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亡蝶葬仪

52610浏览    359参与
Insomnia。

十分钟能做什么梦?

*蝶弹,不逆,雷者自己跑

*重大ooc情节,我只是想恰而已我疯狂暗示太太们


魔弹射手突然有些困。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在这里基本没有时间流动的概念,而且他作为一个恶魔兼所谓的“异想体”,理应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不管怎么样,他确实是有些乏了。于是他顺其自然地闭上眼睛,顺便将这事儿理所应当地归给了上层的那只永远睡不醒的小羊。



恶魔抱着枪,靠在墙上睡着了。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魔弹射手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应当在森林里打穿最后一个人心脏的他此时次刻却待在这个公司里。


他尝试着走出收容单元。大门很轻易地就推开了,仿佛这不是关押用的厚重铁门...

*蝶弹,不逆,雷者自己跑

*重大ooc情节,我只是想恰而已我疯狂暗示太太们


魔弹射手突然有些困。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在这里基本没有时间流动的概念,而且他作为一个恶魔兼所谓的“异想体”,理应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不管怎么样,他确实是有些乏了。于是他顺其自然地闭上眼睛,顺便将这事儿理所应当地归给了上层的那只永远睡不醒的小羊。




恶魔抱着枪,靠在墙上睡着了。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魔弹射手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应当在森林里打穿最后一个人心脏的他此时次刻却待在这个公司里。


他尝试着走出收容单元。大门很轻易地就推开了,仿佛这不是关押用的厚重铁门,倒像是家用的顺油木门。外面乱糟糟的,他看见那些相处了很久的同事在大厅嚎叫,奔跑,时不时还甩起几段员工的内脏之流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没有太在意。


异想体们仍旧是那副老样子,谁也没有对魔弹射手的出现感到惊异。倒有几个小丑布偶嘻嘻笑着向他冲过来,还没过来就被路过的黑米团子一脚踩成了破布。


小丑在地上扭来扭去惨兮兮地叫着,之后嘭地一声炸成一团彩纸。魔弹射手觉得很有趣,然后猛地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于是他将枪别在背上,在这家偌大的公司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会突然闪出来一条鲨鱼,一只用肠子奔跑的狗,一条遍体鳞伤的狼和他认识的那个女佣兵。他们都从魔弹射手的身体里穿过去,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样。鲨鱼继续吐彩色的泡泡风一般窜过去,狗在电梯门口结成茧转动滴溜溜的大眼睛,女佣兵举着枪,狼奔跑带过来的风吹起她的斗篷,然后她举起了刀,向狼冲去。


无一例外地,他们都无视了魔弹射手。


他像块黑色的空气。


魔弹射手走到一条僻静的走廊,从斗篷里取出许久未用的烟斗。他慢慢地点燃刚要将它放在嘴边,突然飞过来一只黑白纹理的蝴蝶。蝴蝶振着翅膀擦过他的脸,留下一点闪闪的鳞粉,继而停在枪口上。


黑白分明的蝴蝶也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振着翅膀。蝴蝶在他的枪口上停留小许,又轻轻地飞回对方的指尖。身着黑色西服的蝴蝶背着棺材朝这边看,魔弹射手第一次被人这般打量,总让他有种对方能看见他的奇怪感觉。


亡蝶葬仪。魔弹射手深吸了一口烟斗。长久没有使用过的烟草一股尘灰味,他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想要去掏新鲜的烟草。等到一无所获抬起头来,亡蝶葬仪已经将要走到眼前了。魔弹射手下意识地想后退,却发现后面是一堵墙。


他迫不得已从背后拉出枪,对准了亡蝶葬仪的胸口。


对方轻颤翅膀,魔弹射手总觉得他在笑,即使对方的脸甚至连五官都不具备,只有繁密的黑色纹路绣花一样纹在白底上。


突然涌来一大群的白色蝴蝶,迷住了他的眼睛。白蝶海浪一般扑涌而上,巧妙地与他的眼睛隔开了一层空隙。他看得清亡蝶葬仪西服的黑色在放大,直到他的眼前清晰地出现与白蝶完全不同的白翅膀。


近在咫尺。


“砰。”


慌乱之中他开了枪,蓝色的子弹穿过葬仪人的胸口,带出一串红色的血珠。魔弹射手不确定是出于什么开的枪,也许他只是认为对方想要强吻他,开了枪才发觉对方根本没这个可能性。


亡蝶葬仪踉跄着后退两步。魔弹射手有那样一瞬间觉得对方露出仿佛目标达成了似的孩子般得意的笑容,但配上西服那一片还在扩大的血迹就有些瘆人了。


“该醒一醒了。”


他听见对方说,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魔弹射手说的。




于是他醒了过来,面前是刚刚好进门的员工。




“离你上次来过了多长时间?”


“十分钟左右吧。”小员工认真地看了看手表。


魔弹射手看见小员工头发里藏着一只白蝴蝶。对方在发觉被发现了后悄悄地飞到魔弹射手背后,停在枪口上。




血影bs

(脑叶公司)恶魔契约 (弹蝶)

CP 魔弹射手✖️亡蝶葬仪!!!


   成异想体前


   血腥预警!!!


   我吃的CP故事差距有多大我都能连起来(骄傲)


   蝶哥设定是葬仪师


   渣文笔!!!


   可以⬇️



   猎人把玩着手里还未熄灭的烟,随风散落的烟灰飘落在他的手套表面,也落上了葬仪师领口的蕾丝。葬仪师把手里已经冷了的红茶放回了茶碗上,轻轻的扫去了蕾丝挂上的烟灰。在两人桌子的不远处有一片片花...

CP 魔弹射手✖️亡蝶葬仪!!!


   成异想体前

   

   血腥预警!!!


   我吃的CP故事差距有多大我都能连起来(骄傲)


   蝶哥设定是葬仪师


   渣文笔!!!


   可以⬇️






   猎人把玩着手里还未熄灭的烟,随风散落的烟灰飘落在他的手套表面,也落上了葬仪师领口的蕾丝。葬仪师把手里已经冷了的红茶放回了茶碗上,轻轻的扫去了蕾丝挂上的烟灰。在两人桌子的不远处有一片片花丛,不少蝴蝶聚集在此地,花丛上开满了白玫瑰,曼妙的花香渗进了两人的鼻子。猎人用雄鹰一般的蓝瞳仔仔细细地在他面前这位葬仪师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葬仪师领口的蕾丝上别的白玫瑰与花丛里的白玫瑰相同。这位葬仪师是一位优雅的绅士,这从他的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得出来,扎上高马尾的白色卷发,后面还别着一片黑白相间的头纱。黑色的燕尾服透露着一种让人想要探索的神秘感,领口的蕾丝和背后的黑色丝带,像手一样在风中飘扬。


   


  “猎人先生,最近过的如何?” 葬仪师用一个老套的问题打破了无人开口的僵局。


   


“我是个有话直说的人,”猎人回答。“除了我还活着以外,没什么让我还感谢的事了。”


   


“哎呀,” 葬仪师漏出对自己面前的这位可怜人担忧的神情。“最近有什么让您心烦的事吗。”


  


 “这把祖爷爷辈的枪,”猎人抽出了自己背后携带的猎枪。“他已经放跑了数不清的猎物了,搞的我现在什么也抓不到。”


   


   葬仪师看见猎枪就会有一种浑身上下发毛的感觉,他喝了一口茶,尝试压下这种不安的感觉。一只从花丛飞来的白色的蝴蝶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送葬人伸出了手,蝴蝶也朝向他的手上飞去,但是还距离送葬人的手有一段距离,白色的蝴蝶就被还未熄灭的烟砸中,慢慢坠了下去。白色蝴蝶的尸体落在了送葬人的手上,白色的蝴蝶,黑色的手套,凄凉的感觉,涌上心头。




   “它死了后…会去往哪里呢?” 葬仪师问。




  “如果它是个好蝴蝶,它会去天堂,如果它是坏蝴蝶,他会下地狱。”




  “真的是这样吗… ”葬仪师问。




  “我可回答不了如此深奥的问题,” 猎人说。 “但是身为葬仪师,你应该最清楚吧。”




   葬仪师看向猎人。




   “人死了,就是在棺材里静静的躺着。”






    猎人踢开了椅子,起身站起来,猎人每天的生活感觉不像是生活在“巢”的人,过着忙碌的生活。猎人向森林走去,披着蓝色的披风,没说再见,没有回头,逐渐,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葬仪师的视线中。葬仪师目送着这位鲁莽的猎人离开,手里还握着白蝴蝶的尸体,不过葬仪师并不讨厌他反而挺喜欢和他做朋友…或则朋友以上的关系。葬仪师摇了摇头,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些东西,然后他便往花丛走去。




    但是…以后猎人会后悔,非常后悔,他没有说再见。更后悔,十分后悔,他没有回头。




——————————————————————————— 




   在这片森林里,哼着歌,歌声回荡在森林中。这里一只兔子都没有,别说鹿了,猎人叹了一口气,叹气的声音都开始回荡,声音越来越近,猎人就感觉声音在自己的后面,他逐渐慌了神,在这片恐怖的森林里面,用最快的速度跑。不知跑了多久,猎人开始喘气,这个森林仿佛永远跑不出去一样。树的叶子遮住了太阳,猎人被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一个声音说“我是来帮助你的。”




   猎人转过身,自己背后是一个黑色的团状物体。




   “我是恶魔。” 黑色的物体开始说话。“迷茫的猎人啊,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这里有一把神奇的枪他可以打中任何东西。”




   “这…是给我的?”猎人问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我肯定要付出什么东西。”




   “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恶魔笑着说。“ 你要与我签订契约。”




   “可以。”猎人立马答应。“不是太过分的就行。”




   “交易愉快。”恶魔说。“不过我要给你一个提醒。”




   猎人疑惑地看向恶魔。




   “ 这把枪的子弹用完的时候,它会杀了你最爱的人。”




   猎人点了点头,往森林的出口走去。没过多久,他就走出了森林。




   他向花丛走去,果然葬仪师就在那里站着,身边围满了白色的蝴蝶。 




   葬仪师偷偷的笑了一声,光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猎人。他回过头来之时,猎人做出了一个决定,除了他自己与恶魔,谁都想不到的。子弹,射过了葬仪师的胸膛。




   领口洁白的玫瑰被血染红,白色的蝴蝶在伤口边围绕着,葬仪师想说出来,“你与恶魔签订了契约吧。” 但是他已经无力呼喊,血一滴滴地落在白玫瑰上,葬仪师多次想说出话,但是想说的句子变成了血,一次一次的咳的了出来。猎人一直在看着葬仪师,直到他再也无法在站起来。没过多久葬仪师就靠在了树傍边,世界突然寂静了起来,蝴蝶仍然还围绕在葬仪师身边,猎人往葬仪师走了过去,抱起他向花丛深处走去,葬仪师的身体还仅存着一点温度。 恶魔还跟着猎人,白色的蝴蝶也依依不舍的向他飞去。


   


   花丛的深处,地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灵柩,上面刻着一个蝴蝶的图案,猎人把葬仪师放了进去后,便往远处走去。




   恶魔看了看灵柩里面的葬仪师,胸口的血已经快要凝固,恶魔轻声说。




“要不要与我签订契约?” 灵柩里的葬仪师困难的睁开眼睛。




“如果和恶魔签订契约的话…灵魂就会坠落吧?”葬仪师闭上了眼睛。“我与你签订契约…不要让猎人先生的灵魂坠落…好吗...”




   “可以”恶魔回答到。“但是交易要付出代价的,你的代价是什么?”




   “什么都可以。”葬仪师说。




   恶魔点了点头。




   “恶魔先生…人死了会去往哪里呢?”




   恶魔没有回答。




   The end。

晕云_YUN_可爱人外在吗

突然翻到以前画的这个了hhhh

有bug但是实在修不了了

突然翻到以前画的这个了hhhh

有bug但是实在修不了了

盒砸喵

美人鱼沙雕名场面

弹蝶

尤里为我的某员工

尤里:\破门而入\

蝶:\急忙迎上去\哎?尤里先生?

弹:你好你好

尤里:我接下来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弹\蝶:我们是异想体,我们不会怕。

尤里:一无所有出逃把我咬了。

弹\蝶:\战术后仰\

弹:请问你说的辣个一无所有,它厉害吗?

尤里:它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它真的是辣种……很乖很少见的大狗狗……

弹:\画\\波迪\

尤里:?不是小狗它可以变成狗可以变成其他的。

弹:\画\\黑天鹅之梦\

尤里:这……

弹:\倒过来\

蝶:\抢过\\画\\别碰我\

尤里:\拍桌\一无所有啊!!脑叶公司有没有去过?!就是辣个一无所有...

美人鱼沙雕名场面

弹蝶

尤里为我的某员工

尤里:\破门而入\

蝶:\急忙迎上去\哎?尤里先生?

弹:你好你好

尤里:我接下来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弹\蝶:我们是异想体,我们不会怕。

尤里:一无所有出逃把我咬了。

弹\蝶:\战术后仰\

弹:请问你说的辣个一无所有,它厉害吗?

尤里:它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它真的是辣种……很乖很少见的大狗狗……

弹:\画\\波迪\

尤里:?不是小狗它可以变成狗可以变成其他的。

弹:\画\\黑天鹅之梦\

尤里:这……

弹:\倒过来\

蝶:\抢过\\画\\别碰我\

尤里:\拍桌\一无所有啊!!脑叶公司有没有去过?!就是辣个一无所有啊!!!

弹\蝶:好好您继续。

尤里:我就这样好好走着它就跑过来咬我一口……

弹:\噗呲\

尤里:你笑什么?

弹: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尤里:什么高兴的事情?

弹:明天我就和我cp结婚了。

蝶:\羞涩地笑\明天我也和我cp结婚了。

尤里:你们两个……是cp?

弹:嗯嗯嗯是是是

蝶:我在福利部他在……
以下省略(我忘了)
尤里:总之你们多带点人很危险的!我走了。\走\

弹\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里:?

弹:尤里先生你ego忘了?

尤里:没有……?\走\

我发誓,满10赞我开弹蝶车呜呜呜



kurosiro

Includes a picture of Halloween.

If you want him to dress up, a reaper is good.

Includes a picture of Halloween.

If you want him to dress up, a reaper is good.

没头佛系非牛顿流体
不知道是弹蝶还是蝶弹【捂脸笑哭...

不知道是弹蝶还是蝶弹【捂脸笑哭】
为什么我画的蝶哥越来越攻……??
想画出【蝴蝶的食腐性】的感觉……没画出来

不知道是弹蝶还是蝶弹【捂脸笑哭】
为什么我画的蝶哥越来越攻……??
想画出【蝴蝶的食腐性】的感觉……没画出来

没头佛系非牛顿流体
处理了一下,典型线稿比上色好看...

处理了一下,典型线稿比上色好看系列【沉思】
弹哥主场弹蝶……也许是蝶弹也不一定
毕竟很明显是蝶哥面准了弹哥的……当然打得过打不过另说【?】
————————————
【杀死吾爱】

处理了一下,典型线稿比上色好看系列【沉思】
弹哥主场弹蝶……也许是蝶弹也不一定
毕竟很明显是蝶哥面准了弹哥的……当然打得过打不过另说【?】
————————————
【杀死吾爱】

不存在

#01

        一点痕迹也没有剩下。

         鸟嘴收回了他的铁钩。他稍微看了眼那具在他的手中破碎的尸体,然后开始寻找下一个自己的目标。

         如果是那个时候,他多少还会对这些尸体产生一点带有人性的想法。但现在剩下的只有麻木,人不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


        一点痕迹也没有剩下。

         鸟嘴收回了他的铁钩。他稍微看了眼那具在他的手中破碎的尸体,然后开始寻找下一个自己的目标。

         如果是那个时候,他多少还会对这些尸体产生一点带有人性的想法。但现在剩下的只有麻木,人不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

         用词稍微有些偏差,因为他不能算是人了。

         过去是后巷,现在是这片地下设施。他没有思考过为什么自己工作的地点变了,他只知道这里确实有很多尸体需要清理。

         活着的尸体,死去的尸体,安静躺倒的尸体,或是会将他与他的同僚变为尸体的尸体。

         名字已经遗落在不知名的角落。鸟嘴这个称呼来自他的面具。谁知道那个还是人的家伙当时是怎么想的,非要用一个鸟嘴面具代替他的同僚们都带着的防毒面具。

         思考下去也毫无意义。大山和麦子已经继续往前走了,他迈动迟钝的脚步勉强跟上了他们。或许过不久那些尸体就会前来,他清楚之前到这里的清道夫们是如何损失的,但他能做的只有继续寻找需要清理的尸体。

         一小只蝴蝶飞过了他的视野。

         鸟嘴迟钝地转过身。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密集的痛感从他的身上传到大脑。

         那些子弹打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就化为了蝴蝶。十只,二十只,五十只。无数黑色或者白色的蝴蝶从他的身上飞出,落在他的肩头或者头顶,抑或者在他的视野里翩跹。

         走廊的尽头是一具拿着黑白双枪的尸体。尸体的身上穿着非常适合尸体的黑色燕尾服。尸体的头上像是戴着什么,看不见那下面的脑袋。

         大山和麦子比鸟嘴更早走上去。鸟嘴偶尔会想为什么即使面对攻击他们也只是慢悠悠地行走,但这个想法在他失去人性的脑子里只转了七秒钟。

         尸体不出所料地在后退。单靠一群蝴蝶并不能阻止清道夫们的脚步。在它退到走廊的尽头时,大块头的大山终于能够挥动他的铁钩。

         狭小的空间注定了它的命运。鸟嘴淡漠的注视着那具左避右闪却仍然无法免受被铁钩一次次划中肢体与胸膛的尸体。它并没有像其他的尸体一样直接倒下。这在鸟嘴的预料之中。在这座地下设施开展的清理工作,不是清理完尸体,就是被那些残暴的尸体变成尸体。

        总是像割麦一样割着腐臭的脑袋的麦子也终于到了合适的距离。他大概是清道夫中为数不多的还保持着情感的人,虽然这情感也只剩下兴奋而狂热地将铁钩向前猛挥。

        尸体的脑袋掉了。

        鸟嘴瞪大了眼睛。不,掉下去的不是脑袋,是装着脑袋的东西。

        尸体的脑袋是一只巨大的蝴蝶。

它突然站着不动了,任由大山和麦子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在它的身上制造伤痕,然后认命一样收回了双枪。

“这真的是从我身上提取的东西吗……用着还是不习惯。”

        鸟嘴不清楚它是如何让他们听懂它的话语的。他只知道,这具尸体在下一刻伸出了另外的三条手臂。

        还有满天的蝴蝶。

        鸟嘴突然想到了死。他想到在自己手中化为碎块的尸体,想到死去同僚的讣告,想到后巷中的尸体们安眠前最后的惨叫……想到自己看着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变成尸体的场面。

        某种早已经被忘却的东西从他的脑中涌出。他已经握不住铁钩了。他跪倒在地上,看着那具蝴蝶脑袋的尸体,看着它把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棺材收回,看着它越过被蝴蝶埋葬的大山和麦子,看着它把比成手枪的手势摆在自己面前。

        他又一次听到了应该是这具尸体发出的声音。

        “我能理解你们,但你们的方式太残暴了。”尸体这样说过后,巨大蝴蝶的翅膀又颤动了几下,“不,不同,你们是不同的。”

         它在说什么?鸟嘴人的那部分想要发问,但是什么也问不出来。

         “可以想着筹备你的葬礼了。”

         这是他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他觉得,自己沉入了无边的宁静与幸福。

         他的同僚?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了。


WB__

下次再也不當單圖層戰士了。
一張圖湊四個👍

下次再也不當單圖層戰士了。
一張圖湊四個👍

没头佛系非牛顿流体
“杀死吾爱”果然弹蝶是我磕的最...

“杀死吾爱”
果然弹蝶是我磕的最有艺术性的cp……百磕不厌【?】简而言之就是我又回来啦
这张一定要细化,一定,考完试以后

“杀死吾爱”
果然弹蝶是我磕的最有艺术性的cp……百磕不厌【?】简而言之就是我又回来啦
这张一定要细化,一定,考完试以后

帕柏的流迦🐾

摸鱼以及其他相关员工

最后1P是对象设的蝶拟人

摸鱼以及其他相关员工

最后1P是对象设的蝶拟人

一块优雅的垃圾
*亡蝶葬仪一声不响的凝视着你...

*亡蝶葬仪一声不响的凝视着你

———————————————————————
此刻最想的事情
真的蝶哥的腰和西装看一次好一次
甚至想借用乐团演出的超近镜头欣赏蝶哥的盛世美颜(?)
棺材重击警告. jpg

*亡蝶葬仪一声不响的凝视着你



———————————————————————
此刻最想的事情
真的蝶哥的腰和西装看一次好一次
甚至想借用乐团演出的超近镜头欣赏蝶哥的盛世美颜(?)
棺材重击警告. jpg

帕柏的流迦🐾

一张摸鱼和列表想出来的乐队指挥蝶。
依旧是私设。

“献给逝者的黑白终章。”
小蝴蝶的叮叮叮的声音大概是伴奏(x)

一张摸鱼和列表想出来的乐队指挥蝶。
依旧是私设。

“献给逝者的黑白终章。”
小蝴蝶的叮叮叮的声音大概是伴奏(x)

帕柏的流迦🐾


“在那白蝶飞舞的归途。”

玩完脑叶写完戏就摸了蝶蝶拟人,他真的好好看。(...)


“在那白蝶飞舞的归途。”

玩完脑叶写完戏就摸了蝶蝶拟人,他真的好好看。(...)

麻瓜瓜瓜瓜

重发一次……这也给我屏蔽??
二三病蝶嗨弹。(手动再见🖐🖐😶😶)

重发一次……这也给我屏蔽??
二三病蝶嗨弹。(手动再见🖐🖐😶😶)

Insomnia。

美术课十分钟搞了个蝶哥,大概是一周目刚摸到那会儿的滤镜,刚开始还蛮不敢动的(后来发现蝶哥战五渣(喂))
p2是个一周目已逝员工,叫什么忘了,反正那天她死的时候是被小帮手一个冲刺冲死的这点记忆深刻。

美术课十分钟搞了个蝶哥,大概是一周目刚摸到那会儿的滤镜,刚开始还蛮不敢动的(后来发现蝶哥战五渣(喂))
p2是个一周目已逝员工,叫什么忘了,反正那天她死的时候是被小帮手一个冲刺冲死的这点记忆深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