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丫

34642浏览    599参与
徐鹤鹤

一纸婚书嫁予心上人

一纸婚书嫁予心上人.


△老九门

△二丫.

△我菜.


红灯高挂金坠迎风摇曳.油纸门框贴着正红囍字.外门笙歌不停,道贺不断.接连约有三四日.


今儿是嫁入红府第五日.


绵青金丝勾边旗袍规整修饰身材.冒着热气的阳春面映着摇曳烛光为碗中白面渡上柔光.窗外知了声儿不停.院内夏虫争鸣,为多些婚日增添情趣.屋内红烛高架,橘色柔光笼罩.


抬臂拢袖曲指捻发藏于耳后.微露半截藕臂纤指染膏涂唇.略微侧头,冲铜镜弯唇掩笑.面容姣好似过于刻意拾染粉黛.耳畔忆起二爷耳边棉语.“丫头什么时候都美.”面上红霞掩不住眉眼中溢出的幸福.镜中映着新婚娇娘和红床围,以及贴近桌上的婚书.敛眸瞥见金色烫金字体:...

一纸婚书嫁予心上人.


△老九门

△二丫.

△我菜.


红灯高挂金坠迎风摇曳.油纸门框贴着正红囍字.外门笙歌不停,道贺不断.接连约有三四日.


今儿是嫁入红府第五日.


绵青金丝勾边旗袍规整修饰身材.冒着热气的阳春面映着摇曳烛光为碗中白面渡上柔光.窗外知了声儿不停.院内夏虫争鸣,为多些婚日增添情趣.屋内红烛高架,橘色柔光笼罩.


抬臂拢袖曲指捻发藏于耳后.微露半截藕臂纤指染膏涂唇.略微侧头,冲铜镜弯唇掩笑.面容姣好似过于刻意拾染粉黛.耳畔忆起二爷耳边棉语.“丫头什么时候都美.”面上红霞掩不住眉眼中溢出的幸福.镜中映着新婚娇娘和红床围,以及贴近桌上的婚书.敛眸瞥见金色烫金字体: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木门吱呀推开,俊美身形映入面前.眉目柔情,疾步走至面前只见人略板身形缓开戏嗓 磁声柔音萦绕房内


“喜盈盈,进画堂,亲任主考选才郎。

欲前又踟躇,踟躇复彷徨。

大事难托恐虚妄,兄长他纨绔忒荒唐。

纵有双亲在,婚事也须自主张。

观诗心窃慕,无端动柔肠。

愿今日得遇知己画眉郎,

锦心绣腹,怀壮志,性温良,吟妙句,成佳章。

凭我这一点,胜过那隔墙频奏凤求凰,啊!凤求凰!”


拂袖挥烛,厅外灯火葳蕤,内室春光旖旎。


嫁予心上郎,此生无所求.

丫头跟定二爷.


薄荷脑子
一张自己很喜欢的老图,场景是书...

一张自己很喜欢的老图,场景是书里的,一个布满心树树桩的山坡。大概是从初中看书时就想画,挨了很久才画出来~

非常喜欢二丫,过了好多年还是喜欢她~


一张自己很喜欢的老图,场景是书里的,一个布满心树树桩的山坡。大概是从初中看书时就想画,挨了很久才画出来~

非常喜欢二丫,过了好多年还是喜欢她~


SOPHIST

这就是权游和小欢喜一起看的弊端——
【神奇练习生小剥皮】第二弹
第一弹在合集里
凡凡和林姑娘实在太可爱对不住啦哈哈哈哈哈哈
趁着还没开学多搞搞沙雕🙃🙃🙃

这就是权游和小欢喜一起看的弊端——
【神奇练习生小剥皮】第二弹
第一弹在合集里
凡凡和林姑娘实在太可爱对不住啦哈哈哈哈哈哈
趁着还没开学多搞搞沙雕🙃🙃🙃

无所谓先生
【红丫】斯人已逝 作者瞎bb:...

【红丫】斯人已逝

作者瞎bb:
dbq,我是菜鸡(鞠躬)
说好的3k最终只写了1k7,但仍有堆砌之嫌
这篇我有意识想训练我描写的细腻程度,语言的运用,但失败了orz自我感觉还是写的不好。
这应该算是一个初稿,如果之后有灵感还会修改的……应该吧?(心虚)
结尾引用三叔《吴邪的私家笔记》,中间引用二月红给丫头唱过的霸王别姬。
真的……太水了太水了太水了,有空一定要修改(哭泣)

明天就要开学了,肥美鸽子,死线蹦迪
祝大家开学快乐(狗头)

【红丫】斯人已逝

作者瞎bb:
dbq,我是菜鸡(鞠躬)
说好的3k最终只写了1k7,但仍有堆砌之嫌
这篇我有意识想训练我描写的细腻程度,语言的运用,但失败了orz自我感觉还是写的不好。
这应该算是一个初稿,如果之后有灵感还会修改的……应该吧?(心虚)
结尾引用三叔《吴邪的私家笔记》,中间引用二月红给丫头唱过的霸王别姬。
真的……太水了太水了太水了,有空一定要修改(哭泣)

明天就要开学了,肥美鸽子,死线蹦迪
祝大家开学快乐(狗头)

桥枫

余香(二月红x丫头)



日本人打到武汉,长沙已经吃紧了。二月红在路上经常看到逃难的人,推车扛包拉儿带女。一般都是由妇人拉大车,而男人们只拿着包,起初二月红以为使唤妻子是这些世人的本能。后来看多了,他才发现拉车是不需要费什么力气的,反而是包很沉,里面装了要拿性命看顾的东西。有时车轮陷到泥坑里,男人们更要用肩膀抵着车板,把车从泥浆里扛出来。


世人常言讲“秤不离砣,公不离婆”,现在想想,这是句多令人悲伤的话呀。


二月红带着伙计走进茶馆,他跟佛爷解九不同,只有他还有在这个紧要关头喝茶的闲心。茶馆里没了伙计,只剩下老掌柜一家三口,他看到“莫谈国事”的招牌已经撤了,看来长沙城要空了。


老掌柜一如往常的招呼他,二...



日本人打到武汉,长沙已经吃紧了。二月红在路上经常看到逃难的人,推车扛包拉儿带女。一般都是由妇人拉大车,而男人们只拿着包,起初二月红以为使唤妻子是这些世人的本能。后来看多了,他才发现拉车是不需要费什么力气的,反而是包很沉,里面装了要拿性命看顾的东西。有时车轮陷到泥坑里,男人们更要用肩膀抵着车板,把车从泥浆里扛出来。


世人常言讲“秤不离砣,公不离婆”,现在想想,这是句多令人悲伤的话呀。


二月红带着伙计走进茶馆,他跟佛爷解九不同,只有他还有在这个紧要关头喝茶的闲心。茶馆里没了伙计,只剩下老掌柜一家三口,他看到“莫谈国事”的招牌已经撤了,看来长沙城要空了。


老掌柜一如往常的招呼他,二月红说,“要走啦?”


老掌柜答,“要走啦。”


“还想过以后回来吗?”二月红问他。


“瞧您说的,乱世里还不都是四海为家的。只是内子舍不得这里,”掌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她正红着眼使劲打量着茶馆里的每一样东西,似乎能用目光把它们带走一样。这些器件在岁月里相互磨的光滑了,匹配了,跟人一样。他不由得对二月红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嘛。”


听到这话,二月红拿着茶碗的手一顿,身边的老伙计马上训斥道,“住口,你犯了二爷的忌讳,知不知道!”


“二爷?”掌柜的一脸惶恐,面对凶神恶煞般的伙计吓得差点直接跪下去。


二月红放下茶盏,安慰似的对老人笑一笑。笑的很柔和,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他说,“不忌讳,这是很好的话。很有福气的人,才能说这样好的话。”


他离开时在桌子上留下了几块大洋,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依旧是风流潇洒的模样,只是两鬓已经全然斑白了。在所有人眼里他都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即使不是救世神佛,也始终顶天立地着,可他只想做一个人的英雄,终究做不成。


伙计勉强跟上他的步伐,在身后叫他二爷,似乎想说什么,但生生止住了。


二月红不说话,只边走边望向这碧海晴天,他想,丫头若是听见刚才的话,定然要笑了。


云妮子
A girl is Arya...

A girl is Arya Stark of winterfell and I'm going home.

A girl is Arya Stark of winterfell and I'm going home.

西瓜太连

她可以感受到詹德利的目光

她可以感受到詹德利的目光

杨安

【启月二丫+伪月丫】两个喝到懵逼的女人的恋爱相谈

*1938年左右的一天,尹新月和丫头喝醉了。她们讨论起男人。然后她们稀里糊涂地开始脱对方衣服。细节百合描写预警。


*没想到吧.JPG( ͡° ͜ʖ ͡°)



丫头没有书房,但是她有一个画室,里面放着她正在裁的衣服、山水画、一些看起来像是赛璐珞材质的人偶,和一些藏品。房间很杂乱;地上全是东西、几乎没有一丁点空着的地板。尹新月点上灯,回过头的时候,发现丫头卷着袖子,跪在地上,在书桌后面的空隙里摸索着。


尹新月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但很快她就又头晕起来,于是一屁股坐到了一叠稿纸上。丫头直起身,手里拿着四瓶洋酒,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小心地把酒瓶放在地上。


尹新月...

*1938年左右的一天,尹新月和丫头喝醉了。她们讨论起男人。然后她们稀里糊涂地开始脱对方衣服。细节百合描写预警。


*没想到吧.JPG( ͡° ͜ʖ ͡°)




丫头没有书房,但是她有一个画室,里面放着她正在裁的衣服、山水画、一些看起来像是赛璐珞材质的人偶,和一些藏品。房间很杂乱;地上全是东西、几乎没有一丁点空着的地板。尹新月点上灯,回过头的时候,发现丫头卷着袖子,跪在地上,在书桌后面的空隙里摸索着。


尹新月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但很快她就又头晕起来,于是一屁股坐到了一叠稿纸上。丫头直起身,手里拿着四瓶洋酒,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小心地把酒瓶放在地上。


尹新月先打开了半空的葡萄酒瓶,把暗红的酒精倒在玻璃杯里醒酒。酒在杯里闪烁、散出香料与木的味道。丫头拿起威士忌,拧开瓶盖对着喝了一口,抿了一下嘴,然后把酒瓶递给尹新月。尹新月也对着喝了一口。她看着地上还在挥发的两杯葡萄酒,听着丫头正在说的话。


“—他的戏一定要这么多吗?不,你听我说完,”丫头举起手,打断了尹新月的疑问,“我知道他是唱戏的。这个没办法。但是一个男人戏再多也要讲究分寸。他到底是看陈皮哪里不顺眼?天天搞得家里鸡飞狗跳。我看陈皮现在上课跟上坟一样。”


“我觉得,”尹新月抄起脚边半空的龙舌兰,仔细琢磨着这个问题,“他觉得,就,他妈,就,我觉得他觉得陈皮喜欢你。”她机敏地看了丫头一眼。


“陈皮?!”丫头看到她的眼神,赶紧摇头,“不。不。你不要...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她看着自己的膝盖,打了个嗝,然后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我刚说到哪里了?”她用手背抹了抹嘴问。


尹新月思索了一下:“说到你和老二,你俩的鸡毛感情问题。”


“不,”丫头有些惆怅地说,“我从不跟别人说这个问题。喝得再多也不会说。”


尹新月决定不加以任何评论或反驳。她自己的思维已经够混乱的了。她决定改变话题。


“你怎么买...在房间里藏了...你怎么搞到这么多酒?我下回也要试一试。”她问丫头道。“还有,你怎么瞒住老二的。”


“反正家里我管钱、管收拾。”丫头自豪地说。


尹新月想了一下张府里整一个库房的账本和杂物,决定放弃这个思路,改天发电报到北京去叫自己的哥哥帮忙。她有些失落地拿起脚边的葡萄酒喝了一口。


“没事。下次佛爷再出差的时候,我帮你一起搬酒。”丫头拍了拍她的肩说。尹新月感激地握了一下丫头的手。她听到远处有轰炸机飞过的声音,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葡萄酒杯,发现杯子竟然已经空了。这让她莫名地特别伤心。


“起码老二对你是真的很好。”她闷闷不乐地说。“老张现在...打仗...长沙...他在家的时候都很少...他不搭理我。嘛的,打个屁仗,嘛的,小日本毁我夫妻关系。”


丫头也侧耳听着轰炸机的声音。她拿起葡萄酒瓶,非常小心地把最后一点酒倒在尹新月的杯子里,只泼出了一丁点。她很满意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成就。尹新月等着她说什么。两人的话语之间吊着她们都刻意不提起的那些事:战争、死亡。


丫头沉默了很久,然后突然说:“你和佛爷是一见钟情吗?”


尹新月松了口气,把前几天在武汉附近看到的万人坑的景象从脑海里挤了出去。她不想去想那些层层叠叠的尸体,不想去想那些被绑在树上剥了头皮的中国人,不想去想那些被炸掉半个脸、依然呻吟着说想回家的日本人,不去想张启山杀过的人,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她知道丫头也在刻意假装不知道二月红为什么疯了一般地天天下斗,假装不知道二月红知道她的病,假装不知道永别已经近在咫尺。


“我对老张是一见钟情,”她告诉丫头,“但是如果老张对我也是一见钟情...可是我俩第一次碰面的时候,我是男人?我是男人...草,他要是对男人一见钟情...那他...拿我当兄弟?”她隐约觉得自己的逻辑很有问题,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丫头好像也在很努力地思考这个问题。“你们从北平到长沙以后,不是很快就结婚了吗?兄弟之间不能结婚,不然有了孩子,那孩子到底算侄的还是亲的?所以你们不是兄弟。”她好像觉得自己的逻辑也有些问题似的,闷喝了一口伏特加。


尹新月说:“不知道,他们张家那些规矩,那是老母猪戴胸照、一套又一套的,我也不懂。你们...你们南方人...我也不懂。你们冬天不穿貂的。不懂。”


“霍三娘穿貂。”丫头指出,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唔,三娘现在和张家闹翻了,我是不是不能跟你提她?因为...全素...全户...全...权术!权术...政治...外交什么的。”


“去她娘的权术,”尹新月对着面前的空气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去她娘的勾心斗角。都是男人的戏。戏太多,男人,呵,不提也罢。我觉得三娘好得很。”


两人面对面坐着,考虑着穿貂的霍三娘的种种优点,沉默地一起喝掉了最后一点威士忌。


“如果我娶媳妇的话,我娶三娘,”丫头突然得出了结论,斩钉截铁地说。


“我娶半截李的嫂子,”尹新月想象了一下,“因为她做饭好吃。”她叹了口气,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但是看了半分钟也没看懂时间,就放弃了。“其实我小时候一直想着,长大了要娶媳妇来着。结果...没有。我是...这是...”她四处看了看,仿佛能在房间里找到合适的词语,“我从小觉得,女孩子也挺好的,香香的软软的。但是大人跟我说,是我不正常。”


“人世上没有正常不正常,”丫头打断她,用她很少用的语气,果断而清晰地说,“我不喜欢正常。打仗杀人也是‘正常’。婆婆拿烫水浸死小团圆媳妇也是‘正常’。凭什么他们...他们把我绑在...他们在街上卖我是‘正常’,而二爷赎我娶我是‘不正常’?!我想,我宁可死,新月,我....”


“嘘,”尹新月捂住她的嘴,“嘘,别瞎说了。”


丫头向后仰起头,安静地坐着,眼泪从眼角滑下来。要是她能真正哭出来就好了,尹新月心想,要是我也能哭就好了;要是张启山也能哭就好了。


她伸出手,把丫头脸上的眼泪轻轻地擦掉,然后俯身在丫头的嘴唇上吻了一下。丫头环着她的肩膀,把脸埋在她脖颈旁的碎发里。她们相拥着站在灯下,然后同时将对方拉近。尹新月小心地解开丫头旗袍的盘扣,安慰地用指腹摩擦着她的锁骨。丫头的手移到她的腰两侧,膝盖顶到她的双腿之间。尹新月知道她们只是在索取对方的陪伴和身体的温度,仿佛可以由此抵御无法逃离的一切。




第二天尹新月在红府的客卧室里醒过来,坐起身,然后马上抱着疼痛欲裂的脑袋跌回枕头上,小声骂起她掌握的所有北京脏话和长沙脏话。幸好窗帘拉得死死的,房间里阴暗安静,虽然是早春季节,但是还是温暖舒适。一双手递来药片和一杯水。尹新月暂停了脏话,喝水吃药,然后长叹了一口气,继续开始把剩下的脏话补完。丫头站在床边,非常敬畏地看着她。


“我是谁?我在哪?我的头在哪?”尹新月揉着太阳穴。她向丫头投来难以置信的目光。“等等,你昨晚喝得比我还猛,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丫头耸耸肩,“我喝酒从来不宿醉。岂是尔等凡人能比的。”


尹新月抱头骂起了德语和意大利语。丫头更为钦佩地看着她。尹新月感到嗓子哽住,清了清喉咙。


“嘛的,我怎么嗓子也哑了。”她挠挠头,勉强坐起来。“我们昨天在随缘斋开始喝,车里继续喝,然后到了你这儿...然后我就不记得了...不能想...一想脑壳疼。”


“回来以后我们就散了,我找人把你搬到这儿来,然后我也回去睡了。”丫头说。“今早上佛爷回长沙,我叫他来接你了,他和张副官在厨房那儿等着呢。”


尹新月感觉她省略了点重要的细节,但是头痛得几乎窒息,也没空去想这些。她摇摇晃晃地跟着丫头走到厨房,摇摇晃晃地坐到张启山的车里,摇摇晃晃地检查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把衣服穿反。她摸了摸耳垂。


“嘶...我左边的耳环呢?”




丫头仔细地看了一遍画室,确认自己已经把昨晚的一片狼籍收拾干净。她的视线扫过地上一摞摞的稿纸,突然看到了什么。


丫头把纸张推开,拿起一只被半掩着的耳环。她叹了口气,然后挽起袖子,跪在书桌旁,把耳环用手指推到书桌后的隐蔽空隙里。


她觉得二月红说的很对:虽然她的文武能力有限,但是她在一个重要的方面天赋异禀,那就是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全文完

*我都不知道怎么打Tag

*一个人撑起老九门百合圈

*左手一个半圆、右手一个半圆、一个人自暴自弃,成了一个圈

JaneYee

自行翻译《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艾莉亚3

“你看见乔弗里王子了吗?”琼恩问道。


她第一次扫视的时候没有看到,但当她再次向人群中望去,她发现乔弗里在人群后面,隐身在高大石墙的阴影里。他身边围着许多她不认识的人,都是穿着兰尼斯特家族和拜拉席恩家族制服的侍从,全是些生面孔,在他们之中有几个更为年长的,艾莉亚猜测他们可能是骑士。


“注意看他外衣上绣的徽章。”琼恩提醒道。


艾莉亚望了过去,王子的棉制外衣上绣着华丽的徽章,毫无疑问这些刺绣十分精美,徽章从中部开始分成了两部分,一边绣着代表王室家族的加冕雄鹿,另一边则是兰尼斯特家族的雄狮。


“兰尼斯特家族很骄傲,”琼恩说道,“你应该会觉得绣有王室徽章足够了,但并没有,他让他母...

“你看见乔弗里王子了吗?”琼恩问道。


她第一次扫视的时候没有看到,但当她再次向人群中望去,她发现乔弗里在人群后面,隐身在高大石墙的阴影里。他身边围着许多她不认识的人,都是穿着兰尼斯特家族和拜拉席恩家族制服的侍从,全是些生面孔,在他们之中有几个更为年长的,艾莉亚猜测他们可能是骑士。


“注意看他外衣上绣的徽章。”琼恩提醒道。


艾莉亚望了过去,王子的棉制外衣上绣着华丽的徽章,毫无疑问这些刺绣十分精美,徽章从中部开始分成了两部分,一边绣着代表王室家族的加冕雄鹿,另一边则是兰尼斯特家族的雄狮。


“兰尼斯特家族很骄傲,”琼恩说道,“你应该会觉得绣有王室徽章足够了,但并没有,他让他母亲的家族荣耀与国王比肩。”


“女人也很重要!”艾莉亚反驳道。


琼恩轻笑,“或许你可以效仿,把徒利家族的徽章和史塔克家族的徽章都绣在你的衣服上。”


“嘴含一条鱼的狼?”艾莉亚笑了出来,“那看起来太傻了。而且,如果一个女孩不能战斗,她为什么要穿一件绣有徽章的衣服?”


琼恩耸了耸肩,“女孩子的衣服上能绣徽章,但不能拿剑,私生子们可以拿剑,但不能在衣服上绣徽章。妹妹,这不是我制定的规矩。”


底下院子里传来一声大叫,托曼王子正在灰尘里翻滚,尝试爬起来但失败了,身上穿的护具让他看起来像只四脚朝天的乌龟。布兰正站在他旁边,手里举着木剑,准备在他站起身时再给他一击。人群里开始传出笑声。


“够了!”罗德利克爵士大喊。他向王子伸出手,猛地一拉将他拉起。“一场很棒的对决,路易,唐尼斯,帮他们取下护具。”他向周围看了一圈,“乔弗里王子,罗勃,你们想来一轮吗?”


罗勃看完上一场的较量后早已汗湿,他兴奋地走上前,“非常乐意。”


听到罗德利克叫自己后,乔弗里走进太阳底下,头发如金丝般闪烁,他看起来没有兴致,“罗德里克爵士,这是给小孩子准备的游戏。”


席恩·葛雷乔伊突然大笑了一声,“你就是个孩子。”他嘲弄地说道。


“罗勃或许是个小孩,”乔弗里道,“我是王子,而且我厌倦了用一把玩具剑来打史塔克人。”


“你被打的次数会比你打对手的次数多,乔弗里,”罗勃说道,“你害怕了吗?”


乔弗里王子看着他,“哦,真可怕,”他说道,“你比我大了这么多。”有些兰尼斯特人大笑。


琼恩皱眉看着下面的情形,“乔弗里真是个混蛋。”他对艾莉亚说道。


罗德利克爵士若有所思地抚摸着自己的白胡子,“您想怎么做呢?”他向王子询问道。


“用钢剑。”


“好,”罗勃回击道,“你会后悔的!”


警卫长伸手握住罗勃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钢剑太过危险,我允许你们使用比赛用剑,剑刃是钝的。”


乔弗里没再说话,但有一个黑发、高个子、脸部烧伤的骑士走到王子前面,艾莉亚并不认识他,“这是你的王子,你以什么身份告诉他不能在他的剑上装有锋刃,爵士?”


“我是临冬城的警卫长,克里冈,你最好别忘了。”


“你是在这里训练女人吗?”烧伤男人问道,他健壮得像一头公牛。


“我在训练骑士,”罗德利克爵士礼貌地说道,“当他们做好准备的时候他们会得到钢剑的,当他们到了一定的年纪。”


烧伤男人看向罗勃,“你多大了,男孩?”


“十四岁。”罗勃说道。


“我十二岁时杀了一个人,这可不是用一柄钝剑杀死的。”


艾莉亚能够看到罗勃发怒了,他的自尊受到了侵犯,他转头对罗德利克说道,“让我用钢剑吧,我能打败他。”


“那就使用比赛用剑打败他。”罗德利克爵士说道。


乔弗里耸耸肩,“史塔克,等你长大了再来见我吧,如果那时你没有太老的话。”兰尼斯特人群里爆发出嘲笑声。


罗勃的咒骂声响彻了整个庭院,艾莉亚震惊地捂住嘴巴,席恩·葛雷乔伊抓住罗勃的胳膊,防止他接触王子,罗德利克爵士忧虑地抚摸着自己的胡子。


乔弗里假装打了个哈欠,转身对弟弟说道,“过来,托曼,”他说道,“游戏的时间结束了,我们得走了,让这群孩子继续在这里嬉戏吧!”


兰尼斯特人群里爆发出更多的嘲笑声,罗勃咒骂得更加厉害,罗德利克白胡子下的脸气得通红,席恩一直用铁腕锁住罗勃,直到王子一群人安全离开。


琼恩看着他们离去,而艾莉亚看着琼恩,他脸上的神情和神木林中心的池水一样平静无波。最后他从窗台上爬下来,“表演结束了,”他说道,弯腰挠了挠白灵的耳后,白灵也站起身来反蹭了蹭他,“你最好快点跑回你房间,妹妹。茉丹修女现在肯定埋伏着,你藏得越久,所受惩罚越严厉。整个冬天你都得做针线活,待春天来临,他们将会发现你的尸体,冻僵的手指仍紧紧攥着缝衣针。”


艾莉亚不觉得这很有趣,“我讨厌做女红!”她生气地说道,“一点也不公平!”


“没有事情是公平的,”琼恩说道,他再次揉乱了她的头发,从她身边走过,白灵沉默地跟在他旁边。娜梅莉亚也开始跟上,接着停下,走回去,因为它看到艾莉亚并没有过来。


她不情愿地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情况比琼恩想象得更糟糕,不仅仅只有茉丹修女在她房间里等着她,还有她的母亲。


AMANDA希木

二丫龙母的真人写实板绘~

二丫龙母的真人写实板绘~

JaneYee

自行翻译《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艾莉亚2

娜梅莉亚正在楼梯底部的守卫室等她,一看到艾莉亚,娜梅莉亚立刻跳起来。艾莉亚咧嘴而笑,即使没人喜欢自己,但至少这只小狼爱自己。他们一起走遍每个地方,睡在一个房间,娜梅莉亚睡在她的床尾,如果不是母亲阻止,艾莉亚很乐意在学做针线活时把娜梅莉亚带上,看茉丹修女还敢不敢抱怨自己的针线活。


艾莉亚给娜梅莉亚解绳子时,她高兴地舔她的手。娜梅莉亚有一双黄眼睛,当直面阳光时,它们如同两枚金色的钱币闪烁着。艾莉亚以曾经带领子民度过狭海的罗伊达河战士女王替她命名,这也引起了一场大的公愤。


而珊莎,当然,给她的小狼取名“淑女”。艾莉亚做了个鬼脸,紧紧抱着小狼崽,娜梅莉亚舔了下她的耳朵,她被逗得咯咯地笑。...

娜梅莉亚正在楼梯底部的守卫室等她,一看到艾莉亚,娜梅莉亚立刻跳起来。艾莉亚咧嘴而笑,即使没人喜欢自己,但至少这只小狼爱自己。他们一起走遍每个地方,睡在一个房间,娜梅莉亚睡在她的床尾,如果不是母亲阻止,艾莉亚很乐意在学做针线活时把娜梅莉亚带上,看茉丹修女还敢不敢抱怨自己的针线活。


艾莉亚给娜梅莉亚解绳子时,她高兴地舔她的手。娜梅莉亚有一双黄眼睛,当直面阳光时,它们如同两枚金色的钱币闪烁着。艾莉亚以曾经带领子民度过狭海的罗伊达河战士女王替她命名,这也引起了一场大的公愤。


而珊莎,当然,给她的小狼取名“淑女”。艾莉亚做了个鬼脸,紧紧抱着小狼崽,娜梅莉亚舔了下她的耳朵,她被逗得咯咯地笑。


现在茉丹修女肯定把这事告诉她的母亲了,如果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肯定会被她们找到,艾莉亚不在意被她们找到,此时她有一个更好的主意。男孩子们现在在庭院里切磋,她想去看看勇敢的乔弗里王子被罗勃摔得四脚朝天的样子。


“跟上来。”她对娜梅莉亚小声说道,站起身来向庭院跑去,小狼吃力地跟上她的脚步。


连接军械库和城堡大厦的廊桥上有一面窗户,通过窗户可以看到院子里的全景,那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他们到的时候脸颊通红,上气不接下气,发现琼恩坐在窗台上,下巴搁在一条腿的膝盖上,看上去兴致缺缺。他正投入地看着院子里的表演,似乎直到他的白狼走近艾莉亚,他才发现他们。娜梅莉亚谨慎地走近白狼。白灵,已经长得比他的小伙伴更高大,它嗅了嗅她,轻舔了下她的耳朵,然后蹲坐下来。


琼恩好奇地看着艾莉亚,“你不应该在学做你的针线活吗,小妹妹?”


艾莉亚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我想看他们打架。”


他笑了,“那就过来这边吧!”


艾莉亚爬上窗户,坐在他旁边,和他一同听着下面院子里传来的重击声和说话声。


让她失望的是,下面仅仅是两个小男孩之间的演练。布兰穿着厚重的护具好似被绑在羽毛床上,而托曼王子本身就胖乎乎的,穿了护具后看起来更加圆润。他们在老罗德利克·卡塞尔爵士的监视下怒视对方,喘着粗气,用护具包着的木剑攻击对方。罗德利克爵士长得壮实,留着厚重的白色络腮胡,他是临冬城的警卫长。周围一伙人在为他们加油助威,既有男人也有男孩,其中罗勃的加油声最大。艾莉亚还看到了罗勃身边的席恩·葛雷乔伊,他穿着印有家族图腾金色海怪的黑色紧身上衣,脸上浮现出揶揄蔑视的神情。两位比武者的脚步都有些蹒跚,艾莉亚想这场演练应该进行有一会儿了。


“这事可比做针线活累多了。”琼恩说道。


“这事可比做针线活有意思多了。”艾莉亚回击道。琼恩笑着伸出手来,把她的头发揉乱,艾莉亚瞬间脸红了。他们的关系一直这么亲密,琼恩继承了父亲的脸部特征,她也一样,而且只有他们两个是这样。罗勃、珊莎和布兰,甚至小瑞肯都遗传了徒利家族的特征,他们更加爱笑,头发红得似火。艾莉亚小的时候,她一度害怕这意味着她也是私生子,一旦她害怕了,她就去找琼恩,而琼恩也总是能让她安心。


“你为什么不去院子里?”艾莉亚问道。


他勉强地笑笑,“私生子不允许伤害年轻的王子们,”他说道,“他们在演武场受到的擦伤只能由嫡子的剑造成。”


“哦。”艾莉亚感到很尴尬,她早应该想到的,这是今天第二次她意识到生活没有公平可言。


她看到自己的弟弟重击了托曼一下,“我能做得和布兰一样好,”她说道,“他只有七岁,而我已经九岁了。”


琼恩用尽十四岁的睿智眼光打量着艾莉亚,“你太瘦了,”他说道,握住她的手臂来感受她的肌肉,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甚至怀疑你能不能举起一把长剑,妹妹,更不用说挥动它。”


艾莉亚缩回胳膊,怒视着他。琼恩再次揉乱她的头发,两人看着布兰和托曼互相转着圈子。


JaneYee

自行翻译《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艾莉亚1

​艾莉亚又把针脚缝得弯弯扭扭。


她沮丧地皱眉看着他们,扫视坐在众多女孩中间的姐姐珊莎,珊莎的针线活非常精致,大家都这么说。“珊莎做的针线活和她本人一样漂亮,”茉丹修女曾经告诉她们的妈妈,“她有一双灵活的纤纤巧手。”当凯特琳夫人问起艾莉亚的情况,修女都会嗤之以鼻,“艾莉亚的手和铁匠史密斯的手有得一比。”


艾莉亚偷偷地扫视室内,担心茉丹修女觉察到自己的小动作,但修女今天的注意力并未放在她身上,修女正满脸带着赞赏的笑容和弥塞菈公主坐在一起。当王后带着弥塞菈加入她们时,她自己也说能拥有指导公主女红的机会对一个修女来说可不容易。其实艾莉亚觉得弥塞菈的针线活也有些歪了,但从茉丹修女的轻声细语中...

​艾莉亚又把针脚缝得弯弯扭扭。


她沮丧地皱眉看着他们,扫视坐在众多女孩中间的姐姐珊莎,珊莎的针线活非常精致,大家都这么说。“珊莎做的针线活和她本人一样漂亮,”茉丹修女曾经告诉她们的妈妈,“她有一双灵活的纤纤巧手。”当凯特琳夫人问起艾莉亚的情况,修女都会嗤之以鼻,“艾莉亚的手和铁匠史密斯的手有得一比。”


艾莉亚偷偷地扫视室内,担心茉丹修女觉察到自己的小动作,但修女今天的注意力并未放在她身上,修女正满脸带着赞赏的笑容和弥塞菈公主坐在一起。当王后带着弥塞菈加入她们时,她自己也说能拥有指导公主女红的机会对一个修女来说可不容易。其实艾莉亚觉得弥塞菈的针线活也有些歪了,但从茉丹修女的轻声细语中完全感受不到。


艾莉亚继续跟自己的针线活奋战,寻找其他的方法补救,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针。她闷闷不乐地看着姐姐,珊莎正一边做针线活一边高兴地聊天。罗德利克的小女儿贝丝·凯索坐在她脚边,认真听着她说出的每个字,而珍妮·普尔正斜过身体在她耳边低语。


“你们在聊什么?”艾莉亚突然问道。


珍妮像受了惊吓似的,接着咯咯地笑,珊莎看起来很羞愧,贝丝则脸红了,三人都没回答。


“告诉我。”艾莉亚说道。


珍妮扫视了一圈,确认茉丹修女没注意这边。弥塞菈正好在说些什么,修女和其他夫人都笑了起来。


“我们在谈论王子。”珊莎说道,声音几不可闻。


艾莉亚知道她口中的王子是乔弗里,那个高挑英俊的王子,晚宴的时候珊莎和他坐在一起,而自己则不得不与那个胖乎乎的小王子坐在一块。


“乔弗里喜欢你姐姐,”珍妮自豪地小声说道,表现得这事情与她有关似的,她是临冬城的管事之女,也是珊莎最亲密的朋友,“他说她很漂亮。”


“王子将要娶她,”小贝丝露出梦幻般的神情,双手抱在胸前,“然后珊莎就会成为整个王国的王后。”


珊莎即使在羞愧的时候也能保持优雅,她羞愧起来很漂亮。她做任何事情都很漂亮,艾莉亚无趣又愤恨地想着。“贝丝,你不应该乱编故事,”珊莎纠正了小女孩的话,优雅地摸了摸头发,让自己的话听起来不那么严肃。她看向艾莉亚,“妹妹,你觉得乔弗里王子如何?他很勇敢,对吗?”


“琼恩说他看起来像个女孩子。”艾莉亚回答道。


珊莎边做针线活边叹了口气,“可怜的琼恩,”她说道,“由于自己是个私生子才会变得妒忌。”


“他是我们的哥哥。”艾莉亚大声说道,声音划破了午后塔楼房内的静谧。


茉丹修女抬起眼,她的脸瘦骨嶙峋,眼神犀利,嘴唇薄得几乎看不到,似乎为皱眉而生,此刻她皱起眉头来,“孩子们,你们在讨论什么?”


“是我们同父异母的哥哥,”珊莎以轻柔但精确的语气纠正艾莉亚。接着她微笑着面对修女,说道,“艾莉亚和我在聊今天和王子坐在一起我们有多高兴。”


茉丹修女点点头,“确实,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荣誉。”弥塞菈公主听到她们的称赞后犹豫地笑了笑。“艾莉亚,你为什么没在做你的针线活?”修女问道,她站起身,有些发硬的裙子弄得沙沙作响,“让我看看你做的女红。”


艾莉亚想要尖叫,此刻都是珊莎将修女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的。“这里。”她边说边交出自己做的针线活。


修女检查了一下织物,“艾莉亚,艾莉亚,艾莉亚,”她说道,“这个不行,这完全不行。”


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真是够了,珊莎的教养很好,没有嘲笑在众人面前丢脸的妹妹,但珍妮在偷笑,就连弥塞菈公主也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艾莉亚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口冲去。


茉丹修女在她身后大喊,“艾莉亚,快回来!别再往前走了!不然我把这事告诉你母亲,在我们的公主殿下面前也做出这种事,你会让我们所有人蒙羞的。”


艾莉亚在门口停了下来,转过身,紧咬嘴唇,眼泪在脸颊上流淌,她拘谨地向弥塞菈鞠了一躬,“公主殿下,请恕我先行告退。”


弥塞菈眨了眨眼,看向自己的随身侍女询问意见,虽然公主很犹豫,但茉丹修女则不然,“艾莉亚,你要去哪里?”修女询问道。


艾莉亚怒视修女,“我得去给马儿钉上马蹄铁。”她甜甜地说道,在看到修女一脸震惊后感受到一丝满意,接着她迅速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跑走。


一点都不公平,珊莎拥有一切。珊莎比艾莉亚大两岁,或许在艾莉亚刚出生时,就没什么东西留给她了。她常常有这种感觉,珊莎会做女红,能歌善舞,会写诗,知道穿衣打扮,会弹琴摇铃,更糟糕的是她还很漂亮。珊莎遗传了母亲漂亮的高颧骨和徒利家族赤褐色的厚密头发,而艾莉亚更多地遗传到父亲的特征,她的头发颜色是暗淡无光的褐色,脸型很长且更加严肃。珍妮之前称呼她为艾莉亚马脸,而且在她走近的时候故意学马嘶嘶叫的声音。艾莉亚唯一一件做得比姐姐好的事情就是骑马,这让她很难过,好吧,除了这件事,她对于管理家事也更加出色。珊莎对数字方面并不擅长,如果她真的嫁给了乔弗里王子,为了他好,艾莉亚希望他能找一个好管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