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云

572浏览    323参与
十一彧

我们在奔跑

无差,ooc有


快点啦。


阿云嘎老这样说。


他做什么都很积极,大学时就这样。


你们快点儿。他做班长时对全班同学这样说,快点儿练功,快点排练,快点休息,快点儿起床。稍显唠叨的奶妈人设与他雕刻般锋利冷硬的面孔不大合拍,可谁让肖杰慧眼识人,愣是敲碎了冰层,拽出一个负责努力的乖苗苗。


学期末聚餐时,大家总不忘嘻嘻哈哈敬班长一杯,辛苦班长了,多亏了班长。这时他会有一点脸红,两手捧着酒杯,还会用手肘顶顶旁边的郑云龙,你,你慢点喝。那人满不在乎地一口干了,用空杯跟他碰一下,再极其自然地把酒杯换个个儿,呲出一口白白的鲨鱼牙,...

无差,ooc有




快点啦。

 

阿云嘎老这样说。

 

他做什么都很积极,大学时就这样。

 

你们快点儿。他做班长时对全班同学这样说,快点儿练功,快点排练,快点休息,快点儿起床。稍显唠叨的奶妈人设与他雕刻般锋利冷硬的面孔不大合拍,可谁让肖杰慧眼识人,愣是敲碎了冰层,拽出一个负责努力的乖苗苗。

 

学期末聚餐时,大家总不忘嘻嘻哈哈敬班长一杯,辛苦班长了,多亏了班长。这时他会有一点脸红,两手捧着酒杯,还会用手肘顶顶旁边的郑云龙,你,你慢点喝。那人满不在乎地一口干了,用空杯跟他碰一下,再极其自然地把酒杯换个个儿,呲出一口白白的鲨鱼牙,敬班长!我干了,你看着!再一饮而尽。

 

年轻人喝酒的夜晚从不想天亮。班长又操心了,大家快点收拾了,回去睡觉了昂。

 

他驾着摇摇晃晃的郑云龙,身躯虽瘦削,却满满当当地将人搂进臂弯,撑得很稳。班长,你为什么老这么急啊,你看,星星,多美。

 

醉了的骆驼秃噜着逻辑混乱的呓语,阿云嘎用手拨拨的他蓬蓬的刘海,很沉静地低声问,喜欢吗,星星。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傻笑,喜欢啊,好亮。

 

那就快点儿,去摘呀。他软软地回答,把小了一号的手嵌进他暖热的大手里,再反手扣过来,抓紧了,一手扶着人肩,我们走快点儿。

 

阿云嘎做什么都好快。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一刻也慢不下来。作为他的好室友,好兄弟,好朋友,郑云龙却实在是一个喜欢慢悠悠的人。他们太不一样了。但郑云龙却成了与阿云嘎走得最近的人,比爱侣还近。

 

这很奇妙,当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几百个再平常不过的相处的日子里,他俩像两只小兽一样试探着,靠近着,紧挨着,慢慢创造出一个小小的、闭合的、只属于他俩的磁场。

 

阿云嘎做什么都喜欢拉着他,他对郑云龙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宽容和耐心,像一个兄长对最小的弟弟那样的疼爱和严厉。他不厌其烦地催他这样那样,好像不知道这无论作为什么身份来讲,都有一点逾界了,都是成年人了,谁还能这么天经地义地管着谁呢。可是郑云龙没有拒绝过。他只会撒娇耍赖,最多加一点小小的不痛不痒的抱怨,从不会横眉竖眼说一句,关你什么事。于是这就成了一件正常的事。

 

郑云龙呢,多少个发懒的时候,他看着阿云嘎忙忙碌碌的身影,他去练功了,他去兼职了,他有什么活动,他又要出门了,就忍不住喊,嘎子,等等我!

 

他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阿云嘎像个被抽打的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时,他就有一种很惊慌的感觉,像,像有什么东西,就快要抓不住了似的。室友们打游戏的打游戏,睡觉的睡觉,念台词的念台词,清淡平常,堪称岁月静好。他不知道他在慌什么。有很多个这样的时刻。

 

每当他开口,阿云嘎回头温和地看他一眼,像是询问,又像是了然,郑云龙咬咬嘴皮,干嘛去,带我一起呗。他左右瞄瞄,害,有点无聊。

 

阿云嘎几乎不拒绝他。甚至可以说,他乐意之至。他带着他练嗓,带着他去上班的地方,带他认识他的蒙古朋友。

 

阿云嘎还是很忙,很快,是八音盒上跳舞的小人,旋转,旋转。可是他有了一个陪他一起的小人,他们手拉手一起,奔跑,跳跃,旋转。

 

大龙,你快点儿。

 

嘎子,你等等我。

 

他们一个催促和等待,一个回应和追赶,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我什么都想快一点,再快一点。但我也不想丢下你。

 

我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不能丢下我?郑云龙好大一个堵在他面前,眼神明亮又暗含期冀。他俩第一次开诚布公地谈这个问题,阿云嘎很深很深地看他,什么都可以,大龙,和我一起。

 

郑云龙手指轻轻动了动,笑成小孩,我也,我老怕稍不注意,你就跑得太远了,我追不上。

 

嘎子,他伸出手,带着我跑,好不好。

 

当然,阿云嘎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在这正式的请求提出之前。

 

有些问题不需要回答,语言只是一个仪式。

 

阿云嘎牵着郑云龙的手奔跑过漫长岁月。黑暗的,光明的,泥泞的,平坦的。他仿佛不知道什么是疲倦,尽管生活明明白白地将之刻到了他的眼尾。横冲直撞也好,踽踽前行也罢,他不曾停过。郑云龙有时稍微慢下一点,气喘吁吁的,手撑着膝盖,脸上是被狠狠磋磨了的辛苦,嘎子,嘎子,他喊。这样就可以获得无限的力气。

 

他当然颓废过,痛苦过,谁也不是圣人。他在烂醉如泥的夜晚把眼睛揉得通红,抬起手端详掌心错综斑驳的纹路,啊,不是很顺的样子呢,又握住,留出一个小小的空,那里是另一个人的手的位置。他不是一个人。

 

阿云嘎在做什么呢。他可能在拍没什么营养说不上好坏但酬劳不低的网剧,可能一身正装在某些晚会举一支话筒孤零零笑吟吟地唱歌,可能在参加综艺,一遍遍跳着矫健凌厉的蒙古舞……他可能在一个小小的剧场,十二分认真地排一部小成本的音乐剧。哦,音乐剧。想着想着,他又满意地笑,奔跑,不停地奔跑,和嘎子一起呢。

 

心志相孚为莫逆,暮云春树,想望丰仪。

 

后来,他们被更多的人看见了。脚下的路变得芬芳而蜩沸,酣畅又惊险。他们离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想摘的星星更近了,又仍仿佛是遥不可及的样子,但这有什么关系,他们还在奔跑,郑云龙牵着阿云嘎的手,一步一步,奔向壮阔而莫测的未来,永不停歇。

 

你我都是夜行人,注定同路追赶星光。

 

星光撒落肩头,星星笑得很欢。

 

Notes:

奔跑的时候,牵手是累赘.
但有些人的手是不能放开的.




十一彧

还你还我

第七次重看声,对第一期俩人之间暗潮涌动(舞动)的张力的古早脑洞
破镜重圆
狗血,ooc有
互攻


Summary:

“把我还给你,把你还给我.”


一首小诗

点击“结束”进入神秘草原.


我越是逃离 

却越是靠近你 

我越是背过脸 

却越是看见你 

我是一座孤岛 

处在相思之水中 

四面八方 

隔绝我通向你

一千零一面镜子 

转映着你的容颜 

我从你开始 

我在你结束 


The end.


第七次重看声,对第一期俩人之间暗潮涌动(舞动)的张力的古早脑洞
破镜重圆
狗血,ooc有
互攻


Summary:

“把我还给你,把你还给我.”


一首小诗

点击“结束”进入神秘草原.


我越是逃离 

却越是靠近你 

我越是背过脸 

却越是看见你 

我是一座孤岛 

处在相思之水中 

四面八方 

隔绝我通向你

一千零一面镜子 

转映着你的容颜 

我从你开始 

我在你结束 


The end.


十一彧

还你还我【七】

狗血,ooc有

互攻提及


Summary:

“我给你最洁净也最罪孽深重的爱和全部.”


半首小诗.

(点击“你”进入神秘草原.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词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

狗血,ooc有

互攻提及


Summary:

“我给你最洁净也最罪孽深重的爱和全部.”


半首小诗.

(点击“你”进入神秘草原.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词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


fin.




十一彧

还你还我【六】

狗血,ooc有

互攻提及


Summary:

“大龙,要怎么才算还够呢?”


这是一首很美的歌

(点击“心”进入神秘草原.


层层叠叠 迂迂回回

虚虚实实 明明暗暗

红了山茶 红了海棠

红了杜鹃 灰了我的心

红了胭脂 红了珊瑚 红了樱桃

碎了我的心 我的


tbc.


狗血,ooc有

互攻提及


Summary:

“大龙,要怎么才算还够呢?”



这是一首很美的歌

(点击“心”进入神秘草原.


层层叠叠 迂迂回回

虚虚实实 明明暗暗

红了山茶 红了海棠

红了杜鹃 灰了我的心

红了胭脂 红了珊瑚 红了樱桃

碎了我的心 我的


tbc.



十一彧

还你还我【五】

这是一个无奈的补档.

狗血,ooc有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Summary:

“不能哭”


一句与云无关的诗

(点击”你“进入神秘草原.

相信窗,不相信门

相信母亲,但不相信九个月

相信命运,不相信黄金的骰子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

tbc.

这是一个无奈的补档.

狗血,ooc有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Summary:

“不能哭”


一句与云无关的诗

(点击”你“进入神秘草原.

相信窗,不相信门

相信母亲,但不相信九个月

相信命运,不相信黄金的骰子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

tbc.

十一彧

还你还我【四】

这是一个懵逼的补档.

狗血,ooc有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请点击小羊进入神秘草原.


大学时的郑云龙和现在很不一样。

就是个普通的大男孩,脸上还带着没褪完的婴儿肥,咧着嘴笑的时候有点傻气,他大大的一只,脾气却挺好,为人又爽朗,谁都乐意和他玩。走到哪里就是呼朋引伴的一堆。极少数的时候,被惹着了,也是有火气的,但班长过来呼噜呼噜毛就好了。

他老跟班长吵架,各执己见,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气哼哼地谁也不理谁,转眼俩又嘎子,大龙地叫,没事儿人一样排着肩去吃饭。

就像猫猫狗狗的战斗,谁也挠不疼谁。

直到毕业那一次。

郑云龙没把毕业当回事儿,他和阿云嘎肯定是一块儿的,相同的专业,对音...

这是一个懵逼的补档.

狗血,ooc有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请点击小羊进入神秘草原.


大学时的郑云龙和现在很不一样。

就是个普通的大男孩,脸上还带着没褪完的婴儿肥,咧着嘴笑的时候有点傻气,他大大的一只,脾气却挺好,为人又爽朗,谁都乐意和他玩。走到哪里就是呼朋引伴的一堆。极少数的时候,被惹着了,也是有火气的,但班长过来呼噜呼噜毛就好了。

他老跟班长吵架,各执己见,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气哼哼地谁也不理谁,转眼俩又嘎子,大龙地叫,没事儿人一样排着肩去吃饭。

就像猫猫狗狗的战斗,谁也挠不疼谁。

直到毕业那一次。

郑云龙没把毕业当回事儿,他和阿云嘎肯定是一块儿的,相同的专业,对音乐剧有着同样的热爱,,对彼此有着绝对的忠诚,谁能把他俩分开呢。

未来再难,两个人总归是一起闯的。

所以他没就这个问题和阿云嘎好好讨论过。

那段时间,阿云嘎显得过于疲倦。他在校外有兼职,学校里有班长的事务,又要准备毕业的演出,整个人都瘦了不少。郑云龙难得乖乖的不去烦他,自己在网上四处搜集资料,投递简历,连带阿云嘎的一起。

他也没跟阿云嘎说,没成就算,成了可是个惊喜呢。

毕业大戏那晚,郑云龙喝了不少,与同学老师一个个地拥抱,告别,祝福。眼睛红红的,却又盛着亮晶晶的笑意,谁都不舍,但谁都向往,那条名叫未来的路。

啊,大家就这样分散啦。

哈,我和嘎子还是一起。

郑云龙拉着阿云嘎去小旅馆时,心里有一千只小羊在撒欢



tbc.

十一彧

还你还我【三】

狗血,ooc有
本章偏龙嘎,本质互攻

“失去了你,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阿云嘎又在冲人热情爽朗地笑。


阿云嘎兔牙都露出来了。


阿云嘎长了肉之后好操多了。


郑云龙漫无边际地神游。


阿云嘎在试唱了。


我的爱人

你会不会

一直哭着到天亮

……


会。


…咳,唱得真好。


“请六号首席郑云龙到试唱间。”广播里突然传出声音,全场一片哗然。


一直高冷范微低着头的郑云龙抬眸,先佯装愣了愣,站起来的时候笑得可开心,有趣。


他信步过...

狗血,ooc有
本章偏龙嘎,本质互攻

“失去了你,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阿云嘎又在冲人热情爽朗地笑。

 

阿云嘎兔牙都露出来了。

 

阿云嘎长了肉之后好操多了。

 

郑云龙漫无边际地神游。

 

阿云嘎在试唱了。

 

我的爱人

你会不会

一直哭着到天亮

……

 

会。


…咳,唱得真好。

 

“请六号首席郑云龙到试唱间。”广播里突然传出声音,全场一片哗然。

 

一直高冷范微低着头的郑云龙抬眸,先佯装愣了愣,站起来的时候笑得可开心,有趣。

 

他信步过去,衣服上骚包地挂了两条链子,走起来咵咵作响。

 

推门的时候,阿云眼睛眨了眨,略微偏头用余光去瞟,怎么这样啊。他脚尖轻轻蹭了下地板有些想逃。

 

相较起来郑云龙倒是十分入戏,压低了眉直直地看他,走过去,嘴角噙着轻松自得的笑意,是很标准的与老同学竞技该有的表现。

 

阿云嘎咬了咬嘴唇,也尝试着给出一个笑容。

 

他往前走去,没人看得出这几步路的悲壮,他一直去觑郑云龙的脸色,却什么也看不出。

 

太紧张了,郑云龙堪称友好地伸手他也没看见,上前就不管不顾地揽他肩,想凑过去解释,郑云龙配合地靠近,在他耳边轻声,好好唱。

 

手下却用了几分力气。

 

阿云嘎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误会他急于表现,还是对结果根本不屑一顾,或者,单纯就是嘲讽他? 

 

他当然不会把这当成鼓励,他们现在的关系,本来也不是和谐美好的同学情。

 

郑云龙含笑听出品人讲规则,阿云嘎却微微抿着嘴,看起来倒是很在意的样子。

 

不过他在意的不是大家以为的这件事罢了。谁是首席,如果可以,把他的成绩算在郑云龙身上都行,只要他想要,他什么都愿意给他。

 

可是他也摸不准现在的大龙想要什么了。

 

阿云嘎略略歪着头,有些走神,都没有注意表情管理。落在郑云龙眼里,又是令一副心思。

 

果然很想要,哈。他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得到赏识和认可的机会。

 

他一直都是这样。

 

郑云龙心里冷哼,面色却丝毫不显,眼睛微眯了下,倒是一副落落大方任人打量的姿态。

 

阿云嘎手从背后伸过去抓他的手,有些急躁地碰到了人腿,又飞快缩了回来,郑云龙感觉到,故作有些茫然地偏头,就是不看他。

 

阿云嘎看着那人离的很近的侧脸,感觉心里一锅水咕噜作响,都要开了。脸上也火辣辣的,却什么也不能说。

 

郑云龙先唱,没什么意味的捏了捏他的手臂。

 

钢琴伴奏和不太上,阿云嘎在角落有些期待地指了指自己,我给你伴,肯定特别好。

 

郑云龙没有反应,他舔了舔唇,失落地移开眼。

 

手在身侧紧了紧,阿云嘎提了马克老师的名。

 

其实这样是有些不尊重钢伴老师的,这些年他早已经修炼了一套八面玲珑的人际交往手段,跟他相处的人都如沐春风,从来没说冒犯到谁。

 

但那人在台上,还是不太适应镜头的样子,有些不耐,也有些无措,所以他顾不得这么多了。

 

终于对了,听到前奏的郑云龙孩子气地跟着点头,咧开嘴笑了,阿云嘎心松下来,有些开心地弯了弯眼睛。大龙还是和当年一样,合他心意了就毫不吝啬表现在脸上。

 

除了第一句,郑云龙就没再给他一个眼神。阿云嘎眼巴巴地盯着他唱。

 

郑云龙唱得很棒,是他演过的音乐剧,阿云嘎偷偷地去看过。不止一次。

 

出品人都赞许地点头,阿云嘎真心实意地笑得满足,大龙很优秀,他好骄傲。

 

他专注又苦涩地一直盯着郑云龙,手紧紧绞在一起。

 

大龙现在看起来和以前好不一样了。

 

瘦了不说,做了妆发,也不常大笑了,竟有些冷硬不可接近的样子。一双大眼睛还是那么亮,却不会再像装了桂花酒一样水汪汪甜腻腻地看他,他用那双眼睛友好而克制地与所有人打招呼,对他却只剩了不屑于隐藏的怠慢和疏离。

 

轮到他时,他直接选了歌里最激烈的一段。

 

the music your music  

It leases my ear

I turn and it fades away

you are not here

let hopes pass let dream pass

let Them die!

without you what are they for

……

 

唱这一句的时候,阿云嘎毫无预兆地转身,直勾勾地看着郑云龙,几乎是咬紧牙关一个词一个词迸出来的,最后一句甚至带了哭腔。

 

重逢以来,郑云龙的轻慢冷淡,令他的心里有如坠了巨大一块冰,寒气逼人,却也是他最后的宝贝了,只好紧紧用肉身去捂着,沉沉的委屈和愧疚翻涌着,此刻更甚,在镜头下,在众人前,他差一点就要失控。

 

失去了你,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郑云龙远远站着,昂起头,不置可否地笑了。

 

阿云嘎心灰灰的,唱完之后整个人都有点颓了,蔫蔫地站着,听到首席的结果也神不守舍的样子。

 

郑云龙倒表现得挺开心的,毫不在意地鞠了一躬,又笑着和阿云嘎拥抱,阿云嘎抬眸看他,双手都去抱他的腰,短暂停留了半秒,郑云龙毫不留恋地退开了。

 

阿云嘎探身去拿资格建议时,扎在裤子里的毛衣跟着往上提,薄薄的灰裤子显露出三角内裤的形状,很有肉感的样子。

 

郑云龙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微眯着眼笑,手感也很好。

 

昨晚只做了一次,有些可惜。

 

出去的时候,阿云嘎把手搭上郑云龙的肩,试探性的轻拍和摩挲,看起来是在安抚失利的老友,心里却在默默祈祷,不要甩开我,大龙。

 

大家都为他俩起立,掌声经久不绝。没人看得出走上首席位子的那个人反倒像很不安似的,不住地回头向下看。

 

郑云龙感受到眼风,一次也没有抬头。



tbc.


十一彧

还你还我【二】

狗血,ooc有

本章嘎龙,本质互攻


Summary:

“太幸福了,不会再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神秘数字:20649899

或评论见.


tbc.


狗血,ooc有

本章嘎龙,本质互攻


Summary:

“太幸福了,不会再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神秘数字:20649899

或评论见.


tbc.


十一彧

【还你还我】(一)

第七次重看声,对第一期俩人之间暗潮涌动(舞动)的张力的古早脑洞

狗血,ooc有

破镜重圆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Summary:

——“你还想不



 神秘数字:20638106

或评论见.

tbc.

第七次重看声,对第一期俩人之间暗潮涌动(舞动)的张力的古早脑洞

狗血,ooc有

破镜重圆

本章龙嘎,本质互攻


Summary:

——“你还想不



 神秘数字:20638106

或评论见.

tbc.

十一彧

【退烧】

时间线是歌手生病时期

龙嘎  ooc有

微强制 但木有doi


Summary:

“你坚持不


神秘数字:20551586

或评论见.


fin.

时间线是歌手生病时期

龙嘎  ooc有

微强制 但木有doi


Summary:

“你坚持不


神秘数字:20551586

或评论见.


fin.

十一彧

【云云之生】

想象美好的云云十年

无差 ooc有

神秘数字:20538161

或评论见.


fin.

想象美好的云云十年

无差 ooc有

神秘数字:20538161

或评论见.


fin.

十一彧

【眼睛代我处处吻】

两个憨憨的双向暗恋

无差

BGM:处处吻

阿云嘎和郑云龙去内蒙了,因为工作。飞机上,郑云龙扯过小毯子,有些倦怠地合上眼,嘎子,别吵我昂,困。阿云嘎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随手带上了耳机。窗外的云朵白得刺眼,大团大团的,像在海里撒欢的羊群,又无可奈何地被铁鸟分开。他看得眼睛有些酸疼了,才转了转眼。郑云龙嘴微张着,已经打起了呼噜。

他冷静地想,一点都不可爱,真像个骆驼啊。但他还是看着。

郑云龙睡熟了,他因此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他发呆。

阿云嘎是很喜欢发呆的,脑子放空,任思绪乱飘。

郑云龙的嘴唇有点干,给他的唇膏他肯定又不知道扔哪了。

郑云龙眼睛下一团青,最近太忙了。

郑云龙皮肤有点糙,...

两个憨憨的双向暗恋

无差

BGM:处处吻

阿云嘎和郑云龙去内蒙了,因为工作。飞机上,郑云龙扯过小毯子,有些倦怠地合上眼,嘎子,别吵我昂,困。阿云嘎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随手带上了耳机。窗外的云朵白得刺眼,大团大团的,像在海里撒欢的羊群,又无可奈何地被铁鸟分开。他看得眼睛有些酸疼了,才转了转眼。郑云龙嘴微张着,已经打起了呼噜。

他冷静地想,一点都不可爱,真像个骆驼啊。但他还是看着。

郑云龙睡熟了,他因此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他发呆。

阿云嘎是很喜欢发呆的,脑子放空,任思绪乱飘。

郑云龙的嘴唇有点干,给他的唇膏他肯定又不知道扔哪了。

郑云龙眼睛下一团青,最近太忙了。

郑云龙皮肤有点糙,这傻逼玩意儿烟酒不离的,净乱造。

郑云龙指甲有些长了……

郑云龙头蹭动了一下,他移开眼。

阿云嘎面无表情地舔舔嘴唇,他一个人的时候是不常笑的,有些心思,要稍微咬咬牙才能一丝不漏。比如,此刻他想捞起身旁这位睡得人事不知的大骆驼,亲亲他温热的脖颈,最好能咬一口。

嘘,不能再想了。他克制地回头盯了一眼睡觉还吧唧嘴的那人,再想就有些不好过了。

阿云嘎不觉得自己是喜欢郑云龙。

什么是喜欢?十年兄弟?初心不变?一起摘星?

害。他有些无趣地撇嘴,网上那些女孩子啊,严谨一点,大多是女孩子,看见一点视频图片就以为寻到了旷世真情,一厢情愿地编织无比绮丽的爱情故事,荡气回肠,感天动地,在一场场限定里狂欢,她们制造cp这种东西,在曲终人散后又玻璃心碎一地,真是可爱又愚蠢。

他知道他和郑云龙也赶上了这场盛会,并有幸大热一把。他更知道,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会有人永远是cp,但永远有人嗑cp。

舞台上的一切都是有设计的。这话是郑云龙说的,阿云嘎也深感赞同。不,纠正一下,生活中表露出来的一切都是有设计的,即使是无意识。

阿云嘎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个动图,他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地看郑云龙,眼神十分专注,是要溺死人的温柔。

哦,那是假笑。弯起眼睛,嘴微微张开,配比完美的温柔、宠溺、欣喜、信任…融化在一起,是甜津津的令人疯狂动心的笑容。笑意从一点蔓延开来,到眼尾晕成再缱绻不过的弧度,天生深邃冷硬的眉宇软和下来,每一道褶子都优越地翘成一颗小心心。也不算假装吧,心中可能有一分,他只是善于十分地表达,并毫不自知的样子,任看客的心都要鼓噪。是非常自在的假笑——有时他也短暂地骗过了自己,但又很快冷静了。

其实没有那么温柔。

他对郑云龙的想法,说实话可能不太光风霁月。比如他有的时候看着那人裸露出来的皮肤有种啃上去的冲动;比如他无数次想象把那人弄上床,什么也不顾,先爽了再说;比如他想和那人撕破脸地吵一架,去他妈的兄弟情深,图穷匕见后才好下重手。阿云嘎心里有一千个小变态张牙舞爪,他一边按捺,一边喂养着它们。

阿云嘎自控能力很强哒。谁与郑云龙过分亲昵了他都有点不爽,在心里默默想象一下把别人手都蛮横地拍开,我的。有时,他也会直接做出来,反正他俩好呀,一帮大老爷们儿也不会觉得古怪。

但这种操作不能太多,大龙是很聪明的。

郑云龙一直很聪明。所以他把自己藏得很好。他常常在镜头面前毫不顾忌地盯着他的老班长,好像眼里只有那一人,满眼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深情。他打游戏的技术很菜,却很会一手灯下黑。

有时阿云嘎察觉到过于炽热的视线,挑眉询问,他就舔舔嘴唇,无辜地睁大眼睛,嘿,镜头面前有些紧张,除了你不知道看哪。这时阿云嘎就会捏捏他的肩,用一向沉稳可靠的语气说道,习惯就好了昂。

阿云嘎有些得意,哈,他很依赖我。又恶狠狠地想,他就会依赖我。

哎。

郑云龙又靠着阿云嘎睡着了,熟悉的人都见怪不怪,哥俩可好了。有消息进来,手机振动了下,阿云嘎左手解了锁,设置了静音,郑云龙微微睁开眼,面前是一簇黑色的发尾,乱乱的扫在那人白皙的耳后,和他一样的洗发水味道。他哼哼了一声,用鼻子拱了拱乱发,头偏得更近了些,目光贪婪地在后颈那一小片皮肤逡巡。

要是眼神有实体,阿云嘎哪一处都该被他吻遍了。

有好事者问郑云龙,你俩比小情侣还能腻歪呢,真没在一起啊。这话有些逾矩了,成年人嘛,都知道互相尊重私人领域,切莫多嘴冒犯。郑云龙却八风不动举重若轻,说啥呢,我俩十年了,亲都亲过呢,哈哈,当时我亲嘎子,他都被我吓懵了,哈哈哈。

不过我俩默契,演出效果可好了。郑云龙咬着烟,用牙齿细细磨着滤嘴,老神在在地补充道。他又在回味那个吻,混着咸咸汗水、甜甜唇膏、和令人头昏脑涨的唾沫的滋味,并有些得意,哈,是初吻呢。

之后阿云嘎挑不出一点错的回应,表现得像被家里狗狗舔了一口那么自然地冲人解释说都是兄弟情深,他就不愿意再回想了。满腔情意还未说出口就给戳了个洞流了一地,怪难受的。这么多年都没捡干净呢。

阿云嘎绝对不会承认,十年之前,毕业大戏,他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的。他决定要众目之下一身红装地吻上去,才不要什么借位,那个人明了他心意最好,最坏也不过是,从此大道朝天,各走一边罢了。只是没想到,郑云龙夺了先机,过后又浑作没事儿人一样,说是为艺术献身。他一口牙都快咬碎了,只好皮笑肉不笑地应和,我俩情谊更深。

飞机要降落了,郑云龙无意识地动了动,孩子气地撅了撅嘴,阿云嘎捏了捏手心,探身去够他身侧的小包,并准备偷偷用脸颊蹭一个虚幻的吻。他有把握不会碰到。下一瞬间,温热的气息却呼在嘴角,郑云龙眼睛睁得大大的,嘎子,你要干啥?

阿云嘎心跳停了一秒,无比自然地要答,我拿包呢。他瞅了他一眼,郑云龙正专注地盯着他的脸看,一眼不眨的,他又这样看他,他总这样看他。

阿云嘎忽然不想说话,坐正之后,也定定地看了眼郑云龙。蓦然抬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无比凶猛地吻,不,撞了上去。唇与唇贴了会,他细细体会着软软的、湿湿的触感,轻声嘟囔道,我要亲你。

郑云龙嘴角勾起一抹混不吝的笑意,眼睛却红了,抬手搂住了他的肩背狠狠往下压,他绝对不会告诉阿云嘎,这一,他等了十年。*

Notes:

*一吻便偷一颗心
一吻便杀一个人
一寸吻感一寸金
一秒崎岖的旅行


fin.

冉天

       曾几何时那些昔日心爱的字眼,现在看来倒成了刻意。但无论如何辩证,我还是我。

       曾几何时那些昔日心爱的字眼,现在看来倒成了刻意。但无论如何辩证,我还是我。

William's note

啃遍华科图书馆

      突然想起来自己也算是自幼长在书堆里。卧室一个不大不小的书架。底层放的是我的注音版小说,童话书,漫画书等等。中层全是姐姐的书,第一篇古文读的是姐姐的初中课本里的《小石潭记》,那时自然是读不懂的,看标题以为是童话故事,翻开来看得只皱眉头。旁边一格全是《少年月刊》《青年文摘》等等,可喜的是一期不差,连载小说总能看个齐全,金钟罩,铁布衫,航天器,遁地机,武侠科幻样样俱全。哦,自然也少不了《黄岗兵法》这样的习题参考书,讨厌至极。暑假借了邻居的《成语大全》,想据为己有,干脆手抄一整本装订成册。《唐诗宋词三百首》里看了大量中国水墨画,书...

      突然想起来自己也算是自幼长在书堆里。卧室一个不大不小的书架。底层放的是我的注音版小说,童话书,漫画书等等。中层全是姐姐的书,第一篇古文读的是姐姐的初中课本里的《小石潭记》,那时自然是读不懂的,看标题以为是童话故事,翻开来看得只皱眉头。旁边一格全是《少年月刊》《青年文摘》等等,可喜的是一期不差,连载小说总能看个齐全,金钟罩,铁布衫,航天器,遁地机,武侠科幻样样俱全。哦,自然也少不了《黄岗兵法》这样的习题参考书,讨厌至极。暑假借了邻居的《成语大全》,想据为己有,干脆手抄一整本装订成册。《唐诗宋词三百首》里看了大量中国水墨画,书架底层的一沓沓账本给我当了稿纸,拆了爷爷加工厂的零件当镇纸,拿毛笔装模做样随意绘画。锯了厨房里偷来的竹筷,拿毛线捆成竹简抄录宋词。买新书舍不得一次读完,拿爷爷的老算盘计算着每天应读的页数,《格列佛游记》每天看30页,《汤姆逊漂流记》每天看28页。书架顶层全是父亲的书,落灰虫蛀老朽,也够我折腾一番,拿父亲的外科医学书探寻男女身体的奥秘,偷走《鬼谷子》换了同学的《三国演义》,剪了风扇叶子给《真实毛泽东》当书签,去亲戚家做客借走《三个火枪手》。早读课偷看《少年周恩来》,午休偷看《战国故事》被当小黄书抓...幼时书少,遇到总是如饥似渴。如今书多了,反倒日渐懒惰,高中只看点杂志,厚实的书,没机会也不再爱读了。刚至大学,有着啃遍华中大图书馆的宏愿,哪知快毕业了也不知检书码为何意?哀哉!哀哉!所幸,浮生偷得半年清闲,尚可驻扎图书馆!

Aqua
是云云啦☁٩(๑´...

是云云啦☁٩(๑´3`๑)۶

是云云啦☁٩(๑´3`๑)۶

现世安稳

想你,醒来能看见你?

想你,醒来能看见你?

现世安稳

我很想成为你玩笑的对象,无论这个玩笑是真是假,至少可以跟你在一起,

我很想成为你玩笑的对象,无论这个玩笑是真是假,至少可以跟你在一起,

现世安稳

小猫咪,好好的

小猫咪,好好的

现世安稳

我明明不想晚安,那么不满。

我明明不想晚安,那么不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