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宫和也

144万浏览    59666参与
二宫さゆ
万圣节的明信片我已经画完了!!...

万圣节的明信片我已经画完了!!👏👏😿

万圣节的明信片我已经画完了!!👏👏😿

贫乏witch小梦

想要对此开个脑洞。可是小大是空白怎么破…果然是佛系爱豆……

想要对此开个脑洞。可是小大是空白怎么破…果然是佛系爱豆……

いちご大福5️⃣❌2️⃣0️⃣
200萬!!26億!!加油!!...

200萬!!
26億!!
加油!!!

200萬!!
26億!!
加油!!!

何小奕奕櫻奈

第一次做Arashi的小人偶,做的不太好或做錯什麼細節,請告知也請見諒!

第一次做Arashi的小人偶,做的不太好或做錯什麼細節,請告知也請見諒!

菜心

[all]小段子5

隨意代入。

"?"他傳了訊息來
"A君他想形象大改做啦"
"所以呢?"
"沒甚麼 我只是覺得你穿衣配搭好看可以教教他嘛
嚶嚶嚶你很冷淡TT"
"我跟他不熟"
"是嗎?"
"你現在才知道?"
"那哪些人才叫熟?"
"基本上都不熟"
"人人對熟的認知也不同啦
那我跟你不熟了"
"基本上,ok?"
"啊啦啦啦
基本上=99.9%"

"那你就是那0.1%
可以了吧?"...

隨意代入。

"?"他傳了訊息來
"A君他想形象大改做啦"
"所以呢?"
"沒甚麼 我只是覺得你穿衣配搭好看可以教教他嘛
嚶嚶嚶你很冷淡TT"
"我跟他不熟"
"是嗎?"
"你現在才知道?"
"那哪些人才叫熟?"
"基本上都不熟"
"人人對熟的認知也不同啦
那我跟你不熟了"
"基本上,ok?"
"啊啦啦啦
基本上=99.9%"

"那你就是那0.1%
可以了吧?"

"可以!
嘻嘻"

原來他和她都在耍別扭
她明明主動了一點
卻不知道他是否接收到她的心意

天祈

【末子】脸盲(2)


💜💛

不知道之前我在上课的时候都写了些啥...简直孤儿文笔呜呜呜 感谢愿意看我渣文的各位大佬

·正片开始

看到二宫和也一脸无辜,松本润突然束手无策。怎么办?从来没听说过nino是个脸盲啊! 诶?不对。松本润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nino,那你现在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知道啊”
“那你说说看”
“不就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二宫和也...!”
“好啦,润君,虽然我不记得以前有见过你,但是这不妨碍我以后认识你嘛。”
二宫和也说完转身离开了停车场,走了一半还不忘回头给了松本润一个wink。
松本润受到一万点伤害,为什么二宫和也那么可爱?

二宫和也回到家后,仔细思考...


💜💛

不知道之前我在上课的时候都写了些啥...简直孤儿文笔呜呜呜 感谢愿意看我渣文的各位大佬

·正片开始

看到二宫和也一脸无辜,松本润突然束手无策。怎么办?从来没听说过nino是个脸盲啊! 诶?不对。松本润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nino,那你现在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知道啊”
“那你说说看”
“不就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二宫和也...!”
“好啦,润君,虽然我不记得以前有见过你,但是这不妨碍我以后认识你嘛。”
二宫和也说完转身离开了停车场,走了一半还不忘回头给了松本润一个wink。
松本润受到一万点伤害,为什么二宫和也那么可爱?

二宫和也回到家后,仔细思考了很久。既然他今天能看得清松本润的脸,就说明以前也可以看得清啊。可是这么有辨识度的脸,他怎么会不记得呢? 二宫和也陷入了沉思...除非...不,不可能。

晚上,二宫和也做了个梦。他梦到一个穿红格子裙子的小女孩,拉着他的手,开心的跑着。二宫和也努力的想去看清他的脸,突然,小女孩长大了,变成了松本润(?)二宫和也从梦中惊醒,松本润居然是那个小女孩!

二宫和也看了眼时间,才凌晨三点,可是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身打算出门清醒一下。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小时候住的地方,凭着记忆找到了松本润的家。门口的名牌还是松本。

“叮咚——”二宫和也居然按了门铃!果然没睡醒不能出门。二宫和也害怕的想要逃走,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开了。睡眼惺忪,头发蓬乱,裹着睡袍的松本润出来了。

“nino?”松本润懵懵的站在门口。
“润君,晚上好啊,”二宫和也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nino你怎么这么晚来找我啊?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啊?”松本润揉了揉眼睛,奶声奶气的说。
天呐,润君果然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润君,外面挺冷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啊!nino你快进来!”

二宫和也进了松本润的房子,仔细打量了一下。简洁大方又时尚,果然是润君呢。又瞟了一眼松本润,正坐在沙发上揉眼睛。果然没睡醒呢,真可爱!

“润君,困吗?”
“嗯...nino我是在做梦吗?”
二宫和也坐在了松本润旁边,捧起他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现在呢,还觉得是做梦吗?”

松本润清醒了,小恶魔本性复发了。
松本润狠狠地吻上了二宫和也的唇,舌头一下就进入了二宫和也的口腔。松本润不断加深着这个吻,二宫和也只觉得他快要窒息了。这次玩过火了呢,二宫和也想着。

过了好久松本润才放开二宫和也。二宫和也趴在松本润的肩头喘着气。
“润君,你是想让我窒息吗?”
“nino你是怎么想起来我的啊?”回避话题。
“哇,谁知道你以前是个女装癖啊!”
“我没有!那是我妈!”

作为惩罚,二宫和也又濒临窒息了一次。
“好了好了润君,我投降。”
“嗯哼。”
“我脸盲,能记住的人本来就不多。相叶那家伙不算的话(?也就剩你一个了。”
“这算是表白吗?”
“那我十几年前就给你表过白了。”

十几年前,一个脸盲小男孩对一个红格裙的小女孩(小男孩)说到:“全世界几十亿张脸,我一个都记不住,唯独你,我一眼就记住了。”是啊,世界上那么多人,不偏不倚,恰好,我遇到了你。

写着写着忘记前文设定...对不起 还拖稿了 我...自罚两篇!果然还是小短文适合我...我明天继续!

_咸不

【一个hp的尼尼】

【用了金粉不太看得到】

【一个hp的尼尼】

【用了金粉不太看得到】

ホシ
钢铁丸的归来(。夏日sk啊夏天...

钢铁丸的归来(。

夏日sk

啊夏天要结束了(x

钢铁丸的归来(。

夏日sk

啊夏天要结束了(x

笙箫繁歌

【ARASHIx你】此夜未明(2)

  ♥前情回顾:(1)

  ♥已加入合集,欢迎更新了的朋友们尝试。

  ♥给润君的强迫症设定各位还满意吗(顶锅盖逃

  ♥喜欢的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呀~


  雨终于下了起来。

  城市的路面上大多铺了砖,下起雨来不会把泥土的味道卷到空气里,反而洗掉了四处弥漫的灰尘味。

  你撑着一把透明的塑料雨伞,穿梭在六本木高耸的建筑物之间,终于找到了地址上写着的那栋楼。

  推开门,首先入耳的是一阵清脆的风铃声。

  “失礼了。”

  “啊,欢迎光临。”

  你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男子站在桌边,用一块雪白的抹布擦着一尘不染的桌面。

  “我找松本先生,...

  ♥前情回顾:(1)

  ♥已加入合集,欢迎更新了的朋友们尝试。

  ♥给润君的强迫症设定各位还满意吗(顶锅盖逃

  ♥喜欢的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呀~


  雨终于下了起来。

  城市的路面上大多铺了砖,下起雨来不会把泥土的味道卷到空气里,反而洗掉了四处弥漫的灰尘味。

  你撑着一把透明的塑料雨伞,穿梭在六本木高耸的建筑物之间,终于找到了地址上写着的那栋楼。

  推开门,首先入耳的是一阵清脆的风铃声。

  “失礼了。”

  “啊,欢迎光临。”

  你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男子站在桌边,用一块雪白的抹布擦着一尘不染的桌面。

  “我找松本先生,他在吗?”

  “我就是,快请坐。”他对你说道,“哎呀,真人比照片还要可爱呢。”

  “您知道我要来?”你一边问,一边拉开椅子在桌前坐下。

  “嗯,阿智已经把你要来的事情告诉过我了。”松本润说着端过两杯茶来,一杯放在你面前,另一杯放在了对面,杯柄与桌沿严格平行,分毫不差,“他还发了照片让我确认身份,你应该知道,干我们这行和你们律师一样,都挺容易得罪人的。”

  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您和我们部长关系这么好的吗?”

  “是啊,我们俩好几年前就……”

  松本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目光落在你的杯子上。

  “嗯?怎么了吗?”

  “失礼。”他说着向你的杯子伸出手,重新转到了杯柄与桌沿平行的位置,“好了,刚刚我说到哪了?”

  “自从好几年前?”

  “啊对对对,那时候我俩因为一个案子认识的,他可真是个有手段的人啊。”

  你笑了笑,“我也觉得大野部长是个很厉害的人。”

  “好了,这回他要你来拜托我什么事?”

  你见他终于步入正题,连忙拿出资料来,“我的一个委托人以过失杀人的罪名被起诉,但他本人完全不承认罪行,我怀疑这中间有什么蹊跷。”

  “嗯……”松本润单手撑着脸颊,“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在说谎,另一种是他确实被冤枉了。”

  “松本先生,您愿意帮我调查吗?”

  “可以是可以,我有两个条件。”

  “您尽管提。”

  “第一,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

  “行,那第二个呢?”

  松本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过两个摩托车头盔来,走到你面前。

  “走着。”


  十年前。

  “站住。”

  几个不良少年站在还是高中生的笹川美纱子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干什么?”

  “不干什么,”其中一个黄毛说道,“大哥想让你当他的马子。”

  “滚。”

  “嘿,还挺不识抬举。”

  “你们给我住手!”

  话音刚落,道路旁边的公园里冲出来一个高中男生。

  那几个不良少年吓了一跳,“你又是什么东西?”

  “要你们管?识相就赶紧滚得远远的,不然,就吃老子的拳头!”

  “这小子,胆大包天了,给我上!”

  后来的那男生也没怕,把书包撇在一旁就冲了上去,直打得那帮不良少年哭爹喊娘,连尾巴都没来得及夹好就跑掉了。

  “你没事吧?”男生捡起书包,看着躲在一旁邮筒后的笹川美纱子。

  “我没事,谢谢你。”

  “对了,看校服,你也是高岛高中的吧,我是三年C班的二宫和也。”

  “我是三年A班的笹川美纱子。”

  “A班啊,那你一定成绩很好了,你家住哪啊,我送你回去吧?免得那些人又来找你麻烦。”

  美纱子摇了摇头,“不用了,就在前面了。”

  “哦,好,那明天学校见,拜拜!”

  笹川美纱子走后不久,那帮不良就又偷偷回来了。

  “阿和,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刚才的黄毛在鼻子下方抹了一把血,又说道,“鼻子都打破了。”

  “对不住对不住,下次请你们吃顿好的。”

  “我看也就别下次了,”另一个胖子过来揽住二宫的肩膀,“就今天晚上,烤肉怎么样?”

  “好主意!”其他人也跟着起哄道,“我们帮你这么大的忙,你可得请客。”


  “到了。”松本润把摩托车停在一所学校门前,“高岛高中,就是这了吧。”

  “真是的……”你抖了抖自己的雨衣,“下这么大雨干嘛非要骑摩托车来啊,打车不好吗。”

  “打车怎么能显出本大爷的帅气来啊。”松本润摘下头盔,甩了甩他满头凌乱的卷毛。

  这人虽然强迫症,连个杯子都要摆得整整齐齐,可是却从来不打理自己的头发。

  你“啧”了一声,问道:“你是觉得,这学校里会有委托人无罪的证据?”

  “这可不一定,我只是想先了解一下你的委托人和被害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他顿了顿,又看着你,说道,“卷宗上可不一定写着真相。”


  夜晚,大野智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自己办公室窗前看着东京的夜景。杯子里徐徐上升的雾气凝结在玻璃上,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伸出手把水雾擦掉,却在玻璃的反射里看到了樱井翔的身影。

  “你是来问案件进度的吗?这可有点早。”大野智转过身回到座位上,把咖啡杯放回桌上。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樱井翔把一份文件丢给他,“负责这个案子的检察官换人了。”

  “这不是好事吗?东条检事是个老手,我还发愁上了法庭怎么对付他呢。”

  樱井见他如此,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当真没听说?”

  听了这话,大野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是鹰木,她被调回东京了。”

  他才刚说出这个名字,大野的面上立刻闪现出一丝动摇的神情,却又立刻被掩盖了下去。

  “哪个鹰木?”

  “别跟我装傻,”樱井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鹰木友里!需要我提醒一下你们的关系吗?”

  “不用。”

  “听着,如果你不想这样,我可以再去委托别的律所。”

  “你自己本来就是律师,还要去委托其他律所,这会让别人怎么看我们?”

  “可是你也不能——”

  “我没关系的,如果我真的会因为一点陈年旧事影响到出庭,那四年前她也就不会被调去北海道了。”

  “成吧,既然你都这么肯定了,我就不来给你添乱了。”樱井翔说着站起身,“那个姓羽生的小姑娘,不会被卷进你和她之间的事情里吧?”

  大野智无奈地一笑,“我还当你是关心我,原来是关心她啊。”

  “我就不能两个都关心一下吗……”

  “没说你不能,只是,我也没办法准确地告诉你,究竟是会或者不会。”


  离开高岛高中以后,你和松本润走进一家连锁快餐店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你说着打开包裹着汉堡的纸,“被害人是优等生,嫌疑人又成天和不良混在一起,这怎么看都像是因爱生恨杀人灭口的标准配置啊。”

  你见他没动静,忙抬起头,只看到他眉头紧锁,烦躁地摆弄着自己的汉堡。

  “喂、你在听吗?”

  “先等会,我汉堡里面的生菜掉出来了,我要把它塞回去。”

  “掉出来就拿走吃了呗,塞回去干嘛?”

  “啊,算了,整个都散掉了,我不吃了。”

  “真浪费,正好我的还没动,你吃我这份吧。”说着,你把自己的汉堡又包了回去交给他。

  “谢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说你是个追求完美的笨蛋啊!你虽然很想这样喊出来,但还是说道,“就我们目前在学校里得到的这些信息,我觉得委托人犯罪的可能性很大,你觉得呢?”

  “我倒不这么觉得,你别忘了你告诉过我,他前段时间还出入过被害人家里,也就是那时候还没有限制他接近被害人,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经历过一次很严重的恶化才对。”

  “而这个恶化,也就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对吗?”

  “没错。”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被害人不是有个未婚夫吗?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松本润说着,嘬了一下指尖沾着的酱料。

  “话虽如此,可是我们是辩护方,他会愿意为我们提供信息吗?”

  “这要看你用什么名义了哦。”


  数日后,你和松本润站在了笹川和男友的新居门口。

  你没穿西装,更没戴律师徽章,只是穿着一套普通的衣服。而松本润为了维持角色设定,也忍痛没骑他那辆小摩托。

  “你确定他在家吗?”你有些不安地问道。

  “当然,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拿到他的值班表。”

  笹川的男友名叫相叶雅纪,是一名外科医生。而至于松本润是如何拿到他的值班表这件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去撩前台小护士了。

  门铃响后,一个三十多岁,瘦高瘦高的男人开了门,“二位是……?”

  “啊,我们马上要搬到您家对面了,就想着先来打声招呼。”

  松本润一改平日锋芒毕露的神色,突然变得和蔼了起来,倒让你有点不习惯。

  相叶倒是没多拒绝,侧开身子让你们进去了。

  “好漂亮的房子啊……”你也马上进入了角色,“相叶先生是一个人住吗?”

  他点点头,笑容有些苦涩,“本来打算和女朋友一起住的,可是……”

  相叶说到这就不再说下去了,松本看在眼里,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同居前分手了吗?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再试试看她能不能回心转意呢?”

  “她去世了。”

  松本一副自知说错了话的样子,连连道歉。

  相叶叹了口气,从书架上取下一个相框来,放在桌前。

  “如果没出那件事的话,现在美纱子就能和我们坐在一起,聊聊这条街上有什么好的饭馆,哪家超市的东西便宜,只可惜……”

  “那件事?”你试探着问了问,见他不准备回答,只好换了个说法,“只是刚搬过来,有点担心这个社区的安保。”

  “一点私人恩怨罢了,太太不用担心,这附近的治安很好。”

  说着,相叶脸上悲戚的神色似乎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笑容。

  但你隐约能够看出来,这笑容背后的,是失去至爱之人的凄凉。


  “看来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走出相叶家,你说道。

  “我看未必,他把笹川小姐的死归结为私人恩怨,至少说明,他也觉得那个二宫就是凶手。”

  “不会是因为先入为主吗?”

  “你的意思是,就像咱们今天进去的时候明明没说是什么关系,他却以为你是我媳妇?”松本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差……差不多吧,你的关注点怎么那么奇怪啊?”

  松本润倒吸一口气,嘴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啧”来,“还不是因为自从我让你直接叫我名字以后,你就总是回避这一点,成天‘你’啊‘你’的,我可不容易产生错觉吗?”

  “你还赖上我了啊?对刚认识不久的人就叫名字什么的,我可做不到。”

  松本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朝你走得又近了些,你只好退了几步,他却又得寸进尺地把你推到一边的墙上。

  “你们当律师的,都这么会推卸责任吗?”他小声在你耳边说道。

  “跟律师有什么关系,你走开啊!”

  “别忘了我帮忙是有条件的啊,叫声‘润君’,我就继续陪同调查。”

  你红着脸,头埋得低低的,“润……润君。”

  “乖。”他伸出手来把你的头发揉得和他一样乱,“今后也多关照哦,小未明。”

  望着他跟个没事人一样插着兜大摇大摆走掉的背影,你气得直跺脚,“这都什么事啊,真是的!”

与野井缘

#一点感想

如果二宫和也没有成为爱豆

我心中认为

或许他会成为一个文学生

写出戳人心底的故事

或许他会如愿以偿成为导演

拍出现实却又柔软的电影

电影可能会很真实 也很残酷

但他最终还是会心软

给虚构世界中的人物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如果二宫和也没有成为爱豆

我心中认为

或许他会成为一个文学生

写出戳人心底的故事

或许他会如愿以偿成为导演

拍出现实却又柔软的电影

电影可能会很真实 也很残酷

但他最终还是会心软

给虚构世界中的人物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秋本樱

【国立写真座谈翻译】2012年部分 Part 2

——Arafes是募集粉丝们想听的歌曲,大家一起制作的演唱会。
松本:是啊。以前没有办过这样的演唱会,所以非常享受。很开心,而且来到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们因为参与了投票,所以情绪更高涨了。
——听了前奏出来后的欢呼声,就会很清楚。
松本:对对。歌曲播放出来后“这首歌,出现了!”之类的反应。
二宫:“这首歌入选了!”的这种“入选了!”的感觉。
松本:做那样的企划果然会很开心。
——作为当事人,那种“祭典”感很强烈吧?
二宫:果然是因为有那样的“切入点”吧。
樱井:所以,在唱《CARNIVAL NIGHT part2》的时候也有一种“FESTIVAL NIGHT”的感觉
4人:对对对!
松本:那样的想法很有岚的风格(笑)...

——Arafes是募集粉丝们想听的歌曲,大家一起制作的演唱会。
松本:是啊。以前没有办过这样的演唱会,所以非常享受。很开心,而且来到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们因为参与了投票,所以情绪更高涨了。
——听了前奏出来后的欢呼声,就会很清楚。
松本:对对。歌曲播放出来后“这首歌,出现了!”之类的反应。
二宫:“这首歌入选了!”的这种“入选了!”的感觉。
松本:做那样的企划果然会很开心。
——作为当事人,那种“祭典”感很强烈吧?
二宫:果然是因为有那样的“切入点”吧。
樱井:所以,在唱《CARNIVAL NIGHT part2》的时候也有一种“FESTIVAL NIGHT”的感觉
4人:对对对!
松本:那样的想法很有岚的风格(笑)
樱井:“岚的风格”之类的,之前不就是松润你说的嘛!
松本:对对(笑)一时兴起就说了出来,然后居然真的变成“就那样做吧”。
——唱《Summer  Splash》时樱井桑的“胡闹”也成了惯例了(笑)。说着“夏天啦,夏天啦,夏天啦……”这样。
相叶:明明从时间上看夏天已经结束了(笑)
樱井:我感受到一阵寒意!
——(笑)说的时候就会变得更乐在其中,这种心情也传达了出去。
樱井:谁来阻止我一下!
二宫:哈哈哈!好像已经停不下来了!“(樱井内心的呐喊)这不是我!”的感觉(笑)
樱井:这一年的演唱会(在舞台上的)只有我们五个人。果然……很辛苦啊。
松本:很辛苦。
——重新看了影像,再一次觉得国立演唱会只有5个人做……真的很了不起啊。
松本:嗯……做得很好(笑)
二宫:果然会那样觉得啊。
樱井:出道以来第一次在成员身后伴舞。
二宫•相叶•松本:是啊。
二宫:那么认真地伴舞是出道以来第一次。
樱井:虽然在出道后第一场演唱会上也有伴过舞。像在智君solo的时候,我和nino出场了之类的。
松本:不过……说真的,那时有很紧凑的感觉。虽然从整体上看,其实时间挺久的,在舞台上的时间,真的很长。
二宫:因为只有我们自己。
樱井:嗯……就我们五个,对吧(感慨)
松本:真的是……“下场,换装,移动,马上出场”这样子的感觉。
樱井:每个人的solo,能请几个成员出场之类的得自己去沟通。我的话是《T.A.B.O.O》,松润是《Shake it!》(沟通的时候)果然有点紧张啊。
松本:“大家,会出场吗?”这样(笑)
樱井:嗯(笑)“想请你出场,可以吗?”“只在副歌出场”之类的(笑)

+++++++++++++++++++++++

日语入门一对一 请点击链接查看详情 欢迎私信咨询~


Chiuui

Arashi No.8 2002 April(4)

晴れてArashi Special


Responded by Nino

Q:最后面的会员号是几号?请认为“自己大概是最后的吧”的人告诉我们。

A:089983。宫城县的小原直美桑。(并非这个问题的回答,而是普通的消息。这是截至02年2月已确认的来信中,最后面的号码)

(*.゚ω゚)  真厉害呢,原来有那么多人啊?能拥有那么多会员,岚真是幸福呢


Q:会员号为617号的人,请联系我。

A:对Nino超自豪!!我的会员号居然是……,061707哦。0617是Nino想要的号码,而07是lucky seven——!虽然不是0617……。(爱知县 ...

晴れてArashi Special


Responded by Nino

Q:最后面的会员号是几号?请认为“自己大概是最后的吧”的人告诉我们。

A:089983。宫城县的小原直美桑。(并非这个问题的回答,而是普通的消息。这是截至02年2月已确认的来信中,最后面的号码)

(*.゚ω゚)  真厉害呢,原来有那么多人啊?能拥有那么多会员,岚真是幸福呢

 

Q:会员号为617号的人,请联系我。

A:对Nino超自豪!!我的会员号居然是……,061707哦。0617是Nino想要的号码,而07是lucky seven——!虽然不是0617……。(爱知县 NOBU)

A:我是社员号是0617~。是卖家常菜和便当的店的号码。这个是不行的吧~。感觉会被和也批评说“我说的是会员号啦!”。抱歉!(琦玉县  朝霞的mama)

(02年2月的现在,没有收到来自会员号0617的人的联络)

(*.゚ω゚)  两位都很幸运呢。真好呢……。不过呢,我说了是在寻找岚的Fan Club会员号为0617的人啦——!!超受打击。这样的话,直到出现为止会一直念叨下去的哦。然后和我的5号交换!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要交换!会员号为0617的人,下次请和我联系!


感谢图源大大的授权!❤️wb:@扫图存档用小号

一块汉堡肉

好久不见呀…

电脑坏了加上忙着签证 硬挤出点时间扫图了 

虽然过了还是说声中秋快乐!

争取国庆再见w

好久不见呀…

电脑坏了加上忙着签证 硬挤出点时间扫图了 

虽然过了还是说声中秋快乐!

争取国庆再见w

大宫sk株式会社社长
给plmm的签绘之一 假装最近...

给plmm的签绘之一

假装最近有在好好画画……

给plmm的签绘之一

假装最近有在好好画画……

軟布爺

⚠️年齡操作




梗是來自上禮拜vs嵐的下集預告裡
飄起來的J實在是太可愛了(˶‾᷄ ⁻̫ ‾᷅˵)


打一下設定好了

N/魔法師後代,現為大學魔術社社長

J/普通的國中生,曾不小心在巷子內看到N施展魔法後就一直跟在N的旁邊

⚠️年齡操作





梗是來自上禮拜vs嵐的下集預告裡
飄起來的J實在是太可愛了(˶‾᷄ ⁻̫ ‾᷅˵)


打一下設定好了

N/魔法師後代,現為大學魔術社社長

J/普通的國中生,曾不小心在巷子內看到N施展魔法後就一直跟在N的旁邊

清水红茶

【五子×你】中秋节不如就做个大点的梦吧

*ooc玛丽苏预警
*雷bg者慎入
*gn们中秋节快乐
以上。

1.大野智的场合:钓鱼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你坐在船头,虽然大野智并没有抛下你在岸上走,但你心里凉得依然像是在寒冬里忘了穿秋裤一般。

夜幕被晨光刺开了一丝鱼肚白,然后是浅紫,橘黄,靛青……最后是澄澈的蔚蓝。

半跃出海面的日轮很美,但由于你已经待在船上欣赏了日落的美景,又品味了一整个晚上的海洋夜景,所以此刻你的心,拔凉拔凉的。

大野智就坐在你旁边钓鱼,这是你唯一能够支撑下去的动力。

但是大野智的话少得让你几乎怀疑他忘了你的存在,而在黑夜里你又因他黝黑的肤色几乎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大野智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

*ooc玛丽苏预警
*雷bg者慎入
*gn们中秋节快乐
以上。

1.大野智的场合:钓鱼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你坐在船头,虽然大野智并没有抛下你在岸上走,但你心里凉得依然像是在寒冬里忘了穿秋裤一般。

夜幕被晨光刺开了一丝鱼肚白,然后是浅紫,橘黄,靛青……最后是澄澈的蔚蓝。

半跃出海面的日轮很美,但由于你已经待在船上欣赏了日落的美景,又品味了一整个晚上的海洋夜景,所以此刻你的心,拔凉拔凉的。

大野智就坐在你旁边钓鱼,这是你唯一能够支撑下去的动力。

但是大野智的话少得让你几乎怀疑他忘了你的存在,而在黑夜里你又因他黝黑的肤色几乎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大野智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悲痛地想着,几乎想要冲上去质问他是鱼重要还是你重要。

你不知道大野智还在因你陪伴在他身边那时不时的一句“钓到鱼了吗?”感到心动。

你看着大野智侧脸那完美的面包弧度,咽了口口水,又叹了口气,还是打算和他聊聊他大概感兴趣的话题:

“智くん,你钓到过最喜欢的鱼是什么啊?”

大野智头也没偏就答道:

“是你。”

你头顶三个黑人问号,疑惑地问道:“可我并不是鱼啊?”

“怎么不是了。”大野智平静依旧。

“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美人鱼。”

你红了脸,虽然觉得大野智是在用土味情话强词夺理,但谁让你那么喜欢他呢,这一次让他萌混过关吧。

你偷偷地又往大野智的身边移近了一点,想起自己当年为了向他告白碰瓷了整个东京湾的蠢事,心里美滋滋的。

2.樱井翔的场合:下班

你几乎是一听见门锁被转动的声音就冲到了玄关。

“欢迎回来。”你朝樱井翔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颜。

樱井翔鲜少这么早回家,你高兴得笑成了和他同款的鬼畜表情包。

“嗯,我回来了。”温柔的低音炮在你的耳边炸响,你开始担忧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又怀上了樱井翔的双胞胎。

樱井翔在玄关换鞋子,你便帮忙去把他的西装外套在衣帽架上挂好。谁料刚挂好,一转身就看见了樱井翔正单手解着他的领带,简直是一箭正中你的红心。

你觉得你又一次恋爱了。

或许该叫他注意点,你想。

毕竟按照你坠入名为樱井翔的那条爱河的频率计算,你早就不知道被淹死多少次了。

但是你的身体先思维一步行动,你凑上去亲了一口樱井翔最近圆了些的帅脸,这让樱井翔惊讶地瞪大了他那本来就比你还要大得多的大眼睛。

你忍不住在心里偷笑,直到他用自己刚刚解下的领带系住你的双手,炙热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脖颈边。

“翔,翔さん,”你有些慌了,“你明天还有很多工作,早点休息吧。”

你结结巴巴地说着,倒也不算借口,毕竟你知道他还和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耽误了工作只会一个人自己和自己赌气。

“没事的。”樱井翔十分有闲情雅致地用领带在你的手腕上系了一个完全挣脱不开的蝴蝶结。

“怎么没事啦?你的魔鬼schedule呢?”你仗着自己对他的了解,理直气壮地反驳着,“你能安排多少时间?”

“一辈子。”

你愣了一下,被樱井翔趁机夺去了一个吻。

“为,为什……?”

“为你。”

3.相叶雅纪的场合:上学

当被老师钦点为相叶学长的同桌时,你的内心是崩溃的。

直男老师很明显没有考虑过你横死街头,暴尸荒野的可能性,也没有考虑过你以后每天上下学都将遭受丧尸围城的悲伤。

“相叶学长,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我,我也是,相叶学长!!”

你以一种扭曲的淡定心情看着今天第7波直接冲到相叶雅纪面前表白的女生,心中分外苍凉。

相叶雅纪又不是什么剧本boss,你们用得着天天组团定时刷他吗???

“谢谢。”相叶雅纪笑得温柔,淡金色的光辉被空气中的细小尘埃折射着,为他又增添了几抹暖色。

他就像天使一样,你想。

相叶雅纪经常拒绝女生,但可能是因为他太温柔了吧,告白的女生们总能在被他拒绝时再次陷入爱情。

你觉得那些女生真是愚蠢,愚蠢得和你一样。

叽叽喳喳的女生们或尖叫爆哭或脸红心跳地离开了,相叶雅纪才终于松了口气,无力地趴在课桌上,柔顺的头毛看起来软软的,无害的模样像极了你养过的兔子。

“唉,我疲软了,我抑郁了,我自闭了_(:з」∠)_”

你被他逗得笑出了声,安慰道:“没什么不好的啦相叶ちゃん,大家都喜欢你啊。”

话刚出口,你想了想他今早被情书淹没不知所措的样子,又回忆起他被下至八岁,上至八十岁的雌性人类们虎视眈眈的场景,急忙添了一句:“连动物园里的小动物们都很喜欢你的。”

“你胡说,我喜欢的女孩子她就不喜欢我。”相叶雅纪抿着他可爱的菱形嘴控诉着你说谎,“她都没有跟我告白的。”

你冥思苦想着这个学校里的雌性还有哪只是没有跟相叶雅纪告白的,最后只能想出校门口保安养的那条母金毛犬。

不知道你诡异的心路历程,大兔子歪着头,用他黑色的瞳仁乖巧地盯着你。而你看着他眸中自己的倒影,惊恐地想起了什么。

“嗯?诶?哦?啊?啊啊啊啊啊!!!!!”

你被吓得迅猛地站了起来,可怜的课桌差点被激动的你拍烂。

“所以说啦,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向我告白?”

“我喜欢的女孩子。”

4.二宫和也的场合:游戏

你带着汉堡肉赶到二宫和也家里的时候,果不其然捕捉到了一只忘却饮食与睡眠的网瘾少年。

他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映着光的眸子像琥珀,又像蜜糖。身体乖巧地在电竞椅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不自觉躬起了猫背,上身略略前倾。

但由于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初见二宫和也美颜,在线收获绝世爱情的菜鸟,你只是眉头一皱,果断地……拔掉了电源插头。

果不其然,他对你怒目而视,如果你不是他女朋友,他大概一爪子就往你脸上糊了。

二宫和也一言不发,只是望向你的眼神由愤怒转向冰冷。一般人在这个时候就应该逃跑来冷却一波二宫和也的嘲讽大招,但你就不一样了,你豪气冲天的把装着汉堡肉的饭盒往桌上一砸,声如洪钟:

“吃!”

二宫和也愣了一下,积蓄的怒气值一下子就空了。

虽然表现得大义凛然,但你的心里简直虚的不行,你担忧地反省着自己是不是太凶了。毕竟二宫和也伶俐又敏感,你无意的一句重话都可能被他默默地放在心里很久。

于是你还是忍不住又添了句:

“快,吃完我带你上分儿,浪遍东京服务器。”

二宫和也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飞快地冲你点了点头。

可是二宫和也吃饱喝足之后,你并没有履行你的承诺,而是又吐出了一个字:

“睡!”

二宫和也倒是意外的没有异议,但你还是心虚得开启了陪睡业务。

二宫和也就在你身边侧躺着,身体像受寒的猫咪一样蜷缩着。而你,睡在二宫和也的床上,潇洒地把身体摊成了一个大字。

“nino,我是不是特别爱多管闲事,剥夺你的自由啊?”你问道。

毕竟你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直女,很多时候都没办法顾虑到你小男朋友的心情,说实话你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你一个注孤生的木头怎么能和他在一起。

“不是的。”你听见他闷闷的声音从脑后传来,“我喜欢被你管。”

你笑笑,觉得二宫和也是在安慰你,感叹着他怎么能这么好。

“我没有骗你的意思。”二宫和也一秒就看穿了你的心路历程。

“你是我女朋友啊,可以更任性一点的。”

——你被玩家二宫和也用“告白骚话”击倒了。

二宫和也转了个身,你红着脸收敛了几分你的潇洒睡姿,给他留出几分自由空间。

但二宫和也仿佛没有理解到你的良苦用心一般,似猫一般灵活地钻进了你的怀里,那张叫你无法抵挡的脸越靠越近。

——你被玩家二宫和也用“吻”杀死了。

5.松本润的场合:起床

今天是松本润难得的假日,你已经为此策划了许久甜蜜出游计划,你无比确定今天将是精彩绝伦,跌宕起伏,全程无尿点的完美一日。

但这一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今天”都先开始才行。

你绝望地死死盯着离你不超过十厘米的那张堪称美艳的睡颜。略带皮肤瑕疵的素颜反而比平时更添了几分男前与荷尔蒙,你犹豫地看着他眼下的一片鸦青,心里默默盘算着把他叫醒的利益得失。

三秒后,你果断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你的心里拔凉拔凉的,简直堪比上文坐在大野智船头的那位了。

要知道,虽然你也很想和松本润在床上“睡”一天,但绝不是这么柏拉图的睡法。

你嘟囔着松本润是赖床小朋友,就这么再次沉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那张熟悉的脸还是就在离你不超过十厘米的地方,只是那双过分美丽的双眸睁开了,散发该死的迷人魅力,如翎羽般的睫毛诱惑性的扑闪着,勾魂摄魄。

“松润……你,你怎么醒啦?再睡一会儿?”你有些不安地道。

“不睡了。”他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侧着身好整以暇地看着你。

“…怎么,怎么就不睡了啊,你昨天几点才沾床你自己不知道吗?”一觉醒来,松本润不仅眼下的那片鸦青没有减轻,反而多出了一点水肿的眼袋,把你心疼得不行。

松本润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长手一伸,随意抓过一件睡袍披上就起了床。

“你要去干什么?”

松本润的脚步一顿。

“你以为这个房子里还会有几个人给你做早餐。”

你浑身一震,心里一暖,面上一红。

但一想起你准备了那么久的计划都愿意泡汤换他一个甜美的梦了,他还要把时间花在这种事上,你还是有些别扭。

“我来做就好了。”你急忙地套上两件衣服就要起身,却被松本润按回了床上。

“别闹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你管我。”

松本润咬牙切齿道。

“我乐意。”

你突然就有些明白了,在心里默默做了个简单的证明题。

因为松本润喜欢赖床。

且松本润希望你多赖一会儿床。

综上所述,松本润喜欢你。

ok,没毛病。

AOI
军训过后终于摸到电脑了而且环球...

军训过后终于摸到电脑了
而且环球荧幕杂也到手了
于是摸了一个冲野检察官

军训过后终于摸到电脑了
而且环球荧幕杂也到手了
于是摸了一个冲野检察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