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交响曲

1744浏览    137参与
沐溟辰

(二)

去年刚喜欢上马勒的时候,是因为他的《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


当时的那篇文章《见过最广阔的世界,是你眼里的星辰宇宙》里,我描绘了第一次听这个乐章的感受:


定音鼓敲出的八个固定节拍的音符,庄严的引子而后是低音提琴的独奏,开头渲染出的那种氛围,是我未曾见过的阴暗诡异。


彷佛迷雾中,一只巨兽从远古里走来,定音鼓如它的脚步,每走一步大地都随之震颤;


低音提琴悲壮的旋律,完全孤立地演奏着,似乎在叙述一个被历史埋没在最深处的古老故事。


我独自站在虚空里等待着它的降临——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感到它的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跳的节拍上,似乎意欲和我诉说什么,或是传达什么。...

(二)

去年刚喜欢上马勒的时候,是因为他的《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


当时的那篇文章《见过最广阔的世界,是你眼里的星辰宇宙》里,我描绘了第一次听这个乐章的感受:


定音鼓敲出的八个固定节拍的音符,庄严的引子而后是低音提琴的独奏,开头渲染出的那种氛围,是我未曾见过的阴暗诡异。


彷佛迷雾中,一只巨兽从远古里走来,定音鼓如它的脚步,每走一步大地都随之震颤;


低音提琴悲壮的旋律,完全孤立地演奏着,似乎在叙述一个被历史埋没在最深处的古老故事。


我独自站在虚空里等待着它的降临——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感到它的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跳的节拍上,似乎意欲和我诉说什么,或是传达什么。


而后,双簧管和小号在这段卡农之后出现了,配着原有的独奏,奏出了一段高亢却是同样消沉的旋律,转瞬即又被低音提琴的反复独奏取代。


在片刻消沉后,管乐伴随着提琴的拨弦,竟然在这一片死寂中开始了一段近乎欢快的变奏进行曲,华丽的旋律却藏不住哀伤,似乎是思绪在往昔岁月里的片刻沉溺。


幻觉般的色彩忽而又被黑白所取代,又回归了那厚重的迷雾笼罩着的虚空。


接着,竖琴和小提琴领衔出了另一个主题,沉闷的定音鼓不见了,只有弥漫着的悲伤而又无可奈何的平静,而后,又是之前主题的重奏。


我似乎感到那股力量在一步步逼近,它神秘,强大,而又孤独。


晃动的身影,沉重的脚步,就这样一直若即若离地漫步在地平线上,坚定却又游离,似乎无论如何无法到达。


而我却感到自己冥冥中已然触碰到了它的一毫一发,和它产生了哪怕只是那么一丝共鸣。


接近乐章末,管乐在持续沉闷迟缓的节奏里竟然奏出了一段急速而激烈的旋律——而它并不像是从打破沉闷的一道光,更像是为渲染阴暗而制造出的一种拧巴和扭曲。


乐章以贯穿首尾的定音鼓作结,我仿佛看见它被迷雾吞噬,消失在历史尽头。


在马勒的交响曲里,我听见了大地最原始的脉动,斗争的喧嚣与喘息,和平的宽恕与哀叹,目睹了生命与死亡的轮回。


我看见了最广阔的世界,恒定并游移着的宇宙里,古老的星辰运作交替,由诞生走向衰亡。


极端的孤独,无所归宿的心灵,漂泊无依的灵魂使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无家可归者,他的人生彷佛就是一部精神放逐史。


于是,他把宇宙当作了自己的归宿——那种混乱中的秩序,死寂中的旖旎,虚空中的恒定,是他最后可以依靠的安慰。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写道: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混沌是生命的原动力,抗拒任何狭隘的管治理性。


尼采以宇宙作譬喻,宇宙并非人们所设想的有序运转系统,而是一个混沌、复杂、没有规律、不断更新的状态——即如人的内在,也藏着多个混沌的星系。


在马勒的第一交响曲里,作品的开头部分的那种万物初创,由混沌走向有序,并且欣欣向荣的气息,便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独特的精神体验。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三)

马勒自己对《第二交响曲》的评价是:

此曲所发出的声音,彷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我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抗拒这种声音。


“复活”交响曲的首乐章葬礼进行曲之后,进入了弦乐合奏的主题的第二乐章,回忆幸福的往日的间奏曲。


1903年3月25日马勒写信给指挥家布兹(1851-1920)教授说:

“此乐章(第二乐章)是所有乐章中最孤立的一个乐章,因其主题或气氛的内容皆不若其他四个乐章有着相当关联。”


乐章由朴素的连德勒舞曲组成(发源于奥地利南部LANDLER的慢圆舞曲,是圆舞曲的前身),较海顿、舒伯特等前辈的连德勒舞曲写得更为精致美妙。


马勒说:“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参加了...

(三)

马勒自己对《第二交响曲》的评价是:

此曲所发出的声音,彷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我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抗拒这种声音。


“复活”交响曲的首乐章葬礼进行曲之后,进入了弦乐合奏的主题的第二乐章,回忆幸福的往日的间奏曲。


1903年3月25日马勒写信给指挥家布兹(1851-1920)教授说:

“此乐章(第二乐章)是所有乐章中最孤立的一个乐章,因其主题或气氛的内容皆不若其他四个乐章有着相当关联。”


乐章由朴素的连德勒舞曲组成(发源于奥地利南部LANDLER的慢圆舞曲,是圆舞曲的前身),较海顿、舒伯特等前辈的连德勒舞曲写得更为精致美妙。


马勒说:“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参加了一个你所亲近的人的葬礼,然后,也许在归途中,你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幅很久以前的欢乐时刻的画面,就像一线明媚的阳光,没有任何云遮雾障,于是你可能把刚才发生的事几乎忘掉,这就是第二乐章。”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四)

涉猎马勒作品大概是半年多之后,才接触了第三交响曲。当时就后悔了,相见恨晚的后悔。


乐章开始以弦乐幽静地表现主要主题,对位极为优美。加入木管后以小调表现副主题,以新的对位,由小提琴再现主要主题,加上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动机,形成高潮。


然后主题又宁静地再现,加强力度后加上第一乐章小结尾动机,达到雄壮的高潮。再以铜管出 现主要主题,纠缠着副主题而发展,最后以光明而结尾。这个乐章像是从对天使的凝视开始,最后是讴歌爱而结束。


马勒原定第三交响曲标题为《夏日正午之梦》,他解释道:


“大自然孕育了一切,所有可怕的、巨大的、可爱的……关于这些必然没人经历,给我的感动却...

(四)

涉猎马勒作品大概是半年多之后,才接触了第三交响曲。当时就后悔了,相见恨晚的后悔。


乐章开始以弦乐幽静地表现主要主题,对位极为优美。加入木管后以小调表现副主题,以新的对位,由小提琴再现主要主题,加上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动机,形成高潮。


然后主题又宁静地再现,加强力度后加上第一乐章小结尾动机,达到雄壮的高潮。再以铜管出 现主要主题,纠缠着副主题而发展,最后以光明而结尾。这个乐章像是从对天使的凝视开始,最后是讴歌爱而结束。


马勒原定第三交响曲标题为《夏日正午之梦》,他解释道:


“大自然孕育了一切,所有可怕的、巨大的、可爱的……关于这些必然没人经历,给我的感动却总是不可思议。大部分的人提到自然,想的总是花、鸟、森林气息之类的,但酒神戴奥尼索斯、伟大的潘神却没人知道。”

————————————————————

布鲁诺·瓦尔特说:

“马勒的思考、讲话、阅读、作曲等等一切都是以‘从何而来、去往何处、为何目的’这些问题为基础的。

马勒很早就接受了叔本华的哲学思想,人生和死亡,这一问题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头脑。”


马勒一生都是选择死亡的题材,这在他的作品中清晰可见,强调死亡实际上就是体现了马勒生命中的悲观意识。


在对痛苦、不幸,无法抗拒的境地下,人们要寻求某种问题的解释,叔本华哲学恰恰是这些问题的答案。


按照叔本华的理论,意志是人的本质,是人的全部生活中最深刻、最真实的东西,音乐本身正是对这种深刻、真实的直接传递或客体化。


然而马勒并不像瓦格纳那样几乎是全盘接受了叔本华的悲观主义哲学思想,马勒与叔本华,实则是一种人生观上的契合。


马勒的音乐传递的,本身就是一种更为深刻的现实生活。


而在这些包罗万象的交响曲里,那些梦幻般优美的慢乐章,是地狱里开出的小花,是混沌里诞生出的星星。

(未完)

【公众号:维度共振】

萬里

交响曲

激流勇进而后缓缓升起

交响曲

在哪里奏鸣

激流勇进而后缓缓升起

交响曲

在哪里奏鸣


soken

这几天事儿超多,马拉松,稿子截止,要去新公司开会等等,听古典几乎成为一种奢侈。只能抽一点零碎时间来听。但最近收到很多cd,这个月至少会到7-80张cd,桌上垒得越来越高,压力很大。


那就从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前任校长格拉祖诺夫的作品听起吧。


Glazunov(1865-1935)11岁就成为Balakirev的门徒,要知道Balakirev是俄罗斯The Mighty Five的领袖人物,之后又又Rimsky教他和声对位等。1881年,Mussorgsky去世,Rimsky一度想让16岁的格拉祖诺夫来替代他。


1881年他便写了第一部交响曲,一生写了8部完整的交响曲以及半部...

这几天事儿超多,马拉松,稿子截止,要去新公司开会等等,听古典几乎成为一种奢侈。只能抽一点零碎时间来听。但最近收到很多cd,这个月至少会到7-80张cd,桌上垒得越来越高,压力很大。


那就从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前任校长格拉祖诺夫的作品听起吧。


Glazunov(1865-1935)11岁就成为Balakirev的门徒,要知道Balakirev是俄罗斯The Mighty Five的领袖人物,之后又又Rimsky教他和声对位等。1881年,Mussorgsky去世,Rimsky一度想让16岁的格拉祖诺夫来替代他。



1881年他便写了第一部交响曲,一生写了8部完整的交响曲以及半部第九交响曲。这张cd是苏联旋律录音,罗日杰指挥苏联文化部交响乐团在1987年左右的录音,曲目是1893年作曲的第四交响曲和1895年的第五交响曲。


这两首是很典型的俄罗斯风情的交响曲,旋律优美,主题鲜明,这是俄罗斯一个承前启后的时期,拉赫和普罗觉得他老派,但他是the Mighty Five和柴可夫斯基的传承。而且1905-1930年他任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院长,培养出肖斯塔科维奇这种大作曲家,同时也保持了学院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功劳很大。





沐溟辰

(一)

第一次,对一个人的作品一见钟情。

从接触到沉沦只需要短短几天。

前几天,我还对他一无所知,而现在,他已然飞速取代了贝多芬在我心中持续已久的首位。


他是马勒。


这位浪漫主义后期的作曲大师的创作生涯中,除了少数室内乐和一些声乐套曲外,就只写了十多部庞大、艰深得令人退却的交响曲。

可能很多非专业爱乐者和我一样,对于马勒这个名字望而生畏,以至于从未能够真正欣赏他的作品,若有,也只听过他的《第五交响曲》美到窒息的第四乐章。


摄于Davis郊外一个废弃的公园


在这个只用竖琴与弦乐的稍慢板里,以竖琴伴奏开头,第一小提琴随即奏出抒情主题,变成厚重的对位后进入中段。脑海里...

(一)

第一次,对一个人的作品一见钟情。

从接触到沉沦只需要短短几天。

前几天,我还对他一无所知,而现在,他已然飞速取代了贝多芬在我心中持续已久的首位。


他是马勒。


这位浪漫主义后期的作曲大师的创作生涯中,除了少数室内乐和一些声乐套曲外,就只写了十多部庞大、艰深得令人退却的交响曲。

可能很多非专业爱乐者和我一样,对于马勒这个名字望而生畏,以至于从未能够真正欣赏他的作品,若有,也只听过他的《第五交响曲》美到窒息的第四乐章。

摄于Davis郊外一个废弃的公园


在这个只用竖琴与弦乐的稍慢板里,以竖琴伴奏开头,第一小提琴随即奏出抒情主题,变成厚重的对位后进入中段。脑海里勾勒出了这样一幅画面:

落日余晖洒满的海面上,为了远离喧嚣,逃离所有世俗里琐碎与烦恼,一位流浪人独自一人乘一艘船伴随着晚霞远去,与海平线融为一体,消失在世界尽头。


在1968年6月8日,在罗伯特·弗朗西斯·肯尼迪的葬礼弥撒上,在1971年的电影《魂断威尼斯》里,甚至从整部作品中被单独抽出,作为独立的演奏曲目,马五第四乐章美得令人心痛的旋律使它成为马勒于现世最为耳熟能详的代表作。

《魂断威尼斯》剧照

(续)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二)

但,或许每个人喜欢上一样事物的过程和契机都不同吧。

真正触动我的,或者说,让我一发不可收拾爱上马勒的,是他的《第一交响曲》的第三、四乐章。


就在这周的刚开始,我刚刚结束了被加州大火拖延了长至半个多月的假期,回归了忙碌的留学日常。

因为放假拖了太久,一开学就是排山倒海般的各种考试和ddl。周三的晚上,经历了期末大考之前的最后一门考试,两个课上的pre,两个讨论课,晚上八点半,如往常一样默默到站下车。天下着小雨,我撑起伞,顺着路两旁的灯光慢慢走回公寓,木然地紧盯着地上自己被拉长的影子,疲劳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摄于Davis郊外 铁轨上废弃的火车厢


九点,我

(二)

但,或许每个人喜欢上一样事物的过程和契机都不同吧。

真正触动我的,或者说,让我一发不可收拾爱上马勒的,是他的《第一交响曲》的第三、四乐章。


就在这周的刚开始,我刚刚结束了被加州大火拖延了长至半个多月的假期,回归了忙碌的留学日常。

因为放假拖了太久,一开学就是排山倒海般的各种考试和ddl。周三的晚上,经历了期末大考之前的最后一门考试,两个课上的pre,两个讨论课,晚上八点半,如往常一样默默到站下车。天下着小雨,我撑起伞,顺着路两旁的灯光慢慢走回公寓,木然地紧盯着地上自己被拉长的影子,疲劳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摄于Davis郊外 铁轨上废弃的火车厢


九点,我做好饭端进房间,摆好。照例,先选音乐,再开吃。

我顺着收藏的两百多张唱片滑了下去,却一直滑到了底。而后,不知为何,几乎从未接触过马勒音乐的我在网易云点开了他的名片,随着列表听了下去。

说实话,前几首除了马五第四乐章,听了都没什么感觉——没有什么强烈的旋律,无一给正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下的我留下什么印象。


而后,马一的第三乐章出现了。


定音鼓敲出的八个固定节拍的音符,庄严的引子而后是低音提琴的独奏,开头渲染出的那种氛围,是我未曾见过的阴暗诡异。

彷佛迷雾中,一只巨兽从远古里走来,定音鼓如它的脚步,每走一步大地都随之震颤;低音提琴悲壮的旋律,完全孤立地演奏着,似乎在叙述一个被历史埋没在最深处的古老故事。渐渐如梦初醒的我,开始不知所措。

浓重的雾气把周围的一切都掩盖——又或者,周遭一切本就是一片虚空——只有那只巨兽沉重的而平稳的脚步声和迷雾里隐隐约约的轮廓,缓缓地,朝我一步步逼近。

我看不清它的脸,不知道它从何处而来,不知道它为何曾消逝,如今又为何而来。

底图摄于芝加哥


我独自站在虚空里等待着它的降临——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感到它的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跳的节拍上,似乎意欲和我诉说什么,或是传达什么。

而后,双簧管和小号在这段卡农之后出现了,配着原有的独奏,奏出了一段高亢却是同样消沉的旋律,转瞬即又被低音提琴的反复独奏取代。

在片刻消沉后,管乐伴随着提琴的拨弦,竟然在这一片死寂中开始了一段近乎欢快的变奏进行曲,华丽的旋律却藏不住哀伤,似乎是思绪在往昔岁月里的片刻沉溺。幻觉般的色彩忽而又被黑白所取代,又回归了那厚重的迷雾笼罩着的虚空。

接着,竖琴和小提琴领衔出了另一个主题,沉闷的定音鼓不见了,只有弥漫着的悲伤而又无可奈何的平静,而后,又是之前主题的重奏。

我似乎感到那巨兽在一步步逼近,它神秘,强大,而又孤独。

晃动的身影,沉重的脚步,就这样一直若即若离地漫步在地平线上,坚定却又游离,似乎无论如何无法到达。

而我却感到自己冥冥中已然触碰到了它的一毫一发,和它产生了哪怕只是那么一丝共鸣。

接近乐章末,管乐在持续沉闷迟缓的节奏里竟然奏出了一段急速而激烈的旋律——而它并不像是从打破沉闷的一道光,更像是为渲染阴暗而制造出的一种拧巴和扭曲。

乐章以贯穿首尾的定音鼓作结,我仿佛看见它被迷雾吞噬,消失在历史的尽头。

(续)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三)

还没有在第三乐章的凝重的阴郁里缓过来,第四乐章刺耳喧嚣宛如来自地狱绝望的呼喊,把我的神经逼上了绝路——世界末日到来的声音不过如此。


一片混乱中,双簧管、单簧管、圆号和长号齐奏,发出声嘶力竭的怒吼,预示这冲突即将的爆发。

它们不留余力地互相争斗着,试图用愤怒燃起的火苗,将这个世界烧个干净。而后演变为了弦乐和管乐气势汹汹的对峙,疯狂的合奏,是各个势力在末日降至的搏斗。

然而,再猛烈的大火最终也会熄灭,狂乱中爆发的能量也终将会衰退。持续的战斗随着能量的消耗殆尽戛然而止,转变为了小号在一片废墟中微弱的喘息。

而后,小提琴奏出了一段安静祥和的旋律,像是一种对暴力与杀戮的宽恕和惋惜。...

(三)

还没有在第三乐章的凝重的阴郁里缓过来,第四乐章刺耳喧嚣宛如来自地狱绝望的呼喊,把我的神经逼上了绝路——世界末日到来的声音不过如此。


一片混乱中,双簧管、单簧管、圆号和长号齐奏,发出声嘶力竭的怒吼,预示这冲突即将的爆发。

它们不留余力地互相争斗着,试图用愤怒燃起的火苗,将这个世界烧个干净。而后演变为了弦乐和管乐气势汹汹的对峙,疯狂的合奏,是各个势力在末日降至的搏斗。

然而,再猛烈的大火最终也会熄灭,狂乱中爆发的能量也终将会衰退。持续的战斗随着能量的消耗殆尽戛然而止,转变为了小号在一片废墟中微弱的喘息。

而后,小提琴奏出了一段安静祥和的旋律,像是一种对暴力与杀戮的宽恕和惋惜。接着,由低音提琴和大提琴演奏优美的拨奏合奏,旋律的音量在定音鼓发出的隆隆鼓声中逐渐增强,而后是一段短暂而又漂亮的圆号独奏,却渲染了平和却不可持久的感觉。

长号和小号奏出的短暂音符预示着另一次高潮的到来和混乱的回归。果然,再一次的风暴涌现,战斗骤然在再度出现的混乱中展开,直到圆号在远处三角铁的伴奏下奏响欢乐的乐音为止才结束……

蕴藏着巨大能量的湍流一直在暗处涌动着,一次次短暂的平静和一次次被激起的冲突,让我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音乐。


在马勒的交响曲里,我听见了大地最原始的脉动,斗争的喧嚣与喘息,和平的宽恕与哀叹,目睹了生命与死亡的轮回。

我看见了最广阔的世界,恒定并游移着的宇宙里,古老的星辰运作交替,由诞生走向衰亡。

或许,若莫扎特是奔涌不息的溪流,贝多芬是波澜壮阔的大海,那么马勒,便是整个宇宙。

摄于UCD足球场外


去了解了一些而后知道,马勒,本身就是一个宇宙的流浪者。

“我是个三重意义上的无国之人:在奥地利,我是个波西米亚人;在德意志人眼里,我是奥地利人;在整个世界中,我是一个犹太人。到处被看作闯入者,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受欢迎。”

在亲眼目睹了五个兄弟姐妹在童年夭折,在而立之年失去双亲,婚后女儿离世,妻子出轨,而犹太人的烙印使马勒终生生活在排挤之中。

极端的孤独,无所归宿的心灵,漂泊无依的灵魂使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无家可归者,他的人生彷佛就是一部精神放逐史。

于是,他把宇宙当作了自己的归宿——那种混乱中的秩序,死寂中的旖旎,虚空中的恒定,是他最后可以依靠的安慰。

马勒曾亲自这样解说自己的音乐:

“在我们论及的这个地方,乐曲的结尾只是表面上的,是完全意义上的虚假结尾。我的意图是表现这样一种斗争:当每个人认为胜利近在眼前时,它实际上却遥不可及。”

人类永远喜欢美好事物,我们喜欢和谐,喜欢美,喜欢爱和温暖。然而,马勒实际上所做的,就是让你看见另一面的世界。

摄于Davis郊外


他用音乐表达苦难,表达死亡,表达扭曲的真实:生活并非是全部由真善美构成的,残酷和阴暗充斥其中,在美好的幻象中掩盖着痛苦,虚伪和丑恶——只有愿意相信并认清了生活的另一面,真正发现以后,便不再恐惧。

生命的道路早已定下,不论你如何挣扎,都必须走向死亡。当然死亡并不可怕,我们必须做的只是正视它而不是回避它。

“如果说贝多芬的‘命运’主题还是源于传统古典哲学的‘物质’与‘精神’范畴,那么马勒音乐的‘生命’命题则出于人的本体论,并以更多愁善感的世俗细节见长,呈现出浓厚的世纪末情怀。”

其他作曲家们,如柴可夫斯基,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等,都在作品里有过对死亡的描述。然而,与他们常常采用的第三人称的叙述视角不同,马勒用的是更为挣扎的第一人称视角——亲身经历了苦难,见证了生离死别,亦受到了这充斥着动荡和矛盾的世纪之交欧洲哲学与文艺思潮的“世纪末情怀”的笼罩之下,他由内心的彷徨遁入内省,转向了人对生命的探求,对苦难与死亡的思考。


据说有一种症状叫做“马勒综合症”。虽只接触了短短几天,我却大概已经患上了——一天,不,几个小时不听马勒就浑身难受。

早上一醒来脑海里就会有他的某一部交响曲里的某一段旋律,一定要打开播放器听一段才能起床,晚上躺在床上必须听一个乐章才能安然入睡——甚至,我现在已经暂时全然忘记了其他的作曲家,每天走在路上,公交上,吃饭时,发呆时,听的,一定是马勒,只有马勒。

据说,喜爱古典乐的人,对不同的作曲家的作品的喜爱程度会随着年龄改变。而痴迷于马勒的,大都是步入中年之人。二十一岁的我听马勒,不知道为什么会受到如此之强烈的震撼。

或许是一个契机吧。

就在那个晚上,下课回公寓的公交上,一位老朋友和我聊到近况,他问起我今天的pre做得怎么样,说着说着,平时一向克制的我,突然开始刹不住地倒苦水。

最后,我说:

“说真的,我现在的孤独一般人真的忍受不了。”


在一个人坐在桌前,点开马勒的《第一交响曲》,那种扑朔迷离的孤寂感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他,一个游离的流浪者,用一整个宇宙的寂寥拥抱了我作为个体的孤独。

也许就在那一刻,我走进了马勒的世界。


他说:“交响乐必须像一个世界,它必须包罗万象。”

我承认自己也许太年轻,浅薄的阅历不足以理解生命与这个世界,以及马勒对它们的诠释。但,在它们面前,我感到了如此强烈却难以名状的敬畏,激动,与着迷。

初次接触,面对马勒,我感到自己一无所知,仅有一些浅薄的印象,却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

之后的路还很长,我还有长长的一生,去理解,去感悟他,他的音乐,与他构建出的那广阔的世界。

【公众号:维度共振】

ben

波兰著名的作曲家,曾为交响乐团、电影及歌剧等作曲,所以他的音乐类型广泛,既有交响乐团及歌剧的恢宏、史诗篇章,又有抒情的歌曲,其音乐曲调复杂多变,可谓不输雅尼。2010年上海世博会波兰馆的《上海狂想曲》纯音乐就是他的作品,可见其音乐地位。《上海狂想曲》可谓是恢宏与悠扬、抒情兼具,虽然长达14分钟,但复杂多变的曲调让人一秒钟都不想错过,灵动的旋律仿佛在听者眼前展开壮丽的波兰场景画卷。                   

波兰著名的作曲家,曾为交响乐团、电影及歌剧等作曲,所以他的音乐类型广泛,既有交响乐团及歌剧的恢宏、史诗篇章,又有抒情的歌曲,其音乐曲调复杂多变,可谓不输雅尼。2010年上海世博会波兰馆的《上海狂想曲》纯音乐就是他的作品,可见其音乐地位。《上海狂想曲》可谓是恢宏与悠扬、抒情兼具,虽然长达14分钟,但复杂多变的曲调让人一秒钟都不想错过,灵动的旋律仿佛在听者眼前展开壮丽的波兰场景画卷。                    

soken
手里还有一堆历史录音没有听完,...

手里还有一堆历史录音没有听完,挑了一张伯姆战时录音来听听,惊叹于Dante的转录水准,实在是高,底噪很干净,大编制细节丰富,哪怕是70多年前的录音,还这么饱满。

勃一录制于1944年11月18-19月,舒八则是1940年录制,都是与维也纳爱乐合作,当时还是纳粹占领区,伯姆还能指挥录音也是极强的斡旋能力。战后也被国际法庭控诉与纳粹过于亲密,虽然他声称从未加入纳粹。

勃一是勃拉姆斯花了21年在写好的曲子,1855-1876,首演是1876年11月4日,由于其超高的水准以及大量的致敬贝多芬贝五和九,一般赞誉为贝十交响曲,但是勃拉姆斯并不乐意别人这么评价,因为他觉得涉嫌抄袭。伯姆演奏的比较克制,十分理性的...

手里还有一堆历史录音没有听完,挑了一张伯姆战时录音来听听,惊叹于Dante的转录水准,实在是高,底噪很干净,大编制细节丰富,哪怕是70多年前的录音,还这么饱满。

勃一录制于1944年11月18-19月,舒八则是1940年录制,都是与维也纳爱乐合作,当时还是纳粹占领区,伯姆还能指挥录音也是极强的斡旋能力。战后也被国际法庭控诉与纳粹过于亲密,虽然他声称从未加入纳粹。

勃一是勃拉姆斯花了21年在写好的曲子,1855-1876,首演是1876年11月4日,由于其超高的水准以及大量的致敬贝多芬贝五和九,一般赞誉为贝十交响曲,但是勃拉姆斯并不乐意别人这么评价,因为他觉得涉嫌抄袭。伯姆演奏的比较克制,十分理性的一部勃一。

舒八,未完成则是1822年写的,只有两个乐章,舒八被称为第一部浪漫主义交响曲,因为不同于古典主义传统的sonata结构,舒八运用的戏剧化的结构。这原本是一部极为热情洋溢的曲目,然而伯姆的性冷淡风演奏的不温不火,相比起来我喜欢Sinopoli的舒八。

Leonard-Dirigent

《古斯塔夫.马勒-泰坦露锋芒,经典永传世!》

   我是一名高一的留学生,痴迷于古典音乐,尤其是马勒的作品,其影响对于我来说是难以形容的,所以我希望写一些文章,并将其整理为一个系列,来宣传马勒,表示我对马勒的致敬,并且让更多人了解他,尽管马勒在古典乐的圈子里,马勒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仍然有许多人们并不愿意去听他的作品,因为其作品真的太“长”了,莫名其妙的转变,震耳欲聋的音响,但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有喜爱马勒的“潜质”,因为马勒曾对西贝柳斯说过:“交响曲就应该像宇宙一样, 包囊万物!”所以,我认为每个人多少都能从马勒的音乐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我相信每一次聆听马勒的音乐都是一次酣畅淋漓的体验。
 ...

   我是一名高一的留学生,痴迷于古典音乐,尤其是马勒的作品,其影响对于我来说是难以形容的,所以我希望写一些文章,并将其整理为一个系列,来宣传马勒,表示我对马勒的致敬,并且让更多人了解他,尽管马勒在古典乐的圈子里,马勒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仍然有许多人们并不愿意去听他的作品,因为其作品真的太“长”了,莫名其妙的转变,震耳欲聋的音响,但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有喜爱马勒的“潜质”,因为马勒曾对西贝柳斯说过:“交响曲就应该像宇宙一样, 包囊万物!”所以,我认为每个人多少都能从马勒的音乐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我相信每一次聆听马勒的音乐都是一次酣畅淋漓的体验。
  本文章的内容主要是关于奥地利作曲家,指挥家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而我将围绕着马勒的音乐,马勒的生平事迹,时代背景,Political Background(被和谐了)来给各位一一解读马勒。
  而现在正在看文章的您可能也知道马勒是谁,但我还是简单地给各位科普一下。
  古斯塔夫.马勒(1860 7.7-1911 5.18),出生于波西米亚的卡里什特(现捷克境内),是一位极其杰出的作曲家和指挥家,代表作品:《第二号交响曲》,《第八号交响曲》,《大地之歌》。而马勒的作品给人最直观的特征就是恢弘,悲伤,充满戏剧性,结构庞大。

   在那个年代,民族主义,Political Factors,宗教影响哲学思想和音乐交织在一起,再加上由维也纳著名乐评人爱德华.汉斯立克挑起的勃瓦之争(这里指勃拉姆斯和瓦格纳)愈演愈烈,形成了一种极其复杂的环境,使在弗朗茨.约瑟夫一世(Franz.Josef I)统治下的奥匈帝国变的十分热闹。而我们的主角-古斯塔夫.马勒出生在卡斯利克(现捷克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个波西米亚小镇的一个犹太人,而当时捷克属于德国,所以其官方语言为德语;尽管捷克语并不是很受欢迎但由于民族主义的愈演愈烈,许多捷克民族主义者开始呼吁捷克的中产阶级人士学习捷克语,包括著名作曲家贝多伊齐.斯美塔那(Bedrich.Smetana),而伴随马勒成长的地方大部分为德语区,所以,这或许让马勒有了一种“奥地利人眼中的波西米亚人”的自我认定,甚至可能给马勒一种在异乡的外地人或者是外国人的感觉;后来马勒的异乡感似乎逐渐演变成“德国人眼中的奥地利人”。而后来马勒的“异乡感”似乎演变成了“德国人眼中的奥地利人”,可见那个时代的政治风云变化。甚至到了19世纪,奥地利和德国还没有明确的疆界分化。而在当时被称为“神圣的罗马帝国”的奥匈帝国,实质上是一个散乱的联邦制国家,在不同的时期,包含过德语地区,还先后包括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巴尔干半岛大部分地区,北意大利,甚至西班牙。而几个世纪以来,维也纳一直都是首都。

    在19世纪的上半叶,奥匈帝国境内的犹太人地位非常低下的,并受到控制。在1849年革命后犹太人更是遭到保守派的怀疑,犹太人被认为是“内奸”,不能享受与其他公民的相同的待遇。然而,在马勒出生的1860年来说,法律并不是非常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比较松动的,当时奥匈帝国的统治者弗朗茨.约瑟夫并不是一位反犹主义者,他更像是希望犹太人能够融入到奥地利。所以,这样的形式对于马勒的父亲贝恩哈特.马勒(Bernhard.Mahler)来说,是相当地不错了。贝恩哈特早年是一个驱车四方的小商贩,非常喜欢阅读,当地人给予贝恩哈特一个十分可爱的外号-马车学徒。1857年,贝恩哈特来到在克里斯特亚租了一间小旅馆并迎娶了比他小十岁的玛丽.赫尔曼,其父亲是当地肥皂制造商亚伯拉罕.赫尔曼的二女儿。后因对犹太人居住权的法律松动,就带着玛丽和只有四个月大的古斯塔夫.马勒迁到了伊格劳,而贝恩哈特在此开了间酿酒厂,生意欣荣,迅速上升到了中产阶级,而马勒,其实算是家庭中的长子(共有是四个孩子,包括第一位早夭的孩子),因为第一个孩子在襁褓中就死去了。

  在第一篇文章中,我就大概说一下时代的背景,这也许会有一些无聊,但这无疑为今后各位了解马勒打下良好的基础,接下来的文章,我们的主人公古斯塔夫.马勒将会正式登场,谢谢各位的支持。(✺ω✺)


soken
63年Klemperer在em...

63年Klemperer在emi的德9舒8录音,乐团是Emi御用乐团爱乐乐团。这是我买的第二贵的德9版本,第一贵的目前是Friscay/Bpo录音。

如果读Klemperer的传记,会发现这个人真的好惨,犹太人二战前出生于德国,好不容易逃去美国,拿到美国护照,却一直命运多舛,首先得了脑瘤,然后全身大面积烧伤,还一次演出时摔了跤脚也残废了。在职业生涯中,本来在美国时已经当上了费城和纽约爱乐的客座,最后要转正的时候在费城被奥曼迪挤掉了,在纽约被Barbirolli挤掉了。没办法,战后只好回去欧洲,然后因为手持美国护照,又被美国工会起诉,被FBI盯上,又换回德国护照。当然这一切都掩盖不了他的才华和对于...

63年Klemperer在emi的德9舒8录音,乐团是Emi御用乐团爱乐乐团。这是我买的第二贵的德9版本,第一贵的目前是Friscay/Bpo录音。

如果读Klemperer的传记,会发现这个人真的好惨,犹太人二战前出生于德国,好不容易逃去美国,拿到美国护照,却一直命运多舛,首先得了脑瘤,然后全身大面积烧伤,还一次演出时摔了跤脚也残废了。在职业生涯中,本来在美国时已经当上了费城和纽约爱乐的客座,最后要转正的时候在费城被奥曼迪挤掉了,在纽约被Barbirolli挤掉了。没办法,战后只好回去欧洲,然后因为手持美国护照,又被美国工会起诉,被FBI盯上,又换回德国护照。当然这一切都掩盖不了他的才华和对于美色的追逐。

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指挥之一。

这张德9舒8,可能是我一开始期望值太高了,演奏得不紧不慢的,听了两遍,第二乐章没啥特色,第四乐章的气氛也比较内敛。舒8,亦是如此,跟名版Sinopoli的比起来气氛可以说弱了三个档次。

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
送给孩子们的交响童话《彼得与狼...

送给孩子们的交响童话《彼得与狼》。

请跟随主播,一起走进苏联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的童话世界……

收听地址:http://www.ncpa-classic.com/clt/more/440/index.shtml

送给孩子们的交响童话《彼得与狼》。

请跟随主播,一起走进苏联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的童话世界……

收听地址:http://www.ncpa-classic.com/clt/more/440/index.shtml

子健

病态交响曲


  人生,哪比得上一壶贝九、一杯柴六、一瓶贝五。

  一

  杀死睡眠!
  词语围困之夜——
  背梦者攀爬镜面——
  思绪打滑一夜
  天花板紧皱眉头
  点燃焦虑之火,炙烤
  额角的苔藓
  囚徒李斯特一拳击碎
  滋滋作响的钟表
  扛火者卷入桶中
  滚落语言的堡垒

  二

  杯中,噩梦丛生
  死鱼晾在唇边
  鼻血染红一夜的梦魇
  冷风喷雾成画——
  莫扎特擦净我的汗渍
  肖邦为我轻轻盖好棉被
  精神医师拉赫玛尼诺夫
  猛敲耳膜,锯裂心弦
  奏响黑暗的尾曲

  三

  柴可夫斯基!
  扶住我的头颅!
  还我的心来!
  深陷于浓痰之中
  头朝下钻入病魔的漏斗!
  痛苦滋生痛苦,更加痛苦
  绝望繁衍绝望,更加绝望...


  人生,哪比得上一壶贝九、一杯柴六、一瓶贝五。

  一

  杀死睡眠!
  词语围困之夜——
  背梦者攀爬镜面——
  思绪打滑一夜
  天花板紧皱眉头
  点燃焦虑之火,炙烤
  额角的苔藓
  囚徒李斯特一拳击碎
  滋滋作响的钟表
  扛火者卷入桶中
  滚落语言的堡垒

  二

  杯中,噩梦丛生
  死鱼晾在唇边
  鼻血染红一夜的梦魇
  冷风喷雾成画——
  莫扎特擦净我的汗渍
  肖邦为我轻轻盖好棉被
  精神医师拉赫玛尼诺夫
  猛敲耳膜,锯裂心弦
  奏响黑暗的尾曲

  三

  柴可夫斯基!
  扶住我的头颅!
  还我的心来!
  深陷于浓痰之中
  头朝下钻入病魔的漏斗!
  痛苦滋生痛苦,更加痛苦
  绝望繁衍绝望,更加绝望
  向明日开炮!
  嚼碎生存的骨骼
  消化耻辱和罪名
  拉出崭新的自己!

  四

  柴六和贝五,
  一对同一血脉,
  个性迥异的好兄弟。
  在巢湖对岸向我招手
  山顶衣袂飘飘的贝九
  跳下悬崖,声如惊雷:
  “上山啊,兄弟们,
  一起跳崖!
  我们的一生,
  不过是爬到山顶,
  至坠入深崖的过程。”

  于世再无期许。

  
  16.11.10

  
  (子健的话: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结尾我听出了“于世再无期许”的意思,正如里尔克所说“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这正是贝多芬音乐的奥秘所在。听柴六,深感震撼,有千愁万绪想要表达;听贝九,深叹一声伟大,除了敬畏,不知还能说什么。至于贝五,实际和柴六为同一血脉。)

soken
Litton,小黑的男神,指挥...

Litton,小黑的男神,指挥了不少精品,比如柴4/5/6,拉交1/2,这次他指挥的普交5,非常复杂的曲目,首演在1945年,Prokofiev 自己指挥,当时苏军正在将德军逼回柏林,普5给人一种超乎当时时代背景的自由与乐观,第四乐章尤其残暴!大爱,从此对litton路转粉.

Litton,小黑的男神,指挥了不少精品,比如柴4/5/6,拉交1/2,这次他指挥的普交5,非常复杂的曲目,首演在1945年,Prokofiev 自己指挥,当时苏军正在将德军逼回柏林,普5给人一种超乎当时时代背景的自由与乐观,第四乐章尤其残暴!大爱,从此对litton路转粉.

权萌萌~喵~

【 今日唱片 】 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 Op. 27

拉赫玛尼诺夫,这位 20 世纪古典音乐作曲家,深受俄罗斯民族风格影响,虽然他在宏观上跨越多种音乐风格,但其作品大多倾向于浪漫主义风格。如果提到俄罗斯音乐,除了柴可夫斯基之外,当属拉赫玛尼诺夫。


他是西方音乐史上集钢琴家、作曲家、指挥家于一身的天才型人物。他的音乐语言感人、深刻,直击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即使在当今来看,人们从未忘记过他的音乐作品,他也被认为是 “ 后柴可夫斯基主义 ”。


今晚与大家分享的唱片《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Op.27》,该唱片荣登:美国TAS榜单、企鹅唱片指南三星带花、日本唱片艺术杂志300大CD、香港CD圣经榜单、香港CD天书榜单...

拉赫玛尼诺夫,这位 20 世纪古典音乐作曲家,深受俄罗斯民族风格影响,虽然他在宏观上跨越多种音乐风格,但其作品大多倾向于浪漫主义风格。如果提到俄罗斯音乐,除了柴可夫斯基之外,当属拉赫玛尼诺夫。


他是西方音乐史上集钢琴家、作曲家、指挥家于一身的天才型人物。他的音乐语言感人、深刻,直击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即使在当今来看,人们从未忘记过他的音乐作品,他也被认为是 “ 后柴可夫斯基主义 ”。


今晚与大家分享的唱片《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Op.27》,该唱片荣登:美国TAS榜单、企鹅唱片指南三星带花、日本唱片艺术杂志300大CD、香港CD圣经榜单、香港CD天书榜单

这次录制所形成的一个高度不仅仅是因为指挥普列文和伦敦交响乐团之间成功的合作,更重要的是这个作品在它的整个录制历史上的重大意义。



更多经典黑胶分享,都在公众号“音乐圣经网”



权萌萌~喵~

【 今日唱片 】 圣桑:C小调第三交响曲 “ 管风琴 ”

无疑的,卡米耶·圣-桑和他的许多法国同胞一样,在交响音乐的创作上总是受到日尔曼评论家的轻视与不恭。“ 法国人也能写出真正的交响曲么?” 德国人在说这句话时满脸奚落的表情是可以想见的。


不错,法国人开始致力于真正的交响音乐写作是在普法战争后,是爱国的精神使得他们要努力在音乐厅而非歌剧院里和敌国的同行一争高下。


然而聪明的德国人还有继承他们衣钵的历史家并不因国民音乐协会和声乐学校的建立而对法国交响乐多少另眼相看。毕竟,偏见和真理一样,又执着又严谨。

可是在19世纪的法国交响乐历史上,圣-桑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弗兰克一派为求得浪漫主义交...

无疑的,卡米耶·圣-桑和他的许多法国同胞一样,在交响音乐的创作上总是受到日尔曼评论家的轻视与不恭。“ 法国人也能写出真正的交响曲么?” 德国人在说这句话时满脸奚落的表情是可以想见的。


不错,法国人开始致力于真正的交响音乐写作是在普法战争后,是爱国的精神使得他们要努力在音乐厅而非歌剧院里和敌国的同行一争高下。


然而聪明的德国人还有继承他们衣钵的历史家并不因国民音乐协会和声乐学校的建立而对法国交响乐多少另眼相看。毕竟,偏见和真理一样,又执着又严谨。

可是在19世纪的法国交响乐历史上,圣-桑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弗兰克一派为求得浪漫主义交响乐传统与形式逻辑间的平衡而进行的苦苦挣扎,对于这个早熟而又长寿的音乐神童来说,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而理所当然的:曲式的清澈自然,和声的曼妙丰富,还有适度的复调织体以及虽无创造却能给人无限新意的乐队法,都十分完美的表达了一种近于古典主义的高贵气度,个中绝不缺乏浪漫主义所孜孜以求的情感幅度与深度。


今天与大家共赏的唱片《圣桑:C小调第三交响曲 “ 管风琴 ”》由RCA公司出版,明希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演奏,荣获:企鹅唱片指南三星带花、香港CD圣经榜单、香港CD天书榜单



在这部作品里,我们很少感觉到日尔曼人偏好的忧郁的内心倾诉和乡野的森林情节。沉思冥想和苦苦求索被质朴的传奇和天真的宣示所替代,但同样是藉着严格的交响逻辑和纯熟的乐队语言。它不是冷漠无情和置身事外的,却是一曲渗透着敏感的直觉与优雅的浮想的狂喜的圣诗。

-选摘自 中国音乐学网 -


九点钟,老地方

不见不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