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十四节气

102万浏览    6967参与
木木夕Sibyl

百图斩No.20 -


二十四节气之『立夏』


南国似暑北国春,

绿秀江淮万木荫。

百图斩No.20 -


二十四节气之『立夏』


南国似暑北国春,

绿秀江淮万木荫。

长脚鸦
如果最后是你,我不介意等久一点...

如果最后是你,我不介意等久一点,只是你一定要来才好。

如果最后是你,我不介意等久一点,只是你一定要来才好。

AAA琉墨

前世我是你的伞灵,看你大道未成却憾然离世,今生……
今生是有正式编制的天庭公务员
二十四节气灵——雨水!

【日常漫画连载在快看漫画,
ID:AAA琉mo】有兴趣帮忙去那点个赞

ps:长期约条漫稿,但希望还是有预算的人来约,毕竟条漫太废肝了,价会小高
但质量不会差

前世我是你的伞灵,看你大道未成却憾然离世,今生……
今生是有正式编制的天庭公务员
二十四节气灵——雨水!

【日常漫画连载在快看漫画,
ID:AAA琉mo】有兴趣帮忙去那点个赞

ps:长期约条漫稿,但希望还是有预算的人来约,毕竟条漫太废肝了,价会小高
但质量不会差

陈情.

耶!
突然诈尸!
后续会慢慢把剩下二十四节气补上dei

耶!
突然诈尸!
后续会慢慢把剩下二十四节气补上dei

攸瑾
分者,黄赤相交之点,太阳行至此...

分者,黄赤相交之点,太阳行至此,乃昼夜平分。”

分者,黄赤相交之点,太阳行至此,乃昼夜平分。”

下饭的VV酱
@#白露#节气拟人向,就从白露...

@#白露#节气拟人向,就从白露开始发吧,下一个秋分。


@#白露#节气拟人向,就从白露开始发吧,下一个秋分。


攸瑾
正月启蛰,言发蛰也。万物出乎震...

正月启蛰,言发蛰也。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正月启蛰,言发蛰也。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攸瑾
“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

“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知了安安酱

二十四节气系列·谷雨(一)

文/知了安



  青青醒来时,周遭是一片昏暗,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湿气,有一两滴水珠从头顶落下,正好滴在她脸上,冰凉的沁意霎时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


  她想张口喊,却发觉嗓子干涩得厉害,发不出一点声。挣扎着从铺着稀疏干草的地上起身,或许是在这冰凉地上躺了太久,现在她浑身酸痛,稍稍一动就隐隐作痛。


  不远处是个光亮的洞口,她捡起方才盖在身上的外衫,朝那处走去。


  出了洞口,才是豁然开朗。红日灼灼,照得她眼前一片黑,半晌过后,才缓缓适应这光明,这时方瞧到,不远处有个人正用砺石磨着剑,一下一下,声音清脆而明亮。


  她朝那人走去,那人似乎也觉察到了她,抬起头,...

文/知了安



  青青醒来时,周遭是一片昏暗,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湿气,有一两滴水珠从头顶落下,正好滴在她脸上,冰凉的沁意霎时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


  她想张口喊,却发觉嗓子干涩得厉害,发不出一点声。挣扎着从铺着稀疏干草的地上起身,或许是在这冰凉地上躺了太久,现在她浑身酸痛,稍稍一动就隐隐作痛。


  不远处是个光亮的洞口,她捡起方才盖在身上的外衫,朝那处走去。


  出了洞口,才是豁然开朗。红日灼灼,照得她眼前一片黑,半晌过后,才缓缓适应这光明,这时方瞧到,不远处有个人正用砺石磨着剑,一下一下,声音清脆而明亮。


  她朝那人走去,那人似乎也觉察到了她,抬起头,说道:“你醒了。”


  青青见到他,反倒是惊讶,“是你!”


  三日前,青青在云城外的护城河边救了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男人浑身是血,背上的伤从肩胛骨一直蜿蜒到腰上,像一条纤细丑陋的蛇。


  青青认出这是鞭伤,她没敢带他去看大夫,像他这种浑身散发血气的人,大抵是不可张扬的。她用身上仅剩的几钱银子为他买了药,不顾女儿家的矜持与羞涩,一板一眼遵循大夫的嘱咐,为他小心翼翼上药。


  那人醒来时,朝着青青道一声谢,留下了几锭银子,翩飞着衣角,消失在集市喧闹的人群里。


  青青看着银子发呆,那人伤还未痊愈,就这么走了,会不会伤口又裂开?裂开岂不是更严重了。她抓抓头发,转念又想,反正也与她无关,他想做什么随他了,也就心安理得将银子塞进了袖中。


  之所以会再次相逢,却也得益于那几锭银子。青青久居故里,未见过这种集市,看到些稀奇玩意儿就挪不动步子,再加上店家花言巧语吹嘘,也忍不住去买,一出手就是银锭子,自然招人眼目,被几个心生歹意的汉子堵在狭小巷子里,一棍敲去了意识。


  “那日,姑娘身处陷阱,我救了你,我不喜与人有人情亏欠,如此也算两清。”


  青青紧盯着他,静静听他把话说完,看他一本正经模样,倏忽“噗嗤”笑出声,转而急忙顿住声,脸霎时红透,糯糯说道:“对不起。”


  那人未语,却将剑收进鞘中。


  青青低着声说:“我叫青青,你叫什么呀?”


  “十七。”


番茄匠er
是秋天呀~ 🍂🍁 年年有鱼...

是秋天呀~ 🍂🍁


年年有鱼


年年大丰收鸭~

 @提香 

是秋天呀~ 🍂🍁


年年有鱼


年年大丰收鸭~

 @提香 

小狐wyq
白露之后 白露是入秋以后的第三...

白露之后

白露是入秋以后的第三个节气,似乎从白露开始,秋天就真的到了。秋天的昼夜温差较大,清晨和夜晚都能感受到丝丝的凉意,注意添加衣物,白天的天气有时候还是比较热的。白露“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想到了杜甫的一句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白露过后,就是中秋了。


白露之后

白露是入秋以后的第三个节气,似乎从白露开始,秋天就真的到了。秋天的昼夜温差较大,清晨和夜晚都能感受到丝丝的凉意,注意添加衣物,白天的天气有时候还是比较热的。白露“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想到了杜甫的一句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白露过后,就是中秋了。



白芳圆
我画的一张二十四节气海报.一一...

我画的一张二十四节气海报.一一一白露

我画的一张二十四节气海报.一一一白露

森特笑虎
《白露》的故事 陆地的尽头是海...

《白露》的故事

陆地的尽头是海洋
海洋的尽头是天空
天空的尽头是你
伫立于昼夜交割处
在停滞的海浪中
在静默的吟唱中
凝望着、等待着


《白露》的故事

陆地的尽头是海洋
海洋的尽头是天空
天空的尽头是你
伫立于昼夜交割处
在停滞的海浪中
在静默的吟唱中
凝望着、等待着

 

二狗今天吃瓜了

【咎安】白露



短,真的短。


----------


*少年双箭头


*ooc,私设


*5/24


*真的感谢有小可爱愿意看我写的流水账!


----------


今日谢必安早早就回到了家,脚步匆匆。


他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竹凳,凳子边上摆着一个纸糊灯笼,都是范无咎做的。


他走过去拾起那个灯笼,抱在怀里推开虚掩的木门走入院内,前不久范无咎一时兴起养的小鸡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也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见到是时常投喂它们的谢必安后便扭着毛茸茸的小身子要求谢必安投喂。


但谢必安并没有像平日一般停下脚步去逗弄它们,而是径直走入书房,将灯笼轻轻放在书桌上,自己铺开一张信笺,认认...



短,真的短。


----------


*少年双箭头


*ooc,私设


*5/24


*真的感谢有小可爱愿意看我写的流水账!


----------



今日谢必安早早就回到了家,脚步匆匆。


他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竹凳,凳子边上摆着一个纸糊灯笼,都是范无咎做的。


他走过去拾起那个灯笼,抱在怀里推开虚掩的木门走入院内,前不久范无咎一时兴起养的小鸡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也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见到是时常投喂它们的谢必安后便扭着毛茸茸的小身子要求谢必安投喂。


但谢必安并没有像平日一般停下脚步去逗弄它们,而是径直走入书房,将灯笼轻轻放在书桌上,自己铺开一张信笺,认认真真地抚平上面的皱痕,随后自己动手磨起墨来。


但是他只是磨墨。


他磨了许久,机械性地运动着手臂,眼睛却看着那盏灯笼。


慢慢的,他磨墨的手也停下来了,只是站在那里,目光从灯笼移到了信笺上。


素白的信笺,并不像女儿家那般精致,也无清香,甚至还带着些旁边墨水的清苦味道。


“嗯……”


他沉吟片刻,还是提笔沾墨,只是才起头便迟疑不已,这一不慎,那墨水便在纸上晕开,好好一张信笺,便就此作废了。


谢必安心中不禁烦躁,他一把把信笺给揉成一团,丢在一旁,纸团却在落于地上的那一刻化为范无咎的样子,从背后环住谢必安,靠近他的耳边,喃喃细语:


“大哥,灯笼要挂着,我好回家。”


“大哥你若是嫌我回来慢了,你站着腿酸,便坐在这竹凳子。”


“大哥可会惦念我?”


“大哥……”


谢必安把眼睛闭上,复又睁开,屋子里仍是只有他一个人。


他提笔又放下,写下些许字,又撕去,或冥思苦想,或放空自己,但更多时候,脑子里仍是自己送范无咎走时他对自己说的话。


谢必安干脆仰躺到圈椅里,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他,却一不小心入眠。再睁开眼时,已是更深露重,他忘记关窗子,些许凉爽的夜风灌入领子,谢必安起身拢紧了领子,想去把窗关上,却看见远处渔火星点,江风摇曳,满塘枯荷随之摇晃。


他没关窗,回身去摸了火折子和那灯笼来,用手拢住火折子微末的星火,想点燃那灯笼,却总被那无意的风吹熄。反复几次后,谢必安终于放弃点燃灯笼,转身看向窗外。


夜风转凉,蒹葭深深。



“大哥,我想去参军。”范无咎给谢必安夹了一筷子菜,忽的说。


“……”


“我想去参军。”他又一次重复道。


“…………”谢必安咽下那筷子菜,“为何?”


“如今世道不安稳,我前几日听先生道如今边境虎视眈眈,庙堂之上又是党争不断,外忧内患,久而久之,国危矣!”


“嗯。”谢必安点头,“这话倒是像照搬先生的。”


“大哥!”


“理由。”


“我………”范无咎的眼睛一直看着谢必安,心绪如潮,源头皆来于眼前此人,却不肯向他透露半分,他想变强,想变得能够保护他,能护他周全,能让他看到繁华盛世,从三月杨花到冬雪腊梅,轻蹄快马,歌尽桃花扇底风,那般潇洒自若,才配得上这人。


“我已答应你过世双亲护你周全,便不能容你涉险。”


回应他的,是良久的沉默。


最后,谢必安起身走入寝室内拿出一件厚披风与他。


“快入冬了,那着这个,到那边莫要染上风寒。”


“去就去,总要做些功绩回来,照顾好你自己。”



临行当日,范无咎交给谢必安一个灯笼和凳子。


“大哥,你晚上就把灯笼给点上,挂在门口,我好回家,若是大哥能在门口看上一看,指不定能看到我回来 ,若是嫌我回来的慢了,你站着腿酸,就在这凳子上坐一坐。”


两人都心知肚明范无咎没有一年半载回不来,他却故意玩笑,说得好似他只似平常下学归家般平常。


谢必安一一应下,范无咎话锋一转,直盯他的眼睛,问道:“大哥,可会惦念我?”


谢必安不敢回答。


等到范无咎真随队伍走时,他才恍而发觉,自己该是应一声会。


会否?

会。



吾弟无咎


见字如面。


近日可好?此信至你手中时,最迟也是白露过后几日,夜晚风凉,添衣否?可有按时进餐?


军中训练多严苛,你也要严于律己,不可再似从前顽劣。


但你离家许久,村中人多思念你,我亦然。


无咎,你可知白露为霜?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纵然久负盛名,可我更喜另一句。


正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如今白露已深,可候玄鸟归否?



有一人孤坐在篝火边,细细看着一张薄薄的信笺,直至最后,在信笺上轻轻落下一吻。


珍之,重之。



【未完】


--------


白露有三候:一侯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侯

群鸟养羞。


----


开学事情贼多!155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