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修

71015浏览    1677参与
典明粥拌阿帕茶

——自由的山猫向往着乞力马扎罗山峰的雪

——自由的山猫向往着乞力马扎罗山峰的雪

辰泽大魔王

亚修·林克斯试妆【若我这短暂的一生也能大放异彩】

亚修·林克斯试妆【若我这短暂的一生也能大放异彩】

爆豪胜己的炸毛
画的难看但是并不影响我发👍

画的难看但是并不影响我发👍

画的难看但是并不影响我发👍

爆豪胜己的炸毛
医院的那一段儿 不是没拉到手吗...

医院的那一段儿

不是没拉到手吗

我给你俩画个抱一块儿的😭

医院的那一段儿

不是没拉到手吗

我给你俩画个抱一块儿的😭

三石

【英A】终将再见你

接动画24集剧情



私人飞机缓缓行驶在平流层中,暖气充斥着整个机舱。亚修枕着手臂,仰头躺在座位上。


机舱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甚至好得有些过了,这让亚修的心跳声显得有些嘈杂。


他本以为这个时候他的脑中会闪过无数画面,但事实上他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


仿佛即将见到的是陌生人,又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他感到陌生的人。毫无想法,也毫无期盼。


他的脑子一片混沌,简直就像是受伤的后遗症一样。


“算了。”亚修想,“总不能跳机自杀吧,要是被英二知道了,还不知道死后会被他念叨多久。”


哦,也不一定,毕竟英二肯定是可以到天堂的,他们连面都见不上呢。


他翻了个身...

接动画24集剧情










私人飞机缓缓行驶在平流层中,暖气充斥着整个机舱。亚修枕着手臂,仰头躺在座位上。


机舱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甚至好得有些过了,这让亚修的心跳声显得有些嘈杂。


他本以为这个时候他的脑中会闪过无数画面,但事实上他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


仿佛即将见到的是陌生人,又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他感到陌生的人。毫无想法,也毫无期盼。


他的脑子一片混沌,简直就像是受伤的后遗症一样。


“算了。”亚修想,“总不能跳机自杀吧,要是被英二知道了,还不知道死后会被他念叨多久。”


哦,也不一定,毕竟英二肯定是可以到天堂的,他们连面都见不上呢。


他翻了个身,闭上眼努力让自己的情绪镇静下来。


而这一静,就慢慢陷入了睡眠中,直到感受到外人走近的脚步声和气息,亚修才猛地从座位上惊醒。


“亚修先生,东京到了。”


“东京……?”


“是的,东京。”为首的亚裔男性嘴角勾起绅士的微笑,对着亚修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们只是暂时借用羽田机场的停机坪,稍后就会离开的。那么,请问亚修先生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日本应该有人喜欢这款飞机吧,”亚修提步错开该人,向着机舱出口走去,“卖了。”


“是。”


走在异国他乡的道路上,周围满是黄色皮肤形似英二的人,亚修停驻在羽田机场的出口,一时不知道该向哪去。


不管身在何处,容貌出众的亚修都是人群关注的焦点,他只是静静地站着,就足以吸引机场大半人的注意。而与开放的美国不同,这里的人的关注都是安静而隐秘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会惊艳地轻瞥他,一会便转移视线生怕打扰了他。


真是,陌生的安全感呢。


亚修看着手上的纸条,上面用英文写着一个地址,是刚刚飞机上那位男性给他的。除了地址,还有李月龙那所谓的留给他还账的卡号。


亚修只看了一眼便记住了上面的信息,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看着那个对他来说,有些残酷的温暖的“避身所”。


他抬起头,将纸团揉皱后塞在口袋中,便跨步离开了机场的门口。


“您好,先生。”初来乍到,亚修顺路拦住了一个看起来很憨厚的大叔,放慢语速用英文和对方交谈。


“您好。”大叔温柔地笑了笑,“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很好,是个懂英文的。


亚修在心里暗叹,没想到他随手找的大叔英文发音还挺标准,是跟白非常相似的那种纯正英氏发音。(当然,白会的可不只英氏发音。)


“我想要去这个地方,请问您知道该如何去吗?”


亚修将撕下一半的纸条铺展开,放给大叔看,而被撕掉的内容则是英二家的街道门牌号。


只要能找到英二家附近,他就是一家一家找,也能找到了英二了。当然,前提是他不会在遇见英二的时候掉头就走。


大叔轻挑了一下眉,摸着下巴仔细看了看纸条上的英文。英文并不难辩读,只是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是……栖梧町,离这里还有段距离呢。哦对了,你是初次来的日本吗?”


“是的。”亚修点了点头,状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来日本旅游的,可是前来接我的朋友说临时有事不能来了,让我自己去找他。”


“哦,原来是这样。”大叔笑了一下,“不如你坐我的车吧,我把你送到那附近,然后你再找你朋友联系,让他来接你。”


“这……”亚修有些惊讶,难道日本人都这么热情吗?“这太麻烦你了,你只要告诉我路线就好了,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不麻烦。”大叔摆了摆手,“我家也在那附近,送你过去也正好顺路嘛。”


“那……谢谢您了。”


亚修对大叔感激地笑了一下。


日本,还真是一个宛如童话般的国家,这样一个美好的开始,是不是意味着他在这个国家可以期盼美好的生活了呢?


亚修坐在车中,大叔在前面稳稳地开着车。而直到现在,亚修才有心思安定下来好好观察这个城市。


东京,作为日本的首都,是在全世界都拥有知名度的一个城市,也是日本城市文明的一个缩影。


它与美国有着太多太多不同了。


密集的人口,大部分都行色匆匆。高楼参差不齐鳞次栉比,商店街的最佳位置很多都被超市占据。


——原来,这就是英二的故乡。


亚修紧盯着窗外,看着无数景色从眼前掠过。他的眼底翻涌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像是烈火,却不灼人,像是寒冰,却有温度。


“有喜欢的歌曲吗?”


“嗯?”


突如其来的问句打断了亚修的胡思乱想,他转头看向前面座位上的大叔,疑惑地问着。


“离栖梧町还有段距离,想听歌吗?”


“听歌嘛……放您喜欢的日语歌就好,我也想听一听这边的歌曲。”


“行。”


——


“纯白坡道,延伸至天际”


“摇曳的蜃景,包围着他”


“无人关注”


“独自一人,毫无畏惧”


“飞舞在空中”


“向往天空,划破天际”


“他的生命,就像航迹云”


“透过那扇高窗”


“他临死前,是否也仰望着天空”


“如今已不得而知”


“他人无从得知,只能叹息着太过年轻”


“但也却,是幸福的。”


“向往天际,划破天际”


“他的生命,就像航迹云……”


——《航迹云》


即使语言不通,歌曲中传达的感情仍然是可以由心灵接收到的。


亚修双手交叉着,眼中所有的情绪都已恢复平静。他似乎又看到了那是英二写的信,看到了在图书馆陷入沉睡的自己。


对亚修来说,安安静静听着歌的日子是那么的奢侈,这种奢侈使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曾经的死亡。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应该就是——“天堂”。


一个对他来说永不可能企及的地方,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在一架缓缓行驶在东京的车上获得了。


亚修捂着脸。


他的心中有太多苦涩,而如今,这种梦幻般的现实简直就是在诱惑他,向他昭明一种可能,一种“幸福”的可能。


是泡沫吗?还是……现实呢?


他究竟该不该去见英二?英二有着自己完整温暖的家,自己的贸然,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呢?明明,英二终于可以摆脱自己了……


虽然心里不愿承认,亚修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是他的感性任由自己不反抗辛和李月龙的安排,任由自己在外人的助推下一步步走向英二。而现在,他的理性回来了。


即使自己单方面选择他的英二的未来显得很自私,但在亚修看来,只要能让英二幸福快乐地活着,他不会在乎自己的。他会纵容这种自私,即使对于英二来说,这并不是英二期盼的。


距离栖梧町还有一个街道,而现在,就是做决定的时候了。


“大叔,我要下车了……”


“咦,那不是……”


亚修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大叔打断了。他歉意地朝亚修笑了笑,将车拐到另一个路口上。


“我刚刚看到我家孩子了,你稍等,我去接一下他们。”


“嗯。”亚修应了一声,随后说到:“我朋友家就在这附近,谢谢您的帮助,我就在这下车吧。”


“哦?好吧,那祝你早点找到朋友呀。”大叔温和地笑了笑,又开了一会,将车停在了道路边。


亚修在后车位的安全带处塞了五百美元,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而同车的大叔也跟着一块下来了。


他先是朝亚修挥了挥手,接着朝街道前方正并排走着的一男一女喊道:“嗨,英二,小樱!来这里!”


已经背身走出两步的亚修身体一僵,呆在原地。“英二”这个发音,是已经刻在他骨子里的声音,而如今,他再次听到了。


不会……不会是吧。


亚修低下头,不敢回头看,却也不想走开半步。他的心脏狂跳不已,既担心那个人是,又担心那个人……不是。


“啊,是父亲!”


如春风般温柔的声音拂开虚空,透过肉体,直扣亚修的灵魂。


仿佛不受控制般,亚修慢慢地转过了身,看着与他搁着一条街道的那人。


黑色的头发,瘦削的身材,即使背着光,眼中依然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在黑夜中照亮亚修身前的道路。


时间仿佛就这样静止了,遥望的两人一时都不敢迈出第一步,也不敢喊出那一声穿越了半个星球的名字。


亚修就这样呆呆的站着,他看着英二,一直一直看着。


英二也愣了好一会,然后便大步跑了起来。他的手中提着两大兜便利带,张开手跑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只摇摇晃晃的企鹅。他丝毫不管身后一边小步跟着一边喊他的小樱,只大步地跑着,跑着。


“欸,你慢着点呀!”


看着自家儿子突然朝自己奔来,一边爱意地训诫着的大叔,一边笑意盈盈地张开了手准备迎接儿子。


只是预料的拥抱并没有到来,儿子像是一只飞箭一般咻地从身边就掠过了。


然后他呆滞地转过身,双臂还保持着张开的姿势,眼睁睁看着儿子一把扑向了自己载来的男人。


“亚修,亚修,亚修……”


英二紧紧地抱着亚修,因为冲撞,亚修被迫后退了好几步,即使如此,他还是稳稳接住了英二,听着英二用颤抖的声线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嗯。”


亚修反抱住英二,将下巴枕在英二的肩膀上,他轻声应着:


“英二,我来了。”


lulubuu2号
本来是画给推上帮我翻译英文的小...

本来是画给推上帮我翻译英文的小天使的,正好今天是亚修生日!生日快乐!!! ​​​

本来是画给推上帮我翻译英文的小天使的,正好今天是亚修生日!生日快乐!!! ​​​

苗小a
刚刚补完战栗杀机,真是有够致郁的,不仅是结局,大部分剧情都致郁,但是它就是好看呀!

亚修的外貌和智商明明是开挂的存在,但是命途多舛。倒不如说因为开挂的外貌和聪明的头脑导致亚修过得更惨了。虽然英二肖达等角色也很好,但是更喜欢亚修啊,整部番下来亚修的人格魅力太大了,与生俱来的美丽和高智商,因为各种阅历赋予他内外的强悍,结果看完后更心疼了ಥ_ಥ




刚刚补完战栗杀机,真是有够致郁的,不仅是结局,大部分剧情都致郁,但是它就是好看呀!

亚修的外貌和智商明明是开挂的存在,但是命途多舛。倒不如说因为开挂的外貌和聪明的头脑导致亚修过得更惨了。虽然英二肖达等角色也很好,但是更喜欢亚修啊,整部番下来亚修的人格魅力太大了,与生俱来的美丽和高智商,因为各种阅历赋予他内外的强悍,结果看完后更心疼了ಥ_ಥ



绮琛

五道金光闪过
等待着三个皮的出现
然后
亚修皮!
然后
俩对装饰
再加上之前的两个金盒子
只有三对装饰一个皮QAQ
请求官方解决装饰一出就出俩一样的bug
我好非啊

五道金光闪过
等待着三个皮的出现
然后
亚修皮!
然后
俩对装饰
再加上之前的两个金盒子
只有三对装饰一个皮QAQ
请求官方解决装饰一出就出俩一样的bug
我好非啊

recur
摸过了发个夜店修,快带回家吧!...

摸过了发个夜店修,快带回家吧!为今天没去成喷喷嗨一会儿。是送朋友的图,交换投喂无比快乐!

摸过了发个夜店修,快带回家吧!为今天没去成喷喷嗨一会儿。是送朋友的图,交换投喂无比快乐!

RinKah
亚修和路弗雷的换装。 其实校服...

亚修和路弗雷的换装。

其实校服好像换起来更像一些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想画私服版了。


亚修和路弗雷的换装。

其实校服好像换起来更像一些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想画私服版了。


腦內劇場-倉庫(一周一会)

【FE:风花雪月】无题。(卡斯帕尔&亚修)

- 试试看,只是试试看而已,毕竟游戏都玩了三周目了不写点什么对不起自己(。

*故事背景前提*

青狮线,其他学校的人能挖都全都挖了,除了皇女和修伯特之外无论是金鹿还是黑鹫的其他人全都生存,芙朵拉由帝弥托利称王治理,库罗德回帕迈拉称王并恢复与芙朵拉的邦交;贝雷特登上大司教之位管理加尔古玛库及由教会统领的圣罗斯骑士团,辅佐帝弥托利治理国泰明安的盛世。


*本文内包含的CP*

卡斯帕尔&亚修,锥里尔X莉斯缇娅等其他人物

除了BG CP是明确的恋爱关系之外,其他并没有很明确的爱情倾向,只是比较喜欢人物间的角色关系而已。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可以继续往下↓


===...

- 试试看,只是试试看而已,毕竟游戏都玩了三周目了不写点什么对不起自己(。

*故事背景前提*

青狮线,其他学校的人能挖都全都挖了,除了皇女和修伯特之外无论是金鹿还是黑鹫的其他人全都生存,芙朵拉由帝弥托利称王治理,库罗德回帕迈拉称王并恢复与芙朵拉的邦交;贝雷特登上大司教之位管理加尔古玛库及由教会统领的圣罗斯骑士团,辅佐帝弥托利治理国泰明安的盛世。


*本文内包含的CP*

卡斯帕尔&亚修,锥里尔X莉斯缇娅等其他人物

除了BG CP是明确的恋爱关系之外,其他并没有很明确的爱情倾向,只是比较喜欢人物间的角色关系而已。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可以继续往下↓


========================


战后的阿里安罗德如今被一层淡淡的‘银装’覆盖着,难得一见的雪景仿佛在暗示着什么一般,令拽握着缰绳的亚修情不自禁的仰头长吁了一口气,五味杂陈的叹息化为白雾在湿冷的空气中绽开、消散,随即下意识的裹紧了缠绕在脖颈上那条用狐狸的皮毛制成的围巾,拉扯着绳子、催促正伸长着脖子的坐骑迈开它锋利的脚爪。


“已经过去多少年了……这里也变了不少啊。”


像这样骑着被驯化的飞龙、穿梭在坐落在这片大陆的城池之间;看似漫无目的的流浪之旅竟也已经持续了快两年了。战争结束,芙朵拉迎来了渴望已久的和平;因乱世及纷争而烽鼓不息的城池逐渐也迎来了缓慢的复兴,颠沛流离的村民们在各贵族的治理与安顿下也陆续返回了久违的家乡,在芙朵拉的新王——帝弥托利·亚历山大·布雷达德的治理下,原本龟裂为三大势力的芙朵拉虽然尚未放下所有的仇恨与猜忌,可所有人都明白新王那‘创造弱者不会被欺凌的太平盛世’的心愿,年轻的贵族弟子们亦都全力协助推进着改革,名为‘希望’的星星之火也在每个人的心目中熊熊的燃烧着。


亚修便是众多期盼着这份‘大义’一步步得以实现的人之一。帝国衰败、战争也就此画上了句号;被册封为骑士的亚修受邀回到了盖斯巴尔家,以养子的身份正式被询问是否有意继承家督之位,却遭到了亚修的拒绝。自己是平民出身;即便盖斯巴尔家的所有人都希望亚修能够继承代替克里斯托弗、让被雷纳特视为己出的自己重新接管盖斯巴尔家,然而亚修最终还是没有点头,这并不是逃避、只是比起领主之位与荣耀和责任,亚修始终没有忘记自己那不可改变的出身、以及手握王权的无奈与悲凉。


“喔!亚修!原来你在这呢!我找了你好久,可终于找到你了!”


与自己抱有着相同想法的、是与自己年纪相近、却是名门贵族出身的卡斯帕尔。卡斯帕尔是个简单、直率、又真诚的人;他不懂得撒谎,更不懂得掩藏心事。他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起初,性格内敛、又因为身份而有些自卑的亚修并不懂得如何和这样的‘小少爷’和平相处,无论是对待事物的看法、又是为人处世的作风有着近乎天壤之别的落差,可偏偏是这样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都怀着一颗锄强扶弱的热忱之心。而这段不知何时才会是尽头的流浪之旅,也因彼此的扶持和陪伴变得不再枯燥与孤单。


“你看!这是我刚在集市用鱼和村民换的烟熏肉!今晚又可以加餐了嘻嘻嘻~”

“卡斯帕尔……那些鱼都是我爱吃的,你就这么拿去和人换了你爱吃的,今晚我吃什么?”


像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和吵闹早已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新鲜事了。骑着飞龙,穿梭者峡谷与废墟之间;亚修擅长使用弓箭,卡斯帕尔则习惯了披着厚重的铠甲、挥舞着手中的斧子,从加尔古玛库出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近乎走遍了整个芙朵拉,甚至还不顾海面上的狂风暴雨前往布里基特拜访了刚登基不久的佩托拉,在那里撞见了代表新王——帝弥托利出席登基大典的英谷莉特和继承了帕迈拉新王——库罗德,所有人几乎都在宴会上喝得酩酊大醉,就连那以坚强廉洁而闻名的天马骑士——英谷莉特也都抵挡不住醉酒后的晕眩感,在出发回城的清晨险些就从马背上不慎摔落。


“啊……你这么一说好像……嘿嘿~对不起啦、亚修!一兴奋就把你给忘了,等到了修道院我再补偿你,我亲自下厨!就这么说定了!”


就在卡斯帕尔像是讨饶一般用他那不知轻重的大手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肩膀时,因受不了力、而下意识放低了肩膀的亚修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声‘就你那手艺还是免了吧,我可不想难得回次学校就被送到马努艾拉老师那儿’换来的是阵阵聒噪的抗议。过境的大风吹起了附着在要塞壁垒上的雪,有着‘白银的少女’之称的阿里安罗德回荡着久违的人声;所有的拌嘴都是没有结果的,正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亚修并不喜欢和人吵架,然而每每当卡斯帕尔皱着眉头、紧咬着自己死缠不放的时候,亚修竟莫名的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亦突然觉得眼前这座空荡荡的要塞忽然变得不再像最初那般死气沉沉。


“够了,卡斯帕尔,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感觉有点起风了,要是一会儿又是刮风、又是下雪,恐怕就没法赶路了。”


不顾同样骑在龙背上的卡斯帕尔在一旁喋喋不休,向后拉了拉缰绳的亚修轻轻踢打了两下飞龙的侧腹,随即收起了手中的银弓、腾飞上了天空。要是你真那么想做饭给我吃的话,先问问食堂的伙夫同不同意让你用他们的炉灶吧;说完、按捺不住嬉笑声的亚修在一声声呛骂中扬长而去,戴起了黑色的面罩、迎风飞往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啊……要是真让卡斯帕尔下厨的话食材都得浪费了……唔……算了,还是我来做吧,唉。”

“喂——!亚修!等等我啊、混蛋!”






将正式拒绝继承盖斯巴尔家爵位的消息通过了书信的方式传达给了远在布雷达德的帝弥托利,而在特使捎来的回信中,刚登上王位不久的帝弥托利只是说了一些‘尊重你的决定’这样的话,这不禁让亚修感到松了口气。自己是留恋这座城市的,因为这里有着最美好的回忆、也有着让自己最不堪的回忆;然而在决定放弃斯巴尔家家主之位的那刻起,亚修就知道自己不得不离开这座有些老旧的城堡、回归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自己也曾想过回到加尔古玛库、成为圣罗斯骑士团的骑士,但实在厌倦了战争的亚修经过深思熟虑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决定,而恰恰就在这时、卡斯帕尔出现了。他骑着飞龙,拿着钢斧,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盖斯巴尔家的大门面前,不顾守卫的驱赶与质问,出现在了亚修的面前。


(哟!亚修!好久不见了!战争都结束了你怎么还总是阴沉着脸、看起来心事重重的?还不赶紧招待我去你家坐坐。)

(卡斯帕尔……!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着自己那因为错愕而有些结结巴巴的发问,从龙背上一跃而下的卡斯帕尔迈着步子、大摇大摆的穿过了人群,在自己的跟前停下了脚步。当然是想来就来了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音落,使劲拍打了一下自己背脊的‘不速之客’就这么冠冕堂皇的走进了挂有盖斯巴尔家旗帜的城堡,爽朗的笑容回荡在空落落的城池内,对于这座落寞了太久的建筑来说,卡斯帕尔的存在以及他那率真的笑容,显得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是被教会视为叛军的盖斯巴尔,一个是新王和现任大司教的手下败将的旧贵族势力的次子,不觉得我两很‘速配’吗?哈哈哈哈哈!)

(嘘……!小声一点、卡斯帕尔!正常人会把这种人这么大声的挂在嘴上说吗?!你这人真是……唉!)


虽然卡斯帕尔的口无遮拦给自己惹来了不少的麻烦,但亚修知道对方并不是什么坏人、也无心责怪对方些什么。在与教会的冲突结束过后,彻底落没的盖斯巴尔家只落下一个‘贵族’的头衔,虽然有着百姓的拥戴、可财政上却是入不敷出,日子过得非常清苦。


(对了,亚修。听说你已经正式拒绝继承盖斯巴尔家了?我这次来就是来问这件事的。)


亲自准备了男人爱喝的姜茶,又拿出了上午在厨房试着做的一些点心,简陋的茶会在书房就算是正式‘召开’了,在场的人就只有卡斯帕尔与自己两人,因为害怕对方再次口不择言、将那些犯忌讳的话传到家中那些掌权的老人耳朵里,亚修特意支开了在书房外看守的侍从和卫兵,说着‘只是老同学叙叙旧罢了’,随即锁上了房门。


(虽然我起初从林哈尔特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没有太惊讶啦……但还是想着来问问你,本人亲口承认的总假不了。)

(林哈尔特……?啊,他大概是从老师那听说的吧,毕竟我也给老师写了信,原来已经在学校传开了啊……)


林哈尔特是卡斯帕尔的儿时玩伴,是个有些迷糊、嗜睡、又有些古怪的人。林哈尔特在帝国战败后一度回到了海弗林格,可没过多久、他以‘纹章学者’的身份重返加尔古玛库修道院正式跟随汉尼曼重启了纹章的研究,莉斯缇娅便是她的第一位‘研究对象’。林哈尔特与卡斯帕尔不同,他是海弗林哥家的长子、同时也肩负着继承爵位的重任;然而男人却放弃了这一切投身于纹章的学习和研究,当时这一消息传开时也在原帝国内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最后还是同为帝国名门出身的菲尔迪南特挺身而出、表明支持态度,最终在得意平息这些流言蜚语,可林哈尔特似乎对一系列的风风雨雨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上心。


(我能够理解陛下……帝弥托利他希望我继承盖斯巴尔家的意图。在那场战争里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比起君臣、我更将帝弥托利以及老师看作是我的伙伴、我的挚友。帝弥托利他是因为信任我才将如此重要的责任委托与我,但我却并不想改变曾经我们共战沙场时所结下的友谊,更不想破坏曾经生死与共的忠诚和决心。)


姜茶那特有的辛辣令这些日子以来始终冰冷的双手逐渐温暖了起来。那些藏在肺腑里不知该对谁诉说的话语,不知为何、当整件书房就只有卡斯帕尔与那些记载了这片土地战乱、光辉、荣辱、以及兴衰的历史的书册时,亚修忽然觉得围堵在心口的那扇门渐渐被打开了。是气氛使然、又或是被眼前那身穿着铠甲的男人的那份率真所感染了呢?亚修理不清,可唯独此时此刻那如释重负的舒畅感,绝对不是虚假的。


(况且除了做菜的手艺之外,我对政治之类的事一点都不懂,更何况现在的老师也不可能像当初辅佐帝弥托利那样在旁为我指点迷津,只有我孤身一人的话……我对自己还是没什么太大的自信。)

(喔,我懂。我家老爹也总是骂我对家里的事不上心,可我的确不是那方面的人才啊,每次都在我耳边啰嗦个没完,真的好烦。……)


战争落幕了,时代也变了,那开辟了这一新时代的人们呢?那原本同心协力、患难与共的同伴呢?当每个人都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王位’时,是否所有的一切都还能变得和以往那样纯粹呢?


亚修是信任贝雷特的,也信任着坚持贯彻着信念的帝弥托利,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的野心……男人的雄心壮志何尝不是亚修所向往的一切,可正是因为这样,自己不愿意以男人的‘臣子’自居,更不想去思考该如何在昔日的交情与君臣之礼之间权衡以及抉择。所以亚修逃开了,明明决定了逃开、但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每每在这种时候自己总是会想去锥里尔的那句‘若是离开了这里,我就没有去处了’,此时此刻,自己的处境与当时的锥里尔又有什么区别?谁又会想到漂泊不定的生活会如此让人感到不安?


(好了!决定了!亚修,你也一起来吧!既然你已经不再是盖斯巴尔家的继承人,而我不痛不痒的次子也已经决定放弃继承权,不如我两一起去旅行吧!你觉得怎么样?)


就在自己为将来的事而焦虑不已时,忽然将杯中的姜茶一饮而尽的卡斯帕尔重重捶打了一记桌面,震耳的声响使得猛然回过神的亚修下意识的耸起了双肩,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满脸雀跃的卡斯帕尔,略显聒噪的嗓音在脑海深处久久的回响着。


(没有目的地、没有目标、自由自在的旅行!小说里不经常有些吗?无拘无束的侠客一边旅行一边救死扶伤、除奸斩恶,我最喜欢这样的故事了!不觉得能活得和小说里的英雄一样,会很有趣吗?)

(就算你突然这么说……等等、你说你要放弃继承权?!什么时候决定的?)


就在刚才啊,听你说你‘不擅长’之后。


过于草率的回答一度让亚修以为对方是在开怀自己,可待到自己再三确认之后,卡斯帕尔那写满了认真的表情终于让自己意识到男人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做了决定,也是真的在听了自己的这番肺腑之言之后做了足以颠覆他人生的决定。虽然亚修早就明白卡斯帕尔就是这样冲动的个性,可他并没有一个草率又不负责任的人;自己不知道男人的心中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他是否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深思熟虑?是否已经在无数个昼夜为了同样的烦恼而辗转难眠?自己向他诉说的那些心事是否只是推了男人一把?亚修不知该从何问起,更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开口,唯独那张天真烂漫的笑容还是和往日一样、就好像对方孤注一掷的同时将双手都交付与你,甚至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以你别在那犹豫不决的了,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说出‘后悔’这两个字的!)

(真是败给你了……)


现在回想,当时的自己恐怕是被男人当时的‘坦诚’所迷惑了吧。甚至都忘记了两人之间的巨大落差、以及截然相反的个性。与卡斯帕尔在一起的旅行是辛苦的,因为用着近乎先斩后奏的方式、夜里偷偷骑着飞龙溜出了家的卡斯帕尔两手空空的再次出现在了盖斯巴尔的城门前,一声‘亚修,只能委屈你了’让正忙着收拾的亚修不禁叹了口气,从送行的老管家手里接过了所谓的‘送别礼’,带上了所有的盘缠、向着奥格玛山脉进发。


然而即便是这样坎坷波折的旅途也发生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事。因为卡斯帕尔‘离家出走’的消息暂时还没在芙朵拉绽开,因此两人特意绕开了加尔古玛库、经过了瓦立、在古隆达兹平原稍作了停留。这片曾经汇集了三军势力、战火连天的沙场在悄然中已经逐渐变了模样。尸横遍野的平原如今被新生的野草与野花所取代,而为了纪念无数在这里牺牲的士兵与将领、圣罗斯大司教每月都会带领院内的修道士在这里祈福,重新种植在战火中被摧毁的树林、造建新的村庄。


“终于到了——!感觉好久没有回来了,好怀念啊。”


穿过了高耸连绵的奥格玛山脉,时隔近两年、终于重新回到了大修道院的亚修在走下龙背的那一瞬间,一股无法言喻的凝重宛如一记重拳敲打在了心口,化为一股暧昧的疼痛、隐晦的在体内蔓延。相比之下,兴致勃勃的卡斯帕尔似乎对几经波折、终于回到了‘母校’的事感到异常兴奋。修道院的大门是关闭的,就连站在门前的守卫亦对对于两人的突然出现而变得异常警惕;可就在举着长枪和铁斧的骑士走上前盘问自己的时候,沉重的大门忽然从里侧缓缓的被打开了:迎面走来的正是锥里尔。褐色的皮肤与黑色的短发是‘异乡人’的象征。他身穿着轻便的铠甲,腰间挂着一把倭刀,就在视线交汇的那一刻、锥里尔的一声‘你们可终于来了’让屹立在入口处的亚修与卡斯帕尔几乎同时眨了眨双眼、面面相觑,滑稽的模样惹得面无表情的锥里尔低声苦笑起来。


“大司教已经等你们很久了。龙就交给我照顾吧,老师在竭见之间等你们。”

“老师该不会早就知道我们回来吗?明明都没有通知过他……”


拥有着女神之力、与炎之纹章的‘黎明之人’如今统帅着整个教会,以及管理着这间象征着信仰的修道院。帝国覆灭、芙朵拉统一;新王是所有人都公认的贤君,然而所有人亦都明白帝弥托利之所以能够成就这一切都离不开某个男人的帮助,而这个人便是贝雷特。无论是亚修、卡斯帕尔还是锥里尔,大家都尊称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为‘老师’,而如今身为圣罗斯骑士团的飞龙将领、忠于教会的锥里尔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只懂得干粗活的小男孩了,虽然身形称不上高大、可却结实了不少,在部下的面前也颇有威严。


“你们两是离开战场太久了吧,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了。如今芙朵拉统一、但还谈不上彻底平定,香巴拉的残党对教会还是虎视眈眈,所以新王加强了加尔古玛库周围的戒备,我也是昨晚才收到你们经过露迷尔村、进入奥格玛山脉的消息。”


锥里尔的一番解释令亚修与卡斯帕尔不禁面面相觑,回想起来、诉说无论是新贵族还是旧贵族都已经达成了共识,各小国之间也相继落实了相互牵制的协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战争彻底落下了帷幕。明面的骚动,暗中的威胁;象征着信仰的圣罗斯教会利用人们对信仰的崇拜的确增强了百姓的凝聚力、抚平着战后的心伤,可若是想要杜绝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惨剧’,无论是帝弥托利还是贝雷特、都还有很漫长的一条路要走。


“算了,有事过会再说吧。我先带你们去见老师,一会儿他还有其他事要忙,得抓紧时间了。”


在锥里尔的带领下,两人走进了新建的修道院,穿过了大厅,来到了二楼的竭见之间。在前往竭见之间的路上,卡斯帕尔问起了锥里尔与莉斯缇娅的婚事,而两人之所以会得知这个消息、还是在布里基特偶遇库罗德的时候听男人提起的。不过没想到那个莉斯缇娅会点头啊,我以为她一定会坚持到底的呢……总之太好啦~终于不用单相思了。说完,一把拦过锥里尔肩头的卡斯帕尔使劲挠了挠男人的那头黑发,虽然锥里尔出于抗拒使劲的推开了卡斯帕尔的身体,可从他那腼腆的笑容与通红的脸颊来看,能够与心仪已久的人两情相悦、修成正果,的确是一件令人幸福甚至羡慕的事吧。


“大司教大人,我将亚修和卡斯帕尔带到了,先告退了。”


在离开之前、微微欠了欠身的锥里尔替两人推开了严实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身穿白袍的大司教。他戴着金色的皇冠,腰间挂着传说中的‘天帝之剑’;原本正低头翻阅着什么的贝雷特在大门开启的那刻缓缓抬起了头,淡薄的笑容是最好的寒暄、而那句‘欢迎回来’让亚修顿时感到鼻尖一阵酸楚。


“亚修,卡斯帕尔。欢迎来到加尔古玛特,旅途辛苦了。”

“老师——!我们回来啦!”

“老师……!”


这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很好,就好像随风飘荡了太久的树叶终于落回了土地一样,即便心里明白此刻的安心感只是暂时的、可当自己与卡斯帕尔近乎同时的奔跑向屹立在不远处的男人时,心中的澎湃与激动是这世上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卡斯帕尔曾经说过他不会让自己说出‘后悔’两个字,然而亚修却很想问问他、这段漫长又颠簸的旅途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的吗?这份喜悦是你想要给我的吗?在经历了成长过后,我们再度回到了一切的起点,有太多的东西变了、也有太多的东西没变;无论是自己也好,又或是卡斯帕尔也好,或许男人之所以会选择自己、而自己又为什么会选择对方,只是因为内心有个声音不断的在告诉自己,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够找到不忘初心的勇气吧。


“老师,你听我说!我们有好多有趣的事要告诉你!要是你忙完了的话晚上一起到吃饭吧?亚修说他来煮饭!”


看着男人脸上有些无奈又满是期待的笑容,不禁跟着一同轻笑起来的亚修在卡斯帕尔的怂恿下只能连连点头。自己的确有许多想说的事:没能在信里写到的事,没能来得及传达的事;胆怯的事,想做的事,厌烦的事,害怕的事……与卡斯帕尔在路途中的所见所闻是那么的真实又印象深刻,以至于自己早已忘记了那个对着夜空思量踌躇的自己,找回了那个为心中的‘正义’而举弓的勇气。


“啊……不过我将亚修爱吃的鱼给卖了,能请老师去鱼塘钓一点吗,不然这家伙又得和我闹别扭了。”

“卡斯帕尔……!”

“……呵。”



——FIN.2019-10-13——


只要把地名和人名搞清楚,比想象中好写……


日和www
2019.10.13今天也是为...

2019.10.13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落泪的一天

2019.10.13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落泪的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