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宫和也

149.5万浏览    60302参与
波niu鱼🐟
“…你就这点能耐?”

“…你就这点能耐?”

“…你就这点能耐?”

玈焂珹

在睡之前把新一期夜会看了,合着熬夜会影响心情的不可抗力发个牢骚。夜会少爷的镜头真少……自从之前连刷好几期夜会隔三差五的会有节目黑少爷和什么少爷和谁不和之类的让我不舒服的地方后,我就只看有自己感兴趣的嘉宾的几期了。

有几期我少爷被欺负,原谅我用这个词因为在我感觉就是被欺负了,把我气到不行,尤其是有一期说是少爷组织烤肉然后一堆艺人那个,我帝王感少爷因为成熟而内敛的容忍他们看得我好憋屈!

我知道综艺效果搞笑艺人什么什么的,所以我能理智的忍住不说什么默默说一句少爷亚撒西,但是真的会有在那「哈哈哈哈樱井翔真的弱哈哈哈哈,各种不器用哈哈,怎么办看伞哥委屈脸好萌哈哈哈」的评论和弹幕。

我,就,很,气!...

在睡之前把新一期夜会看了,合着熬夜会影响心情的不可抗力发个牢骚。夜会少爷的镜头真少……自从之前连刷好几期夜会隔三差五的会有节目黑少爷和什么少爷和谁不和之类的让我不舒服的地方后,我就只看有自己感兴趣的嘉宾的几期了。

有几期我少爷被欺负,原谅我用这个词因为在我感觉就是被欺负了,把我气到不行,尤其是有一期说是少爷组织烤肉然后一堆艺人那个,我帝王感少爷因为成熟而内敛的容忍他们看得我好憋屈!

我知道综艺效果搞笑艺人什么什么的,所以我能理智的忍住不说什么默默说一句少爷亚撒西,但是真的会有在那「哈哈哈哈樱井翔真的弱哈哈哈哈,各种不器用哈哈,怎么办看伞哥委屈脸好萌哈哈哈」的评论和弹幕。

我,就,很,气!

我不知道是路人,新粉[这个还是欢迎的毕竟以后会慢慢了解的,能粉上咱团就是小仙女],还是什么!因为人家也不是会特别了解少爷所以我自个生气来着我没骂他们……

我,粉丝滤镜超厚,所以我就觉得因为少爷太完美那些不器用都是为了平均少爷的人设!!少爷off状态明明就池炸了!在门把那委屈脸,我也觉得萌,也会对着少爷委屈巴巴的样子kyakya!但是不是门把那里,我,就,觉,得,不,舒,服!

对不起有吉先生,虽然是工作但是因为大部分都需要有吉先生来黑少爷,所以对他有点反感,就一点真的就一点点而且也只是在黑的那一部分里看的时候皱一下眉而已。

我一直觉得少爷是总攻大人,就是A到不能再A的那种,17年The music day 最后believe用尽全力的rap和后面向我走来时少爷的眼神是我厌恶所有用任何词语说他弱的人的理由。

啊……有点跑题……

其实……我是黄担来着……说到这!我担的nino桑真的!staff太用心了!选题布景后期嘉宾服化道全部都超级用心!!有的时候新主题一开头片头和布景真的是做到你下意识想退出去看看题目是不是点错番组了的那种精致!!!

我知道夜会和nino桑不是一样的感觉,但是有人家一半的用心我每一期看夜会小窗都会觉得开心的……

吖吖

关西滋贺大野神社,神户二宫神社/生田神社,尼崎樱井神社,堺市樱井神社,东京赤城神社,千叶二宫神社,福冈润神社/樱井神社。

有几个偏远的犄角旮旯地儿,跑遍了也是挺耗时耗精力的,图上有某宝链接二维码,定金要确认的哦,请看说明,然后自助下单哈…

控周边和烧普链接也在某宝店里,周边可以等过两天出图后没关系。

各位自己需要的,或者小伙伴需要的,希望可以帮忙宣传一下!

关西滋贺大野神社,神户二宫神社/生田神社,尼崎樱井神社,堺市樱井神社,东京赤城神社,千叶二宫神社,福冈润神社/樱井神社。

有几个偏远的犄角旮旯地儿,跑遍了也是挺耗时耗精力的,图上有某宝链接二维码,定金要确认的哦,请看说明,然后自助下单哈…

控周边和烧普链接也在某宝店里,周边可以等过两天出图后没关系。

各位自己需要的,或者小伙伴需要的,希望可以帮忙宣传一下!

和玥

自己的白日梦(bg向不喜勿点)

饭他们的时间越长

越觉得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人生圆满了

纯粹个人妄想 误喷



开始吧


在我的想象当中,相叶雅纪真的是最好的男朋友人选。长得帅,身材好,重点是温柔。

感觉,他会宠着我,惯着我,一直对我暖暖的笑。

特别是冬天。真想钻到他的大衣里,一边吐槽你怎么穿的这么少,一边用自己冰凉的手偷袭他的脖子。

感觉这个时候,他会一边说“你的手怎么这么冰”之类的话,一边用他的大手牵住我的手并放在他的口袋里暖着。


Nino的话,总觉得是个值得信赖的男性闺蜜兼舍友(情敌别打我),游戏厉害,有安全感,还特别会吐槽。

感觉在冬天和夏天,喜欢和他一起宅在家里打游戏,互相给对方做饭,互相吐槽对方的饭难吃,然后猜拳来决定谁去...

饭他们的时间越长

越觉得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人生圆满了

纯粹个人妄想 误喷



开始吧


在我的想象当中,相叶雅纪真的是最好的男朋友人选。长得帅,身材好,重点是温柔。

感觉,他会宠着我,惯着我,一直对我暖暖的笑。

特别是冬天。真想钻到他的大衣里,一边吐槽你怎么穿的这么少,一边用自己冰凉的手偷袭他的脖子。

感觉这个时候,他会一边说“你的手怎么这么冰”之类的话,一边用他的大手牵住我的手并放在他的口袋里暖着。


Nino的话,总觉得是个值得信赖的男性闺蜜兼舍友(情敌别打我),游戏厉害,有安全感,还特别会吐槽。

感觉在冬天和夏天,喜欢和他一起宅在家里打游戏,互相给对方做饭,互相吐槽对方的饭难吃,然后猜拳来决定谁去洗碗一类的小事。

感觉自己在朋友,恋人,家人那里受了气,他会用他独特的世界观和说话方式把我逗笑,让我把气全都消了。


想象中,润润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亲哥哥。品味高,会做饭,偶尔还有点不器用。

我们可以一起出去购物,买衣服,化妆品什么的,感觉我在纠结的时候他会帮我做选择,相反,他纠结的时候我也会利索的帮他做决定。

到他家做客的时候,感觉我会向他撒娇让他给我做好吃的料理,当然我会用洗碗来抵蹭饭的饭钱。


在心里,我非常希望自己的爸爸是智智(蓝担们真的千万别打我),无拘无束的,什么都很器用。

感觉,从小,他就会让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也会从他的角度来给我一些中肯的建议。会让我自由成长,不受世间拘束。

有的时候,会带着我出海钓鱼,让我见识见识他最爱的大海是什么样子的。指着钓上来的鱼一个一个的向我介绍。


说实在的,翔哥哥真的是最好的旦那人选。有责任心,认真,而且十分精英。

每天早上被他叫醒,让我记得按照前几天写的日程表生活,虽然这样有点讨厌,但是每天被人记挂着真的会很开心。

能看到他偶尔犯傻,天然的样子,然后时不时在喝酒的时候拿出来和他开玩笑。晚上会催我早点睡,不然明天起不来。会在他开心的时候一起开怀大笑。


这样的人生,真的太幸福了。


纷纷

【相二角色拉郎】不夜城1

岩永彰《未满都市》✖️武诚治《买房记》

超冷的西皮(但是谁敢说建筑师Akira不苏呢)

而且被我写成了私设如山的建筑联盟学院师生恋(愿扎哈女士RIP)

要是读者老爷们仙子多给一点评论我会很开心滴


1)

“学习手册比lecture写得好很多,假期比课多。因为建筑学是创造性学科,连工具储备都省了,自己发明;scripting满天飞,做出来的实物平摆着都晃悠,东京工业大学的3D打印机这里怎么就没有呢;活动不少,空间极小;门卫看上去很强悍,总有陌生人(找不到北的人)出入;什么都经典,就是没激情;什么都研究,就是不实践;什么都优化,就是没起点。”


武诚治望了一...

岩永彰《未满都市》✖️武诚治《买房记》

超冷的西皮(但是谁敢说建筑师Akira不苏呢)

而且被我写成了私设如山的建筑联盟学院师生恋(愿扎哈女士RIP)

要是读者老爷们仙子多给一点评论我会很开心滴





1)

“学习手册比lecture写得好很多,假期比课多。因为建筑学是创造性学科,连工具储备都省了,自己发明;scripting满天飞,做出来的实物平摆着都晃悠,东京工业大学的3D打印机这里怎么就没有呢;活动不少,空间极小;门卫看上去很强悍,总有陌生人(找不到北的人)出入;什么都经典,就是没激情;什么都研究,就是不实践;什么都优化,就是没起点。”

 

武诚治望了一眼投影屏面前名叫岩永彰的年轻讲师,有些诧异地看看刚刚被自己的牢骚占领的速写本。

 

”Akira!”从旁边传来一声女生的叫声,打断了武诚治写字的动作。

 

”Yes?”那个仪态良好的男人朝他左边走近了几步,所以他没有抬头看着岩永彰。他不觉得自己是出于某种惯性的腼腆才没有用双眼迎接Akira的目光。武诚治的位置正对着一盏光线柔和的顶灯,眼面前的纸张颜色被渲染得很温暖。然而他只想放一些尖锐的牢骚上去,哪怕会显得有些偏激。

 

不用抬头,武诚治完全可以想象Akira如何与这间教室里的每一个聆听者都遵循着无形的承诺,脸上是温柔而直接的微笑。

 

从开学到现在,武诚治所看见的那个Akira好像从来不觉得教授建筑学是很艰巨的任务。中午你在AA Bar遇到Akira,随手从饭盒里面拿一片三明治出来,多半是用规整干净的食品专用纸包好的。中间夹的火鸡肉和生菜绝对不会像是刚在洗车房洗过的。更夸张的一阵,低年级学生之间盛传Akira吃三明治都要准备刀叉。

 

他就像他音节明亮的名字一样,见面不多也能给学生留下哪怕不深刻也足够打动人的印象。最令人在意的一点的是Akira有多年轻。在这个历史不算特别长的地方,到处都是反叛的东西,也没有太多打扮得很光鲜、行为举止总是很讲究的人。然而Akira总是时刻都给人很舒服很随和的感觉,不卑不亢,不过分讲究的同时又让人再也不能从这个学校里找出第二个和他类似的人。

 

 

 

 

 

2)

武诚治第一次去建筑联盟学院的那天,不大的空间里挤满了人。那时正值七月中旬,刚好赶上建筑联盟学院学年末的作品展览。其实展览的前一天他偷偷溜进学校去过,本来想通过近距离接触为第二天做个准备,却在短短十分钟之内让他自己信心全无。

 

除去极少数在当时看来”像建筑”的模型,展览中大多数是几乎完全无法理解的图纸、从未接触过的作品表现方式以及近似艺术品的1:1的装置。第二天就跟第一天一样,环绕着武诚治的是一整栋楼不可预知的变化性,以及四周低声喧哗气氛中透露的生疏感。

 

武诚治下意识打起了退堂鼓。可是现在没有退路,所以他只能用一脸的不在意掩饰忐忑的心情。并且,他想起他父亲的话,”从小到大你有什么事情是真正坚持下来的?”这句话戳痛了他。

 

Akira在这个疼痛的时刻及时地缓解了他的无所适从。

 

”早上好。”

 

他首先看见的其实不是Akira的脸。诚然,那是一张坚韧又鲜活的面孔,而且很容易让人喜欢上。从Akira微微卷起来的衬衫袖口里露出的手臂伸了过来,武诚治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那是有人在跟他表示友善,便条件反射地握住。

 

他的第一感觉是温暖。这个感觉在夏天显得特别奇怪。不过,除了这个形容词,他也不能再想出别的东西来形容Akira的手。正当他头脑空白的时候,对面的人又说一声,”早上好。”

 

是一句尾音温柔的日语,带着笑意。

 

武诚治恍然大悟,原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Akira的手已经片刻。周围低沉又持续不断的声音似乎已不再那么让他茫然。他甚至开始想,这件衬衫有多旧呢,是不是大概七八成新的,条纹面料显得有点太萧条了。意识到对方说的是日语,武诚治迟疑地抬起头,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对方的手心有些微微出汗。

 

”你果然也是日本人。我在这里工作,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或者,你需不需要我再帮你叫其他工作人员?”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呀。”

 

可能他是被武诚治两眼放空的样子逗乐了,于是笑得更加醇和,”岩永彰。刚刚我还在想,我以后会不会有从日本来的……”

 

武诚治有点神经质地重复,大概是因为没有完全消除的紧张,”好,岩永彰先生。岩永彰……你在想会不会有日本来的什么?”

 

这时有更多的工作人员走过来,两个人不了了之地被打散了,宛如突然被分别放到两杯凉白开里的冰块,中心处微微地响动。

 

 

 

 

 

3)

Akira没有太多地预想过自己辞掉原先的事务所、跑到建筑联盟学院来教书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不认为自己能有很大把握应聘上。面试之前他准备了一个作品集,还准备大谈建筑联盟的灵魂人物,比如扎哈·哈迪德、博雅斯基这样的。慢慢想了一会儿,他很沮丧,心里没有底。


Akira想,比他有经验又有热情的建筑师伦敦一定不缺,他的希望在哪里呢?便不自觉地做了一个Mori常有的表情。

 

面试刚开始时,Akira坐在一群令他紧张无比的人面前,按照作品时间顺序把作品集一页一页翻开,同时附加解释,包括他做每一个作品的起因和做完之后的感想。每一句话,从开头Akira就开始微微发抖。

 

他不自觉地开始回想出发之前,他去Mori的餐厅跟Mori打了声招呼。这个弟弟一如既往地自顾自修订菜单、翻阅食谱,没有太搭理他。Akira心想小时候怎么猜不到这孩子长大会变成冰山美人,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帮Mori整理一会儿桌椅,看见Mori还是没有什么回应,说一声,”我又不找你借钱。”

 

他走的时候,一只脚跨出餐厅门口,Mori板着脸说,”生活独特,不容磨灭。”

 

到他第一晚睡在伦敦的公寓里为止,Akira都没明白Mori想表达什么意思,因为完全不像是在回应他自己说的话。面试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之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他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这时,负责面试他的人从他这边拿走了作品集,开始随意地翻阅。整个过程其实非常顺畅,半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突兀的问题。

 

可是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建筑联盟的时候,他却一时语塞。

 

之后他到底回答了什么,如今已经不记清楚了。只是当时他的答案令全场大笑,至今仍然会被前辈拿来开涮。再有人问到他,比如正好是在午饭时一个三明治啃到一半或者和谁一起审学生的图纸的间隙,又或者在某家店里看见一个蓝得很纯粹的盘子于是想到了Mori也许会想在餐馆里布置许多这样的盘子时,他总是回答,”伦敦方便看球嘛。”然后换来一些善意的取笑,他自己也跟着笑一笑。

 

说不定我最开始的那个回答就跟这个差不多呢,Akira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时候总是这样想。

 

在看到那个穿着胸口印着漫画的插肩袖T恤的男孩子时,他忽然有些懂了Mori的话。

 

新生报到之后没有马上进入紧锣密鼓的开学。他很长一段时间里没再看见武诚治。在一些模糊不清又彻底浮现的瞬间他总是想起那张脸。”There`s a celebration in your eye.”其实那时他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样说。

 

随即,他反过来想,There must be a celebration in my eye.

 

那个人到底多少岁呢?他有点不像学建筑的,好像太小了吧。他眼睛里那些光彩代表什么呢?celebration,一场欢庆,大概只有这个词才符合那种不断流动的姿态。”岩永彰先生……岩永彰”和他灵动的眼神不同,他重复自己名字时样子有点傻,嘴唇撅得太圆了,像脱水的鱼。

 

其实Akira当时没说完的话是,”我在想我以后会不会有从日本来的学生。”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当他翻看到武诚治的简历时,却又惊觉自己原来跟武诚治是同龄人。

 

还好当时没有说出来。这样说了的话,”学生””老师”这样的称谓,对于两个同样生活在异乡的人而言,难道不是太泾渭分明了。这座城市,空旷又恢弘。谁会穿过茫茫人海来认识他,谁曾经将他脆弱的心紧紧护着,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仍然不指望有人走到他身边,不管是谁。

 

他只是感谢这座城市而已。

 

 

 

 

 

4)

一堂课下来,合上本子,武诚治才觉得自己有点渴。Akira是个很好的老师,他暗自评价道。如果AA Bar里卖的饭菜好吃一点,这一天就更加不糟糕了。

 

他只要了杯水,有几个同是新生但他不太熟悉的坐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在聊快到来的学期旅行,兴致勃勃地互相商量要去哪里,用什么交通工具。武诚治想听他们说了什么,但不好意思很突兀地插进去。如果坐在那里,他的企图看起来会太明显。他们聊得有些停不下来,声音又因为同时在吃东西而含含糊糊,他准备听之任之,所以只好不停地喝水。

 

对于选择去哪里作为旅行目的地,Akira上课的时候一个字的建议都没说。武诚治心想,Akira内在性格终归是挺拘谨的,不太好意思在太多人面前大谈特谈他自己的经历。就算Akira是个优雅浪漫的建筑师,狷介也势必占了他的大多数。一次尽兴的分享,难免会暴露些什么,比如他在哪个安静的海边小城抽了一天时间来陪伴多半和他一样清简度日的女朋友,而且过得特别柴米油盐。从Akira平时的状态来看,他细水长流所以大概不怕江郎才尽,对建筑学更是有着清晰的认识。

 

”不像我呢。”很快,武诚治喝水喝得有点撑了,想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又喝一口。

 

Akira,轻轻念一下这个名字,武诚治的表情不可遏制地被一种念头和这个名字照亮,欣慰之感充斥在他心里。如果不是Akira,他不会发现《绝美之城》是一部好电影。尽管那本质上是一部老气横秋的电影。武诚治觉得让《绝美之城》出彩的仿佛不是它本身,更不是制作它的人,而是Akira无意间的解读。

 

”导演和摄影师很成功地营造了一种氛围,不断地流淌着、反射着、闪烁着,每一秒钟都在变化着。观众如果认真看进去,可能会感受到现实已经慢慢停滞下来。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空间,一个感性的空间。不经意地,这种伴随镜头进行着转移的氛围变成了流动的时间,一种强烈的追忆感。”

 

Akira轻快而不太地道的英语口音,两只手臂抱着,交叉在胸前,露出来的手捏着一个激光笔,稍稍带过他想让听众注意的地方。投影屏上的各种颜色和动态都被他白衬衫和外面的银灰色马甲蘸去了一部分。

 

拜托了,我根本就听不懂。

 

武诚治一边这样埋怨他,一边发现自己有多享受。作为忠实的漫画读者,武诚治本来打算偷偷看手机里的扫描版JUMP,时不时抬头并且伴以像模像样的点头,假装有在听Akira讲。后来他放弃了,因为Akira非常认真地把灯都关了,他的手机屏会亮得太抢眼。

 

就这么想了一会儿,他捧着杯子,直到人走光了,才发现自己已经根本没有在听那边聊天。而走廊尽头的厕所这时比任何他没接触过的电影和建筑理论都遥不可及。

 

他不知道厕所里面贴心地设着不需要推门而入的小便池,本来的目的是要解决像他现在这样的燃眉之急。然而当他找到厕所,一切的燃眉之急似乎加倍严重了。他特别急躁地解裤子,可拉链偏偏卡在一半的位置上。什么叫欲速而不达。

 

他在奋力要把拉链拉下去的慌乱里,加倍慌乱地发现最里面那个小便池旁边站着个熟悉的身影,而且在特别响并且站姿得体地解小便。不是别人,就是Akira.

 

怎么会有人这么遵守礼节啊,武诚治心里悲鸣。

 

Akira听见有人进来,余光不自觉地看见了那双迈得慌慌忙忙的脚,又听见进来那人没了下文,知道发生了什么尴尬事件,于是礼节性地石化了,连穿裤子的动作都放缓了。武诚治怎么可能完全看不出来另一个人是谁?厕所就他们两个人。Akira让他一下联想到日光东照宫非礼勿视的那只猴子。这个联想倒是跟建筑沾边的……

 

不不不,开什么玩笑!

 

厕所太明亮整洁,高处还有个采光的小窗口。阳光从那里透过来,恰好白色的光线摇晃在Akira那道卓越美丽的腹股沟上。在Akira把裤子拉上去之前,武诚治是字面意义上的挪不开眼睛,也只瞥到了一眼那道线条。那一瞬间,所有的小便池简直都成了杜尚的小便池。

 

这一眼把他弄得七七八八的。


身材太好了吧。


他是窘迫的。不仅要在Akira前面故障重重地解裤子,还不能干脆像个小姑娘一样尖叫一声跑出去……

 

我在想什么?

 

好在这时,他裤子解开了。电光火石一样的十多秒啊。

 

他听见背后的洗手池水声响了起来。Akira开着特别细的水流,认真地洗着手。

 

”学期旅行打算做什么?”

 

Akira的声音猝不及防地从背后响起。

 

”我……回日本。”

 

武诚治强装镇定地走到那排洗手池面前,也开始洗手,努力不去跟拿着纸巾擦手的Akira产生眼神交流,不是因为刚刚那一幕的尴尬。确切地说,Akira问的这个问题属于老师的职责范畴,而作为学生的他还没有一个好答案。

 

”回日本吗?为什么不趁机去一下欧洲别的国家呢?或者墨西哥?越南?很多人都去的。”

 

武诚治有点语塞,但还是努力想回答Akira的问题。Akira从没像那一刻那样不怒自威。

 

他清了清嗓子,”我打算回去研究一下……对,筑地市场。比如在那么小的空间里见到面,人和人之间是什么距离,跟别人聊天的时候应该站在什么位置,那是个卖鱼的市场,摊贩怎么叫卖,买方跟卖方处在什么空间关系……”

 

武诚治发现Akira在默许式地点头,便更放松了一些地说下去,直到他发现Akira现在所做的事是,为了听他说话,一动不动地和他一起站在一间厕所里。

 

末了,Akira只是淡淡地说,”伦敦欢迎你哦。欢迎你来到我喜欢的地方。”

 

武诚治不知道Akira整个人放得多缓慢从容,才能让他在自己用机器烘干双手结束后清清楚楚听见这句话,而且刚刚好转身出门。

 

Akira真是那么想的。他喜欢有意思的可爱的人,而有意思的人来了。武诚治来了这个地方,他就喜欢这个地方。


TBC

鹿生

终于——做好啦!超开心!!!

终于——做好啦!超开心!!!

(*.゚ー゚) 💛🎮

その25

阿尼复工啦~暑假休息只有4天啊,お疲れ様でした(。*・д・。)ノ

哈哈哈跟小学的时候一样,虽然很想见大家但是不想开学呢w

よし!今日からまた頑張りますよ!!!!!!!!!!

その25

阿尼复工啦~暑假休息只有4天啊,お疲れ様でした(。*・д・。)ノ

哈哈哈跟小学的时候一样,虽然很想见大家但是不想开学呢w

よし!今日からまた頑張りますよ!!!!!!!!!!

nmkn

【渡海神乐】视力检查4

渡海从冰箱里翻出了一瓶酸奶,看着它还没过保质期,扭开盖子边喝边往客厅走。神乐还是老样子,吃过饭了就抱着笔记本缩在沙发上。要不是渡海在家里,他又会把自己关在书房一晚上。不过穿着家居服的神乐倒是不像工作时候那样清冷,身上散发的气质让人不敢和他亲近。这可能是他最像龙的样子。像只孤独的小动物。

渡海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手里的酸奶瓶身结了许多水珠,渡海拿着它碰了碰神乐的脸,果然被嫌弃了。

“你做什么?”

“没什么,想逗一下你。”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聊。”

渡海一点也不生气,又拿酸奶在神乐眼前晃来晃去,“喝酸奶吗?”

神乐抬头看着恶趣味的医生,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便伸手把它接了...

渡海从冰箱里翻出了一瓶酸奶,看着它还没过保质期,扭开盖子边喝边往客厅走。神乐还是老样子,吃过饭了就抱着笔记本缩在沙发上。要不是渡海在家里,他又会把自己关在书房一晚上。不过穿着家居服的神乐倒是不像工作时候那样清冷,身上散发的气质让人不敢和他亲近。这可能是他最像龙的样子。像只孤独的小动物。

渡海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手里的酸奶瓶身结了许多水珠,渡海拿着它碰了碰神乐的脸,果然被嫌弃了。

“你做什么?”

“没什么,想逗一下你。”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聊。”

渡海一点也不生气,又拿酸奶在神乐眼前晃来晃去,“喝酸奶吗?”

神乐抬头看着恶趣味的医生,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便伸手把它接了过来。

瓶口比较大,神乐放下瓶子的时候嘴边不可避免地沾上了酸奶,他想用舌头舔掉之前,渡海就先将嘴唇覆了上来,还顺手摘掉了他的眼镜。

他舔掉酸奶的动作就像在做“佐伯式”手术一样认真,不过这可不能叫佐伯式,这是对神乐才能做的渡海式。在酸奶被消灭干净之后,渡海的嘴唇终于来到了它该去的位置。他的舌头温柔抚过神乐略显干燥的嘴唇,然后强硬地撬开了科学家的牙关。

神乐在渡海亲上来的时候就迅速把电脑合上,推到了旁边不碍事的地方。在感受到渡海的吻掺进了些别的意味的时候,神乐也将手伸进了医生的T恤里面,顺着医生的腰线向上探索。

“去……去卧室。”神乐轻轻抠了下渡海的背。

渡海还没来得及回应,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啧。”渡海直起身来,拿过手机,屏幕上是那个欠了一个亿的小家伙。

“怎么了?”

“渡海医生,有,有一位佐伯教授的病人病情突然恶化,现在就需要接受手术。”

“教授呢?”

“佐伯教授去参加学术交流,现在赶不回来。”

“什么事情都找我,怎么,除了我难道医院里就没有医生能做手术了吗?”

“渡海医生……”

“行了,先送进第三手术室,把东西都准备好。”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渡海挂断了电话,眉头又皱了起来。他顺了一把刚刚被他揉乱的神乐的头毛,神乐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戴上了眼镜。

“回医院吧,”神乐说话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不是有紧急手术吗。”

渡海把手机放进裤兜里,拿上外套去玄关处换鞋子,离开时只说了一句,“你记得把酸奶喝完。”

神乐没听他的话,把酸奶瓶盖拧紧后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kaailuca
这是什么神仙颜~都不需要滤镜的...

这是什么神仙颜~都不需要滤镜的~!🎇

这是什么神仙颜~都不需要滤镜的~!🎇

linkuuuu

我要作为理发师出道了
高低肩长短腿除了脸是正常的身子完全不对称
阿妈哭了
剪了毛终于平衡一点了😄
再也不会被哥哥们嘲笑啦

我要作为理发师出道了
高低肩长短腿除了脸是正常的身子完全不对称
阿妈哭了
剪了毛终于平衡一点了😄
再也不会被哥哥们嘲笑啦

有肉不食非君子◆狼妹

迷妹已經準備好12月去看控!!!!第一次看控😭😭😭😭😭

迷妹已經準備好12月去看控!!!!第一次看控😭😭😭😭😭

爱吃面包的小仓鼠
论文一下午憋了一千字仍然没有任...

论文一下午憋了一千字仍然没有任何思绪👋(真实致郁)还不如沉下心来追星

论文一下午憋了一千字仍然没有任何思绪👋(真实致郁)还不如沉下心来追星

喵orz还不成了
大概是猫咪的疗愈作用 长期工作...

大概是猫咪的疗愈作用

长期工作感到疲惫的精英仓鼠,来一场刺激的spa~

舔舔兔兔够不到的后脑勺

柴犬ni需要一个靠垫

最后和主人相亲相爱

大概是猫咪的疗愈作用

长期工作感到疲惫的精英仓鼠,来一场刺激的spa~

舔舔兔兔够不到的后脑勺

柴犬ni需要一个靠垫

最后和主人相亲相爱

叶叶子 (๑`・ᴗ・´๑)
画了打游戏的nino!!!!他也太可爱了[泪][泪][泪] ​​​


画了打游戏的nino!!!!他也太可爱了[泪][泪][泪]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