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宫和也生贺

118浏览    4参与
丸山先生的卷毛

和他(二宫和也x你)



尼尼的生贺文!!!赶在最后写完了!!!

  想说的其实很多,从初中喜欢到现在的团,出了消息之后不可否认我确实一度不想关注太多话题,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作为粉丝的很正常的一种心理。所以老实说其实蛮久没有看过我团的综艺了。但我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我知道不会再有一个那么好的值得我喜欢这么多年的爱豆了。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陪他冬春秋夏。




大雪。


  他接了新剧,冬拍夏剧,休息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抽泣着鼻子嘟嘟囔囔的撒娇:“真的好冷啊!”

  你有点不忍心,提议要去探班,他当然开心的不行,嘴上却满不在乎的语气:“啊啊~如果你非要来看的话也不是不行...



 

尼尼的生贺文!!!赶在最后写完了!!!

  想说的其实很多,从初中喜欢到现在的团,出了消息之后不可否认我确实一度不想关注太多话题,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作为粉丝的很正常的一种心理。所以老实说其实蛮久没有看过我团的综艺了。但我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我知道不会再有一个那么好的值得我喜欢这么多年的爱豆了。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陪他冬春秋夏。




大雪。


  他接了新剧,冬拍夏剧,休息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抽泣着鼻子嘟嘟囔囔的撒娇:“真的好冷啊!”

  你有点不忍心,提议要去探班,他当然开心的不行,嘴上却满不在乎的语气:“啊啊~如果你非要来看的话也不是不行。”

“好吧……”你故意逗他:“要不我就不去打扰你了?”

“要诚信!!!”他着急冒出小尖嗓提醒你。

   “嗨嗨!所以好好在剧组拍戏哦,我会来接你的。”

  “哼哼!那是当然。”



霜降。


  下了班回家路上拨了电话给他,但是没人接通。路过超市想起新租的房子里缺了很多惯用的物品,改了路线决定去逛逛超市。在日用品区看见一个印着柴犬的漱口杯觉得笑起来太像某人了拍了照片发过去。

    结果买了比预想还多的东西左一包右一包的出来了。

   临近家门口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地面因为早上下过雨的缘故还有些积水,你纠结着要不要把袋子放在地方腾出手,突然有人伸手接过你手上的袋子,你抬头看过去,从被厚厚围巾包裹露出的眼睛认出他。你笑着打了他一下:“还以为被抢劫了呢。”

   他歪着身躲开顺势拉住你的手塞进口袋里:“杯子买了吗?”

  你一愣,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没呢,我有刷牙杯的,买那么多不浪费吗?拍那个就是觉得可爱啊很像你~”

  “呜。。”他把脸往围巾里重新埋了埋发出了一阵悲伤的声音:“你家里都没有我用的东西吧。”

   你在口袋里握了握他的手:“诶呀,会有的会有的!”



春分


   他说出外景的时候喝到了味道很棒的奶茶,挑了个工作日人少的时候非要拉着你去尝尝。你对这家奶茶店充满信任感,毕竟是尼尼亲口承认好喝的东西,虽然有点不确定他会不会点一些奇怪的味道,咖喱奶茶汉堡肉奶茶之类的?咦……想到这你把他留在了店门口,自告奋勇去点单。

   你对那些名字起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强烈的好奇心,所以当店员小姐姐甜甜的语调向你推荐新产品时你毫不犹豫下了单。

  于是喝了一大口面目有点扭曲的你意识到。。。人果然没有必要执着尝试新事物。

  他的那杯是规规矩矩的珍珠奶茶,像是完全猜到你的那杯会是踩雷款,故意插了吸管喝的一脸满足对着你得意的扬眉。

  不过后来还是败在你委屈巴巴的眼光中互换了奶茶。

 


芒种


  你故意一天都没有主动联系他。似乎开始的时候他也在赌气不联系你,但是到了下午你的手机就热闹起来,他换着用门把的手机给你发短信,学着弟弟的语气问你在哪,你险些没发觉被他得逞。

  慢慢的就有点耐不下性子开始在社交网站用偷偷注册的小号给你转发一些别有用意的消息。

“震惊男友的生日礼物竟然是它?”

  “你知道吗?破坏感情的最大凶手只是一次礼物没有选好。”

    你连翻几条已经是乐的不行,面上还是打了字故作奇怪的问他:“????发这些干嘛。”

  他这个闷气生的倒是久了点。

  久到你去乐屋把人捞回家,他还一度闹脾气绑着一脸无辜吃荞麦面的爱拔身上不看你。

    你家里是没有什么高端游戏设备的,你看着回了家往沙发上横躺咸鱼状的人,想了想讨好的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我下了好几个游戏过不去关卡。。。。帮我下?”

   他昵你一眼从鼻孔里发出哼声:“你该不会真的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你笑他终于是没忍住问出来。

   他答的理所当然:“就等你了!”

   你偏偏使坏心眼不说,指指洗手间让他去看。

   过了会从客厅听见他惊喜的声音,探出一半身体,手上拿着那只漱口杯:“你买回来了?!”

  是啊,买回来了。

  其实还不止那个啦。

  你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着他和杯子上柴犬欣喜的表情像是复制粘贴的一样。

  浴室里有情侣的牙刷和男士的发乳。鞋柜里放了一双男士拖鞋。卧室的衣橱给你空下来了一半。

  这些都是你的了。我也一直是。

 

 

 






薰薰kaorukaoru

【SK】大野│二宮 (架空/完)

*小小生賀,希望二宮さん不嫌棄

【二宮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01


大野智,36歲。


他有個不能讓人知道的惡趣味。


今天的他也一同吃著蛋糕,坐在靠著那面牆的沙發上,細聽隔壁傳來的聲音。


「太好了!」牆壁另一頭傳來一聲歡呼,那嗓音高亢地很有特色,大野幾乎能想像聲音的主人從座位上猛然站起的模樣,雖然他從未見過,但總覺得就是那樣。


是的,大野智的這個行為一般來說我們稱之為「偷聽」。


除了釣魚和畫畫,他現在最大的的興趣...

*小小生賀,希望二宮さん不嫌棄

【二宮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01

 

大野智,36歲。

 

他有個不能讓人知道的惡趣味。

 

 

今天的他也一同吃著蛋糕,坐在靠著那面牆的沙發上,細聽隔壁傳來的聲音。

 

「太好了!」牆壁另一頭傳來一聲歡呼,那嗓音高亢地很有特色,大野幾乎能想像聲音的主人從座位上猛然站起的模樣,雖然他從未見過,但總覺得就是那樣。

 

是的,大野智的這個行為一般來說我們稱之為「偷聽」。

 

除了釣魚和畫畫,他現在最大的的興趣是藉由聲音觀察鄰居的生活,但那也是因為這棟公寓隔音不好,大野一開始也不是有心的,呃……,好吧他是有些居心不良。

 

住在大野智家隔壁的人姓二宮,名字叫什麼他還沒打聽到,只是常去二宮家的友人相葉雅紀都稱呼他Nino,所以大野智也默默在心理那樣叫起對方。

 

『Nino今天遊戲也玩好久,這樣對身體不太好吧。』

 

大野想著,要是自己能在對方身邊肯定要二宮多愛護自己一點。

 

不過那純粹是他的妄想罷了。

 

 

 

 

 

02

 

二宮和也,33歲。

 

他也有個不能讓人知道的惡趣味。

 

 

今天在電梯口又遇到住在隔壁的大野智,要說為什麼他知道那人全名,是因為大野有一次去釣魚兩三天不在家,他替那人代收快遞才得知的。

 

而在更早之前他就注意到對方對自己有意思,畢竟那實在太明顯了,每次坐電梯遇到只有兩人的時候,對方總是會一直摸著後頸,也不知道他是在緊張什麼,總之那個模樣二宮覺得蠻可愛的。

 

電梯停下來他會不顧大野直直地走回自家大門,然後在那人感到失望時,又溫柔地對他道聲,

 

「大野桑,晚安。」

 

是的,二宮和也喜歡捉弄那個人。

 

關門的煞那,他能看見大野開心地回應自己,那笑臉天真無邪又傻傻的,與平實認真工作的模樣大不相同,那反差常常讓二宮和也忍不住心動一下。

 

忘了說,他們還在同公司不同部門工作。

 

只是大野智還不知道。

 

 

 

 

 

03

 

「啊!又輸了!就不能放點水嗎。」相葉說。

 

「你自己要跟我玩的還要求這麼多。」二宮說完便哈哈大笑,似乎是因為相葉不甘心的表情所至。

 

今天大野智一樣安靜地聆聽那道牆之後的聲響。

 

一開始他是單純地享受聽著那人的聲音,他喜歡那個和自己相似卻又不同的聲線,說白了就是個聲控,可漸漸地他沒辦法只以一個欣賞的角度面對二宮這個人,他開始想知道關於那個人的事,他的名字、興趣、工作、有沒有女朋友,還有他跟那個叫相葉雅紀的人是不是只是朋友關係而已。

 

獨自煩惱疑問就只會不斷增長,大野終於在一次和同期好友的聚會中藉酒吐露這個秘密,第一次看見大野智這般沮喪的櫻井翔很快就收起胡鬧的神情,認真聽大野智訴說起這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感。

 

「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櫻井覺得這挺浪漫的,雖然自己本來不太相信這種事,但大野此刻的一言一行讓他有些羨慕起那位半年前接替他租下大野家隔壁房的二宮桑。

 

那晚兩人都喝得不少,可櫻井比起大野清醒多了,他攙扶那人回家,正好就在翻找鑰匙時和外出的二宮遇個正著。

 

兩人互相點頭問好,櫻井繼續苦惱地找著大門鑰匙,他已經不指望不省人事的大野智自己拿出來。

 

「包包外側右邊的小口袋沒有嗎?」

 

聽到那聲音才發現那人還沒走,櫻井試著看了看二宮所說的地方,還真的就找到了。

 

他轉頭向身後那人道謝,二宮也扯了一個還行的笑容,櫻井翔覺得此刻的氣氛有些詭異。

 

「只是湊巧運氣好。」二宮突兀的解釋,讓自己的言行顯得更加可疑。

 

櫻井繼續乾笑,直到人離開了才帶大野智進門。

 

剛剛那停滯的幾秒讓櫻井看清楚二宮的樣貌,覺得有些似曾相識,對大野而言或許是件好消息。

 

 

 

 

 

04

 

「大野課長真的又帥又可靠。」

 

「是啊,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

 

「欸?不行啦,是人家先看上他的。」

 

兩位年輕的女職員在茶水間興奮地說著,聲音大到不遠處泡咖啡的二宮和也想忽略都無法。

 

他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在公司聽到別人讚揚大野智,除了不少女職員日常發癡之外,還有許多男性下屬對他敬佩以及來自上司的肯定。

 

大野智是企劃部的明星。

 

所以在二宮調來東京分公司前早有耳聞。

 

 

「J,原本租我那間房的人是不是也是我們公司的人。」二宮邊切著漢堡肉邊問對座的同事松本潤。

 

「你不是沒興趣?」難得二宮主動找自己吃飯,竟然是想談這個,想想上次飯局的談話,看來櫻井的猜測並不是不可能。

 

「前幾天在家門口遇到鄰居的朋友覺得有些眼熟,沒特別的,也就隨口問問。」話說完埋頭繼續吃他的餐點。

 

「好好好,雖然你隨口問問,但我還是回答一下,原本住你那的人是我大學學長櫻井翔,他在我們公司上班沒錯,因為升官到總公司所以搬到那邊。」

 

二宮露出一個不出所料的表情,高中就認識這個人的松本潤明白對方死要面子的個性,與相葉雅紀不同,松本對一些事情的直覺特別敏銳。

 

「話說回來,我記得大野桑住在隔壁,他人很好相處吧。」

 

完全無預警地提起那個人,光聽見ohno兩字,二宮就驚訝到差點把嘴裡的食物噴到松本臉上,還好用水勉強嚥了下去。

 

「沒事吧,」松本貼心得遞給他紙巾,嘴巴卻沒放過追問下去的機會,

 

「你看上人家了?」

 

這回二宮沒忍住,嘴裡的水全噴到松本潤俊俏的臉上。

 

 

 

 

 

05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大野智完全沒搞清楚狀況。

 

這要他怎麼冷靜,畢竟,他人現在人在二宮和也家裡,而那人無語地坐在正對面。

 

會發展成這樣說來話長,簡單來說,兩人的共同友人想要撮合這兩個明明互相有意思,卻一個成了痴漢、一個成了傲嬌,關係發展處於趨近零的點頭之鄰居。

 

那天松本潤把二宮逼到懸崖邊上要他從實招來,確認之後和櫻井興奮地討論一番,最後還叫上了相葉,他們設計一連串計劃才使得兩人面臨現在這尷尬的場面。

 

「抱歉,這麼突然來府上打擾。」大野來遲的客套話,語調詭異地讓二宮想笑。

 

「別在意,大野桑也是被潤他們強迫來的。」他打開好友準備的食物,是炸雞套餐,想一想那幾個人也是出於好意,不妨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拉近和大野的關係,

 

「不趁熱吃也可惜,不介意得話就留下來一起吃吧。」

 

 

這頓晚餐過得很愉快,二宮意外大野這麼會模仿和顏藝,大野也驚訝二宮職業級的魔術表演,兩人對彼此都有新的認知,而他們也確認了,

 

彼此非常合得來。

 

雖說嗜好什麼沒有特別交集處,但相處起來卻讓人很自在,如此安心的感覺,非常難得。

 

 

從那晚之後二宮便時不時發訊息邀請大野吃飯,畢竟難得在同個地方工作,這種邀約並不會顯得太過逾矩,但每次都被大野以奇怪的理由含糊帶過,那個人不給他賞臉讓二宮很不服氣,臉皮厚了起來繼續給與積極得邀約攻勢。

 

大野智和他在通訊軟體上、電話上都能相得甚歡,但吃飯這事就是遲遲不答應,是不是自己對大野的態度差異太大讓那人嫌煩,還是和自己相處過後就沒興趣了,他越來越懊惱。

 

 

「你倆說,大野智為什麼連吃一頓飯都這麼不願意。」說話含糊不清,二宮是醉了。

 

相葉安撫著二宮,即便他說的話那個人已經聽不進去,不知如何是好的相葉給松本潤一個眼神,問他們該怎麼辦。

 

松本想了想還是撥了通電話。

 

把大野智找來了。

 

 

 

 

 

06

 

突然的邀約,換作是平常的大野智肯定會回絕,但聽見二宮的名字他馬上就答應了。

 

一進店裡就見松本朝他招手,走近幾步就發現倒趴在桌上的人是二宮和也。

 

「Nino沒事吧。」

 

松本遲遲沒回應,大野幫二宮順順背,他沒想太多的舉動在松本眼裡是那樣露骨,他看著二宮的雙眼滿溢著某種情愫,任誰都會猜想大野智對趴著的男子是多麼愛惜,這更讓松本忍不住。

 

「這不是我該多嘴的事,但他在等你行動。」

 

松本說著自己太醉了照顧不了二宮,便把兩人送上計程車,剛才先讓相葉回去就是不想讓大野有更多拒絕的空間,但接下來他也幫不上忙了。

 

 

松本的那句話含意是什麼,大野智明白,只是他擔心二宮和自己所想建立的關係會有落差,或說他擔心自己和他人都誤解二宮的意思。

 

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變得那麼軟弱,大野智想,畢竟幾年沒談戀愛了,過去的戀情都是兩人曖昧自然到交往,幾乎沒有單相思的經驗,或許是到了三十的後半,無法像年輕時那樣放膽承認自己的性取向,也或許是懶得去經營一份感情。

 

「司機大哥麻煩前面公園停就好。」二宮的聲音有點沙啞,他沒看向大野智小聲地說,

 

「走個路醒醒酒。」

 

 

 

 

 

07

 

大野走在二宮身旁配合著對方的步調,不疾不徐移動到公園的中心,那裡有個直立的時鐘,最常見的那種,二宮停在那前方回頭看著同樣停下的大野智。

 

「你是不是討厭我?」二宮的呼吸很平穩,他一直不覺得自己會是先開口的那方,但事情總是難以預測。

 

「怎麼可能,我很喜……。」覺得『喜歡』這詞不太妥當,便停在嘴邊。

 

「原本以為大野桑會樂意和我做朋友,但大概是我自我感覺太良好,畢竟那麼多次你都沒點頭過,今天潤一通電話你就馬上來了。」

 

他抬頭看了天空,今天是上弦月,雲一飄過馬上就遮擋住微弱的月光,他話說得很白了,若大野智再糊弄過去,二宮也不會再主動做什麼的,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時間那樣流逝,以為不深的那份情感在心中膨脹起來,越來越大,越來越難以無視。

 

 

「我怕和你獨處我會忍不住把你推倒。」

 

大野捉住二宮雙臂把人拉向自己,兩人面對面靠得很近,唇與唇之間只殘存幾厘米,他們停在那裡,那空間顯得太過多餘。

 

「就像現在。」

 

被捉住的人撇過頭去咯咯地笑起來,但在路燈照射下那紅透的耳廓,還是被大野看見了,讓他覺得二宮和也這個人實在太可愛,誰知下個瞬間對方又成了小惡魔。

 

「請便。」

 

 

 

 

 

08

 

這是二宮第一次到大野智家,佈置簡單卻有主人的風格,不過客廳的紫色沙發有些突兀,他想起幾天前大野說自己一時興起買了傢具,二宮那時還覺得對方是故意說這些來岔開話題,但如今回想起來卻只是一般的日常對話。

 

眼前的色彩似乎變得不一樣,被那人填滿了。

 

大野放下鑰匙,吻上了二宮和也,慢慢探入對方齒間,幾年沒和人接吻似乎讓二宮對這接觸感到緊張,大野更加輕柔對待,舌尖繞舌尖,津液攜帶著另一人的熱度來到自己口中,其中還混合著淡淡的麥味,有點苦澀但感覺不壞,甚至讓大野智覺得自己也醉了。

 

空氣中滿溢的情愫使人心癢難耐,他們退去彼此的衣物很迅速,沒有電影情節般唯美,但眼中只有對方便足夠。

 

他進了大野智的臥室,上了大野智的床鋪,二宮意外卻不驚訝事態的發展,任由面前的男人親吻自己肌膚,他感受著、享受著,沒人說出口的情意,撫上腰際的手心是熱的,滑過腿根的指尖也是熱的,唅住下/身的口腔更是炙熱。

 

是不是該說清楚再繼續會比較好,二宮此刻不是那麼介意,但大野智卻擔心起來,但他卻是跨坐在對方身上時才問:

 

「這樣好嗎?」

 

這話讓二宮差點怒得把人踢下床,可這些日子觀察過來,包括今天,他終於能確認大野智是怎樣的人。

 

「別被我嫌棄就好。」

 

 

 

然後二宮又更新了對大野的認知───

 

 

 

大野智,在床上激不得。

 

 

 

 

 

09

 

大野智,36歲。

 

今天的他也依然吃著一人份的蛋糕,坐在氣派的紫色沙發上,看著靠在自己身旁的那人。

 

「我也要吃。」二宮和也說。

 

他伸手探進二宮的腰間,輕拍了那圓圓的肚皮,「雖然很舒服,但需要控制一下。」

 

看著戀人要反駁,大野便接著說了健檢肌肉量的數值,被這樣一說,二宮就沒了理由阻止大野帶他鍛鍊身體。

 

只是,正經的運動,最後總是會發展成經常性的運動。

 

 

 

 

 

10

 

二宮和也,33歲。


正快要進入夢鄉卻被人搖醒,是大野智,那人看了一眼手機就興奮地和他說,


「謝謝你母親總是生下了你。」


腦袋昏沉沉的二宮也知道這句話出了什麼大問題,他笑著吐槽大野,臉上洋溢的幸福卻沒因此減少。


自從和大野智在一起後,原本相鄰而住的鄰人成了同居關係,兩個人比起一個人來得好,是那個人讓他真心地那樣覺得。

 

也許生活不再是完全的自由,生命卻更加完整。

 

 

 

二宮和也,34歲。

 

今日,他迎向人生嶄新的年頭。

 

他不確定能和大野智走多久,可希望能越長越好。

 

 

 

 

 

 

「和也,生日快樂。」

 

 

 

 

 

-END-

 

 

 

小小後記:應該算趕上了,明明很早就開始擔心,明明一個月前就開始起筆,最後還是這樣急迫,只能說這兩個月真的很忙碌。

 

再一週就放假了,之後要好好挖+填坑。٩(๑•̀ω•́๑)۶


我想加个字幕组

【我想加个字幕组】ニノゲーム(Nino Game)nino生贺第二弹 (前篇)

深夜搞事   二宮さ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我想加个字幕组文案组献上二宫先生的生贺(来自鲈鱼酱--花花酱--甜饼酱的接龙生贺文)

【一个关于游戏制作的背景】

友情向,据悉夹带私货SJ。

文案:

自带背景的四人对于nino生贺的感受我想是这样的。

 (´〜`*) zzz【小大】
(`・З・´)【樱井翔】
(゚◇゚?ノ)ノ【爱拔】
 (▼ v ▼)!【戴墨镜的松本润】 


美工:七柒

——————————————


今天我们来讲个梦里的故事。


从前的从前,在山林深处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据说那里...



深夜搞事   二宮さ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我想加个字幕组文案组献上二宫先生的生贺(来自鲈鱼酱--花花酱--甜饼酱的接龙生贺文)

【一个关于游戏制作的背景】

友情向,据悉夹带私货SJ。

文案:

自带背景的四人对于nino生贺的感受我想是这样的。

 (´〜`*) zzz【小大】
(`・З・´)【樱井翔】
(゚◇゚?ノ)ノ【爱拔】
 (▼ v ▼)!【戴墨镜的松本润】 


美工:七柒

——————————————


今天我们来讲个梦里的故事。

 

从前的从前,在山林深处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据说那里的春天只有各色的樱花,在雨期的夏季里会时不时会下一场只有鱼的雨,秋天树上的果子都是闪闪发光的,冬天还能在雪地里趴出香喷喷的炸鸡…

 

 

“这是什么鬼设定?!”

游戏片头刚看到一半就使出小尖嗓的二宫和也此时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的显示屏,等动画翻到下一帧的时候,二宫和也的耳朵突然变红了起来。

 

屏幕上弹出的字写着:

『在这样奇妙的森林里,生活着一只只热爱打游戏的nini兽和分别守护四季小精灵』

『小精灵们和nini兽一直在这里愉快地生活着,直到那一天,nini兽的突然消失,小精灵们踏上了寻找nini兽的旅程…』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鬼!羞耻死了!”说着,扔下手柄,揉了一把脸的二宫和也,整个人都红了起来。

 

嗯,你们没猜错,这是日本国民偶像团体『岚』的成员二宫和也在做梦的时候梦到门把所送游戏时候发生的事情。在岚学现场从弟弟手上接过游戏的二宫弟控,答应了用公司的官方直播账号给全世界的饭做开箱直播,结果没想到录视频的时候却被自家弟弟黑了一把。

 

【润君,你们送的这个游戏是什么鬼啊!】被吓坏的nino立马结束了直播,向弟弟发去了line。

【这可是我们四个人一起设计的喔!你就好好地享受吧!ps,直播我看了哟~kazu果然很可爱呢!】看完回信后内心吐血的nino不停地搓脸并碎碎唸道“这么羞耻的游戏我怎能玩得下去嘛!太羞耻了啊!”

 

 

梦里的nino还依旧是和宠弟弟的二宫和也,嘴里嫌弃着,但毕竟也是他们设计的游戏,怎么也要玩一玩。

于是,二宫和也,触碰鼠标点开了开始的按钮,然后,梦就结束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顺手摸到的手机,6:17,“嘛,还可以再睡一会…”这样子想的二宫正打算继续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叫了一句“牙白!”便往卫生间冲去,“今天可是要出很早很早的外景啊!”

 

 

二宫刚走进休息室的时候,他家宝贝弟弟正在捣鼓着他那台被各位迷弟迷妹们梦寐以求的笔电。

“嘿,J,哦哈哟!”

“哟,哦哈哟!”松本看着二宫快走进自己这边,不动声色地盖上了自己的笔电。

不过二宫倒是没有在意到这些细节,如往常一样拿出自己的手机,玩起了p&d。

 

“润酱!你看到我发给你的东西没!”刚打开门就大声问到的相叶把二宫从p&d的世界拉了回来。

“收到了。”回答了相叶的问题之后,松本对着二宫发出疑问的神情投去了一个傻白甜的微笑。

“诶?什么东西?”看着一脸讨好自己的弟弟,弟控更是来兴趣了。

“没,一些演唱会上需要的设计而已。”

“演唱会上的设计?不愧是我家J啊!专辑都还没出都已经考虑到演唱会的问题了啊?!”二宫说的话虽然是在赞扬着自家弟弟,但是看着自家竹马的眼神却透漏出“我才不相信的”的意思。

面对自家竹马发过来的疑问,相叶只好装傻地盯着他看。

本来就一早起来出外景回来的二宫看着眼前这个拼命对着自己看的大兔子,莫名觉得心累,“啧”了一声之后再次沉迷回到了p&d的世界里。

 

 

结束了杂志的拍摄之后,本来是归家派的二宫想了想今天哥哥们的反常——无论是相叶那莫名奇妙的“设计”,还是后来樱井进来时看到他那躲闪的目光,又或者大野进来时那一脸让他浑身发麻的“善意的微笑”…反正他就是觉得,今天除了自家弟弟,其他人都很不对劲,包括staff,都是“一脸阴谋”的表情看着他。

“嗯,除了J,其他人,果然都很可疑!”这样想了想的二宫决定要约门把们出去喝酒聊聊天,特别是那几位可疑的哥哥。

 

“J,待会我们一起去喝酒吧!”二宫跑到松本的身边,拽了一下松本的衣服。

“诶?我今晚约了旬他们耶!”想着今晚回去继续捣鼓今天还没捣鼓完的东西都松本润,狠心地把这个锅扔给了小栗旬。

“啊?!”看着二宫一脸失望的神情,身为兄控的松本在心里默念了好几个对不起,继续说道,“嘛,够咩!旬跟优桑好像吵架了,今晚要去跟他好好聊聊…够咩!”

“呀!可恶!”此时的二宫在心中给小栗一家记上了一笔,心想着下次他们家过来上节目一定不放过他们!

 

“sho酱,我记得你待会好像已经没有工作了吧,那我们结束之后我们去喝酒聊一下吧!”刚被松本拒绝的二宫此刻逮住了刚从摄影棚出来的樱井翔。

“啊?我…待会我有讨论会议啊…”樱井一脸心虚地看着二宫,“那个…呃,因为原本的会议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所以又临时加了这一场…”

“麻吉?”二宫一脸不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位精英。

“真的真的!”此刻的樱井是一个“仓鼠点头jpg.”样的表情包。

 

“nino我约了船,待会我们一起去海钓吧!”在二宫正想跟大野说这件事的时候,大野黏糊糊地抱上来,一脸慈祥地邀请着这个宅男。

“…”二宫想了想被晕船支配的恐惧,全身抖了抖,打消了邀请这个渔夫去喝酒的想法——谁知道喝到一半不会被他拖去钓鱼了。“o桑,注意防晒,别变黑了,不然J会生气的…”在回复大野一个善意的微笑之后,绕过了队长走向自家竹马的方向。

 

 

最后唯一能够被逮到的是二宫最怀疑的相叶。

相当了解自家竹马的二宫自然知道怎样对相叶能够使他毫无招架之力。

 

当被二宫一脸讨好的表情堵在摄影棚门口,相叶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了…

“爱拔氏,我们去喝酒吧…”

“呃…好…”

 

 

尽管二宫和也表面和相叶疯闹得滴水不漏,但从头到尾他都带着一团巨大的雾水,准备抓住相叶的漏洞好好地审问一番。

然而意料之外,这家伙无论二宫怎么引导,都对上午发生的事只字不提。喝过酒就出走的眼白,让二宫对着他清澈的眼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二宫帮相叶把酒倒满,对面的人正在欣赏一盘熏鱼,自顾自絮絮地说个不停。

“呐,相叶ちゃん……”

“你认得阿智吗?他超会钓鱼的……”

“我说……其实……”

“啊,你的肉都是这么温柔的颜色啊……”

“相叶ちゃん……”

“所以你大概是鱼里超漂亮的一只吧……”

“…………”

“真好啊,又好看,而且你也很好吃呢……”

…………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这个人从他十几岁时就已经在他身边了。

小的时候,他做完一组漂亮的后空翻,他就站在他背后小声说:“啊,小和真棒。”声音里压不住的赞美和开心。

长大了之后,他在巨人模型倒下的那一刻,下意识地一把拉过他护在怀里。

他们曾经一起坐上总武线,看过同样的风景,遇见过同样的人。

后来他们的内裤也不标名字放在同一个柜子里,某天想起来,发现那家伙又穿错了。

…………

 

眼前的人,他一直温润如玉,一直善良谦和,一直元气满满。他和他是不太一样的人,但也正因为是这样,他才能在这个人面前,没有保留,无所顾忌。

 

这么想着,二宫自己抿着酒就笑了起来。

 

对面的人刚结束了和熏鱼的友好交谈,抬头便捕捉了二宫的小表情,一脸认真地用修长的手指敲敲小酒桌:“啊,我们小和,真是可爱呐……”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为什么脸上烧得烫人呢?

他觉得这么下去不行的,自己沉浸在回忆里,要被相叶真诚的眼神蒙蔽了,几乎忘了自己今天的目的。

 

“我说相叶ちゃん,那个松润和樱井他们啊,最近在做什么?”

“诶?润ちゃん?大概在准备岚学吧,松本监督嘛,一定很忙了,一定很忙……说起来,樱井和他啊,最近老是明里暗里秀恩爱呢,真让人羡慕了……”

二宫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那两个人最近越是放飞自我了。这么多年了还像初恋的高中生,连番组上樱井都要张口闭口夸他的松润,整个棚里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说起岚学的话,小和久违的生日场呢,一定会超有意思的,生日场的话。”

“到时候小和有什么打算幺?”

“嘛嘛,祝小和生日快乐吧!我是不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小和……”

 

二宫起身道谢,和他碰了碰杯子。你是第一个,每年都是。

 

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忘了正事。

“那大野さん呢?他又在鼓捣什么?”

“阿智啊,他啊,你不知道吧,他在做件大事呐!”

 

二宫听了这个回答眼睛一亮,心想果然,果然是有事瞒着我。

相叶一脸故弄玄虚的得意表情,端起杯子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什么什么,你快说……”

二宫好奇的表情让相叶很受用,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慢悠悠起来:“他和松润……”

“啊……”二宫瞪大眼睛。

“他想要……”

“啊……”二宫把头凑近。

“他瞒着我们……”

“什么……”二宫屏住呼吸。

“阿智他又要去钓鱼了,千万不能让松润知道哦。”

 

此时的二宫,像泄了气的球,全身力气都抽走了。相叶坐在对面,又投入了和秋刀鱼的亲切交谈中。

 

“这家伙,果然什么都不知道。”

 

 

 

 

二宫和也本来不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奈何身边的人都可疑,太可疑了。

 

如果说樱井和松润之间的眉来眼去可以归结为情侣间的小情调,那利达也掺合进来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就像某天松润在查看的电脑,看样子象是在发一个邮件。没过多久,樱井和利达的手机就同时响起了接收邮件的声音。

就像某天结束工作,三个人竟然走在他之前。等他换了衣服出来,只有相叶还笑嘻嘻地在和工作人员聊天。

就像某天录番组,明明就快开始了,三个人居然都找了借口出去了。乐屋里就剩下二宫和相叶,而那个天然,什么都没发觉。

 

二宫没办法说服自己这些是错觉。

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弄清楚这三个人捣的什么鬼。

 

于是在某天下班时,发现利达又要跟着翔润那两个家伙开溜时,二宫一把环上了利达的肩。

“我说先生,这么晚有安排幺?”

阿智软乎乎地笑了,缩着脖子猫在二宫的手臂下求饶:“放过我吧先生,我就是个跑腿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二宫戳着他的面包脸:“这么说你明显知道什么咯?”

阿智还只是ふふ笑,一副拜托拜托的表情,可怜得让二宫小恶魔也对他于心不忍:“嘛嘛,算啦。”

反正无论怎么想,阿智也不会是那个主使,他也未必知道得清楚。

阿智逃出小恶魔的手掌,重获新生的他赶紧开溜。离开之前回过头跟二宫透露了半点消息:“嘛,都是松润嘛,毕竟难得的生日场,所以也不是要瞒你啦。”

 

二宫大概明白了。阿智说到这里他大概就明白了。

久违的生日场啊,他一直挺期待的,虽然他不太会提起。每年的时候,都在控上给们把庆生了,但是好巧不巧,和月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错过了。

他也怀念啊,有点不好意思,他也很想和们把和饭们一起庆生,期待着被祝福,也期待着礼物和鲜花。

不太对吧,和平时的二宫和也看起来,不太一样吧。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是挺期待的。

 

所以当明白了那几个人,背着自己准备庆生的时候,想起来大概每次逃走去开小会,还要瞒着相叶那个大天然,生怕他抵不住自己的威逼利诱而泄密,他就觉得很想笑,特别开心的那种。

 

所以他不打算追问,他就等着那天啊,期待着,看看他们能给带给他什么惊喜呢。

 

二宫和也看着从后台上来的松本润,肩上搭着一条毛巾,满满的都是荷尔蒙的气息,而他这个宠着的弟弟,拿着一份礼物,承载着他们四人的礼物,在生日场上当着这么多观众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他其实心里想了很多,最终还是都汇到了眼睛上,虽然二宫和也不是个爱哭鬼,但是这毕竟是他们送的礼物,意义终究不同,二宫和也轻轻拥了一下松本润,恶作剧的把还没有多少的眼泪全部蹭到松本润身上,换回的是松本润的一个紧紧的拥抱和轻声说的生日快乐,五人份哦!

二宫和也明白的一笑,然后瞅着其他三人看向他的目光又用力的笑了笑,把手中的礼物对着摄像头让大家看了一眼,换来大家再一次一致的喊叫,生日快乐!

“ありがとう”二宫和也回复过后,再仔细观察,是个包装的特别好看的盒子,红黑色包装盒上写着四人的名字,各种各样的,像极了搞怪的他们,名字后面还都附了一个小图案,不过一时他有点看不懂,中间还留出了一个空,正好对着黄色的大大的蝴蝶结,他明白,那是就给他写名字的地方。

观众都起哄着让他打开盒子,他也十分好奇,但是被松本润严厉拒绝了,“诶”的声音响起,被二宫他弟弟卖几个萌就解决了,然后其他三人来救场,下一首歌开始,一切继续进行。

等这一场终于结束,五人一起到松本润准备好的房间去验收游戏成果,是个餐厅,松本润包了一个挺大的房间,安上了电视,键盘,手柄,一应俱全,二宫和也瞅向松本润,松本润对他一笑,说道:“这种时间怎么可能没有!”

说着,把电视开关打开,再把盒子递给二宫和也,二宫也不推辞,打开他好奇已久的盒子,里面还有个正常的装CD的那种小盒子,他继续打开,里面除了个简单不能在简单的游戏光盘,还有一个小册子,密封的严严实实,二宫和也便先不动它,把光盘拿出来,放进了影碟机里。

二宫和也用游戏手柄打开游戏的排在首位简洁的start,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刚开始的介绍。

【森林里一直都很安定和谐,五个森林不同种族的王子从小就是好朋友,人鱼族的大野智,矮人族的樱井翔,精灵族的二宫和也,以及天使族的松本润,而却都能和平相处着,而这一天的生活却被打破了……】

 

然后,剧情继续发展,由紫色的松小润代表的天使去找黄色的小和也代表的精灵,结果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房子和乱糟糟的家具……

润天使是很不开心的,因为这个屋子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观,他这是不能忍的!

虽说他的精灵也很重要,但是,我们润天使也是有自己奉行的小主见的,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这个房子,顺便找到了两个证据,以最完美的成就,结束了(一)房屋的探索,这个(免费赠送的)预告篇。

看到这,二宫和也撇了撇嘴,“喂喂,machan,你怎么可以不先找我!”

“剧情需要嘛,我和你关系最好,才是我来找你,如果是他们,你恐怕早就上手了吧!对幺?”说话的松本润往二宫和也坐着的地方近了些,把原本的相叶雅纪的地方替换掉,让他去和小大坐一起,于是现在的坐位分布是这样的。

相叶雅纪,大野智,二宫和也,松本润,樱井翔。

【剧情正式开始】

———————TBC———————

 

 

 

【幕后二三事】

松本润算计着日子等岚学。他知道这是二宫和也久违的生日场,所以早就打算弄些不一样。

于是当樱井来问他关于礼物的时候,他提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送他游戏吧,怎么样?”

 

樱井搅着咖啡眼皮也不抬:“游戏,游戏也用我们送?他自己还不是要预定好了最新的……”

松本回过头来笑成一个裂了口的包子:“不一样的,我们做一个游戏来给他吧……”

 

松本润做下了这个决定,就把樱井和阿智拉出来开小会。

阿智问他:“诶?那相叶呢?”

松本搓搓掌心,决定还是不要告诉相叶。那个人从来都是把故事写在脸上,二宫不用软磨硬泡他也要透了消息出去。

所以樱井找了他做游戏的高中同学来帮忙,阿智负责设计人物形象,松本负责讲一个温暖的故事。

 

松本是知道二宫和也的,那个曾经因为松本太可爱了而总是忍不住想要欺负他的少年,没过不久就要34岁了,是可以被叫做大叔的年龄了,然而岁月似乎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他依然保留着一副少年的面孔。

从成为岚开始,五个人就在一起无论走上巅峰,或者是跌进低谷,都始终在一起没有分开过。不是可以被称作家人或者朋友的关系,真正说起来不过只是同事,却占据了彼此至今为止大半的生命。

是无法被普通定义的尤其特别的存在。

 

这个人一向因为太会看气氛而隐藏住自己的内心。而们把却都是在漫长的交往中能看见他内心的人。

所以他们想让他开心起来,在生日这天,有蛋糕和花朵,有欢呼和祝福。

有他喜欢做的事,有他爱的和爱他的人。



预知后事如何,我们明晚(不,已经是今晚了)不见不散。

隙間産業ユニット

 二宫和也、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想剪这首歌几年了,今年终于狠下心来XDDD

PV解读有二,有兴趣者欢迎看评论www

BGM:詹宇庭 - 左撇子(这是一首N担玛丽苏之歌www建议大家听完整版)

 二宫和也、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想剪这首歌几年了,今年终于狠下心来XDDD

PV解读有二,有兴趣者欢迎看评论www

BGM:詹宇庭 - 左撇子(这是一首N担玛丽苏之歌www建议大家听完整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