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京剧猫

45.5万浏览    6765参与
顾辞

一边补番一边摸鱼,实在画不出大飞orz,没想到西门是男孩子!!!!!太开心【?】!!!声音还特好听!!!

一边补番一边摸鱼,实在画不出大飞orz,没想到西门是男孩子!!!!!太开心【?】!!!声音还特好听!!!

超大一只鲲
呜呜呜呜呜,果然绿色眼睛都是小...

呜呜呜呜呜,果然绿色眼睛都是小可爱!
为什么要伤害一个老实好心的小伙子呢!
#青年猫却超幼,吹爆👌
      ——此图来自单身鱼仔七夕的深夜摸鱼😑

呜呜呜呜呜,果然绿色眼睛都是小可爱!
为什么要伤害一个老实好心的小伙子呢!
#青年猫却超幼,吹爆👌
      ——此图来自单身鱼仔七夕的深夜摸鱼😑

從羽立聲
终于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觉得了吗

终于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觉得了吗

终于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觉得了吗

洛邪鸢V

是墨紫和年轻时的墨邪舅舅——为阿紫疯狂爆灯!!!

是墨紫和年轻时的墨邪舅舅——为阿紫疯狂爆灯!!!

衡二赖子
先艹点头,看看画的出来不。

先艹点头,看看画的出来不。

先艹点头,看看画的出来不。

從羽立聲
我给沙雕颜艺上色了xx

我给沙雕颜艺上色了xx

我给沙雕颜艺上色了xx

洛诗觉得事情并不简单x
怎么回事突然就七夕了??画完这...

怎么回事突然就七夕了??
画完这张手稿转指绘的摸鱼指绘突然意识到这点(ಥ_ಥ)
干脆就当七夕贺图了吧hhhh
坐等各位太太发武白武糖【不你】
……
想了想还是把最初的第一句话去掉了xxx

怎么回事突然就七夕了??
画完这张手稿转指绘的摸鱼指绘突然意识到这点(ಥ_ಥ)
干脆就当七夕贺图了吧hhhh
坐等各位太太发武白武糖【不你】
……
想了想还是把最初的第一句话去掉了xxx

咸鱼柒

摸了武崧
他超可爱!
有一张是自家崽

摸了武崧
他超可爱!
有一张是自家崽

影爷

请叫我挖坑达人1p-4p都是没有输出压箱底的xxxD
【满脑子都是剧情向xxx】
小青姐姐过几天发
【渲染越来越恶心了_(:з」∠)_我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但是很抱歉了】

请叫我挖坑达人1p-4p都是没有输出压箱底的xxxD
【满脑子都是剧情向xxx】
小青姐姐过几天发
【渲染越来越恶心了_(:з」∠)_我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但是很抱歉了】

TSUBUSE
七夕快乐!二十分钟极限画…!小...

七夕快乐!
二十分钟极限画…!
小青送给你玫瑰哦!
(我在说啥)

七夕快乐!
二十分钟极限画…!
小青送给你玫瑰哦!
(我在说啥)

鸭脑壳好吃💦
几分钟狂草我错了我上色的跟坨?...

几分钟狂草
我错了我上色的跟坨💩一样
很欧欧西
只是jio得这样的小青很带感(??
慎看渣画

几分钟狂草
我错了我上色的跟坨💩一样
很欧欧西
只是jio得这样的小青很带感(??
慎看渣画

傻啊兔樣
bug很多,今天才看了五十一和...

bug很多,今天才看了五十一和五十二,想阿紫回来啊

bug很多,今天才看了五十一和五十二,想阿紫回来啊

Discord

《姐姐》(明紫青修罗场)

之前一直很想写的脑洞。

有很多隐藏的彩蛋也不知道大家挖没挖到。

文中有几个段子觉得特别有趣想摘出来整一个短篇。

最后不知道有没有大佬愿意画一幅阿紫咬着水袖生闷气的图,特别萌这个梗。

食用愉快。

——————————————————————————————

阿紫最近很郁闷。

阿紫的水袖被自己咬坏了。

阿紫想打当初那个同意小青回星罗班的自己。


自从打败黯之后身宗的宗宫又热闹起来,完成自己使命的雨师和全然摆脱水无相阴影的墨紫都回到了墨兰身边。小青在最初的三个月内原本也留在了身宗,可最后墨兰看不下去小女儿每天唉声叹气便准许她回到了咚锵镇,去和抱有同样情感的伙伴们团聚。...

之前一直很想写的脑洞。

有很多隐藏的彩蛋也不知道大家挖没挖到。

文中有几个段子觉得特别有趣想摘出来整一个短篇。

最后不知道有没有大佬愿意画一幅阿紫咬着水袖生闷气的图,特别萌这个梗。

食用愉快。

——————————————————————————————

阿紫最近很郁闷。

阿紫的水袖被自己咬坏了。

阿紫想打当初那个同意小青回星罗班的自己。

 

自从打败黯之后身宗的宗宫又热闹起来,完成自己使命的雨师和全然摆脱水无相阴影的墨紫都回到了墨兰身边。小青在最初的三个月内原本也留在了身宗,可最后墨兰看不下去小女儿每天唉声叹气便准许她回到了咚锵镇,去和抱有同样情感的伙伴们团聚。

小青自然是欢呼雀跃的,拉着墨兰的手蹦蹦跳跳了好一阵子,两头奔忙的辛苦完全不被快乐的小家伙放在眼里。雨师和墨兰的想法一致也好说话,让小青最头疼的是如何向自己的自己的姐姐说明自己要离开这件事。

姐姐对自己有多宝贝小青是知道的,可小青不知道的是阿紫姐姐有多宠爱自己已经成为全宗宫,乃至整个身宗和星罗班都有目共睹的事情了。

“妹妹早上好啊,来,我们一起吃早饭吧。”

“妹妹在练习韵力吗?正好姐姐也有些手生了,不如我们一起吧!”

“妹妹累了吗?那姐姐为妹妹跳一支蝶舞好不好呀?”

“妹妹喜欢吃这道菜?那姐姐马上就去学,然后给妹妹做,这样妹妹就能吃到姐姐亲手做的菜了,妹妹高兴吗?”

“妹妹,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今天姐姐陪你睡觉好不好呀?姐姐会讲故事呢。”

“妹妹喜欢这个布娃娃?好啊,那就送给你了。怎么?为什么摆手?是不喜欢吗···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妹妹的小脸蛋圆圆的当然喜欢圆乎乎的东西了!姐姐这就上街给你买去!”

“妹妹,妹妹······”

这样的画面每天都会重演,整个身宗的上空都飘荡着阿紫不间断的呼唤。小青刚刚回到身宗的日子被她自己定义成所经历过的人生中最不堪重负的一段时光,终于有一次她趁身边的姐姐睡熟后顶着夜色偷偷溜出来,去书房向依旧在处理事务的墨兰和陪着夫人的雨师求救,却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阿紫从小就想着自己如果有个妹妹该多好,当年以为你已经死了她更是伤心欲绝,现在青儿回来了,应当体恤姐姐才对啊。”

“没关系,你们姐妹两个这么相亲相爱是好事,你姐姐也是太在乎你了,快回去睡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青便习以为常了。

以自己姐姐的性格,会不会让自己回到伙伴的身边呢?小青端着亲手做的糕点,在去花园的路上心里面盘算着。小鼓咚咚的敲,直到看到在花园里翩翩起舞的姐姐,和她说明自己的来意却意外得到了痛快的答复时,心中才好似一块大石落地。

可是她忘了,那十年里的思之如狂、封印混沌兽时的一声“姐姐”、甚至是才过去不久的猫土大战中自己说小青有能力保护姐姐,让阿紫不要怕······一切的一切都让墨紫冰冷了十年的心在那青色衣衫的小猫前化成璀璨的冰花:

宝贝妹妹是信仰!

于是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墨紫笑了:

“你去吧。”

“小青这么不愿意呆在身宗,一定是姐姐哪里做的不好惹妹妹不开心了,阿紫不是一个好姐姐······”

看着面前一面放下咬了一小口的点心,一面伏在桌子上低低的啜泣起来的姐姐,小青感觉自己的心像个无底深渊,这块大石头哪有那么轻易就落地!

“不是的,姐姐对小青特别好,小青特别喜欢姐姐!只是,只是我们星罗班同生共死,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他们都在咚锵镇等着我,小青应该去和伙伴们待一段时间,叙叙旧······再说小青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小青保证会经常回来看姐姐的,姐姐别伤心了好不好?”

“经常?经常是多久啊?姐姐只是想天天都见着你,这个简单的愿望都不让姐姐实现吗······”

“那,那要不小青向手宗宗主讨上两面传影镜,一面大的放在姐姐的房间,一面小的我就带在身上,这样的话姐姐随时都可以看到我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阿紫直起身子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拉起小青的手笑着点点头然后将本就矮自己许多这些年也没长个的的妹妹抱在了怀里,蹭了蹭笑的很是开心。小青回抱着姐姐,却在心中感叹姐姐的态度转变太快,墨邪舅父对姐姐的影响还是太大了,怎么就把这戏精的特质给传染上了呢!

说是小青去要传影镜,最后却还是墨兰向灵锡开了口。

得知这件事后的灵锡先是向墨兰感叹了一句“你家的两个宝贝女儿真好!”而后转身不顾忠的阻拦,把自己前些年才添的一儿一女、或者说是趁灵锡不注意又把小蘑菇给拆了的兄妹俩捶了一顿,之后便一口答应下来。到底是宗主亲自动手,只用了不到半天工夫便经由机械鸟送到了身宗。念及小青两边都有牵挂的人灵锡便多做了一面,好让小青放置在星罗班这样即使是在身宗也不用总惦念伙伴们却不得相见了。

阿紫和父母目送着妹妹离开,心想着有了传影镜自己还是随时都能见到妹妹,倒也没什么太过激的阻拦行为。每天修习韵力,读书写字,帮助母亲处理身宗事宜,除却有时候还和父母亲一起在后花园玩耍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关注小青在干什么。

妹妹在星罗班的日子每天都很开心,有了姐姐和伙伴她说小青是猫土上最幸福的姑娘!阿紫听到这话自然是高兴的,于是也没有特别催促小青。直到入了冬,再过三个月就要过年的时候小青回来了。

 

但是,小青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这天一大早听绒嬷嬷说小青回来了,阿紫匆匆忙忙披了一件披风便去到了正堂之上。墨兰端坐在宗主的座位上,雨师站在斜下方看着小青行礼唇角带了笑意。这时墨紫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向母亲和父亲行礼之后便拉住了妹妹左看右看,正要一诉衷肠之际却听见了雨师不轻不重的几声咳嗽,这才将一直黏在妹妹身上的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边。

一身劲装短打扮,长发及腰,脑后有一个大大的月牙。

阿紫看了看,没由来的从心里升上一丝敌意,皱皱眉思索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姑娘。那人也同样看了看自己,却很快将目光移开,抱拳向墨兰和雨师行礼:“明月见过墨兰宗主和雨师先生。”

墨兰点点头走了下来,和雨师并肩走到这三人面前。雨师看了一眼妻子后向阿紫说道:“阿紫,这位是明月姑娘,也来自云忧谷,是谷主的徒弟。只是那时你昏迷了许久,苏醒时明月已经离开便错过了。不过猫土大战的时候你们应当是见过的,你还有印象吗?”而后又转向明月那边笑道:“明月姑娘,好久不见了。这位是长女墨紫,算算年纪你比她小几岁,叫一声姐姐也无不可。”

原来是她啊。

墨紫看着面前同样冷眼看着自己的明月,忽然回想起来那时大战,自己匆忙赶到小青身边时是有一个人在自己来之前就已经紧紧抱着自己妹妹了,只是那时自己太过着急没有看清那人的脸就着急的夺过了小青查看妹妹的情况······现在想来那人的脑后是背着一个月牙,多半是面前这人。

没等墨紫宣扬自己的主权,明月却先抱拳:

“明月见过阿紫姐姐。”

“明月妹妹真是客气。”

小青夹在明月和阿紫中间,看着她们这么和谐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和家人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便拉着这位自己软磨硬泡了好久才答应陪自己一起过年的客人向外走去:“走吧走吧明月姐,你第一次来我的家乡人生地不熟的,我带你去参观身宗啊!”

明月点点头却侧目对上了小青的瞳孔,小青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低下头脸红了些许,声音也小了些:“明月。”

“嗯,对了。”

明月反握住小青的手,倒像反客为主一般带着她向外走去。

雨师和墨兰看着她们的背影,墨兰点点头:

“我看小青好像很喜欢明月姑娘······不过她们倒也般配。”

“是啊,只要小青喜欢······阿紫,别咬自己的水袖,绒嬷嬷看到的话该说你了!”

天知道阿紫看着她们的背影不止想咬水袖,她最想做的是一招凤舞九天把这个明月妹妹冲回云忧谷!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阿紫经常在暗中观察也好找理由与他们同行也好,以自己的方式“看管”自己的妹妹。

小青在摊位前选了一只珠钗戴上,问明月好不好看。明月却伸手将珠钗取下,选了一根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木簪子插在了小青的发间,而后捏诀。一阵光芒闪过小青的头上却多出了一支蜿蜒的枝条,嫩叶之间生着小青最喜欢的花朵盘在后脑的蝴蝶结两侧与两鬓。蝴蝶因花香而至,看着小青灿烂的笑容明月将木簪子的钱给了已经目瞪口呆的摊主,笑了笑,不知是说花还是说人:“我觉得很好看。”之后便被小青扑到怀里蹭了蹭,笑意越深。

她们离开后阿紫出现在摊位前,买下了那只被明月抛弃的簪子,而后咬着水袖继续在暗中跟了上去。

吃饭的时候阿紫笑眯眯地给小青夹菜,筷子翻飞之间很快小青的碗里就堆起了一座小山。看着妹妹笑着接受了所有的菜阿紫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可是当看到即使吃的抬不起头小青还是有功夫给明月夹菜,介绍每一道菜的做法时阿紫便需要以最大的毅力克制住自己不将筷子折断。

这样的情况每天时有发生,好在墨兰和雨师在经历过一顿饭之后便明智的退出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练习韵力的时候总归是阿紫和小青的姐妹时间,明月倒也识趣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喝茶。只是在阿紫心不在焉出招迅速了些,小青快要跌倒的时候,身下却出现了一朵大大的莲花接住了她,阿紫的水袖慢了一步。眼角的余光瞥到明月指尖淡黄色的韵光和气定神闲的样子,阿紫便气不打一处来,依旧用水袖把小青带到了自己身边关切的询问。

“没事没事姐姐,小青平时摔摔打打习惯了,即使真的摔倒也没什么,再说我不是没事吗?我保证,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啊呀!”小青话音未落便被从后面走过来的明月拍了一下头,摸摸脸颊温言道:“小心点,没有下次。”而后便转身离开。看着妹妹的目光在自己和明月身上来回转,脸红得不得了阿紫冷笑一声,最后在妹妹不解的目光中咬住了水袖。

而具有毁灭性打击的还是新年的前一天,武崧和白糖来身宗看望小青,连同明月在花园中闲逛。不知道聊到了什么,白糖和小青争执起来,“丸子”“开水”叫个不停。突然白糖拉过武崧便在她的侧脸上亲了一口,得意洋洋:“小青姐姐,这你没办法了吧?你能吗?还是趁早认输吧!”

“我!”

小青一时语塞,偷眼看了看一旁树下的明月却又不好意思迈出那一步,只能在原地鼓着腮帮子生闷气。突然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边,轻柔的抬起了小青的下巴,微微俯下身子,目光沉了一瞬便眼带笑意将一吻落在了小青的唇角。而后揽着已经被自己烧熟而将小脑袋深深埋到了自己颈窝里,双臂也紧紧环着自己腰身的小丫头,向那已经目瞪口呆的两人笑了:“她能。”

“不是吧明月姐!你们,你们这也太狠了···好了好了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臭屁精你跑什么呀······”

明月笑笑耳朵抖了抖,细微的撕扯声传来正收入耳。目光不由飘向花园的隐蔽一角,又低头看看在自己怀里抖成一团的小青,在心里不知道多少次感叹阿紫姐姐的承受能力真好,是小青目前最应该学习的。

好的,阿紫看了看被撕成两半的袖子长舒了一口气,她现在不止想把明月冲回云忧谷,更想做出冰墙将这人永远和妹妹隔绝开!

第二天是新年,所有人都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包括明月也抵不过小青的撒娇换了一身红衣,却依旧是短打扮,她穿不惯裙子;阿紫这一身大气端庄,尤其是水袖上面还绣了暗纹,看上去华丽的很。所有人换新衣都是为了辞旧迎新,阿紫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白天小青要由墨兰和阿紫带着一同为身宗百姓赐福,去各地巡视几乎没有和明月相处的时间。到了夜晚一家人可以稍微放松一下,到海边玩耍。

墨兰和雨师并肩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话,却见墨兰一改往日严肃竟轻声笑了,雨师顺势便将妻子搂进怀中一同看向海面;小青拉着明月和阿紫要去做灯放灯,像一只小蝴蝶一样两头顾。一会儿被姐姐拉到一边,一会儿又被明月叫了过去,真可谓奔波不息。万事俱备却少了笔墨,小青去一旁找绒嬷嬷和海漂求助,这倒给了墨紫和明月三个月以来唯一的相处机会。

墨紫和明月并肩站在海边,谁都没有看对方:

“我妹妹年纪小容易识人不清,有时候被人骗了还在给人家数钱,容易所托非人。”

“年纪也不小了,可以嫁人。”

“嫁人?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我不想她离开我。”

“无需离开,也许那人想入赘也不一定。”

“我上次看见你轻薄我妹妹了。”

“轻薄?不能算是轻薄,只是小青太容易害羞了。”

“你什么意思?”

“你真想知道?”

看着墨紫点头,明月回身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小青,笑意盎然:

“用一个通俗点的说法,我看上你妹妹了。”

“巧的是你妹妹也看上了我。”

“我打算过了这个年就向伯父伯母提亲,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姐姐。”

“那我就让你过不去这个年!”

墨紫的水袖打来明月正好幻化出草木剑抵挡,两个人便打在了一起。小青听到动静回过身却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姐姐和明月站的距离远了点沙滩上面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拿着纸笔回来写好了心愿,正要放灯的时候小青却被扯住了。

姐姐说西边涨潮不安全,还是到东边父亲母亲身边好。

明月说墨兰宗主和雨师先生现在不应该被打扰,西边。

因为怕小青被扯坏了最后只好折个中,就在原地放灯。看着小青将花灯放到水里闭着眼睛许愿,明月和墨紫的手在小青身后却过了好几招,眼神更是代替了一切:

—要不是为了我妹妹你以为我愿意和你站在一起吗,这只是个开始,我妹妹绝不可能在我眼皮底下被抢走。

—可是在一起拯救猫土时小青就已经很喜欢我了,你这话说的晚了一些,不过我仍旧随时奉陪,阿紫姐姐。

 

墨兰和雨师远远看向那边的三人。

“她们三个凑在一起永远这么可怕,都过去了三个月明月姑娘还没有来提亲,雨师先生可是输了。”

“无妨,反正小青已经被明月吃的死死的了,咱们权当是已经将女儿嫁了就好。只不过我还是挺庆幸的···”

“嗯?”

“我的夫人没有一个如此执着的姐姐,甚好。”


知东KE
自个儿整的拟人人设 以后我画白...

自个儿整的拟人人设 以后我画白糖估计都照着这个了()搞不好还会拿去来图定制衣服(?)

自个儿整的拟人人设 以后我画白糖估计都照着这个了()搞不好还会拿去来图定制衣服(?)

+退避三舍+

画了个墨紫
只在b站看了点片段,心疼这孩子
外貌性格设定我都挺喜欢
官方画的眼睛真是变幻莫测
看着截图画了下垂眼,结果看动画里又是吊梢眼
不过也正好对应两种性格,温婉,躁动
依然不熟悉如何画向左看的侧脸,很郁闷
小青的圆脸是随她爸啊,眼睛颜色也是吧
身宗颜值都这么高啊真好

画了个墨紫
只在b站看了点片段,心疼这孩子
外貌性格设定我都挺喜欢
官方画的眼睛真是变幻莫测
看着截图画了下垂眼,结果看动画里又是吊梢眼
不过也正好对应两种性格,温婉,躁动
依然不熟悉如何画向左看的侧脸,很郁闷
小青的圆脸是随她爸啊,眼睛颜色也是吧
身宗颜值都这么高啊真好

八角ing

p1p2与p3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荣光画得我居然也有些心动(捂心口(喂))

前两p就是个开头,明天开始正式肝。点图我会抽空画的。

除了武青和白天,也许还会考虑带上其他cp的戏份(烛句之类的?),其他的都是友情向。

都.是.友.情.向,除了武青,白天。

这个漫画随缘吧,其实我连后面剧情没怎么细想,是糖是刀说不定,其实我不太会画刀。

本来想无耻地蹭一下武青,荣青,白天tag的。。可是三p貌似和这三对cp一点关系都没有233333

p1p2与p3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荣光画得我居然也有些心动(捂心口(喂))

前两p就是个开头,明天开始正式肝。点图我会抽空画的。

除了武青和白天,也许还会考虑带上其他cp的戏份(烛句之类的?),其他的都是友情向。

都.是.友.情.向,除了武青,白天。

这个漫画随缘吧,其实我连后面剧情没怎么细想,是糖是刀说不定,其实我不太会画刀。

本来想无耻地蹭一下武青,荣青,白天tag的。。可是三p貌似和这三对cp一点关系都没有23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