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亓卿

11浏览    2参与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魔道祖师_江晚吟生子,孕期]

.ooc

不喜勿喷

风露雨雪,花开花落。而今不知几载,只知枝杈上的桃花开了又凋,二人已共度数年。


江澄仰卧在一方红木椅上,双腿打的很开,借此来承接腹部的负担,正闭目小憩。

正值盛夏时节,莲花池中的莲开得正艳,朵朵娇羞欲滴,与碧绿色的叶交相呼应,别是一道风景。


蓝曦臣轻手轻脚推开了门,微风趁此时机夹携着莲子的清香溜进了阴暗的房间,外带着蓝曦臣身上的兰草气,一同袭在了江澄的鼻翼间。


感知到有人前来,江澄双睫不着痕迹的扇动了两下,在这时醒来了,或许是乍一醒来还有些恍惚,他扬扬手揉了揉眉心让眼前的景物聚焦,随之长吁了口气,凝眸瞧向一旁伫着不动的蓝曦臣开了口,语气平淡的惊人


“你来干嘛...

.ooc

不喜勿喷

风露雨雪,花开花落。而今不知几载,只知枝杈上的桃花开了又凋,二人已共度数年。


江澄仰卧在一方红木椅上,双腿打的很开,借此来承接腹部的负担,正闭目小憩。

正值盛夏时节,莲花池中的莲开得正艳,朵朵娇羞欲滴,与碧绿色的叶交相呼应,别是一道风景。


蓝曦臣轻手轻脚推开了门,微风趁此时机夹携着莲子的清香溜进了阴暗的房间,外带着蓝曦臣身上的兰草气,一同袭在了江澄的鼻翼间。


感知到有人前来,江澄双睫不着痕迹的扇动了两下,在这时醒来了,或许是乍一醒来还有些恍惚,他扬扬手揉了揉眉心让眼前的景物聚焦,随之长吁了口气,凝眸瞧向一旁伫着不动的蓝曦臣开了口,语气平淡的惊人


“你来干嘛”


蓝曦臣没能从这话里品出什么异样的味道来,瞧着江澄一珉唇笑,顾自便从乾坤袖中取出来了一摞墨蓝色封皮包装甚是精致的书籍,搁在了江澄身旁的木桌子上,又顺手推开了对方身后的窗子通风。


而在蓝曦臣做这一系列动作时,江澄就用着一种不明意味又漫不经心的目光撇着他的侧颊,一手护在自己的腹部上。


他这动作里虽不含排斥意味,却也莫名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只是蓝曦臣平日里便性情谦和,瞬间闪过的一丝不愉快也被他在即刻换为了一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仙风道骨,眉目舒展唇角噙笑,轻声唤道


“晚吟,我来看看你和孩子”

“刚听郎中说,胎气很稳,但仍需多养着身子”

“我已从蓝家抽调人手,想来你诸多不便,也不好露面吩咐门生”


蓝曦臣三言两语间道明了来意,加之对江澄腹中胎儿的一番评价,每一句话都没教人觉得失了分寸,只是这动作在外人看来有失偏颇。

——他蹲身在了江澄身前,几指并拢轻抚过江澄鼓胀的腹部,似是在试探着些什么。半晌,他收了力,扬眸看向江澄。

.“不久,他便要降生了,我想来,还是想叫你放弃他。”


闻言,江澄眨着眼瞧他,宽袍大袖中的手指微蜷,舌尖探了探有些发白的双唇瓣,似是想说些什么。却是一瞬间没想到好的说辞,欲只是一抚衣袖,仰脸瞧着天花板喷出了口气。


蓝曦臣见对方迟迟未发话,周遭气氛瞬间低至了冰点,敛了敛眸,他抿起了唇与江澄对上了眼,两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江澄的目光此时看来是冷淡的,好像恨不得将身边的都据之以海角天边。


蓝曦臣见人模样面沉如水,眉毛上下起伏了一阵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生怕哪句话不对刺激到对方。

“晚吟啊…


“你给我闭嘴。”江澄却冷不丁打断了他的话语,目光飘忽至直到停在了窗外莲池中的那朵莲上。


“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打便打。想留便留,与你何干”


"他是我的骨肉,

也是他魏无羡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了…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过气老邪。随便看看。

吴邪,这只早他妈,过气了。

土拨鼠尖叫.jpg.

‌已经不知有多久,没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铺子里喝点茶看点书。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没心情,也可能是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接手盘口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习惯以后一切也算的上风平浪静,顺风顺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别人对我也越来越恭敬,不止是对小三爷,更是对吴老板,这是前所未有的威严。但始终还是乐呵不起来,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潘子死了。三叔不知所踪,小花也不可能总是陪着我,他也有解家,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总是困难。可能是今天下雨,搞的心情莫名的烦闷,什么都做不下去,王盟也请假出去了。铺子里只有自己,以肘扶桌单手撑着脸颊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随手打...

吴邪,这只早他妈,过气了。

土拨鼠尖叫.jpg.


‌已经不知有多久,没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铺子里喝点茶看点书。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没心情,也可能是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接手盘口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习惯以后一切也算的上风平浪静,顺风顺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别人对我也越来越恭敬,不止是对小三爷,更是对吴老板,这是前所未有的威严。但始终还是乐呵不起来,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潘子死了。三叔不知所踪,小花也不可能总是陪着我,他也有解家,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总是困难。可能是今天下雨,搞的心情莫名的烦闷,什么都做不下去,王盟也请假出去了。铺子里只有自己,以肘扶桌单手撑着脸颊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随手打衣兜里摸出包烟来抖出根来点上,吸了一口朝空中吐了个烟圈。依旧是没客,惨淡的可以,正想着反正开着也是费冷气不如早点关了回去睡觉。铺子的门便被推开了。灯光有些暗所以脸并不能看的真切。但是身形确实让人感觉熟悉。愣神的功夫已经把人晾了好一会。他倒还是站在原地没动过。见状忽的冲人勾唇笑笑。/欢迎。随便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