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瑟

59173浏览    5606参与
Eve
勾线了!大成就哈哈哈哈(正在懒...

勾线了!大成就哈哈哈哈(正在懒癌晚期疯狂治疗),是海英?(衣着没有历史依据实在抱歉)咳咳,大家开心就好!

勾线了!大成就哈哈哈哈(正在懒癌晚期疯狂治疗),是海英?(衣着没有历史依据实在抱歉)咳咳,大家开心就好!

森和

                      《Memoirs》

      Our memories are always within reach;
                ...

                      《Memoirs》

      Our memories are always within reach;
                        I will return;
             Don’t you ever hang your head.
                   —请勿垂首候我归—

在各位staff的努力下,亚梅合志《Memoirs》一宣来啦~

详情见图宣~

STAFF:

画手阵容:
冬落 @疯犬
伽蓝长生 @伽蓝长生
漠雨 (微博@漠雨夜晚)
no mean @no mean
Parkville @Parkville
森和 @森和
止雨归 @止雨归

文手阵容:
阿米尔 @阿米尔
苞米 @我是苞米地的王
赐雪 @赐雪
甘蓝 @甘蓝
归雁 @归雁
清煜 @是清煜啊!
温聿 @叁折🕊️
(抱歉打扰各位老师了

主催:
漠雨 (微博@漠雨夜晚)
森和

(排名不分先后,按圈名字母顺序排)

合志共收录十三篇故事,收录十三张全新未发布插画,每一篇文均有一张配图哦~
敬请期待~

试阅请戳各位太太的主页哦~

印调链接走评论!(๑•̀ㅂ•́)و✧(一定要投票哇!否则可能不会印很多!ballball了!

【Ps. 微博宣传由漠雨(微博 @漠雨夜晚)负责
已经做过印调的姐妹不用重复做啦~】

猞猁子

“???”
————————————
书上的字是:
封面:“如何做好死扛(删除线)司康饼”
背面:“oli”
————————————
瞎涂,我死了,我知道围裙上的阴影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是我懒。(被暴打)

p2是没有问号的版本

围裙大概是奥利弗的?

我知道我这个表情画的很差但是请原谅

我的色感柴体阴影离家出走了。

今天的亚瑟先生也在为怎么做好司康饼而苦恼。

“???”
————————————
书上的字是:
封面:“如何做好死扛(删除线)司康饼”
背面:“oli”
————————————
瞎涂,我死了,我知道围裙上的阴影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是我懒。(被暴打)

p2是没有问号的版本

围裙大概是奥利弗的?

我知道我这个表情画的很差但是请原谅

我的色感柴体阴影离家出走了。

今天的亚瑟先生也在为怎么做好司康饼而苦恼。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睡前日常

亚瑟:我养的不是儿子。    是情敌。


hhh我印象中的好茶家族(?)

父子俩的抢耀日常(?)

很短_(:з」∠)_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睡前日常

亚瑟:我养的不是儿子。    是情敌。


hhh我印象中的好茶家族(?)

父子俩的抢耀日常(?)

很短_(:з」∠)_


道系修仙咕🌚

Garden Town(花园小镇)

☆岛国组向 ,亚瑟.柯克兰X本田菊


☆每个国家西南部都有着百亩四季花田,花田中着落着一座花园小镇,传闻是上帝为了那些隐晦(同性)的爱人所创造的,让他们的罪恶与俗世隔离开来。来到花园镇的恋人心里都会种这一粒花种来许诺终身,来到这的人如果对恋人满怀爱意,就会被花园镇所祝福,花种会转化为实现一个愿望(愿望只能与恋人有关)或者是向下转化为生殖腔,享有生子的权利。但其中有人背叛时,那人心里的种子就会发芽生根,开满整个内脏,成为花园镇的一部分。花园小镇对真正相爱的情侣来说是终身所伴的伊甸园,而对那些想要试探彼此的恋人来说,就是穷凶恶疾的阿鼻地狱。


#起


   ...

☆岛国组向 ,亚瑟.柯克兰X本田菊


☆每个国家西南部都有着百亩四季花田,花田中着落着一座花园小镇,传闻是上帝为了那些隐晦(同性)的爱人所创造的,让他们的罪恶与俗世隔离开来。来到花园镇的恋人心里都会种这一粒花种来许诺终身,来到这的人如果对恋人满怀爱意,就会被花园镇所祝福,花种会转化为实现一个愿望(愿望只能与恋人有关)或者是向下转化为生殖腔,享有生子的权利。但其中有人背叛时,那人心里的种子就会发芽生根,开满整个内脏,成为花园镇的一部分。花园小镇对真正相爱的情侣来说是终身所伴的伊甸园,而对那些想要试探彼此的恋人来说,就是穷凶恶疾的阿鼻地狱。




#起


      在下不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大概是这样,我和我的恋人处于热恋之中,至少他是这样和我说的。虽然这让人难为情,也有些失礼,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不管是“他”还是“热恋”,说实话都有点令在下困扰。



      “上帝会让我们得到孩子的……”


       他总是这样搂着我,说这句话,虽然说是热恋,他从来没有说过爱我,当然,在下也没有说过爱他,我甚至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换一句话说,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这样的感觉像失忆症,但又不全是。


         我的确是失去记忆了,不过我依稀记得我是谁,这里是哪里,但唯独忘记了他是谁。


        “柯克兰先生。”


         说这话时他会明显一顿,眉头紧皱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却又别扭的不会松开抱着我腰间的手。


         “十分抱歉,大概是记忆的空白,在下还是不太习惯您亲密的举动”话虽如此,他身上熟悉的红茶香总会让我放松下来“但是在下今天会努力的回想的。”


         如果想不起来他和爱,我会不会的心里的种子会不会发芽,会不会绽放一丛美丽而致命的白玫瑰紧紧缠绕着自己的心脏,血溢出的时候将洁白的玫瑰渲染成猩红……

          

           柯克兰先生之前告诉过我,我心里的种子是白玫瑰,而他的心里是霞樱。


           “本田……”他的头发是阳光洒落下的光芒,他的双眼是宝石闪耀的色泽,却沾满浓郁的悲伤,高挺的鼻梁立体的五官,可为什么脑中就是勾勒不出来这位绅士的轮廓?


         “您要吻我吗?如果吻我能安慰的话,那么在下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真是糟糕,全身炙热的火烧火燎,自己尽力能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即使是恋人……这么说会不会太自大了些,毕竟柯克兰先生从来没有吻过自己也没有索吻过,虽然接吻按理来说,是恋人情理之中的。


       入眼的是一双干净整洁的英伦皮靴,这是自己空暇时给他擦拭干净的,还抹上了漆黑的鞋油,西装裤脚裁剪整齐,似乎是之前的自己挑选的。


   他脱下棕褐色的皮革手套,无论何时柯克兰先生的十指都没有温度,冰凉的触感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拒之千里的傲气,却又主动的去接触他人,就像柯克兰先生隐晦的温柔。


          “本田……我是说,菊,如果我吻你的话,你会允许吗?吻完了,你会宽恕我吗?”


         “天……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对你来说是陌生的,但,我真的想吻你,抱歉。”


       他总是一脸阴郁看着我,双眼如潭水深沉但清澈。为什么和我道歉?对于他们两个现在这个境况,归根结底,是因为我想不起来我对他的爱。但是我不止一次质疑过,虽然这不应该,我们曾经真的是恋人吗?


         “如果我们是恋人,那么即使不记得,接吻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我还是要为我忘记你的爱以及刚刚说出那么大胆的话而道歉。”


         “以及您说的孩子,我会慎重考虑的……”


         吻是什么感觉?是甘之如饴的豆平糖,亦或是浩然如风的稻荷神社,再或者是火山熔岩上温暖的泉水?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清新淡然的宇治茶,那他的吻也是如此吗?


         终究还是没有尝到唇角的甘甜。


         这个英国男人只是抱着自己,懊恼的对他叨叨,亦或是自言自语。


         “我终究不能吻你,菊,上帝知道我的罪过,我们注定不会拥有孩子…爱我的是你,但是绽开花的人却是我……”

        

       陌生的轮廓逐渐熟悉起来,以至于这一次 ,自己终于看见了这个男人落下的泪。


       “真是遗憾至极啊……亚瑟先生……”

      


探清水河

老鸽子悄悄指毁个英sir【??
今天也一如既往的辣鸡【安祥
眉  毛  风  暴  哇!【不泥垢→

老鸽子悄悄指毁个英sir【??
今天也一如既往的辣鸡【安祥
眉  毛  风  暴  哇!【不泥垢→

粉琳琳琳.

朝耀(好茶组)撞人也能发现爱情·6

文笔不好请见谅!!!


重度ooc预警!!!


咱不要刀只要甜!!!


废话不说开始吧!!!


﹉﹉﹉﹉﹉﹉﹉﹉﹉﹉﹉﹉﹉﹉﹉﹉﹉﹉﹉﹉﹉


嘉龙果然还是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忍不住开口道:


“那个,哥,你说的那个老朋友,我认识吗?”


王耀浑身哆嗦了一下。


“啊哈哈,你呀,你,你你你......”


嘉龙质疑地眯起了眼睛。


“你,你......”


正在王耀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他机智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神奇的念头。


反正一会都要见到了,就说他认识吧!


嗯,我真是太聪明了。


“你认识,还挺熟悉的。”


“噢~那你直说得了,...

文笔不好请见谅!!!


重度ooc预警!!!


咱不要刀只要甜!!!


废话不说开始吧!!!


﹉﹉﹉﹉﹉﹉﹉﹉﹉﹉﹉﹉﹉﹉﹉﹉﹉﹉﹉﹉﹉


嘉龙果然还是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忍不住开口道:



“那个,哥,你说的那个老朋友,我认识吗?”



王耀浑身哆嗦了一下。



“啊哈哈,你呀,你,你你你......”


嘉龙质疑地眯起了眼睛。


“你,你......”


正在王耀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他机智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神奇的念头。


反正一会都要见到了,就说他认识吧!




嗯,我真是太聪明了。




“你认识,还挺熟悉的。”


“噢~那你直说得了,干嘛吞吞吐吐的。”嘉龙的眼睛眯得更狠了。


“啊哈哈,你哥年龄大了,记性不好,得想一下你认不认识嘛......”王耀尬笑道。


“噢,这样啊......”


嘉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王耀囧。


这,这什么情况,他他他这语气和动作是几个意思这是。





“哎,嘉龙,十分钟了,我们下去吧。”


“我的天,你还专门看表,记得这么准,人家那是估计的时间好吗?”


嘉龙震惊地看着他老哥。


看来我老哥不是一般的喜欢那人啊......嘉龙想。


王耀突然觉得自己蠢得要死,慌张的小脸又红了。



“什,什么啊,我这也是估计的。”


“哼,好好好,我们走吧。”


“嗯。”






“亚瑟!”


车旁的人缓缓抬头,看向王耀和嘉龙。




“有等很久吗?”




看见自己楼下站的那人后,嘉龙感觉自己眼瞎了。


这么贵的西装,这么豪的车,这人这么帅,关键这土豪竟竟竟竟然是亚瑟那个英国佬亚瑟·柯克兰!?


嘉龙惊了。



“嗯?嘉龙,好久不见。”



亚瑟还是那么有绅士风度。


“好......久不见。”嘉龙的笑容僵在脸上,然后逐渐消失......


“走吧,上车。”


“好~”


王耀屁颠屁颠地朝亚瑟的豪车跑过去。



但却被嘉龙一把拉住了。


“嗯?”王耀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干,干哈呀?”



“不,不是,你等会。”



嘉龙脑子里有点乱。



“哥,你不会喜欢亚瑟吧?”



这一问又让王耀涨红了脸。



“他还在呢,胡说什么啊!”



“你等会,你给我说清楚,你你你你喜欢这个草包玩意?”




王耀看着嘉龙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


“你笑个鬼啊,回答我的问题!”


“嘛,也不算是喜欢吧。”王耀轻轻地推开了嘉龙,“就是,有点心动有点甜?”



嘉龙囧。


不是这人在说什么玩意?



意思这坠入爱河了就没他老弟什么事了呗。


“好,哥,我明白了,我们走,上车。”


话音刚落,王耀就被嘉龙拽进了亚瑟的豪车。







“亚瑟,xxx博物馆,别走错了。”王耀从后座站起来,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知道了,放心吧。”


“放心什么呀,这路上行人和小型车都不少,你注意点!”


“我车技可好了,当年学车第一呢。”


“你就吹,我信你个鬼。”


“要是安全到了博物馆,就算我车技好。”


“呸,这还不简单!只能算你会开车吧?”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人有完没完?





嘉龙在心中提出了不满。




不当我存在是吗?




究竟是谁把我拉过来的?




你说我还来干嘛?




太卑微了。




嘉龙嫌弃地瞪了这两人一下。









博物馆。


“哇~亚瑟,这个博物馆好大好有气质啊,都快赶上我了!”


“你跟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比气质......”


亚瑟给予他了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怎么啦,不行啊!”


王耀气呼呼地瞪了一眼亚瑟。


“咳咳,”嘉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那什么,我们走吧。”


亚瑟微笑了一下。


“好。”








“亚瑟亚瑟,刚刚那个长廊墙壁上的字太哲|学了,我感觉我瞬间懂了超多的英\国历史哎~”


亚瑟突然很震惊地盯着王耀。


王耀懵了。


干,干啥呀,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居然还会英语?”



“哈!?”王耀瞬间炸毛了,“像我这么厉害的人,区区英文,怎么可能不会!”


“哥,您,您就别那啥了,您淡定,淡定。”嘉龙慈祥地看了看王耀,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王耀囧。




这几个人怎么都这样啊!!


就在这三个沙雕聊得正欢脱时,博物馆内突然响起了警报。(完了我要开始搞事情了




滴——滴——滴——



他们同时回头看向了身后。



“怎么回事?”亚瑟上前一步挡住了身后的王耀和亚瑟。



“客人,博物馆可能遭遇了抢|劫,请你们带好随身物品尽快从安全出口逃生。”


逃?这么夸张?


亚瑟挑眉。


“对方带枪了?”亚瑟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是的,客人,所以您还是快带着家属离开吧!”


“喂,王耀。”


“啊?干嘛啊?”


“想不想试试真的生死狙击?”







“你疯了吗,对方可是有枪哎!而且还有嘉龙......嘉龙?”




这个有先见之明的家伙早就带着重要的物品先离开了。



“不,不是跟他们殴,就是类似逃生一样,躲过他们的视线。”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







但但但万一被抓去当人质了呢?!



正在王耀思考的时候,自己突然被拉到了墙后,然后视线一黑,被一个人抵在了墙上。




怦!怦!




王耀那不争气的心跳又加快了。



他能感受到亚瑟的体温,距离近到都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




看来他也很紧张。


王耀想。



“笨蛋!他们已经过来了我才这么问你的!”(小声



“哈?那你不应该拉我跑吗?”



“小声点,刚刚是因为我没看清,我猜是抢|劫犯而已,不过现在看来是真的了,我们先躲一会吧。”



亚瑟!!



您老可真不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王耀狠狠地掐了他一下,然后在心里咒|骂道。




“亚瑟,你,你别靠我这么近......”



“为什么?”




笨蛋......


王耀憋红了脸,委屈的撇过了脑袋。



因为我的心脏会受不了啊......


幽灵林
是亚瑟喵!!!第一次摸鱼的那么...

是亚瑟喵!!!
第一次摸鱼的那么干净
亚瑟喵我太可了

是亚瑟喵!!!
第一次摸鱼的那么干净
亚瑟喵我太可了

巴尔丁爱老师们一辈子

好茶情头www
老王我还没画完
所以就先把英sir放上来啦

好茶情头www
老王我还没画完
所以就先把英sir放上来啦

幽灵林

是亚瑟!
我终于搞完了😭😭😭
我好爱亚瑟😭😭😭
这张会印立牌!
想要的在私信呐!(应该不会有人想要)
(悄咪咪说一声,之后可能会有新郎阿尔!!!)

是亚瑟!
我终于搞完了😭😭😭
我好爱亚瑟😭😭😭
这张会印立牌!
想要的在私信呐!(应该不会有人想要)
(悄咪咪说一声,之后可能会有新郎阿尔!!!)

某of不要再屏我了!

你才叫乌克兰!!!

*沙雕短篇。


*亚瑟:!!!你才是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你好,亚瑟先生,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亚瑟.柯克兰:警官,我和你们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阿尔弗雷德:不会的,我们都是世界大国。


王耀:不会害怕的。你请讲。


亚瑟:那我讲了,警官,你们知道的吧,我叫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点头。


亚瑟:今天我走在路上,有个女孩子过来问我,说,你就是亚瑟?我点点头,心里还在想我这么有名了。然后我就听到她小声的说,真的是亚瑟.乌克兰。她居然叫我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问:乌克兰是哪一位?


亚瑟摇头:不是哪一位,是俄...

*沙雕短篇。


*亚瑟:!!!你才是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你好,亚瑟先生,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亚瑟.柯克兰:警官,我和你们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阿尔弗雷德:不会的,我们都是世界大国。


王耀:不会害怕的。你请讲。


亚瑟:那我讲了,警官,你们知道的吧,我叫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点头。


亚瑟:今天我走在路上,有个女孩子过来问我,说,你就是亚瑟?我点点头,心里还在想我这么有名了。然后我就听到她小声的说,真的是亚瑟.乌克兰。她居然叫我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问:乌克兰是哪一位?


亚瑟摇头:不是哪一位,是俄罗斯旁边的那个。


王耀飞快的画了一个冬妮娅,拿起来,对亚瑟说:冬妮娅?


亚瑟认真的摇摇头: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飞快的也画了一个冬妮娅,拿起来,问亚瑟:安东尼娜?


你这不还是冬妮娅吗?亚瑟想。


他说:乌克兰!安东尼娜的国家!


王耀飞快的画了一个伊利亚,刚准备问亚瑟,就被阿尔弗雷德抢走扔掉了。


“他都解体了诶!”阿尔弗雷德轻声对王耀说,然后飞快的画了一个伊万,旁边还伸出一个箭头,写着:不听话的妹妹?


亚瑟一看就无言独上西楼了。他拍桌,说: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对视一眼,点点头,一起说:好吧,那请问是个什么状况呢。


亚瑟说:她认识我是亚瑟我很高兴,但是她叫我乌克兰!你明白吗?乌克兰!


阿尔弗雷德死死咬唇,不让笑声露出来。


亚瑟又补充道:你没听见,都不知道她叫的有多严肃。我就像……


噗。阿尔弗雷德没憋住,笑出了声。


亚瑟问:你在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阿尔弗雷德说。


什么事情。亚瑟严肃的问。


弗朗西斯今天晚上找我玩。


王耀也没憋住,笑出了声。


你又在笑什么?亚瑟不高兴的问。


伊万今天晚上找我玩。


亚瑟问:你们联四一起玩不带我?


阿尔弗雷德点头又摇头说:对对对……啊不是不是。


阿尔弗雷德狂笑。


王耀笑着说:我们不一起。


亚瑟生气的拍桌: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阿尔弗雷德说:对……对。


王耀用手指按着嘴,忍住笑声。


喂!!!亚瑟怒吼。


王耀憋着笑,说:我们言归正传,那个,您刚才说的乌克兰,它好听吗。


亚瑟说:不是好不好听,它就是……(我不知道怎么编了哈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从鼻子里透出一声笑。


亚瑟生气的说: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阿尔弗雷德正经的说:弗朗西斯今天晚上找我玩。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亚瑟猛龙咆哮。


阿尔弗雷德说:亚瑟先生,我们受过很严格的训练,一般不会笑,除非王耀说我可以不还钱了。


王耀说:除非死二肥立字据说他会还钱。


王耀又说:不如这样,亚瑟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马上通知您。


亚瑟说:行,你们赶紧出警。


亚瑟刚走出门,就听到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笑声,他又回去打开门。


阿尔弗雷德双手撑着桌子,严肃的问他:亚瑟先生,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亚瑟又走开,又听到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狂笑。


亚瑟再次回去打开门。


王耀站着,严肃的说:亚瑟先生?


亚瑟甩了甩手上的外套,走了。


泫江.

【米英】星星

(一)

“阿尔。”亚瑟将从厨房端出来的那一盘泛着不明色泽的东西递到阿尔面前,看似不经意,语气和眼神中却沾染了撒娇和期待。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从面前的天文杂志中抬起头来。“那个,亚瑟,我觉得今天要不还是算了……”

亚瑟没有多言,轻轻用手弹了弹阿尔手上的杂志。“没记错的话,这本杂志阿尔这个月已经看了四遍了吧?阿尔记性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要看四遍才能记住内容——还是在其中一次将杂志拿反了的情况下?”

阿尔略微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声嘟囔道:“那有什么关系嘛。”

亚瑟冷哼一声,带着受伤的表情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开始自己例行的下午茶。

阿尔放下杂志,蹭到他身边。轻轻将头靠在了亚瑟的肩膀上。...

(一)

“阿尔。”亚瑟将从厨房端出来的那一盘泛着不明色泽的东西递到阿尔面前,看似不经意,语气和眼神中却沾染了撒娇和期待。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从面前的天文杂志中抬起头来。“那个,亚瑟,我觉得今天要不还是算了……”

亚瑟没有多言,轻轻用手弹了弹阿尔手上的杂志。“没记错的话,这本杂志阿尔这个月已经看了四遍了吧?阿尔记性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要看四遍才能记住内容——还是在其中一次将杂志拿反了的情况下?”

阿尔略微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声嘟囔道:“那有什么关系嘛。”

亚瑟冷哼一声,带着受伤的表情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开始自己例行的下午茶。

阿尔放下杂志,蹭到他身边。轻轻将头靠在了亚瑟的肩膀上。

亚瑟浑身抖了一下。“喂!你干什么!”

“别生气了。”

“没生气。”

“别生气了。”

“都说了没有……”

被突然堵住了唇。

别生气了。对方直视着他的双眼,依旧执拗地重复。

“我知道了。”亚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整个人跪坐在他身上的某个家伙,忍不住露出了得意洋洋的微笑,不情不愿地慢慢蹭了下去。

“以后!不许再把汉堡当饭吃了!”

阿尔明显对这一规定充满抗拒,但还是迫于压力点了点头。

这时门铃响了。

亚瑟扭头看向阿尔,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回事。

阿尔忍不住挠了一下头。“这个嘛……是我订的外卖到了。”

当晚,被气到发誓绝不再踏进卧室一步的亚瑟先生,被按在沙发上解决了一顿。

第二天早上,亚瑟撑起自己酸痛的身躯,在心里咆哮:“这家伙的体力真的是个每天吃垃圾食品的死肥宅该有的吗!”

(二)

“亚瑟!亚瑟!”阿尔张牙舞爪地冲进房间,从后面一把搂住了正在桌前办公的亚瑟。

“我说亚瑟,整天除了上班就是闷在家里,不无聊吗?我们出去玩吧?”

“不去。”亚瑟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去吧。”

“不去。”

“去吧好不好?”

“不去。”

阿尔猛的将凳子翻转过来,一把捧起亚瑟的脸。

“我说,果然还是去吧?”

亚瑟的脸上忽然泛起红晕,像七八点钟时被晚霞染红的天空。

“我知道了!你不要靠这么近!”

俩人最终决定去海边玩。

火热的八月。太阳尽情释放能量的八月。不管去哪里都让人兴致缺缺的八月。让人提不起干劲的八月。

“不是啦,干劲还是很足的!”

亚瑟自动屏蔽了这句话。

以及意味着可以看到大面积裸露皮肤的八月。

比如现在,和那个傻子在一起玩水的那些女人们。

他有时也不得不承认,阿尔是一个充满热情的人,虽然颇有些狂妄自大,还有挥之不去的个人英雄主义,但他很受欢迎。

亚瑟闭上眼,回想起阿尔小时和他一起生活的画面。

小孩儿……那时候多好啊。

他尊敬你,他崇拜你,他将你当做生活的榜样和唯一的光,亦步亦趋地跟在你身后。

那时候你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跑。你觉得他会一直在你身后,那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回头就能看到。

但是你忘了,小孩有一天也会长大的。

那天你们刀兵相见,他说他更希望自由。

到底是……老了啊。

亚瑟再睁开眼,看到的仍然是那幅惹他生气的画面。

良好的修养不允许他表露出过多的情绪。这时若有熟人在场,也不过能明显的发现他脸黑了不止一个八度罢了。

阿尔总觉得背后有一道锐利的视线朝他射来。

他只装作没看见,心里却已经盘算了很多次该如何哄他开心。

晚上回到酒店,亚瑟一声不吭地换衣洗漱,迅速占据了里面的床位,动作快的让他咋舌。

他换好衣服后轻轻躺在了亚瑟身边,环抱住了他。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拉着,黑暗中只有两人的呼吸此起彼伏。

“阿尔……和我在一起,你真的快乐吗?”

没有回答。

亚瑟怔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睡着了啊。”

他笑着转身,在阿尔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

(三)

亚瑟被自己的上司派去出差,去气候寒冷的北方,一去就是一个月。

阿尔每天抱着手机便是在研究天气预报。下雨了嘱咐亚瑟带伞——“不用,在英国时本就天天下雨。”

降温了嘱咐亚瑟添衣服——“这里衣服本身穿的就很厚,降个几摄氏度根本毫无影响。”

阿尔明白亚瑟并不需要他的照顾。

晚上他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脑中如走马灯一般,回放起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从小时候直到成人。亚瑟永远是他生命中最饱满的底色。

手机响了一声。

他微微掀开眼皮。

是亚瑟的消息,一篇文章。

“情侣之间一定要做的几件事”

他嘴角抽搐了几下,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亚瑟被盗号的可能性亦或是突然深受刺激。

他点开后耐心的一字一句地读完。

“怎么了?”他问。

亚瑟半天没有回复。

他自认无趣地放下手机,在脑海中预演了那些场景。

和亚瑟骑着摩托车穿过夜晚的隧道,吹过的风里都带有两人的气息;和他相伴穿过安静无人的街,在昏暗的路灯下拥抱接吻……

手机又响了。

他点开,一句话直挺挺撞进眼底。

“这里的星星好亮。”

“所以?”

“我想和你一起看。”

那一瞬间像是长途跋涉的旅行终于看到了终点,除了心生欢喜再也无法言语。虔诚地恨不得跪倒在地,为了爱。

隔日阿尔醒来才发现,自己竟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突然有钥匙开门的声音。心脏敲出乱了节奏的鼓点。

那个他在梦中无数次描画的人,终于站在了他面前。

“阿尔。”他上前拖起他的下巴。

“看这里。”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看到什么了?”

阿尔笑了。

“星星。”

粉琳琳琳.

朝耀(好茶组)撞人也能发现爱情·5

文笔不好请见谅!!!


重度ooc预警!!!


咱不要刀只要甜!!!


废话不说开始吧!!


﹉﹉﹉﹉﹉﹉﹉﹉﹉﹉﹉﹉﹉﹉﹉﹉﹉﹉﹉﹉﹉


时间转到第二天早晨。


“唔......”


王耀因为昨天心灵上受到了别样的刺激从而促使他破天荒地比王嘉龙醒得早。


“嘉龙,几点了啊......”


王耀揉了揉眼睛,无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


“嘉龙?”


王嘉龙在对床睡得正香。


“啊,没醒啊,几点了......”


王耀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5:34。


他可真棒,这么早起来,是要去打鸣吗?


“什么鬼哦才五点,我起这么早...

文笔不好请见谅!!!


重度ooc预警!!!


咱不要刀只要甜!!!


废话不说开始吧!!


﹉﹉﹉﹉﹉﹉﹉﹉﹉﹉﹉﹉﹉﹉﹉﹉﹉﹉﹉﹉﹉


时间转到第二天早晨。



“唔......”



王耀因为昨天心灵上受到了别样的刺激从而促使他破天荒地比王嘉龙醒得早。



“嘉龙,几点了啊......”



王耀揉了揉眼睛,无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



“嘉龙?”



王嘉龙在对床睡得正香。



“啊,没醒啊,几点了......”



王耀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5:34。



他可真棒,这么早起来,是要去打鸣吗?




“什么鬼哦才五点,我起这么早干嘛,闲的吗?”



王耀怨恨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既然已经起来了,那就顺便把嘉龙也喊起来得了。




“嘉龙嘉龙,快起来,咱出去玩去。”



静——



“嘉龙!”




静——




“王嘉龙!”




静——




王耀坐不住了。





听不见我说话是吧,看我把你砸起来我,哼,小样。





王耀双手合十,几秒种后,蓄力完毕,抓起枕头,扬起胳膊......





我砸!!!!






“我砸!我砸!还不起来!还不起来!睡成猪了都!我砸!我砸!我砸砸砸!”





一会后。。。


可怜的嘉龙终于被王耀折腾醒了。




“哥......”



嗯?



王耀囧了。




这小子语气不对啊,完蛋了,我还是安分一点吧。王耀想。




“嗯?”




王耀立刻收起了刚刚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乖巧地坐在嘉龙的身旁,带着一副萌萌哒的表情看着他。






王嘉龙揉揉眼睛,转过头,严肃地盯着王耀。



王耀感觉自己老弟好像是想把自己吃了。






玩脱了,药毁。





“哥,你......”




“嘉龙啊,我跟你说你有什么吩咐直接讲,我我我我我一定做到,你你你你可千万别心疼我,我我我......”




王·真·语无伦次·耀。




“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恋爱了?”



“哈?”



王耀再次囧。



不是不是,这小孩在脑补个什么玩意,怎么,我怎么就,怎么就恋爱了呢?





“你昨天神秘兮兮的,今天还首次创下早起记录,以前可没见你这样过。”




嘉龙的眼神更加严肃了。




王耀慌了。




这,这小子怎么还就认真起来了,我要骗他也不行啊,可我我我我我......





“哥,你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嘉龙小朋友,你叫你老哥怎么说,难道要说我昨天遇到亚瑟了然后他让我帮他洗澡我看见他身材好长得还帅然后心动了现在还不敢见他所以现在还有点小兴奋?





“那什么,嘉龙,真没发生什么,我我我我......”





王嘉龙皱眉了。





像嘉龙这样的人一旦皱眉头了,就预示着接下来绝对没好事发生。






王耀怂了,所以干脆编了一个他能相信的理由。




“咳,是这样哈,昨天我和老朋友一起喝茶,然后因为他的一举一动太绅士了,一言一语太撩人了,长得还帅,所以我好像喜欢上他了,就,就这样。”




呵。




你是痛快了,王嘉龙可是惊了。




原来我哥是个这么肤浅的人。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王嘉龙转念一想......





他好像昨天说老朋友是男的?




那......





王嘉龙恍然大悟。








原来是喜欢上同性了因为怕对方嫌弃才紧张的睡不着啊!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十分自信地拍了怕王耀的肩膀,说道:



“哥,你今天把他约出来,我帮你。”



王耀:???



好像搞砸了?










“哥,你收拾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



“这不来了嘛,嘿嘿。”



“你等会。”



王嘉龙制止了王耀的疯癫行为。




“干,干啥呀。”



“人,别忘了喊。”



......我好像真忘了。


“不,不是,咱能不喊吗,我,我怕尴尬。”




“有我呢,怕什么,我帮你。”




看着嘉龙坚定的小眼神,王耀彻底被折服了。


他掏出手机,翻找到了那个许久未点过的号码,拨打了他的手机。



嘟——



别接别接别接别接!



“喂?”



秒接......



王耀欲哭无泪,只得认命无从反驳了。




“那个,是亚瑟吗?我是王耀。”




“怎么了?”




“我和嘉龙要去博物馆了,要不要一起去?”



啊啊啊啊啊我再说什么啊!



“好啊,你们十分钟后下楼,我在楼下接你们。”



“好,谢谢了。”



滴——


挂了。




哎呦我滴老天爷,终于挂了。




王耀那表情如释重负。




不对呀,我紧张个什么鬼啊?



王耀纳闷地看看镜子中的自己。




不止紧张,好像还有点......期待?


以大橘為重
摸了米英喵喵!!我永远喜欢他们...

摸了米英喵喵!!我永远喜欢他们两个!!!

摸了米英喵喵!!我永远喜欢他们两个!!!

木琰YAN
我好想疯狂搞米英啊啊但是我的图...

我好想疯狂搞米英啊啊
但是我的图力不允许

我好想疯狂搞米英啊啊
但是我的图力不允许

棕纸菌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日常祈祷

嘉龙:我永远不知道我下一顿会面对什么


突然想画好茶家族_(:з」∠)_

我知道这很水but_(:з」∠)_

本来想多画一点内容再发的

but才画了一点我就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那就当个背景阐述吧?(什么


【好茶家族】王嘉龙的日常祈祷

嘉龙:我永远不知道我下一顿会面对什么


突然想画好茶家族_(:з」∠)_

我知道这很水but_(:з」∠)_

本来想多画一点内容再发的

but才画了一点我就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那就当个背景阐述吧?(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