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336.1万浏览    8122参与
玄苋
或许只是真情流露…… 但我哭了...

或许只是真情流露……

但我哭了。

或许只是真情流露……

但我哭了。

🍃撒野🍃

我一个渣渣想开坑写文

师昧水仙转生向  

现代设定   有前世剧情转呈融合

框架我都框好了!!!

昨天跟我闺蜜聊一天啊哈哈哈嗝


我们一致认为:


设定一个战斗力五渣,身体素质贼差,连女孩子都打不过的弱鸡哥哥,自认为自己很牛逼要处处要保护弟弟的一个傻逼忠犬?攻(受)????我感觉我脑补出来的哥哥太受,但是我还是觉得他是攻!


毕竟哥哥是华碧楠转世(至于他为啥变成这样一个傻逼?emm有前世故事)毕竟华碧楠多活了十几年,经历的多,啊哈哈哈嗝



设定一个身体素质贼好,还可以使用灵力(对的没错,师昧灵力比上世强!至于为啥是这样?设定啊哈哈哈)...



我一个渣渣想开坑写文

师昧水仙转生向  

现代设定   有前世剧情转呈融合

框架我都框好了!!!

昨天跟我闺蜜聊一天啊哈哈哈嗝


我们一致认为:


设定一个战斗力五渣,身体素质贼差,连女孩子都打不过的弱鸡哥哥,自认为自己很牛逼要处处要保护弟弟的一个傻逼忠犬?攻(受)????我感觉我脑补出来的哥哥太受,但是我还是觉得他是攻!


毕竟哥哥是华碧楠转世(至于他为啥变成这样一个傻逼?emm有前世故事)毕竟华碧楠多活了十几年,经历的多,啊哈哈哈嗝




设定一个身体素质贼好,还可以使用灵力(对的没错,师昧灵力比上世强!至于为啥是这样?设定啊哈哈哈)但是灵力使用多了会变得超级能吃???


但是瞎眼的设定要延续!这个还是有意思的!他的苦恼是自己的弱鸡哥哥总以为自己比较强,自以为是的处处保护自己,其实都是自己再给他善后!


自己除了眼睛看不见其余身体方面不知道比那个傻逼哥哥强多少!但是那个傻逼哥哥总是看不清楚现实,认为自己眼睛看不见就要被人保护。。




哈哈哈嗝,昨天晚上跟我闺蜜唠嗑,我把我所有的脑洞剧情都跟她说,我说帮我起个名字!


你们知道她起了个啥?我重生的那些年啊哈哈哈哈哈嗝,她是不是男频起点文看多了????


然后我说还不如叫:弱鸡哥哥和他的瞎眼弟弟


哈哈哈哈嗝笑死我了哈哈哈


然后我就试着去码文…


然后……


后…


我三天憋出来半章小学生作文…


有没有那种超能力?直接能让脑洞变成文的????


跟我闺蜜吐槽了好半天写文真tm难,然后我脑洞开了好几天才写出了一章半……我感觉我没救了!!




毕竟我这个人是兴趣来了就特别兴奋的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从来不知道毅力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我一章一章这绝壁要坑,写不了两章就坑!




想想我靠脑补完所有的剧情内容了。




emm好像就够了8 啊哈哈哈哈嗝




我就想说说我的脑洞,如果我有毅力能写的多的话可能就会发出来的。




啊哈哈哈哈嗝,不过自己脑补的嗑的也好吃,虽然设定只有自己知道哈哈哈哈嗝





临渊羡鱼
这文名让我以为是一篇沙雕甜文,...

这文名让我以为是一篇沙雕甜文,后来这篇文让我明白看文前先看书评……(ノ=Д=)ノ┻━┻

这文名让我以为是一篇沙雕甜文,后来这篇文让我明白看文前先看书评……(ノ=Д=)ノ┻━┻

玄苋

其实放假来看了二哈两天,自认为已经看得很快了吧,但看到哪儿,眼泪流到哪儿,这本儿真的名不虚传啊……

真的很心疼师尊,那么好,却如此自卑;也心疼狗子,明明那么喜欢,却总是窥不破自己内心……或许,他真的是想给师尊撑一辈子的伞,一辈子陪着他,但还是看不透自己……

我哭了呜呜呜😭

其实放假来看了二哈两天,自认为已经看得很快了吧,但看到哪儿,眼泪流到哪儿,这本儿真的名不虚传啊……

真的很心疼师尊,那么好,却如此自卑;也心疼狗子,明明那么喜欢,却总是窥不破自己内心……或许,他真的是想给师尊撑一辈子的伞,一辈子陪着他,但还是看不透自己……

我哭了呜呜呜😭


芝世烤饼owo
“师尊,早”墨燃2.0x楚晚宁...

“师尊,早”
墨燃2.0x楚晚宁

昨天通宵看完二哈,现在一张嘴就可以噗噗噗吐刀子∠( ᐛ 」∠)_

“师尊,早”
墨燃2.0x楚晚宁

昨天通宵看完二哈,现在一张嘴就可以噗噗噗吐刀子∠( ᐛ 」∠)_

顾尘安

当洛冰河遇见墨微雨

嗯????

别说了,舔狗与舔狗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

洛冰河:我从小和我养母在府里干活。

墨微雨:我从小跟我娘流落街头。


洛冰河:我小时候常受富家公子欺负。

墨微雨:我小时候为了两个饺子和狗抢食。


洛冰河:后来我养母死了,我连最后一碗粥都没送到。

墨微雨:后来我娘死了,我连一卷席子也没要到。


洛冰河:大一点,我拜了师。

墨微雨:大一点,我拜了师。


洛冰河:我师尊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

墨微雨:我师尊死生之巅红莲水榭玉衡长老楚晚宁。


洛冰河:我师尊在我拜入师门后欺压我。

墨微雨:我师尊在我拜入师门后拿天问训我。


洛冰河:我很仰慕且认为他讨...

嗯????

别说了,舔狗与舔狗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

洛冰河:我从小和我养母在府里干活。

墨微雨:我从小跟我娘流落街头。


洛冰河:我小时候常受富家公子欺负。

墨微雨:我小时候为了两个饺子和狗抢食。


洛冰河:后来我养母死了,我连最后一碗粥都没送到。

墨微雨:后来我娘死了,我连一卷席子也没要到。


洛冰河:大一点,我拜了师。

墨微雨:大一点,我拜了师。


洛冰河:我师尊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

墨微雨:我师尊死生之巅红莲水榭玉衡长老楚晚宁。


洛冰河:我师尊在我拜入师门后欺压我。

墨微雨:我师尊在我拜入师门后拿天问训我。


洛冰河:我很仰慕且认为他讨厌我。

洛冰河:我很仰慕且认为他讨厌我。


洛冰河:但是后来我发现师尊待我很好。只是不善言表。

墨微雨:但是重生后我发现师尊待我很好。只是默默关心我。


洛冰河:有一次我被心魔反噬,师尊为了救我,自爆了,他走之前对我说…从前种种,今日一并还你。


墨微雨:有一次我修补天裂,重伤昏迷,师尊带我回了死生之巅,我醒来没有看见他。我的师弟薛蒙对我说“哥,我们没有师尊了”


洛冰河:我不相信师尊死了,我那时候几乎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我的师姐宁婴婴对我说“你以后还是不必叫他师尊了。”

墨微雨:我不相信师尊死了,我那时候以为这都是薛蒙在跟我开玩笑,像他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直到薛蒙跟我说“长街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洛冰河:我在魔宫,守着他的尸体,等了五年。

墨微雨:我在外游历,成为了大家口中的宗师,等了他五年。


洛冰河:五年后,我的师尊,他回来了,虽然和以前不大一样,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墨微雨:五年后,我听闻师尊出关了,他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个师尊,一切好像都没有变。


洛冰河:我不正常,我发现我对师尊已经生出了超越师徒的情愫。

墨微雨:我不正常,我发现我爱的不是师昧而是…我的师尊。


洛冰河:我害怕,我害怕他会因此反感,因此讨厌我,甚至不要我。

墨微雨:我害怕,我前世如此对他,今生又有什么资格拥有他。


洛冰河:最后的最后,我和师尊在一起了。

墨微雨:最后的最后,我和师尊在一起了。


洛冰河:他对我说,这次,一起走。

墨微雨:我对他说,人间很好,楚晚宁,不要你来训我。

——————

看出来了。

这是冰妹和2.0,小声bb。


冰封魔咒
是真是那样刚强的人,也是那样温...

是真是那样刚强的人,也是那样温柔的人,他永远怀着最大的善意去揣摩别人

是真是那样刚强的人,也是那样温柔的人,他永远怀着最大的善意去揣摩别人

Kirsch
千万别被任何东西劝退! 一定要...

千万别被任何东西劝退!

一定要看完这篇文!!

这个爱情太美好了wslQAQ

千万别被任何东西劝退!

一定要看完这篇文!!

这个爱情太美好了wslQAQ

青日黄昏
魔鬼变成了两个,谁来救救薛萌萌

魔鬼变成了两个,谁来救救薛萌萌

魔鬼变成了两个,谁来救救薛萌萌

好想吃我自己

【燃晚】现世报(七)

ooc和bug皆有。
现世pa
正文:
————
当天下午回家的时候,楚晚宁还在想墨微雨的事。

上次他和墨燃会面的时候,他问过墨燃他的主副人格之间记忆是否共享这个问题,当时墨燃的回答是:“大部分时候不是共享的。”

这个“大部分”里含的水分太多了,楚晚宁不清楚这个大部分究竟是有多大,毕竟他和墨燃前前后后也就见过那么两次——而且还是都和主人格见面,对方的副人格不认识他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

楚晚宁打开门的时候太阳光正好打在客厅的地板上,室内亮堂堂的,一片明媚。

楚晚宁撑着鞋柜换鞋的时候,手指尖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小小的,凉凉的,有些搁手。

他换好拖鞋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个小小的许愿瓶。真的很小...

ooc和bug皆有。
现世pa
正文:
————
当天下午回家的时候,楚晚宁还在想墨微雨的事。

上次他和墨燃会面的时候,他问过墨燃他的主副人格之间记忆是否共享这个问题,当时墨燃的回答是:“大部分时候不是共享的。”

这个“大部分”里含的水分太多了,楚晚宁不清楚这个大部分究竟是有多大,毕竟他和墨燃前前后后也就见过那么两次——而且还是都和主人格见面,对方的副人格不认识他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

楚晚宁打开门的时候太阳光正好打在客厅的地板上,室内亮堂堂的,一片明媚。

楚晚宁撑着鞋柜换鞋的时候,手指尖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小小的,凉凉的,有些搁手。

他换好拖鞋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个小小的许愿瓶。真的很小,楚晚宁把它拿起来看了一下,发现它可能就只有他一个大拇指指节那么大。

小许愿瓶的瓶身是透明的,楚晚宁能看到里面有着细细铺了一层红色的沙砾,里面还有三个黑色的小球,半掩在红沙中,显得神秘极了。木制瓶塞下面还坠了一个古铜色的弯月。

楚晚宁一向觉得这些小东西是小女生才会喜欢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去买。

他把这个许愿瓶转了个面,那些沙砾和小球就跟着一起转,在过分明亮的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像是星海——满天的星星和装满了星星的大海。

楚晚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比喻,但那一瞬间的联想让他觉得这个许愿瓶似乎也还挺好看。

虽然楚晚宁不知道这个许愿瓶是哪里来的,但毕竟他经常是一到办公室就会发现桌上堆满了别人送的礼物。

这些小礼物通常会包括巧克力一类的零食,精致美观的手工制品,或者一两张不知道是谁写的小纸条——上书请问你有谈恋爱的意愿吗或诸如此类的问题。

楚晚宁的同事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总的来说是女性居多。这些女同事时不时就会给楚晚宁送点什么,也不在意这些送人的东西大部分都被丢到了楚晚宁的垃圾箱里,这次送了下次还照样送。

偶尔楚晚宁事情多的时候没时间扔,可能就顺手揣兜里了,然后可能就带回家里了。

楚晚宁看着这个许愿瓶,也不清楚是不是哪一次别人送的。

楚晚宁家里表面上看上去非常干净整齐,实际上留心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摆的东西都是乱的。

有时候生病了,楚晚宁就会边吃药边干其他事,然后可能顺手就把那一板药放旁边了,再下一次要吃这个药的时候又不知道自己把药放哪里了……这种情况不分大物件还是小物件,只要是楚晚宁能拿起来到处走的,就不存在在一个地方老老实实待上超过两星期时间的可能性。

楚晚宁也没纠结多久,他把那个闪闪发亮的玻璃瓶放到了客厅电视柜上面。迎着光照,里面的红沙像是燃烧了起来一样的耀眼。

……

星期六的时候,墨燃又来了楚晚宁这边。

楚晚宁摁开录音笔,然后问了墨燃上次见到的墨微雨的情况。

楚晚宁道:“他是不是不认识我?”

墨燃也有些困惑道:“应该吧,他没见过你。”

楚晚宁问他道:“你们平时怎么交流的?”

“用便条啊。”墨燃眨了眨眼睛,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写一写,贴床头柜上,醒了就能看见。”

楚晚宁颔首。

他听到了窗外传来的水声,便看了眼窗户,发现外面下雨了。

楚晚宁便问墨燃:“你带雨伞了吗?”

墨燃也注意到了雨声,摇了摇头道:“没带。”

楚晚宁看了眼雨势,道了声:“那就一会再说。”

楚晚宁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指不定夏天的雨就说下就下说停就停,两小时后也许就停了。

然后楚晚宁关掉录音笔的时候,问墨燃道:“你怎么回去?”连窗都没看,光听声音就知道外面雨下的有多大。

墨燃道:“不知道,可能等雨下点再回去吧。”

楚晚宁把雨伞从右边柜子的最下面拿出来,问他:“你车停在哪里的?”

墨燃乖巧道:“在家里。”

“……”

“不是,我是说我走路过来的,没开车。”

楚晚宁道:“我记得你家不近。”

墨燃笑,道:“饭后走走,锻炼锻炼身体。”

外面的雨又大又密,噼里啪啦地打在地面上,很快就在地面积起了一小层。

楚晚宁站在大门口,把伞撑开,却没急着离开,而是把伞撑开放在一边,等人。

墨燃问了一圈也没借到多的雨伞,只好回到大门这边来。他一回来就看到楚晚宁站在门口,伞在旁边撑好了放着。

楚晚宁看墨燃双手空空地回来,道:“没借到伞?”

墨燃耸了耸肩,笑道:“没关系,我等它小一点就回去吧。”

楚晚宁道:“我送你去车站。”

墨燃想了想,道:“下车的车站离我家也挺远的,算了吧,我等等。”

楚晚宁沉默了一会,墨燃跟着他沉默。

天看着有点晚了,可能是乌云密集的原因。

最后开口的时候楚晚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问向墨燃:“先去我家避避雨,我家不远。”

-TBC-
小剧场。
墨燃:???玻璃瓶,我买的。
墨微雨:……玻璃瓶,我放的。
————
回家放合集,手机端版本过旧没这东西。

✧٩(ˊωˋ*)و✧
是最近在画的燃晚军装【?】还没...

是最近在画的燃晚军装【?】
还没有画完,发发半成品。
——
刚刚发错图了

是最近在画的燃晚军装【?】
还没有画完,发发半成品。
——
刚刚发错图了

一尺春绿
余生付雪夜 “等我好了,我们一...

余生付雪夜


“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回死生之巅,我想去向伯父伯母请罪,我想再和薛蒙吵吵嚷嚷……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

“晚宁。”

“我一直爱你。”

余生付雪夜


“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回死生之巅,我想去向伯父伯母请罪,我想再和薛蒙吵吵嚷嚷……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

“晚宁。”

“我一直爱你。”

霁雩
抱着大白猫的2.0(。&igr...

抱着大白猫的2.0(。ì _ í。)

抱着大白猫的2.0(。ì _ í。)

瓜了个娃

咱也不知道该叫什么的沙雕脑洞。



临近午时,踏仙君赶着去厨房做了碗粥,端着去了红莲水榭。


粥是他努力回忆楚晚宁的样子笨笨拙拙地做完的,到了地方还在微然冒着热气。


正值三月春日,暖光倾洒,海棠花从树上片片落下,踏仙君轻轻推开了木门,傻傻地端着那碗粥。他本是想给楚晚宁尝尝的,可是他恍惚想起了什么。


对啊。他愣神,抬眸望向屋内那床。


他忘了,楚晚宁,他的师尊已经……。


踏仙君上前把粥放在桌上,楚晚宁似是听到了些许动静,微微蹙了蹙眉。踏仙君坐到床边,给熟睡的那人往上扯了扯被子。

他忘了,楚晚宁还在睡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bu



临近午时,踏仙君赶着去厨房做了碗粥,端着去了红莲水榭。


粥是他努力回忆楚晚宁的样子笨笨拙拙地做完的,到了地方还在微然冒着热气。


正值三月春日,暖光倾洒,海棠花从树上片片落下,踏仙君轻轻推开了木门,傻傻地端着那碗粥。他本是想给楚晚宁尝尝的,可是他恍惚想起了什么。


对啊。他愣神,抬眸望向屋内那床。


他忘了,楚晚宁,他的师尊已经……。




















踏仙君上前把粥放在桌上,楚晚宁似是听到了些许动静,微微蹙了蹙眉。踏仙君坐到床边,给熟睡的那人往上扯了扯被子。

他忘了,楚晚宁还在睡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bu


草色

【燃晚】飞鸢

*趁着衔接班没开始肝篇糖

*时间线为归隐后,是2.0

*ooc

————————————————

       杨花飘絮,浅草萦袍,柳枝与行人都禁不住去逐那春光。原先寂寥的郊野添了不少眷侣,反倒比市集还热闹几分。

       三五人群里,两人斗笠遮面,玄衣与素袍浸在带了草木淡香的春风中,不引旁人侧目。

       楚晚宁觉到身边人的手轻攥住他的,摩挲一会儿后转为十指相扣,面上一热,暗骂他不知羞。趁着四...

*趁着衔接班没开始肝篇糖

*时间线为归隐后,是2.0

*ooc

————————————————

       杨花飘絮,浅草萦袍,柳枝与行人都禁不住去逐那春光。原先寂寥的郊野添了不少眷侣,反倒比市集还热闹几分。

       三五人群里,两人斗笠遮面,玄衣与素袍浸在带了草木淡香的春风中,不引旁人侧目。

       楚晚宁觉到身边人的手轻攥住他的,摩挲一会儿后转为十指相扣,面上一热,暗骂他不知羞。趁着四周游人谈笑声起,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墨燃你…松手!”

       墨燃勾唇,衣袖下的手牵得越发紧:“师尊,你害羞了?”

       “住嘴。”他嘴上说得强硬,泛红的耳尖却出卖了内心,只觉得人流中十几双眼睛都盯着他们,要掘出衣袖下掩藏的秘密,手挣了挣,没能抽开,不禁有些恼火。

        他们本是出南屏山去除个小邪祟,干完正事见春光正好,便也被引了来,不想世人皆是附庸风雅的,都涌到郊外踏青寻春,只得寻了斗笠覆面,恐叫人认出来,否则怕是会把整镇的人都吸来瞻仰楚宗师墨宗师为民除害得胜归来。

       虽然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游人多,便有小贩投机取巧,取了几个提了甚么“永结同心”“比翼双飞”的纸鸢叫卖,竟也卖得不错。

       三两稚儿牵了几只风鸢,多画作喜鹊家燕的模样,做工有些粗烂,糊弄拙童却也够了,定然又是那小贩的手笔。

       墨燃惹了自家师尊,自然不敢去买那“比翼双飞”,不然以楚晚宁的薄面皮,只怕纸鸢还没飞上天,他就被天问掀上天去了。

       “你在看什么?”许是见他迟迟不走,楚晚宁抬头,露出斗笠下的一双凤眼。

       正这么想着,忽听得他出声询问,墨燃有些心虚地收回视线蹭了蹭鼻尖:“没什么。”

        顺了他的视线,楚晚宁瞧见了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小贩,又转头看了看墨燃,明白了什么似的,掏出银两径直走向小贩,回来时,手里竟拿了只纸鸢。

      墨燃有些惊异地望向那风鸢,怀疑师尊被什么人夺舍了。却见那不是甚么比翼鸟,而是只花里胡哨的燕子,想是楚晚宁误以为这同上回的宝塔灯笼一样,是墨燃孩提时的可望不可求了。

       一时间,他被心头涌上的酸楚与甜蜜紧紧包裹。

       何其有幸,他遇到了楚晚宁。

        “怎么了?”墨燃对上那双带着疑惑的眼,好不容易按捺住将他紧拥深吻的欲望,将手中的纸鸢抛向空中。

       纸鸢乘着春风和他的情愫,载着他们隐在衣袖下的爱恋,迎着层云,飞往苍穹,欲与天公比高。

       有几个稚童望见那至高的风鸢,兴悦地奔来,不多时便已围着墨燃叽叽喳喳地嚷墨哥哥。

       楚晚宁知道他不讨孩子喜欢,便远远的立着望他们,显得有些寂寥,面上却是带了笑的。

       一个孩童大抵是跑得急了,不知被甚么拌了一下,滚在泥中,手一松,风鸢已晃晃悠悠地朝天飞去。她红了眼,抽噎着喊:“墨哥哥……我……我的风筝!”

       墨燃闻言回身,见四下无人留意,低声道:“见鬼,去!” 红色柳藤应声飞出,几下卷了那纸鸢回来,又委委屈屈地回来隐了,似乎对于这大材小用不甚满意。

       一帮稚子惊叹不已,鸟雀似的咋咋呼呼个没完。那女孩揉了揉眼,抬眸问:“墨哥哥,你不要你的风筝了么?”

       墨燃低头,见他方才不慎松了手,那纸鸢已不知所踪, 便笑着对她说:“不要啦。”

       走了神的楚晚宁忽被拉到那女童面前,正不明所以, 却听墨燃笑道:

        “我有他就够了。”

蝉鸣绕树

啥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脑洞

罗枫华很像一片桃花。

不论是紧张害羞时的酡红耳垂,还是笑或者哭出的嫣红眼尾,都好像是一片软软的桃花。

不过后来,桃花变成了昙花。

他不再羞赧,不再拥有任何表情,整个人苍白无力。

一片赤子心在岁月里磨成了无言的隐忍。

是鯀诅咒的尊主之位,是世人不知情的讽刺,是好友亲人不再对他友善的冷眼。

难道在这世上走一遭,只为那年惊鸿一现,然后就灰飞烟灭,落入尘土让人践踏?!

是什么让着世道人心变成这样。

从一开始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到后来的幽幽月光淡,再见亦是难。

想再见见一开始的那个罗枫华,已经是难上加难。

桃花化泥,昙花短现。

罗枫华,在这里已经灰飞烟灭,没有一点行踪了,他最后的存活地,是世人的传闻和南宫絮一声声“师尊”了...

罗枫华很像一片桃花。

不论是紧张害羞时的酡红耳垂,还是笑或者哭出的嫣红眼尾,都好像是一片软软的桃花。

不过后来,桃花变成了昙花。

他不再羞赧,不再拥有任何表情,整个人苍白无力。

一片赤子心在岁月里磨成了无言的隐忍。

是鯀诅咒的尊主之位,是世人不知情的讽刺,是好友亲人不再对他友善的冷眼。

难道在这世上走一遭,只为那年惊鸿一现,然后就灰飞烟灭,落入尘土让人践踏?!

是什么让着世道人心变成这样。

从一开始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到后来的幽幽月光淡,再见亦是难。

想再见见一开始的那个罗枫华,已经是难上加难。

桃花化泥,昙花短现。

罗枫华,在这里已经灰飞烟灭,没有一点行踪了,他最后的存活地,是世人的传闻和南宫絮一声声“师尊”了。


临泊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群宣

!!!群主前段时间期中考备考去了,没管群以至于群里边儿极其冷清...【装模作样抹抹眼泪】

so我来弥补了...宣群!大声

欢迎加入耽语,群聊号码:858407558!

我们我们我们超可爱的,不禁白但白你得听话,气and戏烂的一批又特别嘴臭自视甚高拿鼻孔看人的,相信我你一定会被全群的唾沫淹没。

群里边儿氛围不是特别严肃那种,希望大家尽量上皮但是不强制,如果活跃度足够还是挺温馨的一群。我们都挺护崽儿的,受委屈了可以找亲亲抱抱举高高。

还会有些小游戏比如赌博kg啥的。ps:赌博失败的可能会随机掉落一些惊掉你下巴的小荤段子啥的,群内随机掉落隐藏大佬,世界珍宝那种!也可能掉落自己未来的左位或者...

!!!群主前段时间期中考备考去了,没管群以至于群里边儿极其冷清...【装模作样抹抹眼泪】

so我来弥补了...宣群!大声

欢迎加入耽语,群聊号码:858407558!

我们我们我们超可爱的,不禁白但白你得听话,气and戏烂的一批又特别嘴臭自视甚高拿鼻孔看人的,相信我你一定会被全群的唾沫淹没。

群里边儿氛围不是特别严肃那种,希望大家尽量上皮但是不强制,如果活跃度足够还是挺温馨的一群。我们都挺护崽儿的,受委屈了可以找亲亲抱抱举高高。

还会有些小游戏比如赌博kg啥的。ps:赌博失败的可能会随机掉落一些惊掉你下巴的小荤段子啥的,群内随机掉落隐藏大佬,世界珍宝那种!也可能掉落自己未来的左位或者右位,自个儿找咯。

群主爸爸老父亲一般的关怀是常有的,这个不随机掉落。

!!!everybody!!!

!!欢迎您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群聊号码:858407558!

群聊号码:858407558!

喂鱼的抄手

沙雕表情包预警,我字丑表介意Orz

沙雕表情包预警,我字丑表介意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