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次元

110.8万浏览    12.6万参与
怪桥桥
阳炎日快乐!!!! ◇◇◇◇私...

阳炎日快乐!!!!

◇◇◇◇
私设一个现代秋装的azami
◇◇◇◇◇

“如果那家伙还在,一起看着这样的景色,和女儿与女儿的女儿一起,一定非常幸福吧…”

阳炎日快乐!!!!

◇◇◇◇
私设一个现代秋装的azami
◇◇◇◇◇

“如果那家伙还在,一起看着这样的景色,和女儿与女儿的女儿一起,一定非常幸福吧…”

91

约稿
全身看情况
大头60-80
嫌贵?你看看别的太太要多少
不收徒不处关系
别想着混熟了帮你免费,不存在的
诚心约稿可小刀
互相尊重,谢谢

约稿
全身看情况
大头60-80
嫌贵?你看看别的太太要多少
不收徒不处关系
别想着混熟了帮你免费,不存在的
诚心约稿可小刀
互相尊重,谢谢

并不蠢的磁w
深夜指绘~我是真的不会画吼姆_...

深夜指绘~
我是真的不会画吼姆_(:з)∠)_

深夜指绘~
我是真的不会画吼姆_(:з)∠)_

没人搭理的荆棘
他们在森林终点相遇了。美杜莎被...

他们在森林终点相遇了。
美杜莎被闯入城堡的勇者救了出去。
“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我也是怪物,我不怕被石化哦。”
少女戴着白色斗篷,拉着少年的手,一起跑出了森林,开始了只属于他们和他们的冒险。
8月15日,阳炎又一次开始上演了。

他们在森林终点相遇了。
美杜莎被闯入城堡的勇者救了出去。
“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我也是怪物,我不怕被石化哦。”
少女戴着白色斗篷,拉着少年的手,一起跑出了森林,开始了只属于他们和他们的冒险。
8月15日,阳炎又一次开始上演了。

Mad Hatter
emmmm ,新坑,打算画星蝶...

emmmm ,新坑,打算画星蝶公主,可能ooc。

emmmm ,新坑,打算画星蝶公主,可能ooc。

Z'Aki.绘'

【忘羡洞房】

只是骑了辆自行车!!!!!!!为什么会被吞!!!!!我就不信了!!!

【忘羡洞房】

只是骑了辆自行车!!!!!!!为什么会被吞!!!!!我就不信了!!!

草莓味的奶包儿~

救救孩子,便宜约稿,大概三十到五十之间

救救孩子,便宜约稿,大概三十到五十之间

明梵殇

最近看了两个超好看的漫画!一个是《心之茧》,另一个是《Ten Count》,画风剧情都棒棒哒!
🌸
p1是《心之茧》的阿祁~
p2是《Ten Count》的两个主角,医生黑赖和小洁癖城谷~

最近看了两个超好看的漫画!一个是《心之茧》,另一个是《Ten Count》,画风剧情都棒棒哒!
🌸
p1是《心之茧》的阿祁~
p2是《Ten Count》的两个主角,医生黑赖和小洁癖城谷~

百里今天不吃饭呢

是和大闸蟹的互绘!水彩那张我画的蟹蟹的女鹅!第二张蟹蟹画的我!

是和大闸蟹的互绘!水彩那张我画的蟹蟹的女鹅!第二张蟹蟹画的我!

HARUKA

果然最软弱的样子还是无法袒露出来啊
自说自话又改了又改
太坦白的话便让我自己好悲哀
想推一首歌 名字叫≪聞こえますか≫
每每听到这首歌就会想到宗凛的小时候 不一定贴切啊 但像极了爱哭鬼凛的少年音 唱着第三句 失敗しちゃった
发现了吧 我歌单里大部分都是日语歌 日语歌啊 一直以来认为是歌词很直白又让人感到温暖的存在 还有现在被挪揄的日剧腔?我很喜欢呢
有意识地想要让文字更从我内心深处写出来 或许这样 能传达到你的感知深处吧?
只是 若是我突然感到万箭穿心 鼻梁和眼睛便会酥麻起来
一个歌单叫“重度抑郁: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阳光”
从某种角度说我很欣赏太宰治 连对死亡的向往都那么积极和罗曼蒂克 我想像过无数种死法 但...

果然最软弱的样子还是无法袒露出来啊
自说自话又改了又改
太坦白的话便让我自己好悲哀
想推一首歌 名字叫≪聞こえますか≫
每每听到这首歌就会想到宗凛的小时候 不一定贴切啊 但像极了爱哭鬼凛的少年音 唱着第三句 失敗しちゃった
发现了吧 我歌单里大部分都是日语歌 日语歌啊 一直以来认为是歌词很直白又让人感到温暖的存在 还有现在被挪揄的日剧腔?我很喜欢呢
有意识地想要让文字更从我内心深处写出来 或许这样 能传达到你的感知深处吧?
只是 若是我突然感到万箭穿心 鼻梁和眼睛便会酥麻起来
一个歌单叫“重度抑郁: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阳光”
从某种角度说我很欣赏太宰治 连对死亡的向往都那么积极和罗曼蒂克 我想像过无数种死法 但末了 我更坚定着 生きて
我喜欢在太阳下走动
阳光的味道是世间最想偷偷藏起来的美妙
仰起头让那不温不火的暖意摩挲我的皮肤 颜色是一片猩红 是血液的颜色吗? 好灿烂 好綺麗
但我也会想
若是太阳光有一点清凉的冷色调 会更好吗
城市每天蒸发谁 留下又有谁 日子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我好爱这世界!”我热泪盈眶地想。注视着天空,天空慢慢改变,渐渐变成了青色。我不停地叹息,好想褪去自己的衣裳。就在这时候,树叶、草变得透明,已看不见它们的美丽,我轻轻触摸草地。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太宰治在《女生徒》里如是说

于我而言这样的美丽 是那双绿色的眼睛吧
盈满温柔 迎着半梦半醒晨间第一缕光 伸出手 “おはよう Haruka”
HARUKA 当然不是我啊
他叫那个人 haru 。
就是刻画出来的如水晶般的眼睛 笑起来永远会微红了脸颊的人
我触摸不到啊
可我 四舍五入地说算是能听见他的声音吧 我听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可以
来我梦里朝泳池边的我伸出手吧
那时你看到的我一定不会被冻得青紫

我真喜欢你啊 真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