理解之事,努力去跨越人与人之间深渊的人,在我看来,才是最勇敢和可贵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