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深不知处

45965浏览    777参与
早起鸟

【all深】速度怎么样?

因为今天发的三轮车被屏蔽了

现在试一下第四次

还是被屏蔽就算了


两篇车


第一篇是我写的第二篇

第二篇才是第一篇


第二篇前面的故事

深深是大学教授,双云是学生

深深的真实身份是猫妖,从猫变人(没有穿衣服)的过程中被看到,于是被双云这样那样的


链接放评论区

因为今天发的三轮车被屏蔽了

现在试一下第四次

还是被屏蔽就算了




两篇车


第一篇是我写的第二篇

第二篇才是第一篇




第二篇前面的故事

深深是大学教授,双云是学生

深深的真实身份是猫妖,从猫变人(没有穿衣服)的过程中被看到,于是被双云这样那样的




链接放评论区

鹿梓玥

云深不知处听学。
蓝启仁:“待日后你们死去,希望他人对你的遗体说什么”
江澄:“他生前是一位伟大的家主”
金子轩:“他生前是一位著名的(真香)居士”
魏无羡:“诶!动了!动了!活了活了!”
蓝启仁:“滚!

云深不知处听学。
蓝启仁:“待日后你们死去,希望他人对你的遗体说什么”
江澄:“他生前是一位伟大的家主”
金子轩:“他生前是一位著名的(真香)居士”
魏无羡:“诶!动了!动了!活了活了!”
蓝启仁:“滚!

小考拉陪你唠

【忘羡】带回去 藏起来——不一样蓝大 小姨娘成大嫂

魏无羡喝了三天安胎药后,经过晴岚确认没问题后,便可以出静室,在云深不知处走动,而蓝忘机也开始去兰室授课。

魏无羡一般早上起来,蓝忘机已经去兰室授课,以前还会试着叫醒他,现在别说叫醒他,蓝忘机起来都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他。

怀孕本就瞌睡,很多时候魏无羡连蓝忘机什么时候离开静室都不知道。

不过,魏无羡每天起来,桌子上都会放着一个食盒,是蓝忘机给他准备的。

现在魏无羡的一天三餐,基本都是蓝忘机按照晴岚提供的食谱准备的,虽然比蓝家原来的草根树皮要好不少,荤素搭配得当,就是都是偏清淡的,一点红的都没有。

魏无羡也想过抗议,刚有点火苗,就会被浇灭,心里每每安慰自己,为了肚子里的两个小了,忍了,反...

魏无羡喝了三天安胎药后,经过晴岚确认没问题后,便可以出静室,在云深不知处走动,而蓝忘机也开始去兰室授课。

魏无羡一般早上起来,蓝忘机已经去兰室授课,以前还会试着叫醒他,现在别说叫醒他,蓝忘机起来都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他。

怀孕本就瞌睡,很多时候魏无羡连蓝忘机什么时候离开静室都不知道。

不过,魏无羡每天起来,桌子上都会放着一个食盒,是蓝忘机给他准备的。

现在魏无羡的一天三餐,基本都是蓝忘机按照晴岚提供的食谱准备的,虽然比蓝家原来的草根树皮要好不少,荤素搭配得当,就是都是偏清淡的,一点红的都没有。

魏无羡也想过抗议,刚有点火苗,就会被浇灭,心里每每安慰自己,为了肚子里的两个小了,忍了,反正也就几个月。

蓝忘机早上一般去兰室授课或者去藏书阁,午饭回来和魏无羡一起吃,下午在静室批改小辈的夜猎日记或者家族卷宗,陪着魏无羡。

被允许出静室的第一天,魏无羡起床吃过早饭后,就去兔子堆里玩兔子,坐在草地上,把兔子往自己身上带,还抱着一只在怀里,玩弄了两只耳朵。

不一会,两个少年就来了,那是蓝思追和蓝景仪,他们俩是唯一知道魏无羡怀孕的蓝氏小辈,蓝曦臣和蓝忘机让他们俩多留意魏无羡,在他们忙的时候帮着照顾魏无羡。

“魏前辈,你怎么能坐到地上,我给你准备了垫子,你坐垫子上吧。”(思追)

“思追,我没那么弱,坐地上没事。”

“那怎么行,魏前辈,地上那么凉。”(景仪)

蓝思追从乾坤袋拿出一个垫子,和蓝景仪一起拉着魏无羡起来,把人扶到垫子上坐。

魏无羡见两个少年的一系列动作,不拒绝,但也忍不住翻白眼。

“行了,你们都坐下吧,陪我说说话吧。”

两位少年应了一声好,在魏无羡身边走下。

“今天兰室没课吗?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和思追现在有些课可以不上,而且今天兰室结课比较早。”

“那蓝湛呢?”  

“含光君去藏书阁了”

魏无羡看着两位少年,从见到他开始就一副紧张的样子,眼睛目不转睛看着他。

“我说,你们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没事,我好着你,不然你含光君怎么可能让我出来”

“说不动是你偷偷跑出来的。”(景仪)  

“景仪,慎言”(思追)

“没事,和我说话没那么多规矩,景仪,既然你怀疑我是偷偷跑出来,怎么不和思追一起把我弄回去”

 “我这不是不敢吗?”(景仪)

“嘻嘻,我好无聊,反正现在我们没什么事,不如再叫多几个人,我们下河捉鱼怎样?”

“魏前辈,不可”(思追)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下河捉鱼,多危险。”(景仪)

“有什么危险的,之前又不是没捉过,或者山上抓山鸡也可以。”

“抓山鸡就更不行,你这身子怎么可以这么折腾”(景仪)

“魏前辈,含光君叮嘱过,你不可以做这些事情。”(思追)

“我知道,我不下手,就在旁边看着,这总可以了吧!”

“魏前辈……”(思追、景仪)

魏无羡看他们一脸委屈样,终于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哈哈,我逗你们玩的,我可答应过不少人要安安分分的。”

“不错,这次真的把我们的话听进去了”

蓝思追和蓝景仪还没反应过来,一位女子的声音传来了,俩少年见来人后,马上行礼喊道

“晴岚前辈”

“小…大嫂,你怎么过来了,不用陪大哥。”

“曦臣哥哥说有要事和忘机谈,所以我就出来了。”

“嗯”

“魏前辈,你刚刚叫晴岚前辈什么?”(景仪)

“大嫂啊!你们不知道吗?”

魏无羡看到两个少年茫然的样子,心里舒坦不少,原来不止他一个不知道,想着那天晚上的改口,魏无羡忍不住大笑起来。




【那天,晴岚准备走的时候,再次发挥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力,突然转头对魏无羡说

“对了,魏无羡,既然这样,以后别叫我小姨娘了,叫我大嫂吧,我更喜欢这个称呼。”

魏无羡已经无力吐槽了,这上赶着给人当媳妇的也是前无古人,婚都没成,既然就要他改口。

“我是无所谓,可是如果给蓝…叔父听到了,你说他会先罚谁” 

“不可以吗?”

蓝曦臣也没想到晴岚会来这么一出,摇了摇头说

“岚儿,尚未成亲,无羡现在改口,不合礼仪。”

“蓝家规矩就是多,要不让魏无羡叫你小姨夫,我这边没有那么多规矩,师父说了,随心即可。”

“哈哈哈哈,小姨夫,行行行,你赢了,听你的,我以后叫你大嫂。”

“无羡,你怎也陪她胡闹”

“大哥,没事,咱们先私底下这么叫,反正迟早要改口的。再说,哈哈哈哈哈哈,万一她非要我叫你小姨夫,哈哈哈哈哈,那蓝湛该怎么叫你,哈哈哈哈哈。”

蓝氏双壁一听,整个人不好了,耳朵同时爬上了红色,脸色明显变青了。

蓝忘机扶着笑到直不起腰的魏无羡,望向晴岚,规规矩矩喊了声“大嫂”

看着蓝忘机一本正经喊晴岚大嫂,魏无羡笑得更厉害了“蓝湛,你…哈哈哈哈”

“忘机、无羡,你们……算了,你们且喊着吧,叔父那边我去说。”

蓝曦臣想着宁可被叔父责罚,你决不能让忘机叫自己小姨夫。】 


center雪雪

脑洞合集之蓝忘机终于和江晚吟大打出手

脑洞合集之蓝忘机终于和江晚吟大打出手

#超长题目#

#超大脑洞#

#思凌#

#长篇等时机#

(我想写羡羡入蓝氏族谱啊!!)

02.

  对于金凌为什么在江家思追为什么在蓝家的解释,还要让江晚吟同志来给我们讲一讲。

  “什么??!”江澄惊的大叫。“你跟蓝思追?”

  “昂对啊舅舅,我家小思追儿很好的,你看又乖,又能保护自己,又有主见。而且是含光君一手养大的,小时候也跟着大舅。”

  “我bi-----,蓝家人没个好东西,魏无羡也不咋地。”江澄一个白眼翻过去。

  “那泽芜君呢。”金凌非常不耐烦。

  “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远在云深的蓝曦臣打了个喷嚏。

 ...

脑洞合集之蓝忘机终于和江晚吟大打出手

#超长题目#

#超大脑洞#

#思凌#

#长篇等时机#

(我想写羡羡入蓝氏族谱啊!!)

02.

  对于金凌为什么在江家思追为什么在蓝家的解释,还要让江晚吟同志来给我们讲一讲。

  “什么??!”江澄惊的大叫。“你跟蓝思追?”

  “昂对啊舅舅,我家小思追儿很好的,你看又乖,又能保护自己,又有主见。而且是含光君一手养大的,小时候也跟着大舅。”

  “我bi-----,蓝家人没个好东西,魏无羡也不咋地。”江澄一个白眼翻过去。

  “那泽芜君呢。”金凌非常不耐烦。

  “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远在云深的蓝曦臣打了个喷嚏。

  金凌看跟舅舅交涉无果转身去了云深,反正小思追儿、魏无羡和蓝忘机都在那,随便一个都能给他做主。

  蓝思追听到金凌要来云深早早就在门口等他。

  思追一见到金凌就问江澄的意见,不出所料果然不同意。(区区这点小困难能难的住我堂堂金如兰?)金凌拉住思追就往静室方向去。半路遇见蓝曦臣,这其实金凌算自己侄子,思追又是蓝家出来的嫡传弟子。这两人实际上都是自己家人,便停下来打个招呼。“泽芜君好。说起来还有件事要找您做主。”蓝曦臣一听就知道这两个人在自家道侣那里吃了瘪,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早就有所耳闻。“哦?需要我泽芜君做主。那请说吧”金凌作揖:“泽芜君,我与思追心意相投,愿将思追纳入金氏门下。”两人心意相投也没什么,在一起也无妨,可是要将思追纳入金氏却怎么也想不通。虽说金凌是金家人,可是从小到大一直由舅舅养着,与金家并没有太大的纠葛。这思追纳入金家无名无分也不知道两个人想什么。这下好了,两遍都不同意,我可怜的小思追儿就要开始接受双方父母考验了。


妩月不纯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沙雕林雨落今天又抽风了吗

蓝大视角·中秋(脑洞)

中秋节写的,从微博搬来。我是垃圾。

我觉得有点ooc。而且短。

by. 沙雕林雨落

---------------------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蓝曦臣。我在姑苏蓝氏长大,雅正为训,六艺俱全,与弟弟蓝忘机并称蓝氏双璧。

咳,话不多说,我来讲讲我的弟弟,蓝忘机。忘机其人,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景世含光,逢乱必出,世人赠号含光君。自小低调内敛,修为超群。在蓝家掌罚,公正严明。但凡违家训者,必以倒立抄写、戒尺戒鞭等适度惩戒。

喔,也有一例外。

忘机之道侣,姓魏名婴,字无羡,人称夷陵老祖。虽射日之征中凭陈情一笛统率万鬼、所向披靡,重生归来后却依旧是明媚俊朗少年郎。

【没错,就...

中秋节写的,从微博搬来。我是垃圾。

我觉得有点ooc。而且短。

by. 沙雕林雨落

---------------------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蓝曦臣。我在姑苏蓝氏长大,雅正为训,六艺俱全,与弟弟蓝忘机并称蓝氏双璧。

咳,话不多说,我来讲讲我的弟弟,蓝忘机。忘机其人,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景世含光,逢乱必出,世人赠号含光君。自小低调内敛,修为超群。在蓝家掌罚,公正严明。但凡违家训者,必以倒立抄写、戒尺戒鞭等适度惩戒。

喔,也有一例外。

忘机之道侣,姓魏名婴,字无羡,人称夷陵老祖。虽射日之征中凭陈情一笛统率万鬼、所向披靡,重生归来后却依旧是明媚俊朗少年郎。

【没错,就是这么个东西让我弟弟魂不守舍等了他十几年,被戒鞭打了三十三道,整个人悲痛若行尸走肉,我恨不得搓死他……算了他已经死过一回了,再说忘机会伤心的……只是气话说说而已……(整段划掉)】

咳,忘机爱他入骨,二人形影不离。

如此便有了江湖第一大cp--忘羡。

嗯,我就是那个粉头。

今日正是中秋佳节,云深不知处上下一片祥和,各处挂了彩灯,竟平添了几分热闹。晨间在藏书阁外遇了忘机,他眉目间的欢喜,我已多年不得见。也是,自魏公子重生后,这是他们共度的第一个中秋。

此刻,魏无羡正在静室外的阶石上饶有兴味地画着什么。莫不是打算自己画天灯来放?

我轻笑着问他:“无羡可是在画天灯?”

“是了是了,大哥好眼力!诶大哥你看我的小兔子画得好不好?”

无羡眼中似有星辰,熠熠生辉。我看了一眼他面前白纸上的画,不禁赞叹--果然还是当年那个云梦江氏首徒,丹青功底,我自愧不如。

那么,忘机在十几年中总看着看着就流下泪来的小像,大约也出自他手?

难怪呢,明明画中人鬓间的花朵有几分不伦不类,他还总是痴痴地抚着,好似那是什么绝美的配饰。

我迅速将思绪拉回,正对上他期待的笑容,心底不由得一暖:“无羡的丹青果真传神。”略一思虑,又补道:“我想,忘机定会很喜欢。”

他一下子又兴奋地像个小孩子:“谢谢大哥!我正是给蓝湛画的,初时还怕不好。”

无羡啊。你知道吗?凡出自你心意的东西,他又有哪一件不喜欢呢。

正是夕阳斜照时。我走了几十步再回首,只见屋上的飞檐,静室的牌匾,院里的花花树树,还有草地上那些兔子,都镀了一层灿光。虽是秋日,却莫名有几分暖融融的。

同样发着光的还有他刚回来的蓝忘机。虽然我弟弟是出尘的白衣仙君,但此刻他周身的气息也并没那么冷冽,不知是因为被夕阳染了袖袍,还是因为眼前人明媚俊朗的笑颜使他面容顿生了光泽。

晚间,月朗星稀,云卷云舒。蓝氏家宴后,众弟子到后山放天灯、赏月。我隐隐听到无羡要忘机在灯上写下愿望。

于是忘机用那种只属于魏无羡的缓声道:

“何须许愿,一直如此便好。”

一直如此,有何难。

一直如此,又有何易。

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可是兜兜转转,最终都能回来,谁不想呢。

我的弟弟忘机,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景世含光,逢乱必出,世人赠号含光君。自小低调内敛,修为超群。在蓝家掌罚,公正严明。但凡违家训者,必以倒立抄写、戒尺戒鞭等适度惩戒。

我的弟弟忘机,有时也糊涂,比如小时候在龙胆小筑前苦等母亲,比如乱葬岗围剿后千百遍问灵,苦等魏婴。

无羡画的那盏兔子天灯,慢慢飘摇着飞高了。

忘,羡。愿此生不忘,不羡。

曦臣此生夙愿不得偿,惟愿此二人能相守白头。

简称,磕cp。





话说,tag是这样打吗😂

大家如果有意见和建议欢迎提出,谢谢辽!


恰逢九龄

【前尘旧梦】云深不知处(四)

       抱山散人的名号极少有修仙者不知晓的,尤其是蓝家人,他们家那位女家主蓝翼便与抱山是至交好友。早些年的时候,世人皆知抱山散人灵力高强,加之是个貌美的仙子,慕名拜访者便不在少数。大抵是厌倦了这般枯燥繁杂的日子,抱山选择了归隐林间清修。

        她自号为抱山散人,却无人知晓她抱的是哪一座山,这几十年间也不见她露过面。直到十几年前,突然有一英才少年横空出世,自称是抱山散人的首徒,号延灵道人。众人这才得知,抱山散人这些年归隐间竟然还收了不少孤儿做弟子。可惜,...

       抱山散人的名号极少有修仙者不知晓的,尤其是蓝家人,他们家那位女家主蓝翼便与抱山是至交好友。早些年的时候,世人皆知抱山散人灵力高强,加之是个貌美的仙子,慕名拜访者便不在少数。大抵是厌倦了这般枯燥繁杂的日子,抱山选择了归隐林间清修。

        她自号为抱山散人,却无人知晓她抱的是哪一座山,这几十年间也不见她露过面。直到十几年前,突然有一英才少年横空出世,自称是抱山散人的首徒,号延灵道人。众人这才得知,抱山散人这些年归隐间竟然还收了不少孤儿做弟子。可惜,延灵道人命短,赤子不知人心险恶,夜猎时死在了结交好友的算计中。魏长泽他们初听到这一段往事时,不免唏嘘感慨,十分惋惜,眼前这姑娘竟然是延灵道人的师妹?

        晓碧青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姑娘,即使年纪不大,脸上甚至有些尚未褪去的稚嫩,仍能猜测将来定然会是个清丽脱俗的佳人。只见她略略不满地嘟着嘴:“真是白来了。”长叹一口气就准备离开。

         “且慢!”“留步!”蓝启仁与金光善同时开口,对视了一眼,前者皱了皱眉,后者面上有几分尴尬。蓝启仁大抵从未和女子争论过,也不知怎么开口,半晌只说了一句:“姑娘伤了我蓝家这么多弟子,不能走!”

        晓碧青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都说了我未曾伤她们性命,若不是他们铁了心要拦着我,我至于和他们动手吗,好好说话他们不肯,我有什么办法!别拦着我,我要去岐山了!”

        听到“岐山”二字,山门前众人脸色皆变了变。不待蓝启仁开口,金光善上前一步:“晓姑娘,不知你去岐山做什么?”他比起板着脸的蓝启仁,笑得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晓碧青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出山前同师父说了,此生一定要游遍名川,踏遍名山,自然还要结识名士。我一定要找到这世上最好的儿郎,看看他是不是师父与我说过的谦谦君子。青蘅君听闻是世家公子中的第一,我本想找他切磋一下,可如今找不着他,与其空耗时日,不如去岐山看看那第二的温若寒,想来第一第二也差不离。”

        “你休拿温若寒同我兄长相提并论!”蓝启仁眼瞅着又要炸开。金光善向晓碧青微笑道:“眼下温宗主刚接任家主,不夜天正乱着,晓姑娘去了怕也见不着温宗主。在下不才,虽然不如青蘅君还有温宗主,但若是姑娘想要找人切磋,在下定当奉陪到底,姑娘何不留下来等些时日,指不定过几日青蘅君便回来了。”

        金光信帮腔:“是啊晓姑娘,我大哥可是世家公子榜三,你就听他的吧!”

        晓碧青沉思了一会,“榜三?金光善?”金光善面露惭愧:“不敢当,是旁人谬赞了。”平心而论,金光善有一副好皮囊,行事瞧着又十分稳妥,端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晓碧青仍觉得哪里怪怪的,大抵是“晓姑娘”听着像“小姑娘”,不自觉地就带了几分轻佻。“那我留下来吧。还有,别叫我晓姑娘,像是占我便宜,方才自报姓名只是出于礼数,我师父赐了我名号,叫我藏色吧。”

        蓝启仁冷笑一声:“金大公子,这里可不是金麟台,云深不知处留不留人,与你何干?”言下之意是想要赶晓碧青走了?

       晓碧青觉得蓝启仁别别扭扭的,“奶娃娃,先前不让我走的是你,眼下让我走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蓝启仁额上的青筋跳了跳:“云深不知处不随意留人。”

        江枫眠极不情愿地走到蓝启仁身边,小声道:“蓝小公子,眼下这姑娘若真去了岐山保不齐多生事端,倒不如让她留在此处,待先生他们回来再做打算。倘若你家这些被打的修士有什么问题,也好将人控制住。”

        这话是魏长泽教他说的,魏长泽还说:“多个人和小蓝先生抬杠,我们明儿个说不准还有机会去他家冷泉边上摘果子呢。”

        蓝启仁油盐不进,偏却有种蓝家人恪守的责任感,他是真担心他这些师兄弟们有什么三长两短,却犹豫道:“可她是女子,怎么留?”

        金光信一听就嚷嚷道:“你家又不是没有女修,怎么不行!”

        蓝启仁愣了一愣,其他少年也跟着开始起哄。

         然而规矩不能坏,最后晓碧青被人领到了蓝夫人那,蓝夫人乍一听蓝启仁带了个姑娘回来,很是惊讶,忍不住一直打量,直到晓碧青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夫人,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蓝夫人这才作罢。


【感觉蓝启仁有点ooc了,说不上来什么原因,感觉有点奇怪,剧情发展不足之处见谅。下一章回到金凌主线,开了双线的我有点虚。】


早起鸟

【all深】周星星的变身日记01(gs)

嘎深

好想看我们的歌嘎子和深深同台啊!

日更

评论区刷起来吧


1.


你好,大家好,我昨天变成了一只猫,今天我变成了——一只羊。



这是正在照镜子的周深此时的心理活动。



纸又出现在了床头柜上,他费劲得往上爬,实在是费劲。



不过,明明羊的体积比猫大那么多倍,可以直接看,为什么还要爬到上面去看?



因为他是小绵羊,还是比猫体积小的小绵羊!!!



他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小!!!



哦,说错了,男人不能说小。



爬上去后,周深喘着气看着那张纸上的内容。



“让他抱...

嘎深

好想看我们的歌嘎子和深深同台啊!

日更

评论区刷起来吧






1.


你好,大家好,我昨天变成了一只猫,今天我变成了——一只羊。




这是正在照镜子的周深此时的心理活动。




纸又出现在了床头柜上,他费劲得往上爬,实在是费劲。




不过,明明羊的体积比猫大那么多倍,可以直接看,为什么还要爬到上面去看?




因为他是小绵羊,还是比猫体积小的小绵羊!!!




他就搞不懂了,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小!!!




哦,说错了,男人不能说小。




爬上去后,周深喘着气看着那张纸上的内容。




“让他抱着你十分钟。”第一眼看到了这个要求。




抱十分钟,某人昨天好像立了flag说不给人抱,结果打脸了。




“老天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周深怒了。




他想变成绵羊就算了,体型起码是大只的,不会像猫一样被人撸。




难受啊!






2.


周深费力地打开了房门,跑了出去,虽然跑地不快。




从后面看,腿有点短,跑起来频率快。




周深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一下,因为前面貌似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




因为周深体型比猫小,能稍微感觉到一点点的人类的脚步踏在地板上的震动。




“嗒——嗒——”声音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靠近。




“咩咩~”周深忍不住开口了。




等等,他干了什么?




他刚刚是叫了一声,是吗?




周深第一反应是抬手捂嘴,但是手怎么都抬不到嘴巴的位置,才想起来,他的手,变成了羊前腿。




变什么不好,要变成羊啊!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叫出来。




“哪来的羊叫啊?!”来人听到周深刚刚的叫声,就问了旁边的人。




“高杨,不会是你叫的吧!虽然平时都粉丝叫你小羔羊,你也真的把自己当真的羊,还学羊叫啊!”一阵聒噪响起。




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这样话多且密,还废,梅溪湖里还有谁比黄子弘凡厉害。




当然话多也有他的份,但是他都说的是有用的东西。




黄子弘凡很快反应过来方书剑的问题,并且说出了一大段话调侃旁边一脸嫌弃的高杨。






3.


“你真烦。”高杨嫌弃地看了黄子弘凡一眼,良久才憋出了一句。




这三个字能压得住话痨吗?显然是不能的!




所以黄子弘凡继续话语攻击,高杨生生受着,而方书剑则在旁边默默地听着。




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方书剑也挺可怜的。周深望了望他,还是要跑。




所以朝着某人进行话语攻击,周深迈着小短腿跑了。




但是高杨余光瞄到了一团白色的像棉花一样的东西窜过。




嘴角微微上扬。




他没看错的话,好像是只小绵羊吧!




已经被注意到的周·小绵羊·深并没有留意到这点,反而一直往前跑。




跑到自己累了,周深才停下来。喘着气,脑袋也不好去思考问题。




气息平定下来后,周深开始思考,到底他要找谁?




是谁喜欢小绵羊?




说到羊的话,他可能会想到草原,说到草原,就会想到……




草原奶盖阿云嘎!




未完待续



第三天了!

短小精悍





瓦尔妲

读弟机是怎样炼成的2(双璧亲情向)

       转眼间蓝湛就三岁了。按照家族传统,此时蓝涣年满六岁,已经习乐半年有余,越发显得雅正知礼。然而因为他的课业愈发繁重,并不能天天陪着小阿湛,只能隔三差五去叔父那里望一眼,兄弟两人玩上小半个下午。随着年岁增长,蓝涣终于放心地意识到,自家弟弟并没有长残,反而出落成个玉雪可爱的小公子。不过弟弟好像不太出声,于是蓝涣的担心点变成了自家弟弟会不会是个天生哑巴?


        “底迪,没事的。虽然你不会说话,但我一定不会不要你的。”蓝涣一本正经地安慰坐在自己...

       转眼间蓝湛就三岁了。按照家族传统,此时蓝涣年满六岁,已经习乐半年有余,越发显得雅正知礼。然而因为他的课业愈发繁重,并不能天天陪着小阿湛,只能隔三差五去叔父那里望一眼,兄弟两人玩上小半个下午。随着年岁增长,蓝涣终于放心地意识到,自家弟弟并没有长残,反而出落成个玉雪可爱的小公子。不过弟弟好像不太出声,于是蓝涣的担心点变成了自家弟弟会不会是个天生哑巴?

      

        “底迪,没事的。虽然你不会说话,但我一定不会不要你的。”蓝涣一本正经地安慰坐在自己书桌前的弟弟。

        

      底迪不会说话,以后可怎么办呢?蓝涣苦恼地蹲在云深不知处的玉兰树下,又开始吃手手。他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想得那些落在地上的玉兰花瓣都差点儿要把他淹埋起来的时候,他终于想到了办法——

      

      

  

   如果底迪不会说话,那就让我帮底迪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好啦!





        一天下午,蓝涣正在教蓝湛习琴,叔父来到了雅室。蓝涣便郑重其事地行礼:“见过叔父,阿湛已经练会蓝氏入门乐曲,请问叔父,这次阿涣可以带着阿湛一起去见母亲吗?”

       只见叔父的神色复杂变化,半晌方才叹口气:“孝敬父母,乃人伦之本,阿湛....确实也该见见他母亲了,去吧。”

         饶是在叔父面前不敢过分雀跃,蓝涣还是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回头再看坐在桌前乖乖听话他们讲话的底迪,蓝涣突然感受到,底迪好像也莫名有一点开心诶?

          唉……可惜底迪不会说话,不过我知道他见到母亲一定很高兴的!大不了到明天,我喊两声“母亲”,就好啦!


          第二天,恭恭敬敬行完礼后的蓝涣果然又多叫了一声“母亲”,惹得青蘅夫人微笑道:“阿涣今日怎么这么黏人?怕不是带了弟弟来,就要和弟弟抢着叫娘了呀?”

            蓝涣非常诚恳地回答:“回母亲,阿涣没有和阿湛抢母亲。只是阿湛天生声音有损,无法说话,阿涣就..就叫两声母亲,把弟弟心里的那份也叫上。”

       看着青蘅夫人的神色越来越古怪,蓝涣看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底迪,慌忙咽了咽口水赶紧解释:“母亲万万不要生气,阿湛除了不会说话,可是他很聪明的!来见母亲他也欢喜得很,阿湛才只有三岁,就已经会弹《问桑》了,阿涣都是四岁才......”

        

       话音未落,只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口齿十分清楚:“娘~”


         


   蓝涣又惊又喜:底迪!原来你不是哑巴?!!!

瓦尔妲

读弟机是怎样炼成的1(双璧亲情向)

      蓝涣三岁的时候,得知母亲给自己生个弟弟。


     就这样,他糊里糊涂地从青蘅君独子,变成了云深大公子。当然这对蓝涣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那天刚下了早课,他就迈着还有些不稳的雅正小步子“哒哒哒哒”去找叔父。


      “阿涣,这是你的弟弟阿湛。蓝氏家规有云:尊宗敬祖,兄友弟恭。从此以后,你们兄弟要相互扶持,知道吗?”...


      蓝涣三岁的时候,得知母亲给自己生个弟弟。

      

     就这样,他糊里糊涂地从青蘅君独子,变成了云深大公子。当然这对蓝涣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那天刚下了早课,他就迈着还有些不稳的雅正小步子“哒哒哒哒”去找叔父。

       

      “阿涣,这是你的弟弟阿湛。蓝氏家规有云:尊宗敬祖,兄友弟恭。从此以后,你们兄弟要相互扶持,知道吗?”

        

      蓝涣于是扒着摇篮沿看躺在里面奶团子。婴儿的眉眼还没长开,皮肤又皱又红。蓝涣啃了半天自己的小手手,思考了很久的人生,终于在婴儿的额头上“啵”地印了一个口水直流的亲亲。

        

       “底迪,虽然你长得很丑,但似...我一定不会不要你的!”蓝涣郑重其事地保证。

         

       婴儿“哇”地一声哭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葛格吓到了。

       蓝涣活了三年,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于是非常雅正地背着手一步一步悄悄悄悄悄悄地退出了雅室。

            

        蓝氏双璧都是叔父带大的。但叔父很忙。除了要教导族中子弟,还要处理宗门事务,还要参加清谈会...叔父一忙,有时候雅室里就只剩下蓝涣和蓝湛两个了。不过蓝涣很乖。叔父不在,总能认认真真地做自己的功课。但是天黑时分,猛然雷鸣电闪,蓝湛就又“哇”地大哭起来。

      

       “底迪底迪,嘘.....不要哭不要哭!”蓝涣急得又开始吃手手。(虽然这被叔父说过这个习惯很“不雅正”,要改。但他情急之下也就忘记了)。“有了,底迪,我来给你讲故事!”蓝涣灵光一闪,拿起正抄写的佛经,大声诵读起来。婴儿的哭声渐渐弱下去了。终于咂巴咂巴嘴睡着了。

         最后,读着读着,蓝涣趴在摇篮边,也睡着了。

         读弟机第一次读弟,好难啊。

        

          

雲染岫

情不自禁(3)《云云眾深

周深酒量不好。不好,是真的差的那種,一口就倒。


他知道自己條件太差,從來都不跟人喝酒,結果今晚喝到嘎子哥的杯子,扎扎實實灌了一口。他本來還想說只是一口而已,應該不會怎樣,可是凡事毫無例外,在酒足飯飽之際,他開始覺得腦袋暈晃,沉沉的猶如壓了一顆石頭,不住打起呵欠。


然後他覺得自己正露出一臉傻笑。他所有的行為和表情好像都在逐步失控……


買了單,走出店門口沒多久,轉進安靜的小巷裡,步伐卻是越走越亂。有個人一晃一晃的,看得其他兩個人覺得奇怪。


“深深,你該不會是醉了吧?”男人關心地湊近自己面前,低聲問道。帶著詼諧味道的嗓音,聽得他心跳陡然加快。


他聽見自己嘻嘻笑了一聲...


周深酒量不好。不好,是真的差的那種,一口就倒。


他知道自己條件太差,從來都不跟人喝酒,結果今晚喝到嘎子哥的杯子,扎扎實實灌了一口。他本來還想說只是一口而已,應該不會怎樣,可是凡事毫無例外,在酒足飯飽之際,他開始覺得腦袋暈晃,沉沉的猶如壓了一顆石頭,不住打起呵欠。


然後他覺得自己正露出一臉傻笑。他所有的行為和表情好像都在逐步失控……


買了單,走出店門口沒多久,轉進安靜的小巷裡,步伐卻是越走越亂。有個人一晃一晃的,看得其他兩個人覺得奇怪。


“深深,你該不會是醉了吧?”男人關心地湊近自己面前,低聲問道。帶著詼諧味道的嗓音,聽得他心跳陡然加快。


他聽見自己嘻嘻笑了一聲,然後雙手往男人脖子上伸去,手臂圈攏住男人的頸項,用著他幾乎沒用過的甜膩語氣說:“诶,嘎子哥你好可愛啊。”


大概是被他嚇到,他依稀感覺到他抱住的男人明顯一顫。腦袋燒暈暈的,他除了感知自己即將失控之外,看著一切卻像是理所當然。


身邊兩男人對看了一眼,嘴巴無聲捻出了兩個字的口型。醉了。


他瞪大了眼睛,“我才沒醉呢,誰會喝一口就醉。”


長髮男人輕笑,他指尖口住青年的下巴,將他轉過來面對自己。“那深深知道我是誰嗎?”他狹長深邃的目光裡,月光揉成一潭清泉。眼角勾著春風桃花意,微瞇出一抹微笑。


周深鬆開了手,顛著腳試圖用手指戳戳面前這個人的臉。


“長得那麼帥,當然是我們龍哥啦。”青年的笑彷彿滲進了蜂蜜,點點都是甜味。


“深深不公平,怎麼我是可愛,大龍是帥?”明明最可愛的是你。他笑瞇瞇地說,比起對面那雙風流似的眸,他像是摻了些薄雲的暖陽,光芒明媚卻在某些時候抑著一股陰鬱。


阿雲嘎一把攬住青年的肩頭,不著痕跡地往自己身邊帶。


鄭雲龍笑得樂不可支,“嗯……這不是事實嗎?草原甜心。”


青年眨巴著水潤的眼,一手搭著攬著自己肩膀男人的手,拍了拍,無辜地仰望他。“嘎子哥是我心中最可愛的人哦,人可愛聲音也可愛。”當場引得長髮男人笑得更加誇張劇烈。


這算是誠實地誇讚嗎?好吧,勉強就當作深深對他的好感。男人無奈地聳了個肩,他的手從他身上放下……說是放下,其實是牽住了另一只垂下來的手


不叽道

蓝曦臣记

初见✨


那时,叔父遣我去余烨除水祟。


我路过一家农庄,那农庄里有一棵桃花树。


余烨这个地方与桃花树的生存并不相宜,我便多看了几眼。


忽见桃花树下,飘飘落下绯红的花瓣中,有一抹倩影


桃花树下,一袭白衣,风华绝代。


一把银剑,行云流水的舞着,一招一式,气贯长虹


我有些惊艳,便在那驻留着。


良久,那女子停下,把剑立在地上,修长的手指摁着剑柄,剑上刻着二字“无心”


无心吗?我记下了。


忽的,那女子发现了我,转过头来


我不禁呼吸一窒


她绑着高马尾,露出出尘脱俗的脸,嘴角还挂着浅浅...

初见✨



那时,叔父遣我去余烨除水祟。



我路过一家农庄,那农庄里有一棵桃花树。



余烨这个地方与桃花树的生存并不相宜,我便多看了几眼。



忽见桃花树下,飘飘落下绯红的花瓣中,有一抹倩影



桃花树下,一袭白衣,风华绝代。



一把银剑,行云流水的舞着,一招一式,气贯长虹



我有些惊艳,便在那驻留着。



良久,那女子停下,把剑立在地上,修长的手指摁着剑柄,剑上刻着二字“无心”



无心吗?我记下了。



忽的,那女子发现了我,转过头来



我不禁呼吸一窒



她绑着高马尾,露出出尘脱俗的脸,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



是我从未见过的灵动,那一见,我便知道,我动心了。


相知✨



她与我是在后来听学时认识的



她白衣依旧,还是那抹熟悉的微笑



她对我说好巧,我们便开始熟络起来



她说她叫洛玥



字逾迁。是行走江湖的医师,也是抱山散人的徒弟之一。



她是个有趣的女子



我觉得我这辈子非她不可了



好在,她也心悦我。



相爱❤️



我的夫人啊



很好



与我相濡以沫六年



最后因护我而死



那日,血染红了夫人的白衣



夫人的笑也消失了



我丢了昔日的雅正,手刃了那人



我温柔地抱着夫人



夫人,我们回家





nicole71

鬼仙 第二十章

        交代了小辈们乖乖各自回家,不可乱来后,魏无羡带着蓝景仪和蓝思追往夷陵方向去了。

        金凌本来想跟上,他想问魏无羡还没有说完的话,却接到了小叔让他回金凌台的讯息。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魏无羡以及他身旁的蓝家人,他们像一家人一般。可是,可是本来他才是她的家人不是吗?

        蓝景仪一路上都在和魏无羡抱怨蓝忘机,说他对谁都很冷淡,对小辈特别严格,他老是被罚抄家规,还是...

        交代了小辈们乖乖各自回家,不可乱来后,魏无羡带着蓝景仪和蓝思追往夷陵方向去了。

        金凌本来想跟上,他想问魏无羡还没有说完的话,却接到了小叔让他回金凌台的讯息。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魏无羡以及他身旁的蓝家人,他们像一家人一般。可是,可是本来他才是她的家人不是吗?

        蓝景仪一路上都在和魏无羡抱怨蓝忘机,说他对谁都很冷淡,对小辈特别严格,他老是被罚抄家规,还是倒立的那种。魏无羡忍俊不禁,蓝湛这小古板十年如一日的可爱。魏无羡告诉他当年在蓝氏求学的时候她也被罚了不少,顿时蓝景仪笑开了颜,神清气爽,哼哼,没想到含光君那么铁面无私。

        蓝思追一路欲言又止,他怕魏无羡已经忘记了他,他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温宁,他更怕说出来后给他们添麻烦。

        再见到蓝湛的那一刻,魏无羡眼角含泪飞奔了过去,蓝忘机紧紧把她拥在怀里,这是魏婴回来后他们分开最久的一次。他头一次失眠,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暗自下决心,再也不会让魏婴离开他半步了。

        蓝忘机嘱咐蓝思追和蓝景仪速回姑苏,不可耽误,当然偷偷跑了出来回去必然是要挨罚的。望着两人垂头丧气的走远了,魏无羡摇了摇头,“蓝湛啊,你们家小孩儿已经够乖啦,能少罚就少罚些吧。”

        “家规不可破。”

        “哦?”魏无羡用手指勾起蓝忘机的下颚,“那蓝湛你也要罚我吗?”

          蓝忘机把她禁锢在怀里,轻声对着她的耳朵说:“罚,罚你一辈子陪在我身边。”

         魏无羡咧开嘴笑了,她把头埋在蓝忘机怀里,瓮声瓮气的说:“那当然,你是我的。”

        魏无羡和蓝忘机讲了义城发生的一切,而蓝忘机这边的进展并不顺利。蓝家的人都是一样的倔,信一个人就怎么也不会怀疑他,他和兄长把所有事情摊开了说,却始终无法说服他。听闻赤峰尊的尸身已经找到了,蓝曦臣一刻不停的前往聂家。

        “让你哥哥相信的确很难啊,他那么信任金光瑶,怎么可能会愿意质疑他的为人。”

        “有证据,去了清河,聂宗主自会说服他的。”

        魏无羡摇了摇头,“那乱葬岗的事呢?你家古籍里有记载吗?”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氏的记载十分模糊,但多本古籍都有一句话……魏氏血脉可通灵。”

        魏无羡点了点头,“怪不得,我从小就经常听到各种声音,问江澄呢,他说我疯了。你还记得在碧灵湖我沉入湖底,我已经没有意识了,可是没有沉下去是因为有邪祟把我托举了起来了。在乱葬岗也是,鬼道非我本愿,这些鬼力是自己跑来找我的。还有这飞升之事,我总觉得和那火凤凰有关。”

        蓝忘机神情有些凝重,“魏家当年莫非就是修习鬼道吗?”

        “谁知道呢。”魏无羡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百家征讨要么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要么就是力量强大到破坏了百家的平衡。

        “魏婴,古籍里并未记载魏家为何被灭,含糊其辞必有隐情。”

         魏无羡表示没有关系,魏家已经过去了,他没有参与到其中所以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心里存了一丝念想,这念想是从聂老宗主提到父母的死就存在了。会不会有这样一个可能,他的父母还活着?或者是他们的魂魄还在人间?毕竟他在鬼界时并没有找到关于他父母的任何痕迹,那火凤凰会不会像对她这般对她父母施以援助?

   

 


仙女沐十七

嘿,捕捉到一只超级爱墨香铜臭大大的正在熬夜的小可爱(๑• . •๑)

嘿,捕捉到一只超级爱墨香铜臭大大的正在熬夜的小可爱(๑• . •๑)

Jay-gzy
啊啊啊啊啊啊啊嘎深甜甜!!!期...

啊啊啊啊啊啊啊嘎深甜甜!!!期待下周!!!
山楂怎么(゚o゚;

啊啊啊啊啊啊啊嘎深甜甜!!!期待下周!!!
山楂怎么(゚o゚;

笑风雨梦
突然发现蓝家每个人都挺符合(景...

突然发现蓝家每个人都挺符合(景仪……咳咳咳)这个词的。

雅正的外表下埋藏着由内而外的风骚……

代表人格是闷骚和白切黑。(^_^)

请忽略右下角那个丑的掉渣的卷云纹(呜呜呜我真的不会画卷云纹啊啊啊啊啊)

突然发现蓝家每个人都挺符合(景仪……咳咳咳)这个词的。

雅正的外表下埋藏着由内而外的风骚……

代表人格是闷骚和白切黑。(^_^)

请忽略右下角那个丑的掉渣的卷云纹(呜呜呜我真的不会画卷云纹啊啊啊啊啊)

nicole71

鬼仙 第十七章

        画面一转,聂老宗主爆血身亡,聂明玦跪在父亲面前,听到父亲说:“不可向温若寒寻仇,照顾好怀桑。”

        霸下被紧紧握在手中,聂明玦在低声哀嚎,墙角一个小小的人儿露出头来,不谙世事的双眸望着躺在地上不动的父亲,和正在压抑哭泣的哥哥。

        “大哥……”

       聂明玦转身一把抱住小怀桑,把他按在自...

        画面一转,聂老宗主爆血身亡,聂明玦跪在父亲面前,听到父亲说:“不可向温若寒寻仇,照顾好怀桑。”

        霸下被紧紧握在手中,聂明玦在低声哀嚎,墙角一个小小的人儿露出头来,不谙世事的双眸望着躺在地上不动的父亲,和正在压抑哭泣的哥哥。

        “大哥……”

       聂明玦转身一把抱住小怀桑,把他按在自己怀里,不让他看到七窍流血的父亲。

       “怀桑别怕,以后大哥会保护你。”

       聂怀桑望着大哥抱着小小的自己越走越远,伸出手喊了一声,“大哥。”

        画面一转,这次七窍流血的变成了聂明玦,他望着被金光瑶控制住的聂怀桑,满是血的嘴里还在呻吟着,“你放开怀桑……不要……不要伤害我弟弟!”

         “大哥!”聂怀桑实在无法承受,他跪在地上无助的大哭。就算聂明玦被心魔侵吞了神志,可是依然想要保护他。

        “金光瑶!我恨你!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画面再一转,他们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薛洋!”

       聂明玦僵化的躺着,眼珠子呆滞的左右转动,全身僵硬的抽搐,这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这明明就是一具凶尸,一具被禁锢了灵魂的凶尸。

       “喂,小矮子,这老家伙不听话啊,就算有了这半块阴虎符,他也无法控制。”

       金光瑶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成美,不听控制,那就是废物了。”

       薛洋一看他的笑容就知道有好玩儿的来了,“怎么做,你想怎么做?”

       金光瑶轻轻拂过聂明玦僵硬的脸颊,转过身凉薄的声音想起,“把他的头砍了,我芳菲殿里还差一个摆件儿。”

      “金光瑶,你怎么敢!金光瑶!”聂怀桑大吼着想要阻止,却眼睁睁的看着大哥被斩首,而且用的是他的霸下。

        霸下在呻吟,它在哭泣,刀魂忍受不了痛处离开了刀体成为刀魔,愤怒地卷起风沙,遮盖了让人绝望的画面。

        一片黑暗中,魏无羡和聂怀桑都沉默着,死寂一般的氛围中,传来了空灵的声响,“吾主死于吾下,吾愿魂飞魄散也要那厮偿命。吾主死于吾下,吾愿魂飞魄散也要那厮偿命,吾主………”一遍遍重复着。

        聂怀桑忍着大恸,回应着刀魔,“一定会的。”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我一定会让金光瑶付出代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