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爷

9841浏览    1219参与
德云lnm(开箱大吉)

德云曲艺学校(1)

前传

金名学校,私立初中,取金榜题名之意,寓意让莘莘学子都金榜题名。

“师父,咱们不能再让笑笑在这儿受委屈了,不就是......”张云雷还没说完,郭德纲一巴掌甩在了他胳膊上。

“孩子,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毕竟是咱们孩子做的不对,坏了人家的规矩”

“师父,早恋的不止咱家孩子,凭什么就处理笑笑啊”

“滚回家去,好好教育你徒弟,要是再出这种事,你就别说是我郭门弟子。”郭德纲见好好说没用,便只能沉下脸来,把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的师徒二人打发回家。

————————————

“校长,我的意思是,我们把学校收购了,改成曲校”

“郭先生,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早知道这孩子品行这么好,就从轻处理了”刚才还义正言辞要开除笑笑的校长,...

前传

金名学校,私立初中,取金榜题名之意,寓意让莘莘学子都金榜题名。

“师父,咱们不能再让笑笑在这儿受委屈了,不就是......”张云雷还没说完,郭德纲一巴掌甩在了他胳膊上。

“孩子,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毕竟是咱们孩子做的不对,坏了人家的规矩”

“师父,早恋的不止咱家孩子,凭什么就处理笑笑啊”

“滚回家去,好好教育你徒弟,要是再出这种事,你就别说是我郭门弟子。”郭德纲见好好说没用,便只能沉下脸来,把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的师徒二人打发回家。

————————————

“校长,我的意思是,我们把学校收购了,改成曲校”

“郭先生,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早知道这孩子品行这么好,就从轻处理了”刚才还义正言辞要开除笑笑的校长,看见郭德纲从车上下来,立马变成了一副献媚的嘴脸,郭德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种人也见多了,也懒得与他辩驳

“行,那就这么定了,校长还是您来当,这老师嘛,就留一个语文组,剩下的,都打发走了吧,整改什么的都不劳校长费心,全由我们来,两个星期以后,再无’金名学校’,只有’德云曲艺学校’”


九辫儿家的丫头

云气桃花落,残春待郎归(十)

圈地自萌,勿升正主!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请勿上升!!!

第十章  二九有应可深究

 
  是夜,​张云雷再次将杨九郎迎进屋内。

 
  “今晚就在我这将就一下吧,希望你不要嫌弃。”​张云雷温柔地说道,顺手将外衣脱了下来,挂在了床边的栏杆上,又走到桌边倒好了茶水。

 
  “我怎么会嫌弃角儿呢,能和角儿在一起简直是求之不得啊。”​杨九郎如实说道,心里别提多激动了,平时只想着欣赏自家角儿的风采,可没想过可以同屋而眠呢,今日竟如梦一般都实现了,那什么时候可以两情相悦,同床共枕眠呢……杨九郎不禁想入非非。

 ...

圈地自萌,勿升正主!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请勿上升!!!





第十章  二九有应可深究

 
  是夜,​张云雷再次将杨九郎迎进屋内。

 
  “今晚就在我这将就一下吧,希望你不要嫌弃。”​张云雷温柔地说道,顺手将外衣脱了下来,挂在了床边的栏杆上,又走到桌边倒好了茶水。

 
  “我怎么会嫌弃角儿呢,能和角儿在一起简直是求之不得啊。”​杨九郎如实说道,心里别提多激动了,平时只想着欣赏自家角儿的风采,可没想过可以同屋而眠呢,今日竟如梦一般都实现了,那什么时候可以两情相悦,同床共枕眠呢……杨九郎不禁想入非非。

 
  张云雷瞧他这副​样子,一看就没什么好事,拿起手边的扇子就打了过去,不过啊,那扇子开的也太大了些,这偏着的心啊,早就露出来了。

 
  “角儿,饶命啊,小弟知错了。”​杨九郎吐着舌头,两眼泪汪汪地求饶,这阵势,哪怕你是一座冰山也给你萌化喽。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快些洗洗睡吧。”​张云雷实在受不了那萌萌的表情了,真怕自己抑制不住告诉他,我爱你。

 
  杨九郎得意一笑,这下可找到角儿​的弱点了,简单的洗了洗,准备睡了∶“角儿,我睡在椅子上,你睡在床上。”

 
  张云雷正在铺床,听他一说,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为何,可是怕我这床不干净,这你管放心,我每日定是会打扫的,定不会脏。”语气中多了一丝信誓旦旦,心里还是想让九郎睡在床上的。

 
  “角儿,我是怕弄脏了你的床啊,怕你不高兴。”​杨九郎解释道,可不能让角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那又何妨,哪有那么多讲究呢,来吧。”​张云雷直接否定了杨九郎的多虑。

 
  “这……”​杨九郎还在犹豫。

 
  “兄弟之间在一起睡一觉怎么了,哪有那么多顾忌啊。”​张云雷心里一急,但是事到如今,只能用兄弟这两个字留住九郎了。却不知这话在杨九郎的内心掀起了多大的风浪,兄弟么,我可从未把你当作兄弟,可能,终是我多虑了吧。内心不免有一丝落寞,又怕打扰了角儿的好兴致,强颜欢笑道∶“好,那我们就都睡在床上。”

 
  张云雷也没想到杨九郎内心这么敏感,只当他想开了,等杨九郎上了床,就兴高采烈的​吹了灯,因为今天唱得有些累了,加上杨九郎在身边有了很多安全感,不知不觉,闻着杨九郎身上淡淡的香气就睡去了。深夜里,杨九郎却是难以入睡,呆呆地望着自家的角儿,纵使夜再黑,也难掩角儿的秀气,是啊,他总是这么招人疼,看着看着就想开了,兄弟又怎样,只要可以在一起,以后有的是机会,实在不行,就作兄弟陪他一世无忧。

 
  第二天天明,杨九郎一夜没怎么睡​,有他的角儿在身边,他怎么睡的下呢,眼见天色放亮,遂穿了衣服出门走走。刚出门,便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着急地在院中等待着,便走上前去问道:“你是哪里来的,找谁啊?”

 
  小童先是一怔,后来忙作揖行礼到:“杨公子,我是离殇班里的跑班,叫做小七。”​

 
  杨九郎纳闷:“离殇班什么时候有了跑班了,怎么一直没见过。”​

 
  “公子不知,我本是金陵一穷苦人家的孩子,因为家里穷苦,莫班主便留我在这当个跑班养活家里。平常晚上散了戏就回家的,清早再来。前几日我娘生了病,便请了几天假,正好与公子错过了,所以公子不认识。”​小七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那你大清早站在这里干啥呢?”​杨九郎接着问。

 
  小七无奈的叹了一声:“别提了,和二爷一起演《桃花扇》这出戏的侯生,原是班主一个已故的唱曲朋友家的儿子,班主好心接济他,让他来演侯生,他却不识抬举,还没演几次呢,今日却直接去金陵名气最好的醉心楼里给人家演出了,还扬言此生不再入离殇班,您说可气不可气。要不是我们二爷唱的好,他能每天有那么多观众!”小七提起这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二爷?”​杨九郎对这个称呼不太熟悉。

 
  “就是里面那位啊。”​小七往张云雷的屋子里指了指“您还不知道呢?熟悉的都知道咱们二爷的名号啊。”

 
  “角儿还有个称号叫二爷啊,哈哈,不愧是我的角儿,这名字就是霸气。”​杨九郎听了也是惊奇“不过,为什么要叫二爷呢?”

  
  小七得意一笑:“这您还得听我细细道来了,话说咱们二爷从小便被父母扔在那冰天雪地里,幸好遇到了当时四处漂泊唱戏的班主,将他捡了回来,后来半路上又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非要给班主怀里的小婴儿算一卦,以给自己多积点善缘飞升,班主虽不甚相信,但也是同意让他试上一试,看看是有着真本领,还是唬人骗钱的。”​

 
  “然后呢?”​杨九郎急切的问,没想到角儿的身世竟是如此,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角儿的故事,不免想多了解一点。

   小七看杨九郎一脸焦急,忙着道:“你别急,听我往下说啊,那算命的掐了半天指,还真算出来了,他说班主手里的孩子是捡的,捡到的时候旁边还有着一个桃花吊坠,吊坠背后刻了一个‘张’字。班主听说也是吓了一跳,这种事,他从未对别人提起,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他就这么算出来了,真是让人不得不相信了,就请他接着算上一卦,算一算这孩子的运气。”​​

 
  杨九郎听到这里,一脸疑惑:“这又与二爷这个称号有何关系呢?”​

 
  “二爷这称号啊,就出在这算命先生的卦上了,这先生给了班主几句小诗,是这样说的:

少年一曲动金陵,云起雷鸣满城惊。

戏为引来情为终,​戏台上下心意定。

九字缠身绕终生,​可怜波折梦难成。

八分错误天注定,二分缘分或由情。

是缘是劫终分明,九辫儿相逢​一念中。

说完之后,给这孩子取名张云雷,说这名字顺应天意,可遇良人。还说这良人命中定带有一个九字,但这良人虽好,却是如诗中所说,缘分难成,只有两分把握,是劫是缘,终由天定,切记不可逆转,否则更是无益。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因为有这两分缘分,而其人性格又是有些冷淡,便戏谑的起了个二爷的名字。”小七讲完,舒了一口气,看着杨九郎的反应。

 
  杨九郎听完,心里是万千感慨,悲叹角儿的身世,没想到角儿竟然是被捡来的,从小便没有父母的陪伴,比自己更是可怜,下定决心,从此一生,一定要对角儿好,不再让他受半分委屈。同时,一想到算命的说的九字,又有点小激动,这个人会是自己吗?真的有可能可以和角儿在一起吗?

 
  小七见杨九郎傻站着,脸上一会悲一会喜,忙叫他:“杨公子,您没事吧?”

 
  杨九郎拉回思绪:“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事情,角儿还没起呢,你先等会,我替你进去看看。”

 
  “是。”小七倒是乖巧,能进二爷屋里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至少得是二般的。

德云lnm(开箱大吉)

二爷收徒记(14)

可以点梗😂

—————————————————

张云雷翻看着手机,看见亲生搭档发的微博,赶紧在底下评论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啦!回去找你算账”

———————————————————

等笑笑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也就是杨九郎惯孩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祖宗,您就吃一口”

“不吃不吃,师叔做的不好吃”

“祖宗,好歹吃一口,师叔喂你 ,来,啊”

笑笑倔强的把头一偏,小嘴一撅,一副誓死不吃的样子,杨九郎的火也“腾”的一下窜上来了,把夹着一口菜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摔“路冉,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老不吃饭还长不长身体了,身体还要不要了”

“可是师父也不好好吃饭”笑笑小声嘟囔,好巧不巧,还是呗杨九郎听见了。

“你甭跟他比,好的...

可以点梗😂

—————————————————

张云雷翻看着手机,看见亲生搭档发的微博,赶紧在底下评论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啦!回去找你算账”

———————————————————

等笑笑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也就是杨九郎惯孩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祖宗,您就吃一口”

“不吃不吃,师叔做的不好吃”

“祖宗,好歹吃一口,师叔喂你 ,来,啊”

笑笑倔强的把头一偏,小嘴一撅,一副誓死不吃的样子,杨九郎的火也“腾”的一下窜上来了,把夹着一口菜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摔“路冉,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老不吃饭还长不长身体了,身体还要不要了”

“可是师父也不好好吃饭”笑笑小声嘟囔,好巧不巧,还是呗杨九郎听见了。

“你甭跟他比,好的不学学这个是不?你师父不好好吃有师爷管着 况且人家也不长个儿了,非得跟人家比那个。”杨九郎一听见笑笑爆张云雷的料,气不打一出来“这师徒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不让人省心。你吃不吃,啊?吃不吃?”

“不吃”“行,不吃啊,那你饿了别找我听见没,你现在不吃,今天一天都没饭吃,你可想好了”

“就不吃!”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二十天)

287天,今日份的思念请接收。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感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爱上你。

(马上就要宁波专场了,好期待,哥哥们,我想你们了,好想好想的那种。)

287天,今日份的思念请接收。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感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爱上你。

(马上就要宁波专场了,好期待,哥哥们,我想你们了,好想好想的那种。)

南柒不叫南柒

『关于青梅竹马了』

这个关于是我就青梅竹马了一个文来说的……

第一:青梅竹马了是我第一次写文,可能有些地方不是很合乎常理,多多包涵~

第二:这个文我想写的九郎和磊磊的形象,是和现实有不小的反差的,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想象,在这个文里,我想展现的是一个酷帅宠及一身的九郎,和可爱软萌和被宠的磊磊,可能就会把磊磊描述的稍微有点性转的感觉,(对不起)这个问题我尽量注意~

第三:这个关于是我之前就想写的,但是一直没有太在意,昨天晚上有一个粉丝评论我,才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就写了这个关于~

好了~就酱(占了tag很抱歉)

这个关于是我就青梅竹马了一个文来说的……

第一:青梅竹马了是我第一次写文,可能有些地方不是很合乎常理,多多包涵~

第二:这个文我想写的九郎和磊磊的形象,是和现实有不小的反差的,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想象,在这个文里,我想展现的是一个酷帅宠及一身的九郎,和可爱软萌和被宠的磊磊,可能就会把磊磊描述的稍微有点性转的感觉,(对不起)这个问题我尽量注意~

第三:这个关于是我之前就想写的,但是一直没有太在意,昨天晚上有一个粉丝评论我,才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就写了这个关于~

好了~就酱(占了tag很抱歉)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十九天)

286天打卡。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你是人间最美的花火,是这世间唯一的值得,生活很苦,但你很甜!

(风波总会过去,彩虹总会出来,爱上你们是我做过最酷的事儿。)

286天打卡。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你是人间最美的花火,是这世间唯一的值得,生活很苦,但你很甜!

(风波总会过去,彩虹总会出来,爱上你们是我做过最酷的事儿。)

南柒不叫南柒

【青梅竹马了】(十三)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新鲜出炉的文来了

因为今天是现码,所以……晚了一会儿

不过也没关系吧,也没人看

老规矩:

先看这~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正文————

 
  

张爸爸长叹一口气,有些忧桑地补充道:“你考虑过爸爸的感受不?要不是我拦着你,吃饭碎觉都要上隔壁去了……小祖宗……你这么冷落你的粑粑真的好吗……”

 
  ...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新鲜出炉的文来了

因为今天是现码,所以……晚了一会儿

不过也没关系吧,也没人看

老规矩:

先看这~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正文————

 
  

张爸爸长叹一口气,有些忧桑地补充道:“你考虑过爸爸的感受不?要不是我拦着你,吃饭碎觉都要上隔壁去了……小祖宗……你这么冷落你的粑粑真的好吗……”

 
  

小磊磊终于有了反应,听到这话,睨了张爸爸一眼,理所应当地说:“为什么不好?你有你老婆,我有我家九萌……你哪儿来这么多话……”学着小大人的样子说完,小磊磊从张爸爸怀里挣脱下来,朝着对门跑去。

 
  

跑了几步停下来,折回道张爸爸的身边,勾着爸爸的脖子亲了几口,“一口是你的,一口是妈妈的,记得我生日的时候来看我……”张爸爸嘴角上的弧度还没有勾到底,小磊磊已经欢天喜地的跑进了隔壁。“九萌,我来找你了……”

 
  

行为心理学中有一个21效应,意思是人们把一个人的新习惯或理念形成,并得以巩固,至少需要二十一天的时间。但是九郎和磊磊,从一开始到形成习惯,只用了一个星期不到。

 
  

尽管小九郎从来没有在小磊磊叫他的时候,认认真真地回答过一次,但好歹也算勉为其难地……默认了。小磊磊对这种认可心存欢喜,觉得自己好像离他更近的一步一样……

 
  

天天往这跑,小磊磊进诗柒家门就像进自己家一样。“九萌,你看,我真的把这首诗写好了……”小磊磊蹭蹭蹭跑上了楼,跑到小九郎的房间,炫耀地将手中的本子在杨九郎面前挥了挥。

 
  

杨九郎合上正在看的书,正好对上了小磊磊嘚瑟地小眼神,他眸光一闪,接了过来。下一秒,本子上别别扭扭地几行字被无情的撕了下来。小磊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你干什么……”小九郎没有说话,只是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钢笔,在本子上写了什么,杨九郎把本子又递给张云雷,张云雷看着本子上工工整整地几行字,看傻了眼,“你怎么写的这么好看,你怎么知道智商两个字怎么写的了么……”杨九郎难得勾了勾唇角,“磊磊……”“嗯?”“现在知道智商这两个字怎么写了吗……”杨九郎挑着眉梢,右颊浅浅的勾起一个弧度,不经意望过去,就会被吸引……

 
  

“知道!”小磊磊点了点头,庆幸自己那天回家专门问了问外公。她拿起书桌旁边的笔,翻来小九郎刚刚看的书,一边写,还一边说:“我不但会写‘智商’,我还会写‘呢’字了!一个语气词,才学的……”

 
  

杨九郎三滴巨汗,还没有滴下来,就看见小磊磊微眯着眼'指着自己的杰作,对他笑得荡漾。书的扉页上,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杨九郎三个字,而在杨九郎的旁边。是歪歪扭扭三个大字。智商呢……小磊磊天性调皮,还在“呢”字后面画了一个问号,一个笑脸。

 
  

杨九郎,智商呢……^_^

 
  

杨九郎脸上的笑意定住,唇边的弧度凝固,小磊磊看着他一下子拉下去的脸,有些心虚,“怎么了……我写的……难道不对……”他瘪了瘪嘴,绞着小手指,闪躲的眼神有些委屈。

 
  

杨九郎心神晃动,咽了咽口水,强压下自己的……无语。“没事……”小磊磊笑开了:“那我以后都在你名字旁边写,九萌,你说好不好……”不好!(闭嘴~)

 
  

小磊磊的眼神很干净,兴奋的时候'像是星星闪烁。杨九郎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咽了下去。“好……”这个时候的杨九郎还不知道,就是因为这句话,在很久以后,成了一个戒不掉的习惯。

 
  

迁就有了第一次,有的时候……就是一辈子……

 
  

小磊磊抱着本子笑得开心'正想要去玩他的玩具。小九郎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让他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诗柒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朝着小磊磊招手,“磊磊,晚上住在这里,家里没人。”“外公外婆呢?”小磊磊知道自己被爹妈‘抛弃’的事实,抱着本子乖乖巧巧走到了诗柒面前。诗柒看着小磊磊圆圆的脸蛋儿,伸手捏了捏。

 
  

“他们学校有个紧急科研项目。你爸爸妈妈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去了山里,要一个多月呢,你就住在我们家了!”

 
  

————正文结束……

 
  

连更flag完成,虽然没有人看,但还是很开心……

 
  

拜拜……

 
  

浮生

下台鞠躬……

 

敛意『限流封箱』

Finally I wake up.

原图微博 取用留评

被限流狠了就来P图了

Finally I wake up.

原图微博 取用留评

被限流狠了就来P图了

奈.堂良

选了几张自己认为适合做壁纸的图

另:我所打的tag都是我觉得和图多少有些              联系的,如果您认为我占了tag,那么,嗯……请原谅

选了几张自己认为适合做壁纸的图

另:我所打的tag都是我觉得和图多少有些              联系的,如果您认为我占了tag,那么,嗯……请原谅

奈.堂良

最后一张二爷的,我觉着太适合做壁纸了了,堂良瑞丽的杂志,太好看了

最后一张二爷的,我觉着太适合做壁纸了了,堂良瑞丽的杂志,太好看了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十八天)

285天,九辫儿真的值得。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世界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我还在爱着你。

(二爷在绿洲上说,就算我们离开了,不记得他了,他还是会记得我们。听完真的暖心了,又感到委屈,这么好的哥哥们,黑子们怎么忍心呢?我没有什么可以给这么好的你们,只有一颗真心,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285天,九辫儿真的值得。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世界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我还在爱着你。

(二爷在绿洲上说,就算我们离开了,不记得他了,他还是会记得我们。听完真的暖心了,又感到委屈,这么好的哥哥们,黑子们怎么忍心呢?我没有什么可以给这么好的你们,只有一颗真心,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南柒不叫南柒

【青梅竹马了】(十二)

啊啊啊啊~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俊逸朗秀,他的眸光有些深邃,睨了一眼已经吃得正欢的小磊磊,很认真的开口,“给别人起外号是不对的。”“啊?”小磊磊对上他的眼神,弱弱道:“我不是起外号,我只是叫你一个人……”“你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叫你给你起一个外号,而且只叫你一个人,你愿意么?”他的声音稚嫩却正经,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板一眼。

 

小磊磊还没来得及思考,便看见小九郎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举起了...

啊啊啊啊~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俊逸朗秀,他的眸光有些深邃,睨了一眼已经吃得正欢的小磊磊,很认真的开口,“给别人起外号是不对的。”“啊?”小磊磊对上他的眼神,弱弱道:“我不是起外号,我只是叫你一个人……”“你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叫你给你起一个外号,而且只叫你一个人,你愿意么?”他的声音稚嫩却正经,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板一眼。

 

小磊磊还没来得及思考,便看见小九郎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举起了三根手指,一边说着,一边依次放了下去。“我要叫你小祖宗。”“因为你是干爸干妈的小祖宗……你是我爸爸妈妈的小祖宗……你是大家的小祖宗!”“你叫张云雷啊……张云雷……”小磊磊的思维还停留在换位思考究竟是什么意思上面,就听见小九郎轻声叫了出来。“小祖宗”他叫的很正经,很认真。小磊磊看着杨九郎,总觉得心里痒痒的,他有些出神。神出着出着,小磊磊没有忍住,又鬼使神差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继续盯着杨九郎看。但是……他没有答应。

 

小九郎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却显得有点不开心。他抿了抿嘴强笑了笑,学着小磊磊之前的语调,继续叫:“小祖宗~”小磊磊收回自己的视线,还是没有回答。这个时候,杨九郎很自我认同的点了点头,“看吧,磊磊已经学会换位思考了……”话虽是说着,诗柒却看到了自己儿子神情轻微的失落,心里一阵乐,这个臭小子……她点了一下儿子的脑门,笑道:“这还差一次……”小九郎听了,点了点头很负责地叫了最后一次。

 

咳咳!!重点来了……

 

“小祖宗~”话音刚落下,小磊磊浅蓝的身影倏地一晃,下一秒,杨九郎的唇瓣被一阵柔软覆住,香甜的气息猛地袭入他的口鼻。铺天盖地……一触即离,轻若鸿毛。小九郎的脸一下子通红,像是才煮熟的虾子,红的发烫。

 

小磊磊倒是面色自若,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以后,环视了一圈几个前俯后仰地大人,认真地问道:“你们为什么笑?刚刚九萌说话的时候,我想起了许留山店里的樱桃班戟而已……”张妈妈看着小九郎难得的害羞,乐不可支,听女儿一解释,嫌弃道:“觉得九郎长的帅,喜欢就直说,哪来这么多理由……”欲加之锅,坚决不背!

 

小磊磊急忙反驳道:“真的!樱桃班戟可好吃了!我想试试是不是和樱桃班戟一样甜……看上去都是很美味的亚子……”说完,小磊磊伸手指了指小九郎的唇瓣,看着张妈妈尤其无辜。方才还有些窃喜的张爸爸这下彻底不爽了,没忍住跟着笑完以后,立马板起了一张脸,问道:“那你觉得,有樱桃班戟甜吗……”小磊磊根本没有把爸爸的生气当回事,偏着脑袋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和樱桃班戟不一样的甜!”小磊磊的语调软软糯糯,说出来的时候奶声奶气。小九郎的唇边似乎还残留着小磊磊的味道,香香甜甜,带着微微的羊肉泡馍的味道。像是迷魂汤,却又像是麻醉剂,像是一下子把他推上了云端,飘飘有些不能思考。

 

听到这话,又像是被重重的扯了一把,就要跌落。张爸爸却满意了。下一秒,小磊磊脆生生地嗓音接着响起,眉眼弯弯像是一道月牙。“比樱桃班戟还要甜!”

 

……………………

 

张家夫妇要在一周之后不得不回到深圳时,张爸爸还有些闷闷不乐,在大院门口抱着女儿千叮咛万嘱咐。“每天记得喝牛奶,不许拿去浇外公的仙人掌,生命力在顽强也会被你给折腾死……”“晚上看电视别看太晚,坐远一点……”“要听话,外公外婆的,干爸干妈的……”这话说完,本来听得快要睡着的小磊磊立马抬起头来,瘪了瘪嘴,看着张爸爸有些不满,“你为什么不让我听郎哥哥的话呢……”张爸爸刮了刮小磊磊的鼻子,哼道:“就凭着这几天,你对你家郎哥哥百依百顺的听话劲儿,还需要我说吗?”等等……什么时候他已经默认了,……你家郎哥哥……

 

我决定了,我要在粉丝50的时候开新坑,所以……
 你们懂得吧~
 好了好了,我开始表脸了……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十七天)

284天,风里雨里,我都在你身后守护你。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遇见你,何其有幸,山河万重,不及与你的一念相逢,若有可能,愿用我一生欢喜,换你往后余生,无灾无难,笑对春风。

(风吹云不散,长久郎相伴,我喜欢你,像风走了八万里,不问归期。)

284天,风里雨里,我都在你身后守护你。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遇见你,何其有幸,山河万重,不及与你的一念相逢,若有可能,愿用我一生欢喜,换你往后余生,无灾无难,笑对春风。

(风吹云不散,长久郎相伴,我喜欢你,像风走了八万里,不问归期。)

南柒不叫南柒

【青梅竹马了】(十一)

三天了,我太厉害了!!!!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小磊磊偷偷瞧了一眼杨九郎依然寡淡的脸,这个人怎么能无趣到这个地步!小磊磊并没有注意到,当他别过视线的时候,杨九郎的唇边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杨九郎牵着小磊磊的手,过了马路也没有放下,一直没有放下,就这样,两只暖呼呼的小手牵在一起,夹杂着不知道是谁的轻微的手汗,一路一路走回了家。夕阳很好,将将两道小小的身影。一高一矮,拉的很长……仿佛世...

三天了,我太厉害了!!!!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真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小磊磊偷偷瞧了一眼杨九郎依然寡淡的脸,这个人怎么能无趣到这个地步!小磊磊并没有注意到,当他别过视线的时候,杨九郎的唇边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杨九郎牵着小磊磊的手,过了马路也没有放下,一直没有放下,就这样,两只暖呼呼的小手牵在一起,夹杂着不知道是谁的轻微的手汗,一路一路走回了家。夕阳很好,将将两道小小的身影。一高一矮,拉的很长……仿佛世界都在余晖里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一个过路的旅人看着这一幕,心下一动,举起相机“咔嚓”。(请记住这个银)

 

………………

 

晚饭是在离大院不远的饭馆吃的,陕北风情特色菜,两家人一起。诗柒和杨爸爸做东,替小磊磊接风洗尘。小磊磊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正在专心地啃着老爷爷家的香辣鸡腿堡,还是他刚刚在餐厅旁边看到让张爸爸给买的,庆祝开学第一天的名义。当然,如果幼儿园也叫上学的话。

 

小磊磊抬起头来,小嘴上糊着一圈白白的沙拉酱,像是长了胡子,也像是小花猫。他扯了扯坐在旁边的杨九郎的袖子,口齿不清的问:“洗橙子不应该用水吗?……为什么要用风?”接风洗橙?接风洗尘……听到这个问题,杨九郎有些无语,抚额解释到:“是灰尘的尘,不是橙子的橙。”“哎呀……那不重要……”小磊磊潇洒的挥了挥手,大有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意思。看到小磊磊的动作,杨九郎突然想到了今天下午,那个梨涡的问题。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果不其然,下一秒……

 

“风那么调皮,能接住吗?”小磊磊接着问道,蹙了蹙眉头,很认真的思考着。心里也想着下一次有风的时候,一定要去试试。“……”杨九郎表示无法开口。风再调皮,能有你调皮么?他默默腹诽道,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便听见小磊磊自言自语地说到:“比起橙子,我还是喜欢吃草莓和樱桃,那多可爱吖~”絮絮叨叨地念完后,小磊磊把汉堡放在一边,舀了一勺诗柒递过来的一小碗羊肉泡馍,热气腾腾的烟雾生起'将小磊磊的整张脸都罩得朦胧。突然,小磊磊停住了吃饭的动作,几个聊的开心的大人看见这一动作皆是一愣。“怎么了,不好吃吗。”诗柒关心的问道。小磊磊水灵灵的大眼睛转了转,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自我认同的点了点头,“我觉得九郎不应该九郎……”原来不是饭不好吃啊……

 

张爸爸全程目击着杨九郎和小磊磊的有爱互动,本来就很心累,听到自己儿子张口闭口就是九郎的,顿时打翻了醋坛子,“那应该叫什么?”几个大人的视线瞬间落在小磊磊身上。顺带落在了小磊磊旁边的杨九郎身上。小九郎总觉得这些目光别有深意,耳根略红了红,强装着镇定舀着自己面前的那一碗羊肉泡馍。

 

小磊磊偷偷瞧了小九郎一眼。这才轻咳了两下,宣布国家大事一般的语气,认真无比。“我要叫他——九萌!”当事人终于承受不住一束束高压探究的视线。抬起头来,看着小磊磊精彩飞扬的脸蛋儿有些出神。“为什么?”杨九郎抿了抿唇。小磊磊伸出两个小手在两个肩膀旁边,一脸正气地说着“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人们反应过来后,小磊磊又在安静地吃着饭。

 

诗柒眯了眯眼睛,隔着自己的儿子揉了揉小磊磊毛茸茸的脑袋,带着一点诱哄道:“磊磊可真厉害……所以磊磊要记住,这个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所以只能你一个人喊……”听着诗柒的话,小磊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嗷呜一口,吃了一大口羊肉泡馍。真好吃!

 

然后,他直勾勾的看着杨九郎,脆生生地把两个字叫了出来:“九萌~”“…………”杨九郎装作听不见的样子。小磊磊也不气馁,继续叫,“九萌~”杨九郎继续吃。头也不抬,耳根子却有些热热的。小磊磊嘟了嘟嘴,不开心了,弱弱的叫了一句“九萌……”杨九郎依旧没有应下,还是自顾自吃着东西。气的诗柒差点一个爆栗敲在自己儿子头上。

 

她瞧着小磊磊转过了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汤汁,带着浅浅的失望,安慰道:“你九郎哥哥肯定在心里答应了……再接再厉哈~”张爸爸却是愉快地勾了勾唇角:“小孩子被将就惯了,合不来很正常,我就说这么小,娃娃亲很不科学……”张爸爸在瑜兮的一记凌厉地眼风下。噤声,缩了缩脖子。他看了有些不对盘的两个小孩儿,心里默默得瑟了一下……在这一瞬间的沉默空档,一直没有说话的杨九郎却突然开了口。

九辫儿家的丫头

云起桃花落,残春待郎归(九)

圈地自萌,勿升正主!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请勿上升!!!

第九章   桃花深处喜郎留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夕阳西下,夜幕降临,而九辫儿的爱依旧朝气蓬勃。

 
  戏还没有开始,张云雷便走到前台的幕帘后面观望,心急的想要看看杨九郎有没有来,透过缝隙的亮光,他一眼便看到了一如既往坐在前排的杨九郎。只是一眼,茫茫人海中,仿佛只有他在发光。此时的杨九郎,也是思君之切,不停的打量四周,看看什么时候才开场。果真是应了那句,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张云雷实在难掩心中的激动,直接走到戏台前去找自己...

圈地自萌,勿升正主!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请勿上升!!!







第九章   桃花深处喜郎留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夕阳西下,夜幕降临,而九辫儿的爱依旧朝气蓬勃。

 
  戏还没有开始,张云雷便走到前台的幕帘后面观望,心急的想要看看杨九郎有没有来,透过缝隙的亮光,他一眼便看到了一如既往坐在前排的杨九郎。只是一眼,茫茫人海中,仿佛只有他在发光。此时的杨九郎,也是思君之切,不停的打量四周,看看什么时候才开场。果真是应了那句,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张云雷实在难掩心中的激动,直接走到戏台前去找自己的心上人了。

 
  “九郎,你来了!”

 
  “角儿,你怎么提前出来了。”

 
  “在后台就见你来了,时间还早,怕你久等无聊,出来陪你聊聊天。”

 
  “还是角儿对我最好!”

 
   张云雷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当然是我对你最好了,小傻子。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要开始上妆了,不如把九郎一起带到后台聊天吧,想法已定,即刻付诸实践。

 
  张云雷拉起九郎的手∶“我要去后台上妆了,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呢。”说完,一脸期待地望着杨九郎。

 
  “可以吗?”杨九郎兴奋地问,后有转念一想:“不好吧,你的师父和师兄还在呢,会不会打扰他们。”

 
  “没事没事,师父和师兄同意的,走吧走吧。”张云雷迫不及待地拉着杨九郎进了后台,化妆的地方就是前台后面的一个小屋子,屋子里,因为今晚有演出,大家都在后台呢,几位师兄正在上妆打闹,忽然看小师弟领了一个小眼睛进来,全场瞬间安静了,张云雷不好意思道∶“几位师兄,这是九郎,我带他来后台看看。”大家瞬间反应过来,嬉笑地看着张云雷。

  
  还是亦平出来救场了∶“杨公子,在下亦平,上次还要多谢您对小辫儿的帮忙了!”上次杨九郎帮张云雷挡住那几个登徒子的时候,几位师兄后来随师父出来时也是见到的,所以亦平还是先提出了感谢,毕竟他对小辫儿也是真心相待的。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谁让他们欺负我的角儿呢!”杨九郎一脸宠溺地看着张云雷。

 
  剩下的几位吃瓜群众可不淡定了,江尧笑道∶“小辫儿厉害了啊,都成人家的角儿了!”

 
张云雷一笑,忙绕开话题∶“九郎,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大师兄亦平,二师兄东泽,三师兄远山,四师兄临川,五师兄江尧,六师兄风陵,七师兄青竹,八师兄鹤然。”

 
  杨九郎欠身行礼∶“在下杨九郎,见过各位师兄。”

 
  “杨公子客气了。”大家纷纷还礼。

 
  “大家以后叫我九郎便好,几位都是小辫儿的师兄,自然也是我的长辈了。”杨九郎笑道。

  
  “既然如此,咱们大家也不必客气了,时间要到了,咱们还是先上妆吧!”远山说道。

 
  “大家忙,我自己看看便好。”杨九郎见大家都忙了,也和张云雷走到了一个妆镜台前,看着自己的角儿打扮起来,心里一动道∶“角儿,我帮你上妆吧。”

 
  张云雷一愣,质疑地问道∶“你会吗?”杨九郎笑答∶“我试试,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张云雷顿了顿,佯装怒道∶“说谁是猪呢,老实交代。”杨九郎偷笑∶“谁多想就是谁呗。”望着角儿装怒的样子,感觉好笑极了,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耐人的人儿啊。张云雷推了推他,怼道∶“小眼八叉的,跟个河马似的。”杨九郎不甘示弱∶“哼!你还长的跟个羊驼成了精一样呢。”两个人怼的热闹极了,半天才进入正题。

 
   “来吧!”张云雷斗嘴累了,准备好好歇会儿,叫杨九郎开始他的第一次上妆之旅。

 
  于是,在一番折腾过后,杨九郎放弃了,实在是太难了,别看角儿自己上妆这么容易,动起手来可真不容易,望着被自己化成小花猫的角儿,杨九郎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角儿,对不起啊,给你把脸都画花了。”

 
  张云雷也是哭笑不得,本来以为的好好享受却和折磨差不多,不过他才不介意呢,妆好不好没关系,有人在就行了,望着杨九郎愧疚的小脸,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没事的,我再画一次就好啦,你看好了,我教你怎么上妆。”

 
   “好!”杨九郎开心的答应,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已经在脑海里幻想过多少次,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自己爱的人,陪他笑,陪他闹,心里的岁月静好,不过是与你相伴到老。

 
  他们俩个的小动作自然也是被众位师兄看在了眼里,大家都没有打扰,即使是一向爱闹的江尧也是默默地看着,这个时候,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合适,杨九郎对小辫儿的情,小辫儿对杨九郎的爱,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们也都希望着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好戏开场,九郎也提前坐回了戏台前看他的角儿,很快到了张云雷上场,台上台下,两个人都笑盈盈的看着对方,一个欣赏着角儿的风采,一个享受着心上人的宠溺,在杨九郎的深情与张云雷的欢喜中,两个人的心自然而然的地又进了一步,一眼万年,从此我的眼中只有你。

 
  一曲终了,观众们都走了,帮张云雷捡完银子的杨九郎此时正在与他的角儿在后台玩笑着,眼看着夜幕渐深,张云雷先开口问道∶“九郎,天黑了,路难走,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怕你累着。”

 
  杨九郎不好意思地一笑∶“角儿,我今晚可以住这里么?”

 
  张云雷听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杨九郎,师兄们也是疑惑,什么时候进展这么快了啊。

 
  看着大家的反应,杨九郎忙解释∶“不是的,我就是……其实,角儿,我没有银子了,我从家里带出来的银子都花光了,只剩这件衣服没有卖了,所以,客栈里的房子是不能住了。”说完,弱弱地低了头。

  
  张云雷问道∶“九郎,你不是住在家里的啊,原来你一直都在住客栈。”

 
  杨九郎叹了口气∶“没办法,我爹总是让我读书,烦都烦死了,就跑出来清净清净,谁知这么快就没有银子了。”

 
  “既然如此,师兄们,就让九郎留下吧。”张云雷恳求道。

 
  “哈哈,原来咱们的杨公子也是个不爱读书的呢!”东泽笑道,“只是,不知师父他老人家……”

 
  “没问题,只要杨公子愿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一阵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莫老头笑着走了进来,“今天出去办了点事情,未能及时迎接杨公子,实在是抱歉。”

  
  大家纷纷向莫老头望去,杨九郎也是急忙行礼∶“您客气了,我是小辈,您就叫我九郎便好……只不过,您说的是真的吗,我可以住下?”此时的杨九郎脸上满是期待,如果真的可以的话,就可以和角儿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张云雷也是激动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心里巴不得九郎长住。

 
  莫老头望着一脸期冀的两人,心里更是畅快,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愿意促成这门好事,免得往后苦难,于是慈爱的回道∶“我说可以长住,咱们院子西侧正好空了一间房,就留给九郎住吧,只是还没来得及打扫,今晚……”

 
  “今晚便先住在我那吧。”张云雷抢着开口,望着九郎,等着他的回复。九郎点点头,也是欣喜。莫老头自然不会过多阻拦,也就同意了,师兄们在一旁又是偷笑又是小声地说着悄悄话,远山却是在一旁欣慰的笑着,心里祈祷着他们两个可以天长地久,不负良人。

 
  就这样,杨九郎即将迎来和他的角儿度过的第一晚,从此的杨九郎,再也不会和他的角儿背道而驰!

格桑楠

深夜激情短打,存档等续x

      面对着高高城墙上端坐着的三位泰斗以及她们身后仙风道骨的诸位名家,张云雷纵步上前,黄花梨的太师椅前好死不死的偏是块泥浆地,他却置若罔闻,一脚便踏了上去,棕黑色的泥点在雪白的千层底上格外扎眼,银灰色的缎面大褂一掀便跪在了泥泞中,虽是泥地,但城墙前的地面均是坚硬的青石板,沉闷的撞击声听得人心头一紧,他却还是腰板笔直,面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变化,琅琅碎玉声启:“在下张云雷,当年年少无知口出狂言,冒犯了各位大家,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并保证此后永不再犯,要做那上品之人。”语毕,站起身来,不再给那些人一丝眼神,虽然下半身沾满了泥浆,那风流气...

      面对着高高城墙上端坐着的三位泰斗以及她们身后仙风道骨的诸位名家,张云雷纵步上前,黄花梨的太师椅前好死不死的偏是块泥浆地,他却置若罔闻,一脚便踏了上去,棕黑色的泥点在雪白的千层底上格外扎眼,银灰色的缎面大褂一掀便跪在了泥泞中,虽是泥地,但城墙前的地面均是坚硬的青石板,沉闷的撞击声听得人心头一紧,他却还是腰板笔直,面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变化,琅琅碎玉声启:“在下张云雷,当年年少无知口出狂言,冒犯了各位大家,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并保证此后永不再犯,要做那上品之人。”语毕,站起身来,不再给那些人一丝眼神,虽然下半身沾满了泥浆,那风流气度却恍若他在漫步云端一般。冲着远处那群已经有些泣不成声的姑娘们走去,依旧带着笑容,只是可能更温柔了些:“别担心,我很好,谢谢你们。”面对那些位高权重的艺术家们都不曾有一丝弧度的腰板在此刻冲着那些姑娘弯了九十度,她们泣不成声。

      婉拒了他人试图搀扶的手,一步步登上了德云社预备好的马车,虽然车顶上还残存着之前过街时候被砸中的臭鸡蛋的蛋液和小菜叶,但是车内的人依旧腰板笔直,迎着露头的朝阳,身后光芒万丈、锋芒毕露。



 

PS别杠我没结果,写给自己看的,提醒自己往上下接文的,麻烦看不顺眼绕道就行,生而为人,请您善良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十六天)

283天,我们要笑对人生。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世态炎凉,所幸有你温暖时光,以后的雨雪风霜,我陪你一起抵挡,同你见证那最后的冬日暖阳。

(说真的,二爷今天的热搜,自认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替磊磊和小羊觉得委屈,患难与共,九辫儿是真的好,经过这些,我相信以后哥哥们的相声会越来越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我们永远都在你们身边,就算喜欢你们是世界上最不被认可的事,是最大的错误,那我也义无反顾,你们是我唯一爱上的角儿,更是我一生永远爱着的角儿。)

283天,我们要笑对人生。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世态炎凉,所幸有你温暖时光,以后的雨雪风霜,我陪你一起抵挡,同你见证那最后的冬日暖阳。

(说真的,二爷今天的热搜,自认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替磊磊和小羊觉得委屈,患难与共,九辫儿是真的好,经过这些,我相信以后哥哥们的相声会越来越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我们永远都在你们身边,就算喜欢你们是世界上最不被认可的事,是最大的错误,那我也义无反顾,你们是我唯一爱上的角儿,更是我一生永远爱着的角儿。)

南柒不叫南柒

【青梅竹马了】(十)

来了来了~~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杨九郎停顿的动作摩擦到了小磊磊的眼角,让他有些吃痛,惊呼一声。杨九郎急忙把手挪开,有些担忧地看着小磊磊,想哭又没有哭出来的眼眶,微微泛着让人心疼的红。他的小手轻轻摸了摸小磊磊的脸蛋,“不许哭鼻子,我帮你吹吹。”

 

两个小孩儿隔得很近,小磊磊几乎可以闻到杨九郎身上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薄荷的清香,很干净,很温暖。说着话的时候,他依稀可以看到小九郎耳边的细小绒毛,...

来了来了~~

老规矩: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当真

小学生文笔          别杠

看文先看这~

 

杨九郎停顿的动作摩擦到了小磊磊的眼角,让他有些吃痛,惊呼一声。杨九郎急忙把手挪开,有些担忧地看着小磊磊,想哭又没有哭出来的眼眶,微微泛着让人心疼的红。他的小手轻轻摸了摸小磊磊的脸蛋,“不许哭鼻子,我帮你吹吹。”

 

两个小孩儿隔得很近,小磊磊几乎可以闻到杨九郎身上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薄荷的清香,很干净,很温暖。说着话的时候,他依稀可以看到小九郎耳边的细小绒毛,像是会呼吸的蒲公英,扑棱着小翅膀,分外动人。

 

“嗯……”小磊磊乖巧的闭上眼睛,温热的气息拂过红润的脸蛋儿,禁不住痒,小磊磊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望进杨九郎不大却深邃的瞳眸中,一时出神。

 

杨九郎收回一直放在小磊磊脸上的视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但目前来说,你和我是不可能一样的……”

 

“为什么?”小磊磊绞着手指,有些纠结于这个问题。小九郎将一堆擦过的纸巾扔在垃圾桶里,捧起自己的饭盒。他的动作慢条斯理,一面将自己的碗里没有动过的皮蛋舀到了小磊磊的饭盒里,一面看着他思索的样子,失笑到:“你知道……智商两个字怎么写吗?”“不知道。”小磊磊思索了一会儿,认真地摇了摇头。小磊磊难得乖巧顺从的样子着实取悦了杨九郎,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可是……我知道……”“……”还能愉快的玩耍吗?小磊磊大大的眼睛骨碌骨碌的转了转,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小九郎右嘴唇角微微的弧度,突然,伸手戳了一下。小手肉肉的,软软的,戳上去不疼。杨九郎的眉头却蹙了蹙,没有明白小磊磊的意图。

 

这个时候,小磊磊软软地来了口,把杨九郎之前的语调学了七八分像:“你知道……梨窝两个字怎么写吗?”杨九郎想也没想:“知道……”听到这话,小磊磊笑得眉眼弯弯,“但……那不重要……”“为什么?”杨九郎疑惑地问。心里却有种被坑回来的错觉……“因为……你没有”小磊磊指了指自己圆圆的脸蛋,嘴角的弧度勾得可爱“可是……我有……”小磊磊神气活现的,就连语调的起伏都入木三分。

 

说罢,嘟着嘴朝杨九郎做了一个鬼脸,愉快的?注意形象的?继续吃饭了……

 

‘恩……真香,每次把食物当成某人,似乎都能吃的特别香!’小磊磊边吃边想。小九郎看着小磊磊似乎都带着笑意的眉梢,嘴角徐徐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荡漾开来。

 

吃完午饭后,小磊磊抢先一步坐了杨九郎的座位,自来熟地和旁边的王九龙叽叽喳喳地说着话。杨九郎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看书,偶尔往旁边瞄一眼,真的只是偶尔!虽然一下午过去,他的书只翻了两页。

 

尽管小磊磊和王九龙聊的欢腾,临放学的时候,还是背着杨九郎帮忙收拾的书包,跟在沉默寡言的杨九郎身后,亦步亦趋地朝外走。

 

大部分的小朋友都是家长接送的,所以幼儿园门口停了不少私家车,杨九郎张望了一下,看见了在马路对面停着的保姆车。过马路的时候,小九郎抿了抿唇,突然停下了脚步。一直垂头看着脚尖,各种神游的小磊磊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上了一堵肉墙。

 

“咚!”“诶呀!”他猛地一醒神,瞪大了眼睛,有些恼怒地看着杨九郎转过来的俊脸,呲牙咧嘴地揉着自己被撞的红通通的鼻子,递了一个眼神过去。道歉!杨九郎收到了,但是没有道歉。

 

他神态自若,只是拉过小磊磊的手,让他和自己并排的走在一起,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过马路了,小心一点。”小磊磊的眼神继续,道歉!杨九郎忽视,反而说到:“以后上课少和王九龙说话。”“为什么?”小磊磊不服气。杨九郎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地吐出两个字“幼稚……”“哦……”想着放过狠话,说要和他一样,小磊磊瘪了瘪嘴,闷闷的应了一声。却没有想过,他这个年纪,不就是该幼稚的时候吗……

有一种等待叫来日可期

如果有来生来世

我一定要找到你

如果有来生来世

我一定要找到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