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宫和也

133.9万浏览    58605参与
阿惠惠惠

色差巨无敌大。

一个 点图 妹妹头nino
根本不像阿()
哭了。

色差巨无敌大。

一个 点图 妹妹头nino
根本不像阿()
哭了。

嘎菲
钢笔粗至绝望的我… 岚学里的二...

钢笔粗至绝望的我…

岚学里的二宫哲学💛

钢笔粗至绝望的我…

岚学里的二宫哲学💛

Chiuui

嵐にしやがれにしやがれ#139 (1)

from TV Life 2016 No.10

(*`・3・´):「健康鸡肉生死战」里用铁板烤的烤鸡真好吃!还有最后的鸡肉鸡蛋盖饭…。

(*.゚ω゚):用炭火烤的那个对吧?

(*`・3・´):是的!那个也是呢。虽然哪个都很好吃,但nino获得的那个鸡肉鸡蛋盖饭是我喜欢的口味呢。

(*.゚ω゚):嗯,确实很好吃哦。因为第一次吃那种。


TL:在进行了用尖叫鸡来逗你,看你能忍住不笑多久的“love chicken test”比赛后,有什么感想?

(*.゚ω゚):我没笑呢。那个叫声没怎么戳中我的笑点(笑)。

(*`・3・´):我也是(笑)。...


from TV Life 2016 No.10

(*`・3・´):「健康鸡肉生死战」里用铁板烤的烤鸡真好吃!还有最后的鸡肉鸡蛋盖饭…。

(*.゚ω゚):用炭火烤的那个对吧?

(*`・3・´):是的!那个也是呢。虽然哪个都很好吃,但nino获得的那个鸡肉鸡蛋盖饭是我喜欢的口味呢。

(*.゚ω゚):嗯,确实很好吃哦。因为第一次吃那种。


TL:在进行了用尖叫鸡来逗你,看你能忍住不笑多久的“love chicken test”比赛后,有什么感想?

(*.゚ω゚):我没笑呢。那个叫声没怎么戳中我的笑点(笑)。

(*`・3・´):我也是(笑)。


TL:但是这个据介绍称是被美国空军实际用于训练…。

(*.゚ω゚):可能是因为是军队平时都做着很严肃的训练,才会被逗笑吧?而我们基本上不会做严肃的训练(笑)。


TL:櫻井桑的「微服私访」是和岡田准一桑一起爬雪山。

(*`・3・´):真的超级累。虽然对于(因为电影的拍摄)爬过珠峰的岡田君来说可能就像是远足的感觉。对于我来说爬雪山真的超级难。但是也正因为很累,在山顶看到的景色真的很漂亮呢。如果中途放弃的话,就看不到那个景色了对吧。这样想的话,就觉得好像有点明白热衷于爬山的人的心情了。


感谢图源大大的授权!❤️wb:@扫图存档用小号

白菜豆腐

「y2」我的经纪人是个变态怎么办(4)

ooc预警

傻白甜

1.
二宫和也再次见到樱井翔已经是一个月后。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两个人都没再联系过,突然坐一辆车去片场,着实有些尴尬。
“那个……ninomi,今天你就一场戏,我顺便带你熟悉一下片场,不要紧张。”
“……哦。”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有问题就来找我哦。”
“……片场可以打游戏吗?”
“我劝你还是多背背台词。”樱井翔一脸冷漠,十分严肃地对旁边的小柴犬说。
“台词我都背完了。”二宫和也骄傲地看着樱井翔,一脸“求表扬”的得瑟脸(*´・v・)
樱井翔表面不说话,心里满是“我家宝贝就是棒”的谜之心态。
……今天的樱井翔,也在疯狂宠自家的小艺人。

2.
二宫和也的第一场戏就是饱含感情的情感戏。
樱井翔被...

ooc预警


傻白甜


1.
二宫和也再次见到樱井翔已经是一个月后。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两个人都没再联系过,突然坐一辆车去片场,着实有些尴尬。
“那个……ninomi,今天你就一场戏,我顺便带你熟悉一下片场,不要紧张。”
“……哦。”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有问题就来找我哦。”
“……片场可以打游戏吗?”
“我劝你还是多背背台词。”樱井翔一脸冷漠,十分严肃地对旁边的小柴犬说。
“台词我都背完了。”二宫和也骄傲地看着樱井翔,一脸“求表扬”的得瑟脸(*´・v・)
樱井翔表面不说话,心里满是“我家宝贝就是棒”的谜之心态。
……今天的樱井翔,也在疯狂宠自家的小艺人。


2.
二宫和也的第一场戏就是饱含感情的情感戏。
樱井翔被二宫和也完美的侧颜和天才般的演技深深地迷住,偷偷地拿出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
最后一个场景是二宫和也穿着制服在黄昏中骑着单车离开。
“那……再见了。”二宫和也扭头就骑车走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在导演喊“卡”的一瞬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二宫君,你真是个天才啊,所有都一条过。”工作人员都迎了上去,都想看看这个天才新晋演员到底有多厉害。
“ninomi——”樱井翔急忙分散了人群,“你不是说要熟悉住处吗?我带你去。”
“诶?大变态我没……”二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樱井翔不禁笑出了声。
“不过谢谢你啊,帮我解围。”二宫和也笑着捋了捋头毛,殊不知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在樱井翔眼里也变成了诱惑。
“嗯…下次…不要让这么多人看着你…”
“你在开玩笑吧?我可是超级大star诶!”小尖嗓表示了某人的不满。


3.
“走,请你吃饭。”樱井翔笑眯眯的看着身旁超活泼的小柴犬,眼神一暗。
“诶——总是让经纪人请star吃饭太不好意思啦,今天我请吧!”
“啊!不许吃太贵的!”


4.
“唔……明天有一场吻戏呢……真烦恼……”二宫和也一边吃着樱井翔给他烤的肉,一边吐槽着编剧给自己的激情戏这么多。
“嗯?没试过?那回去我们练一练?”
“谁说我没试过的!我告诉你哦,我的夜生活可、丰、富、了。”二宫和也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
(然而事实上只是个空虚寂寞冷的宅男。)
樱井翔脸一黑,没再说话。
二宫和也自知说错话,小心翼翼地给樱井翔烤了一块肉,送到他碗里。
“二宫和也先生,作为你的经纪人我要提醒你,艺人的夜生活太丰富的话,会被写小作文的。”
“还有,拍戏的时候要精力充足才行。”
“这人不会真信了吧…”二宫和也呆呆地看着樱井翔,默默扶额。
“走吧,吃完送你回酒店。”樱井翔说完便起身,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
“经纪人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5.
“好热……大变态你等等我嘛……”
“……”
“sho酱……sho酱……别不理我嘛……”
嗯,樱井翔默默地走到二宫和也旁边,帮他撑起了伞。
嗯,二宫和也一撒娇,无人能敌。


6.
樱井翔气得捏紧了拳头。
“这家伙为什么其他都是一条过,就吻戏拍了十几条?这家伙一定是故意气我!”樱井翔看着远处和女主角疯狂缠绵的二宫和也,心里默默地用针扎了女主角的小人几十下。
“可恶!”手中的塑料瓶被捏扁,樱井翔强迫自己不去看现场。
“大变态!我拍完啦!”回过神来时二宫和也已经站到了樱井翔的面前。
“怎么样?表现不错吧!”
“嗯,很棒。”樱井翔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气鼓鼓的仓鼠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皮了。


7.
“二宫桑!有记者要采访你——!”远处的staff朝二宫这边喊到。
“等一下?今天没有安排啊!”樱井翔连忙翻着手中密密麻麻的小本本,感到十分疑惑。
“嗨,kazu,好久不见啊!”一个男人缓缓走了过来,樱井翔的神经立即绷紧。
“请问你找二宫先生有什么事?我是他的经纪人,您应该先告知我。”
“我觉得以我和他的关系,应该不用预约吧,不是吗?kazu”那男人笑嘻嘻想要去摸二宫和也的头,被二宫一下子躲开。
“我想我们不熟,先生。”
“诶——?你之前在床上缠着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男人凑近二宫的耳朵,悄悄地说。
“不管你是他的谁,我想二宫和也都不想见到你。”樱井翔皱了皱眉,将二宫挡在了身后。
“真有意思啊,kazu。你的新男朋友?”




tbc.
感觉今天爆更了
我想是时候虐虐两位先生了所以就召唤了谜之人物出场!
大家猜这个人是谁嘞!
猜对就写甜甜´͈ ᵕ `͈









ps:
不知不觉樱井翔也往痴汉方向发展了呢…。

明黄色

【ABO/All2】小王子05

“喂。”松本手插在校服的裤袋里,站在二宫的课桌旁,无礼的叫着小王子。

“干嘛?”二宫似乎已经适应了松本的无礼模式,对起话来,也自动去掉了礼貌的伪装。

“报名。”看二宫还是没反应,松本补充道:“棒球社。”

压抑着内心的小兴奋,二宫慢慢站起来,无所谓的说:“走吧,反正是陪你去。”

以小王子的身份几乎是不参加这些‘平民’的社团的,也不方便与‘平民们’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所以这是二宫同学首次将内心的小欲望付诸行动,就要和大家一起‘亲密接触’啦!

在社团里看什么都新鲜的二宫同学,暂时忘记了身份,抛开伪装,东张西望。

“能不能不像个乡下佬?”松本忍不住出声调侃。

被人损到脸红的二宫同学,端...

“喂。”松本手插在校服的裤袋里,站在二宫的课桌旁,无礼的叫着小王子。

“干嘛?”二宫似乎已经适应了松本的无礼模式,对起话来,也自动去掉了礼貌的伪装。

“报名。”看二宫还是没反应,松本补充道:“棒球社。”

压抑着内心的小兴奋,二宫慢慢站起来,无所谓的说:“走吧,反正是陪你去。”

以小王子的身份几乎是不参加这些‘平民’的社团的,也不方便与‘平民们’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所以这是二宫同学首次将内心的小欲望付诸行动,就要和大家一起‘亲密接触’啦!

在社团里看什么都新鲜的二宫同学,暂时忘记了身份,抛开伪装,东张西望。

“能不能不像个乡下佬?”松本忍不住出声调侃。

被人损到脸红的二宫同学,端起了小王子的架子,正色道:“注意你的用语,松本同学。”

“切!”松本转身走向报名处。

好讨厌!好讨厌的家伙!二宫同学冲着松本的背影挥动着小拳头。



なに!传说中的小王子要加入棒球社!

负责登记的同学,战战兢兢的递给小王子入社登记表,恭敬的立在一旁。等到小王子工工整整的填写完毕后,又战战兢兢的递上社团活动时刻表,抖着声音问:“二宫同学,恩,不是,殿下,请问您方便按照安排进行社团练习么?”

“加我二宫君就好了,我可以遵守社团安排的哟,放心。”

哇!小王子笑起来好可爱,好可爱!小王子说话好温柔,好温柔!

看着对面同学的星星眼,小王子为自己俘获人心的能力,点赞!就是这样,保持住,身为小王子就是要给大众做榜样,给他们一个完美的幻想对象!我真是太棒了。

松本斜靠在墙上,看到那同学都快溺死在小王子越来越温柔的眼神里,忍不住出手相救,“喂!发电机快走啦,还要去准备东西,明天就要参加练习了。”

小王子要紧牙关,努力保持着让笑容挂在脸上,僵硬的转动头部,对松本说:“好的,松本君。”然后对那个棒球社经理还是什么的同学,温柔的说:“那么,同学明天见。”

“明天见。”同学挥着手,目送着小王子离开的背影。啊~~~小王子好温柔,脾气也好好......




“你难道就不能表现得稍微有点教养?”在人前被落了面子的小王子再也忍不了了,一踏出棒球社的门槛,就低声斥责松本。

“你就不能表现的像你自己一点?”松本满不在乎的随口说。

......意外!小王子竟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低头向前走去。

“喂!”松本叫着,小王子也没有理会,还是低着头慢慢的走去。

“喂!”感觉到小王子这次不是生气,而是泄气,松本也不知道从哪里涌上心头的愧疚感,几步追上小王子,跟他并排走着:“喂,我以后叫你二宫君好不好?”松本放温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奶声奶气的。

被打击到泄气的二宫同学,提不起劲再跟松本斗气了,闷声甩了一句:“随你。”

松本一把搂住小王子的肩头,大声说:“二宫同学,要不要一起去买打棒球的东西啊?”

小王子被松本的大力撞的走歪了几步,不耐烦的说:“这种事情让人去做就好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松本二话不说,揽着二宫的脖子向校门口走去。
松本真是拍着胸跟司机大叔保证,一定会安全带小王子回地阁,大叔才三步一回头的心里七上八下离去。




跟着松本一路坐地铁到商场的小王子二宫同学,真是出生以来头一遭,一路上真就像进城的乡下人,看到卖票的也稀奇,看到自动检票机也感慨,在地铁里被人挤人的挤着也兴奋的掩不住笑意。

松本一路上,真是操碎了心,一个不留神小王子人就不见了,原地转了三圈,才发现这家伙蹲在自动检票机前。所以松本实行手牵手政策,自己再怎么不着调,也不能把小王子丢了啊。

地铁里人潮汹涌,松本和二宫是被人挤进地铁的,怕小王子被挤伤,松本把他护在自己还算不上宽阔的胸前。可是胸前这小家伙不老实,头摇得像拨浪鼓,左看右瞧的,细碎柔软的发丝来来去去的扫过松本的脸。

“你再动来动去的,我要亲你了!”

小王子被松本凶巴巴的话吓了一惊,瞪着松本不知道回什么好,这么赤果果的调戏!

松本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干嘛跟这个自命清高的小王子说这种话?“你再瞪着我,我也亲你!”哎,不管了,反正这招好用。

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很近,松本说话时的气息喷薄在二宫的脸上。二宫倏的面色一红,低下头,因为这个距离真的能亲到。

二宫一低头,刚刚好埋在了松本的胸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松本现在真的很想亲一口。









keii

【五子x你】一切的故事(6)

前5章:

(1)  (2)  (3)  (4)  (5)

💙❤️💚💛💜→→→💗💗💗💗💗→→→←💗?你

休息了一個星期在家做家裏蹲,重新上班前再一次查看傷口,幸好只有一點點疤痕,不太顯眼,帶上眼鏡就看不到,所以你又回到帶眼鏡的時候。

鼻梁好重…

同事看到你的歸來都送上慰問,你客氣應付後走到休息室,袋子還在櫃子裏,你抓抓頭一手把紙袋連上感謝卡捏成球丟到垃圾桶去。

看到就想起那件事情。

不爽。

今晚用從相葉桑得來的餐卷去食大餐!

相隔兩個星期沒有送便當,相信相葉桑和...

前5章:

(1)  (2)  (3)  (4)  (5)

💙❤️💚💛💜→→→💗💗💗💗💗→→→←💗?你

休息了一個星期在家做家裏蹲,重新上班前再一次查看傷口,幸好只有一點點疤痕,不太顯眼,帶上眼鏡就看不到,所以你又回到帶眼鏡的時候。

鼻梁好重…

同事看到你的歸來都送上慰問,你客氣應付後走到休息室,袋子還在櫃子裏,你抓抓頭一手把紙袋連上感謝卡捏成球丟到垃圾桶去。

看到就想起那件事情。

不爽。

今晚用從相葉桑得來的餐卷去食大餐!

相隔兩個星期沒有送便當,相信相葉桑和櫻井桑已經想死你的料理了。正當你想著明天的餐單時,你收到相葉桑的短信。

【keii桑,為了不再不給你添麻煩,我和櫻井桑的便當可以不再準備了。不是討厭,但我們知道不能再增加你各方面的麻煩。

感謝你一直的照顧。】

一大段文字總結成,你不用再來了。

第一想法,你是鬆一口氣,不用再早起忙做便當。

可是,你心有點不爽,更多的是你覺得被拋棄。

自從你不再去找相葉桑送便當,你中午的時間多了留在食堂畫畫。

存錢都拿去買了ipxdpro來方便畫畫,又窮了。

今天你又看到二宮桑經過你身邊時偷瞄你的畫,不過在你轉頭想回望二宮桑時卻發現二宮桑已經消失於門後。

然後轉過頭,卻看到大野桑正坐在你對面,一面興奮地看著你手上的ipxd。大野桑的目光快把你閃瞎。

你簡單地讓大野智試用你的ipxd來畫畫,一開始還是小心翼翼把左試右試的大野桑只用了一陣子就開心地在你的畫板上作畫。

你拓著腮一臉慈母地看著大野桑有如小孩子拿新玩具的反應,好可愛。

大野桑把ipxd還你時還不讓你看畫作,要把程式關了才還你。

小孩子的天真想法。

待大野桑走了後,你笑著把程式再次開啟,現在的程式是會自動儲存的,大野桑太天真了。

大野桑的畫作出現在你眼前,你的心噗通地猛跳一下。

和松本桑在停車場那天的感覺一樣,臉好熱,心跳有點加快。

你沒有戀愛過,你不知道喜歡的感覺。

你只知道,現在你的心有點奇怪。

對於電視臺的工作,你開始厭倦,每天的精神十分緊張,早出晚歸,再加上發生了那件事,你想離職的想法萌芽。

你想了已經在電視臺1年多,薪水可以支撐生活,但一點也不開心,雖然大家都很照顧你,但也只限於工作。只要一離開工作地,你每天都只是孤獨一人回家,每天如是。

好累。

今天又聽到有人還在説你和嵐樣的事情,明明你已經和嵐樣遠離關係,為甚麽還有閒言閒語傳人你耳朵。

還是離開吧。你的想法不停浮現。

「晚上好,櫻井桑。」今天晚上你又留到半夜才準備回家,剛好碰上主播工作結束的櫻井桑,往日的交情再加上你的事令二人的氣氛更加尷尬。

你想加快腳步離開卻被櫻井桑叫停。

「一個人回家可以嗎?」櫻井桑關心問你,這是櫻井桑第一次的關心。「嗯嗯,習慣了,謝謝關心。再見。」你正準備離開時突然想起有事情要交代。

「櫻井桑。」櫻井桑聽到你的叫喚立刻轉頭期待著甚麽似的。

「晚上請不要喝酒,明天你會水腫,上鏡會肥兩圈,不好看。再見。」你交代完就消失於門口,只留下櫻井桑在原地。

你閃上眼睛癱在床上想離開電視臺的工作後要做甚麽呢?畫畫一定不會放棄,那就做店員,還是咖啡廳那些吧。可是這都是服務工作,要化妝和跟陌生人對話。

可以吧…嗯…應該可以吧…嗯…

十元好美!

今天的嘉賓是十元小姐姐!

好可愛!眼晴好漂亮!嘴唇好性感!好喜歡!

化妝好厲害!眼影和腮紅好好看!

啊!天使呀!!!!

你一整天就在十元小姐姐的美貌下渡過了歡樂的一天。電視臺的工作好處就是可以近距離看美人帥哥。

把心一橫,還買了一套化妝品回家。看到十元的美貌和妝容,你神志不清地相信你也有化妝改變化顏值的技能。

可惜,鏡子裏的你是如此平凡無聊的樣子,誰會看上你呢。這就是現實,你知大家知。

還是乖乖回到影子下,陽光才不會把你燒傷,這是眼睛上的小疤痕教你的。

當然,大野桑和松本桑已經把你照傷,笨蛋。陽光應該留給大眾,而不是只照耀一處暗影,應該和相葉桑一樣,趁早醒覺才是正確。

你拿出ipxd,把大野桑的圖清除掉。

畫作中,描繪著你對著大野桑拓腮微笑的畫作只會存在的記憶,連同松本桑的道歉一起關在你心裏的潘多拉魔盒中,鎖上多層的鐵鏈。

明天就去請遲吧。

你再次失眠。

tbc



草日十
跑一个ao贴纸,刘海bug了(

跑一个ao贴纸,刘海bug了(

跑一个ao贴纸,刘海bug了(

mochi

dream a live/一个又酷又甜的guy

dream a live/一个又酷又甜的guy

Miss璐小姐

二宫和也(Ninomiya Kazunari)

代表作:《流星之绊》、《硫磺岛的来信》、《青之炎》、《打工仔买房记》、《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黑色止血钳》

二宫和也(Ninomiya Kazunari)

代表作:《流星之绊》、《硫磺岛的来信》、《青之炎》、《打工仔买房记》、《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黑色止血钳》

明黄色

【ABO/All2】小王子04

松本意外的发现,小王子在学校大部分时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跟他说话的大概只有那个叫アイバ的家伙。

可惜爱拔同学好像人缘很好,有时候被别人叫开了,就能看到小王子一个人待着,他从不主动跟其他人说话,如果走在校区里,会跟偶遇的同学微笑示意,也会跟遇到的老师行礼。

还有,小王子上课的时候,应该很认真,松本从他的后脑勺能感觉得到,不过也没见过他上课主动发言。

放学的时候,小王子会在座位上安静的等所有人都走光,然后才慢慢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松本跟在小王子身后慢慢的走着,夕阳把他的影子拉长,松本低着头小心的不踩上去。

小王子低着头走得很慢,跨着的书包松垮的耸拉在左侧肩上。

“喂!”松本的声音...

松本意外的发现,小王子在学校大部分时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跟他说话的大概只有那个叫アイバ的家伙。

可惜爱拔同学好像人缘很好,有时候被别人叫开了,就能看到小王子一个人待着,他从不主动跟其他人说话,如果走在校区里,会跟偶遇的同学微笑示意,也会跟遇到的老师行礼。

还有,小王子上课的时候,应该很认真,松本从他的后脑勺能感觉得到,不过也没见过他上课主动发言。

放学的时候,小王子会在座位上安静的等所有人都走光,然后才慢慢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松本跟在小王子身后慢慢的走着,夕阳把他的影子拉长,松本低着头小心的不踩上去。

小王子低着头走得很慢,跨着的书包松垮的耸拉在左侧肩上。

“喂!”松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要不要参加棒球社?”

小王子扭头,看到松本站在学校公告栏前,抬头看着上面的布告。

“小孩子的玩.....”意。

小王子表达鄙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松本酷酷的打断了:“不参加算.....”了。

松本的话还没说完,又被小王子的尖嗓子打断了:“参加!”小王子急着说完,又自觉丢了面子,嘟囔着补充:“我......我是好心陪你去,毕竟你刚转学过来,人生地不熟的。”

松本冲着小王子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向前走去。

小王子冲着松本的背,撇着嘴做鬼脸。

“明天去报名。”松本猛的回身说。

作怪的鬼脸还挂在脸上,小王子尴尬的僵在原地。

“你这样比较好看。”松本面无表情说得跟真事儿一样。

“你!......”小王子正要痛骂松本润。

“该回家了,王子殿下请。”松本难得的彬彬有礼,截住了小王子的话头,微低下的脸上呷着恶作剧后的坏笑。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小王子憋屈的要死,重重的踩着步子向校门口走去,一路上都板着脸,连一直以来的招牌笑容都难以为继。

与之相反的是,松本坐在副驾驶的位子,看着窗外,回去的一路上都在忍着笑意。看到小王子不开心,我怎么就这么开心呢?看到害自己没有自由的家伙生气!真解气啊……




车停在地阁门前的空地上,松本下车为后座的小王子开门,小王子低头下车还在生着闷气,一脸的不高兴。

松本凑上去小声说:“喂,你不假笑了?”

小王子瞪向松本,看到这人眼睛里的促狭,小王子怒极反笑,笑得甜甜,凑到松本耳边说:“我假笑?也比你面瘫好,你个面、瘫、鬼!”

yeah!搬回一成!小王子说完心情愉悦了不少,扭身向地阁走去。




大野在2层的窗台上,看到二宫满不高兴的下了车,松本凑上前不知道低语了什么,二宫笑了起来,凑的更近了些,对松本说了话,他看到二宫高兴的走近地阁,松本低头笑着也跟了进来。

发了几秒钟的呆,大野看着二宫的专车驶离门前,也转身消失在窗口。



昨天的晚餐小王子以刚搬进地阁尚不熟悉为理由,自己躲在屋里解决的,今天在小泽的坚持下,必须跟地阁的三位宾客共进晚餐。

小王子换了得体的西服,晚餐的时间按时出席。

明亮的厅里,尺寸不小的餐桌上,三人已经就坐了,看到小王子出现,樱井站起来微躬行礼,大野也站起来点头示意,只有松本低着看手机,两只手忙忙碌碌的,间隙抬头扬了下手,说:“哟。”算是打完招呼,继续低下头玩手机。

这么随意?也可以!小王子愣愣的抬起手,小声的回了句“哟!”,接着又觉得怪,讪讪的看着自己抬起的手,迅速放下,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跟另两位有礼之士点头微笑。

安稳就坐后,小王子不着痕迹的观察三人,大野和樱井正装出席,看起来温和有礼,没毛病。这个松本润,穿着T恤加运动裤,还有刚才那个打招呼,他以为自己是在参加学校春游么?不过,不知道大家一起去春游是什么样子啊!不对,不对,自己在想什么,应该是松本这小子太没有规矩了,缺乏管教,也不知道松本将军怎么教的儿子......

“殿下,晚餐后,我会帮您补习功课,不知道您希望从哪门功课补起?”樱井哪知道小王子心里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尝试着打破饭桌上的无语局面,询问道。

一顿晚餐下来,大家交谈的并不多。

松本一向是酷酷的,说话少;樱井还好一些,算得上温柔懂礼,谈话也都礼节上,没什么实质内容;大野......?小王子在纸上,这个人名字后面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这人真的看不懂,整晚几乎一句话都没说.....不对,小王子认真的回忆了下,确实一句话都没说,说起来自己到现在都还没听到过这人的声音。晚餐的时候看到他有时候好像在发呆,可是不应该啊,哪有人会在那种场合走神发呆的?那不成这人傻?也不应该啊,人都是母后千挑万选来的,怎么可能有傻子……小王子发现大野是这三人里的一个......迷!

“殿下?殿下?”

“啊?”沉思中的小王子迷迷糊糊的回头应答。

抱着书本的樱井站在床边,看着趴在床上的小王子,手边放着的纸上记录着对三人的分析,樱井微笑着说:“我敲了门,可能您在忙着,没听到,我看门没关,所以……真是失礼了。”

小王子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手忙脚乱的坐起身,一把把纸塞在屁股下,一本正经的说:“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要得到我的允许才能进来哦。”

“好。”樱井也一本正经的回应道,又轻轻拍了拍手里的书本说:“那我们开始补习?”




不得不承认樱井是个不错的导师,一题会从不同的角度做讲解,而且温柔有耐心。

只不过好像樱井老师一直在忍着笑意。

“櫻井せんせい,你是有好笑的事情么?”小王子忍不住皱着眉头问。

考虑了3秒,樱井还是说了实话:“唔,我是觉得您很可爱。”樱井想到刚才手忙脚乱的小王子,真心觉得这孩子很可爱。

被樱井澄澈的大眼睛看着,夸自己可爱,小王子的脸通红起来,但是那个看小孩子的眼神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我才不是小孩子!”小王子低下头看着课本嘟囔着。拿那种看小孩子眼神看人,真是太失礼了!










喂!有人么?出来聊聊啊!接下去小王子会怎么样啊?

衣鱼

本质的杰尼斯

周六也要热闹的更新

比心心
拉手手
给导演众筹一下
精神病院的费用谢谢

本质的杰尼斯

周六也要热闹的更新

比心心
拉手手
给导演众筹一下
精神病院的费用谢谢

青智の下、嵐の隣

3地总额1亿5千万
8年合集过20亿

一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嵐将这一个一个薄弱的力量聚集起来,为需要的人们送去巨大的关怀和动力

嵐学的意义希望能被更多不理解的人理解

3地总额1亿5千万
8年合集过20亿

一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嵐将这一个一个薄弱的力量聚集起来,为需要的人们送去巨大的关怀和动力

嵐学的意义希望能被更多不理解的人理解

Lorinda山雾💛

看见一套参考姿势好可爱啊嘻嘻
想画风组小可爱 把他们捧在手里
没错 是我的手了
画了NOW OR NEVER 的背带裤
p2在泰国看到名字叫kazu的店
p3 暑假的黄紫色指甲😬💅🏻💅🏻

看见一套参考姿势好可爱啊嘻嘻
想画风组小可爱 把他们捧在手里
没错 是我的手了
画了NOW OR NEVER 的背带裤
p2在泰国看到名字叫kazu的店
p3 暑假的黄紫色指甲😬💅🏻💅🏻

Alifunce

末子组和长末组 

明天来画我的sj小心肝儿

末子组和长末组 

明天来画我的sj小心肝儿

KIMI君的鬧鐘

【世海】沙發的味道(7)

*含OOC

*下篇完結(大概

渡海征司郎在和世良雅志再會前一晚失眠了。
他睜開眼並凝視著一旁的電飯鍋。自從離開東城大後他換了個新的,不過怎麼樣都沒有前一任好用,因此打算再買回上一款。
起初回到當初的市民醫院工作,還是有些不熟悉。要說哪裡變了,生活的每處都變了,渡海外表看上去毫無感受,實際上還是多少有種得適應市民醫院的慢節奏的感覺。
相較於每天至少得接手三、四場手術的東城大,渡海更喜歡獨處時間多達半天的市民醫院。
他自身也作了改變。對認真向上的後輩們,他變得軟化了些,至少不會像以往那樣惡言相向,但他對於不值一提的人仍依舊故我,或許這就是渡海與他人相處的方式。
他注視那些認真踏實的孩子長期的成長,總會想...

*含OOC

*下篇完結(大概



渡海征司郎在和世良雅志再會前一晚失眠了。
他睜開眼並凝視著一旁的電飯鍋。自從離開東城大後他換了個新的,不過怎麼樣都沒有前一任好用,因此打算再買回上一款。
起初回到當初的市民醫院工作,還是有些不熟悉。要說哪裡變了,生活的每處都變了,渡海外表看上去毫無感受,實際上還是多少有種得適應市民醫院的慢節奏的感覺。
相較於每天至少得接手三、四場手術的東城大,渡海更喜歡獨處時間多達半天的市民醫院。
他自身也作了改變。對認真向上的後輩們,他變得軟化了些,至少不會像以往那樣惡言相向,但他對於不值一提的人仍依舊故我,或許這就是渡海與他人相處的方式。
他注視那些認真踏實的孩子長期的成長,總會想起還留在東城大的世良。
「……應該已經是正式醫生了吧。」渡海暗自推算時間,猜測世良結訓而正式領取執照,成為正式醫生後的流程。回過神來,腦子便只裝滿了世良雅志的一切。
這不是氣味所導致,他清楚地感知他從未如此惦念一個人。
「貓。」
「能夠拜託妳件事嗎?」

世良在佐伯清剛倒下,而急需指導醫生的援助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而強烈的矛盾。
他正為了深沉地刺傷指導醫生的人求情,卻又不願再傷其更重。老實說,他認為要渡海來拯救佐伯,對其而言非常煎熬且殘忍。
他唯一釐清的想法,是當他進入渡海征司郎老家的房間,看見堆積如山的醫療用書及成千上萬的手術結時,當他知道了渡海其實都在注視著極力研究手術方法的大家時,他便無可救藥地仰慕起這個富有天賦,但也持續樸實地努力的人。
渡海骨子裡是纖細卻又足夠堅強的人。
該如何接近這樣的他?
世良毫無頭緒。
只是喜歡及依賴一日日逐漸加深,他早已控制不住。

「為、為什麼要這樣做?……」世良捂著嘴,滿臉通紅地問。內心的動搖展露無遺,他的羞怯導致了身體的顫抖。他無法理解渡海為何要親吻自己,大腦也到了過度負荷而無法正常運轉的程度。
「過來。」渡海起身扯著世良到櫃檯結帳,又快步地走向車站。
世良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跟隨渡海來到一棟完全沒有見過的公寓。渡海只是一語不發地推著他向上走,來到七樓的某個房間。他掏出鑰匙,開門後將腦袋當機的世良拉進門內。
「那個,這是……」
「我家。」
「市民醫院的沙發不舒服。」渡海簡短地回答了世良問題後將客廳的燈打開,示意世良在深灰色的長型沙發上坐下。
世良乖乖地照做,他回頭環視渡海家內的每處角落,生硬的動作凸顯出他的緊張。
渡海瞥了眼不自在的世良,故意選在他身旁坐下。
「當正式醫生了沒?」
「還不是……明年才結束實習。東城大也需要過濾篩選,所以我就算拿到了執照,也不一定能繼續在東城大就職。」
「這樣。」
「……渡海醫生。」
「什麼。」
「您會讓我誤會的。」
渡海不解地皺了皺眉,才反應過來世良說的是剛才在咖啡廳的吻。
「因為你一直哭。我反射性就那樣做了。」渡海撓撓頸子道。
「我可以轉職到市民醫院,和您一起工作嗎?」
「不行。」世良那無形卻想像得出來的犬耳立刻垂下的模樣讓渡海有些動搖。
「為什麼?」
「你怎麼這麼愛問為什麼?煩死了。」渡海不耐煩地回應。只見世良露出受挫的眼神和抿起嘴。
「您不給我一個正經的理由我不會聽的。」
「你真死纏爛打……」
「因為我想跟您在一起。」世良想著只需要把自己心裡所想傳達給渡海就夠了。就算最後仍被拒絕他也少了些遺憾。
沒聽渡海繼續回話,世良偷偷地瞄了眼渡海,發現他的耳根漲紅地不行,環抱著雙膝並將臉埋入大腿之間的空隙。
「……你怎麼這麼煩人……」軟糯地令人難以置信的聲音從腿間傳出,讓世良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這時,強烈的香味再次撲鼻而來,世良早就知道這是只有在渡海身上才能嗅著的味道,暗自開心地享受被香氣包覆其中的感覺。
「渡海醫生。」
「您說好不好?請回答我。」世良展開猛烈的攻勢,將蜷縮成一團的渡海擁入懷中。抵抗的渡海知道自己肯定是掙脫不開了,所以決定悶聲不響。
「既然您不願回答——」世良捧起渡海通紅的臉龐,吻了上去,不管渡海如何扭打,他仍然將指導醫生壓制在身下,進行激烈的接吻。
「你這傢……!唔……」
「渡海醫生……渡海醫生……請您答應我。」
世良首次在渡海面前露出狼狗的獠牙,帶給渡海的衝擊十分龐大。兩個人逐漸交纏,無法脫逃的渡海死也不答應,世良逐漸示弱地放棄。
「您是不是討厭和我相處?」
「……」
「我問您最後一個問題。」
世良離得特別遠,似乎知道了渡海是真的抵觸他的行為。
「只要您說討厭我,我就不會再纏著您……」
「實在是太煎熬了。」
「您總是什麼也不說。卻又像在咖啡廳的那一吻一樣,讓我產生我還能更進一步的錯覺……」
「難道這都是為了捉弄我嗎?」
世良又哭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簡直是軟弱無能的哭包。但碰上渡海他總是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走向。
「……那是因為。」
「你老是出現在我的夢裡……」
「我從來沒有這麼動搖過。」

昼行夜者
二宫先生的wink 晚安打卡

二宫先生的wink

晚安打卡

二宫先生的wink

晚安打卡

tsuyo

占tag抱歉,出点周边。
auh ,夏威夷,japonism 控包;数码控,japonism控 T恤;love ,beautiful world浴巾,连帽巾;樱井翔果安;松本润J标,相叶雅纪fd等等。价格太多就不写,可以私信问,或者咸鱼上看。应该是低于一般咸鱼价,也可以刀。

占tag抱歉,出点周边。
auh ,夏威夷,japonism 控包;数码控,japonism控 T恤;love ,beautiful world浴巾,连帽巾;樱井翔果安;松本润J标,相叶雅纪fd等等。价格太多就不写,可以私信问,或者咸鱼上看。应该是低于一般咸鱼价,也可以刀。

秋本樱

国立写真座谈翻译(2009年Part 5)

——穿着“透明装”唱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吧?
二宫:有中途下场(换衣服)的成员和留在台上炒热气氛的成员。
松本:《SUNRISE日本》和《君のために僕がいる》还有……
二宫:就是10年的歌曲串烧的时候吧。
松本:对对。唱了十周年的歌曲串烧。我和翔君和leader到《SUNRISE日本》为止都在舞台上,你们两个人(相叶、二宫)去换衣服准备唱《君のために僕がいる》,对吧?
二宫:没错。
相叶:对对,我们俩先下场换了衣服。
樱井:啊~是吗?是呢。
松本:我们还做出了像是在说“别看!”“会害羞的啦,所以别看!”的动作(笑)
二宫:我们很快就下场了呢。
相叶:对。想着“太好了,可以下场了!”(笑)
二宫:太过恐怖,所以立马下场了...

——穿着“透明装”唱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吧?
二宫:有中途下场(换衣服)的成员和留在台上炒热气氛的成员。
松本:《SUNRISE日本》和《君のために僕がいる》还有……
二宫:就是10年的歌曲串烧的时候吧。
松本:对对。唱了十周年的歌曲串烧。我和翔君和leader到《SUNRISE日本》为止都在舞台上,你们两个人(相叶、二宫)去换衣服准备唱《君のために僕がいる》,对吧?
二宫:没错。
相叶:对对,我们俩先下场换了衣服。
樱井:啊~是吗?是呢。
松本:我们还做出了像是在说“别看!”“会害羞的啦,所以别看!”的动作(笑)
二宫:我们很快就下场了呢。
相叶:对。想着“太好了,可以下场了!”(笑)
二宫:太过恐怖,所以立马下场了。(笑)
樱井:呜哇,哈哈哈!
大野:还有,巡回演唱会时,相叶酱……非常忙呢。
相叶:对……对对对!
松本:当时正在拍《マイガール》吧。
相叶:嗯,所以没怎么参加彩排。
大野:是呢。相叶酱彩排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慌张。
相叶:去彩排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二宫:《僕が僕のすべて》的舞跳得超搞笑的(笑)。
松本:嗯,是《僕が僕のすべて》。

大野:相叶酱的舞真是不得了啊(笑)
松本:啊咧?DVD里没有收录?啊……只收录了第一天的。
二宫:嗯。那个舞真的超搞笑的。
   (全员:爆笑)
大野:嗯。我们还不可以笑出来。
二宫:对对对。(笑)
大野:太有趣了,导致我没能忍住……(笑)
相叶:总跳不好,而且也不知道该站在哪……(苦笑)
松本:总觉得……只是在那里看着我们跳似的。
相叶:所以说,我尽力了嘛!看DVD时,我觉得 我真的挺拼的(笑)
松本:真的欸,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在跳着呢。
大野:好厉害。
相叶:(连本人都觉得)精神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樱井:是吧(笑)。这样看着DVD完全感觉不出来。

+++++++++++++++++++++++

日语入门一对一 请点击链接查看详情 欢迎私信咨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