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柱子

1908浏览    70参与
唐宁街隔壁
画不出木叶村花的一分美......

画不出木叶村花的一分美...


#草稿流 灾难般的上色#

#小佐助的杀马特发型(住口)让我困扰了好久....#

(´;ω;`)

画不出木叶村花的一分美...


#草稿流 灾难般的上色#

#小佐助的杀马特发型(住口)让我困扰了好久....#

(´;ω;`)

Unruly℡
祝佐助7.23生日快乐~来迟的...

祝佐助7.23生日快乐~来迟的生日礼物。

此图为本人原创。

祝佐助7.23生日快乐~来迟的生日礼物。

此图为本人原创。

排位掉星星

经常掉坑.我这也是没谁了qwq
突然发现二柱子很帅

经常掉坑.我这也是没谁了qwq
突然发现二柱子很帅

伊之助猪猪猪

沙雕佐助系列

我天啊 二柱子你好可爱🌚

沙雕佐助系列

我天啊 二柱子你好可爱🌚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码文的同时,我也不忘画画新手画...

码文的同时,我也不忘画画
新手画画,大佬勿喷!!!
佐助这么可爱,鼬会受不了吧~
(渣渣画画,纯属娱乐,有滤镜)

码文的同时,我也不忘画画
新手画画,大佬勿喷!!!
佐助这么可爱,鼬会受不了吧~
(渣渣画画,纯属娱乐,有滤镜)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和兄控的恩爱日常06

06:女装

注:1.想看前文,请翻主页或看我合集

     2.关注我,更新不迷路,我不定时更新

  老师无语的看着从上课开始头就一直没抬过的宇智波鼬同学。

  虽然正常情况下,老师应该会叫这位同学起来回答问题,或者扔扔粉笔啊什么的,但老师在昨天试过,很遗憾,失败了。

  问题都能回答出来,粉笔每次都能接住,还扔进粉笔盒的……这手里剑的技术,ozr宇智波族真的这么了不起吗?

  昨天之后,老师只能看着低头的鼬同学,不能拿他怎么办。

  鼬同学在干什么呢?是什么让他如此着迷?

  答案很简单,作为弟控的鼬一直在桌子上画他的弟弟。...

06:女装

注:1.想看前文,请翻主页或看我合集

     2.关注我,更新不迷路,我不定时更新

  老师无语的看着从上课开始头就一直没抬过的宇智波鼬同学。

  虽然正常情况下,老师应该会叫这位同学起来回答问题,或者扔扔粉笔啊什么的,但老师在昨天试过,很遗憾,失败了。

  问题都能回答出来,粉笔每次都能接住,还扔进粉笔盒的……这手里剑的技术,ozr宇智波族真的这么了不起吗?

  昨天之后,老师只能看着低头的鼬同学,不能拿他怎么办。

  鼬同学在干什么呢?是什么让他如此着迷?

  答案很简单,作为弟控的鼬一直在桌子上画他的弟弟。

  拿着番茄的弟弟,求抱抱的弟弟,睡觉的弟弟……啊,弟弟好可爱怎么办?鼬在桌子上画满了佐助后,遗憾的发现没有办法再画一个了。

  便打算向旁边人借一张纸继续画。

  “那个……”鼬刚和旁边一个双马尾的小姑娘讲话,但被老师打断。

  “宇智波鼬同学,不要打扰旁边同学学习,你自己不学习可以,不能让其他同学不学习。”一直盯着鼬的老师终于逮到鼬的一个小错误,高兴的高声批评。

  “你好烦,老师,你上你的课,我的事要你管。”双马尾怒气冲冲的喊道,自从自己知道自己旁边同学是个宇智波大帅哥后,隔天早上四点起床开始打扮自己。

  这个发型有点老,不不不,这个发型有点丑,哎呀,这个发型好看,可是和我的衣服不搭……换一个。

  最终决定是俏皮可爱的双马尾适合自己便自信的出门了。

  来到学校等宇智波同学到,嗷嗷嗷宇智波同学到了,可是我一个女同学搭讪可不行吧,等他先开口,他先开口了……啊啊啊啊我好激动。

  该死的老师,打断宇智波同学的话干嘛,多好的一次搭讪机会。

  老师感到自己的肝有点疼。

  被老师打断的鼬放弃找一张纸,而是改为盯着白云想弟弟。

  啊……这云真像弟弟。

  (鼬太久没见到弟弟了,看什么都是弟弟。)

  老师看到宇智波鼬不是低头了而是改为看天空,肝更疼了。

  这届学生真难搞,我要辞职了。

  说说另一边的明日香吧。

  这一边的明日香喂佐助吃中午饭,表面平静,内心:啊啊啊我真幸福,佐助好可爱,啊啊啊啊佐助脸软萌软萌的。

  啊,神灵啊,我此生圆满了。

  在愉快的投食后,明日香开始做伟大的任务了——做女仆装。

  先为佐助量身高,三围。

  嗯,顺便摸一下佐助肉嘟嘟的小脸。

  佐助:?

  然后带着佐助去自己家,因为自己家有缝纫机(你说什么?火影没有缝纫机?风太大,听不见。)

  按照佐助的标准,用黑白的布料制作成一件女仆装。

  这边的明日香辛苦制作,那边的佐助在明日香屋内玩。

  因为在明日香五岁左右时,父母在战争中死去,小小的明日香吃百家饭长大,所以家里只有明日香一个人的东西。

  佐助看着明日香姐姐这么忙,也不好打扰就随便走进一个房间玩。

  哇……好多书啊。

  其实佐助来到了以前明日香的“珍藏室”以前的明日香在书籍的带领下成为一个腐女,而这个房间则是以前明日香三年来看过的所有耽美文。

  佐助好奇的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

  《学长再爱我一次》好怪名字啊。

  佐助随便翻翻几页,就被震惊了。

  “那个……藤野君……我……我喜欢你。”

  “抱歉,海川君,我们是两个男人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更何况你不是也对我有感觉吗?不然你怎么可能会吻我。”

  “我……我……”

  藤野君还没说完,海川便再次吻了上去,软嫩的红唇让藤野失了神……

  受到文化冲击的佐助立马冲出房间“哒哒哒——”找到正在忙的明日香姐姐。

  “明日香姐姐,男的和男的也能相恋吗?”

  正在为小裙子做奋斗的明日香突然被问这个问题也是一愣。

  这是……自己还未掰,佐助就要弯了?

  “为什么这么说啊……哈哈。”明日香干笑两声。

  佐助一脸认真的说,“姐姐书里面就有男的和男的相爱,所以这是可以吗?”

  明日香猛然想起,以前明日香也是个腐女,走廊左边的第一个房间,满屋子都是bl小说,佐助怕不是进去了哦。

  “男男是可以的哦,虽然爱情没有男女稳固,但一直相爱的两个人一定是很爱对方,所以男男又被称为最纯洁的爱。”明日香为年纪小小的佐助科普,这为年纪小小的佐助就弯了打下基础。

  “那我一直爱哥哥,哥哥也一直爱着我,我们算不算相爱呢?”佐助懵懂无知的问。

  明日香笑笑,离开位子,蹲下来与佐助平视,“你现在还小,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等你长大了,我再告诉你吧。”

  佐助生气的鼓起一个腮帮子,哼╭(╯^╰)╮明明我就是很爱哥哥,每次拿到我最喜欢的番茄,我都会第一时刻给哥哥吃。(虽然哥哥一次也没吃)

  “好了,佐助去庭园里玩吧,姐姐还要做小裙子哦。”明日香笑笑,一只手指着去庭园的路一只手拍了拍佐助的头。

  佐助乖乖的点头,朝着明日香手指的方向走去。

  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动手,佐助就有快弯的节奏,啊,今天真美好。

  明日香开心的哼起曲子,脚下的踏板都快出天际了。

  这边的鼬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感到不对劲,就是那种,自己弟弟被拐跑的感觉,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啊……已经六个小时没有见到弟弟了,也不知道弟弟什么情况,想佐助想佐助想佐助。

  太阳渐渐西下,在鼬投出四个手里剑并精确的中靶心后,团扇大少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课程

  “啧,这小子可以啊,四个手里剑完全中靶心。”同学a

  “呵,可能是运气好吧。”同学b

  “哇,好帅啊。”同学c和全体女同学。

  快速的收拾一下,鼬不理会旁边人的议论,直径离开忍者学校。

  不知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还是快一点回家吧。

  顺便等会在回家的路上给佐助带点番茄回去……佐助一定很开心,然后软软的叫自己“尼酱”

  鼬在出学校的路上,脑补出佐助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前面有一群骚动挡住了鼬回家的路,鼬抬眼看去,是发生了什么吗?只见圈中心是一个少女和……她,她身后的是…

  佐助怯生生的躲在明日香后面,双手紧紧的抓着裙摆,黑色的小裙子衬着白嫩的皮肤,莫名引出了食欲,是因为像巧克力蛋糕的原因吗?黑黑的大眼睛像巧克力一样点缀在可爱的蛋糕上,正紧张而期待的盯着自己…

  “佐,佐助?!”

  “尼酱”佐助奶声奶气的叫着鼬并快速跑到自己哥哥那里。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和兄控的恩爱日常05

  “我回来了。”结束了一天的课程,鼬疲惫的说。

  远处传来快速跑步的声音,“欢迎回来,尼酱。”佐助激动的跑过来,跳到鼬怀里。

  “佐助……佐助!”疲惫的身子支持不住佐助小朋友的重量,向后仰去。

  “嘶……”因为在搏斗课受过伤的后背因为摔倒成第二次伤害,剧烈的疼痛让鼬冷吸一口气。

  弟弟,还真是热情啊……

  鼬笑了笑,如期的摸了摸一天都想摸顺滑的头发。

  “哥哥大骗子,说好不抛弃我呢,今天怎么离开我一天了?”佐助坐在鼬的胸膛上,一只小手拽着哥哥的衣服,一只小手指着鼬,怒视着

  活脱脱像妻子对很晚回家的丈夫一样。

  “佐助啊……我没有抛弃你,哥哥不是回来了吗?”鼬讨好式的哄着佐助...

  “我回来了。”结束了一天的课程,鼬疲惫的说。

  远处传来快速跑步的声音,“欢迎回来,尼酱。”佐助激动的跑过来,跳到鼬怀里。

  “佐助……佐助!”疲惫的身子支持不住佐助小朋友的重量,向后仰去。

  “嘶……”因为在搏斗课受过伤的后背因为摔倒成第二次伤害,剧烈的疼痛让鼬冷吸一口气。

  弟弟,还真是热情啊……

  鼬笑了笑,如期的摸了摸一天都想摸顺滑的头发。

  “哥哥大骗子,说好不抛弃我呢,今天怎么离开我一天了?”佐助坐在鼬的胸膛上,一只小手拽着哥哥的衣服,一只小手指着鼬,怒视着

  活脱脱像妻子对很晚回家的丈夫一样。

  “佐助啊……我没有抛弃你,哥哥不是回来了吗?”鼬讨好式的哄着佐助。

  “哼╭(╯^╰)╮哥哥就是个大骗子,我不听你的甜言蜜语,罚你明天要一直陪着我。”

  “我……”

  “唉?鼬,佐助,你们在地上干什么?快起来,地上凉,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刚做好晚饭的美琴离开厨房就看到自己两个儿子在地上,真.老母亲美琴立马担心起来。

  把压在鼬身上的佐助抱起来,鼬没了佐助轻松的站了起来。

  “晚饭做好了,快洗洗手吃吧。”美琴笑着拍鼬身上的灰尘,并带着佐助去洗手。

  “是的,母亲大人。”鼬在后面跟着。

  在自己家母亲怀里的佐助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不要,不要……我要尼酱帮我洗。”

  美琴拍了一下佐助的屁股“啪”但还是他放下来了,对后面儿子说“鼬,交给你了。”说完,去厨房把菜端出来。

  啧,我这是被嫌弃了吗?作为老母亲的我真是不爽啊,大儿子冰块脸,小儿子只喜欢大儿子,我这个母亲有点悲哀啊。不过,佐助屁股的手感还是不错的。

  鼬看着留在原地低着头但还是能开看出来脸红的像发烧似得佐助,立马笑了出来,自己的弟弟怎么这么可爱。

  鼬用因为长期练习手里剑而有点粗糙的手牵着佐助的小手向卫生间走去,虽然佐助感到鼬的手有点硬,但也是不撒开,因为这可是自己最爱的哥哥的手。

  一次愉快的进餐,除了佐助一直要求坐到鼬怀里,一直要求鼬喂他吃饭外,什么都很愉快。

  “佐助,快来睡觉了。”鼬发现洗完澡的佐助还在玩具堆里,立马喊他睡觉。

  等了许久,鼬终于听到佐助过来的声音了,“我来了,尼酱。”佐助飞扑到鼬的身旁,并把一只手拿着的东西放在床头。

  鼬一看,是佐助最喜欢的恐龙玩偶,“佐助为什么要拿恐龙?”鼬好奇的问。

  佐助嘿嘿一笑,“我告诉他,要好好看住尼酱,不要让尼酱在我睡觉的时候逃跑了,它答应我了,我就把它放床头,好好看住尼酱。”

  “你怎么知道它答应你了呢?它不是不能说话吗?”鼬更加好奇了。

  “这是我和恐龙之间的秘密,尼酱快睡吧,有着可怕恐龙在,你不要妄想逃出去。”话虽如此,但佐助四肢环着鼬身体,身子紧紧贴着鼬。

  这还是怕自己在他睡觉的时候跑了吧!鼬笑了笑,恐怕这恐龙只是摆摆样子给自己看罢了。

  月光下,鼬看到佐助口中的“可怕恐龙”,恐龙张大嘴巴,呆滞的看着前方,肥胖的身材和短小的四肢明明一点都不恐怖。

  原谅我,佐助,下次再陪你吧。

  鼬戳了戳佐助的前额,睡梦中的佐助因为感到疼痛,眉毛紧皱在一起。

  第二天,佐助悠悠的醒来,发现自己抱的竟是一个枕头。

  立马知道,尼酱又逃了,抛弃自己了。

  “哼,这个长法令纹的老头子,真是的,又骗我。”佐助生气的把恐龙扔到一边。

  说说另一边吧,鼬在上学路上狂奔。

  鼬没有想到,自己弟弟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鼬想挣脱,但如果佐助醒了好像更麻烦。

  鼬没办法,用两只还能动的手发动[替身术],艰难的结完印,鼬终于从弟弟怀里出来了,但时间也不早了,鼬立马匆匆吃完早饭,赶去学校。

  终于在上课铃打响的时刻踏进教室。

  “啧,这个宇智波鼬很拽啊,差点迟到。”同学a 。

  “呵,我看就是为了耍帅,搞特殊罢了。”同学b。

  “哈,我觉得很帅啊。”同学c。

  ……

  鼬在去自己座位的时候完全的听在耳里。

  啊……这些人果然没有自己家弟弟可爱,为什么我要来上学,明明老师讲的都是自己会的东西,还不如在家陪佐助玩呢。

  鼬郁闷的扒在自己课桌上。

  鼬不知道的是,有一个惊喜在放学后。

  “阿姨,打扰了。”明日香对美琴说。

  “没有没有,是我麻烦明日香了,麻烦照顾一下佐助,这孩子从他哥哥上学开始就一直在角落里哭,因为今天有一场重要会议,我不得不参加,厨房里已经做好午饭了,热一热就好了。”美琴歉意的笑了,并匆匆忙忙的套上上忍的制服离开家。

  阿姨啊,打扰了,我要开始为所欲为了。

  “sa~su~ke~”明日香飘逸的叫着缩在角落的佐助。

  在一旁偷偷哭的佐助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看是谁,但没想到,看见一个诡异(邪恶)的笑容。

 “怪……怪姐姐?”佐助慌张的大喊。

  怪姐姐?“我怎么是怪姐姐呢,我可是守护爱与和平的美少女战士。”明日香摆出冷月心的标准poss。

  没想到,佐助吓的扔下小恐龙,撒腿就跑,“尼酱快来救我,有怪姐姐!!呜呜呜。”小短腿噗蹬噗蹬的向前跑。

  明日香看着佐助慌乱奔跑的身影“佐助想不想哥哥啊。”冷笑一声,拿出杀手锏。

  佐助听后,立马刹住,抱有期待的问“怪姐姐真的可以让我见哥哥吗?”

  “嗯啊,只要佐助同意女装。”明日香笑笑,你真的不是想让佐助女装而瞎说的吗?(作者问)当然……是的。

  女装?“女装是什么?”佐助好奇的问。

  “女装啊……就是会让佐助变可爱哦。”

  变可爱?“变可爱哥哥就不会抛弃我吗? ”

  “当然啦,佐助怎么可爱,哥哥怎么舍得抛弃你。”

  “好,佐助要女装,变可爱,让哥哥不去上该死的学校。”

  “嘿嘿嘿。”明日香痴汉的笑笑,太好了,终于可以看佐助小天使女装了,啊,感谢神灵。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和兄控的恩爱日常04

  佐助已经一周多岁了,他在自己哥哥鼬的带领下,已经学会了走路。

  这里插播一下鼬带佐助学走路的事情。

  “佐助——来,尝试着站起来,不要怕啊。”鼬把在自己怀里佐助,放在自己家的庭院中。

  “尼桑?”佐助趴在草坪上无措的抬头望自己哥哥。

  “佐助已经一岁了,要学会走路了。”鼬摸了摸佐助乌黑的头发,眼神柔和的说。“来,佐助,站起来。”

  佐助听了鼬的话后,挣扎着要起来,但奈何短胳膊短腿的,怎么都起不来。

  “尼酱……尼酱……”佐助着急的叫着鼬。

  鼬准备让佐助靠着墙先学会站着,但没想到自己去找哪一面墙更安全的时候,身后跟着跌跌撞撞伤心哭着的佐助。

 ...

  佐助已经一周多岁了,他在自己哥哥鼬的带领下,已经学会了走路。

  这里插播一下鼬带佐助学走路的事情。

  “佐助——来,尝试着站起来,不要怕啊。”鼬把在自己怀里佐助,放在自己家的庭院中。

  “尼桑?”佐助趴在草坪上无措的抬头望自己哥哥。

  “佐助已经一岁了,要学会走路了。”鼬摸了摸佐助乌黑的头发,眼神柔和的说。“来,佐助,站起来。”

  佐助听了鼬的话后,挣扎着要起来,但奈何短胳膊短腿的,怎么都起不来。

  “尼酱……尼酱……”佐助着急的叫着鼬。

  鼬准备让佐助靠着墙先学会站着,但没想到自己去找哪一面墙更安全的时候,身后跟着跌跌撞撞伤心哭着的佐助。

  “尼酱,不要……不……嗝……要抛弃……嗝……我。”佐助边哭边打嗝,本来眼泪充满眼眶,但为了追上哥哥,藕状的胳膊一直擦拭着眼眼睛,跌跌撞撞的在鼬后面跟着。

  鼬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弟弟这么快学会走路了,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但看到弟弟这么伤心,鼬也很伤心。

  “好啦,佐助,尼酱永远不可能抛弃你的。”鼬蹲下来,摸了摸佐助的头。

  佐助立马扑进鼬的怀里,在鼬的胸前一抽一抽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住鼬。

  “尼酱说好的。”佐助闷闷的说。

  “嗯,尼酱答应你。”

  鼬笑了笑,用手臂环住佐助。

  那天之后,佐助学会了走路,每天在鼬后面当小尾巴。

  “小鼬,这是你弟弟啊,好卡哇伊啊。”每次跟着鼬后面的佐助遇上木叶村里的人,他们都会称赞自己长得可爱。

  我这么可爱,哥哥不会抛弃我吧。

  “和日向家的嫡女有的一拼。”每次称赞后面都会有一句这样的话。

  日向家的……嫡女?和我一样可爱吗?会和我抢哥哥吗?哥哥会抛弃我吗?

  佐助脑里立马浮现鼬抱着一名陌生的女孩,对自己说:“佐助,你已经不可爱了,你快走吧。”

  不行,太可怕……

  佐助慌张的追上自己哥哥,用自己白皙的小手牵上哥哥的手。

  鼬感到佐助有点不同寻常,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日向雏田妹妹,你好。”鼬笑着对街道另一旁的雏田打招呼。

  日向……雏田?就是那个嫡女吗?

  佐助立马看向自己情敌(?)。

  雏田脸红的也说了声“你好。”但感到来自佐助凶巴巴的眼神后,惊慌的躲在宁次后面。

  “哦,宁次君,你好。”鼬朝着宁次点点头,宁次把雏田护在身后后,也同样点点头问好。

  [这就是妹控和弟控的相遇吗?]

  这就是日向家的嫡女吗?哼╭(╯^╰)╮,明明我更可爱一点好吧?虽然,红着脸的日向雏田也很可爱。

  佐助“哼”一声,拉着鼬远离雏田。

  “佐助——佐助?你怎么没有对雏田妹妹和宁次君问好?”被佐助拉着的鼬虽然很宠弟弟,但还是口头说教佐助,小孩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懂的。

  “尼酱不要再看日向雏田了,不然我要生气了。”佐助突然停住,甩开鼬的手,插着腰对鼬说。

  鼬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啊,佐助,你怎么了。”

  “尼酱,你是不是觉得雏田比我可爱,然后准备抛弃我。”佐助委屈巴巴,泪光闪闪的说。

  “噗……佐助,想什么呢?尼酱是永远不会抛弃佐助的。”鼬忍不住笑出来,捏了捏佐助的嫩滑的脸。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鼬忘了一件事……转眼很快就失言了。   

  隔天。

  “妈妈,尼酱去哪了?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

  在自己家门口等鼬许久的佐助跑进厨房问自己的妈妈。

  美琴笑了笑,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番茄,递给佐助“佐助乖,自己去吃番茄去,好吗?”

  佐助看到番茄,眼睛立马放出星星,手捧着番茄,哒哒哒的跑到大门口边吃番茄边继续等自己哥哥。

  吃完番茄。

  “妈妈,尼酱去哪了?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佐助再一次跑进厨房问自己妈妈。

  美琴还是蜜汁笑了笑,从篮子里再拿出一个番茄,递给佐助“佐助乖,自己去吃番茄去,好吗?”

  佐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美琴的番茄,哒哒哒跑到门口,放眼熙熙攘攘的街道,就是没有哥哥的身影。

  吃完番茄。

  “妈妈,尼酱到底去哪了?也不过来吃午饭。”餐桌上,佐助再一次的问自己妈妈。

  美琴笑笑,继续为自己儿子喂饭。

  就算佐助还小,但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尼酱……尼酱他是不是抛弃我了……”

  佐助泪花花的说。

  美琴立马手忙脚乱起来,“小祖宗,你别哭呀。”

  美琴最见不得软萌小包子哭起来,妈妈心受不了。

  “鼬他只是上学去了,晚上就回来了。”

  “晚上?!”佐助惊恐的说,呜呜呜,哥哥果然骗我了,说好的不抛弃我呢?

  哥哥大骗子,大坏蛋。

  “来来来,佐助,不哭了,吃番茄,吃番茄。”

  美琴连忙刁一块番茄放到佐助嘴前。

  佐助慢慢停止了哭声,看了看番茄。

  “快吃吧,很好吃哟。”美琴把番茄在佐助面前晃了晃。

  看起来很好吃,不对不对,一定很好吃。

  “啊呜……”佐助一口吃完番茄。

  “佐助真乖,好好吃饭,长大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

  “当忍者?当忍者了尼酱可以不抛弃我了吗?”佐助单纯的问妈妈。

  “当然了,当上忍者,谁都会对你刮目相看的,哥哥肯定会被你迷住的。”

  佐助听了后,开心的笑了起来,终于乖乖吃饭了。

  另一边。

  “宇智波鼬,你在想什么呢?”同学问一直魂不守舍的鼬。

  “啊?没什么。”鼬笑了笑,盖上盒饭,走进教室。

  “什么啊,这个宇智波鼬一直很高冷,爱答不理的,真讨人厌。” 同学a

  “但是……我觉得很帅啊。” 同学c

  ……

  吵闹的议论声终于停了,耳边终于清净了。

  哎……也不知道,佐助有没有好好吃饭,好担心啊。

  离开佐助一上午的鼬悲催的发现:自己想弟弟了,很想很想,想摸一摸弟弟的柔顺的头发,让佐助清澈的眼睛倒影自己的身影。

bskyy
?柱子太帅了,没忍住又摸了个鱼...

?柱子太帅了,没忍住又摸了个鱼。

?柱子太帅了,没忍住又摸了个鱼。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与兄控的恩爱日常03

  自从聚会之后,鼬一直不离开佐助身旁,即使佐助学会爬了,鼬也要在旁边看着佐助。

  美琴坐完月子后,也渐渐忙起来了,毕竟她是一个上忍。

  而富岳?他一直很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三百天在警务部里,毕竟他是警务部的部长

  就这样,照顾佐助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年纪小小的鼬,虽然鼬年纪还很小,但是鼬熟练照顾佐助的样子,让美琴和富岳都放心。

  在这期间,鼬学会了很多,比如给弟弟烧饭,给弟弟喂饭,给弟弟洗衣服,哄弟弟睡觉……

  鼬为了弟弟很辛苦的学习着。虽然很辛苦但每次抱着佐助,把头埋进颈间时,闻到淡淡的奶香味,鼬就瞬间就不累了。

  为了弟弟,我什么都可以干。

  木叶超市内永远人很多,吵吵嚷嚷...

  自从聚会之后,鼬一直不离开佐助身旁,即使佐助学会爬了,鼬也要在旁边看着佐助。

  美琴坐完月子后,也渐渐忙起来了,毕竟她是一个上忍。

  而富岳?他一直很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三百天在警务部里,毕竟他是警务部的部长

  就这样,照顾佐助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年纪小小的鼬,虽然鼬年纪还很小,但是鼬熟练照顾佐助的样子,让美琴和富岳都放心。

  在这期间,鼬学会了很多,比如给弟弟烧饭,给弟弟喂饭,给弟弟洗衣服,哄弟弟睡觉……

  鼬为了弟弟很辛苦的学习着。虽然很辛苦但每次抱着佐助,把头埋进颈间时,闻到淡淡的奶香味,鼬就瞬间就不累了。

  为了弟弟,我什么都可以干。

  木叶超市内永远人很多,吵吵嚷嚷的,但也不是很让人嫌烦。

  “小鼬啊,又为弟弟买今天中午的材料?”超市里的老板王阿姨每次都能看到年纪小小的鼬独自一人买菜,深感疑惑,后来才知道鼬给弟弟买菜。

  瞬间,阿姨心泛滥,对鼬照顾有佳,每次给鼬最好的菜,报数的时候少报点……

  当然,阿姨们永远是一个十分恐怖的组织,她们情报永远是最全最快的。

  “小鼬啊,你认不认识宇智波明日香啊,她可是大英雄呢。”阿姨边把菜放在称上,边与鼬讲话。

  “明日香姐姐?她住我隔壁,怎么了吗?”鼬乖乖的拿好菜,付好钱,站在街口,听着王阿姨讲话。

  “她呀,为火影大人挡了一招,现在成为大英雄了呢,不过在医院养伤呢。果然宇智波一族就是厉害,伟大。”阿姨啧啧赞叹,要是自己儿子是宇智波一族就好了。

  宇智波明日香姐姐……好像就是那个天天让我穿女装的怪姐姐。

  想到明日香那痴汉的笑,鼬就深深的打了一个寒颤。

  鼬忍不住想逃“阿姨,我先走了,明天见。”鼬对阿姨挥挥手。

  “嗯,小鼬慢点走昂”阿姨点点头,称下一个客人的菜。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尼酱。”鼬一回到家就听到佐助奶声奶气的声音。

  只见佐助扶着墙朝自己爬过来。   

  刚刚九个月的佐助还不会走路,只能爬着,也不会说话,只会说一些简单的话。

  “佐助,你怎么能爬在地板上呢?地板凉,万一着凉了多不好。”(老母亲)鼬把佐助抱起来,放进自己怀里,佐助感到来自自己哥哥的温暖后,忍不住的蹭了蹭鼬的胸膛。

  “好了,佐助,不要闹了。”鼬按住佐助的头,无奈的说。

  但佐助像是听不懂似的(可能就是听不懂),反而没停下,还伸出柔软细腻的小手搂住鼬的脖子。

  “尼酱。”说完还撒娇的在颈间蹭蹭。

  鼬感到自己家的弟弟如丝绸般的乌黑头发在蹭自己的脖子,啧,小佐助的头发真丝滑。

  “佐助……你再不松开,今天午饭就没有番茄了哦。”鼬虽然很喜欢弟弟这样亲腻自己,但同样也不能饿着自己的弟弟。

  一听到没有番茄吃,佐助立马放开哥哥的脖子,安安分分的被鼬抱在怀里。

  鼬叹了一口气,把佐助放在沙发上。

  佐助知道鼬要去做饭了,自己要老老实实的待在沙发上等番茄。

  “尼酱,尼酱。”佐助坐在沙发上,摇晃着自己还未着地的纤细小腿,歪着头叫着自己哥哥。 表达了他对番茄的期待。

  清澈乌黑的双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殷红的嘴唇一开一闭。整个一个美人图犯规了,引诱人犯罪。

  鼬受不了的转身去厨房,为自己家弟弟准备午饭了。鼬的长发遮住了他耳朵的泛红,和转身后佐助没有看到鼬脸上的发烧似的红晕。

  自己的弟弟怎么这么可爱。

  “啊……伊织,我真的好寂寞啊。”明日香躺在自己刚穿越过来的病床上,无精打采的对自己同伴说。

  “谁叫你怎么冲动,没看到拓海在你后面叫疯了吗?”伊织白了自己队友一眼,继续认真的为明日香削苹果。

  啊……我只是出于为鸣人小天使幸福的未来而这么拼命,不过话说回来,九尾的指甲刺的还真疼,下回让鸣人给它修指甲。

  “喂,宇智波明日香。”一直在旁边低气压的拓海开了口,打断了明日香沉浸在为九尾剪指甲的幻想中。“不要以为你三天之内开了写轮眼,并且学会使用查克拉就很了不起。你要听指挥,不要盲目的一个人逞英雄,万一你有个不测,我们都会很伤心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就我们三个是同类了。”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三天之内学会这些真的很了不起呀。”明日香有点迟疑的开口。果不其然,看到拓海的脸色越来越黑了。

  强烈的求生欲让明日香慌张的开口“但是,我明白了,我下次一定注意,对不起。”

  病房内谁都没有说话了,安静的只能听到风声。

  “好啦好啦,拓海,明日香已经知道错了,下次应该不会再犯了……呃,再犯的话我先帮你打死她。再说,明日香可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不会这么轻易死的。”伊织察觉到了两人之间针锋相对的气氛。天使般的笑了笑,开口说道,让凝固的气氛缓和了起来。

  “哼。”拓海冷哼一声,摔门出去。

  明日香看着拓海出去的背影有点小愧疚,“那个……伊织啊,我什么时候出院,我记得我住在小天使佐助家旁边的,我想去见见小天使(鼬会打死你的)”

  “最起码要养个一百天,你就好好的待在医院吧,不要想着逃出去,不然拓海又要生气了,到时候我可拦不住他。”伊织阴森森的笑着,并用削苹果的刀拍了一下明日香的头。

  瞬间,明日香感到全身汗毛倒立,冷汗飙出“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逃出去呢,我是这么乖的宝宝。”嘤,小天使,一百天后我再来找你。

  然后让你女装,嘿嘿嘿[痴汉笑]。

  一百天后,明日香果然如期而至的来到佐助家,在鼬上学期间偷偷的为懵懂无知的佐助做了一套女仆装,并让佐助穿上接哥哥放学。

  鼬从此以后很苦恼,身边总有一些同学以为自己家有个妹妹,并且想把自己的弟弟(妹妹)抢走。去死吧,抢我弟弟的人[火遁-豪火球之术]。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与兄控的恩爱日常02

       我神奇的有合集,开心,前文没看的,可以点击上一章。

  注:1.这是一个插叙,仅这一章以谈心(宇智波明日香)为第一人称,之后不会,这不算更文,明天更一文 。2. 有点雷,算是有个穿越者这个bug扰乱剧情吧!但后期剧情大致相同。

  

        我死了,在一个漆黑无月的晚上。

  死亡原因很简单,熬夜过度,脑死亡,大概是这样吧,反正我听到警察是这样说的。

  “唉,现在年轻人真的以为自己的肝有十个吗?这已经是第三个了。”警察摇摇头在纸...

       我神奇的有合集,开心,前文没看的,可以点击上一章。

  注:1.这是一个插叙,仅这一章以谈心(宇智波明日香)为第一人称,之后不会,这不算更文,明天更一文 。2. 有点雷,算是有个穿越者这个bug扰乱剧情吧!但后期剧情大致相同。

  

        我死了,在一个漆黑无月的晚上。

  死亡原因很简单,熬夜过度,脑死亡,大概是这样吧,反正我听到警察是这样说的。

  “唉,现在年轻人真的以为自己的肝有十个吗?这已经是第三个了。”警察摇摇头在纸上盖上“已判定死亡” 的章印

  我在这个世界上就这么死了,只活了19年。

  说来很惨,我无父无母,没有人关心,尸体腐烂了才被邻居发现的。

  而我现在正以阿飘的身份在游荡这个世界。

  啧啧啧,牛头马面也太不负责了,我现在都飘三天了,也没人(鬼)抓我。

  在我继续无聊的飘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牛头马面……和一个黑头黑瞳的小姑娘。

  “宇智波明日香大人,您的寿命本因不在这个时候死,但抓错了人,为了补偿,我们给您投放到010101世界。”我看到牛头正殷勤为那个小姑娘引路。

  我(内心激动)立马飘到他们面前,“牛头马面大人,我都死了三天了,没见到你们带我去地府,快带我去,我要看看孟婆长啥样。”

  然后我就看到牛头马面以一脸便秘的样子看着我。

  “你是……”马面从口袋拿出自己的梨疯,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叫谈心,谈谈心的谈心,谈心的谈,谈心的心。”

  马面手哆嗦的在地府官网上输入“谈心”

  姓名:谈心

  性别:女

  出生日期:2000.5.19

  死亡日期:2095.10.23

  马面小心翼翼,担惊受怕,紧张兮兮的问:“现在是20几几年?”

  “2019年呀。”我看着马面一脸不对劲的样子,就大约知道了些什么。

  马面摸了摸鼻子,心虚的说“那个……我们两个讨论一下。”说完拉着牛头去了一个角落小声并且激烈的讨论起来,时不时的出现马面打牛头的头的画面。

  我们两个阿飘在空中默默无言相望。

  “你好啊,小姑娘,你是日本人吗?我记得日本有这个姓。”

  “大きなお姉さん、あなたは谁ですか。(大姐姐,你是谁啊)私は木の葉である(我是木叶人)”我听着宇智波明日香说着流利的日语,但神奇的是我听得懂。

  这难道是阿飘的福利?多种国家语言无障碍沟通?

  “我……我是中国人。”我抱有试探的说了一句中文。

  “中国人? 闻いたことがないし、あなたの言叶は私と违いますが、私は闻くことができます。(中国人?没听说过,而且你说语言和我不一样但我听得懂)”明日香歪着头表示疑惑的对我说。

  “我也没听说过木叶……”等等,木叶?!

  我感到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过去。我早该想到,宇智波,黑发,黑瞳,日语,木叶……

  “woc……”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原来忍者世界真的存在呀!

  明日香疑惑的看着我。

  我刚想问你认识我家小可爱佐助吗,但看到牛头马面走过来,我立马闭了嘴。

  “谈心。”牛头叫了我一声,我连忙哎一声。

  “你的寿命本因不在这个时候死,但抓错了人,为了补偿,我们给你投放到090909世界。”说完,牛头用自己的大刀开辟了一个类似于黑洞的东西。

  我惊恐的看着马面一边活动手脚一边慢慢走进我“等等,你不会要把我扔进去吧。”

  马面对我神秘的笑了笑,并且快速的领着我的领子,把我提起来,扔了进去。

  “你不能温柔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进入“黑洞”前咆哮道。

   “宇智波明日香大人,来这边请,我们给您找一个年轻美丽刚死没多久的身体,求不要开写轮眼。”  

  “我cnm敢扔老子。”我生气并且激动的坐了起来。

  坐?

  我在医院里?木……叶……医院。我看到贴在墙上的标志。

  坐在病床边上的伊织感到奇怪,不仅仅是植物人突然醒来,而且说着自己熟悉的话。

  “明日香,你没事吧。”

  “额……”看到一套忍者装的一个人,我心里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如果我说,我不是明日香,你相信吗?”我小心翼翼的说着。

  伊织明显愣了一下,她皱皱眉头,不确定的问道“难道你也是穿来的?”伊织怎么也不知道,除了自己和拓海之外,居然还有一个穿越者。火影难道不怕剧情崩坏吗??

  我听到这句话就知道了,“兄弟~你也是被马面扔过来的吗?同病相怜呀。”

  伊织看着我仿佛知道了不得了事情的表情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喂,我说能不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看着笑成一团的伊织,很生气的说。   

  听到我说的话后,伊织收起了笑声,尽量的把嘴绷直。   

  “哎呀,怎么说呢,不只你和我还有一个穿越者还有,我可不是被马面扔过来的,我只不是迷了路,进错了世界。”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是寿命到了死的。”  

  伊织大大的点头,肯定了我的说法。  

  “那还有一个穿越者是什么鬼。”   

  这时,走进来一个男子,手里领着一篮子水果,可能是原本想给明日香的吧!“我就是另一个穿越者,原本叫邵俞寒,现在叫北原拓海,我纯属因为阎王嫌我烦,把我踹到这个世界的。 

  拓海很自然的做到病床旁边,并且为我科普起来。“你是刚来这个世界的吧,我已经来这里五年了,而你旁边的女孩已经来这里三年了,哦,她原本叫项晓婷,现在叫森伊织。” 

  “你这个身体主人叫宇智波明日香,是火影里宇智波一族的人,和我们是一个班的。你在一次任务中,受重伤,一直昏迷到现在。 ”   

  “哦。”我听完了拓海滔滔不绝的讲话。 “我原本叫谈心,谈谈心的谈心,谈心的谈,谈心的心,我是因为寿命还未到,被牛头马面扔进这个世界的,我是很开心来到这个世界的,因为可以见到我家佐助,嘿嘿嘿(痴汉笑)”   

  病房内短暂的沉默。   

  “那谈心……还是喊你明日香吧,你现在有一个难题,你要在三日之内学会使用查克拉,并开写轮眼。”伊织开了口。   

  “为什么?”   

  “因为三日之后,九尾出来了,我们要阻止第四代火影水门和玖辛奈的死亡。”拓海解释道。   

  “现在的时间线是九尾刚出来是吗?”我问向他们。

  “嗯。”

          “那个……”拓海犹豫的开口,“你知道明日香怎么样吗?”

          我看着眼睛有些不自在的男生,这……就是传说中的关心同伴却不会表面流露出来的人设吗?

      “她被传入我的世界了,现在应该和我一样有了一个新的躯体。”

        “哦,是吗……”拓海轻轻松了一口气,似乎感到我的视线,与我对上眼,“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关心她才问你的。”说完,他自己便匆匆的跑出房间。

         “噗——”伊织忍不住笑了,“他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慢慢相处就好,首先,欢迎你加入我们。”

         这是被认同了吗?“很荣幸加入你们。”
           我从未知道,从此以后,我的生活不一样了,见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弥补之前的遗憾,和同伴们贫嘴……比之前的生活好太多了。

今天一生是你们的欢乐源泉

《弟控和兄控的恩爱日常》01

不定时更新,想起来了就更新。

001:宇智波佐助

  在7月23日那天,鼬有了一个弟弟。

  等父亲大人带自己到医院的时候,鼬就看到了在保温室里的弟弟。

  鼬隔着玻璃,一直盯着他的弟弟还没长开,皱皱的脸,小声嘀咕:“为什么弟弟长这么丑。”

  虽然小声嘀咕,却还是被躺在病床上的美琴听到。美琴大笑,对自己的儿子说:“傻鼬,你弟弟长大了可漂亮了。”

  不解,疑惑。

  “弟弟真的长大了很好看吗?”鼬看着皱皱巴巴的脸不敢相信的说。“比日向家的嫡女还漂亮吗?”

  日向家刚出生了一个女儿,从未出去见人,但传闻说这个女儿长得很漂亮。

  “哎——原来鼬想要个妹妹呀。”...

不定时更新,想起来了就更新。

001:宇智波佐助

  在7月23日那天,鼬有了一个弟弟。

  等父亲大人带自己到医院的时候,鼬就看到了在保温室里的弟弟。

  鼬隔着玻璃,一直盯着他的弟弟还没长开,皱皱的脸,小声嘀咕:“为什么弟弟长这么丑。”

  虽然小声嘀咕,却还是被躺在病床上的美琴听到。美琴大笑,对自己的儿子说:“傻鼬,你弟弟长大了可漂亮了。”

  不解,疑惑。

  “弟弟真的长大了很好看吗?”鼬看着皱皱巴巴的脸不敢相信的说。“比日向家的嫡女还漂亮吗?”

  日向家刚出生了一个女儿,从未出去见人,但传闻说这个女儿长得很漂亮。

  “哎——原来鼬想要个妹妹呀。”美琴亲呢的点点鼬的鼻子,装作很遗憾的说。

  鼬心中一紧,慌慌张张的说:“没有没有。”只不过,我想要一个漂亮的弟弟。后半句鼬没有说出来,只不过在心里说着。

  鼬隔着玻璃墙,一边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他刚出生的弟弟,一边在心里暗叹弟弟长这么丑。

  这时,他弟弟也睁开眼睛,看向他。

  小孩那双大大的眼睛看向他,纯黑色的瞳孔犹如黑曜石一般,漆黑如墨却无比澄澈,干净的双眼里只有他的倒影。

  鼬不由得看呆了,他被弟弟的眼睛吸引了。这时,弟弟冲着他傻笑,手拍打着玻璃,想出去见一见自己的哥哥。

  “父亲大人,弟弟叫什么?”鼬转头问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富岳。

  富岳沉思了一会,“宇智波……佐助。”

  “佐助吗?还真是个好名字。”美琴笑。

  “佐助……”鼬喃喃的说,“佐助。”鼬对着在保温室里的弟弟说道。

  佐助依旧对着自己哥哥傻笑,手在空中挥舞摇摆着,嘴里“咿呀咿呀”的说着什么。

  佐助,哥哥一定一直爱着你。鼬对着年小的弟弟在心里承诺着。

  就这样,在鼬五岁的时候,他有一个弟弟佐助。鼬自己也不知道,他已经被佐助绚丽的眼睛吸引了。

  鼬一直在医院照(傻)顾(看)弟弟。

  母亲大人果然没说错,佐助确实长漂亮了。

  鼬看着佐助的睡颜痴汉(?)的想。

  在医院期间,佐助长开了,脸上没有了皱,精致的五官与母亲相似。

  “sa……su……ke……”鼬手低着玻璃,嘴里的三个音节组成了自己可爱的弟弟。

  佐助像被吵醒一样,悠悠的醒过来,眼里带着初到世界的懵懂无知,但随即看到哥哥时,眼里带着星星一样的闪烁,像看到哥哥很开心。

  “咿呀。”佐助开心的说着什么,手隔着玻璃与自己哥哥相握,虽然有着玻璃相隔,但鼬好想能感到那双小手传来的温暖。

  鼬的心简直被佐助萌化了。

  就这样,美琴在医院期间,鼬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等父亲大人带着自己去医院看弟弟,后来鼬自己记下路线,就每天自己步行去医院看弟弟。

  每次富岳下班回家迎接他的总是冷冷清清的家。

  不由得暗叹:鼬太粘佐助了,都不认父亲了。

  一个月之后,美琴出院了。

  为了庆祝,富岳在翠仙阁包厢,邀请了四代目火影水门和玖辛奈一起。

  天色已晚,大街上许多的人匆匆忙忙的回家 ,翠仙阁0610号包厢内,气氛融洽,欢声笑语。

  玖辛奈望着鼬熟能生巧的为弟弟泡奶,然后再拿起筷子吃饭,不由得感叹:“要是自己儿子像宇智波鼬一样懂事就好了。”

  水门摸了摸玖辛奈的肚子笑:“只要不捣乱就好了。我可不想管理村子同时还要教育儿子。

  “哈哈哈哈……水门,活泼一点也好,给生活加点乐子。”富岳也改变一如往常的严肃,在聚会上放声大笑。  

  所有人都很开心,在一起聊天,除了鼬,他在一旁照(玩)顾(弄)弟弟。

  弟弟看着自己呢,眼睛好美,好想摸一摸。

  鼬真的伸手摸了上去,但被佐助小手攥紧,葱白的小手只能握住鼬的一个手指,鼬不由得想笑。  

  佐助看到自己哥哥的笑,也痴痴的笑起来,团扇少年们就这样互相微笑起来。

  月亮悄悄的爬了出来,月光透着窗户洒了进来。

  聚餐差不多快结束了,双方都准备离场。  

  在离开前,玖辛奈对美琴说:“要是我生个男孩,我们两家孩子就当好兄弟。要是我生个女孩,我就把女儿许配给你家儿子。”

        玖辛奈笑着说的,美琴也知道其实只不过是一句玩笑罢了。  

  但鼬听到后却震撼不已,要把自己的弟弟拱手相让给另一个女人?

  “不行。”鼬紧紧抱住正在喝奶的佐助,“我不同意,母亲大人也不要同意。”   

  美琴看着鼬一脸紧(护)张(妻)样,不由得想笑,“鼬,阿姨她只是开玩笑的,弟弟还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年纪小小的鼬听到后,安心了并在心里深深的埋下一个思想:弟弟永远是我的,不能和我抢弟弟。

唐宁街隔壁

意义不明。

(大概是中二的绘画练习。

意义不明。

(大概是中二的绘画练习。

唐宁街隔壁

草稿风的二柱子。


p1p2p3不同滤镜



tag皮一下

我愚蠢的欧豆豆啊

草稿风的二柱子。


p1p2p3不同滤镜



tag皮一下

我愚蠢的欧豆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