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亮云

59.3万浏览    1285参与
清梦醉江湖

亮云(短车)

说好的来了

说好的来了


冉若

误(2)

(来迟的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吃刀饼吧!hhhh

守约马超韩信李白诸葛刘备夏侯吕布​铠皇……(省略n(不会一章出现,1-3v1多好鸭→赵云

亮云

“吱——呀——”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地面,被一滩滩浑浊的液体染上腥红。“哗啦啦……”铁链被拖动的声音响起。赵云闻声睁开眼睛,如星辰大海般的蓝眸早已失去了它的灵性,变得死寂,空洞。“……”还未说出一字,门,关上了。那双眼,又一次闭上了。“砰”沉重的大门被强硬地破开,赵云睁开眼,却愣住了。“子龙!”“……亮?”“对不起,我来晚了。”诸葛亮解开赵云手上的铁环,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在这冰冷的黑暗里,身上仅剩的几块破布条,抵御不了寒气的侵袭。这几天...

(来迟的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吃刀饼吧!hhhh

守约马超韩信李白诸葛刘备夏侯吕布​铠皇……(省略n(不会一章出现,1-3v1多好鸭→赵云

亮云

“吱——呀——”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地面,被一滩滩浑浊的液体染上腥红。“哗啦啦……”铁链被拖动的声音响起。赵云闻声睁开眼睛,如星辰大海般的蓝眸早已失去了它的灵性,变得死寂,空洞。“……”还未说出一字,门,关上了。那双眼,又一次闭上了。“砰”沉重的大门被强硬地破开,赵云睁开眼,却愣住了。“子龙!”“……亮?”“对不起,我来晚了。”诸葛亮解开赵云手上的铁环,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在这冰冷的黑暗里,身上仅剩的几块破布条,抵御不了寒气的侵袭。这几天,粒米未沾,水,更是奢望。现在,说一句话,都是困难的,赵云只好用手勾住诸葛亮的背。“冷……”诸葛亮扯下风衣,把赵云裹得严严实实。被诸葛亮的气味和余温所包围,前所未有的困意袭来,赵云慢慢闭上了眼睛。

   月满了,情也满了。


清梦醉江湖

其实我写丁长老是把他当做我一个仇人写的,嗯,反正是在这里说了,他也不知道
虽然要写的更惨,但是想了想了想,毕竟是一个配角,不值得有那么多的戏

我没有说谎,不过,这被屏蔽了而已,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沾到什么呀
我会链接了,所以以后如果有一上的话,会用发的,之前也写了一些,然后就以后把那个链接弄过来吧

其实我写丁长老是把他当做我一个仇人写的,嗯,反正是在这里说了,他也不知道
虽然要写的更惨,但是想了想了想,毕竟是一个配角,不值得有那么多的戏

我没有说谎,不过,这被屏蔽了而已,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沾到什么呀
我会链接了,所以以后如果有一上的话,会用发的,之前也写了一些,然后就以后把那个链接弄过来吧

竹石

【亮云】中秋贺文 如此中秋

亮云   中秋贺文

      孟婆说,地府是不过中秋节的。

      当她看见张苞那臭小子又拔了一枝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黄泉花,嚷着要拿去做月饼时,孟婆再次气急败坏地大喊:“鬼还过什么中秋节!”

       张苞这小子溜得贼快,毕竟是战场上下来的,体力好得不行,成了鬼就更嚣张了,边跑边大声叫道:“鬼才过中秋节!”

       “你这都拔了姑娘我多少花了!”

 ...

亮云   中秋贺文

      孟婆说,地府是不过中秋节的。

      当她看见张苞那臭小子又拔了一枝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黄泉花,嚷着要拿去做月饼时,孟婆再次气急败坏地大喊:“鬼还过什么中秋节!”

       张苞这小子溜得贼快,毕竟是战场上下来的,体力好得不行,成了鬼就更嚣张了,边跑边大声叫道:“鬼才过中秋节!”

       “你这都拔了姑娘我多少花了!”

       “不多不多,还没关兴多!”

        孟婆听这话一转头,就看见另一个兔崽子正弯了腰拔得起劲,立刻一拐杖抽了过去:“臭小子,你这是第几次来了!”

        关兴被抽得“哎呀”一声,抱着怀里的花一枝不落,果然是比张苞采得多了很多,陪笑道:“好姐姐!一年就过这么一回中秋节!”

       孟婆大怒:“要是过两回中秋节,姑娘我这花园还能剩下渣吗!”

       关兴连连讨饶:“好姐姐,你那一下打得真疼!疼死我了!”

       孟婆没好气道:“你自己死得有多透心里没点b数吗!”

       关兴笑嘻嘻地跑了,留下孟婆一个人在花园里火冒三丈。她不敢追呀,光不说追不追得上这些成天撒欢的小子们,只要一离开花园,鬼知道还有谁趁她不在乱摘她的养的花!

      呸,鬼也不知道!

       孟婆气愤地想,她觉得再过两天,自己如花似玉的脸就要被气的长皱纹了,到时候,可不就真成了“孟婆”了吗?

       平常表白送情人摘我的花也就算了,姑娘我乐得当牵线的红娘,可这吃花是个什么毛病!又不是孟婆汤!

       孟婆气的“咚咚”得在地上敲拐杖,模模糊糊又看见一个黑影过来。

       好么,这回叫姑娘我抓个正着! 

       孟婆把拐杖抡成了棒槌,朝黑影狠狠砸去。黑影一侧身,轻轻巧巧就躲开了。孟婆正欲在打,忽然听见那黑影急忙叫住了他:“孟姑娘,在下并非为黄泉花而来。”

       哎,这声音听着耳熟!

       孟婆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赵将军,顿时放了心。想起自己先前所作所为,不禁脸颊通红:“那……那个……对不起,姑娘我不是故意的……”

      赵云淡淡一笑:“无妨,在下知晓孟姑娘只是喜爱这园里的花,是张苞他们这些小辈唐突了姑娘,在下替他们陪个不是。”

       果然是赵将军就是善解人意!

       孟婆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高兴道:“姑娘我心胸宽广,既然将军都这么说了,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这群小辈计较了!”

       赵云杵在原地当摆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诸葛亮只教他说了那一句话。最后还是孟婆问道:“对了赵将军,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赵云有些为难。

       孟婆见状爽朗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们都几百年的交情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姑娘我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赵云望着孟婆尴尬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孟婆突然听见身后“刺啦”一声,转身看去,只见一人羽扇纶巾,正背着竹篓,毫不留情地扫荡着自己的黄泉花。

       那人,可不就是诸葛亮? 

       “姑娘我的花!!!”

       见自己被发现了,诸葛亮却没半点心虚,反倒一脸淡定地又摘了一朵。

      孟婆怒火中烧,操起拐杖就要上去打,然而却被一个人给死死拦着,她这才想起来对方还有一个同党。 

       呜呜呜,世道变了,赵将军也变了,太浪费姑娘我的感情了!

       孟婆眼睁睁地看着诸葛亮背着整整一竹篓的、比关兴怀里抱得还多的黄泉花不紧不慢地离开,却被赵云拦住怎么也过不去。

       远远得,天边飘来诸葛亮的声音:“子龙,撤退!”

       赵云朝孟婆抱歉地笑笑:“对不住,孟姑娘。”他一个箭步就胯出去老远,哪里是孟婆能够追得上的?

      孟婆气得跳脚。

      白无常勾完魂回来就见孟婆一个人守着花田,算算日子,似乎是到中秋了。他想向孟婆讨“讨点”黄泉花回去送给小黑,便上前来安慰可怜的孟婆,一只手背在身后偷偷折花。

     只是这次他没能成功,孟婆在经历各种骗局以后,识破了他的诡计,一拐杖把白无常勾了过来,然后不由分说地揍了一顿。

     看着白无常可怜兮兮地向面无表情的黑无常讨安慰,孟婆感觉自己整个鬼都不好了。

     别以为姑娘我不知道你皮有多厚,不就是想多吃点豆腐吗!!

      现在的年轻人啊……

      孟婆怀念地想,似乎曾经的她也有过这份美好的悸动呢。

       那时,她还不叫孟婆。

       孟婆说,地府不过中秋节。

       可是今年的中秋节,孟婆的花园依旧是很热闹呢!

      ————————————————

      诸葛亮背着竹篓,不必放慢脚步,身后的人就很快跟了上来。

       “孔明。”

       诸葛亮调笑道:“子龙今年惹恼了佳人,以后每年恐怕都讨不到黄泉花了。只能委屈赵将军,日后要屈尊和亮一起作贼了。”

       赵云想起孟婆幽怨的眼神,考虑找个时间过去告个罪。

       诸葛亮一看他的样子,便把对方的心思猜了七八分,有意逗弄于他,便道:“子龙莫不是后悔帮我了?”

       赵云摇头,认真道:“只要与孔明一起,在下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后悔。”

       诸葛亮闻言一笑,将手里刚摘的最后一朵黄泉花递进赵云手里,然后握住他的手,倾身上去,勾住他柔软的唇舌厮磨一阵,直把人折腾得面红耳赤,才轻笑道:“子龙说的任何事情,包括这个吗?”

      面对心上人灼灼的目光,赵云讷讷得说不出话,窘迫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才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自……自然包括……”

       诸葛亮大笑,心情尚好地放过了熟透了的小将军。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并肩越走越远。

      诸葛亮想,看来今年中秋节的月饼,还是一样的甜呢!

     只是,要等回家,才能好好享用了。

 

 

                                     ——完——


    中秋节的小甜饼,大家中秋快乐!

    


varasa

成立男团后的好处可能就是,新衣服比皮肤要出的快多了hhh我先磕爆为敬艾玛真香

成立男团后的好处可能就是,新衣服比皮肤要出的快多了hhh我先磕爆为敬艾玛真香

清梦醉江湖

迟到中秋文第二弹
既然已经有三篇了的话,那之前说的日期可以往后延那么一两天吗?因为太冒险了(=^・ェ・^=)

迟到中秋文第二弹
既然已经有三篇了的话,那之前说的日期可以往后延那么一两天吗?因为太冒险了(=^・ェ・^=)

清梦醉江湖

迟来的中秋贺文第一弹
被我小妹找到了,在她的枕头里面(划重点)┐(─__─)┌
谢谢小可爱的安慰 @一只苟拉基
然后呢老规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忘忧  @一只一  @江舟晚吟(最爱本命江澄【江晚吟】)
因为粉丝也@了了,所以嘛,后面就不用了,等新够五个了再说

迟来的中秋贺文第一弹
被我小妹找到了,在她的枕头里面(划重点)┐(─__─)┌
谢谢小可爱的安慰 @一只苟拉基
然后呢老规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忘忧  @一只一  @江舟晚吟(最爱本命江澄【江晚吟】)
因为粉丝也@了了,所以嘛,后面就不用了,等新够五个了再说

偷桃酥的猫

【亮云】莲蓉月饼 (中秋贺文)

  莲蓉月饼真的是这世上最甜最好吃的月饼了趴!


  短短的中秋贺文 最甜的云妹送给冷圈的宝贝们鸭


又一年中秋,诸葛亮仍然是在公司里度过。

最近遇到一个棘手的客户,要求很多但老板硬是压着诸葛亮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导致每天他到家的时候月亮都已经挂在空中很久了。

好不容易按照客户的要求改完了所有的方案以后,有些困倦地开着车回家,想着怎么补偿赵云。

开了门以后屋子里一片漆黑,客厅里一架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黄晕,赵云窝在柔软的沙发里睡着了。

还保持着少年气息的赵云脑门上依然天天绑着可以束起刘海的发带,乖巧的栗色头发软塌塌地耷拉在脑袋上,整个人缩成...

  莲蓉月饼真的是这世上最甜最好吃的月饼了趴!


  短短的中秋贺文 最甜的云妹送给冷圈的宝贝们鸭







又一年中秋,诸葛亮仍然是在公司里度过。

最近遇到一个棘手的客户,要求很多但老板硬是压着诸葛亮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导致每天他到家的时候月亮都已经挂在空中很久了。

好不容易按照客户的要求改完了所有的方案以后,有些困倦地开着车回家,想着怎么补偿赵云。

开了门以后屋子里一片漆黑,客厅里一架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黄晕,赵云窝在柔软的沙发里睡着了。

还保持着少年气息的赵云脑门上依然天天绑着可以束起刘海的发带,乖巧的栗色头发软塌塌地耷拉在脑袋上,整个人缩成一团,把头埋在怀里,均匀地呼吸着。

诸葛亮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看着熟睡的赵云,关掉了台灯小心地把赵云抱起来走向卧室。

卧室里也被怀里的人细心的留了台灯,诸葛亮顺手把公文包放下,然后将赵云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起身出去洗澡。

赵云在床上睁开了眼睛,看见浴室的灯还亮着,迷迷糊糊地跑到浴室里去。

诸葛亮正裸着上半身,赵云突然开门进来,随后脸悄悄地一红,把脸撇开用眼睛偷偷地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虽然看着挺瘦的,但是完美身材所拥有的样样不少。水珠滑过腹肌直线向下,诸葛亮手里还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有些讶异地看着不小心冲进来的赵云,嘴角微微上勾。

“对不起亮亮,我……”

“好看吗?”

“什么?”

“你盯着我好久了。”

“是吗……”

赵云的脸不争气地通红,往后退了几步打算退出浴室,被诸葛亮一把拉回来抵在门后,几乎贴脸地盯着面前熟透的人。

“白嫖还想跑?”

赵云的脸越来越红,蔓延到耳根,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

“不补偿我别想跑哦云云。”

“怎…怎么补呜…!”

赵云看着眼前的人的脸慢慢地向前推进直到俘获了自己的薄唇,有些来不及反应诸葛亮的节奏,吃力地应和着。

赵云紧闭着眼睛,怕自己一下就陷进诸葛亮的温柔乡里。

软舌轻轻地在口腔内搅动着,拉出暧昧的银丝,滴在赵云深蓝色的上衣上,形成更深颜色的水渍。

几乎让赵云到喘不过气的情况诸葛亮才舍得离开已经被玩弄的彤红的薄唇,还略有回味的舔舔嘴。

“月饼还是吃的你喜欢的莲蓉吧?”

“呼……嗯。”

“甜的,我也要吃。”

诸葛亮有些撒娇似的抵着赵云的额头轻声地说。

“冰箱里还有两个,我去……”

“我不是说月饼。”

“那是……”

诸葛亮把赵云打横抱起丢到卧室里随手解开衣服。

“是你。”

 

  

亦清

『亮云』不再 第三章

         其实那天诸葛亮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告赵云的黑状,只是像平常一样接赵云回家——自从他上了初中,就一直是他骑车接赵云了。

        一路都是沉默,明明平时他们也不怎么讲话,可是赵云就是莫名觉得心虚:他会不会生我气了?其实他管我也是为我好,他也很累的……他突然心里发酸:可是我也好累啊!

        就算一路都在心累,看起来赵云也只是在发呆,到家了还是诸葛亮叫他他...

         其实那天诸葛亮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告赵云的黑状,只是像平常一样接赵云回家——自从他上了初中,就一直是他骑车接赵云了。

        一路都是沉默,明明平时他们也不怎么讲话,可是赵云就是莫名觉得心虚:他会不会生我气了?其实他管我也是为我好,他也很累的……他突然心里发酸:可是我也好累啊!

        就算一路都在心累,看起来赵云也只是在发呆,到家了还是诸葛亮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一直在发呆。”诸葛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能说我想跟你道歉吗?

       见他不说话,诸葛亮也就没管他,帮顾岚端了菜,又盛好了饭,边和顾岚讲了些学校的事。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感觉很好啊……所以有个哥哥也不错的吧。

        吃完饭,诸葛亮在厨房洗碗,赵云一脸别扭地站在一边看着他。

        诸葛亮一会儿就受不了赵云目光的“洗礼”,问:“有事?”

        “啊?”赵云愣了一下,光速回答,“我帮你洗碗吧!”

       诸葛亮顿时觉得好笑:他站这半天就为了洗个碗?“算了吧你,洗又洗不干净。”

       “哦……”赵云一下耸拉下来,眼睛盯着脚尖,小小声地说,“我就想和你道歉,其实你管我也是为我好,我不应该和同学讲你坏话……”然后又讲不下去了。

        “现在知道我好了?我还以为你一直讨厌我呢。”诸葛亮顿了顿,“岚姨对我也很好,对你……就算是多了个弟弟吧。”赵云顿时感动,就听他补充了一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

        顿时不感动了!赵云自知理亏,对他做了个鬼脸:“我写作业去了!”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诸葛亮中考那天赵云还要上课,陪他到了考场就得赶去学校了,最后,赵云咬着个包子,在考场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考场内的诸葛亮对他笑了。这就是赵云对诸葛亮最后的印象了。


忘川.落雪

all云(师生恋)3主人公简绍

在学院里有家财万贯的贵族有高贵血统的王族有普通平民有混血魔族

魔族: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李元芳

平民:诸葛亮、扁鹊、、张良

贵族:韩信、李白、狄仁杰、、白秋(自制人物赵云的姐夫)、夏侯惇

王族:赵云、赵灵(自制人物赵云的姐姐)

赵云:王族的二王子长相既可爱又成熟眼睛如同星辰大海美丽极了

韩信:白龙一族的大少爷长相帅气阳光头发白色扎了哥高马尾很(娘炮)划掉

李白:狐族的大少爷喜欢叼一根草张天吊儿郎当没有一点贵族气息

夏侯惇:一个贵族家的少爷却整天无所事事闲着没事但是体力很好是个体委

诸葛亮:一介平民但是机智无人可挡绝对强大凭学习进入王者大学

张良:和诸葛亮一样凭学习考进王者大...

在学院里有家财万贯的贵族有高贵血统的王族有普通平民有混血魔族

魔族: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李元芳

平民:诸葛亮、扁鹊、、张良

贵族:韩信、李白、狄仁杰、、白秋(自制人物赵云的姐夫)、夏侯惇

王族:赵云、赵灵(自制人物赵云的姐姐)

赵云:王族的二王子长相既可爱又成熟眼睛如同星辰大海美丽极了

韩信:白龙一族的大少爷长相帅气阳光头发白色扎了哥高马尾很(娘炮)划掉

李白:狐族的大少爷喜欢叼一根草张天吊儿郎当没有一点贵族气息

夏侯惇:一个贵族家的少爷却整天无所事事闲着没事但是体力很好是个体委

诸葛亮:一介平民但是机智无人可挡绝对强大凭学习进入王者大学

张良:和诸葛亮一样凭学习考进王者大学和诸葛亮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谁也没想到会爱上同一个人

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是人与魔族的混血长呢那叫一个字帅凭借这学习还行考进王者大学

赵灵:字夏颖是十足的美人胚子长相冰冷再加上哥王族未来继承人的身份和气场一个眼神杀死一堆人就散这样眼睛里淡蓝色单纯如同白雪般纯洁

白秋:字天宇是白鹰一族的大少爷长相冰冷帅气和王族大小姐赵夏颖是青梅竹马从小有婚约两人也互相喜欢两人被称为白雪组合

我可以

亮云 土电话

一个幼儿园设定的土电话的梗

好幼稚的 但是有点甜甜甜 写的我一脸姨母笑

无脑ooc是肯定的了hhhhh




有一天夏天太阳很大很大,大树很绿,幼儿园的老师在教小孩子们做土电话。

 

“把两个纸杯的底分别扎一个小孔,再把线穿进去打一个死结固定住就好啦!”老师说道。

 

赵云很认真很认真的做好了一个土电话,做完鼻尖都出了一点汗,小脸红扑扑的。

 

“亮亮亮亮!你看!”赵云刚做完就赶紧拿给诸葛亮看,脸上带着笑,“老师说两个人用这个就算隔着很远也能对话!”

 

“对啊。”诸葛亮知道土电话的原理,就不太感兴趣。

 

“咱...

一个幼儿园设定的土电话的梗

好幼稚的 但是有点甜甜甜 写的我一脸姨母笑

无脑ooc是肯定的了hhhhh




有一天夏天太阳很大很大,大树很绿,幼儿园的老师在教小孩子们做土电话。

 

“把两个纸杯的底分别扎一个小孔,再把线穿进去打一个死结固定住就好啦!”老师说道。

 

赵云很认真很认真的做好了一个土电话,做完鼻尖都出了一点汗,小脸红扑扑的。

 

“亮亮亮亮!你看!”赵云刚做完就赶紧拿给诸葛亮看,脸上带着笑,“老师说两个人用这个就算隔着很远也能对话!”

 

“对啊。”诸葛亮知道土电话的原理,就不太感兴趣。

 

“咱们两个试试这个土电话吧!”赵云可兴奋了,一手拿着一边的纸杯,一手把另一个纸杯递给诸葛亮。

 

诸葛亮本来不想试的,因为他觉得这个可幼稚啦。但是一看到赵云亮晶晶的眼睛,小脸就带着点不情愿地接过去了。

 

“歪?”赵云的声音软糯糯的,“亮亮听得见吗?”

 

“听得见。”诸葛亮的声音相比起来就平静很多。

 

“这个真的感觉和打电话一样诶!”赵云笑得可开心啦。

 

诸葛亮看见赵云笑了脸上就也带了点笑。明明很开心就是要忍着一点,因为这样比较酷嘛。

 

这是幼儿园最后一节的手工课,下了课赵云和诸葛亮还一直拿着土电话不松手。

 

最后要回家了,土电话的线太短啦,拿着就没法回家,赵云实在没办法就松开了手。

 

赵云有点不高兴了,小脸皱了起来,嘴微微撅了起来,感觉快要哭了似的。

 

诸葛亮看见了,小天才的冷静瞬间就不在啦,赶紧安慰道:“以后我给你做一个线很长很长的土电话,就算隔着很远也能聊天的那种!”

 

赵云一听就高兴了起来,刚才的郁闷好像被吹走了一样,连连点头,乐的小白牙都露出来了。

 

“亮亮最好啦!”赵云软软的说,还凑过去亲了一下诸葛亮的脸。

 

诸葛亮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能随便亲别人的!”

 

“可是亮亮不是别人啊!我最最最喜欢亮亮啦!”赵云认真的说,说最这个字的时候还加重了语气,连着重复了好多好多遍。

 

“那……以后你除了我不许亲别人!”诸葛亮悄悄的提出了自己的小私心。

 

“嗯嗯!拉勾!”赵云说完就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诸葛亮赶紧把手指头伸出去。

 

拉完勾诸葛亮露出了一个特别特别不一样的笑。

 

后来长大了赵云才明白,这个笑是计划得逞露出的腹黑的笑。

 

“明明当时你答应我给我做土电话的!”

 

“你这不就在我身边嘛,用不着土电话,难不成你还想去哪?”

 

然后就开始啵啵啵啦(•̀ᴗ•́)و

varasa
我的太阳变成了我的月我不会再被...

我的太阳变成了我的月
我不会再被照耀的睁不开眼
它在我的日子因为我阴晴圆缺
我在它怀里逐渐也能向天空靠拢
可时光已经开始在地上行走

对我来说已经过于寂寞

我的太阳变成了我的月
我不会再被照耀的睁不开眼
它在我的日子因为我阴晴圆缺
我在它怀里逐渐也能向天空靠拢
可时光已经开始在地上行走

对我来说已经过于寂寞

UWillNeverFindMe

亮云 算计 08

8.


转眼就到了周末。 

赵云看了一眼手表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今天晚上刘备张罗了一个饭局 为了庆祝公司里顺利完成的几个case 顺便大家伙联络联络感情 好久都没在一起聚了。地点还是在他们经常聚会的老地方 吃到老板都认识他们了 每次都给刘备他们留一间大包房 还附赠各色水果小菜。


现在收拾收拾出门应该来得及。 赵云马上打开衣柜 思考了一下今天穿什么。 

赵云的衣柜并不像其他工程师一样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格子衫牛仔裤。在小婵隔三差五陪她去逛个街的情况下 他的穿衣品味还是有所提高。他突然想起...

8.

 

转眼就到了周末。 

赵云看了一眼手表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今天晚上刘备张罗了一个饭局 为了庆祝公司里顺利完成的几个case 顺便大家伙联络联络感情 好久都没在一起聚了。地点还是在他们经常聚会的老地方 吃到老板都认识他们了 每次都给刘备他们留一间大包房 还附赠各色水果小菜。

 

现在收拾收拾出门应该来得及。 赵云马上打开衣柜 思考了一下今天穿什么。 

赵云的衣柜并不像其他工程师一样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格子衫牛仔裤。在小婵隔三差五陪她去逛个街的情况下 他的穿衣品味还是有所提高。他突然想起上次小婵愁眉苦脸的给他打电话 吐槽吕布天天就是T恤加大短裤 每次小婵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和他一起出门都不太适应。

“别人都得想‘这傻大个还挺有钱’”这是貂蝉的原话。“你说吕布长得也不差 八块腹肌妥妥的衣架子 怎么就是不能放弃他的那些颜色各异的T恤衫呢?”

他看着这一堆衣服陷入了沉思 突然又有点理解吕布。

赵云头痛 心想算了 都是熟人 就穿运动装好了。他可不想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还要穿正装。

他随便套了个卫衣穿上 这好像还是上大学的时候买的。接着火速穿上了牛仔裤和运动鞋 正打算出门的时候 突然看到了放在桌上的蓝色发带。 这种发带他有很多条 在他上高中和大学的时候基本每天都戴。 夏天在外场打球的时候很热 他就用发带把自己薄薄的刘海束起。

 

好久都没戴了……要不今天戴一下吧。反正都穿的这么随便了。

他美滋滋的想着 戴了发带出门了。 

 

好消息是 这一路都没怎么堵车 他开得非常顺利。

坏消息是 他到得有点早 进了包房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他随便找了个边上的位子坐下 开始玩起了手机。

 

“子龙?你到的好早。” 赵云一看不由大喜 进来的正是诸葛亮。 诸葛亮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大衣 更显得他身姿挺拔 眉目俊朗。

“阿亮你也到啦 快坐快坐 今天没堵车 到的早了些。”

仔细看见赵云 诸葛亮呼吸一滞————那蓝色的发带好像带他回了那年秋天 阳光下与赵云初见的时候。他的记忆从未如此清晰过 树叶的沙沙作响都犹在耳畔。眼前看到的 好像是年少的他。

诸葛亮顿时觉得有些眩晕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怆与喜悦交织 像藤蔓一样爬上了心头。 利刺扎进了胸口 痛的炽烈 鲜血溢出 却又是滋养着 在心尖上开出了一朵花来。

赵云看诸葛亮面色发白 赶紧倒了一杯水 拿过来递给诸葛亮。

“阿亮你还好吗?怎么看你脸色这么差?”

诸葛亮谢着接过了水 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 可能刚才上楼有点急 低血糖犯了。”

赵云一听这怎么行 赶紧搀扶着他坐下 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没过一会赵云就回来了 手里拿着两个棒棒糖。

“我在楼下便利店买的 着急就随手抓了两个。你想吃草莓味还是西瓜味?”

诸葛亮嘴角不易察觉的勾了一勾“你陪我吃嘛?”

赵云没想到他竟会这么问他 磕磕巴巴的回答道:“你……你先选一个 自己一个人吃太诡异了 我就陪你吃。”

诸葛亮笑了“那我要西瓜味的”

 

草莓味太甜 像你。

 

于是两个人开始沉默地吃起了棒棒糖。

 

孙尚香挽着刘备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尴尬的场景。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刚才开门的方式不对 这两个人搞什么?

诸葛亮面无表情咬着棒棒糖 画风清奇 孙尚香特别想给他照下来 但碍于这么多人都在 还有自家老公事业的兴亡 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尚香姐!你可算回来啦”

刘备在旁边笑道“她要是再不回来 我都要入股康X傅了”

孙尚香笑骂“你还好意思说? 连煮个速冻饺子都不会 活该饿死你。”

 

过了一会关羽张飞也到了 还有公司里的另几个前辈。大家开开心心的围聚在一起 谈论着生活琐事 充满了美好的烟火气息。 

 

诸葛亮有些沉默 一是性格原因 二是和他们没有很熟 他就坐在那里默默的听大家讲话 不时点头附和。

 

突然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主任黄忠像是想到了什么 话题转到了诸葛亮身上。

“听说之前和通用合作的那个项目是咱们公司新来的诸葛先生搞定的 他们公司吹毛求疵要求很高 这样都能圆满完成 诸葛先生真是前途无量啊。今日一见又是一表人才 咱们公司有这样的人才真是福气啊!”

 

“前辈说笑了 没有你们打下的坚实基础 我们怎么能这么顺利的拿下这个项目呢。 我还有很多要向你们学习的地方。 这个项目比我想的要复杂 赵云的小组也帮了我们很多 这样说来我也得感谢子龙了。”

赵云在旁边小声嘀咕“咱俩谁跟谁”

 

黄忠哈哈大笑“ 诸葛先生这么年轻就事业有成 不知有没有女朋友? 我侄女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岁数比你小不了两岁 要是没有的话不如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你们年轻人也好多互相了解了解。”

 

顿时 餐桌上鸦雀无声。

 

赵云想的是 完了 阿亮不但不是单身 而且还是弯的啊啊啊啊 这可怎么办 要当众出柜了吗 要不我帮他打掩护吧。

孙尚香想的是 ……都告诉刘备这种饭局就不要叫黄叔来了 这种长辈爱好就是给人介绍对象 刚回来就不让我省心 气。

诸葛亮想的是 ????上一秒还说着工作怎么下一秒又转到感情问题上来了 我未婚夫就坐我旁边 我给你介绍介绍?

 

突然 刘备接起了话茬“对对对黄叔的侄女也是学霸 从牛津毕业的 上次还给我们看过照片 长得也好看 阿亮你要是单身的话考虑考虑 黄叔真是没把你当外人 能入他法眼的真是不多了。”

孙尚香悄悄踩了刘备一脚。

气死本小姐了刘玄德 我这想尽办法撮合他俩呢你还在这给我搅局。明天接着吃方便面吧你。

媳妇的爱去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可怜刘备一脸懵逼的遭受着孙尚香的眼刀 还有可能夹杂着诸葛亮的。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开口了

“谢谢黄前辈。我有女朋友了。”

 

赵云松了一口气。 

孙尚香倒吸一口气。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似乎感受到了孙尚香询问的目光 诸葛亮慢悠悠的接着说道“但是前两天分手了。”

 

孙尚香松了一口气。

赵云倒吸一口气。What??? 阿亮分手了?????

黄忠大喜 刚要继续。

诸葛亮又接着说 “但是我最近没有什么想谈恋爱的打算。实在抱歉。”

 

酒桌上又是一阵沉默。

 

张飞:“哎这菜都上齐了 一会该凉了 大家快吃呀,”

刘备:“翼德说得对!今天大家都敞开了喝 好久没聚一下了 咱们不醉不归!”

 

酒桌上觥筹交错 不知不觉已经入夜。

 

孙尚香张罗着打包 给这些孤苦伶仃的工程师程序员们的带回去 不时瞄着边上的诸葛亮和赵云。大家为了祝贺赵云和诸葛亮(?) 都在给他俩敬酒 赵云最近在吃头孢 没喝酒。就苦了诸葛亮 被这帮老油条们灌得有点多 安静地坐在一旁 脸颊微红 目光呆滞。

“子龙 你一会把诸葛送回去吧。他肯定开不了车了。“

“嗯 没问题尚香姐 那就辛苦你照顾大哥了 我先带阿亮走了。“

赵云掺着他 给他安排在了副驾驶 细心的系好了安全带。

刚坐好 赵云才想起来并不知道诸葛亮家在哪里。

“阿亮……?“

一看诸葛亮正靠在车窗上 呼吸均匀。

其实诸葛亮酒量很好 只是他喝酒上脸而已。他现在除了稍微有点晕之外 头脑还是清醒的。之前有一次过年和庞统拼酒 为了证明自己没醉 只好当着庞统的面现场做了一套高数题。二十分钟解完。 满分。最后那道大题还写了两种解题思路。庞统一边对着答案一边冲诸葛亮摇头 直呼变态。

 

哎…… 算了吧 先带回自己家再说。万一半夜难受还有个人照顾。阿亮怎么…… 怎么就分手了呢?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车子缓缓发动 驶入漆黑的夜色里。

车里放着一首轻缓的英文歌。

是Bang Gang的My special one

 

I miss you more than word can explain.

You are always in my heart.

You are always in my heart…

 

诸葛亮闭着眼睛靠在车窗上 脑海里轻轻勾勒着赵云侧脸的轮廓。脸上是不易察觉的微笑。

 

My special one.

君十四

寻云千里桃

_15_

    青山脚下的小镇中新开了一家医馆,据说能治好世间所有的病,但唯一让人奇怪的是那个医馆的医生。他的皮肤和常人的不同,显出病态般的青色,看病时更是沉默寡言,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可他的医术确实高超,所以生意并不是很冷淡,每天都会有许多看病的人前来。

    赵云最近总是休息不好,他经常会半夜惊醒,之后就再无睡意。

    使他惊醒的是一个梦。

    赵云说不上来这个梦的好坏,但却使他情绪波动异常。他曾试想过与韩信交流此事,但不知为何终是没有开口。

   ...

_15_

    青山脚下的小镇中新开了一家医馆,据说能治好世间所有的病,但唯一让人奇怪的是那个医馆的医生。他的皮肤和常人的不同,显出病态般的青色,看病时更是沉默寡言,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可他的医术确实高超,所以生意并不是很冷淡,每天都会有许多看病的人前来。

    赵云最近总是休息不好,他经常会半夜惊醒,之后就再无睡意。

    使他惊醒的是一个梦。

    赵云说不上来这个梦的好坏,但却使他情绪波动异常。他曾试想过与韩信交流此事,但不知为何终是没有开口。

    “连续一周了,若今夜还是如此,便去看一下吧。”夜间,赵云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小声嘟囔着。

    赵云躺下之后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闪烁着一些不寻常的光,只是紧皱着眉头,表达自己的痛苦。

    梦中有一片桃园,要比诸葛亮的桃园更梦幻,里面种满了桃树。

    位于中心的一棵桃树上坐着两位男子,他们之间有说有笑的,关系似乎很亲密。之后又出现了两个男子,哦不,是四个,几人相聚在桃树之下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赵云想去看清他们的脸却见画面一转,天空中布满了雷云,熊熊大火在园中燃烧,天雷劈在园中的那棵巨树上,赵云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那一瞬停止了跳动。

  白发男子站在空中,似乎在与谁对峙,赵云也随他抬头,入眼的却是一片空无。

    就在第二道天雷劈下之际,有一道银光闪过挡在白发男子身前,那是一条银龙,但此时银龙浑身上下都布上了伤痕,宛如点上去的血花般刺眼。

    第三道天雷即将来临,但他们好像没有办法抵挡了。

    雷鸣声刺破长空,赵云猛然惊醒,看了眼窗外的天,原来是下雨了。赵云舒了口气,但心中还是有些悲伤的情绪。

    赵云知道,今夜他是注定无法再睡了。

    赵云穿好了衣服推开门,撑着一把旧伞走了出去。

    赵云并不认为自己得了什么病,但他依稀记得,那个医馆的医师与自己梦中的一个人有着相仿的模样,他想去看看,在他那里会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雨滴打在旧伞上,淅淅沥沥的,像在讲述什么。

    赵云走在被雨水打湿的小路上,也许是天还晚,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店铺也关着门窗。赵云四处看着,寻找那家医馆,只见隐蔽的小巷口挂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牌子,上面简单地写着“医馆”两字。

    赵云撑着伞走进小巷中,楼房将最后的一点光亮也遮挡起来,衬的巷中阴暗无比。

    医馆坐落在小巷深处。赵云敲了敲医馆关上的门,小巷中传来了一阵回音。赵云不禁打了个颤,暗道:“怪不得会有怪医之称啊,阴森森的。”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开门,赵云疑惑般又抬臂欲再敲,哪知还未接触到门就见门被打开了一个缝隙,缝隙中露出一只眼,伴随的还有阴沉的声音:“医馆现在关门了,天亮再来。”无不透露出拒客的意思。赵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也是真傻,人家医馆也是做生意的,讲究时间,自己这大半夜就跑来了,不是打扰了人么。赵云歉意地笑了笑转身想要离去却又被叫住。

    “……既然我都被吵醒了,就帮你看看吧。”里面的人说着将门拉开,赵云逐渐看清了那人的全貌。如众人传的那样,有些病态的肤色,还有很深的黑眼圈挂在褐瞳下。

    赵云跟着那人进了医馆,四处打量着,直到前面的人停在一个桌子前。他也没有转身,淡淡地问:“这么晚来打扰我,是因为失眠?”赵云搓了搓鼻尖点了点头,却又意识此人背对着他,刚要开口却又听那人说着:“不必拘谨,我叫扁鹊。”随后他转过来看着赵云,晃了晃手中的药剂,继续问:“你有什么想问我的?”赵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很自来熟的医生,有些怀疑沉默寡言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扁鹊看着赵云愣神的样子不免有些想要发笑,这个小青龙还和之前一样容易出神。

    他也不心急,只是静静地等着赵云开口,虽然他早就知道赵云会问什么。

    赵云皱了下眉头,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跟扁鹊说自己是因为总是做噩梦才来会不会被赶出去,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说出来会好点,于是他就跟扁鹊讲述了自己的梦境。

    赵云对这个只见过一次的人有种莫名的信任。

    扁鹊认真地听着,可到后来却锁起了眉。

    他明白,这是赵云的上一世。但是不应该记得的,那个阵法是不会给他们留下记忆,但……扁鹊沉思了一会儿,从木桌旁侧的架上取下来一本书翻找了起来。

    赵云看着扁鹊的动作有些云里雾里了,他怎么觉得这幅表情……跟自己生了什么大病一样。

    扁鹊翻找着记载法阵的那页,再次确认了不会有差池后转身看向赵云。

    “你想知道你那个梦哪里来的吗?”

    “当然。”

    “……我可以让你看到自己的过去。”

    “我的过去?”

    “是,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知道。”

    不会想知道?

    赵云有些疑惑了,自己的过去自己记得虽不说很清楚,但也不会遗忘多少,但扁鹊的神情让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一重更为神秘的身份。

    “……请让我知道,我的过去。”

    “当真决定了?”

    “是。”

    惊雷划过,雨下的更大了。

    扁鹊看着赵云坚定的眼神叹了口气,从众多药瓶中挑出蓝色的瓶子,递给赵云。

    “喝了它。”

    赵云接过药剂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淡淡地看着手中的药。

    他想知道,自己所谓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样子。

    赵云打开药瓶,将瓶中的药剂喝了下去。

    味道有些甜。

    扁鹊扶着摇晃的赵云,将他移到一张简陋的床上,安顿好之后不免有些无奈。

    “你这毫无防备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希望我们做的,不是错误的选择吧……”

    “子休。”

    传闻有贤者,梦见自己化作了蝴蝶,飘入了别人的梦境,醒来后却又觉得是自己经历的事情。

    到底是梦见了真相,还是经历了真相?

    只有你自己才能清楚。


_TBC_


每周只星期20个小时,我fo了啊【哭】

又一对cp,是朋友点的,嘿嘿嘿。

云云离亮亮的身世又近了一步呢。


Lenyershoyr
来一发骚气云妹儿【云妹妹你坐船...

来一发骚气云妹儿
【云妹妹你坐船头,亮亮我呀岸上走~】
……//

来一发骚气云妹儿
【云妹妹你坐船头,亮亮我呀岸上走~】
……//

蓝砚墨书

桃:“我在上,你被压,啧。”

师:“同。”

掌控:“嗯。”

原皮亮:“……”

指挥:“……”

暗鸦:“……”

妈哒!一群小妖精!我今天就要反攻!

--------------

指挥:“…我今天在上。”

原皮云:“那先让我上一下?”

指挥:“………好。”

事后……

原皮云“开心。”

指挥“妈的色诱扛不住。”

--------------

原皮亮“……我,我今天在上?”

上将:“……好啊。”

事后……

原皮亮:“妈的!不是我在上边让你干!”

上将:“……”我什么都不知道,嗯!对的!

--------------

暗鸦:“……”一下坐上去。

炎影:“?”...

桃:“我在上,你被压,啧。”

师:“同。”

掌控:“嗯。”

原皮亮:“……”

指挥:“……”

暗鸦:“……”

妈哒!一群小妖精!我今天就要反攻!

--------------

指挥:“…我今天在上。”

原皮云:“那先让我上一下?”

指挥:“………好。”

事后……

原皮云“开心。”

指挥“妈的色诱扛不住。”

--------------

原皮亮“……我,我今天在上?”

上将:“……好啊。”

事后……

原皮亮:“妈的!不是我在上边让你干!”

上将:“……”我什么都不知道,嗯!对的!

--------------

暗鸦:“……”一下坐上去。

炎影:“?”

暗鸦:“我,日你。”

炎影:“……”实力拒绝,扛上就日。

事后……

暗鸦:“……爽……”

炎影:“……”蠢蠢欲动。

---------------

三人:“…………”

---------------

桃:“过来。”

执事:“……好,白,白天……”

桃“哼,白天怎么了。”

执事“百日宣淫不好。”

桃“啧。”直接上!

事后……

桃:“开心。”

执事:“……”脸红

----------------

掌控:“过来。”

未来纪元:“……”走过去

掌控:“亲我。”

未来纪元:……

脸红亲了一囗

掌控:“…算了…我来。”

强日。

未来纪元:“唔……”

事后……

掌控:“这家伙真是个木头,不过……”

未来纪元:“……”脸爆红。

-----------------

老师:“……他一个学生我不好下手啊……”

嘻哈:“唔,老师我今年十八了呦~”

老师:“不……”还是被罪恶感包围了……

嘻哈:“啧!不做算了!我去找别人…”

老师:“……”一把把人拽过来办公室来一发

事后……

老师:“完了……我犯罪了……”

嘻哈:“还要再来吗~”

老师:“咳,回,回家……”

嘻哈:“……”计划通~

桃&掌控瞪着老师:“啧!为什么这家伙的这个这么主动!”

我可以

亮云 后续的车

配合前文使用更佳!

瞎写的。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我莫得动力了。

https://m.weibo.cn/6200658838/4414176938197094


配合前文使用更佳!

瞎写的。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我莫得动力了。

https://m.weibo.cn/6200658838/441417693819709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