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五虎退

13.6万浏览    4497参与
咕咕咕表示很无奈

退酱真棒!

包丁是锻的。


退酱真棒!

包丁是锻的。


审神者的本丸观察

如果有一天,本丸的刀刀们都喵化了`~~~~

南泉会不会觉得本丸里的刃们都很亲切~?XDD


如果有一天,本丸的刀刀们都喵化了`~~~~

南泉会不会觉得本丸里的刃们都很亲切~?XDD

 

白风羽落

微信本丸の沙雕日常
QQ本丸比较和谐,貌似无法沙雕
高速枪真的是要让各位婶婶气死!我的材料啊!我的刀刀啊!(*꒦ິ⌓꒦ີ)

微信本丸の沙雕日常
QQ本丸比较和谐,貌似无法沙雕
高速枪真的是要让各位婶婶气死!我的材料啊!我的刀刀啊!(*꒦ິ⌓꒦ີ)

三幼

前天限锻出货啦!我终于也是有典典的婶婶辣!【叉腰】

*关于限锻的小剧场*

限锻前——

婶婶:小狐帮我锻刀吗?
小狐:绿
婶婶:……

【愤而找退】婶婶:退退帮我锻刀吗?锻嘛锻嘛!
退:金【超级果断毫不犹豫】

锻刀中——

退【拿着珠子】:阿路基你要的是他吗?
婶婶:……不是
退【拿着茶】:阿路基你说的是他吗?
婶婶:……不是
退【左手一把部部右手一把部部】:阿路基你要的是左边的刀还是右边的呢?
婶婶:……都不是顺便他两是一把刀

……退退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刀盲?

……当然最后还是锻出来了www

信退宝,得新刀【✌】

前天限锻出货啦!我终于也是有典典的婶婶辣!【叉腰】

*关于限锻的小剧场*

限锻前——

婶婶:小狐帮我锻刀吗?
小狐:绿
婶婶:……

【愤而找退】婶婶:退退帮我锻刀吗?锻嘛锻嘛!
退:金【超级果断毫不犹豫】

锻刀中——

退【拿着珠子】:阿路基你要的是他吗?
婶婶:……不是
退【拿着茶】:阿路基你说的是他吗?
婶婶:……不是
退【左手一把部部右手一把部部】:阿路基你要的是左边的刀还是右边的呢?
婶婶:……都不是顺便他两是一把刀

……退退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刀盲?

……当然最后还是锻出来了www

信退宝,得新刀【✌】

想吃羊羹
试图用滤镜再次拯救一下… 这次...

试图用滤镜再次拯救一下…

这次是(划掉)魔法少女(划掉)退酱呢~
唉但为什么我要一次放两张就不能有滤镜了好糟心……还要分着发…好麻烦——

试图用滤镜再次拯救一下…

这次是(划掉)魔法少女(划掉)退酱呢~
唉但为什么我要一次放两张就不能有滤镜了好糟心……还要分着发…好麻烦——

何需花烬繁

穿成五虎退的老虎

在本丸憋了​好几个月后,五虎退终于舍得带他的五只老虎上战场。他现在的实力即使在白天也可以一击必杀,足够保护他的五个大宝贝。

“撒,侦查这种事情,果然不擅长啊。”​加州清光一边娴熟的抱怨,一边踩着小高跟上了树,选了个合适的位置开始侦查。

“啊哈,在那边哦,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怎么样?”​加州清光轻巧落地,扬起的笑容带着嗜血的弧度。

“这次是带明石来练级的。”​萤丸压了压军帽“还是等他们杀过来吧。”

他身边,紫发的太刀打了个哈欠“随便啦,能不动最好。”​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都觉得有些扫兴,但也没说什么。五虎退很想说其实明石等级已经很高了,所以他们明明是来开新战场的。但他一向不会插嘴,也就乖乖的跟着他们前进。

“...

在本丸憋了​好几个月后,五虎退终于舍得带他的五只老虎上战场。他现在的实力即使在白天也可以一击必杀,足够保护他的五个大宝贝。

“撒,侦查这种事情,果然不擅长啊。”​加州清光一边娴熟的抱怨,一边踩着小高跟上了树,选了个合适的位置开始侦查。

“啊哈,在那边哦,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怎么样?”​加州清光轻巧落地,扬起的笑容带着嗜血的弧度。

“这次是带明石来练级的。”​萤丸压了压军帽“还是等他们杀过来吧。”

他身边,紫发的太刀打了个哈欠“随便啦,能不动最好。”​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都觉得有些扫兴,但也没说什么。五虎退很想说其实明石等级已经很高了,所以他们明明是来开新战场的。但他一向不会插嘴,也就乖乖的跟着他们前进。

“这次的杂鱼胆子很大嘛。”明石将偷袭萤丸的敌短刀一分为二,发现不过是把丙型敌短“这里只有这种杂鱼?”

六人行进了四五个敌方驻点,难免放松下来。

“这里真的是新战场吗?都没有能激起斗志的敌人啊……”大和守安定收刀回鞘,伸了个懒腰。

“都被萤丸抢走了。”加州清光也难得抱怨起来。

“很勤劳的包揽了大部分工作呢,阿萤很棒。”明石懒洋洋的夸着正在飘花的小个子大太刀“如果不用走路就好啦。”

“我可以把国行切成两块拖着走。”萤丸软软糯糯的声音里透着残酷“撒?需要吗?”

“我走着就好。”明石显现出难得的求生欲。

“呐呐呐,又来了一波,萤丸酱这次给我们留两个哦。”

“那就只留两个。”萤丸拖着比自己还长的本体,砍在一把敌大太身上。

“被挡住了”

萤丸握紧刀柄“锵锵锵,我也可以学一下长谷部对吧。压切!哇!”

防住他的敌大太轻松的将虽然力气相当,但是体重完全劣势的萤丸挑飞。刀刃直直劈向了被中胁差缠住的五虎退。

明石代他接下这一刀,本体都被震出些许裂纹,金色刀装全部碎成粉末。

五虎退被中胁差捅伤了腰腹,跌坐在地五只老虎缩在他身边,愤怒的吼叫。

旁边鸣狐好不容易脱身,替五虎退挡住了刺向其心脏的刀。

“先撤退。”加州清光开启了紧急传送,鸣狐抱着失去行动能力的五虎退,加州清光扶着大和守安定,小狐狸带着五虎退的老虎,鸣狐往传送阵跑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一二三四五,五个,齐了。

等等,算上你的狐狸才五个,哪里齐了。

被中胁差揪住命运的后颈皮,零呜咽了一声,徒劳的挣扎着。

自己美好的咸鱼生活就要这么结束了,连生命一起。

中胁差招呼其他同伴过来,开启了传送。零被传送弄得浑身不舒服,仿佛有什么被从身体里剥离,浑身疼痛,头晕目眩。

“鲶尾哥哥,你回来啦。”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还能听懂,虽然是日语,却被像母语一样理解了。

是五虎退。零不可思议的挣扎起来,却久违的感受到风直接吹在皮肤上的凉爽。“哎?我难道不是带了只老虎回来的吗?”鲶尾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拎着的男孩,忙不迭把他放下。

乱对鲶尾做了个鬼脸“鲶尾哥哥修行回来后变得超笨的。”

“我明明……”鲶尾看着赤身裸体的孩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总之,好好照顾一下总不会有错的。”毛利抖开手里的毯子披在零身上“话说鲶尾哥哥不会又捡了个退退回来吧?”

“的确,长的好像啊。”

​零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刀剑们,有些不知所措。这些面孔,他只见过几个,但是,为什么溯行军会和刀剑们长的一样呢?

“那要拿他怎么办?”​鲶尾挠挠头“把他丢回战场去吗?”

​“我请示一下主人吧。”长谷部看着顺从的被毛利抚摸着头发的男孩,“药研你看好他。”

“知道了。”​

零还有点懵逼,但是他和五虎退的心灵感应​断了。是自己死了,还是五虎退死了?五虎退被带回去了,想必死不了。但是他还没什么感觉就死了,这是又穿越了吗?

可是面前,还有一个五虎退……​


枫厢醉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任哦,虽然我之前就看了很多的刀剑同人小说,不过一直没有接触过这个游戏。

呐呐,因为今天是周五,难得有空,所以终于下载了玩。

不过因为我不懂日语嘛,所以我玩的是国服。

今天特地记录下来是希望能够一直坚持玩下去,原本按照我的想法是每天把自己做了什么,有哪些感触写下来,希望不会断,但毕竟我在上学,并且马上要面临全国大考,虽说终究肯定会断,但我希望有这么个记录可以提醒我。

索拉,接下去就是我今天所做的日程呐。
我选的第一把刀是歌仙
初锻刀是五虎退
然后又锻了四把刀,分别是小夜,烛台切,物吉,
髭切。
然后又锻了一些刀装,锻了十三次多吧,都是十连抽,结果金刀装只有10个,我感觉我好非啊!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任哦,虽然我之前就看了很多的刀剑同人小说,不过一直没有接触过这个游戏。

呐呐,因为今天是周五,难得有空,所以终于下载了玩。

不过因为我不懂日语嘛,所以我玩的是国服。

今天特地记录下来是希望能够一直坚持玩下去,原本按照我的想法是每天把自己做了什么,有哪些感触写下来,希望不会断,但毕竟我在上学,并且马上要面临全国大考,虽说终究肯定会断,但我希望有这么个记录可以提醒我。

索拉,接下去就是我今天所做的日程呐。
我选的第一把刀是歌仙
初锻刀是五虎退
然后又锻了四把刀,分别是小夜,烛台切,物吉,
髭切。
然后又锻了一些刀装,锻了十三次多吧,都是十连抽,结果金刀装只有10个,我感觉我好非啊!
然后因为太晚,所以只弄了内番,并未出征。

然后我想说一句,五虎退超可爱,小夜也是,尤其五虎退内番时更可爱!

喧嚣与不胜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25577/      ←这是b站搬运的原视频地址

sm27186244 投稿者:農協牛乳 さん   ←这个是原视频

(侵删)

原视频是一个粟田口家族的MMD


但是恕我直言这1秒24帧对我真的是会心一击——

我真的好想像大家安利这个退退啊。但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什么彩虹屁都吹不出来画面感到了这一步我就写不出字了qaq


顺便我之前提过的做女儿oc的事情目前已经起步了。会是一个退婶哦!w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25577/      ←这是b站搬运的原视频地址

sm27186244 投稿者:農協牛乳 さん   ←这个是原视频

(侵删)

原视频是一个粟田口家族的MMD


但是恕我直言这1秒24帧对我真的是会心一击——

我真的好想像大家安利这个退退啊。但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什么彩虹屁都吹不出来画面感到了这一步我就写不出字了qaq


顺便我之前提过的做女儿oc的事情目前已经起步了。会是一个退婶哦!w

容姝砚

如果审神者是兽医(思路)

如果审神者是兽医,准确的说是类似于科学怪人一类的理科女子,发现本丸有小动物,所以决定亲手操刀绝育。

比如狐之助,鸣狐的狐狸,五虎退的老虎,狮子王的鵺,南泉一文字和小狐丸???

那这个问题很大,要慌。

(PS:这个思路先放着,以后写,该审神者算闺女之一。)

如果审神者是兽医,准确的说是类似于科学怪人一类的理科女子,发现本丸有小动物,所以决定亲手操刀绝育。

比如狐之助,鸣狐的狐狸,五虎退的老虎,狮子王的鵺,南泉一文字和小狐丸???

那这个问题很大,要慌。

(PS:这个思路先放着,以后写,该审神者算闺女之一。)

云吞喵喵喵喵

护弟狂魔一期一振~

感谢土方组收服【本丸头号性骚扰犯罪分子】

正面和啊鲁几叫板~

护弟狂魔一期一振~

感谢土方组收服【本丸头号性骚扰犯罪分子】

正面和啊鲁几叫板~

何需花烬繁

穿成五虎退的老虎

由于审神者说中文,零在进驻本丸几个月后终于搞明白了人物关系,并且陷入了世界观被毁的呆滞。

这里除了白纸君居然没有活人,五虎退那么软那么可爱居然是把刀,自己穿成的老虎只是这把刀的轶事的一部分。

白纸君虽然瘦瘦弱弱的但是干着保护世界的活,这些孩子们虽然个个乖巧可爱但是上战场完全不带害怕的。

别提五虎退,那个一提出阵就下意识哭哭啼啼的小可爱实际上期待的不得了!

​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表现状况就是这两天零连栗田口部屋都不回了,直接住在天守阁。​哪怕感受到五虎退不知所措小心翼翼情绪也不为所动。

“主人,虎君生我的气了,发生了什么……”​五虎退抽噎着看着拿屁股对着自己的老虎,恨不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审神者也很奇怪,...

由于审神者说中文,零在进驻本丸几个月后终于搞明白了人物关系,并且陷入了世界观被毁的呆滞。

这里除了白纸君居然没有活人,五虎退那么软那么可爱居然是把刀,自己穿成的老虎只是这把刀的轶事的一部分。

白纸君虽然瘦瘦弱弱的但是干着保护世界的活,这些孩子们虽然个个乖巧可爱但是上战场完全不带害怕的。

别提五虎退,那个一提出阵就下意识哭哭啼啼的小可爱实际上期待的不得了!

​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表现状况就是这两天零连栗田口部屋都不回了,直接住在天守阁。​哪怕感受到五虎退不知所措小心翼翼情绪也不为所动。

“主人,虎君生我的气了,发生了什么……”​五虎退抽噎着看着拿屁股对着自己的老虎,恨不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审神者也很奇怪,十分奇怪,但无奈他连老虎的心情都感觉不到,更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要哭了,再哭他就忍不住了,他现在还在生气,可是五虎退哭的好伤心,这件事情好像和五虎退也没关系,怎么可以迁怒他,​又不是他想瞒着自己的。零唾弃了一下迁怒无辜未成年人的自己,不是很那么情愿的,走到五虎退身边,趴下了。

“虎君?”​五虎退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给他顺毛“那个,虽然不知道我错在哪,但是不要生气了,我和歌仙学做了团子,做给你吃好不好?”

“真好啊,我也想吃退酱做的团子。”​审神者戳了戳老虎的后背,语气艳羡。

“那个,如果主人想吃,我也可以给您再做一些。”​五虎退看着突然撒娇的审神者,稍微有点无所适从,毕竟这位大人一直是稳重可靠的大人来着。

审神者:去他稳重可靠的大人,现在我就是个宝宝!

零表示唾弃,所以最后审神者也没有吃到五虎退做的团子。

本丸最近热闹了许多,多数是因为一个新来的白白的家伙的恶作剧,栗田口的孩子们经常被吓哭,尤其是五虎退。

零表示已经把这个人记在小本本上了,有机会会报复他的。

身为猫科动物,零表示自己会爬树,今天在树上磨爪子时,正好围观了鹤丸国永挖坑的全过程。

“啊哈,一个完美的洞,不知道今天是谁会收到这个惊喜。”鹤丸满意的转过身,一团毛茸茸瞬间糊在脸上,巨大的冲击力带着鹤丸向后倒过去,零一脚蹬在他脸上,准备跳回地上,然后卡在了坑沿,带着一大把还有些潮湿的泥土砸在鹤丸脸上。

double kill 鹤丸国永,轻伤。

还是做完内番的五虎退发现了这个坑,五虎退跳下去把脏兮兮的零带了上去,然后往还晕着的鹤丸脸上又撒了把土。

最后没有一个路过的人愿意把晕着的某只鹤拉上来,还是他自己醒了爬上来的。

而零,正在躲避被搓澡的命运。

之前洗澡都是随便推一只出去顶锅的,所以其实一直是有一只洗两遍,一只自己涮了涮。零表示,被顺毛还可以安慰自己是铲屎官的按摩,洗澡就真的是要摸遍全身的节奏,他还没开放到这种地步。

“爪子。”五虎退伸出手,等零把爪子放上来,开始给他搓肚子上的毛毛。

零失去了逃跑的机会,一边呜呜的叫,一边试图把手抽回来。

“明明以前都很乖的啊。”五虎退一边嘟囔着,一边把手伸向了零的尾巴。

“嗷。”零强行抽回爪子,抖了五虎退一身水后跳出了澡盆。

“不好好洗澡可不行啊。”药研把他拎回澡盆里,在零绝望的眼神注视下,药研也加入了给他洗澡的行列。

零绝望的在小被子里缩成一团,呜呜呜,妈妈,他的贞操……


墓零--其实是建国(咦)

p1:成为审神者的第一天
p2p3:泥石流婶设(如果有太太画了自家婶的话我可能当场哭出声来顺便去世。)

p1:成为审神者的第一天
p2p3:泥石流婶设(如果有太太画了自家婶的话我可能当场哭出声来顺便去世。)

無機酸

【日本号×五虎退】Fantasy11

|ू・ω・` )友情向 ooc可能

可以往下

——————————————————————

Ⅺ)

五虎退趴在窗边朝信浓挥手,信浓双手插在大衣兜里,歪头望着五虎退笑。


五虎退坐在公交车上发呆。最近公交车上都没什么人了啊...上次和信浓出去买东西也是这样。


不过晚高峰的时候还没人,就有点不像话了吧。冬天,才傍晚路灯就都亮起来了。街上也没什么行人,只有寒风卷着枯叶在大街上乱跑。


五虎退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其实他早察觉到了。初来时车灯的长龙,博物馆熙熙攘攘的人群,关于人群的记忆似乎渐渐隐去,生活是绕着自己熟识的二人在转了。


隐约的恐惧,他好容易才藏在心底。...


|ू・ω・` )友情向 ooc可能

可以往下

——————————————————————

Ⅺ)

五虎退趴在窗边朝信浓挥手,信浓双手插在大衣兜里,歪头望着五虎退笑。


五虎退坐在公交车上发呆。最近公交车上都没什么人了啊...上次和信浓出去买东西也是这样。


不过晚高峰的时候还没人,就有点不像话了吧。冬天,才傍晚路灯就都亮起来了。街上也没什么行人,只有寒风卷着枯叶在大街上乱跑。


五虎退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其实他早察觉到了。初来时车灯的长龙,博物馆熙熙攘攘的人群,关于人群的记忆似乎渐渐隐去,生活是绕着自己熟识的二人在转了。


隐约的恐惧,他好容易才藏在心底。


车门开了。等在门前的是一位女高中生。与精致的打扮全然不同的,是她的表情——


扭曲,无助又空洞的恐惧,在那样一张年轻的脸上。她狼狈地扒着栏杆上车,一个重心不稳直接跌在了地上。


“公交车...呵呵...还有公交车吗?”


五虎退惊了一跳,起身想扶那女孩起来,却又不敢,只能局促地站着。


“那个...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帮忙?呵...你帮得上吗?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啊...为什么啊!!!!”


像是要撕裂喉咙的哀嚎在车里回荡着。五虎退被吓得一个激灵,背抵上了车窗。


校门外的人...是这样的吗?


五虎退不住地颤抖着,女孩恐惧的眼神已然越过了他向窗外投去。五虎退战战兢兢地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什...什么?”


女孩手脚并用地退到门边,战栗得浑身痉挛,嘴半张着,吐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词语。


她看见了——那獠牙锋利的怪物直直地穿过了五虎退的身体。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车这时突然停住了,车门缓缓打开。紧贴着车门的女孩就那样直直地往后栽去。


五虎退什么也没看见,只那女孩的胸口倏地破开一个大洞,暗红的血液立时喷出,白森森的肋骨露了出来,甚至能看见鲜血淋漓的内脏。


以及,临死的绝望和不甘,都凝固在了那张美丽的脸上。


车门关了,车开走了。驾驶公交车的AI还念着下个站名。五虎退坐在地上,愣愣地坐过了好几站。


“什么东西啊...”


五虎退听见自己在抽泣。慢慢地,他扶着座椅抹着眼泪起身拎起箱子,迟缓地走下车去。


昏暗的路灯,笼着走过两站路的,重重的脚印。




这个城市里只有一个地方能回,五虎退的双腿很清楚。门吱呀打开,露出日本号的半张脸。


“哦,五虎退。快进来,外面冷。”


“日本号先生...呜呜...今天...”


一看到日本号,五虎退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日本号赶紧伸出手臂把五虎退捞进门,然后摔门了事。


“怎么了?怎么哭了?”


“呜呜...今天,,,汽...共公汽车上...”


五虎退哭得说话都磕磕巴巴的,日本号好容易是听懂了。日本号又想起下午要出门接五虎退时门口堵的那个铁蜘蛛,心里再没法轻松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以少有的严肃语气开了口。


“五虎退,听着...这个城市里貌似有许多嗜血的怪物...现在外面很危险。”


“怪,怪物?那么,那个女生也是被怪物杀死的?我为什么...没看见呢?”


“嗯?你没见过吗?叼着刀的也没见过吗?”


任由日本号怎么问,五虎退只是摇头。两人正困惑时,五虎退的手机响了。


“信浓...?喂,你好?”


“啊,五虎退。你平安到家了吗?”电话那头的风声差点盖住了人的声音。


“嗯,已经到了...”


“那个啊...五虎退,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学校这边几乎完全没人了,我觉得不太安全呢。能到你家稍微借住两天吗?”


“这个...日本号先生,信浓说...他想过来借住两天。”


“啊,我没意见。不过他只有在书房打地铺了。”


“呼呼,多谢啦,日,本,号,先,生。”


电话挂掉了。


“一字一顿的,好像要故意彰显知道我的名字一样...”


“那个...日本号先生,我们真的...要面对那种怪物吗?”


日本号这才想起来重要的事情刚说到一半。他转向五虎退,把双手重重地放在五虎退的肩上。


“坚强一点,五虎退。你是男子汉啊。”




“啊,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


日本号开门,一看见信浓就愣住了。少年的身上还沾着血污,脸上却谈笑自若。


“你...”


看见日本号诧异的表情,信浓歪头笑笑,放低了声音。


“什么嘛,日本号先生能看见啊。”


“呃,欢,欢迎。打扰这种话就不要说了。”


“多谢啦,日本号先生。”


五虎退迎了上来。日本号站了一会,走过信浓身边,进屋去了。


“等会我可以来书房坐一会吗?”


回答他的是少年狡黠的笑容。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他吗...”


“没办法啊。五虎退那孩子,知道了会非常不安的吧...”


信浓擦拭着刀刃,把刀举到眼前对着灯光看。日本号盘腿坐着,抱着茶杯喝茶。


“晚上茶喝多了会睡不着的,日本号先生。”


日本号闷闷地“嗯”了一声。


“说起来...日本号先生,似乎有杆枪?”


“嗯?”


“窗边上那杆,管制刀具哦。...你不会真的以为是鸡毛掸子吧?”


“...五虎退也说很像枪。不过...像是枪套的东西都拿不下来。”


“哈哈。”


“...笑什么啊。”


“不,不是那个意思...时间不早了,晚安,日本号先生。”


“切...晚安。”


日本号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几乎与日本号“咔哒”锁上卧室门同时地,信浓猛地起身,冲向书房的阳台。手起刀落,躲在楼下雨棚上的感染者张着嘴无声地掉下楼去。


又溅上血了。信浓低头看着自己沾满血的双手和手里滴着血的刀,久违地悲伤起来。


“...一直瞒着他...”


眼泪突然掉下来了。


谁的怀抱,能借我躲一躲啊。


好像是熟悉的怀抱。曾经是和谁拥抱过呢...好暖和,好暖和啊。


窗外的雪一片一片,信浓蹲在窗边,双臂环着自己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毕竟那温暖不是真的。他没再哭了,却觉得脸上有温热的东西划过。


他突然想,到底哪个是真的呢。


【这时】

五虎退蹑手蹑脚地起床,还是被日本号叫住了。


“干什么,五虎退?”


“我,我去看看信浓...有这么危险的怪物,他又一个人睡...”


五虎退很久没有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了,此刻说话却带着哭腔。也是...谁看见那种场面都会...何况还是这小子。


“去吧去吧。”


“那...日本号先生先开门,等一会再关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就大声喊日本号先生...”


“...好吧好吧。那你快过去吧,我不想吹风——”


日本号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打开了手机。他没看见五虎退打开书房门霎时变了的表情。




“脸上热热的...是你在那里吗?”


你是谁...是谁呢?啊,是——


“是你吗,大将?”、


一股无形的力量引得他抬起头来。一层一层的天花板如退潮般隐去,露出了漫天繁星。他笑了。


“骗人...城市里哪有那么多星星。”


应了他这句话似的,满天的星光缓缓降下——还是他在飞呢?只是这整片夜空的星光都聚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像一阵温柔的风,轻轻撩起他的头发。


他正要在这光芒中阖眼时,门开了。




“信浓...你怎么了?”


五虎退冲上前去拉住信浓的手,信浓却轻得像要飘走,脸上挂着从未见过的温暖笑容。


“五虎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我好像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


“不...没什么。要坚强啊,五虎退。我原来也是备受保护的...不过总有一天,会为了某一个人反过来的。”


信浓的手里还攥着刀,映着这金色的光芒,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哪里,在哪里见过这把刀呢...


想起来了。这把刀,也叫信浓藤四郎。


“哦,这个啊...对了,你还有武器呢,别担心。”


信浓的身体,也渐渐地在化作千万点星光了。


“信浓!!你怎么了...呜...”


“才说了坚强啊,五虎...唉呀。”信浓笑了笑。


“兄弟啊。”


五虎退抹着泪惊愕地抬头,泪幕中却只见那宝石般光彩照人的双色瞳,也化为星光,与雪花一并飞走了。


“兄...兄弟?”


“五虎退。”


日本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五虎退回头,见日本号站在门口默默地望着。明明心里空落落地痛着,眼泪却不再流了。


“日本号先生...我没关系的。信浓也告诉我...要坚强。”


“嗯。”日本号伸手揉了揉五虎退的头发,不知道如何安慰似的,“五虎退...看看这个。”


蜻蛉切的聊天界面,头像是灰色的,显示5天未上线。正好是五虎退上次走的日子。


这么久没上线,本来就够奇怪。更奇怪的是离线文件里发给日本号的一张照片。


光线昏暗,书页泛黄,照片有些模糊,书上的字勉强能辨认,有一句话用笔勾了出来。


“天下三枪:日本号,御手杵,蜻蛉切。”



————————————————————-————

对不起我是个鸽子 但是我真的太忙了1551


原谅我吧|ू・ω・` )





想吃羊羹
水彩练习唔…微萤虎向?嘿嘿☆

水彩练习
唔…微萤虎向?
嘿嘿☆

水彩练习
唔…微萤虎向?
嘿嘿☆

何需花烬繁

穿成五虎退的老虎

零窝在五虎退怀里,享受着白发男孩温柔服帖的按摩技术,嚼吧着鲜美的小鱼干,身上那一点点刺痛根本无法影响零的好心情。

审神者也来了,他摸了摸五虎退的头“抱歉,你的老虎并不是你本体的一部分,无法用灵力治愈。”​

“谢谢主君,那个,虎酱他其实已经没事了,让您担心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他,对不起……”五虎退的声音越来越低,心里满满的愧疚和后怕让零瞬间失去了吃小鱼干的兴致。

虽然也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冲出去的,但是好歹还是没有让五虎退出事​,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零骄傲了。但是现在看来,五虎退好像并不喜欢他这样做。

零用爪子拍拍五虎退的脸,很认真的想告诉他不是他的错。五虎退把脸压低了些,方便老虎把爪子拍在脸上。不知道是不...

零窝在五虎退怀里,享受着白发男孩温柔服帖的按摩技术,嚼吧着鲜美的小鱼干,身上那一点点刺痛根本无法影响零的好心情。

审神者也来了,他摸了摸五虎退的头“抱歉,你的老虎并不是你本体的一部分,无法用灵力治愈。”​

“谢谢主君,那个,虎酱他其实已经没事了,让您担心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他,对不起……”五虎退的声音越来越低,心里满满的愧疚和后怕让零瞬间失去了吃小鱼干的兴致。

虽然也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冲出去的,但是好歹还是没有让五虎退出事​,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零骄傲了。但是现在看来,五虎退好像并不喜欢他这样做。

零用爪子拍拍五虎退的脸,很认真的想告诉他不是他的错。五虎退把脸压低了些,方便老虎把爪子拍在脸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只在他的感知里一直没有存在的老虎,被他感受到了心情。有点着急,更多是无奈和宽慰。它想安慰自己,是因为自己不开心被知道了吗?

五虎退抓住审神者的袖子“主人,我,我感觉到这只虎酱了!”

“它愿意和你建立联系?”

“阿诺,不,似乎是因为这只虎酱一直没有什么情绪,所以才没有感知到。”

虽然不知道两人在聊什么,但是白纸君说的是中文,【它愿意和你建立联系】这句话已经暴露了很多信息了。

它指的肯定是自己,你指的是五虎退,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建立联系。他是五虎退的老虎,本来就是五虎退的所有物,还需要建立什么联系?

他刚刚还听到了灵力二字,还有本体。

他到底穿了一个什么地方?五虎退的本体,肯定不是老虎,那应该是什么?这个白纸君还会用灵力。他不会穿到什么玄幻题材的动漫里了吧?

但玄幻题材也不是用小孩子打怪的。

那是末世题材?

看周围环境这么安逸,也可以pass掉了。啊,推理什么的,太烧脑了吧。零把脸埋进自己的肚子,打算睡一觉,安安分分的当一个咸鱼。

在零养伤这几天,本丸的地图也不断推进着,虽然零不愿意,但五虎退还是参加了几次战斗。因为受伤了也可以直接修复,所以零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五虎退一回来就闻他身上有没有血味。

“好啦,今天真的没有受伤哦。”五虎退给老虎挠着下巴,“主君做了刀装,把它带在身上,只要刀装没碎就不会受伤。”

五虎退拿出一个银色的圆球给他看,还演示了一下,把零吓得都要跳起来了。眼睛都不带眨的就把刀往胳膊上戳,万一戳出个口子那得多疼。

“看,一点事情都没有哦。”五虎退把完好的胳膊给他看,温柔的抚平老虎头上的炸毛。

“有时候,我觉得虎君你真的很有灵性,可是有时候又好像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好苦恼啊。”五虎退点着零耳尖上那搓毛毛,看着老虎的耳朵抖个不停。

痒死了,零把五虎退的手扒拉开。还好他听不懂五虎退的话,不然今天别想抚平炸毛了。

养伤这几天零没有出去,今天终于打算出去晒太阳就撞上了人,是栗田口新来的几把短刀。

“是退酱那只受伤的老虎,看起来已经没有事情了。”​前田看着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小老虎,拿出了一串团子“呐,要吃吗?”

“嗷。”​零乖巧的摇尾巴,是甜食啊。他都好久没吃过甜食了。

“前田,老虎吃团子会不会噎到啊?不如换成雪媚娘?”​平野把一个白白胖胖的团子递到老虎嘴边。

零看着三个一串的团子,又看了看好大一个的雪媚娘,最后叼着雪媚娘跑了。

要是团子的话,根本没有办法从木签上撸下来,这个可以让五虎退掰小点再吃。

五虎退轮值了今天的近侍,所以在天守阁。零一路轻快的跑过去,发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这是五虎退的老虎?从哪偷了团子?”​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看着轻快的跑过去,在刚擦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一串小脚印的老虎,无奈的拿起了抹布“只好再擦一遍了,希望不会弄脏衣服。”

“没准是送去给他的主人吃呢?”​大和守安定拧干抹布里的水,重新擦起地板来“快干活,不要光说不做啊。”

零并不知道自己穿过小半个本丸给大家带来多少猜测,反正他已经来到了天守阁外。

纸拉门对猫科动物不太友好,零既不想把拉门挠坏,又没办法发出叫声。只好拿自己肉肉的爪子试图把门推开,这个门的重量,对于一只幼虎来说,可以说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五虎退,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有本事你开门啊。零叼着碗那么大个雪媚娘,一边推门一边腹诽,嘴里还不敢太用力,生怕咬下一块其他的掉地上。他还是很有节操的,才不吃从地上捡起来的东西。

五虎退本来在帮审神者整理文件,突然感知到​零的呼唤,“主人,虎君在叫我,那个,我能不能先去看看……”

“真稀奇,你的虎君居然会呼唤你?”​审神者饶有兴致的摆摆手“那边去吧,出门的时候小心点。”​

“是。”​五虎退得到允许就向外跑去,打开拉门正好和小老虎大眼瞪小眼。

“主人……”​

“怎么了?”​

“虎君他跑过来了,可以让他进来吗?”​五虎退举着还叼着雪媚娘的老虎,有些不好意思。

审神者失笑“放它进来吧。看起来,他是来给你送点心的。”​

“哎?这是给我的?我还以为是虎君打算自己吃的。”​五虎退惊讶极了。

零把雪媚娘放到他手里,其实是给我自己吃的,所以来找你喂了,但是你想要的话给你一半也可以哦。

审神者从五虎退手上拿过雪媚娘,掰成两半,没被零叼过的那半给了五虎退,另外一半掰碎放在自己手里。

审神者向零伸出手“没什么可以用的碟子,就这样吃吧。”​

零也不嫌弃是在谁手上由谁来喂他,反正吃到就行​,审神者趁机撸了一遍这只平时都不给五虎退以外的人摸和抱的老虎。​

五虎退也不嫌弃自己的老虎,慢吞吞的开始吃点心,虽然这个雪媚娘大的好像有点过分……


迪迦奥特曼

当刀刀喂你吃药时

1.ooc有

2.私设有

3. 文笔不好勿喷

4. 勿喷

    一、五虎退的场合

即使生病了,你也依然坚持批阅公文。作为你今天近侍的五虎退,早就把药放在你的床边。殷切的希望你可以把药全部喝下去。身为喝药困难户,又不想辜负五虎退的希望。“退退,药放在这里我会喝的,你可以先去和兄弟们玩一会。”你想支开五虎退,然后把药倒

进旁边的花盆里。

   “不行的,啊路基!”退退摇摇头:“药研哥说过,您会把药倒进花盆里,特意叮嘱我叫我看着你喝下去!”

虽然是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段话,但是表情好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内心的想法居然被发现了,你没办法,只好端起碗,捏着鼻子,咕嘟咕嘟把药...

1.ooc有

2.私设有

3. 文笔不好勿喷

4. 勿喷

    一、五虎退的场合

即使生病了,你也依然坚持批阅公文。作为你今天近侍的五虎退,早就把药放在你的床边。殷切的希望你可以把药全部喝下去。身为喝药困难户,又不想辜负五虎退的希望。“退退,药放在这里我会喝的,你可以先去和兄弟们玩一会。”你想支开五虎退,然后把药倒

进旁边的花盆里。

   “不行的,啊路基!”退退摇摇头:“药研哥说过,您会把药倒进花盆里,特意叮嘱我叫我看着你喝下去!”

虽然是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段话,但是表情好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内心的想法居然被发现了,你没办法,只好端起碗,捏着鼻子,咕嘟咕嘟把药喝下去。退退看见你把药喝了之后,满意的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往你的手掌里塞了一颗糖。

  二、石切丸的场合

  经过调理,你已经可以下床蹦蹦跳跳了,但是,药不能停!

“啊路基,慢点!”石切丸一边在后面跑,一边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啊路基,不要那么快,我跟不上!”

为了不吃药,你跟个猴似的上窜下跳,石切丸在身后怎么追也追不上,就像给小孙子喂饭的老奶奶一般,一边心急,一边又追不上。“啊路基,慢点!”.....

  三、药研的场合

  凭借着自己优秀的机动,药研终于追上了上窜下跳的审神者。“大将!您是不是对我调制的药有什么意见?”药研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把审神者逼入墙角。

“不..不敢..”

药研继续用要吃小孩的语气说:“是吗?我还以为大将是对我的药有意见所以才不吃药。大将啊,如果有意见要提出来啊!”你被药总的气势给吓到了,端起碗捏着鼻子咕咚咕咚大口把药吞了下去。苦涩的药味 ,让你的五官都皱成一团。药研叹了口气,给你的嘴巴塞了颗糖。

四、龟甲的场合

龟甲:“啊路基啊,只要你乖乖吃药。就可以获得我精心准备的奖励哦!”

听见有奖励,你端起碗,忍着苦味,一口一口的把药喝下去。见到你乖乖喝药,龟甲兴奋的将一根绳子放到你的手中“狗修金sama!既然你乖乖吃药,那就奖励你用这根绳子束缚我吧!”

你刚刚喝下去的药,就这样全部喷了出来。

五、千子的场合

  千子:“啊路基,huhuhu,喝完药,我们来脱....”

千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切叔给拖走了

切叔:“都说了不要总说这种引起误会的话啊!”

审神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