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宝黛西

44695浏览    781参与
C6

RPG Is Magic:Mane Six Role Setting

 标题是仿游戏官方设定集风格,翻译成人话就是:个人向的m6的西幻rpg角色设定。其实这个脑洞在之前看小马跑团(马戏团?)的时候就有了,也一直在变,有空再画出来吧,设定图会另外放出。

杂糅了各式美式rpg的设定,很不正宗,总之是个徒有其表的框架就对了。

会有后续设定逐渐补全,乃至故事甚至ask(希望不大,虽然我本人很看好这个设定2333)。感兴趣的话可以先猜猜这六位的年龄排序or提供脑洞(反正也还没敲定 lol)

BGM:Amber Ale - Borislav Slavov

Twilight Sparkle

      ...

 标题是仿游戏官方设定集风格,翻译成人话就是:个人向的m6的西幻rpg角色设定。其实这个脑洞在之前看小马跑团(马戏团?)的时候就有了,也一直在变,有空再画出来吧,设定图会另外放出。

杂糅了各式美式rpg的设定,很不正宗,总之是个徒有其表的框架就对了。

会有后续设定逐渐补全,乃至故事甚至ask(希望不大,虽然我本人很看好这个设定2333)。感兴趣的话可以先猜猜这六位的年龄排序or提供脑洞(反正也还没敲定 lol)

BGM:Amber Ale - Borislav Slavov

Twilight Sparkle

      暮光闪闪

种族:独角兽

定位:魔法元素/领导/法系输出/学者(智慧+ 学识+ )

职业:法师、术士等传统法系职业。

战斗风格:使用传统的独角施法,以吟诵魔咒的方式释放精准稳定的魔法伤害,虽然以攻击类魔法为主,但实际上是可以使用/学会所有类型的魔法的全能型法师。

天赋:魔法操控(种族天赋,可通过独角施法),天才法师(施法速度提高25%),博览群书(获取的所有魔法技能书可提前3级习得),驯龙高蹄(满蓝状态下耗光所有蓝,或使用一次性道具龙哨,召唤巨龙斯派克协助作战,一场战斗中限用一次)

简介:天赋异禀的年轻法师,也是个十足的书呆子、怪人,有一条名叫斯派克的巨龙作为伙伴兼助手。生性孤僻,不谙世事,在结识了5位珍贵的队友后逐渐变得重视羁绊。

“我曾经不懂什么是友谊。”(I used wonder what friendship could be.)


Applejack

 苹果杰克

种族:陆马

定位:诚实元素/物理输出/坦克/农夫(力量+ 体质+ 意志+)

职业:战士(使用重武器)圣骑士等传统坦克、物理系职业。

战斗风格:可以使用除了弓弩和法杖以外的所有武器,可装备所有类型的盾牌,可以双持,但在同时持有两把重型装备时会降低敏捷值。

天赋:强健体魄(种族天赋,体力值略高于其他种族小马),一身正气(受到负面效果影响的概率减半),果浓于血(家族天赋。吃苹果可以回复一定体力值和血量)

简介:原本是与世无争的苹果园农夫。在目睹家园被毁后毅然决定成为一名战士,四处漂泊,寻求新的归宿。

“咱们里里外外都是苹果小马。”(We're apples to the core.)


Rainbow Dash

    云宝黛西

种族:天马

定位:忠诚元素/物理输出/飞行单位/军马(敏捷+ 声望+ 意志+)

职业:盗贼、刺客、忍者等高敏高爆发职业。

战斗风格:突击、背刺、强袭!轻巧致命的匕首搭配无可比拟的速度,杀马 于无形,前提是没被针对的话。也可装备除了弓弩、法杖、重型装备以外的所有装备。

天赋:振翅飞行(种族天赋),云端漫步(种族天赋,可在云上行走),彩虹音爆(在兵营服役期间被视为极具破坏力的大型信号灯,此外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大范围攻击手段。用法:消耗所有体力值,对全体敌人造成暴击伤害外加高概率致盲。一场战斗限用一次)

简介:血气方刚,热爱冒险的年轻士兵,在努力成为梦寐以求的皇家侦察兵后,充满条条框框、死气沉沉的服役生活让渴望挑战的她大失所望,在一次例常巡查中,云宝黛西擅离职守,一去不回,从此开始了惊险刺激的逃兵生涯。

“是时候放飞自我了!”(It's time to be awesome!)


        Rarity

瑞瑞/拉丽缇/珍奇

种族:独角兽

定位:慷慨元素/辅助/双系输出/交际花/裁缝(魅力+ 智慧+)

职业:牧师、法师(凭借特定媒介施法)、剑士(使用西洋剑)

战斗风格:使用带菱形凹槽的专属魔杖施法,初始三个,进一步加工可增加凹槽数。通过镶嵌不同类型的宝石来施放各种各样的法术,宝石越稀有法术也越强。优点是耗蓝少(节约下来的蓝可用于施放传统法术或者转移给队友),获取的宝石可永久使用。缺点是宝石素材较难获取。

也可装备西洋剑,进行快速的连续攻击,每次连击有一定概率使敌人混乱。敌方血量低于10%时可使用致命一击,终结对手。

天赋:魔法操控(种族天赋),珠光宝气(初始自带宝石探测魔法、可鉴定所有宝石的价值和对应法术),魅力四射(与非敌对单位初次互动时自带好感加成,适用于所有物种,对斯派克有特定加成),心灵蹄巧(制作道具用时更短)

简介:父亲是皇室贵族,母亲是平民,出身于这样一个奇葩组合家庭的她既养成了优雅的贵族风范,又不失乡下女子的热情奔放。年少时在阔绰的家庭条件和父母的溺爱下在皇城留下了不少风流韵事。可如今的她只是一位洗心革面的独角兽牧师——瑞瑞。独自抚养一个年幼的亲生妹妹,流转于各个教堂操办仪式,把卖自己缝制的衣裳赚来的钱给孤儿穷马们买礼物……在别马看来,这是一位既美丽又慷慨的值得尊敬的女士……难道不是吗?

“我是那种所有小马都应该认识的小马。”(I'm the type of pony every pony shoud know.)


Pinkie Pie

  萍琪派

种族:陆马

定位:欢笑元素/辅助/物理输出/采石工/厨师(魅力+ 力量+)

职业:吟游诗人、神驹(?)

战斗风格:难以形容的战斗风格——你永远不知道这匹雌驹下一秒会搞出什么花样的攻击,或许是尥蹶子,或许是魔音灌耳、或许是分身围攻、甚至是不知从哪儿掏出一门花里胡哨的大炮轰你一脸的彩带和亮粉(使对手混乱+致盲)。专属装备派对炮+鲁特琴,本身自带一大堆特殊技能,连武器都没必要带了。

天赋:强健体魄(种族天赋),独门配方(初始自带专属菜谱,比一般菜谱有更高加成),喜剧大师(萍琪在队伍中时全员士气提升),萍琪超感( 尾巴突然打抖是附近有怪物;转耳朵外加嗅闻是附近有宝箱;四肢紧绷,两眼放光,唾液直流是附近有纸杯蛋糕!……)

简介:这匹自由快乐的粉色小马经常出没于各个城市的酒馆与街头,或是乡村的田埂与郊区的孤儿院。她出色的幽默感和精湛的厨艺到哪儿都讨马喜欢,因而不曾穷困潦倒过,每当口袋里进了几个子儿,她的第一件事便冲进最近的一家面包房,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纸杯蛋糕!

不用怀疑,友谊是最棒的东西,但“友船”(friendBOATS)也很棒!!(There’s no doubt, friendship is the best thing ever. But friendBOATS are great too!!)


Fluttershy

    小蝶

种族:天马

定位:善良元素/辅助(治疗为主)/召唤/隐士(体质+ 意志+)

职业:德鲁伊、召唤师、药草师

战斗风格:正常情况下基本不攻击。通过召唤动物攻击敌人造成物理或魔法伤害。在不召唤动物的情况下,小蝶本身只具备治疗技能和其他辅助技能,也可选择变身为小蝠(一种强大的蝙蝠小马),此时全属性大幅提高,可以使用自带的攻击技能等等,无法召唤动物,无法携带装备。一场战斗中可变身一次,可通过净化法术及药水再次变回原状。脱离战斗自动变回原状,数值不变。

天赋:振翅飞行(种族天赋),云端行走(种族天赋),动物伙伴(能与动物交流,靠近动物时不会将其惊跑),瞪眼大法(通过眼神对动物施加束缚效果,以便驯服),自然之子(初始自带采药技能,野外作战时获得祝福效果),马假兔威(嘿,最好别随便靠近这匹看着无害的淡黄色小马,不然就等着她鬃毛里窜出来一只兔子狠踹你的眼睛吧)

简介:心地善良且极度害羞的隐士,与她的动物朋友们隐居在森林边缘,最亲密的伙伴是一只叫安吉尔的白兔子。平时深入浅出,极为神秘。马们都想知道这个定期出现在孤儿院受赠表单上的“小蝶”名下是何许马也,但没有一匹小马见过其真面目。

……







STARDRILL可可
依旧是模板绘画甜甜的恶作剧组(...

依旧是模板绘画
甜甜的恶作剧组(衣服别喷)

依旧是模板绘画
甜甜的恶作剧组(衣服别喷)

C6

双在吸马

前情提要:又在吸马

虹林檎的bdsm解析找到了,今天又抽空挑重点翻了一下。太长干脆另外放出。

来源:bdsm-appledash-discussion

回复作者:O

*skip

作为S方(dom),我的AJ往往是体贴而严格的(当然绳子要玩得溜)。她真的很注意不把对方虐到超出极限,但在界限范围内,她会尽可能地粗暴。她也是两马中较细心的那个:她会确认参与马是否都记住了安全词,在情况太过火的时候悬崖勒马,问对方绳子是不是绑太紧,诸如此类的。

当作为M方(sub)时,我的AJ向往挑战——她想凭毅力来对抗她明知不该承受的事情。如果她是个sub,她不喜欢被绑,而是倾向于顺从和屈尊,以...

前情提要:又在吸马

虹林檎的bdsm解析找到了,今天又抽空挑重点翻了一下。太长干脆另外放出。

来源:bdsm-appledash-discussion

回复作者:O

*skip

作为S方(dom),我的AJ往往是体贴而严格的(当然绳子要玩得溜)。她真的很注意不把对方虐到超出极限,但在界限范围内,她会尽可能地粗暴。她也是两马中较细心的那个:她会确认参与马是否都记住了安全词,在情况太过火的时候悬崖勒马,问对方绳子是不是绑太紧,诸如此类的。

当作为M方(sub)时,我的AJ向往挑战——她想凭毅力来对抗她明知不该承受的事情。如果她是个sub,她不喜欢被绑,而是倾向于顺从和屈尊,以此来向自身和rd证明她能做得多么无可挑剔。被捆绑或者行为强迫对她来说太容易了,因为她本来就不会主动去做什么。

我的S方rd有点虐待狂的味道。她不善于遵守规则,并且喜欢把对方虐到(有时甚至超过)极限。她无意去伤害小马,但她更有可能做出一些过激行为(而且当你在sex过程中做过火时往往会导致有人受伤)。她也很享受当dom的支配权,因此她喜欢凌驾于sub之上,此点完美契合aj。

rd当sub简直皮得不行。在我的私设中(headcanon?不了解,估计是脑洞一类的意思),她受虐是因为她清楚自己有时是个熊孩子,她知道这是不好的,所以想要被惩罚。她几乎没有自制力,更易被激怒,然后干脆在无视安全词的情况下脱离自身的角色,或者就当个不听话的sub,试图扰乱dom,不愿服从,除非她被管束或者被彻底控制住。但由于她的目的就是想被惩罚,不守规矩也在她的计划之内。(虽说还没机会用上,但我有个脑洞,那就是如果要彻底控制住rd,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她感到被遗弃,然后“拯救”她,于是为了留住dom,她会去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

我唯一排斥的就是aj或rd没由来或者没什么充分理由就变成一个sub。明明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表现像她们这样强壮的小马能既当m又不失其本色的。


关于这个我还画过一张图2333



污儿白角鹿
哭哭rd嘻嘻嘻谁的手呢~不知道...

哭哭rd
嘻嘻嘻谁的手呢~不知道~

哭哭rd
嘻嘻嘻谁的手呢~不知道~

青懿

全员ooc 深夜壮人胆🎃🎃
对不起池池的脑洞 @🔜Achi🔙 

剩下的点图也会画的没有忘没有忘咳咳咳

全员ooc 深夜壮人胆🎃🎃
对不起池池的脑洞 @🔜Achi🔙 

剩下的点图也会画的没有忘没有忘咳咳咳

污儿白角鹿
从左侧的单词联想【莫名其妙】上...

从左侧的单词联想【莫名其妙】
上课玩手机真爽υ᷇(⚆•̫⚆)υ᷆

从左侧的单词联想【莫名其妙】
上课玩手机真爽υ᷇(⚆•̫⚆)υ᷆

头颅_骰子

「虹林檎」两篇速流

(1)约架


「大概是黑帮AU(什)」

「就是因为我想看她俩打架才有的x」

——2:00a.m.

AJ停下摩托解开头盔甩了甩头,大口呼吸着午夜湿润的新鲜空气。

“也就RD这厮想得出这种主意。”

AJ无可奈何地轻笑一声,把头盔扣在摩托后视镜上,一边盘头发一边向漆黑的废弃工厂走去。

——2:02a.m....

(1)约架


「大概是黑帮AU(什)」



「就是因为我想看她俩打架才有的x」



——2:00a.m.



       AJ停下摩托解开头盔甩了甩头,大口呼吸着午夜湿润的新鲜空气。



       “也就RD这厮想得出这种主意。”



       AJ无可奈何地轻笑一声,把头盔扣在摩托后视镜上,一边盘头发一边向漆黑的废弃工厂走去。



——2:02a.m.



       工厂的空气里充斥着铁锈味,不仅是老旧机器散发的腐朽气息,更有甜腻的血腥味。



       RD坐在尸体堆成的简陋座椅上玩打火机,看着远处走来的金发女人勾起嘴角,盖上打火机放进裤袋,把烟按在不知名的尸体上碾灭,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来向她走去。



       看到RD浑身上下都是血迹,AJ笑道:“看起来你先打了场硬仗啊,那我可要想想是否要关照下你的体力问题下手轻些了。”



       “嘁,都是杂碎的血,”RD嫌恶地看了看自己衬衫上大片大片的殷红,“你可别手软,打他们还不够热身的。”



       “欸你现在可受欢迎了,一堆人抢着来给你热身呢,我可不敢把你打坏了。”



        AJ调侃着,解开自己的红格子衫丢到一旁,留下一件黑色背心贴在身上。



        “少阴阳怪调,谁打坏谁还不一定呢。”



        RD把黑领带解下来,权当成发绳随意地束了个低马尾,还顺手开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把衣领微微撑开露出锁骨。



       “哟,色诱?不过我还真吃这套。”



        AJ挑眉,接下RD突然袭来的一拳。



       “啧,你废话倒是越学越多。”



       RD可不喜欢话痨——但AJ似乎是一个意外。


——2:30a.m.



       肩胛骨撞击地面发出一声闷哼,但痛感并没有影响到AJ,她还能看着正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扯出一抹灿烂的笑,只不过偏狼狈些,笑起来的时候口腔里头的血会从嘴角流出来。



       鲜血汗水与泥沙混合物顺着某个彩虹头发的脸流下滴到AJ脸上,空气里的铁锈味依然浓重,两人粗重的呼吸相互缠绕打结,正如她们已经散开的发丝那样。



        “RD你很有进步嘛。”AJ不吝赞赏道。



        “闭嘴,”RD放松撑在沙砾地上的手臂,把头埋在AJ的颈间,贪婪地吸着AJ身上香甜的苹果味,“不进步怎么在三天以后反杀你。”


        “看来你都知道了啊。”



        AJ被RD的发丝蹭得有些痒,月光被巨大的排气扇口筛进来,AJ合上眼睛沐浴着清凉的月光,忽然回想起过去感慨道:“怎么我们从高中到现在都是敌人呢?身边的小两口都去度了好几次蜜月了,就我们现在还在约架。”



        “就算我们拿了结婚证不也得烧掉。”



        RD小声喃喃着,话语里突然有了只有两人才能领会的心酸。



        “噗而且还是路边买的假结婚证——不过我不在乎这种有的没的的东西啦~RD你也是的,对吧?”

        AJ的语气听起来还是像在调笑,试图宽慰一下看起来有些颓丧的RD。



        RD的心情并没有因为AJ的轻松好起来,她知道AJ是在乎的,每次带着口罩经过婚纱店橱窗AJ的目光都会偷偷往洁白的婚纱上瞥,再极自然地收目光回来和她继续说笑。



        “抱歉。”



        同一个词由不同的两个人说出来有着同样的味道,RD抬起头来,与AJ四目相对的一瞬谁都不再说话,谁都没有力气说话了。



       命运的马车仍然疾驰,两个曾经叫嚣着“命运都是垃圾”的年轻人突然明白了什么叫不可抗力。


(2)帮忙


「两篇不在一个框架别混」

   

【11:23p.m】


【某废弃工厂角落】


        “那帮人倒真是难缠。”


        RD扶着右肩,靠着粗糙的水泥墙壁瘫坐下来喘着粗气,鲜血和汗水混合物顺着脸颊流下。


       “好歹他们全死了,我们还活着。”


        AJ还是站着,一只手臂支在墙上,微微弯着腰,而情况比起RD显然也没有好到哪儿去,腰后还被人划了一刀,往外渗着血。


        RD稍微清醒一下,抬眼就看到AJ衣服背后染出殷红一片。


        “伙计,要我帮忙吗?”


        AJ正把发带解下来,听到RD这么说转手就把发带对半撕开丢到了RD手上。


        “绑腰上,谢了。”AJ还是支不住体力消耗坐了下来。


       RD双手抓起布条的两端,挪到AJ面前。


       “后面前面?”


        面对RD的问题,AJ突然一愣紧接着撇过脸去,RD也立刻意识到了不对,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气氛一瞬间变得微妙,暧昧得微妙。


       “……就这样好了,来吧。”


        意识到没什么时间再扭捏,AJ把衣服掀起来,眼神示意RD快点绑上。


         RD压下身子把布条环过AJ的腰,但又不知道该固定在何处。


        “你伤口大概在哪?”


        “等等,手别动。”


        AJ换用牙齿咬住衣服,空出来的手抓住RD的手腕,连手带布条挪到腰上伤口的大概位置。


        RD打上一个牢套的结,直起腰着扬着剩下的一根布条。


       “该你了吧,肩上,比你好绑多了。”


         AJ接过布条,却不见动作,挑眉看着RD,只因好巧不巧RD今天偏穿了衬衫。


       “你解还是我解?”


       “行了行了我解,说话为什么非得怪里怪气。”


        RD小声嘟囔着,右手刚抬起来就传来一阵刺痛,该死,刚刚给AJ绑布条动得太多伤口估计裂得更开了。


        AJ看出RD迟疑直接上手解RD纽扣,RD一惊下意识往后挪。


        神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批杂碎,AJ一咬牙扯过RD的领子解起纽扣来。


        “你?!”


        “Rainbow Dash你应该还想休年假吧?你知道我们要是把命赔在这了会怎样吧?你应该不想放弃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年假吧?你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吧?对、吧?”


         AJ一连串发问让RD招架不及,只能哼一声任由AJ来。


        RD的扣子被解到胸前,AJ轻轻把RD的衣服扯下来,用布条在RD伤口上绕几个圈打上结。


       “行了,走吧。”


        两人体力都算恢复了过来,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向工厂门口走去。

       

        AJ戴好头盔,把另一个头盔按在RD头上再帮她扣好。


        摩托车发动,RD抱着AJ又不敢抱太紧,把脸或者说头盔轻轻贴在AJ背后,低声问道:“准备好去和Rainbow Dash去度过有史以来最酷的年假了吗?”


        夜风和两人擦肩而过,金属头盔下的AJ微微勾起嘴角。


       “时刻准备着。”


——记两人一次普通的任务


(以下正文无关)


        最近比想象中还忙,过了期中考才能喘口气,收回我周更的美好理想。


        「反社会」的第二章被我自己删的,抱歉让各位看到一个相当不成熟的章节,目前在重新打磨剧情线和人设,一章还是在4k-5k但恐怕是月更。

   

        想了很久「反社会」该是个怎样的故事,最后还是落笔在了“信仰”上。

 

        下一步打算是先出人物章再出正文。



        感谢看到这里。


ooooooh

没有人康康我吗我想扩列!!!(呐喊

扩我的都是小天使!我会夸爆你因为我是个菜鸡

没有人康康我吗我想扩列!!!(呐喊

扩我的都是小天使!我会夸爆你因为我是个菜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