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瑟王传奇

17723浏览    321参与
自闭

各位朋友,大佬,有人点梗吗?

突然沉迷法亚瑟,我们来聊聊这个十二个Alpha守护一个Omega 的故事叭!

王软软的太O了,王后都像个能攻他的Beta !!

我落泪!!!

——

其它音乐剧也行啊,法扎的萨列里老师受向,德扎主教大人受向也行啊!搞搞伊丽莎白的死神小哥也是可以的!!

来唠啊小伙伴!!

各位朋友,大佬,有人点梗吗?

突然沉迷法亚瑟,我们来聊聊这个十二个Alpha守护一个Omega 的故事叭!

王软软的太O了,王后都像个能攻他的Beta !!

我落泪!!!

——

其它音乐剧也行啊,法扎的萨列里老师受向,德扎主教大人受向也行啊!搞搞伊丽莎白的死神小哥也是可以的!!

来唠啊小伙伴!!

芙蕾5187

另一个潘德拉贡家的女孩(2)

第二章·柳叶刀与里拉琴


夏天是格拉斯通博里岛最好的时节,至少是在那些誓言为神牺牲的女孩们眼中是如此。

在业已逝去的严酷冬日,灰雾与寒霜肆虐整座小岛,而严苛的清规戒律之下,修道院里的年轻女孩们只有清贫的饮食和终日祈祷为伴。而今,林间雾霭终于不再是枯枝间肆虐的阴冷幽灵,而是变为温柔暖融的轻纱。初生的阳光会在新枝和叶影间洒下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斑,随着微风的拨动而轻轻摇曳,又随光阴的变化而移动。昔日肃穆的荆棘圣林,在冬日海风肆虐下如客西马尼覆雪的坟墓,而今偶尔也会轻巧地传出少女们的笑语和歌声。

当然了,对桂妮薇而言,称这座岛屿为天堂还过于勉强。桂妮薇已经十四岁,足够理解自己的身份...

第二章·柳叶刀与里拉琴


夏天是格拉斯通博里岛最好的时节,至少是在那些誓言为神牺牲的女孩们眼中是如此。

在业已逝去的严酷冬日,灰雾与寒霜肆虐整座小岛,而严苛的清规戒律之下,修道院里的年轻女孩们只有清贫的饮食和终日祈祷为伴。而今,林间雾霭终于不再是枯枝间肆虐的阴冷幽灵,而是变为温柔暖融的轻纱。初生的阳光会在新枝和叶影间洒下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斑,随着微风的拨动而轻轻摇曳,又随光阴的变化而移动。昔日肃穆的荆棘圣林,在冬日海风肆虐下如客西马尼覆雪的坟墓,而今偶尔也会轻巧地传出少女们的笑语和歌声。

当然了,对桂妮薇而言,称这座岛屿为天堂还过于勉强。桂妮薇已经十四岁,足够理解自己的身份是奉献在基督教堂的修女,也足以明白童年时的欢宴已随父亲的宫殿一起变成遥不可及的梦。她曾作为公主和女继承人被贵族们的鲜花蜜语包围,如今的生命中却充斥着贞操和虔诚的教条,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惩罚躯体以拯救灵魂,用以感恩上帝的仁慈又或忏悔夏娃的原罪。

遥远土地的特权以及红发雪肤的美貌,在格拉斯通博里的教堂中无足轻重。桂妮薇对此未曾有过怨言,她已逐渐沉浸于修女的生活,虔诚更甚于所有平民女子。身为威尔士公主的时候,她时常恐惧开阔的旷野,在围墙四立的城堡中才能感受到如母亲怀抱般的安全;身份变为修女之后,远离故乡的她依旧未能学会欣赏天地高远,同时却再也无法重拾礼拜堂中的安全感,只是越来越喜欢远离同伴的独处。

直到那一天。她在命运,或者在巧合的干预下,走向了迷雾笼罩的湖岸。

起初是雾气。正午的阳光被湿润的水汽遮挡,脚下的路面由坚实慢慢变成类似雨后的潮湿。然后是眩晕。当视线被遮挡,其余感官的信息即会异常放大,也越发模糊幻觉与真实;弥撒归来的修女清唱着诗篇,那赞美圣母的歌声萦绕耳畔又异常渺远。她感到夏日冰冷的湖水接触脚踝处的皮肤,无边无际的迷沼将她困在远离一切的地域。光阴在流逝,雪白的日轮缓慢地西行。等到穿透雾气的阳光转为金色的夕照之时,桂妮薇发现自己孤单地站立在及膝深的广阔水泊中,周围布满暗色的水草和逐渐淡去的虫鸣。

她抓住自己黑白的修女袍努力拉高,喃喃背诵着圣母经,尽管那苎麻材质的衣料早已因吸水而冰冷沉重,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祈祷还是在啜泣。就在这时,她听到模糊的人声飘荡在雾气的帘幕之外,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桂妮薇咬唇止住泪水,努力聆听,能分辨出的词语只是“禁区”、“幻影”、“屏障”和“美人”。那些声音隔着一层遥远的风声或者水声,一时带着孩童特有的惊异与欢欣,另一刻则轻巧而低沉。

然而,尽管桂妮薇从踏入迷雾就祈祷再次听到人类的语言,触及耳畔的声音却将她的恐慌拉升到从未有过的高度:毫无疑问,窥视着她的即使不是诱惑少女的魔鬼,也必然是误留于人世的幽灵。于是作为见习修女的她做了唯一能做的事情:在胸前——连续画起了十字。

理论上讲,或者至少修道院的嬷嬷们讲,这个手势是基督的庇佑和魔鬼的克星,能让一切邪恶的古灵精怪顷刻溃败或消弭无形。然而恰恰相反,她绝望地发现那声音正慢慢向她靠近,夹杂笑语的同时又近似在争执,直到一个无疑属于小女孩的音色清晰地说道:“Maltho thi afrio lito*!”

纱幕般的白雾在一刹那消散。桂妮薇完全不理解这种语言,但在来得及思考之前,她已被蓦然出现的身形夺去了视线。啊,上帝与路西法,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造物吗?她看到那身影蒙着芬芳馥郁的落日余晖,浅色的头发如蜂蜜和熔金,瘦削裸|露的肩膀线条精巧细致。即使日光渐渐暗淡,桂妮薇依旧能分辨出对方长睫毛下的松绿色瞳仁。而那孩子的面孔——少女桂妮薇确定她是精灵或者魔鬼的孩子——神秘而幽美,又带有变幻不定、甚至阴险狡黠的魅力。

如此稚嫩的美丽竟能如此销魂夺魄。这个孩子究竟是魔鬼还是救星,或者半人半仙的水泽精灵?桂妮薇看到那孩子侧身微笑,才注意到她的不远处站着另一个少年的影子,五官和神态微妙地与小女孩相似。桂妮薇很奇怪自己为何完全没有注意到后者,可是难道精灵也会有兄弟姐妹吗?

少女桂妮薇丢下由十字架和祈祷架构的心理庇佑,试探性地迎着影子向前走去。

没有任何预兆,浅色头发的小女孩突然离开了她的哥哥。桂妮薇惊讶地看到女孩非常开心地朝她挥挥手,然后原地站直,向着桂妮薇做出了一个诡异但意外和谐的动作:手心向内、踮起脚尖,双臂朝上向着高处伸展,整个人组成了一个相当完美的Y字形——不,这个动作,由小孩子做起来像极了一株伸展过分的小树苗。

桂妮薇木然地盯着几秒前还在自己眼中神秘如幽灵的小姑娘,直到看到对方一边看着她微笑,一边用英格兰的通用语、以称得上欢快的语调说道:“Long may the Sun shine! ”

“呃……”

桂妮薇完全懵住了。不久前还是威尔士公主的少女陷入沉思,阳光、久长?是我的通用语果然还学得不够好,还是那个小家伙的意思真的是——「赞美太阳」?

少女眼角的余光,看到疑似小女孩哥哥的那人似乎要说什么。然而在他来得及出声之前,出于经常需要语言差异交流而养成的习惯,桂妮薇已经条件反射地放下画十字的手,然后慢慢地将双臂向上伸展到极限,高举过头、掌心朝天,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并且小心翼翼地解构了一下小女孩的“祷告”:“Praise the, Sun?”

她眼中的精灵小姑娘愣了一秒,然后突然开始大笑。这一次,她看到小女孩的哥哥,或者说长相与小女孩相似的少年,正一言不发地深深叹气,随后直接把整只手覆在了脸上。桂妮薇无端尴尬且悲伤地猜想到,这个手势在英格兰文化里代表的大概是「不忍直视」吧。

“天哪,小姐姐,你可是个修女欸!”她听到小女孩边笑边断断续续地说道,“亚利马太的约瑟也会赞美太阳吗?但我们很少能见到像您这样可爱的、嗯?宗教开明主义者?”

桂妮薇有点局促地放下双臂,为这些显然属于基督世界的词汇而无所适从。小女孩还是没有止住笑(桂妮薇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她像精灵了),孩子的哥哥则像是忍住了笑后不失礼貌地朝她摇手——嘿,你们这些英格兰人,对待落难的少女没有一点骑士精神!

你们这些邪恶的仙子。年仅十四岁的桂妮薇公主感到了悲愤。我已经被鬼打墙了整整一下午,在这个泥泞诡异的禁区时时刻刻担心被魔鬼带走和被沼泽吞噬,最后经历那么多恐惧和提心吊胆、终于看到了重归故里的希望——谁知道居然遇到这种,喜欢嘲笑的熊孩子和小鬼!

差点被逼出眼泪的公主移动脚步想要上前,然而就在这一刻,她发觉脚下的那块湿冷而有弹性的“地面”,实际上是及膝深水之下的淤泥,突然整体地倾斜了。不要,桂妮薇心想,上帝、我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候倒下去!

上帝显然没打算让她如愿以偿。桂妮薇不知道自己踩进了淤泥还是漩涡,只知道双脚像被拖住一样正往地底陷去。在失去平衡的一瞬间,她恍惚听到不远处的兄妹俩同时喊出了某个词语,然而近乎滑稽地,她的最后一个念头却是:

——传说中的精灵之乡阿瓦隆,原来竟是信仰太阳神教的吗!

————————————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桂妮薇看到了只可能属于正午的明亮日光。她尚未清醒的意识中首先感受到了恐慌:我难道昏迷了整整一夜吗?教堂的司祭们是否已经注意到我的失踪?

耳边再次传来了少年和小女孩间近似争执的声音,这一次没有任何神秘感加持:“……道歉,然后让她忘记……”“可我想要……她应该留下。”“阿瓦隆……祭司和母亲……不会允许。迷雾……会送她出去。”“Nein! ……我不!”

那两个人似乎离桂妮薇很近,声音也很清晰。桂妮薇明白他们说的是很流利的英语,至多混杂一点日耳曼方言。不幸的是,作为生长在威尔士的公主,尽管被送到英格兰治下的修道院已经有一些时日,桂妮薇其实还并不能很理解这种语言。

——上帝,好丢脸啊。他们讲话好快的。

桂妮薇试着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倚靠在一棵两人合抱的老树上,四周青草林木丛生,而长袍已经恢复了温暖干燥。但同一瞬间,她也意识到了诡异的事实:周围寂静得仿佛之前所有声音都是幻觉,而她身边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微风拂过,桂妮薇感到全身悚然冒出的冷汗,又一次下意识紧张地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无论小女孩还是少年都像是不曾存在,这难道真的是白日见鬼了么。

就在这时,静默的森林突然改变。从她头顶的树冠上,毫无征兆、一前一后地落下了两个人——桂妮薇可以发誓,她紧盯着看到的小女孩笑容甜美,落地的姿势如猎豹般优雅而敏捷。但是她无法记得自己当时是在尖叫还是被吓得噤声。

桂妮薇一世——廖德宽王之女,威尔士公主,格拉斯通博里见习修女,被遗弃者,通灵之女士,阿瓦隆禁地闯入者,初等多语种学习人士——经此一吓,再一次昏了过去。

“小姐姐……欸?”连小女孩的声音都很泄气。您也太容易受惊了吧。

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桂妮薇第二次猛然睁开双眼。这一次,和她一回生二回熟的兄妹两人默默坐在她的两侧,看到她清醒过来的样子,谁都没敢出声。

——果然很丢脸……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昏倒啊。

“谢谢,你们?”桂妮薇很小心地说出第一句话。小姑娘的表情立刻就明亮了,而她哥哥似乎只是松了一口气。她又问:“我是,在人间的吧?”

“理论上讲,你是在——”浅发女孩的话被另一个人截断。她的哥哥言简意赅地向桂妮薇说道:“是的,你还活着。”

当然如此。桂妮薇有点丧气地想,我还不至于问你们这里是地狱还是天堂。但她也因此有机会更详细地打量这两个初次相识的年轻朋友。在林中的树影下,她能看出两人的相貌比她之前认为的还要相像,甚至超过了绝大多数同胞兄妹,然而发色与瞳色却迥然相异。小女孩的头发其实是更偏深的亚麻色,而瞳仁的颜色接近澄澈的青绿;少年的发色则黑如鸦羽,眼睛是暗色的深蓝。

他们无疑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美貌,然而此时此刻,桂妮薇发觉自己最初对小女孩“精灵般的”印象并不准确。这一对兄妹身上有种令桂妮薇感到熟悉的气质——如果正确,那么他们未必如她想象般是圣岛的子女,而像是贵族领主的孩子。不过桂妮薇对此并不坚持,毕竟很难相信与她身世相近的人会从阿瓦隆的迷雾中走出。

“我的名字是,葛维艾薇雅 (Gwenhwyfar)。来自威尔士,是廖德宽国王的女儿,”她想了想,又说道,“按英格兰的发音,应该是,桂妮薇 (Gwynever)。”

“Gwenhwyfar。”桂妮薇听到黑发少年准确地重复了她的威尔士名字,接着说道:“兰斯 (Lance),du Lac,父亲来自高卢。”

“我是莱娅 (Lya),”小女孩兴趣盎然地看着桂妮薇,然后和她的哥哥交换了一下目光。桂妮薇看到少年轻微地摇了摇头,然后浅色头发的女孩子说道:“姓是du Lac,祖国是不列颠。桂妮薇小姐姐,我很荣幸与您相识。”

桂妮薇有点脸红地点点头。du Lac,圣湖之子?她的名字是莱娅,嗯,真是可爱。

来自威尔士的公主看向两人中的哥哥,“柳叶刀 (Lancet)。”她轻声说,表示自己记住了。而后她更认真地转向妹妹,“里拉琴 (Lyre)。”

少年和小女孩默默对视了一眼。

“Lya。”小女孩莱娅纠正说。“Lyre?”桂妮薇重复,眼含期待。“Ly.....算了,您发音挺准的了。”小姑娘郁闷了一下,又很快恢复精神,“阿瓦隆很美,不是么?”

“我从未见过比这里更美的地方。”桂妮薇轻轻地说道。

“您可以留在这里,而我会保护您。”莱娅以儿童特有的热切地说道。桂妮薇有一瞬间感到心神激荡,如果我能够留在这里……

“她不可以。”自称兰斯的少年在桂妮薇之前开口,冷静且斩钉截铁。“桂妮薇小姐是格拉斯通博里的修女。”他转向桂妮薇,以外面世界贵族之子的方式行礼,然后对他年幼却固执的妹妹说道,“游戏时间到此为止。现在,我需要送她回家。”

那里不是我的家。然而面对少年几乎是审视的目光,红发的威尔士公主没能把这话说出口。一刻钟后,桂妮薇回到了最初迷路时的小径,教堂的钟声恰好敲响午课的报时。午课——桂妮薇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已经失踪了整整一天,如果现在已经到了周一祷告的时刻,那么……

“礼拜日愉快,葛维艾薇雅公主。”身边的少年突然说道。桂妮薇回过神来,发现对方已经停住了脚步,脸上是很淡的微笑。他对桂妮薇点点头,并且在转身离开之前,他对她说了一句起初并不显得意味深长的话:“很遗憾这一切的发生。幸运的是,我和我的亲人并未占用您太多时间。”

桂妮薇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回修道院的大门,心里已做好准备接受嬷嬷们的审问甚至责打。毕竟,威尔士的年轻公主,在英格兰的圣所中并不享有多少特权。然而奇异的是,所有人似乎都对桂妮薇失踪一天之后的出现没有任何惊讶,甚至没有任何出乎寻常的反应。她心惊胆战地绕过一位平时最为狂热严苛的修女嬷嬷,而对方甚至抬眼打量了她一下,然后颇为郑重地向另一位嬷嬷夸赞说,桂妮薇在今日的望弥撒典礼上表现出色,很有体现出基督徒的虔诚。

今日的望弥撒典礼?桂妮薇终于发觉了诡异之处。一直待在阿瓦隆的自己绝不可能出席这一天的任何仪式,而且望弥撒典礼……难道不是举行在星期日,她“失踪”之前的那个上午?

「礼拜日愉快,葛维艾薇雅公主。」少年的声音在脑中回响,让她即使在熟悉的教堂里也感到后背发凉。还有那句「并未占用您太多时间」……

桂妮薇像突然惊醒一样霍然转身。她环视周遭,看到所有少女和嬷嬷们尽管依旧朴素沉默,却都穿戴着星期日特有的修女黑白长袍。

如纱的白雾,美丽的女孩,赞美太阳的古怪仪式,来历奇特的兄妹二人——还有这诡异的事实:不是星期一,而是星期日。桂妮薇感到天旋地转,努力克制住再一次昏厥的冲动。在这失去的一天时间里,我经历的究竟是现实,还是仲夏日午后的白日梦?


====

少女桂妮薇的惊魂一日。本章基本是桂妮薇的pov,所以她认为见到的两个人是兄妹。莱娅是尤瑟王和伊格赖因夫人的孩子,加拉哈德是班王和薇薇安夫人的儿子,二人实际是长相非常接近的表兄妹(or表兄弟?)

1. 权游预警:部分出于随机化地,人物外貌方面,莱娅(真名亚尔特留斯)是亚麻色头发+青色瞳(aka., 调低了饱和度的兰尼斯特色系),兰斯(真名加拉哈德)是黑发+深蓝色瞳(aka., 拜拉席恩色系),桂妮薇(威尔士名葛维艾薇儿)是红发+浅蓝色瞳(aka., 徒利or珊莎·史塔克色系)。

莱娅和加拉哈德除发色瞳色之外长相一模一样(——琼恩·艾林老泪纵横:The seed is strong! 陛下,拜拉席恩家还是有后的!)

后面的亚瑟和摩高斯?按说处于箭头中心的坦格利安和史塔克色系,比较符合对称美。但是史塔克家的黑发灰眼和另一本里的米拉贡重合了,而坦格利安家的银发紫眼——没几条龙的话,给谁都驾驭不住啊。(所以大概亚瑟是金发碧眼的真·兰尼斯特外观吧)

2. Maltho thi afire lito: 古法兰克语最早的文本,意为”I free you, I say, half-free(我解|放你,如斯言,半自由)"。 文中出现是在桂妮薇看到莱娅将她从困局中解救出来的场合。

3. 黑魂预警:《阿瓦隆迷雾》的小说和电影版中,摩根和薇薇安驱散雾气的姿势,真的很像黑魂“赞美太阳”的姿势。两个妹子“无意间”对上的暗号(Praise the sun和Long may the sun shine),来自黑暗之魂世界观中的著名的太阳骑士(or 太阳战士)。出于作者神奇的随机化匹配式脑洞,莱娅小朋友的“隐形朋友”是脑出来的太阳骑士索拉尔,魂一世界的温暖阳光——当然【不可能】是另一位著名的太阳骑士。索哥至少有张正常人的脸(确信),WLJ家的古神可就……_(:з」∠)_

另外,Gwenhwyfar是亚瑟王传说中桂妮薇王后的威尔士名正规拼法。但是“葛薇艾薇雅”是黑魂中著名的阳光公主的中文译名,她的英文名反而是同桂妮薇英格兰拼法(Guinevere)极其接近的Gwynever。

4. 音乐剧预警:桂妮薇形象的带入部分受到德亚瑟(《亚瑟-王者之剑》)中的王姐莫甘娜影响(红发白肤的美人,不被父亲宠爱的公主,被抛弃在严苛修道院),但是性格没有那么强势,也没有太多反叛和复仇意识。

幼生期莱娅形象部分参考《洛丽塔》中的安娜贝尔和《1789》中的小夏洛特。加拉哈德/兰斯形象部分参考《红与黑》的于连和德剧的卢卡斯——虽然卢美人既没演过Tod也没演过兰斯洛特,然而“柔美可怜无助,但是真大佬”的气质,就感觉很牛B _(:з」∠)_ (三伯的形象实在太伟岸了,不敢带入……)

5. 暂时的cp情况大体上是……类同詹丫cp设定下的琼恩雪诺视角大舅哥文学?

桂妮薇(14岁):小萝莉真可爱!

莱娅(7岁):小姐姐真可爱!

加拉哈德(16岁):……葛维艾薇雅?你的年龄是我妹妹的两倍,你们没有前途的!(光阴冢警告)


Luca.Lucas

这里卢卡

已经入坑一年半了,欧耶(((o(*゚▽゚*)o)))【问卷整整坑了半年emmmm】



P1: 想当年看大悲的电影是我先听到了look down,天真的我以为是主题曲,结果他们一路骚操作从头唱到尾_(:з」∠)_ 



18年我基友疯狂安利2000JCS的犹耶hhhh 结果是疯狂沉迷鬼子哥



后来又开始接触德法剧,说来神奇萨列里油腻的头发是我一直拒绝法扎唯一的原因....(真香



去年年底作死打开2018JCS,于是成为我的快乐源泉,ball ball 你们再增加些弹幕_(:з」∠)_



年初连着看了POTO 和老不死,(´...

这里卢卡

已经入坑一年半了,欧耶(((o(*゚▽゚*)o)))【问卷整整坑了半年emmmm】



P1: 想当年看大悲的电影是我先听到了look down,天真的我以为是主题曲,结果他们一路骚操作从头唱到尾_(:з」∠)_ 



18年我基友疯狂安利2000JCS的犹耶hhhh 结果是疯狂沉迷鬼子哥




后来又开始接触德法剧,说来神奇萨列里油腻的头发是我一直拒绝法扎唯一的原因....(真香



去年年底作死打开2018JCS,于是成为我的快乐源泉,ball ball 你们再增加些弹幕_(:з」∠)_




年初连着看了POTO 和老不死,(´;ω;`)刺激... 就像做过山车一样,混合使用效果更佳!



P2: 是梅林!!!DA老师真是该死的甜美∠( ᐛ 」∠)_期待1984

我,卢卡,现在就要开始学法语!




P3:白卷,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啊!么么哒




ps:我好想看罗兰之歌的音乐剧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没人编... 枯了

芙蕾5187

另一个潘德拉贡家的女孩(1)

第一章·预言中的王子

他从高塔的顶端坠落。夜风凌厉地掠过肌肤,他的精神仿佛投入无底的海水,冰冷刺骨的触感如死亡本身献上的强吻,躯体却在混沌中逐渐陷入深眠。

起先,尤瑟王的宫廷内,没有人注意到王后伊格赖茵之子的失踪。但第二天的清晨,失踪的王子被侍卫发现。那孩童小小的躯体无声地躺在废弃的塔楼之下,额头淤青、昏迷不醒,失去了生机的面孔一如尸体般苍白。

很多年后,卡梅洛特的吟游诗人短暂地传唱过这样一首诗歌:世人皆与死神共舞,但无人能像王子亚瑟——

————————————

同一天的傍晚,一驾四轮马车穿过长满着蕨类和羊齿植物的沼泽旷原,奔驰在布满战争和流民所遗留的车辙的小道上。马...

第一章·预言中的王子

他从高塔的顶端坠落。夜风凌厉地掠过肌肤,他的精神仿佛投入无底的海水,冰冷刺骨的触感如死亡本身献上的强吻,躯体却在混沌中逐渐陷入深眠。

起先,尤瑟王的宫廷内,没有人注意到王后伊格赖茵之子的失踪。但第二天的清晨,失踪的王子被侍卫发现。那孩童小小的躯体无声地躺在废弃的塔楼之下,额头淤青、昏迷不醒,失去了生机的面孔一如尸体般苍白。

很多年后,卡梅洛特的吟游诗人短暂地传唱过这样一首诗歌:世人皆与死神共舞,但无人能像王子亚瑟——

————————————

同一天的傍晚,一驾四轮马车穿过长满着蕨类和羊齿植物的沼泽旷原,奔驰在布满战争和流民所遗留的车辙的小道上。马车的主人并非一方领主,而是一个名为薇薇安的女人。当最后一抹夕阳洒向花岗岩的城墙和疏朗林地间的落叶之时,粼粼的车轮声归于静止,而车夫用鞭子指向树顶的塔尖:“这就是至高王的都城。”

车帘之外,她看到黯淡日轮下投出的数个骑马瞭望的军人身姿,暗如乌木、静如剪影。一名军官装束的骑手策马逼近了湖中夫人的车驾,在看到薇薇安的面孔——更确切地说,看到她额上属于女祭司的的新月记号和阿瓦隆的徽章之后,那人下马向她行礼,然后挥退身后的全副武装的卫队,低声说道:“亚瑟王子的生命危在旦夕。王后在她的卧室等您。”

那么,我还是来晚了。薇薇安忧虑地闭上眼睛。承袭着双重血脉的亚瑟,生于宫廷,却是预言之子:长大后的他将会成为不列颠最传奇的王者,成为连接过去与未来的永恒之王。然而,得到这一切的最基本的条件是,他能够在人心险恶的乱世和宫廷中平安长到成年。

如果我不能在悲剧发生之前阻止谋害者——她想,我至少要为那孩子阻止死神。数日前的预见之中,她曾看到伊格赖茵王后,同时也是自己的妹妹,带着满脸的泪痕在点燃了炉火的房间里绝望地徘徊;她的背后,黑衣的神父高举十字架,守着一张小床喃喃念诵着经文。而亚瑟,德鲁伊和圣岛预言中的王子——那孩子无声无息地躺在垂着帷幔的小床上,面色苍白一如死亡本身……

然后,她便用自己现实中的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当薇薇安踏入房间,伊格赖茵冲上来紧紧握住姐姐的手,将她带到昏迷着的儿子的床头。在薇薇安俯身查看过幼童的伤势,又在神父不赞同的目光之中的时候用手指翻看王子的眼睑之后,她终于露出疲惫而庆幸的微笑:昏迷只是高热所造成的暂时晕厥,而孩童的身体足以修复几根断掉的肋骨。

对于高空坠落而言,胸肋受损而腿骨仅仅轻伤的情形,似乎相当不可思议。但无论如何,作为精通医术的湖中夫人,薇薇安会为他调制合适的草药。如果能让神父和那些古怪的祈祷仪式远离这孩子的病床,亚瑟,他们的小王子,能够从这场“意外”中活下来的几率并不会差。只不过,如果继续留在乌瑟王的宫廷,他能够平安度过那些还未发生的暗算吗?很显然,有人不想让共主尤瑟的儿子活下来,如仙境般华丽而远离战场的宫廷,对这个尚且懵懂的孩童已成为了杀机四伏的所在。

而她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她必须让预言中的王子平安长大,直到他在荣光之中加冕不列颠至高王的宝冠,直到他能够当之无愧地举起王者之剑。

那天夜里,薇薇安费了很大功夫才说服整日不曾休息的王后离开去吃些东西,而她作为医师代替妹妹守在王子的身边。有那么一刻,亚瑟虚弱地睁开了眼睛。看到陌生的姨母,受伤的男孩有些怯弱地轻声问道:“夫人,我没有见过您。请问——您是否就是死神?”

死神?薇薇安有些惊讶,同时也感到心酸。“我是你的朋友。当你需要我时,只要呼唤我的名字,我就会回到你身边来。”她将亚瑟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中,温柔地对他说道。

说过这话之后,她起身,准备出去告诉王后亚瑟清醒过来的消息。

“别走!”亚瑟看着她恳求道,那男孩的眼神让她留了下来。“我哪里都不去。睡吧,亚瑟。”她向病床上的男孩保证道。“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

我一定会保护你平安长大,她轻柔地为男孩抚平额头汗湿的卷发。我会保护你登上那理应属于你的王座,她对自己和依然年幼的王子发誓,我会见证你成为过去与未来的国王。

————————

第二天的下午,薇薇安终于收到尤瑟王召见的消息,那时亚瑟的伤情已经趋于稳定。出于对王后亲人的尊重,国王甚至没有要求进行在大厅的例行觐见,而是邀请她与自己共进晚餐。

王后为了陪伴儿子没有出席,国王则依旧在为来犯的撒克逊军队烦恼,在面对身为湖中夫人的薇薇安之时礼数周全但心不在焉。当她提及对亚瑟未来的计划,尤瑟疲惫地摇头,说出了薇薇安没有预料到的话:“如果伊格赖茵的儿子夭折,我会为她难过,因为亚瑟确实是个好孩子。但当务之急是带给国家一个合法的继承人。亚瑟可以作为王子生活在宫中,但他决不可继承我的王位。”

薇薇安甚至根本没来及惊讶:“为什么?”

“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康沃尔公爵的儿子。不是我的!”尤瑟烦躁地说。“该死,我当初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听从梅林。这个孩子出生得太早,以致整个王国都在传说国王在为已死之人抚养孩子!”

尤瑟、至高王,他竟如此看待自己的骨肉。薇薇安一时间甚至不知应该如何应答。梅林与阿瓦隆一手促成了尤瑟同伊格赖茵的结合,但是亚瑟……我跋涉赶来拯救亚瑟王子,他的父亲却仅将他作为一个不应存在的污点看待?

“陛下,假如你如此确定亚瑟不能继承王位,何不将他送往康沃尔?也许那里的贵族真的会将他当做高洛因之子,辅佐他成为新一任的康沃尔公爵。”竭力按捺住情绪,薇薇安回到了原来的话题:“无论宫外的人怎样传说,亚瑟都是你的儿子。如果不想让他在幼年夭折,您必须用更大的精力保证他的安全。”

“难道我不想保护他吗?”尤瑟王苦笑。“他是个小男孩,不能被拴在母亲身边,而我需要整日在外对付撒克逊人。只要一天伊格赖茵没有给我生下另一个可以继位的儿子,亚瑟就一天不会安全。”国王似乎思忖了一下,又说道,“当初梅林帮助我得到了我的爱人,今天我同样诚心希望得到阿瓦隆的帮助能使我获得子嗣。没有继承人的王国是危险的。如果梅林和您如此在意这个孩子本身的安危,不要忘记,这也正是亚瑟屡遭暗算的原因。”

尤瑟王的话语并非全无感情,而且某种意义上也合乎情理。当初他和年轻的伊格赖茵缔结婚姻,本以为可以很快得到另一个“真正”的儿子,谁曾想她到亚瑟五岁都再未怀孕?可是,作为不列颠的共主,做出觊觎下属法领地公爵之妻的种种举动、以致孩子在伊格赖茵还是康沃尔公爵夫人之际就被孕育,他竟还敢把自己的欲望全盘推到梅林身上,竟还能在亲生儿子重伤之际如此冷血地希求一个更加合法的继承人?

“陛下,您认为您治下的人民没有长眼睛吗?”薇薇安失去了耐性。诸神啊,我究竟将我的妹妹推到了怎样的一个男人怀里?“梅林大师也许在为你谋划之时操之过急,或者,”她没能忍住一丝讽刺,“阻拦之时力不从心。但是,至少所有见过亚瑟的人都能看出这孩子长得有多像你,而不是像高洛因公爵!”

薇薇安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语气的僭越。无论如何,亚瑟的确在伊格赖茵还是高洛因的妻子时被孕育,而他出生又足足早了一个月。然而尤瑟没有动怒,反而慢慢地舒了口气。湖之夫人在事后隐约意识到,也许自己坚称亚瑟与国王相像,反倒给面前的男人带来了安慰。总之,尤瑟王用缓和的语气向她道歉,并澄清自己对亚瑟有着很深的关心。

薇薇安饮下蜜酒,暗中叹息。经过这样一番谈话,薇薇安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国王对儿子的爱能够同他的妻子相比。事实上,梅林和她早已对亚瑟的未来做出了计划,而她一直拖延的唯一原因,恰恰是顾忌伊格赖茵的爱子之心。

然而事到如今……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对尤瑟说出了一直准备的措辞:“国王陛下,为了亚瑟的安全,我请求您将这个孩子送予阿瓦隆寄养。如此一来,无论是否作为王国的继承人,他都会在所有簒夺者的阴谋能波及的地域之外平安成长。而梅林和我会我们会保证他受到王子应有的教育,直到能容许他返回宫廷的时机到来。”

“我信任梅林。但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接受德鲁伊的教育。”尤瑟神情不变,却几乎耳语地回答。

“那么何不将他送给你信任的臣子抚养?贵族的儿女送往封君或家臣身边养育本就是习俗,国王之子也不例外。只要隐姓埋名,亚瑟就不会像他在宫里一样成为刺杀者们的目标,而您也可以保证他接受您想要的基督徒的教育。”鬼使神差地,她加了一句:“您或许可以放出消息说,他将被送往班恩国王统治下的布列塔尼——我和班恩的儿子加拉哈德现在已经六岁,也即将被送到那孩子父亲的身边抚养。您的子民或许会相信,您有意让亚瑟在远亲身边接受训练。”

尤瑟的脸色开朗了一些。“小不列颠的国王劳伦特·班恩。还是说洛朗·班,用他们的语言来说?您提醒了我,我的亲人,那位临海之国的国王确实是位特立独行的人物。请告诉我,他直到现在还依然对您虚位以待吗?”

薇薇安的表情僵硬了。“陛下,自从立誓担任阿瓦隆的女祭司,我就决心断绝世俗的一切情爱与地位,即使是异国王后的尊位也没什么不同。”

“值得敬佩,但也相当令人疑惑。”尤瑟若有所思地直视薇薇安,“看起来,您对自己外甥能够获得王位的关心,远胜于对您自己亲生的儿子。告诉我,夫人,您对于伊格赖茵的情感,竟已真挚到如此的地步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薇薇安近乎失语,甚至任手中的餐具滑落而恍若未觉。加拉哈德自有他的命运,或作为骑士而生,或追随圣杯而死——但亚瑟不同。她的儿子将是凡人,无论是否行止可载于史册;然而亚瑟是【预言中的王子(The Prince that was Promised)】,他将成为联结永恒的王者,肩负着整个不列颠的未来。

但此时此刻,尤瑟才是君临列岛、统领一切权力的至高王。如果说梅林最初的打算是把命运的预言和盘托出,今日目睹国王对亚瑟的冷漠态度,薇薇安亦已绝不敢贸然相告。举凡被预言提及王位而为其监护者忌惮的孩子,其成长皆充满苦难。而今,尤瑟既然不愿以亚瑟为继承人,他恰恰很可能将预言看做亚瑟在未来篡权夺位的隐喻。

假如亚瑟在预言中的身份为尤瑟所知,后者是会欣然接受他为合法继承人,还是会将他视作威胁来忌惮?俄狄浦斯被父亲憎恶,险些在被丢弃之后惨死于幼年;珀尔修斯的外祖父得知预言,先将女儿囚于高塔,未果之后又将母子二人投入海中;甚至克洛诺斯亦因忌惮而将子女吞吃入腹,而推翻了他的宙斯后来又以同样的残酷对待妻女。薇薇安苦笑着在心底翻检那些自己信仰之外的神祗与凡人,得出的结论并不乐观。

她终于镇定地说出了话:“加拉哈德不是刺客的目标,亚瑟却屡遭暗算。陛下,伊格赖茵是我在这个世上仅存的亲人,而亚瑟是她唯一的孩子;你我都知道那个叫摩高斯的女孩不是她所出,尽管她那么善良地将高洛因的女儿带在身旁。亚瑟过早离开他母亲的子宫而带来争议,这的确令人遗憾,可是难道我能坐视妹妹失去骨肉的痛苦吗?”

尤瑟了然地微笑。“即便如此,我终究无法四处奔走去告诉那些扳着手指算日子的人民,去期望他们都能认可亚瑟的身份。我会考虑您的建议,薇薇安夫人,我会将亚瑟送给我最信赖,也最不引人瞩目的家臣抚养。但是您应该知道,为了不列颠的未来,我需要一个没有污点的继承人。”

薇薇安在心中舒了一口气。“我会和伊格赖茵好好谈谈,确认她不是因为生病才无法怀孕。”她冷静地说道,同时克制自己不要讲下一句话说出口:星象已经表明你不会再有儿子,亚瑟将是卡梅洛特唯一的君王。

很多年后,身为湖中夫人的薇薇安才意识到,预言即使最终实现,它的呈现于现实的方式也永远不是人类所能料想。而有些时候,甚至命运本身也无法知晓——

两年之后的初冬,薇薇安作为阿瓦隆的女祭司再次被召见于尤瑟王的宫廷。她身为王后的妹妹怀中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而尤瑟王的面孔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欣喜笑容。

当春天来临,不列颠的土地上流传着令人惊讶的流言:至高王同王后生下的第一个公主,将作为未来的祭司抚养于阿瓦隆。


============


注释:

* The Prince that was Promised——预言中的王子。来自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以及美剧权游),对应因雷加·坦格利安所相信的预言而诞生的琼恩·雪诺,而这里(以及亚瑟王传说的原典)对应薇薇安眼中的亚瑟·潘德拉贡。当然了,如书中所言,古瓦雷利亚语的”王子“其实并不区分性别。

* 亚瑟相比原典更加命途坎坷,早年经历多次刺杀(坠楼过程可参照伊丽莎白公主和布兰·史塔克小朋友),后来和原典一样成为艾克托尔爵士的养子。莱娅和亚瑟同父同母,而且都在幼年就被送出寄养,但尤瑟对子女态度不同。

* 摩根(莫甘娜)这一角色在本文中相应地不会出现。摩高斯身份是高洛因公爵(伊格赖茵前夫)和其他女子生下的长女,被伊格赖茵暂时收养,并带到尤瑟的宫廷。加拉哈德是兰斯洛特的幼名,本文中身份为班王和薇薇安的独子,有角色死亡的可能(所以这个名字他用就可以了,另一个小加大概率不会出生)。

* 部分意象来自德剧《伊丽莎白》中的死神。班恩国王(班王,King Ban)的人设参考出演《摇滚莫扎特》的法国音乐剧演员洛朗·班(Laurent Ban,法语读音“老航班”),仅用参考无关真人。后续也许会出现关心人民权利、作为家庭和谐守护神的热心王叔大卫·班,以及他们擅长小刀格斗的远房表弟弗洛朗——但Flo不是亚瑟的形象参考。

* 本章背景设定参考《阿瓦隆迷雾》,剧情改变。后续部分人物形象综合参考《亚瑟王之死》《国王的叙事诗》《永恒之王》等,包括《被掩埋的巨人》(高文:龙呢,我的龙呢?)

* 在最近几章会体现出“主角人均囧雪诺”是什么含义的_(:з」∠)_


====

参看 (法亚瑟)相关脑洞 设定里的三周目。CP很遗憾不是米拉贡x亚瑟(在一周目“玫瑰之名”有那么一点)。后续有可能是兰亚 & 莱桂?


一只叫Anna的小土豆

亚瑟×米拉贡有没有粮啊...这个北极圈有人吗(特指法亚瑟剧组那对)

亚瑟×米拉贡有没有粮啊...这个北极圈有人吗(特指法亚瑟剧组那对)

司绾君

大概是最近肝音乐剧做的表情包精选
1、2可爱吐心心的萝卜丝
3表哥死神
4镜子捂脸大可爱老航班
56789是表情包之王兰斯洛特(什)

大概是最近肝音乐剧做的表情包精选
1、2可爱吐心心的萝卜丝
3表哥死神
4镜子捂脸大可爱老航班
56789是表情包之王兰斯洛特(什)

司绾君
占tag致歉!康康这个新建的音...

占tag致歉!
康康这个新建的音乐剧语c,冷圈需要大家一起帮忙添火!

占tag致歉!
康康这个新建的音乐剧语c,冷圈需要大家一起帮忙添火!

dmkdoik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wWoi_rwO5BvSs3gKwxXgA 提取码:o339 

拍圖 to pdf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wWoi_rwO5BvSs3gKwxXgA 提取码:o339 

拍圖 to pdf

dmkdoik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wWoi_rwO5BvSs3gKwxXgA 提取码:o339 

拍圖 to pdf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wWoi_rwO5BvSs3gKwxXgA 提取码:o339 

拍圖 to pdf

dmkdoik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p8K0y5ujBs5N3yb6ZPVdQ 提取码:l3v6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p8K0y5ujBs5N3yb6ZPVdQ 提取码:l3v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