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五毒

11.2万浏览    7085参与
搞CP是画画原动力
[喔豁,敢咬我] 男人好难画,...

[喔豁,敢咬我]


男人好难画,练习画男人中…(

[喔豁,敢咬我]


男人好难画,练习画男人中…(

叫我大王

天行九歌之天赐福泽(天泽x毒太)36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天泽捏紧了竹筒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白胡子老者,下意识的挡住了艾米尔所在的方向。


  艾黎长老磨了磨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周围吼道,“艾米尔,你个混账小子给老子滚出来!”


  惊雷一样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吓的艾米尔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同样被声音弄过来的驱尸魔和百毒王更是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远远的就看见他们家师父那标志性的白胡子,艾米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顾不得刚才蹭的一手泥土直接冲了过去,“师父,你终于想起来找我了!”


  “把手给老子放下。”竖起眉头看着抹在自己身上的泥土,艾黎长老眸...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天泽捏紧了竹筒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白胡子老者,下意识的挡住了艾米尔所在的方向。


  艾黎长老磨了磨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周围吼道,“艾米尔,你个混账小子给老子滚出来!”


  惊雷一样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吓的艾米尔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同样被声音弄过来的驱尸魔和百毒王更是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远远的就看见他们家师父那标志性的白胡子,艾米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顾不得刚才蹭的一手泥土直接冲了过去,“师父,你终于想起来找我了!”


  “把手给老子放下。”竖起眉头看着抹在自己身上的泥土,艾黎长老眸中火气更胜,拎着艾米尔放在离自己一步远的距离然后另一手指着天泽问道,“说吧,这人是谁?”


  艾米尔眨了眨眼睛,然后一脸控诉的看着他们家师父,“你这么长时间不找我也就算了,一来就凶我阿哥,阿哥招你惹你了?!”


  “阿哥?”艾黎长老冷哼一声,抵着艾米尔脑袋的手依旧没有放下来,“怕是情哥哥吧?”


  “就算是情哥哥又怎么样?要你管!”一张小脸憋的通红,艾米尔色厉内茬吼回去,丝毫不肯在气势上吃亏。


  输人不输阵,他艾米尔,就算挨骂也得不能让师父对阿哥有意见,他们家阿哥怎么了,长大好看还会打架,哪一点不好了?


  钢铁锁链无声无息收了回去,天泽看着吵起来的两人,抿紧了唇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


  驱尸魔和百毒王对视了一眼,看他们家主人都插不上手便各自退远,万一一不小心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最后受罪的还是他们。


  故作镇定看着艾米尔,天泽手心有些冒汗,不知道是因为艾米尔那句情哥哥还是因为突兀间见到了艾米尔的师父,亦或者是二者皆有。


  表情和往常没有不同只是眼神有些飘忽的天泽站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过来,再一抬眼,艾米尔正不解的看着他,“阿哥,你怎么了?”


  不等天泽回答,旁边的艾黎长老便冷笑出声,“怎么了?难道不是短短几天哄骗了谁家小孩儿所以心虚了?”


  “都说了不是几天,师父你是老糊涂了不成?”皱起眉头看着他们家师父,艾米尔又一次强调道,“我和阿哥在这里都好多年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你们也不知道来找我,放我一个人可怜巴巴的找不着家,要不是和阿哥在一起我就饿死在外面了。”


  “艾米尔,谎话也要过脑子。”看着艾米尔和“离家出走”前没什么两样的个头,艾黎长老揉了揉额角,“好多年了你就一直没长个?骗谁呢?”


  “我——”指着他们家师父说不出话来,艾米尔快被气哭了,拉着天泽就要给他作证,“阿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在韩国待了很多年了!”


  是他想长不高的吗?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


  赶紧将艾米尔安抚下来,天泽哄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转身看向艾黎长老,“前辈,艾米尔的确一直和我在一起,只是不知为何一直不曾长大罢了。”


  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艾黎长老看了一眼气的不看他的艾米尔,再看看不像说谎话的天泽,转身捏着虫笛陷入了沉思。


  艾米尔明明离开了一个多月,怎么在这俩人口中就变成了许多年,而艾米尔的身体又一直不曾长大,难不成两方的时间存在着不同?


  大概猜出了其中缘由,艾黎长老神色稍缓,反正已经找到了艾米尔,这些事情都不重要,“我不管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艾米尔得和我回去。”


  “不走!打死都不走!”八爪鱼一样抓住天泽,艾米尔怒视一来到就要拆散他和他们家阿哥的艾黎长老,“回去也是挨骂,打死都不回去。”


  “混账小子,谁骂你了,老子那是温柔的教育。”艾黎长老下意识又要发火,但是看艾米尔的模样又硬生生的止住了,“你要舍不得可以让这人一起去,等解决了你身体的问题爱去哪儿去哪儿,老子才不管你。”


  原本还伤心着的艾米尔眼睛一亮,松开天泽马上蹭到他们家师父身边,“真的?”


  艾黎长老捂着眼睛不想再看见这混蛋小子,心累!


  他养个徒弟容易吗,好不容易养这么大,一转眼就胳膊肘往外拐,他怎么就这么委屈呢?


  艾米尔欢呼了一声,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天泽,“阿哥,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你要是不喜欢我们还可以回来。”


  就没见过这小子脾气这么软的样子,艾黎长老捏了捏手里的虫笛,看向那个拐走他家小徒弟的家伙目光更加不善。


  连跟艾米尔回家都要推三阻四,以后可怎么办,就艾米尔那傻乎乎的性子,还不得被人吃的死死的?


  不行不行,好歹是自己养大的徒弟,总不能在外面被人欺负,他得多看着点。


  并没有推三阻四的天泽感受着身上针扎一般的视线,捏了捏艾米尔的脸然后将无双和焰灵姬唤回来。


  他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王城重建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还是艾米尔的事情更重要。


  这位前辈刚才说等艾米尔身体上的问题......艾米尔身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暗伤吗?


  天泽眸中闪过一抹忧虑,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加大了些,“前辈,冒昧问一句,艾米尔身上究竟有何不妥?”


  艾黎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扯了扯嘴角移开目光,“连艾米尔身上的问题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紧张的看着他们家阿哥,艾米尔在心里念叨着千万不要打起来,他不想一会儿同时治疗两个人。


  在艾米尔面前脾气非常好的天泽并没有因为艾黎长老的冷言冷语而生气,而是又问了一句,“可是艾米尔体内藏着的另一个他?”


  艾黎长老一愣,他没想到艾米尔竟然连这件事情都告诉了这人,没有回答就是确定了的意思,天泽心下了然,看到焰灵姬和无双回来然后继续说道,“我们随艾米尔一同过去,还请前辈带路。”


  将心里的各种情绪压了下去,艾黎长老瞥了几人一眼,一挥手身后的“水纹”再次出现。


  去就去,到了寨子还收拾不了你们不成?


叫我大王

天行九歌之天赐福泽(天泽x毒太)35

什么离家出走,师父老糊涂了其他人也跟着他胡闹,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是走丢找不着家了,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


  用力在他们家阿哥胸口蹭了几下,艾米尔吸了吸鼻子,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被神奇的鸽子穿越时空送到这里来的竹筒。


  堪堪缓过劲儿来的天泽一手揽着扑到怀里来的艾米尔,另一只手揉着一抽一抽的额头,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


  看焰灵姬驱尸魔几个还没有缓过来,天泽也没有去管,只是将艾米尔扔到一边的竹筒捡了起来。


  上面的文字和七国的文字都不相同,但是又有许多相似之处,虽然看的有些吃力,不过也不是看不懂。...

什么离家出走,师父老糊涂了其他人也跟着他胡闹,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是走丢找不着家了,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


  用力在他们家阿哥胸口蹭了几下,艾米尔吸了吸鼻子,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被神奇的鸽子穿越时空送到这里来的竹筒。


  堪堪缓过劲儿来的天泽一手揽着扑到怀里来的艾米尔,另一只手揉着一抽一抽的额头,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


  看焰灵姬驱尸魔几个还没有缓过来,天泽也没有去管,只是将艾米尔扔到一边的竹筒捡了起来。


  上面的文字和七国的文字都不相同,但是又有许多相似之处,虽然看的有些吃力,不过也不是看不懂。


  将信纸上写的东西看完,天泽让埋在自己胸口的艾米尔抬起头来,“艾米尔还有亲人在,是吗?”


  “明明是无心岭里出了问题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他们竟然当我是离家出走!”艾米尔一脸控诉的说着,看着竹筒的目光带着十足的火气,“艾米尔失踪了那么长时间,他们竟然现在才想起来找,实在是太过分了。”


  未免艾米尔将竹筒毁掉,天泽将东西收好之后才接着问道,“无心岭?那是什么地方?”


  “是我们寨子外面的林子,里面有很多草药,中原人是不能进去的。”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无心岭的存在,艾米尔仰着头想了想然后眼睛一亮,“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一个被毁掉的村寨,可能那里就是无心岭的位置,阿哥,我们要去看看吗?”


  既然师父已经能给他送信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能回家了?


  这么多年已经快要放弃回去希望的艾米尔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家阿哥,眼里的渴求快要溢了出来,“阿哥,你会跟我一起回寨子的,对吧?”


  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虽然身体一直长不大,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阿哥不肯和他一起回去,那......那他只好也回来了......


  五仙教里弟子众多,少了他一个师父会省心很多,知道他要离开寨子估计也是嫌弃的摆手让他赶紧离开,但是阿哥不一样。


  他们家阿哥身边只有自己一个,虽然现在还有焰灵姬阿姊他们在身边,但是最亲近的还是他,要是连他都不在身边,阿哥该有多伤心啊?


  艾米尔越想越伤心,不一会儿便眼里便蓄满了眼泪,“阿哥,你放心,艾米尔绝对不会留你一人在这里的!”


  欲言又止看着自己把自己吓哭的艾米尔,天泽叹了一口气又将人揽在怀里,“瞎说什么胡话,要去哪儿阿哥跟着就是了,说什么分开不分开的......”


  如今的新郑危机四伏,他们留在这里只会成为那些博弈者手中的棋子,自己在那些人眼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天泽很清楚,所以他接下来绝对不会再留在这里。


  白亦非说的不错,离开新郑对他们都有好处,反正不管他再怎么挣扎,韩国也只是苟延残喘,更何况以他的冷心冷性,是抵抗还是在背后推一把谁也说不准。


  血衣侯的可怕他在十年前就已经知晓,以他们刚才的交锋,天泽可以确定那人对韩国的兴亡不会在乎。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雪衣堡掌握着韩国十万大军,就算他不在乎不想救韩国于水火之中也无济于事,在秦国的铁骑之下,他的雪衣堡只会像当年的百越城池一样付之一炬。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经成了定数,他又何必非要留在这里,既然如此,带艾米尔回百越才是正事儿。


  这封信来的蹊跷,不过看艾米尔的反应似乎并不惊讶,或许在重建百越之前,他可以先想办法和艾米尔一起去看看另一个地方的百越诸族。


  很快将接下来的行程定下来,天泽将胡思乱想的艾米尔哄好,和身后几个手下提了一句然后启程朝着南边而去,他们没有什么要准备的,想要离开随时可以动身。


  这些年一直不曾离开过新郑城的范围,艾米尔这次什么也不用管,有他们家阿哥在一路上撒了欢儿的带着五毒圣兽玩,直到来到了百越的范围还有些意犹未尽。


  天泽向来不会拘着他,看艾米尔玩儿的开心只是在旁边看着,待小孩儿玩够了才继续赶路,所以原本三四日就能走完的路程他们硬生生走了近一个月。


  他们一路绕过城池,几人都不是注重享受的,艾米尔兴致勃勃天天拿鼎做火锅,吃久了竟然感觉比寻常食物更美味。


  可是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尤其艾米尔做出来大补,除了小孩儿自己其他人天天一身火气没处泄,无双已经到了进山打老虎的程度了。


  所以,在到了百越的地界之时,包括天泽在内几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再这么补下去,他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忍住了。


  百越之地的崇山峻岭之间藏着一座城池,那是百越的王城,十年前韩楚联军攻破百越将王城劫掠一空,十年过去了,没有主人的城池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断壁残垣,萧瑟破败,没有一丝当年王城的气派。

 

  唯一一个不着急的艾米尔看到隐藏在崇山峻岭中的颓败城池后惊叹了一声,看他们家阿哥正在安排什么于是带着一圈圣兽去城里探险,既然师父当他是离家出走,那么就多玩几天吧。


  反正回去要挨骂,能晚绝对不赶早,艾米尔多年搞事儿经验,绝对不带怕的。


  这里是他们以后要生活的地方,总要先弄明白地形才好。


  环视了一圈陌生又熟悉的破败城墙,天泽抿了抿唇,他的臣民除了被中原几国掳走的,其余都躲在深山之中,王城的位置暴露之后这里就已经不安全了,在没有王族庇佑的情况下,留在这里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焰灵姬坐在无双肩膀上,接了命令后朝着废弃的王宫而去,如今主人归来,百越的子民也该回来拜见他们的王了。


  驱尸魔安安静静的站在天泽身后,兜帽盖住了脸看不出喜怒,旁边的人百毒王却是喜形于色,老者离开故土许久,连地上的杂草看起来都那么亲切。


  笑呵呵的将带在身上的毒蛇都放出来,百毒王走到不远处的蛊坑边查看片刻,“这些坑还有人在用,看来留下的人没有将这里忘却。”


  天泽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指尖一只碧色蝴蝶轻轻煽动着翅膀,不一会儿便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天地之间。


  不远处,艾米尔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小孩儿的声音充满了欢喜。


  心情极为放松的天泽呼吸了一口百越特有的空气,然后拿出那个神奇出现的竹筒把玩。


  忽然,周围隐约的空气出现了水纹一样的波动,天泽神色一凌,缠绕在身上的护甲瞬间散开。


  紫色衣袍上装饰着银饰的人凭空出现,茂密的白色胡子极为显眼,终于察觉到自家离家出走的小徒弟的气息,艾黎长老拎了根树枝就赶紧找了过来。


  小小年纪就学会离家出走,这以后还得了啊?


  然而,紧接着便看到装信的竹筒在一个陌生青年手中的艾黎长老脸色一沉,扔了树枝拿了虫笛寒声问道,“你谁?艾米尔呢?”


叫我大王

天行九歌之天赐福泽(天泽x毒太)34

惊雷阵阵落在耳边,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形成雨幕,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艾米尔”看着眼前撑着伞的白亦非,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你一直关注着我们,是不是你的主子快坐不住了?”


  白亦非眉头一皱,眼中带上了些许嘲讽,“主人?你说错了,他从来不是我的主人,背后推动一切的那双手是谁的并不重要,我白亦非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从来没人能强迫。”


  “是吗?”艾米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虫笛凑到唇边奏响几个音节,“现在呢?感觉如何?”


  随着虫笛声响起,体内已经得到控制的蛊虫忽然暴动了起来,白亦非神色不变,撑伞的手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嘴角...

惊雷阵阵落在耳边,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形成雨幕,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艾米尔”看着眼前撑着伞的白亦非,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你一直关注着我们,是不是你的主子快坐不住了?”


  白亦非眉头一皱,眼中带上了些许嘲讽,“主人?你说错了,他从来不是我的主人,背后推动一切的那双手是谁的并不重要,我白亦非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从来没人能强迫。”


  “是吗?”艾米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虫笛凑到唇边奏响几个音节,“现在呢?感觉如何?”


  随着虫笛声响起,体内已经得到控制的蛊虫忽然暴动了起来,白亦非神色不变,撑伞的手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嘴角控制不住的溢出了丝丝鲜血,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收回虫笛定定的看了一会儿,“艾米尔”切了一声,漆黑的眸子划过一抹血光,“既然你想做什么没人管得着,那还来找我家阿哥干什么,找抽吗?”


  听着“艾米尔”理所当然叫着阿哥,天泽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上一次被护在后面时他能明显的分出来两个艾米尔的区别,但是这次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


  不敢确定这个艾米尔是不是之前对他嗤之以鼻的那个,天泽没有说话,只是和身旁的几个手下一起安静的看着。


  搞不明白这人一直盯着他们干什么,“艾米尔”也懒得搭理他,将蝎子拿在手里走到天泽跟前,“阿哥,你们还有什么交易吗?”


  听见艾米尔的话,白亦非将嘴角的血迹擦掉,眉眼间带着十足的冷意,“这次过来,的确还有一个交易。”


  恢复了平常模样的血衣侯语气毫无波动,体内的蛊虫平日里作怪他还能忍受,但是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有种死亡逼近的感觉,这绝对不能忍受。


  他白亦非操控了韩国朝堂十几年,绝对不能有任何事情逃出他的手掌,即便是这个让他非常感兴趣的小家伙儿也不行。


  天泽看了一眼艾米尔,勾了勾唇角对上白亦非冰冷的视线,“如今的局势于我没有半分不利,以你我的关系,我不觉得还有交易可谈。”


  低沉的声音自雨幕中传来,天泽身后渐渐升起黑雾,钢铁蛇头隐藏在雾气之中等待着时机,他和白亦非的关系远远不到好生说话的地步,地牢中十年的折磨,他都记得清楚。


  血红色的眸子带着妖异的光芒,天泽缓缓抬手,掌心处的蛇符标记极其醒目,“敢在这时候找过来,白亦非,你真是越来越蠢了。”


  知道天泽不会轻易松口,白亦非低声叹了一口气,身影闪烁瞬间退到了攻击范围之外,“韩国将倾,乱世已经初见端倪,你确定还要留在中原?”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这一点我以为你已经看出来了。”迅速出击的钢铁蛇头带着千钧之势朝着白亦非而去,天泽出手狠辣,周身暴戾的气息冲破天际。


  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的艾米尔眼中闪过一抹惊叹,不愧是他认下的阿哥,果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对面那个也不错,体内有他的蛊虫还能躲过阿哥的攻击,若是全盛时期,阿哥绝对不可能打的这么轻松。


  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把伞的焰灵姬将伞撑到艾米尔头顶,然后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打的激烈的两个人,“小主人觉得血衣侯今天还能离开吗?”


  “他不会死。”艾米尔的语气极为笃定,“他的功法很特殊,寻常人体内被我下了蛊虫,不出三日必定死亡,但是这人身上蛊的气息却越来越弱,阿哥杀不了他。”


  他的蛊虫逐渐被抑制,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解决掉,天泽杀不了这人,同样,这人也没有办法伤到天泽。


  板着脸看着交战之中的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艾米尔又变回了那个软乎乎的艾米尔,脸上有些紧张的少年人一眨不眨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以往另一个自己出现时他的记忆会不甚清楚,甚至完全不记得身体在另一个自己的控制下都做了什么,但是这一次,他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他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但是完全不能操控身体,明明是一种可怕的感觉,却偏偏令他无比安心......


  白亦非手中多了两柄剑,来时撑着的伞已经消失不见,如果艾米尔足够细心,他就会发现自己头顶这把伞和刚才血衣侯手中的那把长的一模一样。


  废物利用的焰灵姬嘴角依旧噙着笑容,丝毫不担心他们家主人会输掉。


  雨滴在血衣侯影响下已经变成了冰晶,周围温度骤降,却没有一人神色有变化,习武之人寒暑不侵,这点寒气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居高临下站在冰块撑起来的阶梯之上,白亦非拿剑的手微微颤抖,“离开韩国,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以雪衣堡来对抗秦国,你未免太天真了。”唇角上扬站在半空中,天泽的心情非常不错,“当年你带兵入侵百越,如今也该尝尝家破人亡是什么滋味了。”


  他不会收了这人的性命,当年他经历的一切,最好让这人一一尝个遍儿,这样的报复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白亦非勾了勾唇,深深的看了艾米尔一眼然后收起双剑,“或许事情会像你想的那样,谁知道呢?”


  韩国于他,不过可有可无罢了,他在意的从来只有雪衣堡,而不是这个腐朽的韩国。


  皱着眉头看着白亦非消失在视线之中,天泽身后的钢铁锁链重新化为护甲收拢在身体上,有些不明白这人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托着脸看着白亦非离开,艾米尔走到那人刚才站的地方,借着星光将地上半死不活的鸽子捡了起来。


  也不知道鸽子是被冻的还是淋得,看见他之后抖抖索索将腿上绑着的竹筒蹬下来,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然后颤颤巍巍朝着远处飞去。


  看着手中小小的竹筒,艾米尔眨了眨眼睛,刚才那个颤颤巍巍似乎马上就死掉的鸽子一眨眼的时间竟然消失不见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艾米尔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捏着竹筒半天不敢打开。


  蹬蹬蹬跑到他们家阿哥跟前,苦着脸的艾米尔将竹筒递过去,“阿哥,你来打开看看呗。”


  狐疑的看了一眼紧张兮兮的艾米尔,天泽没有任何犹豫打开了竹筒,然后被里面突如其来的尖锐虫鸣激的表情一片空白。


  小心翼翼晃了晃他们家阿哥的手臂,早有准备捂住耳朵的艾米尔睁大眼睛看着他们家茫然的阿哥,“阿哥,你还好吗?”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艾米尔伸手将竹筒拿了回来,倒出来里面的小虫子扔到呱太嘴里然后将里面的纸条抖出来。


  ——艾米尔你要是再不回家,老子把你的锅给你砸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烦人的徒弟,教里清闲了还是怎么着,让你摘个草药你给老子玩离家出走,出息了啊#¥#¥%@##¥@##¥#¥%#¥%#¥%&......


  目瞪口呆看完上面的东西,艾米尔默默将纸条塞回去然后蔫蔫的把脑袋埋在天泽怀里,他刚才什么也没有做,什么都没看见。


胸无点墨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片变成了蛾子飞到蛛网上被黏住,而蛛网牵引在她的手中——我杀我自己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片变成了蛾子飞到蛛网上被黏住,而蛛网牵引在她的手中——我杀我自己

云 滇 寒 鸦
今天画画了丢完人了,走了

今天画画了
丢完人了,走了

今天画画了
丢完人了,走了

混世
今天画好了师父的,明天再画师娘...

今天画好了师父的,明天再画师娘的!

今天画好了师父的,明天再画师娘的!

黎漓

——曼珠沙华·双生——

只怕此恨长长望不尽天涯

若是一片深情不敌飘扬的黄沙

许我孤身一人袖手于繁华

【仅部分存档,完整排版等放于weibo】 


出镜:

    破军毒姐:熊耳朵

    秦风毒姐:黎漓【原Po】

摄影:自由之竹

后期:凰先森

协助小天使:愚者  和人

妆发自理

服装:逆颜织舞


——曼珠沙华·双生——

只怕此恨长长望不尽天涯

若是一片深情不敌飘扬的黄沙

许我孤身一人袖手于繁华

【仅部分存档,完整排版等放于weibo】 


出镜:

    破军毒姐:熊耳朵

    秦风毒姐:黎漓【原Po】

摄影:自由之竹

后期:凰先森

协助小天使:愚者  和人

妆发自理

服装:逆颜织舞









晚来

都是老早以前的,整理了下一起存个档

都是老早以前的,整理了下一起存个档

聽風

太久不画彩图了……拿新校服复健一下上色emmm

当然是魔改过的==。

太久不画彩图了……拿新校服复健一下上色emmm

当然是魔改过的==。

糖渍青梅.

明教一日游
假装是散游喵萝🐱

明教一日游
假装是散游喵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