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亮懿

69.5万浏览    135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7 11:03
绒骷
亡命鸳鸯 给 @迪亚 哥哥的辣...

亡命鸳鸯

给 @迪亚 哥哥的辣文配图
正文指路→Killer Misters

亡命鸳鸯

给 @迪亚 哥哥的辣文配图
正文指路→Killer Misters

嘟嘟嘟停车场

【亮懿】《贪》

小妈 ABO 一些自己乱七八糟的理解 所以ooc预警

废话占比极高× 我什么时候开车才能少点废话

石墨

也许有后文

小妈 ABO 一些自己乱七八糟的理解 所以ooc预警

废话占比极高× 我什么时候开车才能少点废话

石墨

也许有后文

月出

亮懿 | 别怕 别怕

你想过一个问题吗?


司马懿如果怕黑呢?


靠墙盘腿坐着的诸葛亮停止抛掷不存在的石子的行为,他的掌在空中一握。飒飒,平的球鞋底踏出,小巷中飘起少年运动衣飘飘的身影。


千万不要是这样啊,等我啊。


司马懿……!


红绿灯不作美阻隔了他,车流急促地发出巨兽的喉间声,吨位超过数十t的货车运载着不知何物,太阳停在路灯灯泡下三十厘米处,颜色比打在碗里的蛋黄还黄。


诸葛亮看了看左手腕,现在是18:37。


司马懿不怕黑,司马懿喜欢黑色,这是中学里人尽皆知的道理。说是道理都过头...

你想过一个问题吗?

 

司马懿如果怕黑呢?

 

靠墙盘腿坐着的诸葛亮停止抛掷不存在的石子的行为,他的掌在空中一握。飒飒,平的球鞋底踏出,小巷中飘起少年运动衣飘飘的身影。

 

千万不要是这样啊,等我啊。

 

司马懿……!

 

红绿灯不作美阻隔了他,车流急促地发出巨兽的喉间声,吨位超过数十t的货车运载着不知何物,太阳停在路灯灯泡下三十厘米处,颜色比打在碗里的蛋黄还黄。

 

诸葛亮看了看左手腕,现在是18:37。

 

 

司马懿不怕黑,司马懿喜欢黑色,这是中学里人尽皆知的道理。说是道理都过头了,因为没有人会想理所当然的事。诸葛亮记得第一次看到司马懿时,对方的白T恤包在撕扯破烂的夹克里,夹克是黑的皮的,他的眼睛也包裹在建筑物斜投的阴影里,是黑的。

 

司马懿擅长打群架,不是混在一群人里和另一群人打架,而是一个人和一群人打。他太桀骜无边了,所以有人要整治他,整治也整治得不得力,反而被司马懿摁着脑袋在地上摩擦。高三年级的教学楼在学校大门正对着的道路一端,教学楼后面是厕所、洗手区和停车区。诸葛亮曾经在一次自老师住处回教室的路上看见这位不良学生姿态凶狠地向下踹一个已经趴下的对手,就在洗手的单支水龙头下面,水滴被溅起来,夕阳在这飞舞的圆粒间飞速反射,给司马懿的衣边鬓角都添上一种英豪似的光晕,仿佛他正在穿越炮弹纷飞的火线。

 

英豪?那倒不至于,司马懿只是在打压同学罢了。处分领了不少,大过小过一罗锅,偏偏他有个做校长的爹,而且本校校风本来就很彪悍,摔了自行车就去干架的事在放学时间常有,所以他虽然称不上如鱼得水,日子一天天却也过得。

 

怎样?司马懿有一次打红了眼,路过的诸葛亮撞上这好似通红的枪口,被司马懿拽住衣领拖拽般拎向自个,他身高和诸葛亮相当,但是腕力大。诸葛亮知道抓老虎尾巴不能逆毛,显然他和司马懿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自行车车棚地盘割据问题”上的利益冲突,所以不要着急。司马懿耸起两道天然野生眉,觑着这个临危不惧的好学生,觉得好像见过对方。

 

当然见过,诸葛亮常年是上台领奖状的人,司马懿即使弓着腰窝在队伍后面低头玩小弟进贡来的手机,也偶尔有抬头放松眼球的时候。穿越一列列蓝白校服,也许两人的目光还有过交汇的片刻呢?见鬼,司马懿扯下嘴里别着的柠檬撞奶味棒棒糖,撑着肩膀,一面撑开五指将诸葛亮往下摁,一副要吃了对方的样子,叫嚣着怎样。诸葛亮根本一句话都没有说嘛,连暗含鄙夷不齿的眼神都没有递,这是一个心性老成的好学生,和一般的唯唯诺诺的好学生不一样。他想,司马懿本是垂花肩,练了肌肉也不离纤瘦的形,装雄壮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很好笑。

 

司马懿不知道诸葛亮心里将自己藐视到这种程度,否则他必掀了诸葛亮顶毛,发觉对方没有反抗的意思后司马懿放开了对方,还拍了拍对方被弄皱的校服胸口,因为身量高瘦的好学生抱着几本书籍的画面是具有美感的,他有欣赏美和艺术的眼,所以不想这画面由自己破坏。然而拍完之后,他当即差点后悔得把自个舌头咬下来。但好在没人看见。他高傲又幼稚地转身,扬长而去。

 

没有成为朋友,也不再是余光里路过的路人,春天伊始时,诸葛亮的QQ联系列表多了一个人,因为前一周的百日誓师大会司马懿迟到了,是事先知道自己会迟到的那种迟到,司马懿当时靠在冰柜前捞一根甜甜的橘子冰棒,脸上的创可贴脱落了一角,被风吹得招摇。他丢给老板娘五毛钱,想起什么后叫声不好,然后借着店里的二手笔记本上了个网,家里因为怕他用现代通讯技术联络发展不法组织,所以迟迟没有给司马懿买手机。

 

神经,我要是有手机,早就成为城区之王了。司马懿的思想充分证明了家长们此举的明智。随着鼠标划过班级群,他逮了一个看着顺眼的海洋图片作头像的人就发送了好友申请,司马懿乌烟瘴气的列表终于迎进来第一位水仙花儿般的人。他给“水仙花”发送戳一戳,然后说兄弟帮我占个座行吗。要前排的,要两个行吗,谢谢兄弟。诸葛亮没有拒绝他,当天司马懿要在底下给死党杨戬的演讲摇旗呐喊,对方虽然不认他为好友,但司马懿为着小时候借狗威慑对手的事,一直怀感恩在心。挺铁是黑手党当仁不让的事。

 

风轻轻,水蓝蓝,教室西墙上挂着的吊兰秀慧羞涩地生长,岁月也很快拖着尾巴跑起来。高考之后志愿填报,诸葛亮和也算交情甚笃的一班子去聚了聚。一下午他炸着头皮,在高渐离拍烂电子琴之前将其拉下了台,在司马懿拿着酒扳子直奔电视墙而去时将他打横捞了回来,酒吧里醉倒一批初尝苦酒的年轻人。诸葛亮想自己还真是来对了,捡尸的不法分子怕是没有,这群混世魔王别拆了人家店就万事大吉了。所有人都喝醉了,诸葛亮掐着手机列表一个个翻家长或熟人联系号码将他们打发了回去。

 

轮到司马懿时犯了难,他没有司马懿家里人号码,校长的办公号码无人接听,怕是只连在办公室里。醉酒的司马懿鼻尖脸颊一层郁郁的红,垂头不言不语,乖乖被诸葛亮搭着臂拖着走,走出酒吧前厅,走人行道。司马懿的家似乎意外的近,他按学生信息里登记的住址找着地方。有些人通常太看诸葛亮的学霸光环,忽略他也是管理班内大小事务的一班之长。老槐树里蝉声稀疏,司马懿被凉风吹了,要往诸葛亮身上腻歪,诸葛亮大恐,将其摁着脑袋推离出安全距离。歪的苗芽要从青少年时期掐起。

 

司马懿又安静了。上了楼,在司马懿兜里掏出钥匙,门打开了,诸葛可算功成,将其安置在了客厅沙发上后,诸葛亮准备走了。其实喝得不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将茶几上一些高点的瓶子挪远,给司马懿擦了擦胸口的湿渍,他突然发现这个居室采光有点问题:窗子是南向的,但南面竖着一栋烂尾的大厦,框架已经起来了还围着堆庞杂的脚手架,所以这个屋里接不到任何余晖,偏偏家里还养有不少大叶盆栽,还有一缸鳍鳞闪闪的白色招财鱼,总之阴美有余,阳气不足。半吊子算手诸葛摇头觉得不妥,但也没什么办法,这是别人的家。

 

他把司马懿留在家里。

 

司马懿做着梦,梦里老来找老板娘茬的小混混总算被他逮到一回,他照头将对方踹在毛坯墙上,拽着对方耳朵和后脑头发问,还敢吗?

 

家里有点冷,他在睡梦中裹了裹衣衫,但到底是夏天正盛,也只有一件衬衫可以拉扯而已。他在梦中无意识,但有一位梦境统治者如看不见的阴凉影子,笼罩在他头顶上,提醒着他,家是冷的,房间是黑的,灯光是死的令人失望的,他不想醒来。

 

诸葛亮在靠近学校外墙的一片下坡处停留着坐下,从这里看向校园中心,是绿草如茵的草坡。他还想最后再看看,在这离情未浓余热还温的时刻。他无聊地坐着,消磨了会儿时间,忽然想到今早收到的老城区一到七街因为管道改路停水停电的事,通知上说是晚七点到早七点,正是刚刚黑下去到最黑然后到真正亮起来之前。这段时光,司马懿应该颇为享受吧,他一向自诩黑暗中暴风登场的大魔王。

 

不对啊诸葛亮,他要是喜欢黑,怎么会在那个停电的冬天早晨,在散早自读的路上,紧闭着嘴巴贴着自己的手机投下的光亮,瑟缩却又不敢靠太近,活像一只落汤的鹳呢。

 

不对啊。诸葛亮起身开始奔跑。

 

夕阳擦着旗杆顶开始往下落。

 

万一他害怕呢?


灼 风

【劫色】(1)



司马懿坐在地上,目光死死地盯着几十秒前闯进来的男人。

他那双蓝色的眼眸蕴满冷冽的光,却比黑暗的房间还要深邃,要将人吸进深渊。

他那头蓝色的短发温柔又明媚,却和一身染血的黑衣一起,融进血冷硬的黑夜。

男人把半折的长刀随意插在脚下的某具尸体背上,像是个恶劣的墓碑。

诸葛亮也盯着司马懿,那个黑色长发的少年坐在地上,身上锁满了镣铐,眼神古井无波,如此血腥的场面,也只是缩了缩身子,此后再无动作。

诸葛亮玩味的笑了笑,走上前,在司马懿面前蹲下 。

“小美人,”他在衣兜里掏出一把钥匙,轻轻松松就打开一个手铐“不害怕?”

司马懿一动不动的看着诸葛亮的动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确实不害怕,他知道,要是没有这个男人突然杀进来解决...



司马懿坐在地上,目光死死地盯着几十秒前闯进来的男人。

他那双蓝色的眼眸蕴满冷冽的光,却比黑暗的房间还要深邃,要将人吸进深渊。

他那头蓝色的短发温柔又明媚,却和一身染血的黑衣一起,融进血冷硬的黑夜。

男人把半折的长刀随意插在脚下的某具尸体背上,像是个恶劣的墓碑。

诸葛亮也盯着司马懿,那个黑色长发的少年坐在地上,身上锁满了镣铐,眼神古井无波,如此血腥的场面,也只是缩了缩身子,此后再无动作。

诸葛亮玩味的笑了笑,走上前,在司马懿面前蹲下 。

“小美人,”他在衣兜里掏出一把钥匙,轻轻松松就打开一个手铐“不害怕?”

司马懿一动不动的看着诸葛亮的动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确实不害怕,他知道,要是没有这个男人突然杀进来解决了屋子里这群畜生,他明天可能就是飘向大海的一撮灰了。

诸葛亮打开了手铐和脚锁,却唯独留下了他颈间的项圈,他把锁链的另一头暴力拆解下来握在手里,轻轻扯了扯锁链。

像是在催促宠物狗走路的狗主人。

意识到这点的司马懿的脸黑如锅底。

诸葛亮毫不在意的俯下身亲了亲司马懿的耳垂,被少年瞬间转红的脸色取悦到勾起唇角。

“既然不害怕,那我劫个色吧。”

------------

司马懿真的是个很无趣的人,把人牵回家的诸葛亮意识到。

他不笑不哭也不闹,就那么顺从的接受安排,清理的干干净净后就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看电视。


不知来向,也无去处。

------------

诸葛亮一锅端掉的,是个污秽而肮脏的孤儿院。

那些崇尚自由洒脱的父母,带着恶魔的笑脸,把抛弃的孩子交给另一群带着笑脸的恶魔。

诸葛亮到那时,那群人正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举行孩子们器官换来的盛宴。

地下室满是自杀和承受不住虐待而离去的灵魂。

司马懿是今天之后唯一的幸存者。

“喂,”诸葛亮很不开心的趴在沙发背上,右手把玩着司马懿的黑发,语气充满抱怨“电视比我好看?”

司马懿面无表情的扯回自己的头发,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小美人。”

“......”

“司马懿。”

“......”

“我说,司,马,懿,”诸葛亮得寸进尺的翻过沙发靠背,顺势倒在沙发上,头躺在司马懿的大腿上来了个完美的膝枕。“我在叫你,理一下我是基本礼貌。”

“哦,”司马懿依然盯着电视,“什么事?”

“没什么,你的声音真好听。”诸葛亮露出了一个跟他本人同样恶劣的笑容。

“.......”

“别这样嘛,”诸葛亮一把掐住司马懿的下巴,把他扭过去的头强行转过来,调笑的话还没有出口,眼中猝不及防撞入一张通红的脸。

“真可爱,受不了受不了,”诸葛亮的笑容加深了不少,恶劣程度也一起飙升“我们已经是室友了,快来跟我打个招呼吧~”

“ ......”

司马懿又扭过头,不愿意看这个沙雕。

“快跟我打个招呼,我刚刚还夸你呢,回夸是基本礼貌。”

“别夸我。”

“为什么?”

“你不配。”

“...?”


摸不得屁股

【亮懿】零下

狂乱摸鱼ooc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


他说不定已经死了,鬼知道。


入冬后天气越来越冷,落地窗前摆了张桌正好可以练字,诸葛亮低头看一眼铺平的宣纸,又抬头看一眼结了霜的窗玻璃,不太想承认自己是心绪难平。


人上了年纪好像都喜欢往小地方跑,古往今来,管这叫养老。现在市郊的房子也不便宜喽,诸葛亮还能隐约看见窗外结冰的湖,稀稀拉拉一圈柳树围着,干枯的苍老的枝桠徒劳地在空气里抓,像从大地裂缝里钻出来的黑烟。死在冬天的灵魂哭出来的眼泪会变成冰,诸葛亮记得司马懿是很怕冷的,要是被冻哭就很好笑,可惜司马懿是宁愿冻死的人。更冷的时候也见过呢,冰天雪地万踪寂灭,司马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热气,像...

狂乱摸鱼ooc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


他说不定已经死了,鬼知道。


入冬后天气越来越冷,落地窗前摆了张桌正好可以练字,诸葛亮低头看一眼铺平的宣纸,又抬头看一眼结了霜的窗玻璃,不太想承认自己是心绪难平。


人上了年纪好像都喜欢往小地方跑,古往今来,管这叫养老。现在市郊的房子也不便宜喽,诸葛亮还能隐约看见窗外结冰的湖,稀稀拉拉一圈柳树围着,干枯的苍老的枝桠徒劳地在空气里抓,像从大地裂缝里钻出来的黑烟。死在冬天的灵魂哭出来的眼泪会变成冰,诸葛亮记得司马懿是很怕冷的,要是被冻哭就很好笑,可惜司马懿是宁愿冻死的人。更冷的时候也见过呢,冰天雪地万踪寂灭,司马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热气,像被冻住的一滴墨。那时候至少还有诸葛亮捂他抱他,墨化成水还能继续淌着前行,可惜现在全没有了。这么冷的天气,这滴墨水又结了冰,光没有了热也没有了,它直直地下坠。


有可能,诸葛亮猜测,司马懿死了。


拆伙那天很不体面,随随便便找的快捷酒店,廉价香气的沐浴液和劣质隔音的墙,还有全身滚烫的司马懿。那也是冬天,司马懿发了烧,诸葛亮劝说他至少等病好了再走,可惜被拒绝了。


诸葛亮承认自己是有不舍的,不过他是通情达理的好伴侣。司马懿过于偏执,偏执追求一些不美好不必要的事,诸葛亮只能看着他一次又一次扑进火里,司马懿问他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诸葛亮,多么通情达理的诸葛亮,他的心要碎了他看不得司马懿的眼睛。


诸葛亮说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不要后悔。


他多么爱他,爱这个无药可救的司马懿。最后一炮都不体面,司马懿走之前还对着他打了三个喷嚏。


这个滚烫的无力的病弱的,绝情的司马懿。


 


后来零零星星听到的关于他的事,有好有坏,再后来,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有一天他突然收到一位姓乔的姑娘带来的文房四宝,说是司马懿的东西。美人出落的亭亭玉立,垂下眼措辞偶尔见的几分阴郁,诸葛亮一眼便识出这是司马懿能带出来的孩子。


我的确恨他,但我没有杀他。


大乔挑挑拣拣说了点司马懿的近况,实际上她离开他已三年,“近来他过得不错”这句话,其实算不得数了。大乔自己也不好意思,最后说道,你其实可以直接去找他的。诸葛亮听的很用心,点点头又摇摇头,目光飘忽一圈落在大乔发尾精心烫挑出的卷儿上,坦白,他不是这样的人。


司马懿从来不玩恋爱把戏,他要走,那是一定要走的,没有人能留得住。诸葛亮盯着那套文房四宝思考这究竟是遗物还是某种愚弄。大乔欲言又止半天,只好端起茶杯吹开水面的茶叶作掩饰,脸藏在杯子后面,悠悠叹一口气,她说诸葛先生,他确实一直在想你的。


那又怎么样?该拆的伙不会避免,诸葛亮皱眉想说这份多余的感性其实是笑话,如果他开口去求 司马懿能留下,那倒是另一回事,可惜事实是……


诸葛亮不吭声了,他想起司马懿从未说过爱他。他们一直没有联系方式甚至地址,好像这个人不需要寻找一样。能挽回的方式千千万万,重新开始的方式也千千万万,诸葛亮看一眼窗外又低头看一眼宣纸,突然想到,司马懿说不定已经死了。


未命名_
俺来造雷惹。 “冒犯神仙,你可...

俺来造雷惹。


“冒犯神仙,你可知这是何罪?”

俺来造雷惹。


“冒犯神仙,你可知这是何罪?”

灼 风

【劫色】(2)

大坑啊,靠,这得写多久???


司马懿在诸葛亮家住两个星期了。

他发现这个不着调的男人好像是个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喝酸奶直接丢盖的那种。

起居有佣人,出行有司机,家里他一层,司马懿一层,连猫都单独住一层。

但他好像也很孤独。

从来没见过他和谁联系,每天除了逗逗他,就是逗逗猫。

如果不是他死皮赖脸的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他的名字,他都不会知道他叫诸葛亮。

没有任何人喊过他的名字。

----------

司马懿其实很喜欢那只叫妲己的布偶猫,但碍于每次摸它都会被诸葛亮惊奇的"原来你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有被可爱到"的眼神关照的毛骨悚然,他还是控制住自己离它远一点。

“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诸葛亮抱着猫坐在...

大坑啊,靠,这得写多久???


司马懿在诸葛亮家住两个星期了。

他发现这个不着调的男人好像是个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喝酸奶直接丢盖的那种。

起居有佣人,出行有司机,家里他一层,司马懿一层,连猫都单独住一层。

但他好像也很孤独。

从来没见过他和谁联系,每天除了逗逗他,就是逗逗猫。

如果不是他死皮赖脸的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他的名字,他都不会知道他叫诸葛亮。

没有任何人喊过他的名字。

----------

司马懿其实很喜欢那只叫妲己的布偶猫,但碍于每次摸它都会被诸葛亮惊奇的"原来你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有被可爱到"的眼神关照的毛骨悚然,他还是控制住自己离它远一点。

“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诸葛亮抱着猫坐在司马懿对面,意味深长的抚摸着柔软的猫毛。

“违背本心就是错误的违心主义。”

司马懿无言以对,恶狠狠的吃了一块手里的巧克力。

----------

诸葛亮虽然说是把他“劫色”回了家,但他好像也没什么多余的举动,调戏归调戏,却永远保持那一条线,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足够的尊重与放任自由。

除了不能出门。

诸葛亮给出的理由是捡回来的小美人太漂亮怕一出阁就被别人勾走了。

但司马懿从他书桌上成堆的文件看出来他只是太忙。

诸葛亮确实太忙,也不放心司马懿一个人出家门。

真是操碎心。

----------

“所以你要带我出门?”

“是啊,”诸葛亮点点头,对司马懿已经能主动说这么多废话表示十分满意。“老穿那两件衣服算什么样子,多去整几套。”

“够穿不就行了,浪费。”

“不行!”诸葛亮眉头一皱,拎起司马懿的袖子带手臂嫌弃的晃了晃“你看看这些佣人买来的都是什么烂款式,穿什么纯黑色啊,要你和我学杀人?给爷买爷有的是钱。”

“......”那是我自己选的

司马懿话在嘴里哽了又哽最终没有说出口。


最终还是诸葛亮拽着司马懿直奔商场。


司马懿生无可恋的充当衣架,在服务员看摇钱树的眼神下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看着诸葛亮一套又一套的打包。

诸葛亮正喜滋滋的打扮自家小美人顺便拍照留念,身后就传来一个不太他愉悦的熟悉声音。

“诸葛村夫?”

身材修长,棕色长发的俊俏男子快步朝这边走来,一身红色的西装风流无匹,脸上满是惊讶。走近看见了诸葛亮背后的司马懿,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不是自己出来啊,你什么时候长脚了?”

“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你这个纵火犯?”

诸葛亮一脸烦躁的挡在司马懿身前,眼神扫过周瑜全身,透露出自己的嫌弃。

“天天穿这么骚,赶紧走开,别骚到我家小美人。”

“?”周瑜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嘴刀,撇了撇嘴歪了歪身子想看清诸葛亮背后的人“这又是你从哪里捡来的小猫?你不要妲己了?”

周瑜歪诸葛亮也歪,周瑜绕过去诸葛亮也绕,把司马懿挡的严严实实,周瑜连个额头都看不见。

周瑜终于愤怒了

“我tm就不能看一下?”

“这不是你能看的小猫,”诸葛亮笑了笑,露出两颗危险的虎牙,眼里是威胁和警告。

周瑜知道事情不妙,果断选择收敛“那..”

“妲己也不给你看。”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